「從此之後,洮陽城只有一個蘇家。」

「從此之後,洮陽城只有一個蘇家。」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太不可思議了!」

一場屠殺過後,消息隨之傳遍了整個洮陽城,所有人感嘆,曾經的一頭雄獅,就這樣倒下了,不少人都感到十分高興,蘇家人,不是說沒有壞人,只不過相對於歐家來說,少之又少,不像歐家那樣,欺壓百姓,魚肉百姓,如今歐家完蛋,那是大快人心。

蘇應天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有今天,獨佔洮陽城。歷代蘇家家主心中,都有這麼一個想法,然而因為蘇應天是一個極有修養的人,所以他是蘇家唯一一個沒有獨佔洮陽城野心的家主。然而造化就是如此弄人,許多人想做的事做不了,不想做的蘇應天,偏偏在他手裡這麼輕鬆地完成了。

蘇應天自己也是感嘆萬千,不過感嘆之後,那是立即派蘇應年帶人去歐家,把歐家的一切資源全部佔為已有。在蘇應天的要求之下,蘇應年也沒有斬盡殺絕,多少給歐家留下幾個血脈,就比如那歐法克和歐謝特,就免去一死,因為你他們這種人,不學無術,日後也成了什麼氣候,倒是那些有天賦的人,全部被擊殺。

對歐法克和歐謝特他們逃過一劫的人來說,沒有修鍊天賦也是人生的一種幸運。

雖然滅了歐家,獨佔洮陽城,然而蘇應天內心的凝重依然不減半分,畢竟得罪了聖地,而陳半山,也會離去,不會永遠留在洮陽城,陳半山保護不了蘇家一輩子。所以,沒有人能理會到蘇應天的心情,高興的同時卻憂慮著。

把歐家滅掉之後,這一夜,蘇家那是燈火通明,所有本家人和弟子把是把酒言歡,十分開心,十分熱鬧。

在蘇家最高禮儀的大殿之中,陳半山四人成了坐上賓,蘇應天,蘇應年,還有蘇家一眾老人物,均是出來陪陳半山,好生接待。不時有蘇家老人物敬酒,陳半山也是一一回敬,十分有氣氛。

酒過三巡之後,陳半山終於是說正事了,當下道:「蘇家主,這歐家已經剷除,這洮陽城從此就是蘇家的天下,蘇家主可以放心了。而我,也是十分著急,所以請問蘇家主,這地底的入口在什麼地方?」

「應天,這是什麼情況?」聽到陳半山這麼一問,蘇應天的叔父蘇回問道。

自己的叔父發問,蘇應天也不敢隱瞞,當下蘇應天把陳半山的情況說了出來。聽了之後,蘇回皺眉沉默,他沒想到道司府居然知道這洮陽城地底的秘密,不過道司府是什麼樣的存在,知道也很正常。

蘇回倒不是怕陳半山把地下的寶貝挖走,因為他而是擔心陳半山,當下他道:「陳半山,我勸你不要進去,裡面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

「哦?」陳半山有些疑惑,立即問道:「敢問前輩,是不是知道地底的情況?」

蘇回道:「地底的情況我倒是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一些事情,歐家曾經出現過神境人物,人你聽說過吧?」

「聽說過!」陳半山道。

蘇回也是有些感嘆,他道:「當年歐家出現神境人物,是多麼的不可一世。達到神境,自然是了不得,肯定是叱吒風雲,名滿天下的存在。然而這歐家的神境人物卻是曇花一現,名不見經傳,那是因為這傢伙突破神境之後,便進入地下的大陣之中探索,這一去,便沒有回來。如今已過萬年,九成九也是死在了裡面。」

說到這裡,蘇回看向陳半山,道:「連神境人物進去都出不來,所以,你還是不要打主意了。」

陳半山也是十分凝重,連神境人物都有去無回,那就算有青靈劍在手,也不敢說能保證安全。不過陳半山心想,這是那第一位擁有吞噬母氣的存在的古墓,自己也擁有吞噬母氣,應該不會有事吧!不過不管有沒有什麼事,都得下去看一看。

陳半山拱了拱手,道:「多謝前輩提醒,半山會注意的。」

陳半山是鐵了心要下去,此時蘇應天道:「其實這入口不難找,一共有兩個,一個在我們蘇家的地底,一個在歐家的地底。」

「有兩個入口?」陳半山驚道。

蘇應天道:「那不是入口,但算是入口吧,下去了你自然知道。」

說到這裡,陳半山那是蠢蠢欲動的樣子。見此,蘇應天道:「今夜先休息,明日我再帶你們下去可好?」

「也好!」陳半山也不著急。

蘇應天頓了頓,道:「陳半山,這蘇家是獨佔了洮陽城,然而以後肯定不能安寧,而你,肯定是進入墓穴,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就離開吧?」

陳半山一聽,便知道蘇應天在擔心蘇家的未來,這也很正常,畢竟得罪了聖地,沒好果子吃,然而陳半山笑了起來,道:「蘇家主不用擔心,聖地不會把蘇家怎麼樣?聖地人是我陳半山殺的,至於洮陽城,他們的目的也很簡單,就是把洮陽城控制,所以,不管是蘇家獨佔也好,還是歐家獨佔也罷,只要受他們控制,就沒問題。」

「所以,在我走之後,如果聖地找到來,就委屈求全,臣服就行,聖地不會為難蘇家。而且再來,也定然是大軍師來,而我陳半山的脾氣,大軍師應該了解,我想他大軍師不會為難你們蘇家。」

「這——」蘇應天頓時疑惑,想了想,道:「陳半山,你不是說道司府也有統一天下的計劃嗎?你讓蘇家臣服聖地,這好嗎?」

陳半山笑了笑,道:「道司府確實有這個計劃,而這個計劃的負責人,正是我陳半山。」

陳半山這麼一說,蘇家所有人都看著陳半山,震驚得說不出話來,沒想到陳半山在道司府的地位如此之高,當真是了不得。

陳半山很享受這種目光,過了少許之後,道:「雖然有這個計劃,但我也說過,還沒有啟動,對於洮陽城,我只是沖著下方的東西來,並沒有其它的意思。所以,你們就暫時臣服聖地以自保,等道司府啟動計劃之後,你們就是道司府的人,到時候我會安排人守護洮陽城,守護蘇家。」

「你這是要我們當卧底嗎?」蘇應年很直白地說了出來。

「咳咳!」陳半山道:「眼下不是沒有別的辦法嗎?」

陳半山這麼一說,眾人也是無語,因為沒有別的辦法。

陳半山又道:「如果大軍師要控制蘇家,蘇家先做做寧死不屈的樣子,關鍵時候再臣服,以免大軍師懷疑,等哪天我需要之時,登高一呼,你們再響應,脫離聖地。」

說到這裡,陳半山又放出一個大誘餌,道:「如果我陳半山完成統一天下的霸業,這赤秦帝也是需要自己人來管理,而在赤秦帝國,你們蘇家也是有影響力在威望的,所以,真有那麼一天,赤秦皇室將姓蘇。」

陳半山說到這裡,蘇家人均是身子一震,這個問題,他們是想都不敢想啊。

「哈哈!這個好!」當即之下,蘇應年那是大笑起來,對蘇應天道:「大哥,你就不要保守了,蘇家是時候爆發了。」

「不錯!」陳半山道:「而且這統一氣修大陸,沒那麼簡單,這赤秦帝國是聖地的地盤內部,一開始戰火來不了赤秦帝國,而你們蘇家要做的就只是在聖地內一直潛伏著,可以安安心心地發展,根本沒有什麼損失。如果等到戰火來到這裡,基本上聖地也已經完蛋了。那蘇家算是揀了一個大便宜,何樂而不為?」

陳半山說得如此明白,此時蘇回道:「既然半山小兄弟有這個很美意,我就替應天領了。」

「好好好!」陳半山笑道:「大家喝酒,不要辜負了這一桌美味佳肴。」

…… 也不知道抵擋了多久,上面那些蝙蝠雖然減少了,不過卻依舊還有著一些,在和我不斷的糾纏。

我心裡詆毀著這些野獸,不知道為什麼偏偏和我們糾纏,但是面對它們不斷的俯衝,我又沒法鬆懈下來。所以當我再次感覺到,自己的一雙手臂,甚至都已經完全發麻,我知道自己會被它們耗死!

我首次有些祈禱起來,但是這些傢伙,依舊有著不少數量。尤其一些攻擊的時候,另外一些就會休息,在那塊石頭下面,對著我虎視眈眈,似乎隨時要掌握我的不足。感覺到它們的智商,我心裡幾乎都有些發懵起來。

上次那群野猴的智力,就已經令我瞠目結舌了,這次這群蝙蝠的反應,自然更令我感覺到恐懼!

「難道,這真的是我的死期要到了嗎?」看著依舊不少蝙蝠,在石塊上盤旋,而水潭裡的血跡,因為瀑布流水的不斷沖刷,已經看不到血紅一片的時候,我心裡都帶著里幾分無奈!

如果今天我在這裡死定了,不知道瀑布後面的人怎麼辦?

大石塊上面,吊著的這些蝙蝠,依舊發著吱吱的叫著,讓人聽來感覺到頭皮發麻,心裡有些毛骨悚然,就好像是催命的音符一樣!

而且因為這陣的刺殺,我沒有注意到四周的天色。其實這時似乎天色變得更暗,因為雨水而變得灰濛濛的天色,這時更加深暗起來。我看著石塊下面的那些蝙蝠,黑壓壓的好像隨時會覆蓋我。

麻蛋的!

難道就這樣完蛋了?

來到這片雨林之後,我心裡曾經有過無數念頭,有可能被野獸吃掉,也許會成為大蚺的食物,也許會被人殺死,後來和劉歡一起,見過那片沼澤,也想過自己會不會有一天,也會掉進沼澤地里,變成一個泡沫!

但是我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會有一天,居然會被一群蝙蝠吸幹了血液,然後變成一具乾屍,或者身體再被野獸吃掉。看著這群可惡的蝙蝠,我緊緊握住長矛,等待著它們最後的攻擊。

不管如何,我已經做好了最後,最壞的打算!

以前在外面的世界里,我就聽人說過,一個人活到成年,或者是活到一百歲,其實這一生並沒有多大的區別!

因為每個人的經歷的不同,所接受的教育也不同,甚至生活的環境也不同,所以每個人都沒有可比性!只要自己活得自在,活得坦然,就一定不會辜負此生!

但是到了這片雨林之後,我發現自己想的太天真了。因為在這裡,外面世界的思維,在這裡沒有絲毫的作用。這裡講究的就是物競天擇,弱肉強食。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須要有生存的能力!

我生怕自己放棄,更怕自己產生恐懼,所以不斷的調整自己的思維,讓自己保持著清醒。不管最後會是什麼樣的結局,我一定要堅強的努力撐下去!

就在我心裡的思維,甚至有著幾分紊亂的時候,忽然再次聽到一陣叫聲。這陣聲音在雨水裡聽來,居然帶著幾分凄厲的詭異,就好像是夜鷹在長空里厲嘯,猛虎在山林里嘶吼,使得雜音瞬間消失了一樣。

我有著納悶,不過當我真的循聲看過去的時候,卻還真的看到一隻巨大的老鷹。之所以感覺到這是一隻老鷹,是因為我看到那對鋒利是爪子,和那張尖利的嘴,和犀利的令人發寒的眼睛!

而且隨著這聲尖利的叫聲響起,剛剛還虎視眈眈的蝙蝠,這時居然令人詫異消失。不知道是竄走還是飛遁,反正瞬間就在水潭周圍,在我的視線里,就真的消失了。

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本來以為到了死局。卻沒有想到,我的生命會因為一隻老鷹,而再次發生了改變。看著這隻巨大的老鷹,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品種,但是在我想來,在南亞這邊,無非就是蒼鷹和菲律賓獵鷹。

這兩種老鷹的狩獵能力,就是一些大型的野獸看到,都只有逃之夭夭的份,何況是這種蝙蝠看到了。果然就猶如老鼠見到貓,或者小鬼見到鍾馗一樣。在我還沒有來得及驚訝的時候,它們就完全消失不見了。

我甚至來不及驚訝,不過蝙蝠消失,卻是不爭的事實。所以當我看到雨水裡,這隻老鷹猶如巡航機一樣,在水潭上方盤旋著,這裡的天空瞬間再次安靜下來。

!!!

原石的經理-彭乾,我鄰居-區香,同事胖子-韓宇,啰嗦男-周建國,財務-黃建芬。男的叫賈略,兩個女的短髮叫陳芷夢,皮膚白的叫劉歡。

藍玉蓮有著一個腰包,腰包邊掛著一把刀!穿紅色速乾衣的女子是倪月雯,兩個人在邊界做小生意。和阿能一起出現!

穿迷彩服的高大男子,沈雪文,文哥是這幫人的領隊,右邊眼瞼下,有著一道傷疤,看著就好像是眼袋一樣。

穿著紅色Apple速乾衣女孩子小敏,拿著一根兩尺多長的螺紋鋼棒尖刺,駱維的女友!老葛,麻子,負責把駱維抬回去!

那個背包的女子蘭蘭,著牛仔裙褲的女孩子玲妹(劉玲菲),陪著紅色速乾衣的女子小敏!抗生素,感冒藥,兩板消炎藥。急救包里,一根縫合用的小圓針,兩條縫合用的材料線!

控制蘭芳的那個M頂男子,這個穿著短袖體恤牛仔裙褲,拿四尺多長木柄鐵刺的玲妹,和那個背包的女子蘭蘭,紅色速乾衣的女子小敏,跟隨麻子和老葛!超過三個月以上!文哥說:「在這裡意外下水,一起十多個人,只剩下八個人!」

「哪裡是這些人,他們是我在這裡逐漸找到的,本來有近三十個,過了第一個月的時候,就只剩下十七個,到前十多天的時候,就只剩下十五個,到現在駱維也沒了,就只剩下九個了!」文哥搖搖頭!找駱維時一起六個人,三個男的三個女人。丁笠授丁老三!弟弟丁笠亭,豹爺!

!!! 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彷彿上天安排好的一般,本來陳半山是來找古墓,一找之下,找到了洮陽城來,偏偏洮陽城出了這種事,剛好大軍師又要控制洮陽城,這讓陳半山很輕鬆就把洮陽城掌握在手中。

如今陳半山拋出赤秦帝國皇室這個條件,成功攏絡了蘇家,把蘇家這顆強大的棋子早早地埋下,它日兵臨赤秦帝國,蘇家響應,拿下赤秦帝國就是很輕鬆的事。

陳半山雖然還沒有著手統一天下之事,卻先為統一天下走了一步好棋。

陳十分激動,一夜沒睡覺。第二天一大早,陳半山就起床,準備進入古墓。知道陳半山心急,蘇應天也是早早就醒來找陳半山。

「蘇家主快些吧,我已經等不及了。」陳半山毫不掩飾自己迫切的心情。

「好!」

頓時之下,蘇應天也沒有哆嗦,直接帶著陳半山四人遁土而下,這才入地沒多深,便有靈氣從地底涌了出來,如風從地底往上吹到地面來一般,靈氣之豐富,讓人動容。

蘇家的地底,往下幾千丈之後,出現不少的地下溶洞,暗河在地下縱橫,水源十分豐富。這些溶洞,靈氣如風,在洞中不停地流動,洞中有不少大自然的奇觀。這些地下溶洞,十分隱秘,又十分清凈,被蘇家老一輩人物佔據,是閉關修行的好地方。

漸漸地,蘇應帶著陳半山四人一直往下深處,來到地底一萬丈之後,如同陳半山他們之前在洮陽城城郊一般,遇到強大的結界,無法再次往下深入。不過這並不是問題,蘇應天帶著陳半山四人東轉西轉,來到一個巨大的溶洞。

這溶洞,不是天然生成,是是後期人為所至,是人工開鑿。這裡,也就是蘇家的禁地,這裡,狂風猛吹,這風,是由磅礴的靈氣從地底衝出來而形成的風。

「這就是入口?」來到這裡,陳半山終於是忍不住內心的激動,如此問道。

蘇應天一邊帶著陳半山前行,一邊道:「這不是入口,只不過這裡有一個類似於通風口的通道,這無量的靈氣就是從這通風口裡噴出來的。」

不多時,來到這人工溶洞的中心,這裡,有一方大陣,不過這大陣似乎沒有被激活,但是可以在地面看到大陣的冰山一角,這地面,十分平滑,像鏡面一般,在這平滑的面上,有一些圖案和符紋,那些符紋全部靜止不動,彷彿停在某一個點上,一但大陣被激活,這些符紋就會流動起來。

在大陣的中央,有一個孔,這個孔不大,直徑有九尺,靈氣就是從這孔里衝出來,而曾經蘇家一些老人物,就是通過這孔進入大陣底下。

「這的確不是入口,應該是這地底墓穴的通風口而已。」陳半山看了看,若有所思地道。

此時蘇應天道:「在歐家的地底,同樣有一處與這裡一模一樣的地方。」

陳半山一愣,有兩個通風口?

其實沒有人知道,陳半山他們此時所在的大陣很大,與歐家地底是同一個大陣,只不過他們看不到完整的大陣而已,這方大陣,是一個太極,太極大陣,而這兩處有靈氣噴出來的孔,就是太極大陸的兩個魚眼。

的確,這太極大陣,就是墓穴的入口,只不過沒有人能破開。就算是神境巔峰的人物來,也破不開。因為沒有人知道當初第一位擁有吞噬母氣這位存在到底有多厲害,多強大。強大到讓人恐怖,強大到不能再強大。整個氣修大陸有史以來,除青天之外,這位存在堪稱最強之人。

至於後世出現的猥瑣大叔,也不及這位存在那般強大,而猥瑣大叔能衝突青天的束縛,逃離氣修文明,是有各方面的因素在裡面,當然,也不是說猥瑣大叔不強大,只不過與這位存在比起來,依然不如這位存在這般強大。論戰力,略遜一籌。

這是通風口,不是入口,所以,進入其中,危險定然很大。然而陳半山又想,不管是何人,死後為為自己建了一座墓穴,雖然他們不想羽化歸天,但肯定是不想被後世人打擾,所以,他們也不會留下什麼入口和出口,這墓穴應該是封死的。所以,沒有入口,這通風口便是唯一的入口。

蘇應天道:「陳半山,你確定要下去嗎?」

陳半山道:「已經來到這裡,怎能不下去,就是龍潭虎穴,刀山火海,也要闖一闖。」

「那只有祝你好運了!」蘇應天不再勸陳半山。

當下陳半山對柳非煙和兩位法者道:「這大陣之下,定然十分兇險,危險重重,所以,我自己一人下去就好,你們返回地面等我。」

「不行!」柳非煙頓時拒絕。

而大蛇法者道:「我等此行,就是保護天行法者,如今天行法者怎麼能棄我們而去,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回去之後,也無法向神座大人交待。」

陳半山道:「這一進去,很可能永遠回不來了。」

柳非煙道:「正是因為如此,我才不會離開你。反正不管你說什麼,我也會與你同行。」

陳半山搖了搖頭,也罷,正好下去之後,還有個照應。

「蘇家主!保重!」陳半山說完,那是轉身踏入通風口中。而柳非煙和兩位法者立即跟上,一起進入通風口。

「陳半山啊陳半山,但願你沒事!」陳半山四入下去之後,蘇應天自語,他也無能為力,只能為陳半山祈禱。

靈氣如風,陳半山四人逆風而下,陳半山的心跳很快,因為他很激動,也很緊張,不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

這通風口很長,很深,大概往下下降一千丈那麼深之後,終於,四人的視野寬闊起來,空間一下子變大。

「不好!」

也就是在四人視野一下子開闊這個瞬間,陳半山四人突然受一道來自地底的吸力,彷彿一隻大手抓住四人,猛然把四人拉下去。這道吸力太大,陳半山和柳非煙二人根本承受不住,無論怎麼掙扎都沒用,身子不停地往下掉,掉進地底一片無比黑暗的深淵,而深淵底下,似乎有強大的毀滅之力。

這是墓穴的第一重殺機,不過這第一重殺機不算強大,大蛇法者和珈藍法者二人雖然受到吸力的拉扯,不過好歹還能穩住身子。情況緊急,頓時之下,二人趕緊往下飛去,抓住陳半山和柳非煙。

「草啊!」陳半山不爽,要不是有大蛇法者和珈藍法者,自己就死定了,幸好自己沒有拒絕他二人同行。

抓住二人之後,兩位法者發力,費了很大的功法,這才飛了上回視野開闊的地方,落在結實的地面。這黑暗深淵,無上六重之下的人根本就掙脫不了這吸力。

「天啊!這是一片湖!」逃過一劫,鎮定下來之後,看清楚眼前的情況,陳半山震驚起來。著實震驚,四人都震驚,這是一片不知道有多大的湖,反正四一眼是看不到邊,神識也感應不到邊際。而且這不是普通的湖,這湖水全是靈氣液化之後的液體,這是一片靈湖。而這靈湖不停地揮發著靈氣,這些靈氣指揮發之後,沒有去處,才通過通風口排出去。

陳半山感嘆之後,問道:「這裡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個靈湖?難不成有什麼作用嗎?」

此時大蛇法者道:「人死後,肉身浸泡在液態的靈氣之中,可以保持肉身不壞。這麼一來,我敢斷定,那位存在的肉身應該還在。」

「那可是神境巔峰的存在啊!」陳半山道:「若得他的肉身,最少也是一件堪比神器的武器。」

「錯!」珈藍法者又道:「我曾經聽說過,這位存在是超神境人物。」

「超神境!」陳半山內心一震,道:「超神境是什麼境界?我怎麼沒聽說過?」

珈藍法者道:「超神境不是一種境界,這種境界很特殊,反正超越了神境巔峰,但又沒有一個境界來衡量,反正是可以用無限接近青天來形容,所以用超神境來定位,然而氣修大陸有史以來,唯一的就只有這位存在達到過超神境。」

「厲害!厲害!」陳半山感嘆,而後又問道:「目前存在的人物,最強大的不過於知先生,道司大人他們,他們就是神境巔峰的存在,然而他們已經敢褻瀆青天大人,敢逆青天大人,證明神境巔峰不得了,如果達到超神境,豈不是可以無視一切,衝破一切,那為什麼這位存在卻老死在氣修大陸呢?」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