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我這一套生死輪轉勁,練得還可以吧!」

「嫂子,我這一套生死輪轉勁,練得還可以吧!」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陸紅雨得意的道。

幻月笑道:「不錯是不錯,但總是少了幾分男人的殺氣。過來吧,喝點茶。」

陸紅雨哦了一聲,安靜的坐在了幻月的對面,十年的時間,也讓陸紅雨這個刁蠻的小丫頭,變得穩重。氣勢也變得非同尋常。

陸紅雨忽的道:「嫂子,陸凡哥又閉關去啦。你們這樣,一輩子都生不出孩子的!」

幻月白了陸紅雨一眼,道:「小丫頭片子,你知道什麼。我跟陸凡生不出孩子,只是因為他修為太高,我修為太弱。強者配弱者,難以生育而已。這點丹聖國主都給我講的很明白了。」

陸紅雨道:「那怎麼辦,你要趕上陸凡哥,那真是遙遙無期了。」

幻月道:「是啊,所以陸凡他也在想辦法。反正他有的是辦法,讓他慢慢來吧。唉,現在啊,就是十年之期快到了。我擔心他心境不定。輸了最後一戰,那就不好了。」

陸紅雨一昂脖子道:「怎麼可能,陸凡哥會輸?哼哼!對了,嫂子,我給你介紹個人。」

幻月笑道:「男的女的?哦,是相好吧。看上哪個青年俊傑了?你這老姑娘終於想著嫁人了。」

陸紅雨扭捏道:「嫂子你先幫我看看,再跟陸凡哥說點好話。他現在是家主,也是宗主,還是盟主。我真的怕他不同意。」

幻月皺眉道:「你都確定了,他怎麼會不同意。你不會找了個魔修吧。那你要先跟你十三叔說。」

陸紅雨搖頭道:「不是魔修,王猛,王猛你進來啊!」

一聲叫喊,一名看起來頗為憨厚的男子走了進來,老老實實站在幻月的面前,也不敢多說話。

幻月微微皺眉,看著這男子精氣神都不錯,修為也還可以,不由得疑惑道:「挺好的啊!為什麼陸凡會不同意。」

「因為,他曾經跟我有一面之緣!」

突兀地,陸凡的聲音響起。

緊跟著,陸凡帶著東錦,從後院大門處走來。

抬頭看向王猛,陸凡笑著道:「一別十幾年,沒想到啊,王猛,你還真的找來了!」 王猛被陸凡一句話弄得臉都紅了,當初在北神國的時候,他還只是一個廚子。

為了有朝一日給宗門報仇的夢想,一直在努力修鍊。想要找陸凡大戰一場,為此還專門來到了武安國。

但是後來,隨著陸凡名聲傳遍天下,更是當場天下盟主之後。

王猛就知道自己的夢想沒辦法實現了。

不甘的他,跑到了陸家,想要自己就算是死在了陸家手上,也算圓滿。

沒想到被陸紅雨一頓胖揍,把他踹了出去。

王猛沒有死,也不甘心,一而再,再而三的繼續挑戰。

結果打著打著,天天被虐著。沒想到陸紅雨倒是看中他了。

陸凡走到王猛面前,道:「你應該知道當初我什麼要殺冰聖了吧,還想跟我動手嗎?」

王猛撓了撓頭道:「來到武安國后,我才知道的。不過,陸盟主,我還是想跟你過幾招。我一定會修鍊成極限強者,到時再來挑戰你!」

陸凡拍了拍王猛的肩膀,轉頭對身後的東錦道:「東錦啊,他倒是跟你很像!」

東錦憨厚的笑了起來,他想起了自己前來武安國找陸凡拜師的時候。

真是歷經千辛萬苦,這才讓陸凡收了他當徒弟。

現在,他與十三,已經是九霄門,九霄一脈的執事長老了。

只是短短十年的時間,陸凡硬生生將東錦,**成了一名武尊高手。

如今天下,誰不認識神威東錦。

「紅雨啊,你的事情,你找父親爺爺他們說說就行了。我這家主,才懶得管你嫁給誰。但我只跟你說一點,你可千萬不要把王猛打死了。」

陸紅雨笑道:「才不會呢,這傢伙耐打的很。否則我才不要他。那我去問爺爺了!」

說完,陸紅雨便拽著王猛走人了。

陸凡對著東錦使了使顏色,東錦也識趣的離去,處理九霄門的事物去了。

整個後院,就只剩下了陸凡與幻月。

背負雙手,陸凡在幻月身邊站定。幻月起身幫陸凡整理衣服,笑著道:「今天沒閉關啊,突破了?你看看你這鬍子長的,也不處理一下,怪扎人的。皮硬,鬍子都跟刀一樣。」

陸凡道:「哪有那麼容易突破。我現在已經到了瓶頸,感覺突破這個世界,似乎就差一步。一步封神,此言不虛。十年苦修,也只讓我力量圓滿。果然,少了爭鬥。像我這樣喜歡在絕境中提升的人,修鍊速度就慢嘍。」

幻月道:「慢就慢,反正天下也沒有誰是你的對手了。對了,昨天黎宗主來信了,說是靈瑤回來了!」

陸凡眼睛一亮,道:「終於找到了?黎宗主啊,花了十年才把人給我帶回來啊!」

幻月翻了個白眼道:「你自己還不是隔三差五就去找,結果一樣沒找到。黎宗主把人給你找回來就不錯嘍。唉,等靈瑤回來,我這個夫人也要多個姐妹了。當初要是早點找到她,我肯定就跟她一起嫁給你了。」

陸凡緩緩抱住幻月道:「這就是命吧,誰讓我最先認識的,還是你呢。緣來酒樓,原來如此。」

幻月與陸凡對視笑出聲來,十年的默契,早就讓他們不分彼此。陸凡心中的想法,幻月清楚的很。

拍了拍,陸凡的胸膛,幻月輕聲道:「帶她回來吧,這些年,她吃了太多苦。」

陸凡明白的點頭,目送幻月向後院廂房走去。

一直看著幻月身影在眼前消失,陸凡這才心神微動。瞬間,身影沒入一片五彩斑斕的大道之力之中。

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陸凡便離開了武安國,沖入了茫茫虛空內。

一炷香的時間過後,偌大的丹聖國,便出現在了陸凡的面前。

身影停住,頓時守衛在丹聖國虛空之外的青龍一屁股坐了起來。

看到來人是陸凡,立馬如狗一樣趴在地上,對陸凡露出諂媚的笑容。

「乖!」

陸凡拍了拍青龍的腦袋,小黑的身影也在陸凡的肩上浮現。

見到小黑,青龍立馬將頭壓的更低了。如今的小黑,身上黑白兩色,如八卦紋路閃耀,似陰陽二氣流轉。

眼中藏世界,龍威撼天地。

小黑現在在天下,號稱玄龍神。青龍見到小黑,簡直就是見到自己的祖宗模樣。

小黑對著青龍比劃了幾下,那意思是,下次記得給我留好吃的。

而後,隨著陸凡進入了丹聖國內。

光影從天而降,陸凡與小黑直接來到了丹聖國八重天!

立馬,正在給荒獸餵食的黎宗主與丹聖國主都嚇了一跳。

當看到是陸凡到來,黎宗主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十年的時間,似乎讓黎宗主蒼老了太多。

此時的黎宗主,已然不復了當年的模樣,快要變成了一個垂垂老矣的老者。

他的生機,肉體,神魂,都到了崩潰的邊緣。

哪怕是陸凡也救不了他。

丹聖國主卻沒好氣的指著陸凡道:「陸凡,讓你的小黑安分一點,上次它跑來,把我的金丹大道國都吃了。這次說不定聖靈補天樹都不保!」

陸凡輕笑道:「我不是把丹聖國裂縫全部都修好了賠償你嗎?過去的事,就不要說了。黎宗主,你找到靈瑤了?」

黎宗主點頭道:「是的。就在那呢!」

陸凡順著黎宗主所指的方向望去。

立馬,一個身影映入眼帘。

靈瑤一身霓裳鳳衣,安靜的站在那裡。

旁邊還有一名女子,扶著她。

緩步,陸凡走上前去,試探的叫了一聲。

「靈瑤!」

立馬,靈瑤與身邊的女子都猛然回頭,而後向著陸凡沖了過來。

下一刻,靈瑤直接撲進了陸凡的懷裡。

另外一名女子,也來到了陸凡的身邊,對著陸凡道:「陸凡哥哥,還記得我嗎?」

陸凡仔細看了她許久,忽的驚訝道:「小露,你是不是小露!」

小露連連點頭。陸凡低頭看著靈瑤,卻發現靈瑤的眼神無比的空洞,像是什麼都不記得了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

陸凡焦急的問道。

小露嘆息一聲,看著靈瑤道:「陸凡哥哥,靈瑤姐姐她,為了你真的是拼了命啊!這是靈瑤姐姐讓我交給你的,拿著吧!」

說著,小露拿出了一顆珠子遞給陸凡。

陸凡只看了一眼,便驚愕道:「混沌六道珠,本命珠!」 葉佳期不想跟這種男人計較,回去繼續工作。

歡歡被開除后,殺雞儆猴的效果十分明顯,誰也不敢輕易出聲,都在認真工作。

但所有人都好奇,誰敢動歡歡?

她男朋友,可是天宇集團董事長的兒子。

但誰都不敢討論,低著頭,努力工作。

自那天後,再也沒有人敢在辦公室里說一句葉佳期的不是。

但葉佳期依然沒弄清楚,尊皇的老闆是誰?

喬斯年?孟沉?

告訴她會死啊?

媽的!

第二天早上,葉佳期的桌子上忽然多了一支玫瑰花。

嗯???

誰送給她的?

她彎下腰,這才看到瘦長的玻璃瓶下壓著一張卡片:「七七,早安。小帆帆。」

小帆帆?

葉佳期的心裡頓時明朗起來,笑容燦爛。

她收起卡片,給小帆帆打了一個電話。

只是,沒打通。

小帆帆的手機好像被沒收了,她已經打不通了。

她拿出玫瑰花,放在鼻子下聞了聞。

清香、淡雅。

還從來沒有人給她送過玫瑰花呢,這是第一支。

她很喜歡。

小帆帆這傢伙挺聰明的,還知道她辦公室在哪。

她拿著玫瑰花看了很久,沒忍住,拍了一張圖發到朋友圈。

結果,葉先生秒贊。

葉佳期笑了,給葉先生回了一句:「謝謝葉先生的兒子,我很喜歡。」

「你喜歡就好。」

「非常喜歡。」

「你很喜歡小帆帆?」

「是啊,想見他。」葉佳期加了個「委屈」的表情。

過了很久,那頭回復——

「小帆帆是我從福利院收養的,葉小姐要是喜歡的話,我可以變更收養關係。」

「什麼意思?我不是很懂。」

葉佳期沒有領養過孩子,對這些,自然不太懂。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