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就好。」薩魯法爾不再言語,轉頭專心致志的對付起眼前的食物來,同時在腦中將順利的訊息告知了自己的主人。

「嗯,那就好。」薩魯法爾不再言語,轉頭專心致志的對付起眼前的食物來,同時在腦中將順利的訊息告知了自己的主人。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晚宴便到了結束的時候,沃恩一行人並沒有返回住處,而是在莫加及其屬下的陪同下徑直向著城堡東門而去——獨立第一騎兵旅的騎士正押著惡魔俘虜們在那裡等待,稍後便會加入沃恩等人的隊伍,一同趕回德維營地,要知道巴洛克地獄當中並沒有白晝與夜晚的分別,所以也不用擔心會趕夜路。

在城堡大門之外,沃恩一行人便與前來送別的莫加等人握手作別,免不了又是一番假惺惺的作態,不過這段時間以來,灰燼騎士早已對其熟稔無比。

轉頭看著那並未受到戰爭影響的城堡大門,以及門外翹首而立的莫加等人,沃恩忽覺恍若隔世,不過數日之前,自己還與前來迎接的多米尼克在此相遇,而今臨走之時,多米尼克已然不在,取而代之的是那位初次見面時一隻腳已經踏進棺材的影魔莫加,短短數日,滄桑巨變,還真是,人生如戲啊!

收拾好心中複雜的心情,灰燼騎士轉過頭來,輕輕一夾馬腹,向著籠罩在煙霧當中的鐵索橋當先奔出。

看著灰燼騎士幾人的身影消失在白霧當中,莫加心中鬆了口氣,終於把這債主給送走了,轉身看著躬立的屬下,突然發覺有太多熟悉的面孔已經不在,這位已經活了數百年的灰燼之影不由得心中一黯,嘆了口氣,徑直離去。

兩日之後。

摩羅薩谷地東部入口。

轟隆的馬蹄由谷中緩緩傳出,由遠及近,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隻奇怪的隊伍出現在谷地入口的山坳處,這支隊伍蔓延數百碼,大部分是外貌各異的巴洛克惡魔,他們大多赤裸著身體,只有極少數穿著勉強蔽體的襤褸衣衫,雖然身形健碩,孔武有力,但大多神情黯然,雙眼之中一片茫然。

而在隊伍兩側,數十名全副武裝的騎士來回奔走,他們騎著巴洛克地獄中並不存在的生物,從甲胄中透露的氣息也並沒有惡魔們常有的硫磺氣息,雖然猙獰的戰鎧看上去異常彪悍,但他們的身形與被押送的惡魔相比卻是要顯得瘦削一些。

在隊伍的末尾,還有一支不到百人的惡魔軍隊,個個身形高大,面容猙獰,身上大多罩著皮甲,只有少數軍官才披著金屬鏈甲,與那些身形瘦小的騎士們相比,更像是烏合之眾。

長長的隊伍跨過了那道並不如何寬大的豁口,在騎士們的命令下,像是奴隸的惡魔們緩緩停了下來,他們並沒有交頭接耳,也沒有席地而坐,只是呆立在原處,雙眼無神的看向遠處。

「好了,在往前走便要離開摩羅薩谷地了,感謝諸位這兩日來的幫助,還請留步吧。」沃恩跳下馬來,握住了奉命護送的摩羅薩近衛軍第三師師長的雙手,那是一名陌生的灰燼之影,原本不過是第九師中的一名旅長,在第三師旅和師一級的軍官盡數落馬之後,方才被臨時任命為第三師師長,而他成為師長的第一個任務,便是率領下屬的一個旅護送沃恩等人離開摩羅薩。

一日之間連升兩級的幸運兒連忙點頭應是,他瞟了一眼不遠處衣不蔽體的第三師將領們,心中暗自嘆息了一聲,不過一步踏錯,便淪落為奴,真是可惜可悲可嘆啊……

灰燼騎士並不知道身前那位灰燼之影軍官心中的複雜思緒,他鬆開雙手,拍了拍灰燼之影軍官的肩膀:「再見,親愛的朋友。」

回過神來的第三師師長有些惶恐,他並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成了對方的朋友,不過旋即便醒悟過來——那隻不過是客套而已。

「一路走好,尊敬的大人。」

暫時停下的隊伍一分為二,來自摩羅薩谷地的惡魔軍隊在目送客人出谷之後,便轉身打道回府。

沃恩一行人又行了數小時,身周地勢趨於和緩,連綿在一起的火山群漸漸被拋至身後,一路上風平浪靜,並沒有任何惡魔敢於冒犯這支龐大的隊伍。

按照德魯尼亞的時間來算的話,此時應是夜深人靜之時,不過巴洛克地獄中可不是這樣,永遠赤紅一片的蒼穹使得整個世界籠罩在紅色當中,還好身周閃爍的藍光使得沃恩眼中的世界不至於太過單調——他們來到了摩羅薩谷地西方的叢林當中,不過這裡充斥其中的並不是什麼植物,而是一些數人高的淡藍晶簇,它們是巴洛克地獄當中所特有的一種礦物,除了好看之外,別無用處。

前行的隊伍忽然停了下來,萎靡不振的奴隸們在騎士的呼喝下原地坐下休息,而隊伍的指揮官則帶著他的幾名同伴,向著晶簇叢林的深處走去。

雖然淡藍色的光芒使得身周光線不至於太過單調,但當沃恩身處其中之時,卻被那光芒晃得有些眼花,他低聲向著身側的同伴抱怨了一句,忽然前方一簇藍晶背後現出了幾道身形,為首一人開口笑道:「格魯吉爾先生,您真是一個守信的人,另外……」他掃了一眼立在沃恩身周的惡魔劍手、綠神官、時光之眼以及森林德魯伊,隨即開口道:「您還非常的謹慎啊!」 更新時間:2013-01-12

(出了點意外,前天回的家,昨天有事,所以今年才恢復更新,嗯,這段時間每天晚上心裡都不踏實,沒更新啊,總感覺欠了別人什麼似的。)

「很高興見到你,拉瑟西斯先生。」沃恩並沒有回應黑暗精靈的調侃,他只是微微一笑,話風陡然一轉:「只是我很好奇,我們的交易已經完成,不知拉瑟西斯先生現在約我們見面又是為何?」

黑暗精靈法師掀開了頭上的兜帽,露出了俊俏的臉龐:「格魯吉爾先生,難道您就不想知道黃昏壁壘剩下的碎片現在流落何處么?」

「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么?」森林德魯伊低聲嘀咕了一句,雖然沃恩並沒有告訴他薩魯法爾的秘密,但這句話卻是歪打正著,對此沃恩只是一笑置之,他並沒有理會夥伴的嘀咕,而是如拉瑟西斯所期待的一般,裝作心思大動卻又強作鎮定的問道:「噢?願聞其詳。」

「鄙人主上,即尤格非爾殿下曾在德魯尼亞世界中度過了他的青年時代,想必您應該知道,尤格非爾殿下年輕時曾是一名著名的遊俠兒,在德魯尼亞世界中活躍了數十年,而在殿下的遊歷中,他曾經進入過諸神隕落之地的外圍,並且很幸運的得到了黃昏壁壘的三塊碎片,當然,現在主上手中只有兩塊了。」

尤格非爾年輕時是一名遊俠兒?沃恩心中有些驚訝,想不到這位永恆帝國的末代皇子竟然在大陸上遊歷過數十年,要知道當時可是永恆帝國的統治搖搖欲墜之時,身為皇子的他難道就不怕那些顛覆者對他圖謀不軌么?

「他沒撒謊,尤格非爾年輕時確實曾化名遊歷,『光明王之弓』菲戈爾就是他。」伊芙湊到沃恩身旁,低聲提醒了一句。

「光明王之弓」菲戈爾,沃恩知道這個人,弓箭手一系中的光輝英雄,探索者在降生選擇初始職業時,弓箭手的三個模特中有一個就是以菲戈爾為原型,但那位被冠以「光明王之弓」稱號的光輝英雄竟然會墮落為崇拜黯日的黑暗精靈,這一點卻是讓沃恩有些意外。

事先沃恩已經知道黑暗精靈會找借口引誘自己進入黑暗精靈的領地,但他卻沒想到對方會拋出如此重量級的誘餌,那可是神器的碎片啊!而且他手中的黃昏壁壘殘骸在從拉瑟西斯手中拿到第四塊之後就變為「黃昏壁壘(殘,4/6)」,這就意味著再找到兩塊,變算是集齊了所有碎片,可以恢復黃昏壁壘的本體了!

「不知拉瑟西斯先生告訴我這些是何意?即便我知道了,但貴主上想必也不會輕易贈予我那兩塊黃昏壁壘的碎片吧?」雖然沃恩早就打定主意要前往黑暗精靈的領地,但眼前這位黑暗精靈慢悠悠的拋出誘餌,卻並沒有將要求說出來,灰燼騎士也不好立刻說願意前去拜見尤格非爾。

拉瑟西斯揮手散去背後的屬下,緩緩踱至沃恩身前,隨手施放了一個隔音結界,方才開口:「鄙人帶來了菲歐娜公主殿下的問候。」

並沒有等待震驚的灰燼騎士作出任何回應,黑暗精靈急速說道:「大人回到德魯尼亞之後,請收集一下龐培·懷特維斯的消息,若能找到懷特維斯大人則更好,事後我會派人在德維營地之外接應你,到時候菲歐娜公主殿下會設法將你光明正大的接入黯日宮殿,至於如何從尤格非爾殿下手中獲得黃昏壁壘的殘骸,就看你的了。」

「相信我,已經失去神祇眷顧的尤格非爾殿下對神器碎片沒有任何興趣,對了,你有半個月的時間。」

…………

繁榮的德維營地中一片繁忙的景象,雖然魔龍瑪麗摩爾已經數月未見蹤影,但營地的警衛力量卻也並沒有絲毫放鬆,畢竟在這個混亂的世界當中,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有何種強大的惡魔會出現在營地之外的荒原上。

「咻……」一道尖銳的哨聲突然自營地西牆上響起,值守的埃霍恩戰士紛紛刀劍出鞘,警惕的注視著遠方的滾滾塵土。

暗紅色的蒼穹之下光線昏暗,相距上百碼便很難分辨,即便是擁有極高視距的黃金眼也只能看清五百碼外的事物,但這可難不倒德維劍士營的主官巴伐利亞男爵,作為德維營地的第三負責人,今日恰好輪到他值守,在聽到哨聲之後便趕到了營地西側牆樓之上,他掏出一隻圓筒狀的物事,湊到右眼前觀察了一會兒,便鬆了口氣。

「傳令下去,不用緊張,是那位前不久才離開營地的血腥王座騎士團第二副團長。」巴伐利亞男爵輕鬆的吩咐了一句,隨後又拿起那圓筒狀的物事,向塵土飛揚之處遙遙望去,嘴中低聲嘀咕了一句:「看來這位灰燼騎士的收穫很不錯啊!」

傳令官傳達完命令之後,便又回到了自己主官的身旁,他順著巴伐利亞男爵手中遠視鏡指引的方向望去,只見遠處那龐大的隊伍緩緩靠近,瀰漫的煙塵當中是數百名衣衫襤褸的惡魔,他們被沉重的鐐銬連接在一起,邁著沉重的步伐,向德維營緩緩行來,而在惡魔隊伍的四周,數十名騎著披甲戰馬的騎士來回巡視,為首的騎士身披銀灰甲胄,外罩血紅大麾,身下是那匹著名的戰爭猛獸——擁有著埃霍恩中獨一無二的造型,墮落獨角獸與燃燒之靈的愛情結晶,暴君雷薩恩。

向著城樓上的埃霍恩守備官出示完自己的證件,沉重的營地大門便在沃恩面前呻吟著緩緩打開,門后數名全副武裝的戰士簇擁著一名身材瘦削的中年人,為首的中年人正向著灰燼騎士露出和善的微笑。

沃恩翻身下馬,向著中年人頷首致意:「見到您很高興,巴伐利亞男爵大人。」

「歡迎回家,格魯吉爾大人。」巴伐利亞男爵微微一笑,揮手示意正向著自己撫胸鞠躬的惡魔劍手站起身來,他稍稍引頸望了一下灰燼騎士身後那龐大的隊伍,臉上笑意盎然:「想必格魯吉爾大人此次會到手不少金幣啊!我在這裡先恭喜大人了。」——血腥王座騎士團第二副團長的貪財在埃霍恩中高層將領中已經不再是秘密。

沃恩哈哈一笑,顯然對方說到了他的心坎處。

滿載「收穫」而歸的沃恩等人並沒有在德維營地中過多停留,在巴伐利亞男爵的陪同下,一行人連帶著神情萎靡的惡魔們穿越了大半個德維營地,來到了營地東北方向的傳送門處,與有過幾面之緣的接待法師約瑟夫寒暄幾句之後,便跨入了傳送門中。

回到騎士團總部地下的傳送門所在處之後,偌大的動靜讓從小房中探出頭來的銀白騎士微微一愣,隨後向著沃恩點了點頭,便又縮回了房中,「不知道這位愛好色*情書籍的銀白騎士大人一天擼幾次?」心中腹誹著某位不良大叔的沃恩嘴角微翹,注視著從傳送門中走出的惡魔在深紅之怒騎士的指揮下排列成行,隨後便帶領自己的屬下向著升降梯一側的大型通道走去——他有半個月的時間,並不是非得現在就去找那位銀白騎士。

當沃恩一行人跨出大型通道之時,事先趕回來報信的森林遊盪者已經帶著數十名深紅之怒的騎士等候在外,為首的惡魔巫師別西普為沃恩獻上了一個大大的擁抱——他並不擔心此舉會引來惡意的揣測,畢竟他的性取向已經在他那位漂亮妻子的身上得以驗證。

「想不到你這麼快就回來了,還帶回這麼多的惡魔戰士,實在是讓我有些意外啊!」惡魔巫師揮手讓屬下帶著惡魔趕往他們的臨時駐地,而獨立第一旅的騎士們在向著自己的指揮官道別之後,便回到了他們的營地當中,那裡還有數百名新兵等待著他們回去「教訓」。

「意外嗎?」沃恩哈哈一笑,伸手攬著別西普的肩膀,開口笑道:「希望你已經對要付出的報酬有所心理準備,這是惡魔們的名冊。」

一邊向著樓上的辦公室走去,惡魔巫師一邊查看著手中的惡魔名冊,越看越驚,此次沃恩「招募」回來的惡魔戰士質量很高,還有數名七階的大惡魔,兩個術士學徒,乖乖,這小子哪拐來的術士學徒啊!要知道術士學徒在巴洛克地獄中擁有極為光芒的未來,腦子被驢踢了才會加入異世界的雇傭軍。

「這個……」惡魔巫師聲音稍稍有些顫抖,他並不是心疼即將付出的金幣,而是被那幾名高級惡魔所稍稍震驚罷了:「你哪拐來這麼多高級惡魔?要是那些即將晉級灰燼騎士的小夥子們看見了,非得一個個眼紅得跟兔子似的!」

「嘿嘿,以我的能力,這不就是手到擒來嘛!」

別西普直接無視了灰燼騎士的自賣自誇,他突然想起方才見到的那些萎靡的惡魔,頓時皺了皺眉:「雖然力量等級不錯,但我看那些惡魔的精神狀態,好像有點問題啊,說說,怎麼回事。」

「這話說來就長了,待會兒拿了獎勵之後,我再細細與你分說。」沃恩苦笑一下,隨後拍了拍一臉擔心的惡魔巫師:「不過你不用擔心,只要經過適當的洗腦,他們將會成為最勇猛的惡魔戰士,當然,那就不是我的工作了!」 第2671章金絲雀(73)

「不需要。」

顏尉突然覺得,他有點殘忍,可他中意是秦雪心,即便眼前這個女人再完美,對他再好,他都不會放棄雪心,只有秦雪心這個女人,才能夠勾起他的興趣。

「那倒是我自作多情了。」

唐果淡淡一笑,轉身上車,在上車之際聲音飄到顏尉的耳邊:「顏先生,如果不想等了,可以給我打電話。」

在唐果說完這句話,車門一下子關掉了,從車外看不進裡面有什麼。

顏尉還在回味唐果的這句話,讓他有些灰暗的世界,敞亮了些。

殊不知,他誤以為對他深情的女人,正被另外一個男人抱在懷裡,捧著她的小臉,親吻她的唇角,還惡狠狠的在她的耳邊說:「小果,你還留了電話給他?」

「沒有。」

白爍生氣的問:「那你還叫他打電話。」

「一句順口話而已,這句話和『下次再來』差不多,不用當真。」唐果坐了起來,看著白爍不爽的樣子,捧著他的臉親就去親,「別生氣,我不在意他,只是想看看他狼狽的樣子。」

「要是他當真了,給你打電話怎麼辦?」

白爍心裡苦的很,小果太優秀,吸引男人,還吸引女人,他太難了。

「他要給我打電話,那就讓他滾!你說好不好?」

白爍不生氣了,緊緊地握住唐果的小手:「小果,我有時候真的不太明白,你曾經到底喜歡不喜歡那個顏尉。要說喜歡吧,當初那件事,也沒見你難過,要說不喜歡吧,我知道的消息里,所有人都知道你喜歡他,甚至伯母都是這樣說的。」

「阿爍是在介懷這個?」

「不,我不介意,只要你現在喜歡的是我,過去發生什麼,對我來說都不重要。我只是,想多了解你一些,總覺得你有什麼小秘密,讓我心痒痒。」

「等我們白頭偕老之後,阿爍就會知道我有什麼小秘密了。」

唐果這句話,不管是不是哄他的,白爍都非常高興,小果親口說的,要和他白頭偕老,這可比什麼都好。

車子徑直開去了秦雪心的別墅,唐果的到來,讓秦雪心激動的不得了。

不過,她已經不再像從前,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等到其他的人退下,她才忍不住歡喜的跑到唐果的面前。

「唐小姐,你怎麼突然就來了,不提前給我打電話,這麼大的雨,我帶人去接你啊。」

白爍保持著微笑,拉住唐果的小手不鬆開。

就算秦雪心瞪了他一眼,他也沒有鬆開的意思。

開玩笑,這可是他的媳婦兒,就算是個女人,也不能夠太親密了。

而且,秦雪心這個女人,對他媳婦兒太熱情了點吧,還是防著些好。

「想回來看看,順便來看看你怎麼樣了。」

秦雪心很開心:「這些年我都很好,不會被人欺負了,雖然沒有唐小姐的照顧,但已經能夠很好的保護自己。不過,起初那些日子,還是吃了不少虧,幸好外公安排給我的人,都非常厲害,陪著我度過了許多難關。」

(本章完) 說話的人正是陳明歸。

他本來正一臉不屑的在那裡鄙視其他世家子弟。

結果扭頭時,無意中又看到了林天佑的手掌按在雯伊肩膀上。

這一幕讓他火冒三丈。

因為人太多,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他下意識的就認為是林天佑在撩他的女人。

雯伊在冥界第一城雖然不算頭號美女,但也絕對可以排到前三。

現在居然有人敢撩他的女人,真是找死。

於是,他立刻出聲,讓林天佑上場跟自己一戰。

他要在戰台上,將這個男人滅殺。

隨著陳明歸的話音落下,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林天佑的身上。

他們一臉的怪異。

這個少年膽子真大,在這種場合也敢去調戲美女。

而且這個美女還是陳明歸的女人。

「這是誰啊?怎麼連陳大少的女人也敢碰?看他的手都快要摸到雯伊小姐的脖子了,膽子真大!」

「不認識,不過看他長的那麼帥,估計想憑長相撩雯小姐吧?

畢竟雯小姐對他而言,也算是富婆了,傍個富婆在冥界第一城,生活還是非常舒適的。」

「在冥界帥有什麼用?得有實力才能受女人喜歡。

現在那個少年要倒霉了,陳大少指名讓他上戰台,估計他的下場會比爾乾還要凄慘!」

人群議論紛紛,這還沒上戰台打呢,林天佑就已經被他們判了死刑。

「臭小子,快拿開的你臟手,要是再非禮我,我的男人隨時都會要你的小命!」

陳明歸的聲音,讓雯伊的底氣再次升起,她厲聲沖林天佑威脅道。

「看來你很自信,那好,既然這樣,本少就讓你徹底絕望,看看到時候,你的男人能不能要本少的命。」

林天佑將魂力撤銷,手掌也隨之收回,把雯伊放開。

然後,他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戰台。

那動作很平常,沒有使用身法,也沒有像之前的爾乾一樣,用拉風的動作跳上戰台。

眾人見狀,全都發出長長的噓聲,嘲笑的表情根本無法掩飾。

「哈,連身法都不會的垃圾,居然還敢去挑戰陳少,誰給他的勇氣?」

「估計是想在美女面前表現一下吧?畢竟雯伊小姐那麼漂亮。

萬一他真打贏了陳大少,說不定雯伊小姐會轉投他的懷抱呢!」

「憑他也想打贏陳大少?一萬年也不可能!」

眾人的嘲笑聲不絕於耳,林天佑只當沒聽到,反正英靈空間中,白起的殺意已經越來越濃,等白起的殺意到達極限,

林天佑就會讓白起出來。

到時候,這群人就會知道,嘲諷捉鬼龍王會有什麼樣的下場了。

白起成為他的英靈,願望就是不停的殺戮。

而屠戮冥界的鬼族,正好可以讓白起實現這樣的願望。

「雯伊,你沒事吧?」

羅玉兒來到雯伊的身邊,關切的問道。

「哼,該死的低級鬼族,竟然敢這樣對我,你等著吧,看我男人不將你大卸八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