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我們小姐的素茶!你這人怎麼長的眼睛的!?站在轉角做甚麼!碎了茶這可怎麼辦呢?我要受罰了!都怪你呀!」

「哎呀!我們小姐的素茶!你這人怎麼長的眼睛的!?站在轉角做甚麼!碎了茶這可怎麼辦呢?我要受罰了!都怪你呀!」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楊渺慌忙賠禮道:「哎呀,真不好意思,對不起,對不起,跟你添亂了,要不我親自去給您沏一倍茶!給你們小姐賠罪去?」

小侍女怒氣沖沖地道:「再沏一杯?你沏的起么你!你知道這茶有多名貴么?你。」

浣紗女子道:「火雲,此事錯不在你,便擱淺一邊罷!」

楊渺忙道:「小姐真是寬宏大量,慚愧,這茶。。」

女子笑道:「你的茶,我已經吃過了,不用賠了。」

楊渺撓了撓頭,狐疑道:「額?已經吃到了?什麼時候。」

傻傻的樣子,直引人發笑。

女子拂面樂道:「真是個傻瓜,呵呵。」

額。。

楊渺摸了摸腦門道:「鄙人拙略,不懂禮法,小姐見笑了。」

女子笑道:「幽滄人海之茫茫,念塵緣之渺渺。既然我的琴,能將你引來,未嘗不是一件喜事,若我對你有意,敢問公子可逐名忘利,同舟泛湖否?」

楊渺心中大跳,悸然道:「自然同往,為達此志,敢斬八荒惡鬼,可滅九海凶神。」

「如此,便謀得一面之緣,公子他日來荒情宮尋我,我可與你同去。」

女子輕輕展開星紗,情波九盪迴腸,刺面入心。

「傲古今之絕艷,滅萬荒之雄風!」

好一張絕世容顏,楊渺整個人都呆掉了。

淡淡的馨香傳來,白紗女子彈出一朵傲梅,挪移而去。

素影空留,楊渺留楞一響,收了傲梅,恍恍惚惚走出雅閣。

轉過花廳,狂騷抱著一火辣的**女子,撞了過來。

「哎,我說老弟,我可真是服了你了,怎麼還一個兒人?」

楊渺笑道:「我說你個大老粗,還真是見一個愛一個,我跟你不同,自然不會像你一樣。」

花心大老粗上的女人,自然是騷盪鄙俗,這小子敢指桑罵槐地侮辱我!」

火辣女子想及如此,臉色大變,刻薄地還嘴嘲笑道:「要家世沒家世,要本事沒本事,還想討個鳳凰當老婆,最是看不起你這樣的窩囊廢,真是笑死人了!」

狂騷見這浪女發怒,忙順著她的心,挖苦楊渺道:

「就是了,就是,還真把自己成世外清高之人了,小娘子千萬別生氣,咱不跟他一般見識,你這窮酸,還不快走開。」

背地裡一個勁地跟楊渺使眼色,示意讓他走開。

竟然被女人侮辱!老子幾輩子也沒受過這樣的氣。

楊渺寒眸道:「呸!野雜雞也敢充鳳凰,也不撒泡尿照照!」

火辣女子髮根無風自動,毒毒地盯著楊渺道:「你敢罵我!」

楊渺殺心大起,挑釁道:「罵你又如何?你咬我!」

狂騷臉色一變,知道這烈女動了真氣,忙賠笑道:「哎!楊兄弟,咱犯不著跟女人計較,日草大小姐可是景族的人,您說不得也得給點面子!」

這傢伙竟然也不傻,出言提示。

楊渺心神一動,光識搜索億萬海里星路,追尋景族的訊息。

景族之鬼,頭生三目,象徵著鬼界的荒日,目光可殺人無形之中,乃鬼界一大古族。

這火爆女子乃是景族一門遠親,排行日字輩,全名日草,其人尖酸刻薄,好強凌弱,是一臭名昭著的蕩婦。

楊渺冷笑道:「好,就依你所言!我懶得和她一般見識,免得污了我的眼睛」

日草被氣的暴跳如雷,尖銳地道:「沒長全毛的狗崽子,敢找我景族的晦氣,我要跟你決鬥!」

楊渺兩眼一眯,自知仇怨已結,必須有個了斷,又思慮此地人多,況且又被魔王追殺,初到鬼界不已招搖過市、弄得滿城皆知,不如先激其心中殺意,將其引誘道一人跡罕至之處,再將其滅殺!」

「哈哈,跟我決鬥,老子還不屑!」

楊渺淡然地看了日草一眼,猶如看著低劣的淫皮蠢物一般,大笑著挪移而去。。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還沒說你們這一次來找什麼,我就稀里糊塗的跟了過來,哎,我果然是好騙。」酒店包廂裡面,李言心艾怨的說。

「是你自己要跟來的好不好?如果你現在想回去,我找人送你。」葉皓軒無語的說。

「不要,我四處雲遊習慣了,現在呆在京城裡,感覺整個人都要廢了一般,就當旅遊好了。」李言心連忙搖搖頭。

「你師父呢?怎麼都沒見她來過你李家?」葉皓軒鋪開了地圖好奇的問道。

「我師父是得道高人,向來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她讓我回京城說是有些劫數要歷,歷完之後我繼續跟著她。」李言心答道。

「你不會出家吧?」葉皓軒有些鬱悶的問道,說真的,李言心挺漂亮的,如果真的出家了那多可惜。

「不會,我師父說我生具七竅玲瓏心,適合修行佛家密宗佛法,但是我命中不是無夫之命,我要經歷結婚生子,然後才能出家,那時候估計也到了晚年了,成老太婆了。」李言心無所謂的說。

「說到底還是要出家。」葉皓軒無奈的搖搖頭。

「就算我不出家,也不會便宜你這混蛋,我要找一個一心一意對我的帥哥嫁了。」李言心淺笑道。

「放心吧,我發誓我對你絕對沒有一點非份之想。」 重生之沁心 葉皓軒信誓旦旦的說,開玩笑,跟這女的勾搭,他還怕哪天她心情不好了用六象般若在床上把自己的腰給壓斷。

「禽獸,美女你都沒有非份之想,你簡直連禽獸都不如。」李言心氣惱的說。

「話說,你師父和一品夫人之間似乎有些不對路,你上次去白雲廟打探什麼?」葉皓軒問道。

「牽扯到上一輩的恩怨吧,我師父似乎和一品夫人同時在尋找什麼東西,這東西對她們來說都很重要,所以這仇也就結下了,至於她們在爭什麼東西,這就不是我知道的了,在說,一品夫人六十歲的老太婆了,但長相還這麼年輕,你不覺得有問題嗎?」李言心答道。

「絕對有問題,如果我沒料錯的話,她是用某種駐顏有術的玄術維持著她的面貌,她的野心很大。」葉皓軒道。

「她想長生,這我知道,可笑。」李言心冷笑一聲:「自古以來想長生不老的人多了去了,秦始皇一統天下又怎麼樣?到老不還是落成一堆黃土。」

「那你師父和她之間爭奪的東西是不是跟長生有關?」葉皓軒心念一動道。

「不知道,或許有吧。」李言心微微的搖搖頭,她看著葉皓軒展開的地圖道「打算從哪裡走?」

「神農架現有森林面積1618平方公里,因為面積太大,裡面又有某種神秘未知的東西,所以有一大部分區域保存完好的原始生態環境和我們未知的東西,我們這次去不是旅遊,軍刺已經通過衛星對地理區域進行定位,繪出三維地圖,我們要去的地方,是從未有人涉足的無人區。」

葉皓軒指著地圖最中央用紅筆標出來的地點道:「這個地方,是被稱做死亡地帶的地方,這些年有不下十八隊探險隊曾想穿越過那地方,但毫無例外的全部失蹤,所以當地人稱這片區域為死亡之地。」

「失蹤的原因呢?國家沒有查出來嗎?」李言心問道。

「沒有,我查過一些封存的資料,如果不出意外,這十八隊探險隊,數百號人無一例外全部遇難,而且連屍體都沒有找到。」葉皓軒搖搖頭道。

「好,我就喜歡這麼有挑戰性的東西。」李言心咯咯一笑。

吃過晚飯以後,軍刺等人回來了,軍刺拿著一張臨時繪製的地圖道:「老闆,我又找人打聽了一下,繪出了最近最省力的路線,讓我們少走很多彎路,隨時都可以出發。」

「那好,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就出發。」葉皓軒看了看地圖,然後點點頭。

第二天一大早,眾人便開著兩輛普通的越野車向神農架進發,為了掩人耳目,所以幾輛軍車都沒有開,只是在當地弄了幾輛普通的越野車,車上裝著所有的裝備。

十堰距離神農架原始森林入口處還有幾十公里,一個多小時以後,兩輛汽車來到了原始森林前一個名叫「泥崗村」的小村子。

由於這裡已經臨近原始森林,在神農架這種原始態的森林裡,有許多大型動物出沒,所以在村子通往森林的路上都有村民們把守。

「站住,什麼人?」

剛進村子,兩名在門口值守的村民馬上制止了汽車的前進。

「我們是上級派來的考察隊,要去森林中考察一些東西,這是我們的介紹信。」葉皓軒拿出來了一張手令遞了上去。

為了方便行動,整個小隊對外宣稱的是考察隊,而且由上層親自頒發通行證,所到地方政府不論大小一律需要配合其行動,看得出來高層對這一次事情十分的重視。

「我看不懂,跟我到村長家裡吧。」一名村民大字不識,他倒著拿著那張手令看了半天也沒有認出來一個字來,他索性把令紙丟到了一邊。

「你們在這裡等會兒,我去跟他到村長家裡看看。」葉皓軒向軍刺道。

「好的。」軍刺點點頭,一行人就站在車子旁邊。

葉皓軒剛走,另外一個村民已經好奇的看著兩輛越野車,他羨慕的問道:「這車不便宜吧。」

「不貴,你去林子里弄幾張狼皮都能換來。」軍刺調侃的一笑。

「狼,狼皮能換車?」那村民顯然是被唬住了,他不確定的說:「真的?我家有幾十張呢,狼皮在市面上賣不了多少錢,我讀書少,你不要騙我。」

「我騙你幹嘛?我告訴你,你們的狼皮廉價賣了出去,然後那些大老闆又加工成皮衣,出口的,一件都能賣十幾萬,哎,你們山裡人,就是太老實了。」軍刺邊說邊搖頭惋惜。

「我擦,真的咧?那我得趕緊回去,我那婆娘正打算把我家的狼皮拿出去出售呢,娘的,不能在讓那些黑心老闆騙了。」村民本想走,但他又回頭道「不行,我正在值班呢。」

恰好現在有一個漢子經過,那村民連忙招手道:「虎子,過來幫我站會兒崗,我一會兒就回來。」

「好咧二叔,你去吧。」那叫虎子的村民大大咧咧的走了過來,之前的那位村民一溜煙的跑了。

「二哥,你這樣忽悠人,真的好嗎?」獵槍無語的說。

「嘿嘿,我又沒完全騙他。」軍刺嘿嘿一笑。

「你們是幹什麼的?」那名叫虎子的漢子好奇的看著軍刺他們。

「上山調查的。」獵槍答道。

「調查什麼?又是查野人?」虎子問道。

關於神農架的野人,一向是眾說不一,有不少的目擊者堅稱自己見到過野人,但是都不能提供真實的證據,曾有不止一支科考隊來到這裡布下天羅地網,仍然一無所獲。

「野人有什麼好調查的,這玩意我們見過的多了,前不久我們還抓到一隻呢。」軍刺笑道。

「真的?長什麼樣?你們騙我的吧,抓到這玩意都沒上新聞?」虎子不確定的問道。

「這是保密性質的,你們當然不知道。」

虎子半信半疑的看了幾人一眼,然後羨慕的看了一眼越野車,他走上前摸著車身道:「這車真好,看著霸氣,嘖嘖,你看這輪子,比小轎車大多了,看著就威猛。」

他說著竟然一拉車門,把腦袋伸了進去。

「喂,別亂動,裡面有儀器。」獵槍幾人一驚,連忙把那小子拉到了一邊。

「就看看嘛,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又不會亂動你們東西。」虎子不悅的嘟囔著,就在那個時候,剛才站崗那村民跑了回來,虎子把手裡的望遠鏡等傢伙會交給他,然後頭也不回的跑了。

「二哥,這小子有問題吧。」獵槍問道。

「如果他沒問題我跟他姓,這小子真把咱們當成什麼人了?」軍刺冷笑了一聲。

「你們在說什麼,我聽不太懂。」李言心疑惑的問道。

「這小子絕對是見過世面的,普通村民看見我們這種車,一定會很羨慕。」軍刺道。

「那他剛才不也表現得很羨慕嗎?」李言心問道。

「但是他表現的太做作了,象這種深山的村民,沒有客人允許絕對不會亂碰東西的,他剛才打開我們車門就說明了問題。」獵槍道。

「原來這樣。」李言心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她走到那村民跟前道:「老鄉,剛才那虎子是幹什麼的?」

「他啊?獵人,平時上林子里打打小動物什麼的。」村民答道。

「絕對不是普通的獵人,我估計是偷獵者,這小子隱藏的挺深啊。」車後方的軍刺道。

那名叫虎子的村民一溜煙的跑到村子最南邊,在一間木頭搭成的簡易屋子前站定,他警惕的四下看看,發現沒有人,這才走到門口輕輕的敲了幾下門。

他下手三長兩短,片刻以後屋子裡傳出一個聲音:「天王地蓋虎。」

虎子沉聲答道:「寶塔鎮河妖。」 狂騷賤臉笑道:「這小子就是個無賴小人,您大人大量,別跟他一般見識。」

「怕事的軟蛋,滾一邊去!老娘不殺他難以平胸憤!」

日草的脾氣就猶如火山般爆發開來,煞氣騰騰地直追楊渺而去。

狂騷見日草追去,哂笑了一聲,閃身尋找下一個目標。

「女人嘛,玩玩而已,還不有的是,犯不著拚命。」

「賤貨!老娘要殺了你!」

一道鬼影在背後閃現,日草惡狠狠地盯著楊渺。

楊渺邪惡地算計著,露出一個深深的笑容,不緊不慢地挪移著。

「天煞的小王八羔子,哪裡跑!」

日草氣極,幽眸一閃,射出一道荒寂的目光,徑直洞穿虛空轟中楊渺。

楊渺的身形一頓,瞬間被拉到荒草的面前。

日草冷笑道:「敢在我景族面前賣弄挪移,真是愚蠢!」

殺了就太簡單了,她要將楊渺狠狠地凌辱一番,切胳斷手挖眼割喉。

楊渺氣笑道:「哈哈!臟女人,你就這點本事么!?」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