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什麼吵!老子忙著呢!」

「吵什麼吵!老子忙著呢!」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方離話音剛落,系統那清脆的聲音頓時出現。聽到系統的聲音之後,方離頓時開心了起來,因為長時間以來,方離也發現了,自己的這個系統並不是一種十分嚴格的電腦程序,即便是也像是人工智慧一般,這個系統的主體意識好像有著極大的許可權。雖然這個系統應該不會害自己,但是方離現在最怕的就是他不理自己。

只要他開口,只要他願意和自己說話,條件可以慢慢談,但是如果他就是死不吭聲,那方離還真是麻煩了,那兼職就是老虎吃天無處下口啊。

「可愛的系統小弟弟!幫哥哥一個忙唄!」方離細聲細語的對著那系統說道,一點沒有了之前喊起床的聲勢,頓時變成了一個乖寶寶。

「什麼小弟弟!老子的年紀不知道比你大了多少倍!」

「是是是!你說得對!」方離根本就沒有反駁的意思,一口一個順溜的說道。

不過這一下倒是系統有些奇怪了,在方離的腦海裡面頓時一個小小虛擬人影浮現,只見那虛擬的人影呈童子模樣,雖然人小,但是看起來倒是很有書卷氣,就像是一個古時候的書童一般。

而那個書童現在卻是一臉警惕的看著方離,過了好一會才開口說道:「你小子想幹什麼,有話直說,別凈扯些沒用的!」

聽著那系統的話之後,方離頓時喜上眉梢,在意識之中指了指床上的古河,頓時那系統也是明白了。

「你想要升級自己的探測術?」系統盯著方離說道。

「可以!」

「可……可以?這麼簡單?」方離頓時有些傻眼了,什麼時候系統這麼好說話了。

「自己去試去吧!」系統丟下這樣一句話之後,頓時就不再說話,而方離卻是十分的不解,本來還準備了好多的好話,但是竟然根本就沒有用上。

……

「哎……如果你能夠多這樣做一些,你也不會這個樣子!」

……

方離從系統之中退出來之後,直接就是一個探查術丟了出去,瞬間那個古河的信息就浮現了出來。

叮!

人物姓名:谷河

智力:128

精神:266

敏捷:362

耐力:201

力量:122

細胞活性:56

狀態:傷病

叮!

再次探查可以得到傷病詳情。

聽到系統丟下這樣一個提示之後,方離頓時再次甩出去一個探測術。

叮!

傷病:冥氣

治療方法:生靈聖水

「還真是生靈聖水!」方離頓時有些無語,這都是什麼東西啊,還真讓張神醫這個神棍給蒙對了。

當然方離倒也沒有一點佩服的意思,因為這樣就更加說明生靈聖水絕對是一個無傷的至寶。

本來方離還想讓系統幫忙想想辦法怎麼樣去幫忙,但是現在方離也沒有什麼好辦法,結果安慰了那谷陽兩句之後,就離開了。

……

「沈團長,你可曾聽說過生靈聖水?」 「傭兵工會!」

看著面前那個歪歪扭扭的牌匾,方離再次看了看四周的環境和那裡面的情況,在確定自己沒有走錯之後,搖了搖頭就邁步走了進去。

在方離的想象之中,傭兵工會應該是一個類似於現代俱樂部一般的地方,就算不是金碧輝煌也應該是十分氣派才對,但是按照沈武的指路,方離站到傭兵工會面前之後,才發現這裡完全就不是這個樣子。

同樣這個傭兵工會和那坊市倒是十分的類似,因為都在那平民區和富人區之間的夾縫之間,而且看起來就像是一點都不氣派,簡直就是簡陋,甚至比客棧還要簡陋,如果忽略掉上面的那個牌匾,方離還以為自己進入到了酒館之中。

邁步進去之後,一股濃重的酒味撲面而來,那如鬧市一般的嘈雜聲也是讓方離大皺眉頭。

走到一個看起來也不知道是註冊領取任務的地方,還究竟是點餐的吧台。

看了看那坐在台上風韻猶存的老闆娘,好吧或者說是傭兵工會工作人員。

「你好!要喝點什麼嗎?」

「……」「喝喝喝!喝什麼喝啊!」方離在心中暗罵一聲,然後方離硬著頭皮問了一句。

「你,你好,這裡是傭兵工會嗎?」方離感覺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都覺得自己有些白痴,就像是來到火鍋店,當著無數正在喝酒吃火鍋的客人面前向服務員問道『你好,這裡有買衣服的嗎?』

不過好在當方離問出來之後,那個服務員沒有嘲笑方離。

顯示一愣,抬起頭看了看方離的打扮,然後指了旁邊的那個門口。

一個滿是油膩的遮蓋的小門口,方離想了一下,然後想著那個老闆娘道謝之後,向著那個小門走去。

「……」方離現在也不知道怎麼去想了,只希望進去之後不是一個包廂,不然就真的尷尬了。

在沒有任何人關注的情況下,方離硬著頭皮的掀開了那厚重的門帘,一頭扎了進去。

「嗯?」

掀開門帘之後,方離面前的是一個七扭八拐的走廊,雖然走廊有些曲折,但是方離最少是有了一些安慰,至少這裡沒有人在喝酒了。

拐了好多彎之後,方離再次看到一個門口,推開門,方離頓時有些不敢相信。

因為面前的一切和外面完全就是格格不入,不僅僅沒有了那刺鼻的酒味,甚至安靜了很多,在方離面前是一個十分寬廣的大廳,裡面三五成群的聚集著幾十個人,相互之間好像是在討論著什麼東西一般,而在方離正對面的牆壁上面,掛著一個巨大的水晶牆,在牆上面有著無數的任務顯示,甚至乍一看方離還以為回到了現代一般,那水晶的屏幕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十分巨大的屏幕一般。

頓時方離心中一凜,心中盤算了一下,方離估計這應該是這個世界之中道士的能力,在這個世界職業之中武師和劍士都是十分古樸的武者形象,但是道士方離卻是從來沒有接觸過。方離也只知道那道士好像是類似於上個世家之中法師的形象,想來即便是有一些十分奇特的手段也不另外。

找了找,方離頓時發現了服務台的地方,心中讚歎一聲果然是內部情況,這裡的工作人員都高級了很多,至少這次那服務台之中坐著的就是一個十分年輕的女子,雖然算不得傾國傾城,但是一身武服打扮看起來英姿颯爽,倒也別有一番風味。

「你好,我是來辦理傭兵註冊的!」

方離上前直接說明了自己的意圖。

看到方離之後,那個女子似乎有些驚訝於方離的年齡,傭兵界雖然人數眾多,但是並不是一個高大上的職業,都是一個些生活的不太好之人才會加入傭兵,而在這些人之中除了極少的一部分可以混出一些名堂之外,其他的更多就是炮灰。

向方離確定了一下之後,那個女子從桌子底下摸出來一個小小的玉牌,扔給方離之後說道:「輸入一道真氣之後告訴我你的名字,然後繳納10塊靈石的註冊費用。」

方離按照那個女子的要求將自己的真氣輸入之後,發現那注入玉牌之中的真氣並沒有消散,而是牢牢的留在了玉牌之中,告訴那女子自己的名字之後,那女子不知道怎麼處理了一下,那小小的玉牌之中頓時出現了一個十分奇怪的文字,方離也認識,就是自己的名字,而在名字下面寫著一個十分簡單的黃字,頓時明白那就是自己的傭兵等級。

「好了,你現在就是一個傭兵了。作為傭兵可以憑藉自己的身份證明在任何一個國家任何城市的傭兵工會之中領取任務,如不在任務期限之中,每一個傭兵每年都需要領取一個任務,任務失敗如果還活著就要賠償相應的損失。如身上沒有任務且三年之中沒有領取任務,那麼傭兵資格自動取消,等級提升之中規則自動重新訂立,到時候自然有人跟你說。」

把牌子丟個方離之後,等到方離付完錢,那女子就像是機關槍一般噼里啪啦的將所有的事情都給方離說完了,然後就直接擺擺手讓方離離開,而自己去玩自己的東西去了。

「哦!」

方離對於這裡的事情畢竟有些不了解,也不好意思多問,最後也只能應了一聲然後離開了,來到那任務接取的地方查看有沒有適合自己的任務。

其實沈武在知道方離想要加入傭兵行列之時,也曾經邀請方離加入到劍鋒傭兵團,但是被方離婉言拒絕了。

那任務的屏幕上面倒是五花八門的有著無數任務,而且其中也有著相應的等級標註,在一旁的注意事項之中,方離也明白了一些東西。

傭兵任務之中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等級,其中傭兵接取任務的時候只能夠接取同等級的任務,而任務數量達到10次之後,就有資格接取高一級的任務,如若完成,那麼傭兵等級就可以提高一級。而傭兵團隊可以接取比團隊之中等級最高之人高一級的任務。當然如果想要越級接取任務也不是沒有辦法,而是需要繳納十分不菲的保證金,以避免傭兵不能完成任務而影響了任務發布人的要事。

但是現在方離並沒有想直接接取任務,因為之前那沈武和方離說了,過兩天山淀城之中又一次巨大的盛典,所以方離也不急這一兩天的時間。

「黃級的任務看起來並不是十分困難啊!」方離看了一下之後,心中想到,在黃級任務之中,多是一些普通百姓發出來的,一般不是剿滅土匪就是對付強盜之類的,最多也就是一些復仇的任務。

看了幾個之後方離就將目光向上看去,去看看那些等級更高的任務,即便是不能接取,方離也想見識一下。

「伏龍谷任務、火焰獅任務、寶器任務、雲霄峰任務、……」

方離一邊看著,嘴裡一邊念叨著,同時還一邊感慨著,這些任務的難度直線提升,同時樣式也是多樣化了起來。

「咦?」方離看了看之後,頓時發現一個十分熟悉的名字,沒錯,雲霄峰任務!

頓時方離仔細的看了起來,看看雲霄峰任務究竟是什麼任務而且定級還不低,是一個地級任務,在這個小城市的傭兵工會之中並沒有天級任務,地級任務也只有幾個,所以方離才注意到雲霄峰這個高掛榜首的名字。

「雲霄峰任務!任務簡介,雲霄峰地處山淀城西方五百里,其上有一魔女……」

……

方離也有些記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以什麼樣的心情離開傭兵工會的,反正當自己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是在那劍鋒傭兵團之中了。

「雲霄峰!……」方離心中最後念叨了一聲,深吸一口氣,摒棄了心中的雜念,開始打坐修鍊。 第1448章暗手(三)

「四公子腰上的傷本不嚴重,照理說就算放置不管,幾日時間也該開始癒合,可是我剛才察看傷口,卻發現傷口紅腫浮泡,而且抹在傷口上的藥膏裡面,居然還加入了墨竹蓮的根莖。」

「墨竹蓮?」

林氏滿臉茫然,顯然對藥理不懂,更不知道什麼是墨竹蓮。

姜雲卿也沒有賣關子,直接就說道:

「墨竹蓮的花葉有毒,根莖可以入葯,卻是極陽至熱的藥物,只可少量內服調解寒疾,卻是斷然不能用在外傷之上的,如果長時間將其塗抹於傷患之處,會使其化膿流血不止,再加上活血的赤芍,更是會讓傷口惡化。」

「這用藥之人極為熟悉藥理,用墨竹蓮混入了傷葯之中后,又使用其他的藥物壓制住了這兩種藥物的藥性,哪怕有尋常的大夫過來檢查,也只會覺得傷處不重,卻不知道四公子腰背之上的皮肉裡面,早就已經開始腐爛了。」

「腰脊乃是人體要害,這般嚴重的傷勢,如果不及時醫治,等到藥性和膿液腐蝕乾淨了皮肉,傷及了骨頭,四公子下半輩子就只能在床上渡過了。」

姜雲卿一邊說話,一邊快速從藥箱里取出銀針來,手中起落之間,將銀針快速刺入池瑄后腰之上傷處附近,就見到他腰背傷處附近原本緊緻的皮膚之下,如同被戳破的球一樣,下面突然開始朝著傷處滲血。

姜雲卿扯了旁邊的帕子墊在池瑄腰下,這才伸手在針尾的地方輕彈了幾下,就見到那幾根銀針快速顫動起來,針尾發出嗡嗡的輕鳴之聲。

那針下彷彿有活物似得,被顫動的銀針所附著的力度逼迫,不斷朝著傷口處而去。

原本就已經疼的有些痙攣的池瑄張大嘴慘叫出聲,姜雲卿猛的塞了一團東西進他嘴裡,堵住了他的慘叫聲,然後才伸手按著他的身子,將他死死釘在床上,對著疼的眼球都快要鼓出來的池瑄沉聲道:

「你且忍忍,這些膿血如果不排出來,會腐蝕你脊骨皮肉。」

姜雲卿說話間,再次在針尾彈了幾下,就見到傷口旁邊的皮肉里彷彿被注入了什麼東西,突然鼓了起來,而且隨著銀針的顫動,逐漸匯聚在一起。

姜雲卿看到時間差不多,猛的拿著銀針朝著鼓起來的那處一劃,那裡的皮肉瞬間破裂開來,而聚集在裡面的膿血猛的噴了出來,濺的四處都是。

姜雲卿見他傷口附近癟了下去,這才微鬆了口氣,連忙又取了幾根銀針,落在其他幾處穴位之上,就見到被她按在床上原本拚命掙扎的池瑄漸漸停了下來。

她伸手取掉池瑄嘴裡的東西,這才鬆開了池瑄。

旁邊的林氏連忙上前扶著池瑄,就見他剛才只不過是一小會兒的時間,牙上就已經滲出了血來,整個人彷彿從水中被撈出來的一樣,衣裳上全是冷汗。

池瑄臉色蒼白的張大了嘴,喉間發出「呼哧」、「呼哧」的喘息聲,卻是幾乎說不出話來。

(本章完) 城市之中之所以熱鬧不僅僅是因為眾人的人口,更多的是因為那近乎連綿不絕的活動,就像是過年一般,如果沒有任何的刺激,如果走在大街之上永遠聽不到叫賣之聲,似乎一切都是死水一灘,那麼一切都沒有了價值。

我的次元聊天室 而今天的山淀城就格外的熱鬧。

因為今天山淀城之中有拍賣會舉行,在武者的世界之中拍賣會從來都不是拍賣藝術品的地方,而是無數和武者相關的物品,無論是功法還是武器,亦或者還是各種天才地寶,總之是凡是武者想要的,這裡都能夠見到。

當然,僅僅是能夠見到,至於能不能得到,那麼還是要靠自己腰包之中的金錢。至少在這個地方出現的東西,其價值都在這個拍賣會開辦方的控制之中。

山淀城的拍賣會並不是朝廷舉辦的,而是一個名為山海的商會舉辦,一個在星耀大陸之上可謂是手眼通天的商會,甚至很多帝國的皇帝也是對這個名為山海商會的人禮讓三分。畢竟很多帝國需要的武器資源也是從這裡購買的,雙方之間可以說是互利共贏的關係,如果出現了岔子可以說誰都不會好過。

而今天的拍賣會十分隆重,據說壓軸的拍賣品都是十分珍貴,所以不僅僅山淀城各大世家和城主府都有人參與,就連劍鋒傭兵團這樣的小型傭兵團也都是想辦法買了門票,打算進去看一看是否有合適自己傭兵團隊東西。

「悅兒,這一次看看能不能幫你和夜兒兩人找到合適的武器,這樣我們傭兵團的實力也能有長足的進步!」

在進場之前,沈武顯得有些緊張,儘管是見過大場面的人,但是對於這樣明顯是富人的遊戲,沈武還是有些不太習慣。這一次劍鋒傭兵團只有四人參見,也就是沈武帶著沈悅和吳夜,加上自己掏錢買門票的方離。

沈悅自然不用說,作為沈武的女兒,而且也是劍鋒傭兵團之中僅有的幾個四品罡武境劍士,自然有資格來到這裡,而那吳夜就是劍鋒傭兵團之中另外的一個四品罡武境劍士。

至於屬性,方離也查過了,作為劍士,其敏捷屬性都要比方離高一些,但是現在方離更加好奇的是,自己的屬性之間根本就沒有特別突出的,至少主屬性的敏捷和副屬性的力量耐力之間差距並不明顯。

至於沈悅和吳夜兩人,在聽到沈武的話之後,都是十分嚴肅的點了點頭,也知道對於劍鋒傭兵團來說,能夠進入到這樣的拍賣會之中也並不容易,如果自己等人一無所獲的話即便沈武是團長,那麼也會很難交代。

一行四人在等到拍賣會開場之後,跟著人潮在經過無數次的推搡之後,總算是進入到了拍賣會的會場之中。

而方離在排隊的時候,看到很多明顯是大家族之人,人家根本就不需要排隊,而是有著專有的通道,就像是前世的VIP通道一般,直接進入到了會場之中,而且想來這些人也絕對不會跟自己等人坐在一起,應該是傳說中的包房。

四人在進入會場之後,按照那門票上面的號碼進入到自己的位置做好,好在四人之間的號碼是連著的,作為團長,沈武自然是坐在中間,而沈悅和吳夜兩人坐在兩旁,方離倒是很幸運的坐在了沈悅的旁邊。

雖然沒有什麼特殊想法,但是方離覺得坐在沈悅旁邊至少比坐在吳夜這個男的旁邊要好上很多。

很快,那足以容納上萬人的會場就變得座無虛席,而在那會場的二層,很明顯是一個又一個的包廂,沒有任何人能夠看到那封閉的門窗之中究竟有什麼人,保密性自然是毋庸置疑,而沈武倒是老道一些,至少在之前就已經準備好了面具,在進場之後,趁著尋找作為空擋,讓幾人都帶上了面具,也算是一種隱藏身份的方法,不過具體程度嘛,明顯很有限。

方離等人是最早入場的,四人靜靜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看著那漸漸擁擠起來的會場,看著那二樓包廂一個有一個亮起來的紅燈籠。

「那紅燈籠代表著是否有人到來,二樓共有18個包廂,除了三大世家和城主府的人之外還有山淀城之中的常駐大型傭兵團以及商會和世家,其中12個包廂算得上是他們長期租用的,而餘下的就是那些有錢人特意購買的。」沈武對這方離幾人說道,不過看著那說話有些急促的沈武,方離知道這不過是沈武為了緩解氣氛而做的。

方離看了看,那十八個包廂現在已經有十七個點亮了前方的紅燈籠,也就是說這些包廂之中基本上都已經有人了。

就在方離這樣嘀咕的時候,頓時那一直沒有動靜的第十八個包廂也亮起了燈籠。

咚!

一聲清脆的鐘聲將整個會場之中的嘈雜聲都給壓了下去,瞬間那上萬人的會場變得安靜無比。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