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了,大皇子這麼多年,一直深居王府中,幾乎都沒有露過面,對於外面的事情,更是不理不問,早就已經看淡了一切,與世無爭了,若不是最近皇上病重,他肯定也不會天天進宮的。」尚大人提到這位大皇子時,神情間隱隱的多了幾分敬佩,生在這皇宮之中,能夠做到他那般的淡然的,可沒有幾個呀。

「再說了,大皇子這麼多年,一直深居王府中,幾乎都沒有露過面,對於外面的事情,更是不理不問,早就已經看淡了一切,與世無爭了,若不是最近皇上病重,他肯定也不會天天進宮的。」尚大人提到這位大皇子時,神情間隱隱的多了幾分敬佩,生在這皇宮之中,能夠做到他那般的淡然的,可沒有幾個呀。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與世無爭?誰知道他是真的不爭了,還是假的不爭了,他現在不是娶了妻子了嗎?而且,聽說他的妻子還是江湖上一個門派掌門人的女兒,而且,他的女人現在也懷了身yun,或者他以前不會爭,但是現在可是誰也說不準了。」四皇子因為剛剛二皇子為他說了話,此刻又多了幾分底氣,再次說道。

「不管他是真的不爭,還是假的不爭,這件事情,他同樣也是有嫌疑的。」二皇子的唇角微抿了一下,然後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那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了,顯然就是也想把大皇子給扯進來。

因為,他知道,夜無絕跟大皇子的關係是最好的,這麼多年,夜無絕幾乎一有時間,就去大皇子的王府安慰他,開導他。

像夜無絕那般冷靜的人,能夠對一個人做到這種地步,便足以說明這個人在他的心中有多麼的重要。

「那麼,二皇子覺的,誰的嫌疑最大呢?」尚大人望向二皇子,直接的問道,神情沒有半點的畏懼。

二皇子的臉色微沉,望向尚大人時,明顯的隱過幾分冷意,「那麼尚大人覺的誰的嫌疑最大呢?」

那聲音中更是帶著讓人無法忽略的冰冷,隱隱的還有著幾分威脅,他倒看看,這隻老狡猾能夠膽大到什麼地步。

「二皇子既然問起,那麼臣就說說自己的想法,敢問大家,皇上出了事,對誰最有利,現在,又是誰受益最深。」

只是,尚大人卻是微微冷笑,然後竟然毫無畏懼的再次說道,這話一出,眾人紛紛的驚滯。

有很多甚至驚出了一身的冷汗,他這意思,不是明顯的是指二皇子嗎?

只要有眼睛的都看的出,目前的情況,二皇子是受益最多的,畢竟,這些大臣們心中都明白,以前皇上一直都在壓制著二皇子的,一直都是幫著三皇子的。

所以,皇上出事,自然是對二皇子最有利了。

二皇子的眸子猛然的眯起,隱隱的帶著幾分狠絕的殺意,他還沒有想到,這老只狐狸還真是一點都不怕死,竟然敢當眾這麼說。

此刻,有些表示贊同,雖然不曾說什麼,但是神情間卻是帶著些許的表現的,有些人卻是低頭不語,神情間微微的帶著幾分躲閃官場特種兵最新章節。

夜無絕的眸子快速的掃過眾人,心中暗暗冷笑,今天,他之所以答應夜無恆的要求,讓眾大臣進宮來議論這件事情,最重要的一個目的就是要弄情,現在,到底有那些人歸順了夜無恆,那些人對父皇還是忠心的。

雖然,剛剛並不是所有的人都發了言,但是,通過一些細微的觀察,他的心中已經有了數了。

只有弄清楚了那些人是真正的對父皇忠心,分不清楚了形勢,接下來的事情,才好處理。

或者,這也是夜無恆的目的之一。

「這件事情,就交給刑部尚大人來查明,相信大家應該都不會有意見吧?」夜無絕眸子微轉,慢慢的望向尚大人,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尚大人,他是最了解的,對父皇是絕對的忠誠的,而且也是一個真正的公正之人。

他的威望在鳳闌國可是極高的,而且又是刑部尚書,所以,這件事情交給他來處理,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當然,剛剛他也清楚的看到了尚大人跟夜無恆的針鋒相對,所以,足以證明,尚大人並沒有歸順夜無恆,所以這件事情交給他來處理,夜無絕十分的放心。

眾人聽到夜無絕的話,都沒有出聲,只是,有些人臉上似乎隱隱的多了幾分擔心,當然,擔心的,都是那些歸順了二皇子的人,畢竟,他們的心中或者對於此事,早就有了猜測的。

二皇子眸子中更多了幾分狠絕,隱隱的,有著幾分嗜血的危險,他知道,這件事情交給這隻老狐狸來調查,那可是對他十分的不利,不過,好在,他早就有所準備。

就算真的查,就算那老狐狸再厲害,也查不到他的身上來。

「好,那就按三皇子的意思,由尚大人來查這件事情,尚大人公正廉明可是眾所皆知的,由他來查,眾人肯定都不會有任何的意見的。」

二皇子接著夜無絕的話略略提高了聲音說道。

四皇子的身子愈加的繃緊,雙眸微轉,慢慢的望向了二皇子,神情間隱隱的帶著幾分疑惑,而那分擔心與害怕也更加的明顯。

但是,二皇子卻是自動忽略掉他的目的,如同根本就沒有看到他一般。

竟然連二皇子都這麼說了,大家肯定都沒有任何的異議了,而且剛剛那些心中暗暗有些擔心的,看到二皇子此刻這般的坦然無畏,也微微的鬆了一口氣。

可能這件事情跟二皇子並沒有關係?

與此同時,皇上的寢宮中,獨塵道長突然的一把拉起了皇上,然後便向後走去。

此刻仍就留在這兒的皇后與青鸞紛紛的驚滯,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望著獨塵道長。

「你,你要把皇上帶到哪兒去?」皇后的回過神后,連聲喊道。

孟千尋的眸子卻是微微的一閃,並沒有太多的驚訝,畢竟對於獨塵道長她已經習慣了他的怪異,而且,她知道,獨塵道長此刻這麼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尋兒,你先帶她們出去。」獨塵道長聽到皇后的話后,眉角微挑,神情間隱過幾分不滿,然後吩咐著孟千尋。

「是。」孟千尋聽到他的吩咐,再看到他這神情,哪敢有絲毫的猶豫,心想著,他肯定是想要揪皇上的,突然想起,他剛剛是說,無法的完全救好皇上,但是卻沒有說過,無法救醒皇上。

「皇后,道長現在是要為皇上醫治,我們在這兒只怕會打擾了道長,影響到給皇上醫治,所以,皇后還是出去吧超感鑒寶師最新章節。」孟千尋轉向皇后,輕聲說道,態度十分的自然,不卑不亢。

皇后望向孟千尋時,眸子中便快速的滿過了幾分怒火,隱隱的帶著幾分冷意,「剛剛他明明說無法醫好皇上的,現在難道就有辦法了嗎?」

「皇后,獨塵道長的醫術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他現在或者已經想到了醫治皇上的辦法,皇后也應該明白,若是皇上能夠醒來,對三皇子就是最大的幫助。」孟千尋知道皇后對她看不順眼,說真的,她對這個狂妄的不可一世的皇后也沒有什麼好印象,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她知道不能耽擱。

還是救皇上要緊。

皇后微怔,雙眸微閃,望向孟千尋時,隱隱的多了幾分思索,雖然,她不喜歡這個女人,十分的不喜歡,但是,她卻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說的的確沒有錯,只有皇上醒來,對絕兒才是最大的幫助。

這個可是獨塵道長,又是她的兒子找來的,或者真的會有辦法呢?

想到此處,她忍下了對孟千尋的憤恨,不過,還是狠狠的瞪了孟千尋一眼,這才轉身,向著房間外去。

青鸞自然是快速的跟了出去,只是,那唇角明顯的扯出一絲冷笑,隱隱的還帶著幾分算計,這個時候出去,可是她求之不得的,出了這個房間,她就有機會除去那個女人了。

皇后很明顯也是十分的厭惡這個女人的,到時候肯定會幫著自己的,而且,她也知道,皇后的心中也是狠不得直接的除去這個女人的。

只是,如今夜無絕在皇宮中,皇后多多少少會有些顧及,更何況現在皇上還昏迷不醒,若是此刻再出什麼事情,對夜無絕可是十分的不利的,所以,皇后就算對那個女人再不滿,也是極力的忍著的。

但是,她卻忍不下去,而且,她也沒有必要忍,她必須儘快的除去這個女人,只有除去了這個女人,她才有機會陪在夜無絕的身邊。

孟千尋示意房間里服侍的宮女也退了出去,然後自己才走了出去,將房門關上。

她知道,獨塵道長為人醫治時,是絕對不會允許外人在場的。

青鸞看到孟千尋走出房間時,唇角再次扯出一絲冷笑,然後慢慢的向著她走了幾步,冷聲笑道,「怎麼?你還真把你當成絕哥哥的王妃呢?」

孟千尋的眉頭微蹙,根本懶的理她,因為,她很清楚這個女人的目的,現在這個時候,她不想發生任何的意外。

青鸞見她不語,臉上微微的多了幾分不滿,眸子中也隱過幾分怒意,再次說道,「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麼樣子,要樣貌沒樣貌,要身份沒身份,要財富沒財富,要勢力沒勢力,你在絕哥哥身邊,對絕哥哥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幫助,只怕連累了絕哥哥,甚至會讓絕哥哥被人恥笑。」青鸞心中雖然氣憤,但是臉上卻沒有表現出絲毫,反而裝出一副十分難看的樣子,為夜無絕難過。

這本來就是皇后的心病,正是皇后討厭孟千尋,不接愛孟千尋的原因,此刻聽到青鸞這般的提起,心中自然也就更多了幾分不滿,再次望向孟千尋時,也更多了幾分厭惡,這個女人,的確是配不上她的絕兒。

「你若是真的喜歡絕哥哥的,就不應該讓他受到連累,讓他被人恥笑,你就應該自己離開她。」青鸞的臉上更多了幾分傷心難過,隱隱的還帶著幾分為愛而犧牲的那種凜然。

皇后的眸子微沉,望向孟千尋時更加的不滿,而望向青鸞時,便隱隱的多了幾分滿意。

關於青鸞對絕兒的心意,她是再清楚不過的,這丫頭,為了絕兒,可是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為了絕兒更是拒絕了所有親事,她曾發誓,這一輩子就只嫁絕兒一人的至尊仙皇。

所以,皇後知道,青鸞這丫頭,對絕兒肯定是一心一意的,若是她嫁了絕兒,定然會全心全意的幫著絕兒的。

「若是我,我若是不能幫助絕哥哥,我肯定會自己離開的。」青鸞微微的嘆了一口氣,再次說道。

她的話語微微的頓了一下,一雙眸子慢慢的望向遠方,似乎更多了幾分深情,唇角微動,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雖然,我知道絕哥哥他一直都不接受我,但是我卻是真心的愛著絕哥哥的,為了絕哥哥,我可以做任何的事情,剛剛,我已經讓人傳信給皇兄,讓他派兵過來幫助絕哥哥了。」

皇后聽到她這話,心中更多了幾分感動,望向青鸞的眸子中更多了幾分滿意,「鸞兒,本宮知道,你是真正的愛著鸞兒的,所以,本宮定然不會委屈了你的。」

「皇后,鸞兒這麼做,也不求別的,只是鸞兒心中深愛著絕哥哥,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願的,也不求任何的彙報,只不過,鸞兒只是擔心,皇兄就算答應了出兵幫絕哥哥,到時候只怕也有些出師不明,只怕會讓人議論。」青鸞此刻的聲音中明顯的帶著幾分擔心,完全是一副處處為夜無絕著想的深情的樣子。

孟千尋的心中卻是暗暗的冷笑,看來這個青鸞算盤打的還真是夠精的,先故意的說要幫夜無絕。

現在夜無絕的形勢的確是有些被動,皇后心中肯定是十分著急的,這個時候,青鸞主動的說要幫夜無絕,皇后肯定心中高興呀。

只是,若是青域那邊真的這麼出兵幫夜無絕,那的確是出師不明,到時候只怕不是引人議論這麼簡單了。

皇后的臉色微變,雙眸再次的眯起,略略的想了一回后,突然再次說道,「你放心,本宮會讓絕兒娶你的,你很快就會是絕兒的王妃的。」

皇后說出此話時,神情間明顯的多了幾分絕裂,特別是在望向孟千尋時,明顯的多了幾分殺意。

青鸞看到皇后的神情,自然明白她心中所思,眸子深處隱隱的多了幾分得意。

她知道,這件事情,不可太過張揚,畢竟,這個女人現在的身份的確是夜無絕的王妃。

而且,現在是在皇宮中,是在皇上的寢宮中,這兒都是皇上的人,卻不見的都會完全的聽從皇上的命令。

而且,這兒的人,有很多的,都是聽從三皇子的命令的,只怕到時候會對三皇子告狀,所以,皇后斷然不敢在這兒對孟千尋動手。

畢竟,她可不想在這個時候跟自己的兒子鬧出矛盾。

而青鸞自然也不敢直接的動手,只是,她的雙眸突然的一眯,然後臉上突然漫開一絲的輕笑,要說,這青鸞長的也是挺美的,但是此刻這笑起來,卻讓人感覺到十分的可怕,那笑實在是太假,太假了,假的讓人感覺到噁心。

「其實,我也知道,你是絕哥哥娶的王妃,我也知道,絕哥哥的心中還是在意你的,所以,所以,我也不想太為難你了,都是女人,我也明白你的難處,所以,就算是我嫁給了絕哥哥,我還是會讓你留下的。」

此刻這青鸞的態度可以說是一個180度的大轉變。

孟千尋微微的抬眸望向她,心中暗暗好笑,這個女人不會是把她當成三歲的小孩子吧?

難道說,她看起來有那麼好騙嗎?

不過,孟千尋並沒有說什麼,她倒要聽聽這個女人還能說出什麼。

「鸞兒,沒有想到,你竟然這般的大度,這般善良天道世道txt下載。」皇后聽到青鸞那麼說,微愣了一下,臉上更多了幾分讚賞。

若是,青鸞能夠容的下這個女人,她都也可以讓他留在王府中,畢竟皇后剛剛可是清楚的看到夜無絕對她的重視的,所以,不得萬一,皇后也不想對她動手。

因為,不想跟自己的兒子鬧僵了。

但是,若是青孌能夠容的下這個女人,這個女人又同意青鸞的決定,那麼事情就簡單是的多了。

到時候,青鸞是正妃,那個女人就只是絕兒的一個小妾,哪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所以,這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只是,皇后心中又暗暗的疑惑,青鸞的個性,她還是有些了解的,她真的能夠容的下那個女人嗎?

特別是在知道了絕兒對那個女人的重視下,她還可能會讓那個女人活著嗎?

想到此處,皇后的眸子微微的一眯,隱隱的感覺到,青鸞只怕另有目的。

不過,不管青鸞此刻有什麼目的,皇后都打算支持她。

而且,她知道,青鸞是十分的聰明,想必已經想到了對付那個女人的辦法。

所以,雖然此刻知道青鸞定然是另有目的,還是選擇了保持沉默。

若是她不出手,能夠除掉這個女人,她自然是十分的樂意。

「你覺的,我的提議如何?」青鸞望向孟千尋,一臉的認真,帶著些許的商量的語氣。

孟千尋望向她,只是冷冷的輕笑,這個女人心中在打著什麼主意,她豈能不知。

更何況,她現在本來就是夜無絕的王妃,而且,她的男人,是絕對的不會分開別的女人的。

所以,對於她的話,孟千尋聽當沒有聽到。

「我好好的跟你商量,你竟然不理我?」青鸞見她不回答,臉上明顯的多了幾分怒火,不過,卻又再次的壓了下去,腳步微邁,再次的向著孟千尋走近了幾步。

「我們都是女兒,我們的心中都愛著三皇子,所以,以後我們就好好相處,一起幫助三皇子,好嗎?」

此刻,青鸞的聲音仍就輕柔,再著明顯的商量的語氣,她的聲音略略的有些高,不但孟千尋跟站在她身後的皇后可以聽到。

院子中的其它的那些宮女,太監們自然也都聽的到。

「既然公主不介意,同意把你留在王府,你還不快謝謝公主?」皇后冷冷的望向孟千尋更多了幾分厭惡,這個女人,實在是太不識相了,青鸞都那麼說了,她竟然半點反應都沒有。

青鸞可是青域的公主,而她現在可是什麼都不是,連個平常的百姓都不如,她有什麼好得意的。

「我本來就是三皇子的王妃,我留在王府,似乎還不需要公主的同意吧?」孟千尋卻是微微一笑,笑的極為的燦爛,但是那話語中卻是隱隱的帶著幾分諷刺,這兩個女人不覺的太可笑了嗎?

她本來就是夜無絕的王妃,她本來就應該在王府的,用的著她們的同意嗎?

說的好像是是對她多大的恩賜似的,只是,她們有那樣的資格嗎?

有嗎?

真是可笑。

「你?」青鸞聽到她的話,氣結,眸子那怒火也再次的升騰,她原本以為這個女人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懂,會很好對付的仙台**全文閱讀。

原本以為,她剛剛說了那樣的話,這個女人定然會十分的感激的對她道謝的,畢竟,她可是青域的公主,而剛剛皇后更是親口說了,她會是夜無絕的王妃的。

但是,卻沒有想到,這個女人不但沒有她想像中的感激,反而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完全不把她放在眼裡。

青鸞暗暗想著,看來,這個女人並不想外面所傳的地樣一無是處,而且,只怕還厲害很呢,聽她這句話就知道了。

越是如此,她越是不能留下她,斷然要想辦法除去她。

青鸞想到此處,一雙眸子中更多了幾分狠絕,但是臉上卻仍極力的擠出了一絲輕笑,仍就柔聲說道,「是呀,現在絕哥哥還沒有娶我呢,我這性子,是太急了。姐姐你不要怪我呀。」

此刻,她不但語氣輕緩,更是多了幾分謙和,而且甚至喊孟千尋為姐姐。

她這喊聲一出口,眾人不由的愣住,就連皇后都是一臉錯愕的望向她,不明白她這到底是想做什麼,她可是向來高傲的很呢,竟然在這種情況下,當著眾人的面喊那個女人姐姐?

只是,孟千尋的心中卻是暗暗的冷笑,這個女人此刻表現的越是熱情,態度越好,便越是危險,孟千尋自然很清楚,所有的這一切,都是青鸞做給別人看的。

她看這個女人不斷的靠近,自然也猜到了這個女人心中的打算。

皇后看到已經走到了孟千尋的近前的青鸞,眉角也是微微的一揚,然後雙眸微微的一閃,隱約間,似乎也猜到了什麼。只是,她卻什麼都沒有說。

「姐姐,以後我們都是三皇子的女人,我們可以一起幫助三皇子的。」青鸞的臉上仍就帶著幾分笑,那話語更加的謙和,而且,她那樣子,完全就給人一種為了愛情不得不委曲求全的誤解。

而且,說話間,她還伸出手的,想去拉孟千尋的手。

孟千尋雙眸微閃,手微避,快速的避開了她,既然知道了青鸞心中的打的什麼主意,她又怎麼可能會上了她的當。

「姐姐,難道你就真的容不下我嗎?」青鸞看到她的避讓,臉上立刻漫出一副受傷的表情,一臉委屈的望著孟千尋,聲音中更帶著幾分傷心難過。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