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期,別這樣說,心情不好的時候,人的胃口是不怎麼好。如果有時間,你還是勸勸他,他心情會好很多。」

「佳期,別這樣說,心情不好的時候,人的胃口是不怎麼好。如果有時間,你還是勸勸他,他心情會好很多。」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葉佳期輕笑:「以什麼身份?」

於康愣了一下,隨即應道:「他很在意你,只不過沒有公開而已。」

「可他和江瑤是公開的。」葉佳期淡淡道,「我沒有吃醋,我只是單純不喜歡這種藕斷絲連的感覺,也不喜歡別人用看第三者的眼光來看我。」

「佳期,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看法,是你的都會是你的,起碼我們朋友是不會誤會你的。」

「沒有人不在意的。」

葉佳期低下頭,夾了一筷子糖醋裡脊,靜靜吃著。

心口,沒有太大起伏,甚至有些平靜。

她在這個城市,連唯一的朋友都沒有了,是不是再不會有人站在她的角度替她考慮。

於康也沉默了一下,眼中是說不出的神采。

「佳期,我每天跟著他,很多事情其實比你看的要更清楚,他是真喜歡你。」於康道,「江總那裡……他看江總的眼神都沒有愛意。」 明薩和裴星一行成功擊退了刺客,便縱馬來到了菀陵一個較為鬧嚷的洲際。

進了洲際的首要之事便是去藥鋪給裴星買了些外用傷葯,至於內力的受損,還需找醫官調理。

可就在藥店之外,明薩便聽聞街上的人們都在議論菀陵萬歲軍和巨象陣之事。

說與戎族臨近的幾個城池都被屠了城,且一半的萬歲軍,整整五萬人,都被不知哪裡來的魔鬼巨象群給殲滅了。

據說那些巨象比山峰還高,比城牆還堅實,根本不是人類可以匹敵的,它們的出現就是人類的災難。還猜測這野先不會攻下菀陵就朝著西域而來吧,那就太恐怖了。

明薩和菀陵將士如雷轟頂。

看著街上人們臉上的驚恐神色,明薩多希望這是人們誇大其詞的謠言,多希望萬歲軍只是略微受損,可是看著街上之人一個個神色膽怯,完全不像是謠言。

沒想到真是沒有想到,本來明薩擔心的是青城發現的遠古密址和法典的修鍊力量,很可能會讓青城動起挑釁菀陵的念頭,但現在青城還未動,野先竟掀起了如此一場腥風血雨。

裴星看到明薩反應如此強烈,也向那藥店老闆詢問了菀陵之事,聽完后他略思片刻,然後要那藥店老闆多開了幾服藥。之後他走出藥店,來到明薩身邊。

「什麼巨象陣?」

「裴星,我即刻便要啟程趕回皇城,不能陪你療傷了。」

「此刻便是我回報你的好時機啊,你認為我會自己留下療傷嗎?」裴星說著,將手中提著的幾大包草藥舉給明薩看。

「你不必總想著回報我,況且你如何…」明薩想說,況且你如何回報,這巨象陣能踩殺五萬精兵良將,怎可兒戲?

但她說到一半,卻似乎想到了什麼,眼中一亮,便沒有說下去。

「我如何應對那些畜生是嗎?」裴星說完自信而詭譎的一笑:「你忘了我是如何應對那隻猛虎的嗎?」

是了!

明薩想的正是這個!

裴星他能對付那隻萬獸之王的猛虎,那這巨象,他是否也可以馴服?

「不過,若幫你菀陵渡過此難,我也要提兩個條件。」裴星揚了揚頭說道。

「你說!都答應你!」情急之下明薩脫口而出,話說出口卻覺得有些後悔,看裴星這得意的神情,便知沒有好事。

「我要的沒有那戎族野人那般離譜,一我還要菀陵助我復國!二我也要討你做老婆!」

明薩一陣語塞。

「發什麼呆!再不趕回去菀陵還有幾人能活著?」裴星說著已經翻身上馬。

明薩也隨之上得馬來:「可是你的要求也太……」

「開個玩笑,逗逗你!」裴星笑著,已經縱馬於前了。

常言道,一貴一賤,乃見交情,一生一死,交情乃見。

明薩郡主不顧自身涉險,對他裴星多番相救,難道此時還真要乘人之危要挾一番?我裴星豈不成了野蠻小人!

明薩騎馬追上裴星的身側,看著他雖然因剛受過內傷而有些清白的臉龐,卻仍帶著平常的自信和霸道戾氣,頓時心生一陣溫暖。

他是個十足的熱血漢子!不似西域之人,倒更像是日月軍的好男兒。

不知他是否真能對付的了那些連五萬萬歲軍都難以招架的巨象群,但此刻他如此自信著,明薩還有何可擔憂的呢?

……

……

「赤秦,你說上一次巨象群撤離時,也聽到了號角聲,可與剛才那號角聲一致?」菀陵皇城矗靈殿中,萬孚尊主如此問道。

「這…確實很像!」赤秦略思片刻,覺得十有**是一致的。

「這便對了。」萬孚尊主踱著步子默念道。

「就是說,那巨象群是由號角聲召來,又被號角聲叫走,赤秦將軍,你可能查之巨象群每次作戰的時長?」仍述此刻也在一旁問道。

「大約半個多時辰。」赤秦聲音洪亮起來,因為他發現,他們似乎掌握了巨象群的規律。

「那些巨象不可以連續作戰,它們的一次作戰時長便是這半個多時辰。」仍述的聲音也有些激動。

萬孚尊主默認點頭,這也是菀陵能夠保全的根本原因,如若這些巨象能夠持續瘋狂的進攻,城門一定會被攻破,菀陵一方土地便要改名換姓了。

可是,知道如此又該如何呢?

萬孚尊主蹙著雙眉,讓他刀削一樣的眉峰看起來更為冷峻,此刻他有些無措。滿腹作戰軍陣的經驗謀略面對這些瘋狂的猛獸,完全施不出作用。

就算巨象陣每次攻擊受時長限制,但菀陵皇城也經不起這些猛獸多次進攻,最終還是要用人力直面猛獸的殘暴,這兩者力量的差距是不可相較的。

就在所有人都緘默不語,危機滿面的時候,殿外的侍衛跑進來稟報說,明薩郡主回來了。

萬孚尊主的第一反應就是,她這個時候為何回來!

哎!真是失算!

前些天,在赤秦還沒回來稟報前方萬歲軍慘況時,尊主和縱靈師便給明薩送信過去,覺得現在皇城中人們對靈樹種子之事的恐慌已經過去大半,正是她回來的好時機。

卻不想幾天之後,菀陵便處於此等生死存亡之機,於是菀陵內部的貴族勢力開始傾向於向野先講和,將他索要的全部送給他,以保全菀陵百年基業。

野先要什麼,一要菀陵城池,二要娶明薩為妻。此刻她回來,莫不是自己跳入虎口!

菀陵人雖然認可明薩的能力,但仍是認為她有些災星的命格,將她送與那野先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

不知詳情的明薩和裴星趕回來的這一路經過一些殘敗的城池,早已淚於心中流。

無辜的百姓,無辜的生命,無辜的鮮血!再看到皇城之中也是一片蕭瑟,城牆已經斑駁,護城河水都混著血水而變得渾濁。

所有的一切都應證著萬歲軍五萬人被殲滅的言論,一切都彷彿在宣示著菀陵正在面臨一場驚天動地的大災難,一步之差可能就是萬劫不復。(未完待續。) 明薩和裴星一併走進矗靈殿,仍述看到小魔頭風塵僕僕的身姿和神情悲愴的面色,突然間發覺在剛才率兵出戰,在身後不遠處巨象群轟隆的進攻聲中趕回皇城之時,心中對小魔頭是有多麼思念。

無論刻意迴避了多久,隔絕了多久,仍述發覺自己越來越愛她了。

感受到仍述的目光,明薩走進來的一路也迎向他的注視,雖然她不明白為何他又用這樣的目光來看著自己,但此刻她很想確定仍述有沒有受傷,或者他好不好。

裴星在明薩身邊走著,對她和仍述的對視不滿的撇嘴。

……

而這時,站在矗靈殿兩側的菀陵權貴們已經開始戚戚而語,裴星用心一聽,只聽得好多人都在說,這下好了,明薩郡主回來了就好,先答允了她和野先的親事,便好拖延時間。

裴星不屑的哼了兩聲,此時他們已經走到了矗靈殿最里,他們對萬孚尊主施禮而拜。

「快請起。」

「尊主,各位王公,在下西域裴星。不才剛一路上聽你們說,要將明薩郡主嫁與那蠻子野先?不知所言是否屬實。」

此刻的裴星是這大殿中最為高大之人,他如此朗聲說著,環視四周,眼神中帶著對這些人的鄙夷。

「此事還待商議,但也不失為一個拖延上策,不知勇士此言何意?」這時,一位老侯爺站出來說話了。

「我呸!讓一個小女子去為你堂堂菀陵做拖延?虧得你臉皮夠厚還說的出來!」裴星對著那老侯爺說的毫不留情,恨不得將吐沫星子濺到他臉上。

明薩在他一旁,拉了拉裴星的手臂,示意他算了,此刻菀陵在生死存亡之際,人們難免會選擇走捷徑顧大局。

「我看,若是你們想讓明薩嫁給那野先,還不如現在就將她許給我!」裴星轉而看向明薩,溫柔一笑,如此說道。

仍述一個箭步就走上前來,神色惱怒,可還沒等他開口說話,高座之上的萬孚尊主已經厲聲道:「休得無禮!」

裴星應聲轉頭,看向高位上的尊主,萬孚尊主曾是他用來要求自己習武謀文的偶像,但此際看過明薩的遭遇,他突然也並不那麼高大了。

「我無禮?既然你菀陵對明薩郡主又是冤枉又是貶黜,還要將她嫁給那殺人如麻的魔頭,你們有禮?」

「夠了!」萬孚尊主站起身來呵斥道:「我沒有點頭,誰能將明薩嫁出去?」

他這句話說的鏗鏘有力,神色堅定虔誠,說的裴星一個愣怔便沒有說出話來。

明薩看著萬孚尊主堅定的眼神,和他眼中閃耀的光芒,一時間難以抑制心中的感動。

「尊主,各位侯爺,此時不是爭吵的時候。」明薩這時再走上前兩步說道:「裴星是專程來替我菀陵解除危機的。」

他?就這個莽撞小子,他能如何解決危機?若是讓他親眼看到那巨象陣,嚇得褲子都跑掉了。周圍的王侯們都微戚著露出了鄙夷神色。

「如何解決?」萬孚尊主問道。

明薩看向裴星,示意他不要再和眾人計較了,現在解決問題最重要,於是裴星開口回答道:「我可以對付巨象陣。」

「當真?」尊主雙眉瞬間挑起。

「當真,我裴星說一不二。」裴星篤定無疑。

萬孚尊主看向他身旁的明薩,帶著詢問的眼神,明薩對尊主點頭示意,表示裴星可以相信。

雖然眾人都不知該如何相信,但此刻卻都被裴星和明薩的堅定和自信給震懾了,現在除了相信他們還能如何?

「不過,若我替菀陵擊退巨象陣,我有條件。」

「請講。」

「我要菀陵祝我復國,我是西域月氏國王子裴星!萬孚尊主,我要你的承諾。」

在一片眾人的微聲中,月氏國,王子,復國,大家低聲議論著。

「好!」萬孚尊主定然說到:「若你能助我菀陵擊退巨象陣,我必助你復國。」

「很好,不愧是萬孚尊主!」裴星雙手抱拳說道。

「還有,如果明薩郡主願意,我也要娶她!」裴星笑著轉向明薩,說道。

聽到裴星也揚言說要娶明薩為妻,眾人一陣錯愕,仍述又想走上前來,卻看到了對面赤秦眼中的狠辣。

而這時,明薩卻很淡然,她早就習慣了裴星如此,所以只有她自然的對裴星翻了個白眼。

「好了,別鬧了。」明薩說道:「我們先來商議如何對敵。」

萬孚尊主和縱靈師,便起得身來,帶一眾有參戰經驗的將軍們引著明薩和裴星走去了內堂。

裴星聳聳肩,跟著明薩走去了,不管自己剛剛是不是戲言,只有明薩郡主能左右得了自己的言行。

聽完裴星馴服猛獸的功法后,眾人心中還是沒底。萬孚尊主和縱靈師,以及一些仍然記得裴星的人們還能想起,在青雲試的武論上這個高大魁梧的年輕人,曾經與赤煙對決使出了音波功,可是,他連赤煙都對付不了,如何對付猛獸?

「放心,我在烏孫國的斗獸場看過他將猛虎馴服,我相信他。」明薩說道。

裴星對明薩報以一笑,示意她說,其他人愛信不信,反正他們也沒有其他辦法。

對付赤煙哪能與對付猛獸相比,赤煙畢竟是人,控制人的思想要比控制猛獸難太多,這功法不僅是震懾,根本還在於控制心智,才能使之屈服。

現在野先的巨象陣在攻擊菀陵皇城城門不得之後,必然還會再次襲擊,只是不知那巨象群需要多久的時間調整而已,如今的菀陵是完全被動的,被動是兵之大忌,所以要想法爭取主動權。

「我的馴獸功法需在空曠地帶施展,所以不能在城牆內發出效用。且馴服猛獸要在我距離百丈之內才可,你們需得為我創造這些條件。」裴星說道。

「那野先是個暴躁的性子,前兩次都是戎族騎兵先試探我方軍力,再喚巨象陣出來攻擊。下一次便是第三次了,他可還忍得住這種慢慢磨的策略?」仍述分析道。

「不錯!」萬孚尊主點頭說道:「以野先的性子,第三次攻擊會想著一擊制勝,很可能便是令巨象陣直接來攻。」

「那不行,巨象若是在瘋狂進攻的狀態,我馴服的勝算會大打折扣。且若我與巨象群中間隔著城牆,這馴法怕是無用。」裴星忙提醒道。

可是,又要巨象陣出現,還不許它們是在瘋狂的狀態,不能隔著城牆,那裴星就要出得城門去,可是,無論如何似乎都走不通,該如何控制野先的策略,掌握下一次進攻的主動權呢?(未完待續。) 「可以這樣,尊主,」明薩聽完裴星施展功力的要求后,略加思索片刻說道:「此刻我們便派使臣給野先送上帖子,答允將我嫁給他。並約定時間叫他們來接我。野先暴躁且多疑,他一定會帶巨象群一同前來,這樣巨象便是在安靜的狀態下,裴星可以陪我一同出城,在我們走到他認為合適的距離時,他可以發功,就用此法來對付巨象陣。」

「不可,太危險!」聽完明薩的建議,在眾人都來不及附和之際,萬孚尊主一口回絕。這意思是說,你們這些盼著讓明薩嫁給野先換取幾個時辰安穩的人都不必開口了。

「對,絕對不行。」仍述一想到明薩剛才描述的場景,想到小魔頭要和這個西域之人單槍匹馬的去赴險,他腦海中唯一浮現出的三個字就是不同意。

「郡主,我裴星一人去就成了,帶上你我反而擔心。」裴星也在一旁顧慮了起來。

「你一人去,如何保證野先不發動巨象攻擊?現在用我做拖延是唯一的辦法,無論是萬歲軍還是你,都只能引來巨象的瘋狂攻擊。」

明薩說著,環視一周,看過裴星,看過尊主,看過仍述,看過所有為此表示擔憂的人,她的眼神里似乎在說著,你們冷靜下來想一想,現在除了我說的法子還有別的辦法嗎?

是,確實別無他法。

現在明薩把自己的性命和裴星的成敗綁在一起,和菀陵皇城的命運綁在了一起。

……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