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救過我?」

「你救過我?」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莫天邪蹙起好看的眉頭,可是就算是做這樣的一個動作,他也感到十分的勞累,他時間不多了。

「對,你救過我,所以我來報恩了。」

柳玉凰笑道,於她有仇者,百倍報復,於他有恩者,百倍地回報!

「你想不想突破現在固有的境界,成就神位,到更大的天地中去?」

柳玉凰笑眯眯地問,容顏好像在閃光。

莫天邪縱然到了這個時候,對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子也非常的氣怒。

「你……在嘲笑我?」

明明知道這件事情已經是不可能的奢想,她還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他的底線,簡直是可惡,可惡至極!

「哎呀,不要這麼凶嘛,我是很真誠的!」

完全沒有看出你真誠的意思!

莫天邪沒好氣的想!

「我的病,已經病入膏肓,神魂散逸,神仙難救!」

憋著氣,莫天邪說道。

如果自己提前死了,也肯定是這個女人氣的!

「神仙難救我能救嘛,別急別急!」

能不急嗎?

一向修養很好的莫天邪幾乎忍不住開口罵人了,這女人故意的?

「我當然不是故意的啦,可是現在還要等!」

好像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柳玉凰說道。

等什麼?等我死?!

莫天邪瞪眼,要是讓別的人知道一向神秘而宛如謫仙的神醫現在被人氣得說不話來,優雅全消,不知道會驚訝成什麼樣子啊!

「當然不是,我在等一場造化,送你一場大造化!你當初救了我的命,我要百倍的回報給你!」

柳玉凰認真地說道,身上像是鍍上一層光!

莫天邪原本以為在他死亡的時候,有人過來故意搗亂氣他,可看這樣子,似乎也不是如此!

她真的能救他嗎?

他甚至有些希望!

這個時候,月亮升起來了,靈極大世界的月,非常的美,又圓,今夜似乎更美!

「可以開始了,你的神魂散逸了,但是卻還在靈極大世界的磁場之中,只有你真正死亡,才會隨你去死亡國度,現在可以趁著磁力最大,輕鬆收集。」

柳玉凰說著莫天邪完全聽不懂的話,她伸手一抓。

莫天邪頓時震驚了,因為他發現,月亮一下子變大了數百倍,臨近靈極大世界,灑下銀輝,卻如同太陽一樣的耀眼!

這——

不光是他震驚了,所有靈極大世界的人也震驚了,而山林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的魔獸對月咆哮,享受著這難得的饋贈!

把月亮抓過來,玩兒似的,柳玉凰輕鬆寫意,在月亮上抓了幾把,攤開手掌,手上便有些發光的薄光,樣子很像是他。

幾下抓拉,不斷地往那並不清晰的薄光之中投入能量,那光芒也越來越亮,越來越立體,最後出現的他,簡直身上就像百轉琉璃光!

「我已經重塑你的靈魂,注入了多種血脈和潛力,你修鍊的話,可以在短短百年達到神帝,千年星主,萬年域主!」

柳玉凰說道,現在這種事,對她來說輕輕鬆鬆。

「你成為了域主之後,可以來找我。」

柳玉凰又說。

莫天邪完全不懂她在說什麼,還未反應過來呢,柳玉凰就一把把那重塑的神魂拍入他的身體!

他身體一震,渾身散發著光芒,源源不斷地力量涌過來,並且記憶之中,也多了許許多多的神級修鍊法門!

他細細感受,狂喜,正當他要感謝的時候,眼前那個彷彿散發著光芒的女子,已經消失了,月亮也恢復了原狀。

他有些悵然,這是夢嗎?

可是感受到自己身體當中散發出來的力量,他深深知道,那不是夢!

原來夢中的女子,真有其人,而他,也會去追隨她……

類似愛戀,不是愛戀……

類似傾慕,不是傾慕……

他睡著了。

次日,莫曲帶著人找到了躺在樹下的莫天邪,所有的人,臉上難掩悲切!

一代天才,就此隕落……

他們輕輕地走過去,打算收屍……

只是剛剛走近,莫天邪就站起來,打了一個哈欠,伸伸懶腰,臉色紅潤……

莫家眾人:「……」

詐屍?

「父親,母親,你們為什麼一臉悲切?我已經好了,甚至已經是初神了。」

莫天邪邪邪一笑。

莫家眾人:「……」

怎麼可能?

「邪兒,你,你沒事?」還是莫父,聲音顫抖,神情狂喜的問。

「是啊父親,看來我命還算不錯,閻王不收……」

莫天邪笑,心中卻是感概,感謝,謝謝你,謝謝,你讓我獲得了明天…… 第1641章我們,能保住這個孩子嗎?

就在祝烽要勃然大怒的時候,卻見汪白芷眼睛一彎,對著他們俯身拜道:「恭喜皇上,賀喜皇上!」

「……」

「……」

一瞬間,兩個人都愣住了。

他們兩睜大眼睛看著汪白芷笑得眯成了兩條縫的眼睛,還是反應不過來,而周圍的冉小玉按捺不住發出了一聲低呼。

「啊!」

緊接著,小順子,聽福,周圍所有的人,全都反應過來了。

一群人全都跪了下來。

大家又是笑,又是賀喜,可當事的兩個人卻還是呆著。

終於,祝烽好像明白了什麼,又不敢相信似得,看向汪白芷,用有些變調的聲音問道:「你說什麼?恭喜……什麼?」

汪白芷也跟著跪在了地上,笑著說道:「皇上,貴妃娘娘這脈象,是有喜了呀!」

「……!」

祝烽一下子睜大了雙眼,好像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似得。

他的聲音有些發顫了:「你說什麼?」

「皇上,貴妃娘娘有喜了!」

「……」

「恭喜皇上賀喜皇上!恭喜貴妃娘娘!」

一群人都跟著汪白芷一起磕頭賀喜。

祝烽猛地倒抽了了一口冷氣,轉頭看向南煙,卻見她也並不比自己好多少,甚至,好像還沒有聽懂汪白芷的話似得,只呆坐著。

見自己看向她了,才傻乎乎的問了一句:「有什麼了?」

祝烽幾乎就要大笑起來。

可看著周圍這麼多的人,他只能咬牙按捺住心中狂涌而出的喜悅,雖然,也完全在眼角眉梢中流露出來,根本遮掩不住。

他只問汪白芷:「你,確認?」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汪白芷跪在地上,滿面笑容:「皇上,微臣豈敢欺瞞皇上?」

說著,又看向旁邊都尉府的那位大夫,他剛剛也是診出了喜脈來,只是不敢確認,畢竟貴妃懷孕這麼大的事,的確不是他一個小小的都尉府醫官能夠確認的,這種功勞,也不是他一個人能受得了的。

所以才叫來了汪白芷。

如今,兩個人的診斷都相同,自然可以確診!

那醫官也在一旁幫腔:「皇上,是真的。貴妃娘娘脈象往來流利,如盤走珠,這正是喜脈!」

汪白芷接著說道:「而且,娘娘的脈象平穩,是好徵兆啊!」

祝烽幾乎有些剋制不住,自己的嘴角不自覺的就往上挑。

他只能拚命的壓制住自己奔涌的情緒,再看了看這些人,然後輕咳了一聲,清了清嗓子,道:「好了,朕都知道了。」

「……」

「你們下去吧。」

眾人聽著,立刻對著他們兩磕了一個頭,然後起身要往外退。

只有冉小玉遲疑了一下。

這個時候,她最想陪在南煙的身邊,可看這個樣子,又應該是皇上和貴妃娘娘單獨相處,一起高興的時候,她猶豫了一下,被一旁的聽福牽著袖子,倒拉出了房間。

走到門口的時候,祝烽突然又道:「等一下!」

眾人全都站住了腳步。

祝烽道:「自己下去領賞。」

眾人的安靜,原本是擔心吵到了貴妃娘娘,但突然聽到這個,立刻忍不住都笑了起來,急忙跪在門口對著祝烽道:「謝皇上!」

祝烽立刻擺了擺手:「出去!」

大家又是笑又是鬧的,退出了這個房間,還將大門也關了起來。

可是,笑鬧的聲音仍然在院子里,經久不絕。

若是平時,在皇上和貴妃的面前這樣吵嚷,早就被拖下去打板子了,但今天,大家也都不怕了,連剛剛,汪太醫那樣慢吞吞的,皇上都沒有說什麼,可見這一下,皇上根本顧不得他們了。

他的心裡眼裡,在這個時候,只有一個人。

當然,也可能,是兩個……

當大門關起來,眾人出去,笑著鬧著成一團的時候,祝烽還沒有立刻動換,而是站在原地,看著坐在桌邊,手甚至還放在那個醫官沒來得及收走的軟墊上。

眼睛,也直直的盯著自己的手腕。

房間里的安靜,和外面的熱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兩個人的安靜,更和他們心口不停跳動的,如同擂鼓的心跳聲,成了鮮明的對比。

不知過了多久,南煙才慢慢的抬起頭來。

而一抬頭才看到,不知什麼時候,祝烽已經走到身邊了。

她卻沒發現。

不過,就算現在,站在她的面前,兩個人這麼對著了,她好像也不知道該怎麼樣。

於是,對視了一會兒。

她又低下頭去,看著自己的手腕。

這一回,祝烽是真的笑了起來。

卻不是自己之前所料想的,等到大家都走了之後,他要痛痛快快的大笑幾聲,反倒是看著這個小女子傻乎乎的樣子,想要笑的力氣都化作了心疼。

他慢慢的蹲下身,一隻手扶著她的肩膀,另一隻手覆上了她的手腕。

「還在看什麼?」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