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上位者,生存與發展必須都得考慮到的事情,我之前答應肖無極的條件,那是因為是為了發展,而現在對於周千落的縱容,是為了生存。」

「作為一個上位者,生存與發展必須都得考慮到的事情,我之前答應肖無極的條件,那是因為是為了發展,而現在對於周千落的縱容,是為了生存。」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黑衫青年不以為然的嗤笑一聲,道:「你總是太過於瞻前顧後,殊不知世上的事情哪有萬全,真是迂腐不堪!」

霍方眼中泛起一絲冷氣,看著那不服氣的青年,隨後又收起來怒火,有些無奈的道:「我是盟主,是父親,而你是弟子是兒子,不管從哪個立場出發,現在的你都沒有批評我的資格!」

黑衫青年語氣已經緩和了許多,但還是不服氣的小聲哼道:「若是換做肖無極或者秦鍾,他們一定不會這麼做。」

「這恰恰就是我與他們不同的地方。」霍方說起這話的事情很平淡,平淡到其中帶著一種不容置疑,堅定無比的力量。

在這幾個人中,他修為是最弱的一個,但是他卻從未因此而覺得挫敗,因為他明白自己沒有絕對凌駕於一切的實力,而只要沒有這一點,那麼誰能活到最後,或者說更好的活到最後,就不僅僅是看個人的實力了。

或許在一些人眼中,甚至自己兒子眼中,他都是一個過於瞻前顧後的人,缺少了上位者那樣當機立斷的謀略,但他還是認為就因為這一點才讓他一直走到了今天。

霍方想起他年輕的時候,那也是一個群星璀璨,能人輩出的時代,在那個年代中他雖然算得上是優秀,卻並不能稱得上是頂尖,而那個時候名揚天下的人,有的已經飛升上三天,有的現在還在名揚天下,有的卻已經隕落,漸漸消失在所有人的記憶之中。

這或許也就是所謂的剩者為王,如果自己真的不能時刻處於弄潮的位置,那就努力讓自己在劇變的大潮中剩下來。

就像是現在的他,五行劍盟的盟主,這樣的剩下來也確實很不錯。

所以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即便是這個朋友生疏到緊緊是不能與敵人畫上等號。因為他先要不擇手段的保證自己能萬無一失的剩下來,然後在保證自己能不擇手段的去發展。

把眼光全集中在後者上的,往往連前者也溜掉了。手機用戶請訪問m. 第372章顯色變化(十四更)

然後又沖店裡的客人說道:「不好意思,因為沒人問起過,我也沒想到,早該主動把檢測報告送給各位的。」

說話間,邵敏就抱著一疊文件過來,一一發給大家。

前後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根本來不及當場複印,顯然顧雲念說的是真的,這檢測報告是早準備著的,不是找的借口,對顧雲念的話就相信了一些。

再看檢測報告,彩色的複印件,上面的各種成分測定及結果她們都不懂,能看懂的就是最後一頁簽了字、蓋了章的鑒定結果。

「該鑒定產品成分系純天然植物,不含任何於人體有害的金屬及激素。」

還有最後的鮮章,機構前帶的京城兩個字,在她們心目中是最權威的鑒定。

看眾人的神色更加鬆動了,顧雲念接著道:「這檢測報告,是錦潯閣的產品正式上市前,就送到京城最為權威的檢測中心去鑒定的,如果各位還不放心,也可以自己再找檢測機構檢測一下。」

隨著顧雲念最後這句話,在場的人基本上都打消了最後的懷疑,相信了顧雲念的話。

當然不相信也沒關係,錦潯閣也不怕她們去檢驗。

顧雲念開始作品檢測。

「我看了一下,這位肖女士帶來的護膚品,基本上也是這個問題。當然,更詳細的檢測需要用更加精密的儀器和更長的時間才能鑒定出結果,我在這裡,只能給大家做個顯色反應,證明裡面有這三種成分。」

她指了指放在茶几中央的試管架,「前面六列,各位都看到了,是我從警方即將送檢的證物中提出的少量樣本稀釋的。」

然後一指後面兩列,「後面兩列作為比對,一列我將分別加入鉛離子溶液、汞離子溶液和激素溶液,一列全是稀釋樣本的溶劑。」

顧雲念從箱子中拿出三個棕色小瓶,分別舉起來給眾人看了一眼。

前面的字母他們沒看懂,後面的鉛、汞、激素幾個字她們沒人不認識。

給眾人看了后,顧雲念分別加入第七列試管。

然後又拿出三瓶試劑,「這是鉛離子、汞離子和激素的顯色劑。遇到相應的離子,就會變了顏色。」

顧雲念先把來鉛離子顯色劑用滴管滴入第一行試管,前四支試管都沒任何變化。

她們看著有些失望,可隨著顧雲念把顯色劑滴入第五個試管,立刻有人激動的驚呼道:「變了變了!」

剎時,一抹藍色在試管中出現,像是一朵花在慢慢的盛開。

驚呼的女子看眾人齊刷刷地看向她,趕緊捂上嘴,不好意思地一笑,「我沒見過這麼神奇的景象,好像是女巫的魔法,明明兩種水都是透明的,偏偏碰在一起就變成了這麼漂亮的藍色。」

那是一種明亮的湛藍,好像寶石的顏色。

顧雲念只衝她笑了笑,確實,化學反應對於不懂的人來說很神奇,許多人就是因此喜歡上了化學。

她低著頭接著往餘下三支試管添加顯色劑,不出意外,第六支和七支試管都出現了顏色變化。

有沒有覺得化學反應就像是女巫的魔法的,給美人魚變腿的那種。

文中親們看看就行,別被誤導哈!錦夜的化學早還給老師了,依稀記得鉛汞的顯色反應不美麗,就不想去找資料了。讓顧小念給研究了一個美麗的顯色劑。^_^

(本章完) 萬里之外的莽原,一處低矮的山峰上,光芒閃爍,一道暗綠色的影子出現。

這綠影身材只能算是中等,臉外籠罩著陰森邪氣,所以看不清相貌,那一雙閃爍著赤紅色光芒的眼中,給人一種奸詐毒辣的感覺。綠影身外漂浮著一團變化莫測的綠色霧氣,霧氣層層疊疊,讓人無法看清其真實面貌。

綠影的目光掃了一眼周圍的深綠色密林,隨即收回目光,嘴角微揚,露出一絲神秘陰笑。

密林之中,兩隊仙府修鍊者在這道綠影出現時就閉住呼吸,全力隱藏各自的氣息。左側密林中的雷震宮趙長老看著那綠影,眼眸中滿是殺氣,隨即傳音對邵安小說道:「這綠影身上屍妖之氣極其濃烈,顯然是屍妖族的將級高手,等會我們行動的時候一定要多加小心。」

邵安道:「長老放心,我們已經做好準備。」

邵安一邊說著,心臟砰砰跳動,進入雷震宮修鍊了五年,他的修為有了長足的進步,已經是一重飛升境的修鍊者,雖然這並不是第一次與門中長輩出來執行任務,但這樣與下三族直接對戰的,還是頭一次。

「放心吧,雖然這些下三族的邪物修為高深,但……」說到這,趙長老突然一頓,原來天空又飄來出道影子,打斷了他的話。

此時,峰頂已經有兩批共五人對面而立。左側,除了開始那暗綠色影子之外,一左一右站在他身邊的兩個也是妖氣濤濤。至於對面則是兩個修鍊者,只是周身散布著灰黑色的氣息,面色也是慘白,充盈著煞氣。

左側那綠色影子望著對面開口道:「久聞暗淵山林攻掌教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希望今後我們的合作能順利愉快。」

那穿著灰色道袍,細高個子的林攻聞言張嘴笑起來,露出一排腐黃色的牙齒,道:「將軍客氣了,能與你們屍妖族合作,我們何愁大事不成?這次相約於此,我們暗淵山自然是抱著最大的誠意而來,相信這一點將軍應該感覺得出。為了將來的霸業,我希望咱們能開誠布公,齊心合作。」

那綠色影子笑道:「林掌教所言正合我意,既然大家有著相同的目標,那咱們便談一下具體合作的事項吧。」

「將軍果然快人快語,關於具體的合作之事,當初我們已經談的差不多,今日碰頭也主要是想商議一下,如何破解屍妖族封印以及牽制眾多仙府的事情,這一點我們需得好好留意,免得將來陰溝翻船。」

微微點頭,那綠色影子道:「封印破解需要計劃周詳,而且也要看時機,並非莽撞的事情,至於眾多仙府,倒的確是個麻煩的事情。目前三山道派活動頻繁,對我們屍妖族的行動十分不利。加上上三天也開始注意到人界的情況,我們如果不先削弱他們的勢力,到時候他們與上三天聯合,將來我們應付起來就會顯得縛手縛腳,完全陷入被動的局面。」

林攻說道:「將軍的這個顧慮我也考慮到了,這一次碰面就是想談一下如何消滅那些自以為是的傢伙,瓦解仙府的勢力。千年大劫已近,我們務必要在這之前剷除一些阻礙我們的勢力,到時候才能獲得最大的利益。」

「不知林掌教有什麼好主意嗎?」

林攻陰測測的笑了笑,「主意倒是有一個,潯仇這個名字,想必將軍是聽說過的。」

「之前因為地伏魔珠的事情,自然知道,不知林掌教的計劃於他有什麼關係?」

「世人都知道,潯仇是潯的兒子,這些年,我也調查過潯的死,發現其中疑點甚多,而眼下這潯仇更是比那潯更能招惹是非。他身兼文聖武院與無妄道派兩派弟子的身份,更是與暗夜教與玄女宮聖女又男女關係,之前我派在五行劍盟的探子回報,那小子現在正在五行劍盟,再加上那潯出身斗師會,這樣一圈繞下來,他幾乎與大半個仙府有聯繫,自然是一個很好下手的人物。」

「林掌教繼續說下去。」

「上次有人傳言,那地伏魔珠在潯仇身上,當時便有兩位尊者圍攻無妄道派,若不是高扶與周玉顏及時出現,只怕那潯仇現在已經化為齏粉,但是地伏魔珠畢竟不是人族之物,縱然被人族高手得到,掌控起來也相當麻煩,有些雞肋,這次咱們不妨來些大的。」

「長老,能聽出他們在聊些什麼嗎?」邵安將自己的氣息用兩層能量包裹起來,小心翼翼的傳到趙長老那裡。

趙長老面色凝重的搖了搖頭,道:「他們兩方做足了準備,以我的修為也無法查探。」

這時候,那林攻似乎與屍妖將已經談好,將周圍的能量屏蔽撤掉,兩方的聲音終於傳了出來。

那綠色影子笑道:「林掌教果然心思細膩,此法甚好,就依你所言而行。現在既然事情已經談妥,那麼我們還是去招呼一下那些已經在此地恭候多時的人吧。」說完向林地這邊掃了一眼,眼神中帶著幾分陰森邪異。

林攻陰笑幾聲道:「將軍不愧是屍妖族的優秀人物,已經發現了這些雜魚,現在既然將軍要活動一下筋骨,老道自然毫無異議,我們就去會一會那些人,看他們究竟有多少本事,敢來打我們的主意。」話落林攻身體一躍,凌空飄起。那屍妖將輕道了一聲好,將周身屍妖之氣瞬間釋放出來。

林地中,趙長老臉色一變,立即傳音道:「邵安,情況不妙,他們看樣子已經發現了我們,必須馬上行動,只能先出手了!」

這一次劫到了暗淵山將與屍妖族在這裡碰頭的消息之後,四象聯盟極為重視,四個仙府各派了一位飛升境巔峰的超級強者前來,目的就是為了藉助這個機會將暗淵山的人以及前來的屍妖族強者斬殺。

作為雷震宮的領隊,趙長老與同他在一起的神風門孫長老組成了一隊,他們每人都帶來了幾位門內的優秀弟子,總體戰力頗為強悍。

下三族彙集幽雲谷,據說帥級強者都數位出現在那裡,這個時間段暗淵山與屍妖族匯合,相比並不會聚集太多的下三族強者,所以對於這一次的計劃,趙長老認為是萬無一失。

畢竟以他們現在飛升境巔峰便與四人的隊伍,縱然是碰到四位下三族的將級強者,也絲毫不懼。

不過眼下的情況似乎與想象中的不一樣,既然暗淵山與屍妖一族的人已經發現了他們,為什麼不跑卻還直接殺過來。

難道它們還有幫手不成?

看著那飛來的五道身影,趙長老臉色沉重,眼神中露出一股憤怒之色,口中低罵了一聲可惡。隨後他猛然彈身而起,一道閃爍著雷霆之力的長劍,瞬間捲起驚天劍浪,朝那最前方的綠色影子狠狠劈去。

趙長老出手的同時,對面林地中隱藏的光明聖教與黑暗谷地的修鍊者也是飛身而起,呈合圍之勢的沖了過來,將暗淵山與屍妖族五人堵在當中。

三方出動,戰鬥開始。

那神風門的孫長老是一個中年女子,皮膚白皙,柳眉倒豎,她化身一束青色光芒,以更快的速度出現在半空中,手中飛出一道青綾,頓時幻化成一頭青龍,朝那暗淵山掌教林攻殺去。

林攻與那綠色影子對視一眼,兩人不避不閃,分別於孫長老和趙長老戰在一起,林攻身邊隨行的修鍊者與那綠色影子身邊的一個屍妖將則是與光明聖教與黑暗谷地的兩個飛升境巔峰戰在一處,另一位屍妖將則是與四派眾弟子激戰起來。

一擊被震退數丈之後,看著眼前那綠色屍妖將,趙長老大喝一聲,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他將全身能量匯聚右手,手中雷劍光彩劇增,在他的全力催動下,一分為三,隨後化為三道巨雷,朝著對面狠狠轟去。

對面,那綠色影子冷漠的看著趙長老,雙眼中閃爍著一群詭異的血色光芒,隨後他猛地揚起手臂,朝半空狠狠的揮出一拳,一道滔天血浪瞬間化為一頭猙獰妖獸,與那三道雷劍撞在一起,猛然爆炸,其強大而可怕的氣息捲起驚天巨浪,直接將趙長老彈飛十餘丈。

綠光閃爍,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如影隨形,趙長老被震退之後還沒有反應過來,那如流水一般的攻擊已經源源不斷的襲來,逼的趙長老周身光芒暗淡,臉色出現驚駭的神情:「你究竟是何人,在屍妖一族是何身份,為何有如此強勁的修為?」

趙傳修鍊了兩百九十年,現在飛升境巔峰的修為在雷震宮都是排於前五,按照常理,一百屍妖將中能壓制他的沒有幾個。

陰森一笑,那屍妖將周圍的暗紅色氣息淡了許多,露出細長的身軀。

這屍妖將沒有眼瞼,瞳孔豎起,一頭黑髮飄蕩著,仔細看起來竟然全部都是由細長的黑蛇組成,他的手臂上密布鱗片,說話的時候,細長的蛇頭不時探出來,與蛇信一般無二。

趙傳幾百年苦修,雖然沒有見多多少屍妖將,但是對於屍妖將的了解還是有一些的,見到對方的真面目,他大致猜到了對方的身份,但心裏面還是有些疑惑,而疑惑之餘,也有些擔憂。手機用戶請訪問m. 萬雲英走到兩女的面前,其實歷天成將她們送去凌霄殿和玉虛派她心裡是萬分的願意,這兩人要是留到血煞門,遲早會成為歷天成的女人,到時候威脅她的地位,所以她巴不得兩女離去,所以表現的格外的用心。

「兩位妹妹又何必執拗呢,若是你們成了兩大門派高層的女人,以後吃香的喝辣的,這樣天載難逢的機會,別人就是求都求不到,兩位又何必拒絕門主的一番好意,我會讓掌門立刻去說動兩大門派,讓他們前來提親,到時候兩位妹妹輝煌騰達了,千萬別忘記姐姐和門主。」

聽了萬雲英的話,秦月兩人臉色立即大變,這個萬雲英真是歹毒,把這種齷齪事情說的這樣冠冕堂皇。此時,她們已經後悔加入血煞門了,也不知道辛格有沒有找到王歡。

歷天成立刻大喜,著手去準備,特別請畫師將兩女的畫像送去兩大門派,以秦月兩人的容貌,對方肯定會樂意的。

秦月冷哼一聲,對於現在的處境,她們也無可奈何,唯有等辛格能找到王歡,前來相救。

她對著歷天成道:「你會後悔的!」

歷天成對這樣不痛不癢的威脅毫不在意,在他眼裡,這兩個女人雖然漂亮,但只是把她們當做拉攏兩大門派的棋子。

……

從九陽宗離開之後,王歡的心情一直都不好,沈之瑤失蹤,令他表面上看似平靜,內心裡卻如一顆隨時就會爆炸的炸藥桶。

他現在能做的就是等候晏苑把小璇送過來,治好她的傷勢,把沈之瑤失蹤的真相說出來。

突然,房間門被推開,晏苑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裙,款款走了進來,她身上飄出一股獨特的香味,粉眉輕畫,胸前挺翹,纖葯堪握,非常的優雅的站在王歡面前。

顯然,這時的晏苑精心的打扮了一番,本來就是絕色美人,現在變的更加靚麗動人。

但是王歡並沒有心情欣賞她的美貌,目光只是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眼,便從她身上移開:

「你如果是來給九陽宗求情的,那就免開尊口了。」

晏苑心裡有些吃味,自己精心打扮,結果王歡只是輕描淡寫的看了一眼,這讓她心中很不舒服。她自視美貌,不弱於沈之瑤,而且她的身份比沈之瑤要高貴了許多,結果王歡對沈之瑤關心無微不至,對她卻愛理不理。

她坐在王歡的面前,道:「關於之瑤妹妹失蹤的事,的確是怪我,可是我們也努力了,小璇為了保護之瑤妹妹,被兇手打成重傷,至今還未蘇醒。」

王歡冷冷道:「這也是你自作聰明造成的,當初要不是你把之瑤帶走,她也不會遭人暗算。」

「沒錯,責任的確是我。」

晏苑沒有否認。

「既然你自己也承認了,那還有什麼好說的,你們現在祈禱之瑤無恙,不然別怪我手下無情。」王歡寒聲說道。

晏苑心裡很清楚,在那種情況下,沈之瑤肯定是凶多吉少,就算讓小璇清醒過來,答案也跟他們想的差不多。

現在九陽宗處境很是危險,如果再有王歡這個強敵,九陽宗被滅,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

她從小就是受九陽宗的恩惠,能有今天的成就,全是靠九陽宗栽培,對她而言九陽宗不僅是她的師門,還是她的家。

所以當殷元洲提出要求之後,晏苑只是猶豫了片刻,就精心打扮找到了王歡的房間。

聽到王歡那冰冷無情,毫無商量的話,晏苑眼裡露出一絲哀色,然後緩緩地站了起來,咬了咬嘴唇,然後做出一個驚人的動作。

只見她伸手把腰間的衣帶一拉,身上那薄如蟬翼的長裙從身上滑落下來,立刻露出了裡面那宛如玉琢般的肌膚。

她的皮膚很好,宛如牛奶寖泡過的一樣,身姿更是萬中無一。

看著已如潔白羔羊般的晏苑,王歡臉色大變。

「你這是什麼意思?」

晏苑緊緊地的咬住紅唇,嘴唇上流出一絲鮮血,毅然道:「王歡,之瑤妹妹的事,一切在我。我把之瑤弄丟了,如果她有什麼三長兩短,我願意用我自己賠償你。」

王歡冷笑道:「晏苑,你想跟我玩什麼把戲?」

晏苑苦澀的道:「到了這個時候我還能玩什麼把戲,我就在你面前,只要你想要,隨時都可以拿去。」

看到王歡不為所動,晏苑心裡有些複雜,在她印象中王歡就是個大色狼,可是自己這樣的絕色仙子站在面前,她竟然不為所動。

她看著王歡,眼神複雜的說:「怎麼,難道比不上你的之瑤妹妹?是我的身材沒她好,還是肌膚沒她的白,還是我的容貌沒她漂亮……」

王歡冷聲道:「在我心裡,之瑤是無可替代的,你沒資格跟她比。」

「王歡,你……我哪裡比不上她!」

晏苑心裡一陣憤怒,她做到這個地步,可謂是拋下了所有的之自尊,結果王歡依然不為所動,還說出如此令她心寒的話。

自己可是殘仙界著名的仙子美人,沈之瑤在這之前,不過是一介村婦。

在王歡的眼中,自己既然連個村婦都不如!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