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已經不在了。」葉皓軒說:「因為他出生的時候缺癢,生下來以後便被搶救,最後送到了重症監護室,可是最後還是沒有把他給搶救回來。」

「他已經不在了。」葉皓軒說:「因為他出生的時候缺癢,生下來以後便被搶救,最後送到了重症監護室,可是最後還是沒有把他給搶救回來。」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什麼?」張麗吃了一驚,她瞪大眼睛看著葉皓軒,好半天,她才回過神來急急的問道:「你說什麼?他死了?這是真的嗎?」

葉皓軒點點頭:「是真的,想想吧,孩子是無辜的,他來到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來得及看看這個世界,就匆匆的離去,對他來說,這是不公平的。」

「而你,做為一個母親,既然帶他來到這個世界上來,那你就應該為他負這個責任。」葉皓軒說:「你覺得你真的一點責任也沒有?」

「我…對不起,孩子,是媽媽的錯,是我的錯…」張麗終於失聲痛哭了起來,她邊哭邊說:「我不該把你生下來,我甚至連看都沒認真的看你一眼,對不起…」

「好了,你也不要太過於難過了,這也不是你的錯。」王業說:「接下來的事情,對你來說可能會讓你感覺到有些接受不了,但你一定要認真聽完,因為,這關係到你全家人的身家性命。」

「什麼事情?」張麗吃驚的看著幾人,她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王業說的語氣太嚴肅了,這讓她有種不好的預感。

「事情是這樣的。」葉皓軒簡要的把事情說了一遍,然後說:「現在我們需要了解的,是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

「你們……你們說的是真的嗎?」張麗聽完葉皓軒說完,她覺得這簡直像是在講鬼故事一般。

「這是我的警官證,我是刑警隊的,而且我也專門處理一些正常刑警隊里處理不了的事情,你覺得,我們一夜未睡,調查你的檔案,然後轉來轉去跑了這麼幾天,就是為了來跟你開這個無關痛癢的玩笑嗎?」 在死亡的威脅下,一直未曾受到任何人關注的闌珊,突然爆發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沖向了手杵石封劍的易文。

「嗯?」有所感應的易文,目光看向了闌珊。

他哪能不知道闌珊打著什麼主意,對此,易文連眉頭都未曾皺一下,手掌從腰間的靈獸袋上撫過。

「嗷!!!」

一聲虎嘯響起,白虎獸那魁梧的身形,頓時出現在易文的身旁,速度控制不下來的闌珊,剛好撞在了白虎獸的大腿上。

「呼……呼……」

嘴裡發出聲響,白虎獸獠牙如同利劍一般閃耀著寒光,唾液成絲,模樣說不出的猙獰和兇狠。

「三級的白虎獸!!!」

闌珊那本就蒼白的臉色,如今是看不到一點的血色了!

看著虎爪落下,闌珊驚恐的朝著一旁爬去,但卻無濟於事。虎爪狠狠踩在了闌珊那自認為誘人纖細的小蠻腰上。

「咔嚓!」

「啊!!!」

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闌珊嘴裡發出了殺豬一般的慘叫,鮮血、眼淚還有鼻涕,混合在了一起,模樣說不出的凄慘。

「啪啪啪!!!」

「咔嚓!咔嚓!咔嚓!」

虎爪每次的落下,必定會響起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來來回回數十下,闌珊成了一灘肉泥癱在了地上,氣息全無,死得不能再死。

白虎獸舔了舔嘴,本想將闌珊的屍體一口吞下的,修士的屍體,對白虎獸來說,那可是大補的東西,特別是鮮血和靈種,更是讓白虎獸動心。

然而,易文沒有開口,白虎獸再想,也不敢隨便吞下闌珊的屍體。

收拾掉闌珊,白虎獸便充當起了易文的護衛,緊緊守護在易文的身旁,防止再有宵小來打易文的主意。

而易文的目光,則是一直盯著上方的大戰。

沒有了趁手的法器,綠袍修士根本不是易海的對手。四周空間被封鎖得死死的,他又不會這樣的秘術,根本無法逃開。

「我死也不會讓你們好過!!!」

明知道逃走成為了一種不現實的幻想時,綠袍修士臉上露出了臨死前的狠辣,不顧一切也要拉幾個陪葬的決心。

傷痕纍纍的身體,亮起了道道金光,易海的臉色當即一變。

「退開!!!他要自爆金丹!」

嘴裡一聲提醒,銀雪槍舞出了道道槍花,直奔綠袍修士的心臟而去。

「嗤啦!」

速度似閃電,瞬間穿透了綠袍修士的心臟。綠袍修士臉上猙獰的表情一僵,隨後一口鮮血噴出。

易海動手精、准、狠!綠袍修士還未來得及徹底將自己畢生凝聚出來的金丹爆開,便遭到了致命性的打擊。

豪門小嬌妻:別來無恙 身體撞碎了一動閣樓才停了下來,那散發出來的金光,也隨之回到了身體內部。氣息逐漸消失的綠袍修士,嘴裡含著鮮血,斷斷續續的開口:「我……不甘……心……」

脖子處的力道一軟,頭顱墜落而下,如同一個皮球一般在地面彈跳了幾下,最後才靜止了下來。

一名金丹期的修士,一名才凝聚出金丹不久的修士,還有著大量壽命沒有享用,可為了今後的資源問題,毅然鋌而走險,最後成為了一具屍體躺在了廢墟當中。

這是修士的宿命,是所有修真界修士的宿命!

贏了,享用大量資源。輸了,意味著便是死!

親眼看到綠袍修士隕落,易文心裡才鬆了一口氣,緊繃的神經得到放鬆。然而,這一放鬆之下,說不出的疲憊襲上心頭,眼皮一重,身體直直的倒了下去。

一旁的白虎獸嚇了一大跳,趕緊用頭顱擋住易文倒下的身子,靈力將其裹住,輕輕的放到了自己的後背,生怕損傷到易文什麼位置了。

「武兒,你去看著你弟弟,不要讓任何人靠近他。」易海對著易武開口說道。

「孩兒明白。」易武回答道。

「嗯」易海點頭,然後看向了離雲三人:「所有白鯊城以及古山幫的修士,能降服的盡量降服,不能的,直接殺掉取其靈種!」

「明白!」

三人朝著海石城不同方向快速而去,易海同樣選擇了一個方向,在那裡,他明顯感覺到了有築基後期的修士存在。

築基後期在普通勢力當中,殺傷力太強,易海要除去敵人,肯定要先從對方築基後期的修士下手!

結果,沒有任何的意外……

看著白虎獸後背上的易文,易武的臉上露出了笑容。笑容依舊如平時一般好看,只不過,卻沒有了算計和看不透的味道,而是一個哥哥看向自己弟弟的笑容,有著溫暖的感覺。

想要靠近易文,白虎獸嘴裡頓時發出了一聲警告的聲音。易武臉上笑容僵硬了幾秒,隨後便站在原地搖了搖頭,沒有再試著靠近易文。

「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性命會被你所救,被你這一直只會讓人擔心的弟弟所救。」易武自言自語的開口,臉上露出了複雜的表情,陷入了回憶當中。

「哥哥是想得到家主之位沒錯,但是,這並不是哥哥一直以來打擊你和諷刺挖苦你的主要目的。如此做,最多還是為了讓你能醒悟過來,放棄煉體。」

「家族不小,所需要的資源是恐怖的。誰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資源上面。你的身份特殊,如果毅然煉體,耗費家族大量的資源,只會讓旁人落下更多的口舌,讓家族動蕩。」

「一股勢力是否強大,靠的並不是一人有多強,而是看勢力本身是否團結。只有真正上下一心的勢力,最後才能走得更遠。」

「一人再強,此人在的時候還好,可此人一旦不在了呢?這股勢力定然會分解,最後難以在修真界生存下去。」

說到這裡,易武臉上露出了苦笑,也不管易文是否聽見了,頓了頓,繼續開口說道:「其實以你的性格,是不適合做家主的,這一點,你知道,我知道,父親也知道。同時,哥哥也知道你對家主之位沒有任何的想法。」

「但是,哥哥的願望就是要整個易家崛起,成為修真界一等一的大家族!所以,不管你願意不願意,家主之位我都必須拿到手。」

「不過,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離開家族,放棄家族資源,並且兼修鍊體的情況下,你的修為還能提升得如此快速,的確很讓我這個哥哥震驚,可這並不能證明法體雙修是正確的,到現在我還是認為,境界才是修士的根本,一旦境界上去了,你才能得到更多的資源,那時再煉體也不遲。」

「如今你的修為已經超過了我,我已經沒有資格才說教你。但是,如果你還要繼續法體雙修下去,除非你有著大氣運傍身,有著龐大的資源作為後盾,不然,真有可能修鍊之路會敗在煉體上!」

「今日你救我一命,哥哥也不道謝了,本來就是兄弟,這是你應該做的。換做是我,我也會如此。」說到這裡,易武停下了,然後目光深深的看向了白虎獸後背的易文,臉上的笑容消失,露出了嚴肅,眉頭緊皺之下,彷彿有著一種一直都無法化解開的疑惑。

「你我從小一起長大,做為哥哥的我真的想不起來了,從何時開始,你的性格轉變成了如今這樣……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你知道,而我卻不知道?」

「是關於母親的嗎?」

易武臉色複雜,眉頭緊皺之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耳旁響起的廝殺聲和慘叫聲,根本影響不到現在的他,彷彿,他的心思早已飛到了別處。

也不管地上臟不臟,易武就地坐下,目光看向了遠處的天空……

推薦和收藏很重要,請各位書友順手投一張,順手收藏一下,小子跪著謝謝您了! 228、

第九日,廿廿回門。

內務府早奉了乾隆爺的旨意,賞宴桌、餑餑桌,早於廿廿家中布置停當。

廿廿自家的經濟情形也有好轉。

自乾隆四十八年起,也就是廿廿進宮侍讀的第二年,恭阿拉已經擢為鑲黃旗滿洲的副參領,為正四品。

從去年起,又特簡(特簡:皇帝對官吏的破格選用)為鑲黃旗滿洲管理舊營房的營總去。差事多了,職銜高了,所得的俸祿便也寬裕了去。

故此廿廿家中也是傾其所有,陳設宴桌,等待廿廿和十五阿哥回門。

好在廿廿這些年已經習慣了宮裡和家裡兩邊走,回到家中,雖也鼻尖兒泛酸,卻終究並未落淚,反倒含笑給阿瑪、額娘二人見禮。

她如今已是皇子側福晉,與父母已然身份有別,可是她堅持關起家門來,只行家禮。

十五阿哥被恭阿拉和廿廿的長兄寧武泰迎到外院去入宴,葉赫納拉氏獨捉起廿廿的手,有千言萬語想問女兒。

廿廿都明白,只是含笑垂首,「額涅安心就是,皇上、阿哥爺和嫡福晉都待我好。內院其餘人等,也都年長於我,我自都叫姐姐,以尊敬之心相待。」

「而阿哥爺的孩子們,小二阿哥自不必說的,從小我與他便也頗有緣分;其餘三格格她們,也都是乖巧懂事,都好相處。」

葉赫納拉氏便也鬆一口氣。

「其實我也沒有想不到的,終究我家裡從小也都見慣了這些……看你今日如此神色,為娘倒也相信你有本事看顧好你自己。」

「為娘啊,真真兒懸心的,終究還是十五阿哥。你必得叫為娘知曉,阿哥爺是當真對你好的?」

廿廿紅了臉,為了叫額娘放心,這才趴了耳朵去,將隱藏於心的、多年來與十五阿哥之間的那些故事,簡略說給葉赫納拉氏聽。

葉赫納拉氏聽得也是驚住,「竟有這等事?」

廿廿含笑點頭,「額涅可敢放下心了吧?」

葉赫納拉氏歡喜得直到佛像前去拜。

「怨不得你成婚次日,皇上忽然給了恩典,特簡你哥哥,挑了親軍去!」

廿廿也還不知道這事兒,一聽之下也是驚喜不已,「哥哥挑了親軍去?!太好了!」

廿廿家所在的六房,原本因為沒有軍功、沒有世爵,故此男丁能得了差事、獲得朝廷錢糧的機會甚少。

她哥哥比她大一歲,今年剛好十五歲,正好是能選派差事的時候兒。原本阿瑪和額娘還為此懸心,怕沒有差事落到哥哥頭上,沒成想哥哥不但有了出身,而且還是親軍!

葉赫納拉氏也是欣慰含笑,「這樣你哥哥好歹也能在宮裡出入,不管將來前程如何,好歹還方便與你通些消息去。總不至於叫你阿瑪和我遠遠在宮外,不知道你過得好不好……」

葉赫納拉氏說著,又要灑淚。

廿廿忙抱住母親,「額涅,別介啊!咱們家這不是一切都開始向好了么!」

葉赫納拉氏含笑點頭,「廿廿,我們心下都明白,都是因為你,咱們家的景況才一步一步向好起來的。」

廿廿蹭進額娘懷裡去,「額涅千萬別這麼說。許是風水輪流轉,終於轉到咱們六房來了吧?」

廿廿兩個妹妹也都上來,一左一右抱住姐姐,開心地叫,「我們也要像姐姐一樣!」

兩個小妹子一個六歲,一個才四歲,正是天真無邪的時候兒。

倒是葉赫納拉氏欣慰地啐了一聲,「你們兩個小妮子,心倒是高!這王妃啊,可是人人都做得的?」

「咱們家祖上,二百多年了也沒出個王妃;如今好容易出了一位,你們便以為這王妃,是誰想當,就能當上的呀?」

.

雖是回門,可是皇家規矩嚴,皇子與福晉午時就要返回宮中。

廿廿心裡捨不得,可是面上還是含笑而別。

待得上了馬車,她才沒忍住,掉下淚珠兒來。

皇子按規矩都得騎馬,十五阿哥便挑開車窗帘子看進來,變戲法兒似的,不知道從哪兒揪了根草來,遞給她去。

他還故意用那草的絨毛掃著她面頰、眼角,「喏,別難過了。」

廿廿故意懊惱起來,「爺這算什麼?好歹,也揪朵兒野花兒才是,怎地就給我一根兒草?」

「我便是命如草芥,還是我相貌普通得宛若雜草去?」

十五阿哥故意裝傻,認真看著他手裡那根草,「哦?這不是花兒么?是他們說,這叫狗尾巴花兒啊!」

廿廿悲憤了。

「阿哥爺是天潢貴胄,果然是沒見過這些野花野草的!爺是給弄混了——這個是像狗尾巴,不過它不開花,所以不叫狗尾巴花,它是狗尾巴草!」

十五阿哥認真地愣了愣,將那草在指尖兒又轉了一圈兒,「哦?是狗尾巴草啊……一字之差,不過一樣很像狗尾巴嘛!」

一向人品端方貴重的十五阿哥,這會子竟然一臉的壞笑,將那狗尾巴草又伸過來,在廿廿面頰上掃了掃,「只要是狗尾巴就行,正好配你這小母狼。來,別難受了,笑一個。」

廿廿真是無奈了,想認真地難受一個都做不到,那狗尾巴草又果然掃人痒痒,她便忍受不得,躲閃著,終是笑了。

看她笑,十五阿哥反倒玩兒上了癮,將那狗尾巴草在她面上、脖子里掃個不停。

廿廿又不敢笑得太大聲,車廂里又窄,沒處躲閃,她只得低低求饒。

「阿哥爺……別,別了……我,我受不得了……」

她本無心之語,十五阿哥的黑瞳卻倏然收緊,唇角也緊抿了起來。

廿廿不知自己什麼說錯了,忙伸指頭勾住十五阿哥的手指頭,「爺……怎了?」

十五阿哥深吸一口氣,將那根狗尾巴草莫名其妙地塞回他腰間的荷包里去,還拍了拍。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