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先帶夫人去居住的地方吧!你們都勞累了一天了。」

「主子,先帶夫人去居住的地方吧!你們都勞累了一天了。」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蒼鬱點了點頭,蒼白歡快的邁著步子,一邊走還一邊念叨著這裡比較清幽什麼的。反正,給木冰雲準備的地方,是非常好的。

他可得好好的安排,免得某些人過來找夫人的麻煩。

「郁兒回來了?」

幾人剛剛要走到那個地方了,忽然一道聲音令人止步。蒼白整個人都不好了,什麼時候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了。

木冰雲抬頭,就看到了一位美麗的婦人走了過來,一身翠綠的衣衫,將其身形修飾得十分的柔美。在她的旁邊,還有一位年輕的女子,嫩綠色的衣衫,更顯俏皮,只是那投過來的目光,多都少少有些不善。

她瞄了眼蒼鬱,又看了看這個女子,貓膩!

「不用理會。」

蒼鬱輕輕地與她說道,這個態度就表明,這個婦人應該就是他所謂的那個姑姑吧?那年輕的女子與其有幾分相似,應該是其女兒。 第559章野心

李廣延神色陡然冷了下來,寒聲說道:「她的心沒那麼好得的。」

他面色冷凝,眼底神色幽暗難定,像是在安撫自己,又像是在告訴李願,語氣篤定道:「姜雲卿的心如鐵石,從不會被任何東西動搖,璟王想要讓她動心,不是那麼容易的。」

「更何況姜雲卿雖然失了姜家,可身後還站著孟天碩他們,父皇絕不會看著璟王府和孟家聯姻,就算是老二和老五他們,一旦得知了璟王看中姜雲卿的事情,也一定不會坐視不理。」

太子如今有璟王,已經讓他們難以應付。

如果再讓他得了孟家,那他們哪還有機會去奪那儲君之位,去爭那將來的金殿大寶。

而且這次落霞寺的事情鬧的這麼大,姜家註定傾顛,陳王府又牽涉在內,那麼多人親耳聽到陳王府是如何和姜家一起陷害姜雲卿,想要籌謀定國將軍府。

姜雲卿回京之後,不僅要處置姜家的事情,還要應對陳王府的變故,說不定還會牽連出其他的事情來,根本無暇談及感情。

李廣延說完之後,像是被自己說服,那絲遲疑瞬間被他拋卻。

師父曾經教過他,事有輕重緩急,想得天下,容不得半絲差錯。

他這次來落霞寺還有重要的事情,如果能夠辦成了,他便能得了大皇子手中所有的勢力,甚至能夠得了甄家的輔佐,只要他能得了這些,往後便能更輕鬆幾分,而將來他如果能得到皇位,能再次登基,他定然不會再讓當年的事情發生。

李廣延沉聲道:「京中的事情,派人盯著,如果有什麼變動,及時來告訴我。」

「奴才遵命。」

「梁家太夫人呢?」李廣延問道。

李願連忙低聲說道:「還在寺中留著,只是西廂昨夜死了人,梁家太夫人受了驚嚇,今早時便有些病了。」

嬌寵小甜心 「她身邊的嬤嬤一早就想送消息回京,不過被梁家的人中途截了消息,偷偷瞞下來了。」

李廣延聞言微眯著眼:「梁家受大皇子的牽連,如今只想要抓著甄家保命,自然會瞞著消息,只是梁老夫人年事已高,她病了可不是小事,。」

「找個人把這消息傳回京中,讓甄洪安知曉,記得做的隱蔽一些。」

李願連忙道:「奴才明白。」

李廣延說完后,看了眼下山的方向,想起姜雲卿離開前頭也不回的模樣,咬咬牙:「走吧,去看看梁老夫人。」

……

姜雲卿這邊,馬車離開了落霞寺后,就直接朝著山下走,一路半點都未曾停留,便直接朝著京城而去。

去時只是兩三輛馬車,回來時,卻是跟著數十垂頭喪氣的京畿衛,還有那被綁著手串成一串,被馬車拖著跑了一路,磨得手腳全是鮮血,差點昏死過去的姜慶平、祝辛桐等人。

他們身上穿著的只有一件外衫,單單隻能蔽體,身上早沒了往日尊貴。

而一路上只要他們停下來,或者有昏過去的架勢,那跟著他們身後的璟王府的人就會直接朝著他們身上甩上一鞭子,打的他們鮮血淋漓。

馬車到了京城時,幾人已經廢了一半。

一行人剛到城門附近,還未入城,就被人直接攔了下來。

對不起啊,有有在外面出差,下午開會時間太晚,剛剛才寫完,這幾天更新時間可能沒那麼穩定,會盡量多寫一點,回去後會恢復固定時間更新的~

親親所有寶貝們~

愛你們!

(本章完) 那麼這個女子對蒼鬱,應該有點什麼心思。

想到這裡,她神色一稟,情敵么?

她緊緊的握住了蒼蠅的手,蒼鬱彷彿感覺到了她有點不安定。

抬頭說著二人說道:「過些日子,北海的那邊就平靜下來了。」意思是,你們可以趁著風浪小,穿過北海,回到屬於你們的地方。

「郁兒,你說的是什麼話?」

蒼葉心面色不悅,「就為了一個來歷不明的女子,你就要將你的親姑姑趕走嗎?」

「表哥,人家辛辛苦苦的過來看你,你倒是好了,現在都要和別的女人成親了,你心裡到底有沒有有我啊,你將我放在了哪裡?」

殷裴裴一臉的控訴,彷彿蒼鬱此刻就是一個負心人,他們之間好像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一般。

「你們可以這樣理解,」蒼鬱冷漠的說道,「心裡只有冰兒。」

木冰雲安心了下來,原來是來纏著她家蒼鬱的,還是其表妹。那麼她就不擔心什麼了,感覺到她鬆了一口氣的樣子,蒼鬱也是鬆了一口氣。

他就怕冰兒誤會,那他這麼多年的努力,就白費了,好不容易讓她嫁給自己的。

「你……」蒼葉心一臉不可思議,「你竟然為了一個東洲的叛徒,趕你親姑姑離開??蒼鬱,你還是人嗎??」

「蒼白,把她們弄走,風浪平了,安排人送回去!」

「明白了,主子。」

蒼白還是有些擔心,畢竟這兩人是蒼鬱姑姑和表妹,蒼家在北海那邊,也還有些人,若是這二人就這麼回去了,到時候主子過去,不會有什麼麻煩吧?

當初也就是因為這個殷裴裴,才讓主子鬧騰了西洲,其實當初還有其他的事情,殷裴裴卻以為蒼鬱是在乎他的。

這還真的是一個好大的誤會。

「表哥……」殷裴裴一臉不甘心的被趕離里了這裡,走的時候,她臉上的那種惡毒的神色,被人是看得清清楚楚。想她堂堂殷家大小姐,竟然在這裡丟臉了。

來了一個野女人,表哥也變心了。

就算要走,她也一定要帶著表哥一起離開,絕對不會便宜了這個野女人的,一定是這個女人勾搭了她家表哥,從前表哥都不是這樣的。

當初表哥可是為了她,殺了西洲不少門派,她堅信,表哥是喜歡她的。

所以,她不能夠放棄。

兩母女只是一個鬧場,很快就消失在他們的眼前。

「冰兒。」

木冰雲回神過來,「怎麼了?」

蒼鬱仔細的端詳了一下她的臉色,發現她並沒有什麼不對勁,放心了些:「無關緊要的人。」

「北海來的,蒼家和殷家的。」

木冰雲聽到他的解釋,點了點頭,不過聽那麼口氣,彷彿他並不是蒼家人似的。或許,這其中還有其他的事情吧!

「我知道的,只要你不理她們就行了。」

只要蒼鬱不理會那個叫什麼表妹,她也不覺得怎麼樣。她能夠看得出來,蒼鬱對殷裴裴一點意思都沒有,相反還十分的厭惡。

這樣她就放心了。

「那就好。」

看到他依舊綳著一張臉,她伸手摸了摸:「多笑笑,笑著好看!」

握住了她的手,他的臉上總算是浮現了笑容:「好。」

就笑給他的冰兒看,誰不給看!

二人在這裡你儂我儂的,蒼白與李丁香二人站得遠遠地,時不時的忍不住瞄一眼,都忍不住搖了搖頭,又是一臉的羨慕。

總的來說,蒼白是高興的。

李丁香自然也是高興的,自從蒼鬱出現在木冰雲的身邊之後,她每天都在笑,真的是發自內心的那種笑容,這樣她就安心了。

冰雲一向都那麼的努力修鍊,後來她才明白,其中有一個原因,就是想要早早的來到西洲。一開始她不明白有什麼關係,後來知道蒼鬱的身份之後,她才明白了。

木冰雲這樣的人,註定不會退到某一個人的羽翼之下,被人保護的。她更希望,是站在她喜歡這個人的身邊。

說起來,她們也相處了好多年了,對於木冰雲的性子,十分的了解。

看到二人走進了屋子,兩人默默地選擇呆在原地。蒼鬱見二人十分的識趣,表示非常的滿意。

屋門掩好,他終於忍不住抱緊了她。灼熱的視線落在了她的臉頰上,看得她雙頰發燙,這般滾燙的目光,總讓她覺得心在亂跳。

忽然,他扣住了她的後腦勺,終於吻上了那抹香甜的小嘴兒。再一次的親密接觸,這次她並沒有反抗,被他緊緊的擁在懷中的感覺,十分的安心。

二人好似在表達著相互之間的思念,分隔那麼久的想念。太久太久了,他們依舊還這麼喜歡對方,真的是太好了。

不知道過了好久,她感覺整個人快要窒息,被他摟在懷中,毫無力氣,他終於放開了她的唇,忍不住在她的額上落下一吻。

他的眼中帶著深意的目光,熱氣吹在她的耳邊,猛然間含住了她的耳垂,又放開了。

「冰兒長大了。」

她臉頰通紅,白了他一眼:「什麼叫長大了,這年齡,若是放在凡界,都是嬤嬤級別的了。」

「不,長得剛剛好。」他捧著她的臉頰,十分的回味,「當初看到的時候,才那麼一小小的人兒。」

想起了當初他的稱呼,木冰雲尷尬了。

「小東西!」

忽然,戲謔在她的耳邊輕喚一聲,讓她更為無語。

「還是叫冰兒,」他話語中帶著深意,「小了不太好下手……」

她再也忍不住了,一口咬在了他的胸膛。感覺咬到了肌肉,用力了一些,卻發現怎麼也咬不下去。

只聽到他說道:「魔修雖然修為快速,但是身體卻十分的強悍,冰兒縱然有鐵齒銅牙,也沒法的。」聞言,她鬆開了口。

這樣的話,豈不是她太吃虧了?

「郁,你和我說說,你那個表妹是怎麼回事?」

就知道她一定會問,蒼鬱也不隱瞞:「沒關係!」

她仔細的聽著:「當初西洲一戰,不是她只是一個巧合。」他沒有具體說,畢竟那件事比較難解釋。殷裴裴不是他意料中的,碰巧而已。 「你是北海那邊過來的嗎?」

這個才是她最為在意的了。

「算是這樣的。」

他仔細的和她說了一遍,原來當初他們是無意中到了這個地方,同行的人,有他的父母以及蒼葉心,在北海卻遇到了可怕的風浪,以及一個天然陣法,蒼葉心將他父母連累,掉落了陣法之中。

最後只有他和蒼葉心飄到了西洲這邊來,後來蒼家的人過來找了他們。只有他留下來了,蒼葉心則是回到了北海那邊,成親生子。

某一天又帶著殷裴裴過來了,後來就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殷裴裴就對他產生了心思,不過都被他拒絕,到了風平的時候,就讓人將她們送了回去。

前些年,殷裴裴不死心,再次過來了。

這一來,就是幾十年,再也沒有回去過。當初蒼鬱還沒有打算要重新收復西洲,就沒有理會這些,他也不呆在西洲,所以才讓這母女倆呆到了這個時候。

聽到一系列比較複雜的事情后,木冰雲也是明白了,這還真的是兩母女臉皮厚,才賴在別人的地盤兒不走。難怪她們不招蒼鬱待見,原來他的父母也就是因為蒼葉心才失蹤的。

那麼他說偶爾要去北海看看,應該就是想要尋找他父母的下落吧?

「原來是這樣。」她露出了一個笑容,「那我就放心了。」

見她如此喜形於色的模樣,他反而有些高興。

這個世界上,除了這麼一個人兒,他怎麼會在意別人呢!

木冰雲的手還被他握在手心中,忽然感覺到他手心竟然都是冷汗,忍不住一笑:「你還被嚇著了?」她自然明白,他為何會這般。不過是怕她誤會罷了,這就證明,他對她是不變的。

蒼鬱沒有說話,放開了她的手,將她摟在懷中:「過些天,就送她們離去。」

「明白了。」

只要他心裡不在意,她也就不在意。

二人在屋內你儂我儂,李丁香一臉酷酷的站在外面,蒼白瞄了她一眼,見這個斷臂的女子,一臉認真嚴肅,彷彿他家主子是一個什麼兇惡之徒似的。

沒有這麼嚴重吧?

「丁香……」

蒼白實在是有些無聊了,好歹他們也相處了好些天了,也別冷著個臉。好歹和他聊聊什麼的吧??平日對著主子那張臭臉就算了,面前這個漂亮的姑娘,也跟著冷著個臉,叫他心裡好生難受啊!

「怎麼了,蒼白?」

李丁香回頭,就見蒼白蹲在地上,口裡叼著一根雜草,真不敢相信,蒼鬱的跟班就是這樣的德行。難怪烏雲會說,蒼白就是一個無奈,欠打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