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最重要的部分已經傳承完了,它現在是在融合,你帶它回去別動它就行,等它自己覺醒。」

「不用。最重要的部分已經傳承完了,它現在是在融合,你帶它回去別動它就行,等它自己覺醒。」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君雲卿聞言點了點頭,將皮皮放在這裡她也不放心。

她伸手小心翼翼的托住包裹著皮皮的金光,目光忽然瞥見皮皮爪子上纏繞著的,同樣陷入昏睡的赤瞳白玉蟒,當即愣了愣,問道:「老龍,這個什麼血脈傳承,可以兩隻獸一起?」

「不可能!」敖盛飛快的答道,目光接觸到君雲卿指著的赤瞳白玉蟒,頓時傻眼了。

這……這怎麼可能?難道傳承記憶出錯了?

「算了,這興許是它們之間特有的羈絆。」君雲卿猜測應該和赤瞳白玉蟒看上皮皮的原因有關。

一條蛇都能看上一隻鳥了,還死纏爛打的不放棄,這世上還有什麼不可能的?

反正看上去這血脈傳承也沒出意外,應該沒問題才對。

「走吧。」拿出一件衣服小心的將皮皮裹住,抱在懷裡,君雲卿從獸骸頭顱上一躍而下。

她剛剛落在地面上,就聽見身後「轟隆隆」一陣巨響,回頭只見那聳立的龐大獸骨彷彿一下失去了支撐,轟然散架,砸落的碎骨到處飛濺,上面再沒有那種瑩瑩的聖潔白光,變成了普通的灰白色。

與此同時,獸骸所壓住的地方,正中央顯露出了一塊赤紅色的,彷彿熔岩凝聚而成,鮮亮得無比的巨大岩石。

岩石之上,盛開著一朵妖異無比,血色的花朵!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啊!」

蛇頭面具男捂著自己的腳踝,慘叫一聲。

他完全沒想到,土運砂的腦袋這麼硬。

「小蛇,別再鬧了,咱們這次是秘密行動,不能被其他人發現!」

這時,隊伍中一直不說話的鶴頭面具男開口了。

「這傢伙的頭比鐵還硬!」

蛇頭面具男咬著牙齒說道。

不過既然隊長不讓他再鬧,他也只能忍痛不作聲了。

「在這裡休息一會吧!」

鶴頭面具男對著眾人吩咐。

隨即他又來到了土運砂的旁邊,輕聲道:

「土公子,如果你還有實力沒有使用出來,我勸你最好現在就使用。

等真的到了我們的大本營,你就算有真神的力量,也無濟於事了。」

鶴頭面具男這句話可以說是明目張胆的暗示了。

如果土運砂真的是第三代真神,就應該知現在的處境。

在還沒有被抓回天道神宮之前,使用武力,或許還能活命。

但這樣一來,他們就能確定土運砂是真正的第三代真神了。

他們的任務也算完成。

可惜土運砂根本不是第三代真神,對於鶴頭面具男的暗示他也根本聽不明白。

還以為這些人在向他炫耀實力,告訴他就算他有真神的力量,也休想逃跑。

想到這裡土運砂內心想逃跑的念頭更加深刻。

無論如何,他都要在這半路上成功逃離,這些人都是怪物,是不可戰勝的魔鬼。

「沒想到連土運砂都被抓走了。

看來這些人就是打敗兵皇的高手了。」

離雁然躲藏在大樹之後,她極力的掩飾自己的氣息,生怕被對方察覺。

「這些人不好惹。」

林天佑淡淡的說道。

他已經看出了這些人的身份,都是天道神宮的侍衛。

只怕是帶著天道神宮的任務而來。

所以林天佑才說不好惹。

若是他們私自前行,沒有天道神宮的任務,林天佑殺他們也沒有什麼顧慮。

現在則不同,若是林天佑動手,肯定會引起天道神宮的注意。

到時候他們的目光落在林天佑的身上,那林天佑做任何事情都是極為不方便。

所以,他在猶豫,要不要動手去救這個人。

土運砂的身上應該也有提升五行土屬性的靈藥。

救了土運砂,其實也算是變相的提升了自己的實力。

可在這些人的背後不遠處,還有一道更加強大的氣息若隱若現,比之水妖王更加強大。

這讓林天佑稍微有些顧慮。

可就在這時,林天佑腳下忽然有一塊泥土好像生了腳一樣,沿著林天佑的腳朝上爬來。

林天佑當然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泥土的異狀。

正想用手彈開。

卻見那泥土化作了一隻人的嘴巴形狀,它連忙開口叫道:

「朋友,別彈!」

這泥土費了好大的勁才來到林天佑的身邊,若是林天佑把它彈掉,這一切的苦心就白費了。

「你是什麼妖怪?」

林天佑低聲問道。

離雁然早已經做好了防備,若是這個泥嘴巴有什麼不良的企圖,她會第一時間出手攻擊。

「我不是妖怪,你應該聽說過我的大名,厚土神族的天才土運砂,對吧?」

泥嘴巴連忙向林天佑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土運砂?」

林天佑微微一愣。

但旋即,他便反應過來,想必這個泥嘴巴是土運砂使用的某種土系術法,趁看守他的那些面具人不注意,來到了林天佑的身邊。

這是在向他求助。

果然,就聽土運砂繼續說道:

「沒錯,我就是土運砂,趴在地上的那個人就是我!

我發現你們躲在這大樹後面,真是感覺老天都在幫我。」

泥嘴巴激動不已。

土運砂是完美五行土屬性的強者。

他裝作虛弱的樣子趴在地上,目的不是為了休息,而是為了尋找脫身之法。

他有一門天賦型術法,那就是只要他趴在地上,方圓三百米以內,任何生物都能被他察覺。

龍皇與離雁然躲藏在大樹後面,隱藏了氣息,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

卻不知道,面對土運砂的這種天賦術法,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只要在三百米範圍之內,就算是真神,他也能第一時間發現。

所以,林天佑極為驚訝對方居然能發現自己。

「土公子,你身為老牌神族後裔的天才,實力在我們這一輩里算是頂尖級別的了,怎麼卻被對方打的跟條死狗一樣趴在地上?」

離雁然忽然開口問道。

她也是神族後裔。

平時與厚土神族也是競爭關係。

但現在,看到土運砂被人打成這樣,神族後裔的榮辱頓時就湧上了心頭。

土運砂聽到這樣的問話,頓時面色有些難看。

「那些面具人如果與我單打獨鬥,我根本不虛他們。

但那個頭戴鶴面具的隊長,卻是個狠傢伙。

別人無法攻破我的防禦,他卻能輕鬆破解。

我與那個隊長打了三十多招,最後敗下陣里。

你說我被打在地上像條死狗,這根本只是假像。

都是我故意趴在地上用來麻痹對方。

實際上,我身上半點內傷都沒有。

看到那個蛇頭面具的男人嗎?

剛才他要踢我的腦袋,我稍微運用了土壁術法,就把他的腳撞腫了。

要不是畏懼他們的隊長,我豈能讓這幫王八羔子欺負?」

土運砂不想在離雁然這個女人的面前丟臉,便把自己的秘密說了出來。

原來他根本是故意裝成這副虛弱的模樣。

只為了尋找機會脫身。

「原來如此!」

離雁然鬆了一口氣。

只要不是完敗,那神族後裔的臉面就保住了。

「龍皇,你幫幫他吧,都是神族後裔,這個時候要團結!」

離雁然看向林天佑,希望林天佑能出手相救。

「都是神族後裔?」

土運砂微微一愣,隨即看向二人,「你們難道也是神族之人?

還沒請教?」

「我們是九離神族的,我叫離雁然。

他叫……離龍皇!」

九離神族的人都姓離。

所以她強行給林天佑改了名字。

林天佑聞言,不由的瞥了瞥嘴。

誰告訴她自己姓離的?

不過,他也沒有去解釋,反正這都是對方的誤會,不算林天佑欺騙。

「原來是九離神族的人!」

攻妻不備:老公請你消停點 土運砂興奮不已。

「當年我們這些神族可都是兄弟一樣的人啊,現在我有難,你們可不能袖手旁觀!」 絲絲縷縷的火紅色霧氣,從那塊巨大的岩石中散發而出,空氣中火熱狂暴的的氣息加重,令人呼吸都有些凝滯。

然而那些火紅色的霧氣卻遠遠的避開岩石頂上的血色花朵,怎麼也不敢靠近。

以血色花朵為中心的三米範圍,呈現出一片沒有霧氣的真空地帶。

看著那朵妖異的血色花朵,又看了看那獸骸屍骨原先躺的方位,君雲卿心中微微一動:難道那頭死去的強橫神獸,是在守護這花?

因為這岩石正在那獸骸屍骨的雙翅中間,然後被倒下去的身軀覆蓋擋住。

看著那朵妖異的血花,君雲卿有些猶豫。

她看過百草寶鑒,天衍大陸的天材地寶她不說全認識,百分之九十還是知道的,但這朵妖異的血花,她卻看不出來歷。

但從這生長的環境和神獸守護來看,這妖異的血花絕對是好東西!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那神獸留給它血脈傳承的繼承人的?別人不可以服用?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