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20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叫喊聲竟然還越來越多,每一次的加價都至少是一萬點數,彷彿低於一萬點數的加價,就是丟了身份。

「十五萬點數!」

終於,有人報出了最高價。

出聲的赫然是趙光御氣師,他顯然也是豁出去了。

報出這個價錢之後,趙光御氣師大聲道:「我在羽化山一帶,修行十載,時長出入仙緣樓,方才攢下這些點數。倘若有人比我這些點數還多,我便認命。」

言畢,再無一人報價。

趙光鍊氣士的十五萬點數,顯然是已經到了最高。沒有人再能超越。

羽山仙氣師對著趙光微微頷首,而後朗聲道:「還有人更高嗎?」

無人應聲,羽山仙氣師笑道:「那這株難得的神葯,便歸趙光御氣。。。。。。」

最後一字還未說完,此時那水千柔又出聲了。

「等一下。本小姐雖無點數,但也看中此藥材了。不知能否用物件來換。」

此言一出,趙光御氣師面帶慍色,但又不敢發作。

羽山仙氣師道:「自然是可以的。水千柔小姐想拿什麼物件來換。」

水千柔緩緩從懷中拿出一物。

「不知天級功法可否一換?」

一句話,震懾全場。

韓楓都張大了嘴巴道:「這個瘋婆子!」

羽山仙氣師也驚住了,須臾才道:「天級功法。倒也是罕見之物。可神葯世上難尋,天級功法還是有不少的。不知水小姐想拿什麼樣的天級功法來換呢?」

水千柔面色淡然的將手中的書卷扔了出去,彷彿扔出去的不是傳說中的天級功法,而是一本破爛書卷。

羽山仙氣師招手接下,書卷飄至手中。

看了一眼,驚愕道:「大荒元決?」

聽聞這四個字,在場的鍊氣士都全部激動了。

「竟然是一本鍊氣士的天級功法!我還以為是武者的功法呢。」

「天吶,大荒元決,此法門不是在幾百年前就遺失了么?」

「今日能有幸見到傳說中的神葯與大荒元決,我可以吹上好幾年了!」

。。。。。。

羽山仙氣師強行壓下了立即觀看的衝動。但凡是鍊氣士,對此法決就沒有不想一觀的。

陸凡都讚歎道:「這女子,好大的氣魄。一本天級功法,直接就拿出來了。」

韓楓道:「這個瘋婆子有著家族支撐,自然是大手大腳。」

言語之中不乏酸味,顯然還是有些羨慕嫉妒恨。

羽山仙氣師道:「此物,可比二十萬點數。還有人出更高的價格嗎?」

陸凡咬緊牙關,正在緊張的思索。

他在想自己有何物能比的上一本天級功法。

「還有人出價嗎?」

羽山仙氣師再喊了一聲。

水千柔道:「不要廢話了。本小姐拿出來的東西,怎麼是這些螻蟻能比的。趕緊把東西給我吧。正好,我缺一株藥材泡茶。」

此言簡直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氣血上涌。

眾人一輩子難得一見的神葯。竟然是此女人拿去泡茶的。此感覺就像是發現你心愛崇拜尊敬的神女,在另外一人手裡,不過是玩物一樣。

「此女,狂的離譜了。」

池龍將軍面色微慍。一旁的風將軍道:「但人家有狂的資本。」

這句話引得其他將軍點頭,不錯。她確實有狂的資本。

一片沉默,羽山仙氣師道:「那麼,神葯歸。。。。。。」

「等等。」

陸凡終於還是出聲了。

但他一出聲,不僅是引得其他人投過目光來,還引得韓楓與靈瑤都用無比驚訝的眼神望著他。

「陸凡師弟,你這是做什麼?」

韓楓壓低聲音道。

靈瑤也扯了扯陸凡的衣服。

陸凡目光沉穩,朗聲道:「我也有一物換之。」

羽山仙氣師連忙道:「何物?」

水千柔的目光如刀子一樣盯住了陸凡,道:「你還能拿出比天級功法更好的東西不成。」

陸凡看都不看水千柔一眼,大聲道:「羽山仙氣師,您看此物如何?」

說著,陸凡從懷中拿出一顆晶核扔了出去。

九龍玄宮塔的聲音當即在他體內響起。

「偉大的主人,您怎麼能把這個東西扔出去了。」

陸凡在心中喝道:「閉嘴!」

羽山仙氣師一把接過晶核,只是看了一眼,便失聲道:「絕世晶核,敢問這是何等絕世荒獸的晶核!」

陸凡淡然回到:「夔牛!」 趙馨見張兵向自己撲來,但這次卻已經躲不開了,眼底閃過一抹恐懼,嘴裡還在拚命的尖叫。

「喊吧,喊吧,沒人聽到的。」

張兵冷笑,然後就要去撕扯趙馨的衣服。

嘭。

就在這時,他辦公室的房門被人踹開。

張兵一怔,趙馨見踹門而入的人卻是一喜:「夏天!」

來人正是夏天,他原本在樓下教訓了那些保安,讓那些保安打掃衛生,然後等待那個被他打跑,然後去找人的保安回來打臉。

可是等了好久也不見那個保安回來,所以他很無聊的在公司大廳閑逛了一下,同時也想看看趙馨,在前台做接待的樣子。

可是也等了好久不見趙馨回來,他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再一問工作人員,被告知,趙馨被接待部部長叫走了,他頓時覺得事情不妙。

於是詢問了一下接待部長的辦公室在那,他便急忙趕來,結果剛一到接待部的樓層,便聽到了趙馨的喊聲,讓他頓時大怒。

一腳踹開接待部長辦公室大門口,看到那將趙馨壓在沙發上,要做噁心之時的張兵,夏天的雙眼之中瞬間被怒火布滿。

「你是誰?」

這時,發愣的張兵問了一句,同時做好準備,準備和夏天干一架。

夏天一言不發,在張兵話音剛落之時,身形掠過,下一秒便出現在張兵的眼前,然後在張兵剛要說什麼之極,直接掐住張兵的喉嚨,而後將其單手提起。

「你,你,你放開我!」

被掐的快要喘不過來氣的張兵,拚命掙扎,但最終的結果,是他生生地被夏天掐斷了脖子,窒息而亡。

然後夏天怕趙馨看到死人受到驚嚇,直接將張兵的屍體從二十七樓扔了下去。

一切處理完后,夏天來到趙馨的身邊,看著那眼中還充滿驚懼的趙馨,他道:「別害怕,是我沒照顧好你。」

趙馨這會終於忍不住了,直接哭了出來,並同時起身撲到了夏天的懷中。

「嗚嗚嗚,夏天,我好怕,剛才我差一點就自殺了。」

聽到趙馨的話,夏天神色一緊,說道:「以後千萬不要這樣了,你要是自殺的話,你媽媽怎麼辦,我,我怎麼辦!」

聽到夏天的話,趙馨眼淚汪汪地看向夏天:「我要是死了,你,你真的會傷心嗎?」

「廢話。」

夏天說道,看著趙馨那委屈中又帶著驚懼的神色,他心疼無比,伸手將對方臉上的淚水擦掉,然後柔聲道:「別哭了,以後我不會再讓你受到一點欺負的。」

「嗯。」

趙馨點點頭。

而夏天則是樓這趙馨,皺眉沉思了一會,他決定要交趙馨修鍊,讓趙馨成為修士。

「趙馨,我教你修鍊吧。」

「修鍊?」

「對,成為修士。」

「我能成嗎?」

夏天問:「你抽過血嗎?」

趙馨搖頭:「還沒有。」

「明天抽血驗證一下,如果可以的話,我教你修鍊,你成為修士后,不為別的,最起碼在面對危險之時有自保的能力。」

夏天認真的說道:「我雖然會保護你,但也不可能時時刻刻地在你身邊,所以你一定要有自保的能力,今天這件事以後不能在發生了。」

「嗯。」

趙馨點點頭,她以前沒想過自己要成為武者,要修鍊的事情,不過今天發生的這件事也讓她明白了,今天如果沒有夏天的話,那她可能被糟蹋,然後她肯定會跳樓自殺的。

所以她要有實力,為了活著,為了她媽媽,為了夏天,她也要修鍊,不為別的,最起碼要有自保之力。

趙馨沒想到,就是今天的一個決定,她為了自保而修鍊的想法,讓她日後成為了地球最強的女修士之一。

這一點夏天也是沒想到的,他完全沒想到,自己當初一個決定,就培養出了一個強大如斯的女修士,而且在他最需要幫助之時,給予他最大的幫助。

……

夏天和趙馨都下了決定,但今天時間已經晚了,而且有沒有修鍊資質,明天也得抽個血再說。

在加上今晚發生的事情,夏天決定先送趙馨回家。

於是帶著趙馨下樓,在剛到一樓,出電梯口,他便看到電梯口前面站著好幾個衣冠楚楚的人。

一見到這些人,夏天一怔,旋即看到先前那個被他打的保安后,他眉頭一蹙,心想,這是來找麻煩的?

可是結果卻是夏天想錯了,原來這些人是來給他道歉的,其中還包括這家集團的董事長。

雖然說那個被夏天打的保安,是他的小舅子,但是他卻是知道夏天的身份,在阿狼找到他之時,他就知道一切,因此他可不敢得罪了夏天。

在一聽自己小舅子竟然和夏天起了衝突,他嚇的在外面約會情人,都趕緊跑回來了。

此刻給在見到夏天後,拚命的給夏天道歉,並且當面暴打了他的小舅子。

夏天見此也沒有過多追究,而後說了一下,他將張兵給從樓上扔下去了讓他們處理一下。

董事長和那個保安聽到后都是一驚,隨即那個董事長說他會儘快處理的。

隨後夏天離去,董事長和那個保安都是心理后怕,還好夏天沒有和他們計較,不然他們的後果也得和張兵一樣被從樓上扔下去。

……

夏天和趙馨一路無言,走到保利大廈外面。

在到了外面后,趙馨喊住了夏天:「夏天!」

夏天轉過頭,他看著趙馨,看到趙馨眼中充滿了詢問,和疑惑,他猶豫了一下說道:「好吧,剛才既然你都看見了,那我也不再隱瞞了。」

隨即夏天將他的身份給趙馨說了一通,趙馨聽到后滿臉的震驚,捂住嘴難以置信的直搖頭,彷彿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至於嗎?有那麼難以置信嗎?」

見趙馨不敢相信的樣子,夏天搖了搖頭,隨即說道:「好了,我無論什麼身份,都有一個身份,那就是你的男朋友,所以我們走吧,送你回家。」

說話間,他一招手,阿狼便開著一輛價值過億的跑車來到他和趙馨的面前。

看到那輛在燈光下熠熠生輝的跑車,趙馨心中終於肯定了,夏天剛才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忍不住再次看著夏天,驚訝的咽了口吐沫。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