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海點點頭:“不管了,老闆他們最重要,往後真要追究起來,也總比現在什麼都不做以後再來後悔強吧。”

邱海點點頭:“不管了,老闆他們最重要,往後真要追究起來,也總比現在什麼都不做以後再來後悔強吧。”

2020 年 10 月 28 日 未分類 0

我站起來,一拍他的肩膀:“這就對了,我這就打電話。”我拿起電話,也不管現在是什麼時候。快速的尋找了所需的號碼,撥了出去。

“喂?”電話裏響起了睡意濃濃的聲音。

“拓拔燁樑,我是於小楓。”

“小,小楓?”睡意濃郁的聲音立馬被驚醒了。

“我答應做你的女朋友。明天開始,我們約會吧。”

“啊?”

“就這樣了,晚安!”我掛了電話,對邱海做出了一個ok的手勢,同時在心裏不得不對拓拔燁樑說聲對不起了,爲了括顏的安全,我只能暫時騙一騙他的感情了。

有了解決辦法後,我們都不約而同的有了一種輕鬆感,就算幫不上括顏的忙,只要能知道他們都安全,也滿足了。

我們往回走去。身後的這個地下車庫,依舊還是那樣的冷,那樣的安靜,就像這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我們到家後,洗完了澡各自睡去。

獨自躺在牀上的我有了些不習慣,我很懷念身邊那個溫暖的身軀,很懷念那個溫暖的臂彎,很懷念耳邊多出來的那個溫熱的呼吸……

……

生活仍在繼續,工作也一樣,一上班就開始忙碌的我也就暫時沒有了時間去想別的事情。可是一旦事情忙完了,我的腦海裏就會不自覺的冒出括顏的身影。越是壓抑就越是反彈,最後弄得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邱海怎樣勸都沒有效果。

“小楓,你就休息下吧。”邱海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對着自己給自己不停找事做的我說道。

“陪我出一趟吧,網上有很多給我寄來了聖丹和元丹所需的藥材,我得去快遞公司拿。”我看看錶,快要到下班時間了,便了站起來,脫了白大褂,做着外出的準備。

“怎麼沒要送到這裏或是家裏?”邱海問道。

“太多了,快遞公司要我自己找車去取。”我答道。上亞名弟。

“那些藥材會不會是真的?”邱海也跟着站了起來。

“不會有假,都是各大有名的藥材公司發來的,全都有檢驗證書的,所以價格特別昂貴。”

“你哪來那麼多錢?”

“括顏不是給了我一張金卡嗎?”我答道,原本就沒打算要用裏面的錢,但是爲了括顏他們,只能刷卡了:“不過……”

“不過什麼?”邱海問道。

“卡里的錢是不是太多了些?只怕我幾輩子都用不完。”我已經記不清是多少了,唯一的印象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聞言,邱海笑的直搖頭:“做個有錢人不好?世人終其一生勞碌不就是爲了財嘛。”

我白了他一眼:“也就你們才能說這樣的風涼話,真正是視錢財如糞土的人,因爲你們根本就不愁沒錢花。”

就在我們要出門時,拓拔燁樑春風滿面的走了進來,而緊接着走進來的是汪溫書。

“小楓,我來接你下班。”拓拔燁樑說道。

此時的邱海自然是隱身了的,在我上班的地方,他就一直是隱身的,所以拓拔燁樑和汪溫書都看不到他的存在。

見汪溫書也進來了,我有意對拓拔燁樑很是熱情:“好,我們走。”說着,我挽上了拓拔燁樑的手腕。

原本就情緒比較低落的汪溫書見我和拓拔燁樑這樣的情景,臉色不禁變的更加難看了:“小楓姐,你真的和他在一起?”可見,他已經認出了拓拔燁樑的身份。

“是啊。”我回答着汪溫書的問話。

汪溫書話裏的意思我明白,之前他以爲雜誌上我和拓拔燁樑的擁抱是假的,今天一看,才明白我和拓拔燁樑的關係是真的。不論汪溫書怎樣想,只要能讓他誤會就行。

“咳!”邱海這時候猛的咳嗽一聲。

我瞥了邱海一眼,只得把挽住拓拔燁樑手腕的我的手放鬆了些,以示拉開了些距離。

精靈之短褲小子 就在汪溫書和我說話的時候,拓拔燁樑不禁對汪溫書多看了幾眼。

“既然你們有事,我就先過去了。”汪溫書說着就轉身往他的停屍間走去。

“等等。”拓拔燁樑突然叫住了汪溫書。

汪溫書停下了腳步,卻沒有轉身。

“你是這裏的法醫?”拓拔燁樑問道。

汪溫書點點頭。

Wωω⊙ tt kan⊙ C O

“他是新分來的法醫,叫哦汪溫書。”我說道。

“沒想到你做法醫了。”拓拔燁樑說道。

“怎麼?你們認識?”我詫異的問着拓拔燁樑。

“認識啊,從小就認識。”拓拔燁樑點着頭。

“從小就認識?”這倒是讓我不明就裏了:“你們還是鄰居嗎?”

這時,汪溫書轉身過來,面對着拓拔燁樑,臉上很是陰霾:“拓拔燁樑,不要總是提小時候的事情,你是你,我是我,你我沒有任何的關係。”

一向給人陽光健康的汪溫書首次給了我一種陰冷的感覺。

“好吧,既然你不想提起,我就不說了。” 重生之絕世廢少 拓拔燁樑露出了不以爲然的表情。

汪溫書在轉身回去的時候,看了我一眼,我竟然莫名的打了個冷顫。

被汪溫書這樣一鬧,我們都沒有再說話,出了停屍間,來到外場後,進入了拓拔燁樑的車裏,直接向物流公司駛去。

最後,在路上我還是忍不住的問向了拓拔燁樑:“你和汪溫書究竟是什麼關係?”

“他是我叔叔拓拔承運的私生子。”

“啊?”我這倒是讓我吃驚不小,弄了半天,汪溫書也是拓跋家族的人。

“爺爺在世的時候,不讓他進入拓拔家的家譜,他就一直跟隨他母親姓。我叔叔就一直想讓這個最喜歡的兒子進入拓拔家的家譜。”

聽到這裏,我差不多弄清楚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和矛盾了,既然是人家的家務事,我也不好干涉,就只能默不作聲了。

見我不出聲,拓拔燁樑轉移了話題,看了看坐在副駕位上的我,輕聲問道:“小楓,你……”話說了一半,又停了下來。

“想問什麼?”我問道。

“你不是訂婚了嗎?怎麼……”

我看着手指上的戒指,心裏頓時暖暖的,嘴裏卻說着讓人感覺沒有溫度的話:“他跑了,失蹤了,只留下了我。”

“咳!”坐在後座的邱海再次猛的咳嗽一聲。

不能回頭的我故意不去理會邱海。

“他這麼狠心?你這麼好,他也捨得嗎?”拓拔燁樑忍露出了迷茫的神情。

我低着頭沒有回答,這樣的問題我也沒法回答,更何況還有邱海在後面監督。 “謝謝,謝謝你來找我。”拓拔燁樑沒有逼我回答,反而一臉的高興。

我仍然沒有出聲,還是因爲不知道怎樣回答。

“以後我會好好對你的,不會讓你受委屈。”拓拔燁樑說道,他的臉上露出了長時間鮮少露出的欣喜笑容。

唉!我在心裏長長的嘆了口氣。悄悄瞄向了拓拔燁樑。才發現幾天沒見,他似乎瘦了很多,臉上的顴骨都露了出來。

我們一路無話的來到了物流公司,臨時租了一輛貨車,將我收到的所有藥材一車全拉到了我早就聯繫好了的一家制藥公司……

忙碌完後,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於是,我也就提出了我的建議:不要在外面吃,去拓拔燁樑的家裏吃飯,原因是上回我本打算讓他帶我好好參觀參觀拓拔家,結果半路出現了狀況而沒有去成。所以,這回就乾脆直接去他家了。

拓拔燁樑似乎對我的所有要求從來沒有反對過,還真是有一種百依百順的感覺。

於是。我們就很順利了進入到了拓拔家。

對於第三次進入拓拔家的我,還是對這裏特別的陌生,除了知道拓拔燁樑住的地方外,就只知道已經死去了的拓拔向榮住的地方。因此,這一次我們吃過飯後,在我的催促下,我和他就“漫步”在了這個大的猶如皇帝的後花園的大院子裏,而邱海就一路跟在了我們的後面。

“小楓,我母親特別喜歡你。”拓拔燁樑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左看看,右看看,發現每個人住的房子之間的距離都特別的遠。

“吃飯的時候,我母親不是總在給你夾菜嗎?”

“哦。”這個我還真沒注意,就只是特別關注拓拔元良了:“你父親每天都會在家吃飯嗎?”

“有時候會,只要他沒有應酬。”

“我們吃飯的地方是誰住的地方?”我問道。

“那裏是專門吃飯的地方,沒有人住。”

“不是吧,就一個吃飯的地方。還特意弄套大房子?”我暗自咋舌,有錢人家就是有錢,錢多的沒地方花了。可是括顏那麼有錢,也沒弄得這麼有排場。我反而更喜歡括顏他們住的地方,人多熱鬧而溫馨。不自覺的,括顏的身影又縈繞在了我的腦海裏。

拓拔燁樑笑了笑:“我出生的時候,這裏就是這樣了,以前還有叔叔和其他親戚一起吃飯,人很多……其實我也並不喜歡這樣的住着,每個人都是獨門獨戶,一天下來很少見面。我喜歡一家人住在一棟房子裏,每天都能看到彼此……”

拓拔燁樑說着他的憧憬,而去在低頭想着自己的心上人。

“小楓。我去看看。”一直在我身後的邱海突然急促而簡潔的說了聲就消失在了原地。

我沒有往後看,只是用心聽着周圍的動靜,邱海一定是發現了什麼。

“小楓,你怎麼不說話?”拓拔燁樑說道。

“啊?”我擡起頭茫然的看着他:“說什麼話?”

“我剛纔問你。以後我們結了婚,你想住怎樣的房子?”

“哦,這個隨你,我沒有任何的意見。”我轉動目光,看着眼前的景物。

這裏的院子雖大,但是很亮堂,除了邊角料的樹叢外,其他地方都別一盞盞防水路燈照的很清楚。

我的話使得拓拔燁樑一陣沉默,好半天我才反應過來,急忙說道:“我不喜歡這麼大的地方,只要有個三室兩廳的地方住就行。”我隨意的說着。

見我說出了自己的意見。他纔打破了沉默,接着說:“到時候我們一起搬出去,就住在周圍環境好一些,交通方便的地方……”

這時,我的視線裏出現了一棟兩層樓的木屋,木屋上下兩層都亮着燈,我才發現這裏的房子幾乎都是木頭建造的,看不到磚房的存在。

“前面是誰住的房子?”我指着前方的木屋問道。

“那是我父親和母親住的地方。”

聞言,我眼睛一亮,拉着他:“走,我們過去看看。”

來到了木屋門前時,拓拔燁樑小聲對我說:“我父親和母親其實並沒有住在一起,這是我父親一個人住的地方,我母親住在那裏……”

我順着拓拔燁樑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不遠處的一棟比這裏的木屋要小很多的,也是木頭建造的木房子。

我不解的問着他:“你父母爲什麼要分開住?”

拓拔燁樑面露難色的猶豫了半晌,才悠悠說道:“我們父母的感情其實一直都不好,只是對外他們都要裝出一副恩愛夫妻的樣子,就爲了這個家族的名聲。”

聽到這裏,我不禁想起了鄧袁州和他的妻子顧美雪這對也是名存實亡的夫妻,我不免多看了兩眼拓拔燁的母親白婉容的住的房子,只不過這對夫妻只怕不是白婉容有問題,而是拓拔元良有問題了,我轉而又看向了眼前的這棟大房子。

“我能去拜訪一下你父親嗎?”我看着大房子很有股想要衝進去抓住拓拔元良的衣襟問他把括顏關在哪兒了?這樣的衝動。

“吃飯的時候,你不是和我父親相談甚歡嗎?”拓拔燁樑笑問道。

“我今天才發現我和你父親很投緣,也很聊得來,所以現在到了他住的地方,就忍不住想再去叨擾一杯茶喝了。”我說道,真要說起來,吃飯的時候,我也是心不在焉的,根本就不記得自己和拓拔元良說過些什麼,只是恍惚間聽拓拔元良說起平時喜歡喝茶。

現在來到了他住的地方,我纔來了精神,既然顧美雪能都有地下室,說不定這個拓拔元良住的地方也會有個地下室。上役尤扛。

“既然你有這樣的想法,走,我們一起去,我也很久沒有來父親這裏了。”拓拔燁樑說着牽住了我的手。

我任由他牽着我,和他一步一步走進這棟房子,我的心也不由的跟着緊張起來。

推開木質大門,我們來到了一樓,一樓空空的,拓拔元良並不在這裏。

就我的目測,感覺一樓其實沒有在外面看到的那樣大,似乎要小一半不止,一個客廳裏除了簡約的一組沙發,和茶几上一套精美的泡茶茶具外,就是一些簡單的傢俱和裝飾。

只是,在這簡單的客廳裏有一個很大的魚缸,幾乎佔據了一整面牆的位置,浴缸裏遊動着一些稀有而漂亮的魚。

這樣的客廳,真的很難讓人相信這是拓跋集團當家的住的地方,似乎太簡單了,也太普通了。既沒有拓拔向榮住的地方擺放的那些古玩字畫,也沒有拓拔燁樑住的地方是經過名家設計的歐式風格。

“這裏真的是你爸住的地方?”我不由得懷疑的問道,甚至會認爲拓拔元良還會有別的住所。

“這就是我父親一直住的地方,從未有搬移過。”拓拔燁樑在一樓沒有見到他的父親,就準備上二樓去看看:“小楓,你在這裏等着,我去叫父親下來。”

“好啊。”我點點頭,目光不斷在這個一樓客廳裏搜索。

有了到過顧美雪家的經驗,我仔細的看着每一寸地板和每一寸牆壁,同樣也不會放過每一寸樓梯。只是一圈看下來,沒有任何的發現。站在魚缸旁的我正準備想要上二樓時,突然魚缸裏的水泛起了輕微的水波,就像有什麼東西在震動似的。

我趕緊盯向魚缸裏的水,想要找到震動的來源。奇怪的是魚缸裏的水只有一邊泛起了水波紋,而另一邊則平靜無波。

我伸手摸向了泛起水波紋的魚缸玻璃,靜心感受就能感覺到手觸摸的玻璃上確實在震動,極其輕微的在震動。

我隨着魚缸看向了它靠着的牆壁,我轉而摸向了牆壁,這面牆上也在微微震動。難道這面牆後面有什麼祕密嗎?

我往後退了幾步,打量起了這面木牆。之後我似有所悟的跑出了一樓,在剛纔看到的那面牆的方向觀察起了整棟木屋的結構。豁然,我明白了什麼。

一陣微風拂過,在我的頭髮被微微掀起的時候,邱海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我的身後,小聲問道:“發現了什麼?”

“這面牆有問題。”我指着一直在看的木屋外面的一扇牆說道:“這棟房子的一樓裏有一半的面積沒有了。”

“什麼意思?”邱海沒聽明白。

“很簡單,如果說一樓有200平米寬,那麼,我們進去後能看見的就只有100平米。而另100平米就被牆壁截斷了,成爲了沒人知道的另一個空間。”我說道。

“你是說被做成了沒人知道的密室?”

“對。”我點點頭:“拓拔元良很聰明,他不用密室,而是用了地面上的面積做了一明一暗兩個空間,我們能看到的就是客廳,看不到的就是密室。誰會想到眼皮底下的牆後面還會有一個空間?”

“那會不會……”

“我也這樣認爲。”我點着頭的說道,我知道他想說的是括顏他們會不會被關在了這個看不見的密室裏。

“怎樣找到這個密室的入口?” “慢慢找,我們先進去吧。”我們一起走入了一樓,只要知道了地方,其他的就好辦了。

我們剛進一樓,拓拔元良不知道從哪裏走了出來,猛然看到我的他反而一驚。隨即一臉的警惕還夾雜着虛假的笑容說道:“是小楓啊,呵呵,你怎麼來了?”說話間,一絲慌亂在他眼裏閃過。

“我和拓拔燁樑散步經過來着,就想着來看看叔叔你。”我也連忙堆出了笑容的說道。

“哦?燁樑呢?”拓拔元良說着轉頭視線,到處尋找着他的兒子。

“他去樓上找你了。”我指了指二樓的位置。

正說着,拓拔燁樑下了樓。

在拓拔元良看向二樓的時候,我轉目看了看魚缸裏的水,此時的水面完全平靜了下來,沒有任何的波紋泛起。

“爸,你去哪兒了?”拓拔燁樑問道。

“我……我剛從院子裏回來……”拓拔元良說的有些牽強。

“叔叔,這裏還有另一個門嗎?”我故意問道。

“對啊,這裏還有一個小門。我平時喜歡種些花花草草什麼的,有個小門出去也方便。”拓拔元良說着,指了指他身後的一道門。

我偏頭看了過去,果然有個門,只是爲什麼剛纔我在這個客廳裏轉了一圈都沒有發現?也就在我看向小門的時候,邱海一個閃身,穿過小門出去了。

“咦?爸,你什麼時候在這裏開了一道門啊?”拓拔燁樑也是極其訝異。

“你自己想想你有多久沒來我這裏了?”拓拔元良一臉不高興的問道。

拓拔燁樑想了想,不好意思的說道:“是有很久了,差不多快三個月了吧。”

“今天小楓在這裏,我就不說你了,小楓,來,請坐。”拓拔元良很是客氣的招呼着我坐下。

他也在茶具旁坐了下來,開始了爲我們泡茶。

沒多久,邱海從小門走了進來。在我耳邊說道:“外面確實是通往大院裏的,但是總覺得哪裏不對勁,可又說不上來。對了,我剛收到天網傳來的信息,這個房子裏有我們要找的那隻嬰靈。你得趕緊離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