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沙石突然像是凝固了一樣,變得堅硬無比,將小胖子的胳膊死死的掐在裏面,根本就拔不出來。

這個時候,沙石突然像是凝固了一樣,變得堅硬無比,將小胖子的胳膊死死的掐在裏面,根本就拔不出來。

2020 年 10 月 28 日 未分類 0

小胖子見這這個情形嚇的整個人都懵逼了,一臉痛苦的求着江離救他。

這個時候沙石中間突然冒出了一股黑氣,幾乎是一瞬間的時間,直接衝進了小胖子的身體裏,小胖子的臉憋紅着,隔了一會就開始發烏黑,這樣下去,怕是要被下面的髒東西替了命。

我趕緊割破手指,將血滴在小胖子的臉上,那股黑氣瞬間從他身體裏衝了出來,江離拔出法劍朝那個黑氣狠狠用力一劈,黑氣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個時候地面上的沙石又恢復了正常,變成了正常的沙,小胖子才得以將胳膊伸了出來,他整個人臉色慘白,嚇得渾身直哆嗦,問江離剛纔那個玩意到底是啥。

江離冷冷的說了句,“下面都是枉死的人逗留在這裏的亡魂,想找人替命還魂,你不聽我的勸告,三更半夜不睡,跑來挖沙石,又是做什麼?”

這下小胖子一臉歉意的看着江離說,“我就是覺得這裏有點問題,你們非要睡覺,我睡不着,就想來看看。嘿嘿,反正現在沒事了,睡吧,睡吧!”

江離陰沉着臉,看上去極其可怕,整個人渾身散發着一股極其嚇人的氣勢,幽幽的說了句,“你已經驚動了它們,今天都沒法睡了。”

江離這一說,我自然明白了,這地底下的東西怕是要騷動起來了,誰叫這個小胖子不聽江離的話,這下面的亡魂感受到了凡胎肉體,必定會躁動,越是這種想要替命的亡魂,目的性越強,不達目的不罷休。

江離的話音剛落,四周就發出嗡嗡作響的聲音,像是有什麼東西要跨了一樣。

一瞬間,沙石底下竄出數十個亡魂,幽幽的看着我們。

他們穿着的服飾和我們完全不一樣,破舊的絲綢衣制,渾身散發着一股幽怨的氣勢,這些東西之中站着一個女人,穿着一身赤紅色的衣服,手裏緊緊握着一根長笛。

這個女人突然露出一絲妖異的笑容,舉起手中的長笛吹奏了起來,悠揚的笛聲,帶着一絲異域的味道,還夾雜着一縷幽怨的憤怒。

江離皺眉連忙呵斥了一聲,“捂住耳朵。”

可惜,這句話已經晚了。

眼前突然變成了一座宮殿,裏面窸窸窣窣站了無數的人,人們都在宮殿裏面吆喝着,有人手舞足蹈

的唱歌跳舞,似乎玩的很開心,在人羣之中我看見了那個吹笛的女人,她穿着一身紅衣,手裏戴滿了金銀珠寶,嘴脣那抹妖異的紅塵,在人羣之中顯得格外特別。

她的皮膚很白,身材特別好,她的容貌和西玄女妖有的一比,着實是個大美人。

她似乎看見了我,衝着微微一笑,伸出手指朝着我勾了勾手,示意我過去。

也不知道爲什麼,我的腳步根本不聽使喚,她勾了勾手指,我就跟着走了過去,她轉身朝着一扇門走了進去,進去的那一瞬間,我整個人震驚了,是一個封閉的密室,裏面全部都是各種刑具,到處都是血跡。

她對着我呵呵一笑,“讓我們永生在一起。”

突然,四周全是慘叫聲,眼前出現了極其可怕的一幕,周圍的刑具上全部困着人,那個女人脫了衣服,站在一個石板上,眼裏帶着淚光,一個男人站在她的旁邊,手裏拿着彎月匕首,面無表情。

接下來我看到了最可怕的一幕,那個男人拿着彎月匕首活生生的開始剖開女人背部上的皮,手法極其巧妙,竟然生生將她整個人的皮,沒有絲毫損壞的割了出來,成了一張完整的人皮。

我嚇得整個人摔倒在地上,那個女人眼神幽幽的看着我,眼裏夾在着一滴淚,臉上的表情已經僵硬,渾然已經死在了那裏。

我胃裏一陣倒騰難受的厲害,緊接着,我看見那個男人拿着她的皮放在了一個箱子裏,讓人帶走。

這些人好像看不見我一樣,我跟在那個拿着箱子的人身後,跟着他進了另外一個門後,只見一個五官英俊的男人滿臉愁容的看着對方拿來的箱子,痛苦不堪。

那個男人拿着女人的皮,製作了一個笛子出來,那個笛子散發着一股幽怨的陰暗,那個男人摸着笛子自言自語的說,“你一定會帶着我打開那裏的祕密吧?”

“丹朱口神,吐穢除氛,舌神正倫,通命養神,羅千齒神,卻邪衛真,喉神虎賁,氣神引津,心神丹元,令我通真,思神煉液,道氣長存,敕!”江離的聲音突然出現。

我眼前突然一變,四周又回到了黑壓壓的沙漠之中,身旁站着江離,地上倒着的是那個小胖子。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到我身後。”

我點點頭,連忙走到江離身後,只見那羣亡魂猶如變成了惡鬼一樣,齜牙咧嘴的朝着江離衝來,江離緊緊握着法劍一把斬斷了這些亡魂,正準備朝着那個女人劈去的時候,我大喊了一聲,“不要!”

(本章完) 「不用了,反正我之前也馴化了幾隻鳳凰的! 兵王傳奇 已經很感謝鳳族長了……」墨九狸說道。

「那好吧,那我派人送你們去凌城吧!」鳳溟聞言說道。

「不用了,之前我馴化的鳳族裡面,應該有知道凌城的吧?我讓它們帶著我們去就可以了!」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嗯,確實,那我就不送兩位了,以後有事儘管來神之森林找我們!」鳳溟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說道。

「好,那麻煩鳳族長跟其餘幾位說一聲,我們就先走了!」墨九狸說道。

「好的!」鳳溟說道。

墨九狸心念一動帶出一隻鳳凰,跟帝溟寒兩人坐到鳳凰的背上,然後看著鳳溟說道:「告辭!」

「兩位慢走!」鳳溟說道。

墨九狸和帝溟寒乘坐著鳳凰直接向著神之森林外飛去,很快就消失在鳳溟的眼前了,鳳溟看到墨九狸兩人消失,這才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

墨九狸和帝溟寒直接出了神之森林,一直飛到了距離神之森林已經好幾座城池后,才找了一處密林停了下來,收起了帶他們的鳳凰,然後兩人找到一處隱秘的山谷,帝溟寒確定四下無人……

一路上都站在墨九狸肩膀上的小鳳,才飛了出去,帝溟寒一道靈力打在小鳳的身上,小鳳身上頓時一陣七彩光芒綻放,一隻巨大的七彩鳳凰,出現在墨九狸的眼前,讓墨九狸驚訝不已的看著面前的七彩鳳凰……

「小鳳,你竟然是七彩鳳凰?」墨九狸回神看著小鳳震驚的問道。

重生超級巨星 「是啊主人,我也沒有想到那隻老鳳凰的血脈,激發了我自己的血脈!」小鳳飛回墨九狸的身邊說道。

「真棒,沒有想到我們小鳳這麼厲害!」墨九狸開心的看著小鳳七彩的羽毛說道。

「主人,你幫我把羽毛變個顏色吧,不然會給主人帶來麻煩的!」小鳳似乎情緒並不太高的說道。

「我們去空間再說!」墨九狸感覺到小鳳似乎有心事,於是說著直接帶著帝溟寒和小鳳回到了空間裡面。

帝溟寒知道墨九狸和小鳳凰有話要說,回到墨九狸的空間,就去看自己的爹娘了,沒有打擾墨九狸和小鳳凰……

看到帝溟寒離開,小鳳一愣隨即看著墨九狸說道:「主人,男主人不用離開的,他聽到也沒事情的!」

「我知道的,不用理會他,你先說說你的事情吧?」墨九狸看著小鳳問道。

七彩鳳凰,可是鳳族中最為強大和尊貴的存在,可以說七彩鳳凰才是鳳族真正的領導者……

「主人,我沒什麼事情!」小鳳看著墨九狸猶豫了下說道。

「小鳳,你不想說我不會勉強你,但是如果你說的時候,最好是真話,因為我不喜歡別人說謊知道嗎?」墨九狸聞言看著小鳳說道。

她尊重自己的契約獸,所以它們的事情和隱私,她都不會過問,它們想說她會洗耳恭聽,它們不想說,她也絕不逼問,這是她的原則…… 「主人,不是的,我只是不想主人因為我的事情而分心,我知道主人有很多事情還沒做完,而且我不想主人有危險!」小鳳急忙解釋道。

「你怎麼那麼墨跡啊,你跟主人都契約了,你的事情再擔心主人也會管的,難道主人有危險你就看著不幫忙嗎?真是搞不懂了!」小書在一邊看著小鳳,十分無語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笑了笑,看著小鳳說道:「小鳳,小書說的沒錯,我們本來就有契約關係,雖然我不強求你們為我做任何事情,不強求你們一定要為了保護我去送死,但是你們遇到危險,我卻不會袖手旁觀!」

「主人,我知道!我又不怕死,為了主人我什麼都願意做,我不害怕死,我只是害怕主人因為我受到傷害,那樣我會比死還難過的……」小鳳聞言委屈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一愣,沒有想到小鳳是因為擔心自己的安危,才會吞吞吐吐不願意多說的,莫非小鳳說的事情會給自己帶來危險?

想到這裡墨九狸看著小鳳問道:「小鳳,你的意思是你要說的事情,會給我帶來危險是嗎?是因為對方可能比我強大是嗎?」

小鳳聞言點了點頭,證實了墨九狸的猜測……

「小鳳,雖然我不清楚你到底要說的是什麼事情,但是如果你擔心的事情是真的,是不是更應該早點告訴我,讓我可以早點準備,也不至於等到真的遇上時,已經受傷你再說來的好呢?」墨九狸看著小鳳說道。

「沒錯,你現在不說,等到以後主人因為你受傷你就開心了啊?如果你早點說清楚,主人有所準備,或許就不會受傷了不是嗎?」小書也故意說道。

墨九狸聞言看了眼小書,總覺得今天小書有些不對勁,有點兒針對小鳳,是不是小書也知道什麼呢?小書被墨九狸看的有點心虛的吐了吐舌頭,然後直接消失在的面前……

這樣逃跑的行為,讓墨九狸更加確定小書心裡有鬼了,等會兒在找他算賬……

而小鳳被小書一說,覺得小書說的有道理,最後想了想看著墨九狸說道:「主人,我告訴你……」

墨九狸聽完小鳳的話,這才終於知道小鳳在擔心什麼,也終於明白為何小鳳如此嫌棄鳳溟了!

原來小鳳說鳳溟並非真正的鳳族,確切的說是神界鳳族,都不是純粹的鳳族,他們只是擁有著半分之八十的鳳凰血脈而已,當然了在神界他們就是真正的鳳族……

而小鳳才來自真正的鳳族,它的血脈被鳳溟的精血激發之後,一些傳承和記憶也跟著全部恢復了,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在小鳳還是一顆蛋的時候,它所在的鳳族一直跟龍族和麒麟族,三族爭鬥不斷,但是因為它們鳳族已經幾萬年沒有出現過七彩鳳凰了,使得鳳族的實力大不如前,一隻被麒麟族和龍族打壓著……

那時的鳳族,凡是有新出生的鳳凰,都會被鳳族那些老傢伙暗中監視著…… 我的一聲‘不要’,讓江離晃了神,江離的法劍直直的衝着那個女人,隔了許久才放下劍刃,一臉沉着的看着我說,“怎麼回事?”

我幽幽的看了一眼那個女人,她看着我的表情什麼幽怨,眼神裏帶着一絲淒涼,看上去極其可憐,她見江離沒有繼續攻擊,一個轉身消失在沙漠之中。

被江離斬斷的亡魂也隨之變成黑煙飄走,江離將地上的小胖子抱在懷裏,朝着我們之前歇腳的地方走去,小心翼翼的將他放在地上。

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我,“那個女人怎麼了?”

我告訴江離,“剛纔我聽見笛子的聲音以後,眼前突然出現了幻想,我看見了一個極其繁華的地方,應該是這裏曾經輝煌的城堡,裏面有很多眼睛特別漂亮的人,後來我看見了你這個女人,她被人活活剝了皮,有人用的她皮膚做了一個笛子,而且那個人好像是她的丈夫。”

江離陰沉着臉,似乎想到了什麼,隔了許久纔開口說,“人皮笛子,難道是那件事情……”

我一臉茫然的看着江離,“什麼事情?”

江離搖搖頭,“我也不確定,只是曾經聽到一個故友談論過人皮笛子的事情。”

江離那一晚上都沒說清楚到底是什麼事情,只是閉口不談,讓我趕緊休息。

江離的神神祕祕,更讓我有點好奇,那個女人究竟是誰,那些人爲什麼要活生生的剝了她的皮,去做了這麼一個人皮笛子,她又好像是心甘情願,又有些無奈。

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那個笛子聲音帶給我的幻想,是那個女人故意想讓我知道點什麼。

到了白天,小胖子嗷嗚一聲叫喚了起來,一臉懵逼的看着我和江離,伸了伸懶腰說,“哎媽呀,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怎麼覺得渾身痠痛,像被人打了一樣。”

我尷尬的看了一眼江離,江離昨晚上都告訴我了,因爲那個女人吹笛子的時候,江離怕小胖子凡胎肉體受不住,乾脆一掌打暈了他,這樣他就聽不見笛聲。

我轉眼看着小胖子一臉無辜的樣子,竟然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小胖子見到我這一笑,立馬怒火沖天,“我去,我就是覺得有人打了我,原來是你啊!”

我愣了愣,連忙說,“不是我,是我師父打你的。”

小胖子倒也有趣,對我是一點不客氣,一聽到是江離打的他,他立馬呵呵笑了笑,一臉賣着乖說,“打的好,打的渾身都特別舒坦。”

我一臉尷尬,這小胖子的

態度也真是極端了,像極了男版遊屍王。對我是一個表情,對江離又是另一個表情,我尷尬的看着他,真不知道是遊屍王的形象已經在我腦海裏根深蒂固了,還是怎麼的,竟然一個小胖子的舉動,都讓我想起了她。

我好奇的看着小胖子,“現在白天了,你有沒有辦法拿到鑰匙啊?”

小胖子一臉沾沾自喜的說,“這你就問對人了,這沙漠我還是花了點時間研究,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不過是這當年城堡裏的一個祭祀場所而已,這幾天我在這裏還真沒挖出個所以然來,不過,魔鬼城的中心,估計有點名堂,只是那裏邪門,只有你們這種有能力的人陪我去,才行。”

我心裏這麼一聽,說來說去,這個小胖子無非是有謀略卻沒實戰能力,所以才拉着我和江離跟他一起。

魔鬼城的中心?

昨晚上我們最先碰見的士兵借陰走道的時候,江離就說這麼些人是去魔鬼城的中心,看樣子這個地方是有點邪乎。

小胖子帶着我和江離朝着魔鬼城的中心走,一路走來除了沙漠,就是各種奇形怪狀的石窟,約莫走了二十多分鐘的樣子,到了一個衆落石聚集的地方,歪歪倒倒豎立着各種奇怪的石像。

小胖子說,這裏就是魔鬼城的中心,因爲歲月過去了太多,所剩的東西也就這些。

以前這裏曾經是非常繁華的地帶,如今卻已經成了一片廢墟遺址。

我俯下身子,看着我身旁的一個墓碑上面歪歪扭扭的寫着一些字,看不出來寫的啥,我問江離,“這上面寫的是什麼呀?”

江離還沒走過來,小胖子倒是一臉好奇的湊過來看了一眼,滿眼放着光說,“這是那個時代的字,你當然看不懂了,這個文字好像沒怎麼出現在世上,大概是因爲那個時候滅亡程度毀滅性極高,根本就沒留下太多的東西給我們,除非是能從它們那個時代活着到現在,否則根本沒辦法解讀上面的東西。”

江離一本正經的走了過來,看着石碑上寫的字說,“這是一些警告人靠近這裏的話,無非是拿來嚇唬人的,沒什麼用。”

我尷尬的看了一眼小胖子,瞬間覺得小胖子的神神祕祕舉動,瞬間被江離打破了。

小胖子一臉尷尬的撓了撓頭,看着江離說,“大師傅,你看的懂上面的字?”

Www. ttкan. ¢Ο

江離繼續說,“這個是新疆那邊的文字,墓碑上的字是新刻的,一看就是有人惡作劇,想要把來到這裏的人嚇唬走。”

小胖子整個人的臉色都不好了,尷尬的

笑了笑,連忙說,“我也是瞎說的,你們別當真。”

我本來只是好奇摸了一下石頭,伸手摸到石頭後面有一道雕刻着的東西似得,我連忙轉過身子,走到石碑的身後,看着上面竟然有個符號。

“這是啥?”我問。

小胖子湊過來一看,“我嘞個去,這東西是真的看不的,走走走,這個地方怕是待不得。”

話音剛落,小胖子抓着我就朝外面走,江離一聲呵斥,“回來!”,小胖子微微一愣,抓着我又朝着江離走了過去。

小胖子嚇得臉色慘白,急躁的都快跳起來了,“大師傅,這次不是我唬弄你們,這個符號,據說見了的人,都沒活命的機會,再不走,我們就都要死在這裏了!”

江離不語,只是伸手拍了拍符號上的灰塵,“你要是再胡亂說話,我就把丟給那些亡魂了。”江離的語氣極爲嚴肅,看樣子小胖子肯定是說錯了什麼。

小胖子愣了愣,一語不發,江離這纔開口說,“這個符號,分明是陰司的人留下的,它們來過這裏。”

我很是好奇,陰司的人爲什麼要在這裏留下記號。

江離告訴我,陰司之中的夜遊人和日遊人是唯一可以到處行走的職員,無論是天南地北,它們都要輪流走動,一般來說,它們如果遇到不屬於陰司管轄的地帶,或是有棘手危險的事情以後,就會留下這個記號,避免輪班的人繼續走到這裏。

“什麼陰司,陰司是個什麼鬼?”小胖子一臉茫然的看着我們。

我淡定的說了句,“恩,你說對了,是個鬼。”

我也懶得跟他解釋,小胖子整個人臉色全然不好了,江離皺着眉頭看了看四周,隔了一會,讓我拿出羅盤遞給他,他看着羅盤,四周走動了一番,約莫打量了十分鐘後,朝着我們走來,讓我們把這個石碑搬開。

我本以爲這個石碑肯定很重,結果輕輕一推,轟隆一聲,四周赫然發出極其猛烈的響聲,緊接着四周的落石竟然自己動了起來,整個移動的位置,猶如一個巨大的星宿陣型一樣。

這些落石移動是時候,隱隱約約透着一絲哀嚎聲。

一瞬間,沙石天旋地轉之勢,撲面而來,我根本睜不開眼睛,只覺得鼻子嘴巴里全是細沙,喉嚨被沙石弄的幹癢,不斷咳嗽,又吸入了更多的沙石。

這個時候,腳下的沙石,變得極其鬆軟,緊接着一股失重的感覺,渾身被掏空一樣,雙腳騰空,重重的摔了下去,四周還有沙石窸窸窣窣跟着掉落的聲音。

(本章完) 為的就是盼望能早日出現一隻七彩鳳凰,好重振他們鳳族的聲望,在龍族和麒麟族面前風光一把……

說來也巧了,小鳳出生的同一天,還有一隻鳳凰出生了,兩個小傢伙同一天出生,讓鳳族那些老鳳凰十分開心,畢竟鳳族不像人族那樣,子孫後代特別容易有……

鳳族,龍族,麒麟族這樣的珍貴獸族,每隔很多年,才會有一個後代出生,有時候甚至都幾千年也不會誕生一隻鳳凰一條龍的……

因此,一次性誕生兩隻鳳凰,對鳳族來說已經算是不小的事情了!而因為小鳳和另一隻小鳳凰的出生,小鳳的爹娘,和另一隻小鳳凰的爹娘,也瞬間受到了鳳族的重視,如果等到小鳳和另一隻小鳳凰破殼,天賦血脈純正,它們各自的爹娘,自然也會身份高貴,在鳳族立足是輕而易舉的……

在鳳族,新生鳳凰破殼的時間越久,說明天賦越好,血脈越純正,因此兩家也是都在暗中較量著,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越晚出世越好……

一晃三千年過去了,在蛋殼中的小鳳已經有了靈智了,因此直到爹娘和外面的事情,也知道原來還有一個鳳凰跟自己一起出生的,對於自己的小夥伴小鳳心裡還是十分期待的……

而且,小鳳那時就已經知道了自己是七彩鳳凰……

雖然那個時候小鳳還沒有什麼傳承,但是作為七彩鳳凰,本身就十分的強悍,也有許多厲害之處,比如未破殼就能清楚知道外面的很多事情,只要它願意,可以跟外面任意一隻鳳凰溝通,甚至命令對方做任何事情……

畢竟七彩鳳凰才是鳳族血脈最為純正的存在……

但是年幼的小鳳,並沒有那麼多心思,知道自己沒到破殼的時機,也不想過早的出去,因為了解了外面鳳族的事情,讓它稍微知道了自己一旦出世,可能要面臨的責任,這是小鳳不怎麼喜歡的,加上她也想等另外一隻小鳳凰破殼再說,小鳳覺得它們一起出生,那一隻比自己早出生不到一天的小鳳凰破殼后,她再破殼不是也有人玩嗎……

直到後來有一天,小鳳的爹娘帶著小鳳,去見當時鳳族的族長,那天小鳳也在蛋殼內,看到了另外一個鳳凰蛋,小鳳一時好奇,察覺到對方也蘇醒了以後,就利用自己七彩鳳凰的天賦,跟對方溝通了起來……

兩顆蛋在暗中溝通說話,外面那些鳳族卻全然不知,對方也是一隻小鳳凰,開始的時候還被小鳳的聲音嚇了一跳,後來小鳳解釋后,才慢慢相信小鳳,畢竟對於七彩鳳凰小鳳,對方天生帶著一種臣服的感覺……

通過跟小鳳的聊天,對方也知道了小鳳是七彩鳳凰的事情,後來小鳳被爹娘帶回去,就很久都沒有見到那隻她喊做小姐姐的鳳凰了……

直到又過了幾百年,鳳族的族長大壽,小鳳在壽宴上,又遇到了自己的小姐姐, 過了許久我才能睜開眼睛,眼前黑咕隆咚的,什麼也看不見,但是從頭頂是隱隱約約透着的亮光,我大概知道自己在哪裏了,應該是魔鬼城沙地的底下,剛纔移動了石碑之後,沙石撲面,腳下的沙石松動成了流沙,直接將我捲到了地底下。

我將揹包裏的手電筒打開,這纔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幕,四周都是城牆一樣的石碓,雕刻着各種精美的圖案,眼前還有四扇門,而我的身旁竟然一個人也沒有,估摸着是沙石將我們分開在不同的地方。

江離現在一定會很擔心我的安慰。

越是在這種地底下面,就越沒有磁場的干擾,我拿着羅盤仔細看了看現在的情況,無論是什麼人制造了這樣的密室,絕對不外乎分陰陽。

四扇門,分別代表了天乾、水坎、坤地、火離,象徵着四個方位。從羅盤的指向上來看,正好是指着天乾的位置,無論對方製造這裏運用了多少迷亂雙眼的招數,騙的了多少人的眼睛,可是羅盤是不會說謊的。

我朝着天乾方向的門走了進去,眼前赫然是一條長長的通道,一眼望不穿,四周窄小讓人密閉在空間裏有些難受,整個通道的寬度約莫僅僅只有一米,高度也不到一米九,相當於是把人困在密閉空間中。

稍微心裏素質不好的人,會因爲密閉狹隘的空間產生幻覺,甚至窒息。

整個一路上安靜的很,也聽不見其他地方的聲音,我估摸着,江離應該離我很遠的位置。拿着手電筒照射在四周的牆壁上,我突然發現,上面像是塗了一層粉狀的東西,我伸手將塗了粉狀的地方擦乾,赫然露出一個小洞,約莫只有兩毫米的大小。

這是什麼東西?

我從揹包裏拿出平日裏江離隨身攜帶的針線盒拿了出來,將細針順着這個小洞插了進去,咯吱一聲,突然眼前明明是通道牆壁的地方,瞬間打開了一扇門,我小心翼翼的朝着裏面走了進去。

眼前瞬間寬敞了起來,這個地方,我好像在哪裏見到過,腦子裏忽然一閃,之前聽到笛聲的時候,我眼前出現的極爲富麗堂皇的大廳好像和這裏一樣,只是現在這裏雜亂無章,到處是廢棄的石堆,坍塌的柱子,凌亂的碎布。

以前這裏所有的輝煌全然已經不再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