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p喲!

mmp喲!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這特麼哪個二傻子,敢問這麼二比的話?

想到這,童姥循聲一看,登時眼中精芒一閃:“是你!”

正驚駭着的老道聽到大漢這話,當場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混蛋啊,掌門這親傳弟子的腦子真的被拖拉機碾過了啊!

“哥們,我真羨慕你的勇氣。”馬夏風對着地上的大漢豎起了一根大拇指,他對童姥的實力,可瞭解的很清楚呢。

連師父都能打傷了,再加上現在暹羅宗老道對童姥的態度,這童姥絕對牛逼的不要不要的。

偏偏,這大漢還敢把童姥的傷疤揭開撒一把鹽,簡直特孃的英雄!

白小鳳也是一陣無語,扭頭皺眉看向童姥。

一旁的陳靈兒臉色有些蒼白,緊張地看了一眼童姥後,她緊靠在白小鳳的身旁,下意識地雙手抱住了白小鳳的胳膊,驚慌道:“又來了一個,怎麼辦?”

白小鳳虎軀一震,低頭一看,陳靈兒因爲害怕,幾乎整個身子都貼在了左手胳膊上,感受着那極致柔軟的觸感,極品,真的是極品啊!

簡直美滋滋!

想着,白小鳳哧溜吸了一口口水,道:“靈兒,你要是真害怕的話,可以抱緊一點的,我不會嫌棄你的。”

陳靈兒愣了一下,這傢伙的話怎麼突然怪怪的?

忽然,她反應過來,低頭一看自己的動作,登時羞得俏臉緋紅,彷彿要滴出血了似的。

“哎呀,殺了半天人,胳膊都酸了,得活動一下呢。”也就在這時,白小鳳彷彿是無意的扭動了一下左胳膊,實實在在的摩擦了一把。

故意的!

這無恥混蛋絕對是故意的!

陳靈兒就感覺觸電一般,渾身都酥麻起來,她紅着臉嗔怪了白小鳳一眼:“無恥混蛋,都這時候了,你還有心思做這個?”

白小鳳撓撓頭,一臉茫然地看着陳靈兒:“我做啥了?”

“……”陳靈兒。

這事讓人家怎麼說得出口嘛?

簡直無恥啊!

第二更繼續,莫方,吃個飯,晚上還有三更 “童,童姥,你確定是這小子折了你兩年陽壽?”

好半晌,老道總算緩過了神,可依舊有些不敢相信。

童姥陰沉着臉,忌憚的看向白小鳳,點點頭:“你還懷疑老身說的話嗎?”

“不敢,不敢!”老道忙抱拳道,旋即咧嘴一笑:“不過,晚輩有個大膽的想法,不知道童姥願不願意?”

“什麼?”童姥問道。

老道嘿嘿一笑:“既然此子折了童姥兩年陽壽,此乃生死大仇了,而此子又搶了我暹羅宗重寶,俗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不妨童姥與我聯手,我們殺掉此子?”

說完這話,老道臉上的笑意越發的猙獰了起來。

他眯着眼睛,看向白小鳳,毫不掩飾身上的殺意。

知道童姥真被白小鳳折了兩年陽壽後,他確實驚駭,甚至覺得自己剛纔拿掌門威脅白小鳳的話很可笑,有種啪啪打臉的感覺。

但,轉念一想。

這不正是個機會麼?

以童姥的年紀,被折了兩年陽壽,無異於是殺命之仇,童姥既然現身,肯定是來報仇的。

他確實不是白小鳳的對手,童姥也不是白小鳳的對手。

可兩個人加起來呢?

況且,還有掌門的親傳弟子在這,雖然人莽了點,但實力也很莽呀!

三人聯手,要是還殺不死這妖孽的話,那他當場就吞三斤鐵!

以童姥和這妖孽的仇恨,他絲毫不擔心童姥會拒絕他的聯手要求。

都扯上殺命之仇了,要是童姥還能拒絕了,那當七品天師是什麼?當天師聯盟是什麼?

“要遭!”

馬夏風嬌軀一顫,心臟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他是知道童姥的實力的,昨晚連師父都打傷了,要是再加上暹羅宗這兩個人,那問題就大了!

擔心着,馬夏風忙看向二樓的白小鳳。

可這一看,他登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視線裏,師父正和冰山校花依偎在一起,冰山校花嬌羞地臉都快滴出血了,而師父卻一臉滿足的笑意。

身爲老司機,馬夏風仔細一看,就明白過來了。

揩油!

師父正揩着冰山校花的油呢!

可是……

夭壽啊!

心要不要這麼大?

人家都商量着聯手了,師父還想着揩油。

師父這是要上天啊!

想到這,馬夏風忙大喊道:“師父,他們要聯手了啊!”

身爲弟子,馬夏風覺得很有必要這節骨眼提醒一下師父。

最關鍵的是。

萬一這三個傢伙聯手弄死了師父。

就剩下他和冰山校花了,還怎麼遭得住嘛?

白小鳳正滿足的活動着胳膊呢,畢竟剛纔殺人太猛了,胳膊很酸的,嗯,得多活動一下。

聽到馬夏風的話,他一臉無所謂的擺擺手:“沒事沒事,讓他們聯手,殺一個是殺,殺幾個不是殺?”

“……”馬夏風。

師父霸氣的過分了呀。

“混賬!童姥在此,你還敢大放厥詞!”

話音剛落,老道便大聲怒斥了起來,他擡手對着童姥一抱拳:“童姥,這件事還有任何猶豫的嗎?此子狂妄之極,辱沒童姥,兩年陽壽折損,童姥難道不想和晚輩聯手復仇嗎?”

讓他沒想到的是。

童姥果斷的搖搖頭:“不想。”

“什麼?!”

老道虎軀一震,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正着急的馬夏風呆住了。

坐在地上的大漢也呆住了。

而正嬌羞羞紅着臉的陳靈兒更是滿臉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童姥。

“嘖嘖……還算心裏有逼數。”白小鳳擡手摸着鼻子笑了笑,同時放棄了繼續揩油的想法,左胳膊離開了陳靈兒的胸口。

師父可是教過他的,揩油是個技術活,時間掌握不好,那就真成了耍流氓了。

要是被人抓到了,是要格嘰格嘰的!

老道目瞪口呆地看着童姥,以爲自己聽錯了,又問道:“童姥,你不想復仇嗎?”

童姥對着老道翻了個白眼:“你耳朵聾了嗎?老身說不想。”

“不想?怎麼可能?”老道再也無法淡定了,“或者說,童姥不屑與晚輩聯手,想單獨復仇嗎?”

“開什麼玩笑?”童姥怒目一瞪,嚇得老道一哆嗦,旋即她對着白小鳳一抱拳:“我怎敢招惹這位後生?他可是我們天師聯盟必須招攬的絕世天才!”

昨晚折了兩年陽壽後,她確實有想過調查清楚白小鳳,殺掉白小鳳的。

畢竟,以童姥的年紀,折了兩年陽壽,已然是血海深仇了,她這把年紀了,還有幾個兩年可以折?

但,換來天師聯盟那邊一句“mmp”後,童姥就徹底打消了報仇的想法。

開玩笑!

天師聯盟那邊都敢一句“mmp”罵過來了,童姥用屁股想都知道是誰傳送的這話過來的。

她要是心裏再沒點逼數,那還混個溜溜球啊?

當然,如果今晚遇到的同樣是七品天師對付白小鳳,她倒是很願意和七品天師聯手一次,“意外”殺掉白小鳳報仇。

可暹羅宗的大長老僅僅是六品天師,再加上暹羅宗掌門的親傳弟子,怎麼可能殺掉白小鳳?

她昨晚和白小鳳交過手,對白小鳳的實力知道的一清二楚。

且,她剛纔未現身前,便仔細查看過白小鳳的實力,和昨晚上完全沒啥兩樣。

這意味着,昨晚她折了兩年陽壽的一擊,並沒有撼動白小鳳的根基!

光是這個結果,就足以讓童姥畏縮。

說完,童姥也不理會驚駭中的老道和大漢,便一臉不耐煩地揮揮手:“行了,在老身眼裏,你們暹羅宗和白小鳳一比,什麼都不是,快滾,不滾的話,老身先代白小鳳殺了你們。”

“……”老道身軀不受控制的顫抖着,他好痛苦的。

明明都準備聯手童姥裝比殺人了,怎麼童姥卻反倒是幫着這妖孽了?

開什麼玩笑?

兩年陽壽說沒就沒了,不心痛的麼?

不過,轉瞬間老道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下心中的驚駭,他對着童姥一抱拳:“打擾了,晚輩這就告退。”

連天師聯盟都要招攬,連童姥都能無視兩年陽壽不敢招惹的人,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老道很清楚。

既然裝比失敗,那總得想辦法把命保下來吧?

童姥都讓他滾了,不快點滾,等下就要涼了啊!

至於什麼重寶,什麼門徒血仇,管他三七二十一的,誰要來誰來,反正本座怕涼,身體熱熱的挺好!

說完,老道忙轉身對大漢呵斥了一句:“夙超柔,還不起來跟我走?”

然而。

“本大爺可沒說讓你們走。”

白小鳳冰冷着臉看向老道和大漢,凌厲磅礴的殺意毫不掩飾:“你倆的命在誰手裏,心裏難道沒點逼數嗎?”

〔本章完〕 話音剛落,童姥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臉色一下子陰沉的厲害。

白小鳳這話,完全是把她給無視了,不給一點面子呢。

老道也僵在原地,渾身的汗毛子都倒豎了起來。

恐懼,彷彿野草一樣瘋狂蔓延全身。

他之前雖然推測出白小鳳的實力,並且已經萌生懼意。

但,童姥的出現,並且向白小鳳低頭,更是將他這股懼意無限擴大。

這感覺,就彷彿是小姑娘被飢渴大漢蹂躪了一遍後,原以爲已經逃脫魔爪了,可突然又冒出來一個大漢,然後倆大漢一起嚷嚷着要再來一遍。

這讓人家怎麼遭得住嘛?

“你什麼意思?我們都已經放棄搶回重寶了,你還不肯罷休麼?”

這時,坐在地上的大漢終於站了起來,他憤怒地對白小鳳咆哮道。

馬夏風沒料到大漢會突然站起來咆哮,嚇得一哆嗦,本能的就想把手裏的石頭又砸向大漢。

可一轉身看到大漢鐵塔般的身形,他咕咚吞了一口口水,急忙往後退了幾大步,惹不起,這時候惹不起嘞。

可就是這樣的反應,卻讓大漢察覺到了。

大漢轉頭怒視着馬夏風:“真以爲我好欺負嗎?”

說着,他彎腰撿起一塊鵝暖石,然後一聲厲喝,右手砰的就將鵝暖石捏爆,打量的粉末從手中滑落下來。

“咕咚。”

馬夏風臉色一白,吞了吞口水,然後對着大漢豎起右手拇指,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你丫真棒!”

說完,他一副哭喪相的看向白小鳳,好想師父在身邊啊,可師父見色忘徒呀,他難道以爲只有女孩子需要安全感的麼?

此時,白小鳳神情冰冷,眯着眼睛看向大漢,心中有些驚訝,這傢伙能一手捏爆鵝暖石,估計不僅僅是天師這麼簡單了。

不過,旋即他便摸着鼻子冷笑了一下:“你們暹羅宗摳門搶寶是一回事,而抓本大爺女人威脅本大爺是另一回事,搶寶的事本大爺可以不追究,但抓本大爺女人這事,怎麼算?”

“你的女人?”

話音剛落,陳靈兒嬌軀一顫,目光流轉的看了一眼白小鳳,顯然沒料到白小鳳會說這話。

旋即,她羞紅着臉低下了頭,雙手糾纏在一起,感覺渾身火燒似的,燙的厲害,她有些嗔怪地用只有自己能聽見的聲音喃喃道:“無恥混蛋,我什麼時候成你的女人了?”

“摳門搶寶?”正陰沉着臉的童姥登時露出疑惑。

她看向老道:“你們暹羅宗什麼時候淪落到摳門搶寶這地步了?”

“摳門?”老道也是一愣,旋即眼睛裏一下就泛起了淚光,那是重寶啊!整個陰陽界都會垂涎的重寶啊!

搶如此重寶回來,怎麼還能和摳門扯上關係?

太特麼不講道理了啊!

與此同時,捏碎了鵝暖石的大漢撓撓頭,不滿的對白小鳳呵斥道:“說我們暹羅宗摳門,簡直是在侮辱我們暹羅宗,你是不知道,我們大長老出去拯救少女的時候,一次都是叫兩個,一個拯救,一個旁觀喊666的!”

“夙超柔,你給老子閉嘴!”都快哭了的老道登時又快瘋了,好痛苦,好絕望,掌門這次讓他親傳弟子跟過來,怕是故意想整死老夫吧?

這尼瑪分分鐘秀智商下限呢?

大漢被老道呵斥的一臉茫然,聳了聳肩,幽怨道:“我只是想讓他知道我們暹羅宗多大氣,大長老又要讓我背鍋的麼?”

“……”老道。

一旁的馬夏風驚愕地看着大漢:“哥們,勇氣可嘉啊,都這節骨眼了,還這麼勇敢的說真話,厲害厲害。”

白小鳳也是一陣無語,他極不耐煩的擺擺手:“少扯淡,爲了一堆黃階法寶符籙,堂堂帝都中級門派,大長老親自帶着一堆四五品天師過來喊打喊殺要搶回去,你們不是摳門,難道還是不要臉麼?”

黃階法寶符籙?!

老道和大漢同時一怔,旋即兩人五官都扭曲了起來。

老道更是忙擺擺手:“不是,誤會了,你整誤會了!”

“對頭!真的誤會了啊,我們暹羅宗啥時候會那麼寶貴一堆黃階法寶符籙呢?”大漢也是忙喊了起來。

白小鳳一臉黑人問號???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