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菲菲的手機也一樣,隨後我和韓菲菲也沒什麼意思,便坐在地上聊着天,說着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大概半個多小時以後,我感覺一陣尿意襲了上來,我看着韓菲菲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那什麼,你先在這裏呆着,我去上趟廁所。”

韓菲菲的手機也一樣,隨後我和韓菲菲也沒什麼意思,便坐在地上聊着天,說着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大概半個多小時以後,我感覺一陣尿意襲了上來,我看着韓菲菲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那什麼,你先在這裏呆着,我去上趟廁所。”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韓菲菲點點頭說道:“那你快點回來啊,我一個人在這裏害怕。”而此時的天色也已經漸漸的黯淡了下來,天色已然是要入夜了。

我跟着便轉身匆匆忙忙的往外面跑了,找廁所去,找了半天始終沒有找到一個廁所,這荒無人煙的村子裏也沒有什麼廁所,我跟着找了一個一片草叢走了進去,跟着脫下褲子哭死啊放水了。

隨後我完事以後,整個人長長的鬆了口氣,此時周圍一片漆黑,我跟着便轉身往那老宅子走了過去,到了老宅子以後我便進了老屋裏面。

我進去以後,發現韓菲菲居然坐在一張太師椅上,那個正對着門的太師椅,韓菲菲就坐在那裏,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後悔剛剛出去的時候沒有告訴她不能坐太師椅。

隨即我跟着開口說道:“趕緊起來,這種有了年頭的東西是不能隨便坐的,知道嗎?”

而韓菲菲依舊是背對着我,不理我,我看着韓菲菲這個樣子,心裏有些怪異的感覺,我跟着走上前以後,開口說道:“韓菲菲,你幹嘛呢?”

韓菲菲坐在那裏依舊是不理我,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感覺有些不對勁了,跟着我便悄悄的從身後摸出來了符紙,走到了韓菲菲的身邊以後,韓菲菲突然擡起頭了,只見擡起頭的時候我發現那人並不是韓菲菲的臉,是一個老太太的臉頰。

蒼老的臉頰,明顯不是韓菲菲,但是穿着打扮卻是韓菲菲,難道?我心裏暗暗的想道,我深呼了口氣開口說道:“老太太,晚輩多有打擾了,但是您能不能離開我朋友的身體?”

“誰讓你們住在我家裏的?”老太太沙啞的聲音說道。

一聽這個聲音我就知道,絕對不是韓菲菲,韓菲菲此時已經被鬼上身了,這鬼便是眼前的老太提,我跟着深呼了口氣說道:“老太太,我們也是借宿在此,您若是不同意,我馬上就帶着我朋友離開這裏,請您先離開她的身體行嗎?”

“想走?”老太太突然笑了起來,笑容有些詭異。

我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感覺這老太太好像早就有準備了一樣,我剛剛拿出來符紙的時候,老太太突然一個箭步衝到了我的面前,速度非常的快,一下子就打掉了我手上的符紙,老太太詭異的笑了起來“既然我們都被詛咒了,你們也留下來陪我們吧!”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老太太突然笑了起來,笑的那麼的詭異,我跟着深呼了口氣,下意識的從口袋裏再一次拿了一張符紙,看着眼前的老太太,而就在這個時候老太太突然出手了,衝着我的身上就抓了上來,我看着老太太鋒利的爪子,心裏有些害怕,但是也只能硬着頭皮躲了,跟着便聽見刺啦一聲,我的衣服被那老太太刮破了。

我拿着符紙看着眼前的老太太沒好氣的說道:“老太太,我本來沒有想過要對你怎麼樣,你卻想要我的命!”說到這的時候我的語氣斬釘截鐵的說道:“既然是這樣你就別怪我了!”

說完以後我拿着符紙衝着韓菲菲的面門貼了上去,因爲這老太太附在了韓菲菲的身上,所以我現在必須要先把這老太太從韓菲菲的身上趕走,再做別的打算。

而老太太明顯也看出來我的用意了,往後迅速的退了幾步,抓起來一個東西衝着我砸了過來,我跟着胳膊一擋,把老太太扔過來的東西擋了下去,隨後我飛快的把自己的符紙拿在手裏,跟着默唸了一句口訣“神武真君破煞符,破!”

說着話我拿着符紙衝着那老太太扔了過去,只見那符紙突然冒起了一陣金光衝着老太太的身上就打了過去,跟着符紙連帶着人一下子就飛了出去,但是這老太太彷彿並不死心一樣,依舊是沒有從韓菲菲的身上離開,看來只能想辦法把這符紙貼在面門上了。

想到這以後我從口袋裏又摸出來一張符紙,只見那老太太兩眼陰毒的看着我說道:“你這個陰陽先生!我要殺了你!”

我跟着笑了起來,冷笑了一下,第一次被人稱呼爲陰陽先生,沒想到還是個鬼,想到這以後我拿着手裏的符紙看着老太太,老太太此時並沒有離開韓菲菲的身體,而是站在不遠處和我對峙,我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如果在等一會天黑了的話,我就真的不好解決這老太太了,我得快點解決掉他,否則天黑了,我會什麼都看不清了。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老太太,你離開我朋友的身體,我便饒過你這一次,怎樣?”

“哼。”老太太沙啞的聲音說道:“你都已經將我傷成如此模樣,還想讓我離開她的身體?”說完以後老太太猖狂的笑了起來。

“看來你是不聽勸告了!”說完以後我拿着符紙衝着老太太沖了上去,老太太看着我的符紙以後,趕忙朝着另一邊走去了,我跟着嘴角笑了一下,另一隻手也攥着一個符紙,只見那老太太用着韓菲菲的身體順勢從我的邊上擦了過去,我也是眼疾手快,拿着符紙衝着那老太太的面門貼上去。

只見韓菲菲這個時候突然開始劇烈的掙扎了起來,我知道,這老太太是不想離開韓菲菲的身體,但是我爲了韓菲菲的安全也只能這樣做了,符紙貼在面門以後,我嘴裏還在斷斷續續的念着口訣,過了一會,突然一陣青煙飄了出去,只見那老太太此時已經從韓菲菲的身體出去了。

我整個人長長的出了口氣,老太太站在大門口,看着我詭異的笑了一下“你們都離不開這裏的,哈哈,馬上你就會和我一樣了!”

我跟着拿着自己手裏的符紙準備貼上去的時候,那老太太詭異的笑了起來,跟着貼在了牆上以後緩緩的消失不見了。

我看着老太太消失以後,四處打量了一下週圍,依舊是沒有看見這老太太,看來這老太太是藏起來了,這裏不能繼續呆着了,誰知道晚上的時候那老太太還會不會上再繼續出現,想到這以後我趕忙將韓菲菲攙扶了起來。 160 發燒了

而韓菲菲此時已經暈倒了過去,我跟着摸了摸李菲菲的呼吸,好在呼吸還算是平穩,我跟着心裏也稍稍的放心了不少,隨後我背上書包以後抱着韓菲菲便走出了這個老宅子,外面卻還在淅淅瀝瀝的下着雨,此時呆着李菲菲去哪兒倒是成了一個問題。

不過眼下得換個宅子了,隨後我抱着李菲菲走了沒多遠,看到一處還亮着燈的地方,這不禁讓我心裏有些歡喜了,這個村裏還有人居住,想到這以後我跟着便衝着那亮燈的地方走了過去。

到了那裏的時候,只見那亮燈的地方是一個小院子,門也是開着的,我跟着便抱着李菲菲走了進去,隨後一邊往裏面走着我一邊問道:“有人嗎?”

而這個時候從裏面走出來一箇中年男人,看着我笑了笑說道:“有!”

由於天色有些黑暗了,我看不清那人的臉,但是看身形卻覺着有些眼熟,但是此時也顧不得想那麼多了,只能先進去了,好在這裏有人。

那人看着我問道:“小夥子,有什麼事情嗎?”

我跟着走近了一些,點點頭說道:“我想借宿一宿可以嗎?”

中年男人笑着點點頭說道:“好,先進來吧!”

我跟着道了一聲謝謝以後便走了進去,進了屋裏以後,那中年男人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夥子,我們又見面了!”

我聽着這個聲音有些耳熟,總感覺在哪兒裏聽到過這個聲音,但是一時半會還真就想不起來是誰,隨即我將韓菲菲放置在了一個還算是乾淨的地方以後,回過頭看着那人說道:“我好像在哪裏見過你!”我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感覺頗爲眼熟。

“你不記得我了嗎?”中年男人笑着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

我緊跟着開口說道:“是你?”

“對,走陰路的時候就是我將你送回來的,你可還記得?”中年男人說完以後便點了一支菸。

我跟着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想抽支菸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口袋裏沒有煙了,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看着他問道:“能給我來支菸嗎?”

“哈哈哈,這煙你可不能抽。”中年男人淡淡的說道。

我跟着楞了一下,問道:“我怎麼就不能抽了?”

“說了你不能抽,你就是不能抽。”說到這的時候中年男人看着我頓了一下“這姑娘是誰?”

我跟着笑着說道:“這是我朋友。”而眼前的中年男人不是別人,正是我在回陰路的時候遇見的那個出租車司機,崔珏。

wωw ▲тTk án ▲c ○

崔珏點點頭便沒有繼續說話了,只是笑吟吟的看着我,我總感覺這個崔珏不是一般人,能走回陰路上拉出租車,這是得多逆天的本事?

而且今天又在這裏碰見他了,我不禁對這個崔珏有些好奇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問道:“對了,崔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裏呢?”

“等你。”崔珏一臉神祕的樣子笑了起來。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心裏忍不住有些好奇了起來,等我?難道他早就知道我會來這裏嗎?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會來這裏呢?”

崔珏搖了搖頭,神祕一笑的說道:“天機不可泄露,等你該知道的時候便會知道了。”說到這的時候崔珏看着我笑了笑說道:“你知道這風門鬼村爲什麼一個人都沒有嗎?”

我點點頭說道:“這個我還真不知道。”

崔珏笑了笑,緩緩的開口說道:“這風門村以前就是一處世外桃源,當時這裏的人都在供奉着一個神靈,後來破四舊的時候,這些神靈都被毀掉了,但是這風門村裏的人卻依舊是相信這裏還有神靈的存在,而且在百多年前,這裏曾經是一處龍脈。”

“龍脈?”我忍不住好奇的問道:“不是說皇太極進入中原的時候,咱們這裏的龍脈都已經被打開了麼?否則的話清朝不會有那麼長久的盛世的。”當然關於龍脈的事情我也是聽我師傅說的,因爲當年皇太極入關的時候便是從遼寧開始,遼寧那裏便有一處龍脈,當時皇太極請了十七個薩滿幫他打開中國所有的龍脈,一時之間龍氣大盛,所以皇太極一路披荊斬棘,帶着清軍便入關了。

也就有了後世百多年的盛世,而龍脈一共被人打開過三次,一次是成吉思汗的時候,還有一次便是大唐盛世的時候,當然這些也都是謠傳,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但是龍脈是的的確確存在的。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繼續問道:“那爲什麼有龍脈的地方會變成這般模樣?”

“因爲當時人們信奉神靈,所以當時來了一個陰人,陰人利用一些邪術,讓這裏的人相信了他是神靈,日日受到供奉,吸收着這裏的龍氣供自己練一些邪門的異術,一直到後來,有一天來了一個叫南老仙的人,打破了這裏的平靜,識破了這陰人的邪術,便將這陰人的神像毀掉了,救出了那些被人供奉給陰人的姑娘。”說到這的時候崔珏嘆了口氣“只是這龍脈也在他們兩個人施法的時候被毀掉了,後來南老仙重傷離開了這裏,而陰人回來以後便開始報復這裏的人,一夜之間全村的人全部都死了,所以也就留下了現在你看到的這幅樣子。”

“那陰人好狠心啊,好歹是曾經供奉過他的人呢,他真能下得去手?”我心裏不禁有些膽寒的感覺。

崔珏跟着嘆了口氣“南老仙當時也是拼着重傷,將那陰人殺死了,只是後來南老仙便退隱了,道門之中便再也沒人知道這些事情,後來這村子便越來越詭異。”說到這的時候崔珏看着我笑了笑說道:“這裏之所以詭異,便是因爲那一夜裏死了太多的人,他們不甘心,心有怨氣,外加上還有其他人在裏面動了手腳,所以導致他們沒有辦法去投胎,想要投胎的話就只有一個辦法,便就是找人替命,所以來過風門鬼村的人,沒有幾個好好的活着的,要麼死在了這裏,要麼就是意外死了,其實這些死掉的人只是替了別人的命了。”

我稍稍的思索了一下,感覺這件事情愈發的詭異,難道夏晴晴也是被人替死的?想到這以後我忍不住緊緊的攥住了拳頭,嘴裏有些憤恨的說道:“那這些事情就沒有人管嗎?那那些陰陽先生呢?道門裏就沒有人出來管管這件事情嗎?”

崔珏在一旁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這我就不知道,而且一般人也管不了這閒事,不把命丟這裏都算不錯了,哪兒還敢管這些閒事呢。”說到這的時候崔珏上下打量了我一翻“這個村子裏有陣法,噬魂陣,你要小心!”

我聽見崔珏的這句話以後稍稍楞了一下,崔珏這句話好像是話裏有話的意思,我緊跟着開口問道:“你還知道什麼?”

崔珏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我知道的也就是這些事情了,能說的都跟你說了,至於不能說的,我是不會跟你說的,因爲天機不可泄露。”說到這以後崔珏看了我一眼,說道:“好了,今天晚上你就住在這裏吧,這裏比村子裏任何一個宅子都安全,放心的住下吧。”

崔珏說完話以後便轉身走了出去,我緊跟着開口問道:“崔大哥,你去哪兒?”

“我要回去了!”崔珏頭也沒回的說道。

我心裏有些好奇的問道:“你回哪兒裏啊?”

“回我該回的地方。”說罷,崔珏便頭也不回的往前走了。

我靜靜的看着崔珏離去的背影,心裏久久不能平靜,這風門村裏的事情已經超出了我的認知了,具體該怎麼解決這件事情,我現在心裏一點頭緒都沒有,我倒是想知道到底是誰佈下的噬魂陣,如此陰毒的邪術就不怕遭天譴嗎?

而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我聽見了一個聲音“好難受!好難受啊!”

我一下子就被這個聲音拉回到了現實,我回過頭看過去的時候,只見韓菲菲此時臉色有些發紅,我跟着走上前,摸了摸她的額頭,韓菲菲的額頭此時滾燙滾燙的,難道,發燒了?

想到這以後我有點慌了,這發燒了該怎麼辦啊?得先給他退燒,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把自己的衣服脫了套在了韓菲菲的身上,韓菲菲此時嘴裏卻像是魔怔了一樣“好冷,好冷啊!”

我看着韓菲菲的臉頰此時有些虛弱的樣子,跟着便把韓菲菲緊緊的抱在了懷裏,我跟着在心裏嘆了口氣,嘴上問道:“還冷嗎?”

此時的我已經是光着膀子了,衣服已經全部都套在了韓菲菲的身上,而我這個時候突然想到了韓菲菲的包包,她的包包裏應該有一些退燒藥吧。

想到這以後我打開了韓菲菲的書包,果然有一個白色的瓶子,我看了看上面的幾行小字以後,確認了是退燒藥以後便拿出來兩顆放在了韓菲菲的嘴邊,順手拿起來一瓶礦泉水喂着她把藥喝了下去。 161 夏晴晴的照片

餵了藥以後,我便起身準備離開房間的時候,韓菲菲卻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臉色虛弱的樣子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抱緊我,我好冷啊。”

我看着此時發着燒的韓菲菲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心裏嘆了口氣以後便將韓菲菲緊緊的抱在了懷裏,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候韓菲菲退燒了,而我也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大概已經是幾點我記不清了,因爲這裏已經沒有時間的概念了,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以後,我發現自己的身上還披着一件衣服,我擡起頭看了一眼,是韓菲菲,韓菲菲睜着水靈靈的大眼看着我,見我醒來了以後,臉色泛起了一陣羞紅的樣子,笑着說道:“那個,昨天的事情謝謝你了。”

我跟着嘆了口氣,看着韓菲菲問道:“你是不是昨天坐那個太師椅了?”

說着話我便開始套上自己的衣服。

韓菲菲在一旁點點頭說道:“你說你要去外面小便,我看着那個椅子有些好奇就坐上去了。”說到這的時候韓菲菲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之後的是我便什麼都不記得了。”

想到昨天那詭異的老太太以後,我緊跟着開口說道:“你知不知道,昨天的時候你被鬼附身了!”說到這我把自己的書包拿了過來,從裏面拿出來兩張符紙,遞給了韓菲菲,叮囑道:“這符紙你收着,用着防身。”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語氣異常嚴肅的說道:“還是那句話,在這裏聽我的。”

“哦!”韓菲菲有些不情願的哦了一聲。

隨後我和韓菲菲吃了點東西以後,我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此時外面已經晴朗了起來,想來這風門鬼村也有晴天的時候,我想這個時候去村子裏面看看,看看有沒有什麼發現,說不定還能找到一些關於夏晴晴線索,想到這以後我看着韓菲菲說道:“今天你在這裏呆着吧,我出去看看去,順便四處轉轉。”

因爲此時我認爲唯一安全的地方就是崔珏給我的住處了,其實我心裏也有些好奇,崔珏到底是個什麼人,爲什麼每次在我最無助的時候他都會出現呢?

而韓菲菲聽見我讓她留在這裏以後,顯然有些不樂意了“喂,我也是來這裏的好不好?爲什麼我就要留在這裏呢?”

“我怕你在招惹上什麼不乾淨的東西。”說到這的時候我打開書包,書包裏面還放着一些壓縮餅乾。

而韓菲菲卻依舊是一臉執着的樣子,非得跟着我一起去村裏四處轉轉,最後無奈之下只得答應她了,但是我和她也已經約法三章了,不準亂碰東西,不準不聽話,不準大呼小叫。

好在韓菲菲也都已經答應了,我便沒有多說什麼了,又告訴了韓菲菲怎麼使用符紙,講完了這些以後我們兩個也都吃飽了,感覺差不多了,便出門走了出去。

走進村子裏面的時候,我發現外面此時已經沒有了那些亂七八糟的冤魂厲鬼,像是突然之間都消失了一樣,我跟着和韓菲菲在村子裏面轉了一圈發現沒有什麼發現,便衝着遠處的山脈上走了過去。

韓菲菲一邊走,嘴裏還一邊嘟囔着自己多累多累,我被韓菲菲氣得差點吐血,這廝昨天晚上是靠在我懷裏睡着的,要說累也該是我累。

就這樣我和韓菲菲拌着嘴走到了山脈下面,不知道爲什麼到了山脈的下面的時候我感覺這裏有着好重的怨氣,我看着韓菲菲說道:“這山裏不乾淨。”說完以後我的臉色也變得嚴肅了起來。

韓菲菲聽見我這麼一說以後,也愣了一下,隨即回過頭衝着我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我跟着摸了摸自己的書包後面,確認了一下自己的桃木劍還在,隨後我看了一眼韓菲菲問道:“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上山?”

“當然要去了!”韓菲菲說道。

我早就知道她會這麼說了,隨後也沒多想什麼便和韓菲菲一起往山上走了,倒是這山脈上到處都是野草,而且山的頂部隱隱透着一股黑色的氣息,我不知道這黑氣是什麼,但是半山腰卻被一股青綠色的怨氣圍繞着,看起來確實是有些詭異。

到了半山腰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來崔珏昨天跟我將的噬魂陣,但是我還沒有發現這噬魂陣到底是在哪,而且噬魂陣基本上就是將人的魂魄控制在一個陣法裏,誰都不能離開這個陣法,而這裏的遊魂想要離開這陣法也容易,找人替命,替了命自然可以找到輪迴的路,而這陣法裏的遊魂被困在了陣法裏,怕是有些人要吸收這些冤魂厲鬼吧。

想到這以後我的心裏不禁有些膽寒,我跟着和韓菲菲往前走了幾步以後,發現這風門鬼村有些不對勁了,尤其是這山裏,我沒有發現任何的飛蟲走獸,甚至連一聲鳥叫我都沒聽到,四處非常的安靜,我看了一眼韓菲菲。

韓菲菲看着我說道:“你看我幹嘛?”

“你有沒有發現這四周什麼聲音都沒有呢?”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好像只有咱們兩個人一樣。”

韓菲菲聽完以後趕忙跟着點點頭說道:“你這麼一說還真是,昨天咱們在村裏的時候好像還能聽到幾聲鳥叫聲,現在連鳥叫聲都沒了。”說到這以後韓菲菲一臉疑惑的看着我問道:“這是爲什麼?你知道嗎?”

我想了一下跟着點點頭說道:“飛鳥蛇蟲不出,必有異類。”說到這的時候我看了一眼韓菲菲說道:“沒準真讓你說中了,這裏會有殭屍。”

“什麼!?”韓菲菲有些不可置信的樣子看着我,眼睛瞪得非常的大。

我衝着她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我也是聽我師傅說的,就算沒有殭屍,那肯定也有別的什麼東西。”說到這的時候我跟着往前走了起來。

看了一眼遠處充滿黑色的山頂,我心裏有些猶豫了,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繼續往前走了,而且這土坡路,着實的不好走。

走了一陣的時候,我突然看見了遠處有一個山洞,這山洞裏面跟着山頂一樣,冒着一股股的黑氣,我看了一眼韓菲菲,說道:“走,去前面看看去!”

說完以後我便往前走了幾步,到了那山洞門口的時候,這山洞裏的氣息越來越強烈了,甚至還夾雜着一絲絲的惡臭味道,韓菲菲聞到這股味道的時候險些吐出來。

我跟着往前走了幾步,發現地上扔着一個粉色的旅行包,這旅行包上面都是灰塵,看來這山洞裏面應該之前有人呆着過,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把這書包打開了,粉色旅行包裏面有些零食,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化妝品,看來應該是一個姑娘之前來過這裏。

但是我摸着摸着卻摸到了這個旅行包裏面有一袋子,袋子裏面好像有些什麼,我把那個袋子掏出來以後,發現裏面好像都是一些照片,好在書包裏面雖然潮溼,但是這照片都被套在了一個密封的袋子,照片沒受到什麼影響,我把照片拿出來以後,看到了第一張照片以後我整個人驚呆了。

這照片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夏晴晴,雖然這幾年她有些變化,但是還是讓我一眼認了出來,這一瞬間我整個人懵逼了,夏晴晴來過這裏?

我跟着把其他的照片翻看了一下,還有以前我和夏晴晴的合影,難道,難道夏晴晴沒有忘了我嗎?一定是這樣的,否則的話她不會留着和我的合影的,想到這我心裏隱隱有些興奮,但是卻又非常的難受,夏晴晴爲什麼離開了,爲什麼來到了這裏以後又去世了?

“哇,這個人跟你好像啊!”邊上的韓菲菲指了指照片上的人看着我說道。

我回過頭看了一眼韓菲菲沒好氣的說道:“這照片裏的人就是我。”說完以後我站了起來,將這些照片都收拾好了以後放進了自己的揹包裏。

邊上的韓菲菲看着我問道:“咱們現在要進去嗎?”

我想了一下,跟着點點頭說道:“夏晴晴生前一定來過這裏。”說到這的時候我打量了一下這個洞口,年老失修的樣子,年頭應該很久遠了。

而就在我準備進入洞口的時候卻突然聽見了一聲劇烈的吼叫聲,這個聲音非常的大,像極了野獸,但是我知道這個聲音一定不會是野獸,因爲這個山裏已經沒有任何的動物存在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把自己書包裏的桃木劍拿了出來。

隨着那聲吼叫聲的出來,伴隨着的是一陣陣的惡臭的味道,我看了一眼身後的韓菲菲問道:“你還要跟我一起進去嗎?”我說完這句話以後緊緊的攥着桃木劍。

韓菲菲在我身後跟着點點頭說道:“當然要得,只是這味道確實有些難聞。”

而這個時候我和韓菲菲還沒有進入洞裏面的時候,突然又是一陣吼叫聲,我看了一眼韓菲菲說道:“好,那你跟在我身後,待會有什麼危險了,你立刻往洞外跑,知道嗎?” 162 白僵

韓菲菲聽見了以後跟着點點頭,笑了笑說道:“放心吧,我肯定會跑的比你快的。”說完以後韓菲菲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我。

而我則是拿着手裏的桃木劍,一步一步的走進了這山洞裏面,山洞裏有些漆黑,我拿着手電四處照了一下,發現這山洞裏有些潮溼,還有那股惡臭味也非常的強烈,我跟着往前走了幾步以後,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尖叫聲。

我趕忙回過頭看了一眼韓菲菲,韓菲菲跟着指了指前面,看着我說道:“你看前面!”

我順着韓菲菲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那地上都是一些人的骨頭和渣滓,我看到那些白花花的骨頭的時候心裏都有些驚訝,看那骨頭的長度,明顯是人的骨頭,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看了一眼韓菲菲問道:“你也看到了,這裏面不定藏着什麼呢,你確定你還往裏面走嗎?”

韓菲菲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要走,這些可都是我要積累下來的素材。”

我看着韓菲菲堅決的樣子,我便不再繼續說什麼了,其實如果不是爲了心裏的那股勁,我想我是絕對不會來這種陰森恐怖的地方,而且這裏的事情幾乎已經知道的差不多了,越往前肯定是越難走的。

跟着我深呼了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拿着自己手裏的符紙,繼續往前走着,越往前走越是漆黑,根本什麼都看不到了,好在我拿着手電做照明。

而走到裏面的時候,我看到一個狹小的牆壁,想來應該是走到了這山洞的盡頭了,我回過頭看了一眼韓菲菲說道:“咱們應該是走到這山洞盡頭了。”說完以後我拿着手電四處照了一下。

發現這山洞裏居然還有一些泛黃的符紙,我撿起來符紙看了一下,這符紙顯然已經失效了,顏色都已經非常的暗淡了,隱隱約約能看見上面的幾行字“玉清元始天尊!”

韓菲菲這個時候看着我問道:“這玉清元始天尊是什麼?”

我跟着看了一眼韓菲菲解釋道:“玉清元始天尊,上清靈寶天尊,太清道德天尊,這三尊邊上道家的三尊老祖,太清大道始於靈寶,靈寶天尊則是三尊之首,而玉清元始天尊則是排在第二,都是他們的道法超然物外,傳說這三尊超度的人數不勝數了已經,門下弟子便是我們這些陰陽先生,後來三尊則是身歸仙位,也就是我們的師祖。”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我的神武真君破煞符便是由靈寶天尊的符紙演變過來的。”

“原來如此。”韓菲菲跟着點點頭說道。

看到這符紙我隱隱約約感覺這裏面應該有過一場大戰,那人的道法應該很高了,而我在往前走了幾步以後,發現裏面還有一口黑色的棺材,只是這棺材不知道爲什麼被人安放在了這裏。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棺材裏突然又傳來了一聲嘶吼聲,和我剛剛沒有進山洞時候聽到的聲音一模一樣,想到這以後我看了一眼韓菲菲說道:“不對,這棺材裏有東西。”

而這個時候韓菲菲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道符紙,我看了一眼韓菲菲問道:“這符紙你是從哪兒裏來的?”

“就在這個地方貼着的,我就隨手給撕下來了。”韓菲菲說道。

我看了一下那個貼符紙的位置,暗道了一聲,糟糕了,那符紙的位置是正對着棺材,肯定是爲了震懾棺材裏的什麼東西。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棺材突然“嘭”的一聲炸開了,棺材蓋子直接從我的頭頂飛了過去,好在我躲得快,要不然我這腦袋就被這棺材磕到了。

我看了一眼韓菲菲有些怒了起來“你知不知道,那符紙不能隨便動的!”

韓菲菲有些不解的看着我說道:“你都能動我怎麼就不能動啊?”韓菲菲依舊是理直氣壯的說道。

我心裏一陣無奈,此時已經沒有時間解釋了,棺材蓋子既然飛了,那麼棺材裏面肯定是有什麼東西了,我已經顧不上解釋什麼了,隨即拉着韓菲菲便往出跑。

韓菲菲一邊跑一邊慌忙的問道:“到底怎麼回事?那棺材裏面是什麼啊?爲什麼咱們要跑啊!”

我看了一眼韓菲菲沒好氣的說道:“你闖禍了,那棺材裏面肯定是鎮着什麼的,你把符紙撕掉了,棺材裏的東西肯定是要出來了!”說着話我便又加快了跑步的步伐,等我跑出來以後,發現身後並沒有什麼東西跟着,整個人也放鬆了不少。

我癱坐在了地上,嘴裏哈赤哈赤的喘着粗氣,韓菲菲一邊看着我一邊喘着粗氣問道:“到底怎麼了?那棺材裏面是什麼東西啊?”

我也不知道棺材裏面是什麼,但是我感覺那棺材裏面肯定是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了,否則的話,不可能發生剛纔那種情況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那山洞冒出來了一陣白煙,伴隨着這白煙飄出來,還有一股惡臭的味道,問的我差點吐了,韓菲菲已經被這股氣息噁心到了,側着身子去一邊吐去了。

而這白煙過後,緩緩的出現了一個人影,這人影穿着一身破破爛爛的壽衣,明顯是一個死了很久的人,而且他的臉色特別的白,臉上都已經腐爛了,鼻子裏還有不斷的蛆蟲在往外爬,我看到這裏強忍住了自己那股想吐的衝動。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