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你丫的,竟然醒了過來!……能自己走麼?我快跑不動了,出去的路怎麼那麼遠?跑了一個小時,還沒出去!”蘇陽喘着粗氣吼道。

“靠……你丫的,竟然醒了過來!……能自己走麼?我快跑不動了,出去的路怎麼那麼遠?跑了一個小時,還沒出去!”蘇陽喘着粗氣吼道。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不用他說,我也能感受到他確實是差點筋疲力盡,渾身都已經被汗透,速度也越來越慢。

好吧,其實我是想偷偷懶,在他背上多呆一會,但是我剛剛中氣十足的一聲吼,把自己的情況暴露了。

雖然不知道我昏迷過去多久,但是我現在渾身都是力氣,一點都不虛弱。看他那麼辛苦,我也不好意思再耍賴,從他的背上下來,自己一溜小跑,還差點把蘇陽落在後面。

“你這禽獸,等等我!太沒良心了,我把你從亂葬崗背出來,容易麼我?”蘇陽在我身後大喊大叫。

不得不說,蘇陽還是很夠義氣的,剛剛那種情況,分明就是鬼打牆,他跑了那麼久都沒跑出來,但還是沒有把我扔下。

等我倆都到了大路上的時候,蘇陽已經累得跟狗似的,坐在地上不肯起來。反正這裏豔陽高照,我也不怕那個鬼會追上了,沒逼着他繼續跑。

等蘇陽休息過來的時候,才告訴了我剛剛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身後的女鬼突然慘叫了一聲,然後消失了,我也倒在地上,他背上我就往外跑。不過跑了一個多小時,才總算是成功出來了。

“尼瑪,亂葬崗太邪門了,我以後絕對不會來這裏了。幸虧咱們高中的時候沒有在那裏睡上一夜,不然早掛了,純粹的作死!”蘇陽罵罵咧咧的說道。

我苦笑了一聲:“你不用來了,可是我還得再來一趟。那個女鬼讓我給她燒紙錢,不然就會去找我!”

蘇陽愣了一下,隨後罵道:“你這禽獸,到底怎麼招惹了那麼多女鬼?跟你做兄弟,真是倒黴,什麼時候你過來給她燒紙叫上我,不然你再被嚇的腿軟,可真出不來了。”

我心中一陣感動,他雖然說得話很糙,但我知道他是真的關心我,怕我一個人來會出什麼意外。

不過讓我們倆惆悵的是,這下真的是追不上洪胖子一行人了,兇手到底把亞楠帶到了哪裏?

正不知所措的時候,蘇陽的電話又響起,還是小柔打的,他是真的俘獲了那個小丫頭的心啊。

接了電話之後,蘇陽的臉色立即就變的很精彩,沉聲道:“亞楠被救回鎮上了,可是她的魂魄消失了!” 第3925章

「多謝空言城主手下留情,日後有用的到我吳太穗的地方,空言城主儘管開口,我能夠做到的絕不推辭!」吳太穗看著墨九狸拱手說道。

「好,這是解藥!」墨九狸微微一笑說道,隨手丟了給瓷瓶到吳太穗手裡。

「多謝!」吳太穗接住瓷瓶,看著墨九狸感激的說道。

然後轉身走出結界,快要離開結界的時候,吳太穗忽然間給墨九狸傳音說了一句話:「小心南落水!」

墨九狸也傳音回了句多謝,然後吳太穗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墨九狸視線看向飛花城的方向,杜飛花也沒矯情直接來到擂台中間!

「空言城主會毒術,但是我也很擅長暗器,你可要小心了!」杜飛花直接說道。

墨九狸看著眼前一襲藍色長裙,氣質溫和卻性格豪爽,又讓自己莫名熟悉的杜飛花,微微一笑的說道:「我知道了,飛花城主出招吧!」

「很好,空言城主小心了!」杜飛花說完,手一揮衣袖內射出數道暗光。

墨九狸一看竟然都是箭羽,只是比起一般的箭羽,杜飛花把箭羽做成了暗器,每一根箭羽長不過二十公分,毛線針粗細,等於是銀針的放大版!

杜飛花不虧是擅長暗器的人,一抬手就射出了近百根暗器箭羽,封住了墨九狸的四面八方,讓墨九狸想躲避都沒有地方去躲避!

好在墨九狸也沒想躲避,墨九狸也是一揮手無數銀針從墨九狸手裡飛出來,然後每根銀針對應杜飛花的每根暗器,直接撞了上去……

看得南落水等人都是目不轉睛的,就連杜飛花自己眼底也露出驚艷的光芒來,這是第一次有人能敢正面對上自己的暗器,就算是南落水和吳太穗,也最多就是用自己的靈力和武器,想著打掉她的暗器!

都不敢這樣破解她的每一根暗器,要知道她最喜歡研究暗器,所以每一根裡面都暗藏玄機,現在看到墨九狸控制銀針的速度和手法,頓時讓杜飛花來了幾分性質!

她倒是想看看這個叫做空言的小和尚,如何用一根根一陣,破解掉她變化無常的暗箭的!

於是眾人就看到擂台結界中間,杜飛花和墨九狸中間,一邊是漫天暗器短箭,一邊是對應的漫天銀針,杜飛花那邊的因為暗器比銀針粗所以看著光芒亮一些!

反而是墨九狸這邊因為是銀針的關係,看著光芒暗淡一些!

不過在場的人,都是修為不低的人,倒是把杜飛花的暗器和墨九狸的銀針看得十分清楚!

在眾人期待的眼神下,杜飛花的暗器忽然間一支變成三支,一下子爆開了三倍的數量,對上墨九狸的銀針,簡直有著要把墨九狸的銀針都吞噬的姿態,射了過去……

墨九狸見狀眼神微微一閃,控制著銀針不慌不忙的對上杜飛花的銀針!

「砰砰砰……」

幾聲巨響,眾人就看到墨九狸和杜飛花中間炸開了無數光芒!

等到光芒散去,墨九狸站著沒動, 亞楠的魂魄消失了?那還算是活着麼?我差點忘了,我當初也遭遇過這種情況。

不過當時我是被王叔不小心留在了鬼道,我的身體狀態就像是個植物人,亞楠的魂魄去哪了?

小柔一句話兩句話解釋不清,蘇陽趕緊掛了電話,跟我一塊往鎮上跑,還好路上遇到了一輛拉着雞鴨的農用三輪車,我倆也顧不上髒,搭了個順風車。

到了醫院的時候,我看到亞楠安安靜靜的躺在病牀上,還在輸液。我知道,如果三天之內找不到亞楠的魂魄,她真的就死了。

回來的路上,我跟蘇陽說過上次我的情況,他也很擔心,不自覺的就把目光轉向我。

我深吸了一口氣,衝他點了點頭,算是給個寬慰,然後我還是要去找洪胖子。這個大和尚不簡單,有些手段。

讓我沒想到的是,洪胖子竟然也受傷了,而且昏迷了過去。醫生說他的頭部受了重創,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過來。

事情又陷入了僵局,其他警員根本不知道真實的情況,在他們的印象中,跟着洪胖子跑到了山裏面就突然迷了路,最後還是小柔發現了已經重傷昏迷的洪胖子和一直沒醒過來的亞楠。

小柔根本沒見過什麼大世面,第一次經歷這種詭異的事情沒被嚇暈過去就已經算不錯了,她也回憶不起什麼有用的線索。

不過經歷了這件事之後,那些平時裏自詡不相信封建迷信只相信科學的警察,都一個個用了各種辦法辟邪。

有些警察拿着十字架,有些拿着桃木劍,張叔竟然拿了一串佛珠,後來我仔細問了一下才知道,原來那串佛珠是從洪胖子的辦公室順來的。

我雖然急的不行,但是卻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只能苦等,一方面是等洪胖子醒過來,另一方面是等天黑,讓秦晴出來,看看她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一直到了晚上七八點,天色已經暗下來的時候,洪胖子還沒醒過來,我迫不及待的把秦晴叫了出來。

“又怎麼了?我正睡美容覺呢!”秦晴出來後,一臉的不耐煩。

丫的,我都在這急的跟狗似的,她竟然還在我的身體裏睡覺。不過我才知道,原來鬼也是要睡覺的,這又顛覆了我對鬼的認知,我還以爲鬼都是萬能的,根本不用睡覺。

我把事情跟秦晴說了一遍之後,她的臉上也滿是凝重,隨後嘆了口氣道:“那個叫亞楠的,魂魄該不會也去了鬼道吧?可現在我也沒辦法,我不敢離開你的身體!”

她不說我都差點忘了我自己的危機,我的身體裏還藏着另外一個鬼,那個很兇殘的大頭鬼。如果秦晴不在,他會趁機蠶食我的靈魂,佔據我的身體。

“那我也不能不管亞楠啊,你再想想辦法吧,要不然你先離開我的身體,我自己撐一段。”我苦苦哀求道。

哪怕是我出了意外,我也不想看着亞楠出事,不僅僅因爲我們倆感情好,更是因爲許峯把她託付給我,我不能不照顧她。

周圍的溫度瞬間低了幾度,秦晴冷笑道:“別人是見色忘友,你見了色,連自己的生命都能不顧,好厲害啊!”

我早就習慣了她對我的冷嘲熱諷,沒有把這句話當回事,語氣強硬的說道:“你就說你幫不幫吧,你要是不幫我,那我就自己下鬼道!”

秦晴深吸了一口氣,瞪了我一眼,冷聲道:“我醜話先說在頭裏,我要是離開了你,你丟了小命,別怪我沒提醒!”

“快去吧,我沒事!”說這句話,我有些逞強。

雖然秦晴有些不情願,最後還是答應了去鬼道走一趟看看,臨走前她讓我把洪胖子手腕上戴着的一串佛珠給摘了下來,套在自己手上。

我也不知道這佛珠到底有沒有用,但秦晴都說了,我也只能照做,偷偷摸摸的跑到了洪胖子的病牀旁,摘他的佛珠。

也許是沒有做過虧心事,心裏緊張,在我去摘洪胖子佛珠的時候,手一抖,力氣大了些,他一把抓住了我。

靠,我頓時被嚇的一個哆嗦,然後他的手抓的更用力了,我試了幾次都沒掰開。

“你在幹什麼?”張叔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進了病房。

我訕笑了一聲:“沒……沒事,我過來看看洪所長,他到現在還不醒,我很擔心啊。”

張叔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洪胖子在握着我的手,疑問道:“洪所長剛剛醒了?他怎麼在握着你的手?”

我搖了搖頭:“沒,我……”

不等我話說完,張叔就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後搖了搖頭,嘆息道:“現在的年輕人啊,唉,放心吧,我不會歧視你的。不過洪所長的年齡真的比我還大,你不介意?”

我愣住了,不太明白張叔的意思:“張叔,你在說什麼?”

張叔的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行了,別裝傻了,放心吧,我不會亂說。我知道洪所長現在還沒結婚,還真不知道他也是那個啊。”

我擦,這猥瑣的大叔,思想比我還前衛,不過我真的是沒有那方面的愛好,我是正兒八經的直男,爲什麼大家總會誤會我?難道就因爲我長得帥,長的壯?

但我現在根本沒法解釋,洪胖子還在死死的握着我的手,根本不鬆開。我總不能告訴別人,我是來偷洪胖子佛珠的吧?

“老張,你的話有些多了,回去給我寫一份檢查!”洪胖子的聲音驟然響起。

我和張叔都被嚇了一跳,扭頭看向病牀,洪胖子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坐了起來。張叔的臉色頓時就變了,苦着一張滿是皺紋的老臉,欲哭無淚。

“所長,我錯了,那個檢查,就不必了吧?”老張哀求道。

我對他的悲慘遭遇深表同情,當初在學校的時候,我也被老師罰過寫檢查,知道這是多痛苦的事情。最痛苦的還不是寫,而是寫完之後當着全班同學的面念。

洪胖子面無表情,說了一句殘忍的話:“最少一萬字,回頭開會的時候當着大家面念。”

張叔的嘴角微微抽搐,但不敢再討價還價,匆匆離開了病房,臨走的時候還回頭給了我一個很曖昧的眼神。

不管怎麼說,這個洪胖子在派出所還是很有權威的,張叔這個副所長,怕他怕的跟什麼似的。

“行了,老張事過去了,現在咱們來說說你。”洪胖子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被他盯的有些心虛,弱弱的說道:“我有什麼好說的啊,洪所長你醒了就太好了,對了,亞楠是什麼情況?”

本來以爲洪胖子醒了之後,就會鬆開我的手,但我掙扎了一下,還是掙脫不了,他比我的力氣大多了。

“別岔開話題,你想要我的佛珠?”洪胖子問道。

我老臉一紅,頓時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好,看起來他應該是早就醒了,不然不會知道我偷他佛珠的事情。那他又爲什麼不起來制止我,反而要抓着我的手?

我訕笑道:“那個,我就是想看看,沒有別的意思。”

洪胖子輕笑了一聲,突然伸手把他手腕處的佛珠直接推到了我的手上。沒錯,他帶着佛珠的那隻手,還在握着我,只是用另一隻手輕輕一推,就把佛珠推到了我的手腕處。

我心中一寒,忍不住的打了個哆嗦,內心一陣噁心,這個死胖子該不會真的像張叔猜的那樣,有那個什麼的傾向吧?

要真是那樣,我可得提防着點,他要是想推倒我,我還掙脫不了。靠,我想哪去了?我趕緊抽出了自己的手。

這次他沒有攔着我,重重的喘了口氣道:“我受傷了,得一段修養。那個人也受傷了,不過他恢復傷勢比我快,一切都要靠你了。”

洪胖子口中的那個人,指的應該就是兇手,這一點我能理解,但是都靠我?我能幹什麼?

“那個小丫頭的魂魄並沒有被他帶走,而是被我收進了收魂袋,隱藏在亂葬崗附近的山崖下。給我三天時間,這三天之內你要儘快去把收魂袋拿回來,讓那丫頭復活。而且,要隨時提防那個人再下手。”洪胖子緩緩道。

聽前半句的時候,我還很欣喜,但是到了後面,我不禁面色發苦,亂葬崗附近的山崖下?那豈不是意味着,我又要從亂葬崗走一遭?

“兇手到底是人是鬼?他要是真的要下手,我擋不住啊!”我苦着臉問道。

洪胖子閉上了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最後冷聲道:“他是人,但也不是人。不管你擋不擋得住,都必須擋,不然會出大事!”

我內心一陣惆悵,越想越覺得悲催,這都什麼跟什麼啊,爲什麼這些奇奇怪怪的事都會纏着我?

內心的怨氣,越來越深,不知不覺中我就覺得自己開始仇視這個世界,讓我有了報復所有人的想法,爲什麼別人都安然無恙,那些恐怖的事都來找我?我不服!

“羅漢,你快醒過來!不要被你體內的餓鬼控制!”

洪胖子一聲巨吼如同當頭棒喝,我呆在了原地,有些難以自信的打量着自己,一股黑氣從我的腳底迅速的席捲全身,我渾身開始冰涼,那股黑氣已經蔓延到了我的脖頸處!

是大頭鬼,在秦晴離開之後,他終於要對我下手了! 第3926章

杜飛花卻是快退了數米站穩后發現,自己的暗器成為了一地的碎片,而墨九狸的銀針一根沒掉!

這讓杜飛花和南落水,還有圍觀的南域城百姓,都震驚不已,全場靜的沒有一點聲音,所有人都看呆了!

「為什麼你的銀針沒事?」杜飛花下意識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杜城主的暗器可能是煉器等級太低吧!」墨九狸聞言淡淡一笑的說道。

「我的暗器已經是天品煉器師煉製的,難道你的銀針還能是聖器不成?」杜飛花詫異的問道。

要知道自己的暗器是天品靈器,那也是因為自己早年自己遇到過一個東域路過南域的天品煉器師,然後幫了對方一個忙,對方不想欠自己的人情,才會幫自己煉製了三套天品暗器的……

剛才使用的那一套暗器就是三套中等級最高的,是天品五階的暗器了!

在南域也沒有一個天品煉器師和煉丹師的,南域實力高的煉丹師和煉器師,也就是地劫的而已!

簡單說下神界的煉丹師和煉器師等級分為;地品,天品,聖品,和最高級的神品煉丹師還有煉器師,與仙界不同的是,神界的煉丹師和煉器師,每個品級中間還有一階到九階九個小等級……

一般南域這種資源少的地方,煉丹師和煉器師本來就稀缺,等級也就地品九階就最高了!

最為繁華的中域內,才有很多的天品煉丹師,煉器師,甚至是聖品的煉丹師和煉器師!

馴獸師在神界更是少之又少,因為神界的獸族強悍,想要馴化幾乎不可能,所以整個神界的馴獸師都是鳳毛麟角,就算偶然有人會馴獸,也不敢暴露自己馴獸師的身份!

所以,杜飛花才會對自己的暗器有信心,卻沒想到自己的天品暗器被墨九狸的銀針碎了,這讓杜飛花心裡震驚又好奇!

「恩,我的銀針是聖品!」墨九狸聞言直接說道。

「難怪,不過我輸的心服口服,就算我的暗器也是聖品,今天我也輸了,多謝空言城主手下留情!」杜飛花聞言乾脆的說道。

「承讓了!」墨九狸笑了笑的說道。

杜飛花看著眼前的小和尚墨九狸,對方一笑時,眼睛美的讓人忍不住失神,就連她剛才都差點被墨九狸的笑容迷了眼睛!

杜飛花心裡無奈,沒想到自己竟然差點被一個小和尚給迷了,真的是年紀大了啊!

杜飛花看著墨九狸露出一個奶奶看孫子的眼神,然後道:「以後空言城主無事,可以去飛花城做客!」

「好!」墨九狸道。

杜飛花這才飛身離開結界,跟吳太穗一樣,在離開雷劫之際,都悄然傳音提醒墨九狸小心南落水,杜飛花特別提醒墨九狸小心南落水的毒術!

墨九狸面無表情,看到杜飛花回到隊伍后,轉身看向最中間,也是最後一個城主南落水:「南城主,請賜教!」

「哈哈哈,沒想到空言城主實力如此強悍,今日有幸能和空言城主切磋,我十分榮幸啊!」 雖然明知道是大頭鬼的手段,但是我內心的怨氣,還是不可抑止,總覺得對整個世界都充滿了仇視,情不自禁的想報復社會。

我有些慌神,那黑氣都已經快要蔓延到我的頭頂,我覺得整個臉都是冰涼的。之前秦晴可是告訴過我,如果這股黑氣籠罩我全身的時候,我的身體就會徹底被大頭鬼佔據。

以大頭鬼的手段,會直接吞噬我的靈魂,然後讓我成爲行屍走肉一樣的東西,被他的怨靈佔據。而我,靈魂都被吞噬了,臉投胎轉世的機會都沒有。

“你的戒疤……怎麼這麼奇怪?”洪胖子驚呼了一聲。

我眼前一亮,是啊,我頭頂還有戒疤呢,大頭鬼應該不會那麼容易就佔據我的身體。每到危急時刻,戒疤都會幫我度過難關。

但這次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都覺得自己的意識快要完全崩潰,頭頂還是沒有暖流涌出,這也讓我徹底的陷入了危機之中。

突然,一個玻璃彈珠大小的東西,被塞進了我的嘴裏,隨之而來的是洪胖子急促的聲音:“快點把珠子吞進肚子裏!”

這種時候,別說是一個玻璃彈珠,就算是一個核桃,一個榴蓮!只要能救我,我都願意吞!

我很艱難的張開嘴把洪胖子塞進我嘴裏的東西吞了下去,剛下肚,我的胃裏就像是被火燒了一樣,灼熱難耐。我簡直要瘋了,洪胖子給我吃的什麼東西?辣椒味的麼?

“洪所長,你到底給我吃的什麼東西?”我抱着肚子,十分痛苦的問道。

洪胖子並沒有應聲,仔細一看才發現,他竟然又暈過去了,不過我觀察到他的一隻手還在拽住我手腕上的佛珠,上面的珠子少了一顆,原來剛纔我吃的是佛珠。

“哎呀,我能動了?黑氣消失了?”我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我竟然好了!

仔細想想,肯定是剛纔的佛珠起了效果,又仔細數了數還有十七顆,應該夠我在吃十七次。估計不用吃完,秦晴肯定就會回來。

洪胖子是真的暈了過去,我叫來了醫生,也沒有任何用。他本身就有傷,再加上剛剛幫我對付大頭鬼,這次確實要好好休息休息了。

現在亞楠的魂魄有了着落,但這大晚上的,我卻不敢去找。途中可是要經過亂葬崗,誰知道這次我會不會那麼好運氣能活着離開?

我叫來了蘇陽,仔細的跟他探討了一下,我倆達成了共識,那就是等秦晴回來再說。畢竟洪胖子的話,也不能全信,萬一秦晴下了鬼道,找到了亞楠和許峯的魂魄呢?

我和蘇陽都坐立不安的等着秦晴回來,其實我想回家問問爸媽關於和尚和道士的事情,但我不敢走開,生怕這裏再出了什麼意外。

一直到了半夜十二點多,秦晴纔回來,她的臉色很不好看,跟她一塊回來的是小茹,小茹的睡衣上染了幾片血液,看起來像是嬌豔的玫瑰。

“秦晴你沒事吧?臉色怎麼那麼難看?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我一連串的問話,讓秦晴的臉色稍微緩和了些。

我也鬆了口氣,對女人就得哄着來,我要是急赤白臉的問她有沒有見到許峯和亞楠的魂魄,她肯定會很生氣,覺得我根本不關心她。

不管女鬼還是女人,在這一點都是一樣的,我要是直接問正事,雖然她會跟我說,但心裏肯定不舒服,想再請她幫忙就難了。

秦晴瞥了我一眼,有些幽怨的說道:“那個楚閔,可是還一直記着你呢。這次下去,她沒少幫忙。”

我訕訕一笑:“她哪是記着我,她是在記着我答應幫她忙。”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