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你們想要千年靈藥?”蘇言乾咳一聲,突然走了出來,面對芍陽和衆多人族。

“那個,你們想要千年靈藥?”蘇言乾咳一聲,突然走了出來,面對芍陽和衆多人族。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芍陽眼睛一眯,這又是哪位,看樣子修爲也僅有靈魄境而已,但是,動作語氣和表情倒是人性化的很,這座島嶼不一般啊。

“不知您又是……”芍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眼前這個女性亡魂。

“名字只是一個稱呼,你們也不會在意的,想要千年靈藥可以,只要你們幫我一個忙就行。”蘇言說道此處,從倉庫中提取,頓時,四株被收在玉盒裏的千年靈藥便浮現在他頭頂處,芍陽和炎霖頓時呼吸急促,兩眼放光,真的是千年靈藥啊。

蘇言並不是嘚瑟,是的,換做旁人,可能用這千年的藥材乾點別的什麼,或許療傷,或許煉丹救命,甚至於藉助提升修爲。

可是,對於蘇言,除了能讓小白煉丹,剩下就是換錢了,但是,錢和命相比,蘇言還是果斷選擇命。

他算是看出來了,靠這些亡魂,天知道啥時候能給自己找到,但是,眼前這個人,剛纔說是他書院的學生,就說明,此人來自太蒼院,至少是個導師級別,如果有他相助,自己找到那隻青鳥的可能性機會大很多。

進入這遠古戰場這麼久了,那股危機感和心裏的壓迫感越來越緊,作爲男人的第七感覺,他總覺得,那個死老鬼應該要甦醒了,到時候,自己這第二段人生,差不多也要game over了。

既然這些東西放在自己身上,只能用作花度,對方又需要,何不做一個交換,反正他的修煉全靠系統的供養了。

“做什麼交易?”炎霖搶到芍陽前面,迫不及待問道。

蘇言取出自己所畫的那個紙張,拋給對方,芍陽和炎霖一同搶到,彼此看了一眼對方,便看向畫中的青鳥。

“能提供訊息的,一株千年,如果確定是的,兩株,帶回來給我,這四株全都是你的,這就是交易。”蘇言道。

“這隻連眼睛都是青色的鳥,是活物?”芍陽疑惑道。

蘇言回憶了一下夢中所看到的,點點頭。

“我沒見過,青眼,獨褪,還是活物,在這片地方,除了我們,可基本都是死物的。”炎霖沉吟後,將這隻鳥的樣子牢牢記在心裏。

正將各種碎片收集齊全的熊大,在聽到青眼,獨褪時,身體輕微一顫,然後看向五娘。

蘇言收了靈藥:“這些我不管,反正我就在此地,等着你們來交換,你也可以通知其他人,東西在這裏給你們放着,至於誰先換取,我可就管不着了。”

蘇言現在也算是孤注一擲了,將寶壓在亡魂和人族兩邊,也不知道那隻獨腿青鳥到底在什麼地方。

芍陽和炎霖對視一眼,眼睜睜看着那名女亡魂收了四株千年靈藥,也是沒辦法,畢竟那隻神祕的黑熊,實力太過恐怖,而且,此地還有九名鬼王,是否還有其他隱藏的,更加不可知了。

“好,希望你說話算數,”芍陽道。

蘇言微微一笑,一揮手,周宏三人被放開,連忙向同族這邊跑去,雷龍小隊和狂獅隊的隊伍成員趕緊上前迎接。

“這點算是定金和誠意了,”蘇言淡淡道。

芍陽和炎霖又看了看那隻面色不喜的黑熊,什麼也沒說,直接離開,其他原本還想要撈點好處的隊伍,也只得無奈離開。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哪怕知道此地是一處寶山,可是,九名鬼王,加上一頭如此恐怖的黑熊,誰敢招惹,而這,會不會是此地的冰山一角,都未可知。

隨着衆人的相繼離去,蘇言看了一眼熊大,點點頭,便向島內走去,姜哲則下令全島戒備,也是跟着進去。

“給你,”蘇言從倉庫內取出一件全新的新郎服給熊大,和他之前所穿的,有些相似,畢竟,今天全靠他出頭,幫他震懾了人族,要不然,鬼島絕對的全軍覆沒,然後自己又像個浮萍一樣,迷茫的四處亂找。

熊大激動的接過婚服,在檢查了一遍後,頓時高興了。

“簡直一模一樣,你這是哪兒來的,是不是早就給俺準備好了?”熊大翻來覆去去比對,是越看越滿意。

蘇言突然有些後悔給它衣服了,今日熊大所穿着,就是世俗凡人結婚的穿着,剛纔這一身,還是當初在五靈城,自己被寧清婉抓去完婚時的穿着,捨不得扔,便隨手收了進去。

要不然,蘇言又怎麼會認爲,這頭裝傻充愣的熊,絕對是從外面進來,否則,無論語言以及這些世俗東西,怎麼會莫名出現在這個地方。

熊大一顆懸掛和自責的心終於是放了下來,連忙小心翼翼的收好,等這次回去,再也不隨意碰觸主人的東西了。

此地無人,熊大突然看向蘇言:“小五,你會帶我出去的,是吧?” “什麼?”蘇言被這頭熊突然給問懵了,有些沒搞明白它說的啥意思。

“帶我出去,去外面的世界,這裏的一切太枯燥了,我想出去。”熊大突然湊近蘇言,蘇言嚇得連連後退。

“等等,您難道不是從外面進來的?”蘇言連忙道。

熊大頓時嘆氣,然後看着那個僅剩的完整婚帽:“我從醒來,就在這片廢墟里了,一直飄蕩到今天,三年多了,我想出去,主人也說,我該出去。”

“不是,你實力這麼強,隨便循着人族的腳步,都能出去吧,這個地方,只要你願意,誰還困得住你。”蘇言不知道這頭熊發什麼瘋,另外,這已經是它第二次提及自己的主人了。

熊大壯碩的身軀再次一萎靡:“出不去啊,我只要敢順着那裂縫踏半步,絕對的天打五雷轟,太疼了,然後彷彿遇見了一層看不見的薄膜,直接將我彈飛回去,我嘗試過無數次,也失敗過無數次。”

蘇言聽着聽着就覺得不對勁了,這不可能呀,一頭活生生的熊,怎麼會在這個全是死亡的地方誕生,還能降服住亡魂,要知道,自己可是依靠了系統強大的BUG才混入它們之中的。

等等,它說它甦醒的三年裏,就一直在這裏,那豈不是說,三年時間,它就達到如此恐怖的地方,是本身就在這裏面,還是……

蘇言突然對這頭熊來了興趣,看來不光自己有祕密,人家似乎比自己的還要大很多呀。

“你怎麼知道我會帶你出去,或者說,你怎麼知道,我有辦法帶你出去?”蘇言沉吟了下看向熊大。

“主人說的。”熊大今天有些不對勁,收拾好衣服道。

“我認識你主人?”

熊大搖搖頭,然後滿是笑容的看向蘇言:“不,主人說,當我有一天遇見一個讓我心跳的女孩時,她就是那個能帶給我繽紛多彩生活的人,且能帶我離開。”

蘇言顧不得直播間的狂笑,只感覺一陣反胃,然後含糊來了一句‘抱歉’,就跑到一個牆角後狂吐起來。

【主播,這頭禽獸是真的看上你了,你就從了它吧,實力這麼強,誰以後還敢欺負你。】

【看它的身材,多麼壯碩,和我心目中的男子一模一樣,就是毛多了些。】

【我以後可是要嫁給海賊王的女人。】

“放屁,讓它心動的是五娘那個厲鬼,不是我,我心裏取向可是正的不能再正了。”蘇言一臉晦氣,要不是現在徹底的要靠它坐鎮鬼島,震懾那些準備強取的人,自己絕對的跑路,然後離開這片讓他再也不想踏入第二次的地方了。

“你是不是吃壞肚子了,怎麼老吐?”看着滿臉發白的五娘回來,熊大關心道,這讓蘇言再次不由打了一個寒顫,他真希望這種日子早點過去,都是那個自稱什麼無生的死鬼坑自己的。

“沒事,那個,你主人一定是騙你的,要不然你就是產生了錯覺,我可沒發讓你心動,”蘇言連忙擺手,對着一個大老爺們,不,一個禽獸說這些話,蘇言是真的反胃。

熊大這次卻什麼也沒反駁,它自始至終都是相信自己的主人的:“你找那隻鳥幹什麼?”

蘇言見人家終於不再提這個讓人產雞皮疙瘩的話題,終於是舒了一口氣,但是,新的問題卻又讓他難過起來:“它能救我的命。”

蘇言的話剛說完,熊大就笑了:“那隻賤鳥,除了能啄我比較疼些,我咋不知道它還能救人,你一定是被騙了。”

“哎,我這也是沒辦法的……”

蘇言剛說道此處,突然反應過來,猛地轉過身來,不可思議的看向熊大,連着聲音都激動的發顫起來:“你知道它在什麼地方對不對?你一定知道的。”

熊大撇撇嘴:“當然知道,它身後那口井裏的水是真的好喝,又白又粘,比我愛吃的蜂蜜還好吃,上次就喝了一口,直接被它追到了地宮外面,還有那頭蛇,如果不是我見機快,跑到外面,絕對會被石化至少一年,怎麼說也是老鄰居了,下手是真狠……”

熊大再次開啓了他碎碎叨的模式,蘇言卻是直接起身,雙手插腰狂笑起來,沒想到,這纔是真正的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你說你早知道,我至於這麼辛辛苦苦的和別人做交易嘛,那些可全都是能換取高額的元石,還都是極品的。

“快帶我去,”蘇言激動道。

熊大胖乎乎的腦袋搖的跟個撥浪鼓似的:“不回去,那隻鳥和那頭蛇估計還在氣頭上,我現在回去,絕對會捱揍。”

“我這可是要命的節奏,你帶我去,我,我就帶你出去,正好,我也想去外面。”蘇言直接道。

熊大果然蹭的一下站起:“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好,正好我將主人的衣服給放回去,再也不碰了,我要出去,真的要出去了,你還騙我說你不知道,主人說的沒錯,女人就是口不對心的生物,你先等我下,我回去準備哈,一天,一天後我就來找你。”

熊大興高采烈,一蹦一跳歡呼着離去,蘇言看着它離去的背影,第一次感覺,原來能活着,是那麼的好。

一天後,熊大來了,蘇言也準備好了一切,在和姜哲打了招呼後就隨着熊大走了,而熊大也將自己隨手降服的六個鬼王全都交給了姜哲,也包括那再次迴歸的風鬼。

小小的一座鬼島,真正聚集了九位鬼王,估計,這將會上人族在遠古戰場上,地圖所標記的紅色區域了。

怪不得找了這麼久都沒那隻青鳥的任何信息,熊大是帶着他直接飛離了這片海洋島嶼位面,直接走了出來,然後踏入了另一片區域。

“諸位,俺又回來了,想我了沒,這次我可能要真的走了,來向你們告別了。”熊大踏入新的位面,頓時激動的喊着。

蘇言竟然聽到了罵罵咧咧和林中逃跑的聲音,一會兒,三十多位鬼王或者全都滿臉賠笑着從各個角落裏走出來,手裏拿着蜂蜜。

“尊敬的大人,這是這次的孝敬。”

蘇言臉皮直抽抽的看着熊大,像個山寨王下山一般,按個伸出大拇指嘗蜂蜜,不斷點頭滿意。

“你這是有多招人恨,我還以爲你只是禍害了海島那一片區域呢。”蘇言嘖嘖稱奇。 蘇言在和這頭熊逛了一圈,收取了許多‘賦稅’後,熊大便美滋滋的領着蘇言前往了另一個位面,然後照葫蘆畫瓢,除了蜂蜜還是蜂蜜,這傢伙還是個慣犯,到底跑了幾個地方。

當經過第七個位面,得到些許諸多鬼王的孝敬後,蘇言再也忍不住了:“你不是說要出去嗎,我怎麼看你一點也不着急啊?”

“着急啊,怎麼能不着急,我相信主人,相信你,所以,在臨走前一定要將好吃的都帶上,外面的世界是怎樣的,我還不知道,你說萬一沒有這些東西我可咋辦,人生地不熟,又沒有親人,假如你要是離家的時候,不帶行囊嗎?”熊大疑惑問道。

蘇言一下子給問的沒啥說了,他着急啊。

“你嚐嚐,可甜可甜了。”熊大毛茸茸的指頭伸進瓦罐,沾出來一指頭黑乎乎的蜂蜜給蘇言,蘇言連忙搖頭,打死他都不吃這些死蜂所釀的蜜。

“等你到外面就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蜂蜜,”蘇言連忙抓緊了腳步。

熊大哈喇子都流出來了,直接將指頭塞進嘴裏,吮吸的吧唧:“說的你好像出去過外面似的。”

“到了!”在經歷了足足三天的‘旅遊’後,熊大領着蘇言來到了一處不大的位面前,彷彿一個鏡子似的,一人一熊站在位面前。

蘇言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因爲在鏡子裏,是一個形象的不能再形象的手掌,太巨大了,整個位面幾乎就是隻有這一個手掌,它彎曲着,似乎要抓住什麼,從地面而出,讓人忍不住懷疑,在地下,是不是真有這麼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

熊大帶着蘇言走進位面,直接向着第三指飛去,這一飛,就又是足足花費了兩天時間,因爲位面雖小,但是是相比它周圍其他的,而這手掌,幾乎可以就是說是這個位面的全部。

一路上,蘇言還見到了許多其他的人族在裏面探險,熊大也不管,晚上想睡覺了就爬到樹上去睡,一點也不擔心什麼。

別說,跟着熊大,幾乎沒見到什麼亡魂,估計那些傢伙,一聞到它的氣息,早就本能的不知道跑了多遠,從它閒來無事,禍害那麼多位面就足以明白,地頭蛇是咋樣的。

蘇言如果覺得不錯的話,他們此刻是站在了中指的指甲蓋上,當然,放眼望去,依舊是崇山峻嶺,除了遠處那些凌亂的影影綽綽的倒塌殿宇。

“這裏就是你的家?”蘇言指着跟經歷了一場大地震似的殿宇,不可置信道。

是的,他承認,這裏的殿宇如果沒有倒塌的話,連綿方圓上百里,可以稱得上是仙宮一般的存在,可是現在,幾乎是全軍覆沒,許多隱藏在樹林之間的一角還見證者曾經的輝煌,可是,再夢裏,那是一處很大很圓的祭臺,祭臺上有隻獨腿青眼的青鳥,這裏怎麼看都不像啊。

蘇言突然有一種被耍了的可能,以它這吃性,不會是有一隻真正的,和它一樣的飛禽帶給我看吧,說不定還真是,要記得,當初在晚上,那無生告訴他,那隻青鳥是不老泉乳的靈氣所化,嚴格來說,不是活體。

蘇言突然有些後悔跟着這頭不着調的熊出來了,說不定那麼多亡魂以及人族這邊,會有很大可能先有消息呢。

“家是有些破,但是,從我醒來後就是這樣,金窩銀窩,不如自家的熊窩,我覺得挺好,走吧,在裏面,我可提前說好,待會進去,你要悄悄的,別招惹那頭蛇,也別看它眼睛,要不然,會變石頭的,我倒是沒事,一兩年還會變回來,但是亡魂和人族,甚至其他什麼,管你多高的修爲,變成石頭,就死了,再也沒法復原,記住沒?”熊大叮囑道。

“你以爲是美杜莎啊,知道知道了。”蘇言煩躁的點點頭,如果這次不是,自己得趕緊回去。

熊大卻顯得非常驚奇:“你怎麼知道,它叫小美,雖然不美,還有些狠。”

蘇言臉皮一抽,自己是不是得兌換一個反光鏡帶上。

wωω▪ttKan▪C ○

…………

“還需要多久,動靜太大,可別將其他人給引過來。”其中一個長相還算不錯,名叫慕靈的女子道。

此刻在一處殿宇前,約莫有十幾個人在攻打,但是,此處殿宇雖然殘破了些,卻依舊有一層光罩在守護,不過,隨着衆人的不斷攻打,已經開始搖搖欲墜起來。

“海清姑娘,快點幫助恢復,”見着有三個人筋疲力盡下來,盤膝而坐,慕靈連忙看向不久前她所招募的一個獨行俠。

守在一旁的海清連忙走上前來,伸出食指,嘴裏不斷默唸着什麼,一縷縷藤條自三個人影身後長出,散發着元力,涌入他們已經枯竭的經脈中。

慕靈看着滿意的點點頭,她也沒想到,隨意邀請了一下單獨行動的她,竟然真的和她組隊了,想想也是,團隊行動,怎麼說,也比單獨一個人要強很多,而且,她的治療術非常奇特,比那些恢復的丹藥都要強,撿到寶了。

看來,這次的祕境要是打開,怎麼說也要分她一點,不過,看她的性子…算了,把我的一成也分給她,關係打好了,以後加入自己的小隊就不在話下了。

“要開了要開了,”見着光幕閃爍,慕靈和衆人全都露出驚喜的表情,突然,一陣長吼聲突然想起,所有的人全都一顫。

“那頭不要臉的熊怎麼回來了,他不是在外面嗎?”慕靈氣急敗壞道,她在掌境活躍了那麼久,最恨的就是那頭熊了,打也打不過,還動不動出來搗亂,人家就是來玩你的,他們是在其他位面見過那隻熊,所以才折返回來,攻打早已盯上的一個上古遺蹟。

“怎麼辦隊長?”一個人跑過來,臉上帶着心有餘悸,上次,差點被那頭熊將屁股拍成兩瓣,不對,四瓣,所以,一聽見那熟悉的吼叫聲,他就打心眼裏害怕。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看向慕靈,慕靈眼看着那光幕再次一點點的補充回覆,眼睛發紅,差一點,就差一點啊,這頭熊簡直就是他們的剋星。

“撤,這次我們就不走了,等它離開後,這處遺蹟裏的東西,我非拿到不可。”慕靈悲憤的說完,就帶着還沒明白怎麼了的海清跳躍着進入了林間潛伏了下來…… “就是這裏?”熊大帶着蘇言,直接越過先前慕靈小隊所攻打的廢墟,而是不斷深入,直至來到了一處坍塌的不成樣子的殿宇,這裏,沒有什麼光幕守護,而且有很多人爲的刀劈劍劃的痕跡,應該被人翻了無數遍了。

“你確定?”蘇言不敢相信的看着這個滿是笑意,好像回到家的不着調的黑熊,祭壇呢,青鳥呢,被你給造了?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放心,地宮地宮,就是在地底下,怎麼可能在上面,凡事不能看錶象,你也太膚淺了,就像本熊我,樣子雖然很好看,也壯碩,其實,內心也一樣,充滿了溫柔,這就是表象,你以後會……”

“打住,進地宮!”蘇言感覺這頭色眯眯的熊再說下去,自己又要吐了,如果它壓根沒出去過,那麼這些信口拈來的痞子氣絕對來自他主人。

熊大無奈,只好先賊眉鼠眼的看了一下四周,生怕被別人給看見自己的鑰匙在哪裏放着,然後很放心的看了看蘇言,最後來到一處牆角,在一堆雜亂的青磚上,有幾個被燒黑的板磚,它翻了翻,取出了一塊黑不溜秋的半塊磚,然後到了旁邊一棵根本沒人注意的小樹苗前。

“那些人翻了半天,根本沒想到,我會把入口的鑰匙設置在這棵樹苗上,聰明吧,每次一想到我設置的這個入口,我就興奮,小五,快誇我一句。”熊大得意洋洋的舉着半塊磚,站在樹苗前。

蘇言看着它那黑漆漆的眼睛和鼻子,不知道爲什麼,如果能打過,好想上去來一拳,從上路到現在,你已經快把我的耐心折磨的要完了。

但已經到最後一步了,蘇言閉起眼,然後顫抖着手伸出一個大拇指,熊大頓時笑了,然後轉身,蘇言直接順手將大拇指朝下,嘴裏嘟囔兩句,然後看向它。

沒有什麼咒語,沒有施展什麼元力波動,啥都沒有,只有熊大拿着半頁磚,彷彿拿着香在點燃一個火炮,小心翼翼的將它放在了樹杈上。

然後,然後就沒有了然後。

蘇言愣愣的和直播間的衆人們等着呢,此刻足足過了五個呼吸,啥也沒有,大哥,你好歹轟隆響一下呀。

此刻周圍靜悄悄的,他感覺,自己頭頂此刻有一隻烏鴉飛過……

蘇言直接來到熊大身邊,看着它依舊保持着剛纔的動作,眼睛一眨一眨的。

“大哥,然後呢?”蘇言劇烈起伏着胸膛問道。

“大概,或許,可能重量發生了一點點的變化,”熊大不好意思的再次取下板磚,翻來覆去疑惑看着,是不是拿錯了?

“啊哈,我就說嘛,看見了嘛,這個角落裏長了一塊青苔,我就說我不可能連自己家門的鑰匙都認錯,怎麼說也兩個多月沒回來了,滄海桑田嘛。”熊大高興的舉着半塊磚頭給蘇言指着上面的指甲蓋大青苔道。

蘇言直接捂住額頭,你這都設計的什麼啊。

熊大連忙用自己的毛髮將那塊青苔擦點,然後再次小心翼翼的將它放在樹杈上,蘇言定睛看去。

“哎呀~”

蘇言正準備看四周有沒有什麼建築突然冒出來,突然兩人的腳下一下子裂開了一個口子,沒有絲毫準備的蘇言咻的一下就直接掉了下去……

…………

“小五,小五,你醒醒,到家了——”熊大貪婪的盯着蘇言飽滿的胸脯,嚥了一口唾沫,顫抖着手,輕輕推了推蘇言。

蘇言只感覺眼冒金星,這坑爹的熊大,你倒是提前說一聲,讓我心裏有點準備啊,這心臟,噗通噗通的,估計剛纔一下,不知道死了多少神經細胞了。

“你大爺——”蘇言蹭的一下起來,直播間也在此刻,再也沒有了信號,亦如當初回到地球那般,看來此地真的很特殊。

蘇言揉揉腦袋,熊大彷彿做了虧心事一般,連忙轉過頭。

蘇言起身,還有些暈,這才注意到,自己此刻已經身處一片廢墟中,不過,卻是在地底下,這裏四周卻到處生長這一種白的發亮的植物,散發着熒光,將周圍照的通亮。

“這就是地宮?”蘇言看向熊大,熊大點點頭:“嗯,這就是我家,你小點聲,我怕小美聽見我回來又找我算賬,我現在嚴重懷疑,它跟小青有一腿,每次都是它倆攆我,配合的越加默契了,上次都是險而又險才逃脫的,對了,給你看樣東西,特別有趣,就是通過它我想出去呢。”熊大說完,就帶着蘇言往裏面走去。

蘇言緊跟而入:“不會有什麼陷阱吧,比如又掉下去,或者從哪裏射出毒箭之類的?”

“噓噓,小點聲,沒有,這是我自己家,沒事弄那些玩意兒幹嘛,”熊大話還沒說完,兩人剛踏上一個涼亭青磚,眼前突然一亮,再次睜開眼來,卻已是一處人間的小城內。

蘇言有一股罵孃的衝動,但發現熊打依舊站在自己身邊時,才舒了一口氣。

此城蘇言不知道是何名,但是人聲鼎沸,各處叫賣聲不絕入耳,凡夫腳力各色人都有,讓的蘇言都以爲,這是真的。

“怎麼樣,沒見過吧,這就是人間,外面的世界。”熊大興高采烈的跑着給蘇言介紹道,但是身影卻是從那些人身體直接穿越而過,讓人分不清,兩者到底誰纔是虛幻的。

“這裏是?”

“這是主人畫的,我們現在在一副畫裏,名字便叫做人間,主人厲害吧,我要是有主人這鬼神莫測的手段,我就畫好多好多你……”

蘇言直接捂住耳朵,他生怕自己再吐。

“走走走,走過這一段,還有其他的呢,”熊大高興的直接向前面跑去,蘇言再次嘗試聯繫了一下直播間,依舊像斷了信號似的,他還準備讓大家看看這些奇妙的景象,再獲得一些好處和打賞呢。

現在距離三品鬼差,屬於直播間衆人打賞的魂星已經快要滿了,到時候等收集一些亡魂出去,交給鬼吏,兩者合二爲一,突破三品不在話下。

“嗯?”

蘇言剛要走,但是,從他身旁卻走過了一個人,看着那個背影,蘇言似乎又看到了,在丹華峯,半夜醒來,那個背對着他的老者。

“無生!” 第二次就是在丹華峯,半夜醒來,人家像個鬼似的,站在窗戶前,樣子依舊看不清,但是,前後兩次的背影,卻是牢牢映在蘇言的心裏。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