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凝聚而來的靈力,又被林妙妙幻化成雨,落向下方的林楓幾人。林妙妙本尊甦醒不久。真正的神力並未覺醒。此時大用天地靈氣,遭受着巨大的痛楚。

這些凝聚而來的靈力,又被林妙妙幻化成雨,落向下方的林楓幾人。林妙妙本尊甦醒不久。真正的神力並未覺醒。此時大用天地靈氣,遭受着巨大的痛楚。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表面上看來,林妙妙一臉靜容,不悲不喜。而她的體內,忍受着無窮的靈力折磨。她不是林楓,沒有林楓強悍的肉身。更加沒有像林楓一樣,從小到大都是忍受着靈力折磨修煉走來。

林妙妙第一次承受無窮的靈力折磨。勝過林楓所承受所有靈力折磨之痛的總和。

噗呲……

林妙妙再也無法忍受,噴出一口血來。她纖細的雙手痛得顫抖。

天空的靈雨。驟然停止。

“雨停了,大家趕緊趁機殺了他們。”賀蘭山催促道。

關大家幾人擡頭看着天空,一個個露出深切的擔憂。

“妙妙,你一定不能有事啊。”

林楓咬咬牙,摒棄一切雜念,繼續沉浸到參悟陣法之中。

關大家擔憂妙妙的安危,朗聲開口:“上面的朋友,我們可以支撐片刻。多謝出手相助,請暫且休息。”

關大家並沒有報出林妙妙的名字,不想讓幾位掌教知曉上面那人的來歷。

“原來不是神墟的人。”

諸位掌教明白過來。賀蘭山開口:“上面的朋友,爲何要幫助神墟子弟與整個九州大陸爲敵呢?”

“就是。且把這場雨下在我們身上,助我們殺了這幾人。首山銅鼎和神猴有你一份。”丹來開口。想要將天上那位強者拉攏過來。 林妙妙略作休息,然後再一次掐訣。驟然停止的靈力波動再一次從九州之地匯聚而來。林妙妙承受着巨大的痛楚,眉頭微蹙。

靈力之雨,重新降臨人間。

“媽的,到底是什麼人暗中相助。”丹來忍不住咒罵道。

“被管他,我們趕緊殺了這幾人。”賀蘭山道。

“這幾個小子怎麼那麼能抗?竟然可以支撐到現在。”火脈吃驚道。

諸位掌教人物全力出手,靈力的補充趕不上諸位掌教神威的毀壞之力。聖甲裂開,關大家,風靈兒,小天,林楓再次淌血。

“他們的聖甲碎裂離死不遠了。”丹來露出了笑意。

此時,一道強烈的氣息從他們身下的山洞涌來。此時,閉目深思的林楓睜開了雙眼。他的氣息忽然間變得空前的強烈,甚至超過了關大家和風靈兒。

“怎麼回事,林楓這小子也洞玄境界了?”丹來吃驚道。

“看來他已經掌握瞭如何使用此地餘威的方法。”賀蘭山思忖道。

“你們不是想要首山銅鼎嗎?”

林楓冷笑,抱着首山銅鼎沖天而起。古洞的陣法威能全部朝着首山銅鼎匯聚而來。

“不妙,趕緊逃。”丹來第一個選擇走爲上策。

“丹老頭,別急着走,鼎拿去。”

林楓急速追上。然後扔出了首山銅鼎。首山銅鼎本來就達到了聖器級別,而今凝聚了小師叔陣法餘威,氣勢恐怖。即便是掌教級別的人物都望而生畏。

首山銅鼎瞬間追上了丹來。丹來來不及躲避。只能推出本門的聖器紫金葫蘆抵擋。紫金葫蘆吞吐大量真火,並未出擊,而是組成千重山嶽般厚的城牆。

轟隆隆……

首山銅鼎如同犁耕地,一路馳騁無阻。輕易之間擊潰了真火城牆。

砰……

破天之聲傳來,紫金葫蘆爆破。

其餘掌教看到這一幕吃驚無語。小師叔陣法的餘威如此恐怖?連聖器也不堪一擊。

“不要!”

丹來發出恐懼的喊叫,暗想着靠着聖器阻攔,自己爭取一些逃跑的時機。現在看來。這首山銅鼎凝聚了小師叔陣法餘威之後,威能簡直駭人聽聞。

丹來想都不想。徹底燃燒了自己的修爲。整個人化作一團火焰沖天而起,想要逃逸。

在極道神威面前,一切都是徒勞。首山銅鼎宛如一隅天地,遮天蔽日。封住了丹來所有去路,落向丹來的頭頂。

“啊……”

丹來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整個人的精血直接被噬血鼎吸乾。然後古鼎震動之下,威能橫掃,震碎了丹來的肉身。

眨眼功夫,一代掌教形神俱滅。

“這……根本無法力敵。”

賀蘭山吃驚道,神墟的霸道果然如傳說之中的強大。他立即逃離,所有掌教紛紛逃離。

“武皇,哪裏走。”

風靈兒追了上去。風靈兒現在的實力。對戰一位掌教非常吃力。可是她偏偏是大周武皇的剋星。

“哪位道友助我逃脫,他日我一定報答。”

武皇被追打喋血,向着四方求救。其他幾位掌教級別人物都在惶恐逃離。哪裏有閒工夫搭救他?

“鬼圖,給老子滾出來受死。”

林楓實力倍增之後,最想擊殺的人是鬼圖這個始作俑者。而且他捕獲了師尊的元神,這筆賬林楓銘記於心。

鬼圖發現不妙,第一個選擇逃逸。他身法詭異,混跡於鬼氣之中不易察覺。然而有人擋住了他的去路。正是小天。

林楓追了上去,揮動着首山銅鼎擊去。

“林楓。你敢殺我,你將再也得不到林白的元神。”鬼圖威脅道。

“去死,天下地上我自己找。”

林楓殺氣正濃,也知曉自己無法長時間動用小師叔陣法神威,不能優柔寡斷,能殺一個是一個。

咚……

首山銅鼎擊碎了鬼圖的聖器,鬼圖大量咳血。立即開啓鬼氣洞天防禦。

砰……

鬼氣洞天炸裂開來,鬼圖再次咳血。他直接拋出了自己的儲物袋。將裏面所有的寶物盡數拋出。大量神華漫天飛舞。最次的都是九等法寶。

砰砰砰……

首山銅鼎無可抵擋,摧古拉朽。這些法寶一個接一個在虛空之中爆炸,綻放了七色煙火,照亮九州之地的天空。

砰……

鬼圖最終失去了所有依仗,身體遭受了首山銅鼎的轟殺。

“啊,老子不服……”

一個傳奇境界的強者,被一個大師境界的修行後背幹掉,鬼圖死不瞑目。

擊殺了鬼圖之後,林楓站立在虛空之中,宛如神王附體,氣勢無雙。他睥睨四方大聲喝道:“還有誰敢要老子的鼎?”

這一聲問答,宛如驚天之雷在九州之地的上空炸響。可是無人敢應答。

“下一個殺誰呢?”

林楓看着四處逃逸的掌教。這一刻,林楓一目千萬裏。所有人都無所遁形。

惶恐逃離的諸位掌教感受着林楓的目光,如芒在背,心中發冷。他們一個個後悔不已,怎麼就對神墟的人下手了呢?這下倒好,滅頂之災來臨。

“神墟想要和整個九州門派爲敵嗎?”賀蘭山一邊逃走一邊大聲質問,想要令林楓收手。

“這麼囂張,就你了。”

林楓帶着首山銅鼎衝了上去。小師叔的陣法刻紋遍及整個陽州之地。陣法刻紋之地,都是陣法威能之地。

這些人想要逃走。除非達到聖人境界,一腳踏出一州之地。

林楓眼眸之中,閃爍着各種陣法刻紋。藉着陣法威能,林楓一步千萬裏。三兩下功夫追上了賀蘭山。

“賀蘭山,你不是很牛氣啊,吃我一鼎。”

首山銅鼎繼續出擊,帶着毀天滅地的神威。

賀蘭山趕緊用青雲鼎抵擋。首山銅鼎撞擊在青雲鼎之上,發出當的驚天之聲。不過這一次並沒有令青雲鼎破裂。

青雲鼎之上出現了諸多蜘蛛裂紋,然後被擊飛出去。脫離了賀蘭山的掌控。

沒有了聖器護身,賀蘭山感受到濃烈的死亡氣息籠罩而來。讓他感到徹骨寒冷。首山銅鼎瞬間來到了賀蘭山頭頂,然後吞吐紅光,抽吸着賀蘭山的精血。

“啊……”

賀蘭山發出痛苦的喊叫,他怒道:“老子自爆和你們同歸於盡。”

賀蘭山正要自爆的時候。一個身影從遠方飛來,口中喊道:“父親……”

林楓看出來那人是賀容聲。他收起了首山銅鼎。賀容聲飛來的時候,纔沒有灰飛煙滅。賀蘭山失去了精血,等同於失去了修爲。頭髮瞬間變白,滄桑老邁,如同命不久矣的老頭。

賀容聲扶住了父親搖搖欲墜的身體,看着林楓道:“求求你放我們一條生路。”

林楓猶豫了片刻之後,道:“看在你曾經救我一命的份上,帶着你的父親走。”

林楓揮手。一道恐怖的威能散出,宛如鋒利無匹的尖刀,刺入了賀蘭山體內。擊碎了他的元神。

“噗呲……”

賀蘭山再一次發出痛苦呻吟,吐出了大量的鮮血。精血被吸走,元神被滅。就算是大羅神仙也無法令他的修爲恢復。

“你……”賀容聲看着林楓,眼裏盡是滿滿的殺意。

林楓自若道:“單憑那日在青雲門,你們百般爲難我殺我。我今日留他一命已經是極限。日後,你若想報仇。儘管來找我便是。”

“我,會。的。”賀容聲一字一頓道,然後帶着殘弱的父親離去。

林楓正想追趕下一人。他忽然感覺腦袋一沉,眼前一黑暈倒在地。關大家第一之間來臨,接住了從空中跌落的林楓。

林楓極力睜開了雙眼,虛弱道:“妙妙呢?”

“沒事,神猴會保護她。”關大家道。

“那我就放心了。”

這一次林楓真正的昏睡過去。

這一場驚天大戰,波及整個九州之地,令人震驚。神墟的威名響徹整個九州,成爲了修行界無上存在。

“十幾位掌教級別的人物,十幾件聖器,難以想象的驚天大戰。整個離火山脈而今變成了一望無際的大海。”

“這麼多掌教級別的強者死去,這麼多聖器被毀掉。神墟的人毫髮無損地離開。墟子不出,神墟的人也能稱霸九州之地啊。”

“你是沒有親眼看到,那叫一個慘烈。饕餮出世的時候,死的人最多。那白骨堆積如山。”

“聽聞饕餮最後還是跑了?”

“跑了。魔宗出動了幾位聖人,全部犧牲自己被饕餮吞掉。能不跑嗎?”

“乖乖,聖人啊,而且還是出動幾位。魔宗不愧是四大祕地之一,這底蘊沒法比。”

“太多的人死去。大周武皇斃命了,九州第一大派青雲門掌教修爲被廢。老君閣,流雲宗等掌教形神俱滅。都是被林楓殺的。”

“這個林楓也太變態了吧。他怎麼做到的?”

“傳聞他得到了小師叔的傳承。”

“難怪了。小師叔可是打遍天下無敵手。誰得到他的傳承都會無敵天下。”

“神墟也忒厲害了吧。而且我聽說神墟的大先生和二師兄沒有出現。都是神墟一個小輩出手就擊殺了掌教,簡直難以想象。”

“墟子如青天,衆生皆仰望。神墟的威名真不是蓋的。”

“……”

整個九州之地,激烈的討論持續了三月有餘。 神墟之境。

林楓,關大家,風靈兒,小天,林妙妙回到神墟之境後便閉關修煉,鞏固境界。三月之後大家依次出關。

林楓修爲最弱,也是最早出關之人。他的修爲徹底鞏固在大師境界,離宗師境界的距離不遠。

緊接着關大家,風靈兒,小天妙妙也出關。

“二師兄呢?”林楓出關之後並沒有看到獨孤破的身影。

“二師兄正在閉關療傷。”林妙妙回道。

關大家急切問道:“獨孤破怎麼了?爲什麼會受傷呢?到底誰傷的他?”

林楓又道:“而且我看到不僅僅是二師兄的房屋沒了,就連師父的破房子也沒了,好像神墟之境經歷了大戰。”

“難道有人殺到我們家門來了?”林楓吃驚問道。

林妙妙解釋一番衆人明白過來。不過林妙妙並沒有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

那日滅絕雷降臨,獨孤破替林妙妙抗下了滅絕雷,差點讓他死去。獨孤破無法支撐的時候,突發奇想,接着師父的草屋躲避滅絕雷。

墟子的房屋看起來破敗矮小,想不到異常的堅固,竟然真的可以抵禦滅絕雷神威。不過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大先生的房屋和獨孤破的樓閣毀滅。

關大家看着獨孤破的閉關之地喃喃道:“他到現在還沒有出來,看來這一次傷得太重。”

林妙妙一臉沉默。只有她知道二師兄的傷勢有多麼慘烈。差點死去。若是獨孤破死去,林妙妙這一生都會愧疚和自責。

林楓笑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滅絕雷雖然很霸道,相反。它也很補吧。二師兄熬了下來,修爲應該會大幅度增進。”

關大家點點頭:“確實如此。滅絕雷這等天帝雷劫,萬年都難出現一次了。這也算是他的造化。”

接下來的時間,關大家林楓幾人在神墟之境呆了幾日,想要等到獨孤破出關,談論這一次的九州鉅變。

饕餮逃走,是大患。饕餮若是恢復到巔峯。實力相當於準帝境界,可以真正的毀滅星辰。

五日之後。獨孤破依舊沒有出關。風靈兒擔憂風國安危不能繼續等待下去。

林楓和風靈兒在神墟之境散步。

風靈兒道:“林楓,我們的事情,你和妙妙姐說了嗎?”

“我忘記了。”林楓道。

“是忘記了還是不敢?”風靈兒又問。

“是沒有機會說。”林楓解釋道,實際上他還沒有想好怎麼和妙妙交代。

“我明日就要走了。我希望我走之前知道答案。可以嗎?”風靈兒問道。

“恩,我知道了。”

晚上的時候,林楓來到了妙妙的房內。裏面只有妙妙一人。

林楓帶着討好的笑意走了進去。妙妙看到林楓狀態有些怪異,問道:“你怎麼了?”

“沒什麼啊,我有什麼嗎?”林楓明知故問。

“看你狀態不對勁兒,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啊?”

“沒有,有。”

“到底有還是沒有?”

林楓嘿嘿一笑,拉着妙妙的雙手走到牀邊坐下道:“妙妙,數月不見。你又漂亮了。”

“是嗎?”林妙妙有些開心起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