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太近,都被忽視了,就連感情也是這樣,讓人沉思。

距離太近,都被忽視了,就連感情也是這樣,讓人沉思。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回到家,阿黎問我們這些天去哪了,怎麼連個電話也不知道打,郭勇佳苦笑,說在偏僻的地方,信號不好,阿黎不依不撓說不信,郭勇佳無奈,只好把之前的事跟她說了一遍,阿黎感覺很好玩,說很想見識一下,我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這種事真的好玩嗎?她這是身體剛好,就又恢復了以前那調皮的性子。

郭勇佳被她折磨的快瘋了,忙說下次再碰上這種奇怪的事,一定帶你去見識。

阿黎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折磨完了郭勇佳,又來折磨我。

“白素,要不我們今天去找找工作吧?呆在家裏太無聊了。”

阿黎身上的事解決了,我們又該回到初始的問題上,那就是找工作生活,養活自己。

只不過我現在很累,全身軟洋洋很疲憊,就笑着拒絕了,說明天再去。阿黎無奈的嘆了口氣,見我人不舒服,也就答應了。我想回房間去牀上躺一會,可沒想到剛走兩步,身子就不穩,開始搖晃,緊接着兩眼一翻,就暈了過去。

再醒來的時候是晚上,我躺在沙發上,看着他們一個個都在那玩撲克牌,有心想起來,但是感覺全身痠痛,感冒了一樣,頭暈沉沉,渾身使不上勁,說話都不想說。

他們注意到了我,徐鳳年連忙按住我的雙肩,讓我別起來,然後楊塵就說:“你被小鬼附身了,這是後遺症,頭疼腦暈,小病小災免不了,好好注意就成。”

我苦笑,果然沒什麼好事,被鬼附身了一下,副作用這麼大?

“只要修養就行,鬼上身聽起來沒什麼,但是這很容易衝了人的氣運,你到時候身體好了再去拜佛一次,小災小難就沒問題了。”郭勇佳道。

我閉上眼睛不在言語,內心苦惱,說的簡單,去一次寺廟開銷要一兩千塊,我這月光族多年的積蓄還不夠去兩次的!

不過錢始終是身外之物,這個道理我還是懂得,只好委曲求全,先調理好身子。

接下來幾天我都在家休息,其實說實在的,我都習慣了這樣,上一回我被髒東西纏身也修養了好幾天,我自問這個世界絕對沒有比我還倒黴了,三天兩頭都被這些東西糾纏,第一次是我不小心就認了,第二次還是我主動湊上去的…

楊塵回去了,他似乎很忙,除了跟我們在一起意外,自己也有一大堆事要做,不過還是和我們約好了,等我修養好了身體再去和岳陽吃飯。

閒在家裏的幾天,阿黎整天跟我嚷嚷要找工作,要不是我現在身體垮了,恐怕她會拖着我去。徐鳳年也整天到晚陪着我,感覺挺不錯的,但我心裏還在奢望,他要是個人就更好了。

身子好了以後,我按照楊塵的話去拜佛,沒有讓徐鳳年陪我,只是和煩人精阿黎一起去的,過程也沒上次那麼複雜,直接上去燒香,又花了我一筆錢,我心裏突然恨不得讓徐鳳年去偷個幾十一百萬給我花。

雖然我知道他能辦到,可我卻不想真的這樣,這和那些搶劫小偷沒什麼區別。

回去的路上阿黎直罵我傻,說燒香拜佛不在於心意多少,心誠則靈。我聽她說的信誓坦坦,心裏沒有埋怨楊塵,只是更加懊悔…

晚上和他們聚在一起吃了頓好的,是岳陽請客,感謝我們報恩。讓人意外的是,他還帶了一個女孩子,長得挺文靜的,說是他的女朋友,叫宋佳琪,還在念書呢,我有些恍惚,心裏更多的是欣慰,看見他們兄妹兩都活的好好的,頭一回覺得自己受苦是對的,一次救了兩條人命,這應該也算是積德了吧?

第二天,我和阿黎在街上亂逛,沒有帶徐鳳年出來,因爲我想好好感受一下以前的生活,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膩了他。

閒逛了一天,沒找到什麼合適的工作,倒是碰見了一個老熟人!

我和阿黎路過一家酒店的時候,正好看見一個老頭摟着一個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女人有說有笑的走了出來。

我一楞,這老頭可不就是上次被楊塵救的那個麼?他怎麼會在這裏?

在我發愣的時候他也看到我了,眼睛一亮,摟着女人走了過來,精神抖擻說真巧。

我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他,長得七老八十沒變,身子骨比以前利索多了,更重要的是精神,他看起來如同三四十歲的一樣,精神奕奕。 看來他身體確實好了,楊塵出的主意雖然不好,但是卻有真功夫。

不過,更讓我好奇的是他身邊的女人,看起來和我一般大,怎麼會和老頭混在一起?看這親密的姿勢,排除年齡問題,兩個人像是一對恩愛的夫妻。

“呵呵,這個是我女朋友,麗麗。”見我疑惑,老頭笑呵呵的看了一眼懷裏的女人爲我解釋道。

麗麗風情萬種的白了老頭一眼,隨即笑嘻嘻的打量我和阿黎,伸出手主動和我們握了一下手。

“你好,我叫秦佳麗。”

我本來還在發呆,此時倒有些侷促,連忙跟她問好,這女的給我的感覺不錯,應該是那種比較開放的女人。但緊接着,我就眯起眼睛看了看老頭。

這傢伙本事也太好了吧,身體剛好,就找了一個這麼年輕漂亮的女朋友?我難以理解,說句不好聽的,他又老又醜,還沒錢,到底是怎麼找到的?或者說,這女的是怎麼被他屈服的?

這個社會太現實了,我不覺得他能再三兩天找到什麼真愛,也怕他或了一大把年紀,直到如今剛接觸女人,會被騙,那就真的晚節不保了。

老頭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我的想法,一臉自豪的說:“怎麼樣,我女朋友漂亮吧?”

我正想說話呢,阿黎拉了拉我,嘀咕問說這老頭你認識啊?是不是什麼土大款?我楞了下,阿黎是沒有見過老頭的,這會見老頭揉着小姑娘,腦子裏不知道轉悠到哪裏去了。

我沒跟她解釋,回老頭道:“漂亮,你挺有本事的。”

老頭笑得合不上嘴,說現在的一切,都是你們給的,你們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大恩人。麗麗很驚訝的看了他一眼,又好奇的朝我看了過來。

我打趣道:“你感謝我,那我上次被人帶走你還不攔着我?”

老頭神情一下子呆滯住了,苦笑說上次不是他不想幫忙,而是那傢伙他對付不了,再說了,他後來也打電話幫我叫人了,看我現在這樣子,肯定是救回來了。

我擺了一下手,說開玩笑的不用當真。正準備帶着阿黎走的時候,老頭突然喊住了我。

“你們也沒啥事吧?這次說什麼也不能走了,我請你們吃飯。”

我看了下天色,也差不多黑了,老頭真心誠意的報恩,我也沒辦法拒絕,就打電話給郭勇佳了,只不過楊塵來不了,聽說去外地了。

老頭帶着我們一行人到了酒店,看起來挺闊氣的,我極度懷疑他的小賣部被他賣了。

吃飯期間,老頭不停的跟郭勇佳喝酒,說話嗓子粗,看起來如同一個大漢。我內急去了趟廁所,剛進去老頭的女朋友就跟過來了,笑着問我說,我們以前跟老頭什麼關係。

我見她人還不錯,就說我們以前救過老頭的命,還用手指了下她半身,這事沒什麼忌諱,反正老頭也好了。

麗麗有些臉紅的點了點頭,我也好奇的問她:“你爲什麼要和他在一起?”

因爲怕被誤會,我又道:“我是說…你喜歡他什麼?” 至於黑煞宮裡面還有什麼,墨九狸也沒有時間去探究,之前她就已經給自己人服用了解藥!至於黑煞宮的人,她是一個也沒有打算放過……

不過,為了不被人發現他們,她下的毒藥雖然劇毒無比,卻不會馬上發作,差不多一個時辰后才會發作……

這也是因為之前帝溟提前就跟墨九狸說過,黑煞宮的人基本沒事的時候,都是避世不出在修鍊,而且分佈在黑煞宮的各個角落……

所以,墨九狸才會專門為了這次的黑煞宮之行,煉製了這批毒藥!效果怎麼樣,她暫時也不太清楚……

墨九狸帶著墨家老祖,謹慎的繞過黑煞宮中的守衛,從一樓直接來到了地下一層,在看到那些孩子時,墨九狸的手微微一頓,轉身走向地下二層……

在二層也沒有墨青天的身影后,直接來到了地下三層!

而現在距離他們進來,也已經過去半個時辰了!讓墨九狸幾人意外的是,這地下三層幾乎沒有人守著。

想想也是,帝溟寒說過,黑煞休息的地方是在地下三層!當時墨九狸聽了還有些奇怪,按理說一般越是有實力的強者,都越喜歡住在高層,這黑煞到是奇怪了……

後來帝溟寒說了她才知道,黑煞吸收的是來自地底的陰寒之氣,自然住的越底層越好……

第三層沒有黑煞宮的人看守,倒是給墨九狸省去了不少的麻煩,墨九狸看了看第三層道:「我們分開找,不管找沒找到,一炷香后在這裡會合!」

「好……」墨家四個老祖點頭道,隨即向著東南西北四個方向而去。

墨九狸看了看直接選擇向前,沒多久來到一個房間,看裝修非常的奢華,看起來像是黑煞休息的地方……

可是墨九狸裡外找了個遍,也沒有發現外公的身影,這讓墨九狸眉頭皺了起來,難道外公被黑煞隨身帶出去了?

不太可能,還是再找一找看看……

墨九狸不信邪的再次找了一遍,只是仍舊一無所獲!就在墨九狸決定,先回去看看墨家幾個老祖,有沒有找到時……

「主子,那邊的牆壁後面似乎有東西?」雲夏的聲音傳入墨九狸的腦海道。

「那裡?」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床後面!」雲夏說道,她是植物系魔獸,感知非常的靈敏,她感知到那邊牆后似乎有植物的氣息。

墨九狸聞言直接走過去,跳上大床后,伸手摸了摸那面牆壁,又慢慢敲打了起來,開始並沒有察覺到什麼,後來發現果然有半邊牆壁的空洞的……

而且,墨九狸發現自己的神識,竟然無法穿透這牆壁,看起來裡面真的有問題!只是墨九狸猶豫了,她不確定裡面有沒有埋伏,冒然破牆也不知道有沒有危險……

「主人,裡面沒有人類的氣息,我只感覺到有靈植的氣息!」雲夏說道。

「真的,我知道了!」聞言墨九狸放下心來。

心念一動,一簇金色的火焰出現在手裡:「小金,幫我把這牆燒開,不要發出聲音!」 「我是神火至尊,神火至尊你懂嗎?」小金晃了晃不滿道。它可是神火子,怎麼連燒牆這種感小事,都讓它做呢……

「什麼都讓我做,以後你要給我找到十大神火!或者百種異火,或者千種獸火也行!」也不等墨九狸說話,小金傲嬌的聲音就在她的腦海里,不斷的響起。

墨九狸聞言滿頭的黑線,這丫的說的是什麼鬼?十大神火?難道它想把神火都給吞噬了,據她所知這個世界一共就只有十大神火吧……

自己要真的答應了,還不的被全人類追殺啊!

「就算不找到十大神火,起碼也要給我八大神火!這樣我才能儘快恢復啊!」感知到墨九狸的想法,小金想了想道,不過它的動作很利落,面前的牆壁,瞬間就被它給融出一個大窟窿……

「五種,不準講價!」墨九狸看到小金的動作,微微挑眉,然後霸道的說道。

「那麼少?那還要八十種異火!」小金不滿道。

「異火看情況,遇到再說!而且,你要那麼多火種幹啥?」墨九狸瞅著小金問道。

「我只有不斷的融合其他火種,才能提升實力!」小金有些哀傷的說道,雖然現在沒有記憶,但是它不喜歡現在這個樣子,連主人那個破丹鼎都化形了。

自己還沒化形,簡直太弱了!

墨九狸也知道小金以前貌似挺厲害的,要不是因為什麼事情出了意外,自己想要契約它根本就不可能……

想了想說道:「我答應你,只要遇到你想要的神火或者異火還有獸火,定然為你尋來!但是,我卻不可能什麼事情不做,只是為你去尋找火種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謝謝……」小金有些彆扭的說完,鑽回墨九狸的體內。

墨九狸微微揚起唇角:「這傲嬌的小傢伙,竟然還會害羞!」

墨九狸收回心緒看著面前的一人高的窟窿,走了進去。進去之後發現裡面果然是一間暗室,只是眼前並沒有外公的影子……

暗室並不大,中間只放著一張石桌,上面什麼都沒有,連個石凳都沒有,周圍也沒有其餘的裝飾了……

墨九狸皺著眉頭,剛才雲夏說過這裡應該是有靈植的,可是她怎麼沒有看到呢?

「雲夏,你說的靈植在什麼地方?」墨九狸問道。

「主人,在下面,地下!」雲夏說完,從墨九狸的手背上,直接伸處無數的藤蔓,將中間的石桌掀開……

墨九狸發現這石桌下面竟然還藏著一個暗道,這黑煞倒是夠謹慎的了!墨九狸沒有理會那被掀翻的石桌,順著通道走了下去……

雲夏的藤蔓也沒有收回來,一直延伸在墨九狸的前面為她開路,這樣可以第一時間讓墨九狸知道前面的情況,因為那暗道是一路向下,又特別的黑……

就在石桌被雲夏粗暴的掀翻時,黑煞似有感應般的瞪著面前的帝溟寒:「該死的,帝溟寒你竟然帶了人來!你究竟想幹什麼?」 看起來挺開放的女人,聽了我的問話居然有些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看了我一眼,故作姿態的輕聲嘀咕了一句。我皺眉,說你大點聲,我根本就沒聽見。她左右看了下,湊到我耳邊說:他那方面很厲害。

那方面?我疑惑的問她哪方面?隨即便想到了她說的是什麼,臉上發燙,尷尬的笑了下。她也聽不好意思的,但還是說道:“別看他七老八十了,跟一個年輕小夥子一樣,對我特別熱情。”

我苦笑,熱情這個詞表達的倒是挺合適的。她又說以前交過的男朋友,雖然一個個都年輕,但是功夫卻都不行,還沒有一個跟老頭這麼厲害的,於是問我,他是不是以前身體有什麼毛病,現在纔好?難道就是你們治好了他的病?

我琢磨了下,原來老頭沒有把原來的事告訴她,不過這也能理解,自己的優點每個人都想無限放大給別人看,自己的缺點都藏了起來,深怕被別人發現。但,我還是老實說了,說他那方面一直不行,正好我們這有個朋友正好懂這個,順手就給他治好了。麗麗點頭,衝我比了大拇指,說這人是誰啊,這麼厲害,改天有機會拜訪一下,她哥正好這方面也有點問題。

我沒敢繼續說什麼,怕一直誤會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喝多了,居然拉起了我的手,問我有沒有男朋友,看我長得還可以,回頭給我介紹一個。我忙說不用了,可她卻一直說她哥哥長得很帥,工作也好什麼的,我納悶,前嘴還說她哥那方面有問題,後腳就來坑我…

最後我逃一樣的回到了飯桌上,她隨後也進來了,老頭一手搭在她肩膀上,大着嘴巴和我們說現在生活真風光,感覺自己就像個年輕小夥子,以前都白活了。

郭勇佳這時候不知道怎麼了,紅着臉一直憋笑,我推了他好幾下也止不住,酒席散後我才問他剛纔怎麼回事,他瞧老頭帶着那女人去隔壁開房間後,才道:“沒什麼,就是看到他我就想起了那條黑狗,真不知道他心裏有沒有陰影。”

我無奈,跟他們回去以後倒頭就睡。

第二天,依舊跟阿黎出來找工作,不過很不幸,很多事不是自己想就可以有的,太累人的不想做,太輕鬆的工資又不高,我們兩無聊,就隨便找了一家咖啡廳坐着,看着人來人往的街道發呆。

阿黎垂頭喪氣說這樣可不行,最次也要找個工作先養活自己,不能太計較。

“做人不能將就,要做就要找個好一點的。”我說話的時候連底氣都沒有,突然作爲一個人也是蠻悲哀的,還不如跟徐鳳年一樣,做一隻鬼自在…

又發呆坐了一會,我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來電是一串陌生的號碼,我疑惑的接起,才知道原來是昨天那個秦佳麗,我十分鬱悶,這女人怎麼會有我的電話?問過後才知道原來是老頭找郭勇佳拿的。

秦佳麗簡直是翻版的阿黎,一直跟我逼逼叨叨,起初我還有點耐心聽她說,只不過越聽越奇怪,因爲她一直在和我說她哥哥多好,問我有沒有興趣出來見一面什麼的。我連忙打住她,說我沒興趣,還說我已經有老公了。秦佳麗驚訝了一會,才說既然這樣就算了。

正當我準備掛電話的時候,她又問我在哪,找我逛街。我見她沒有再煩我,只好回絕說我在找工作,沒時間逛街。

“找工作?你想找什麼樣的工作?”她笑着問我。

“輕鬆一點的,工資高一點的。”我老實說了,這倒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秦佳麗想了想,說你會做電腦文檔嗎?我想了下,說會,以前做過客服,每天都要記錄各種事,文檔這是最基本的。

“我哥公司正好缺助理,你來不來?”繞了半天,她還是說回了她哥,我原本還想她有什麼工作要介紹,聽到她哥我就想掛了電話。

見我半天不說話,秦佳麗又說你別誤會,是我哥的公司真的缺助理,工資比一般的小公司高。

一般的小公司高?聽意思,她哥是開大公司的?我擡頭和阿黎對視了一眼,她倒是不知道我電話裏的人在和我說什麼,不過聽對話,也能大概猜出個所以然,正像個好奇寶寶,瞪大了眼睛看我,等待好消息。

仔細想了下,我還是拒絕了,心裏對於她哥有些芥蒂,怕過去了會無端生事故,另外我沒去過大公司上班,當白領每天都要打扮成一副公務員女強人的樣子,我也非常不喜歡。

秦佳麗又耐心的勸導了我幾句,說可以嘗試一下,這個位置很輕鬆,除了和老闆接觸的多以外,剩下的沒有什麼工作量。不用說,老闆肯定是她哥,我又婉言的拒絕了她。本以爲這女的會是一個小姐脾氣,我三番四次拒絕她,都做好了撕逼的準備,但沒想到居然沒生氣,只是嘆氣說算了,想上班的話再給她打電話。

掛斷電話之後,我發了一會呆,阿黎叫了我幾聲,問我剛纔是不是有朋友打電話介紹工作,我說是,就昨天那個老頭帶過來的女人。阿黎又問我說是什麼樣的工作,我把剛纔和秦佳麗說的話大概講了一遍。

阿黎氣急敗壞的拍了兩下桌子:“你傻啊,這麼好的工作,幹什麼不去?”

我納悶:“這麼明顯你還看不出來嗎,就是爲了讓她哥接近我,我纔不願意去。”

阿黎着急道,說現在這個社會,想找個好工作最好就是靠朋友幫忙,昨天那女的看起來也還不錯,是朋友又不會坑我們,再說了,犧牲一點色相能找個穩當的工作還是不錯的。

我皺起了眉頭,不悅的看了她一眼,感覺她好那個啥,把我當成了交易工具?我忍着脾氣沒說她,阿黎見我臉色不太好,也意識到了自己的態度,尷尬的笑說:“我沒別的意思,我是說,就單純的上班,人家追你,你拒絕就是了。”

“那我也不好意思啊。”我嘆氣。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出來打工找工作不是當小姐啊。”阿黎勸我道。

我說這問題不出在你身上,你當然不急,要換成是你,指不定都罵她了。阿黎搖了搖頭說不會,她只會對那些沒素質的人發飆,再說了,她倒是想有個大老闆對她有意思…

其實冷靜一下,我真的是有點多心了,秦佳麗說她哥有錢開公司,想把我介紹給他,也沒說那男的就一定會對我有意思啊!我有些自作多情了,說不定,還真的只是單純的工作而已。

阿黎又勸了我幾句,說現在社會工作不好找一類的話,讓我好好想想。我糾結了一會,被她慫恿打了電話過去,秦佳麗一接通就問我:“你想通了?”

她的聲音裏帶着一些興奮,怎麼說呢,我感覺自己像是入了對方早就準備好的圈套,這種感覺十分強烈!

“我這裏還有一個朋友,就是昨天和我們一起吃飯的,能不能一起過去?”或許是阿黎對我說的話起了作用,不知不覺中我變得有事求人,說話聲都小了。

她想了下,說問題不大。於是我說那現在就去公司看看吧,畢竟熟悉一個新環境,還需要多看看。她沒說什麼,爽快的答應了,還問我們在哪裏,她現在開車過來接我們。

報了地址後,我和阿黎站在門口耐心等她,她來了以後,我纔看到原來她身邊還跟着一個男人… 黑煞陰著臉,他就說這個傢伙怎麼會無緣無故跑到他黑煞宮來,找他單挑!原來是為了拖住他,玩調虎離山……

如果他不是感應到有人闖進自己的密室,今天豈不是上當了,越想黑煞越是憤怒:「帝溟寒,你給我等著!等我殺了那些人,再來跟你算賬!」

說完黑煞轉身朝著城堡飛去,可是面前忽然多了一道紅色身影,帝溟寒揚起一抹邪笑道:「黑煞,我倒是好奇,你劫走一個人族想做什麼?怎麼?幾年不見,你現在對男人感興趣了?」

帝溟寒說完還故意看了看黑煞的某處,那眼神差點讓黑煞吐血……

「閉嘴,你才對男人感興趣!帝溟寒,我做什麼不需要跟你彙報!你別忘了,我們兩個是互不相干的!你在這裡做什麼我不管,我做什麼你也管不著!」黑煞怒道。

他現在只想趕緊擺脫眼前的這傢伙,因為他知道,如果對方執意不讓開,他也沒辦法在他面前離開……

「呵呵,本座今天很無聊!你急著回去也不是不行,只要你打贏我,我就放你走!不然的話,你想都別想……」帝溟寒霸道的說道。

「我現在沒時間跟你打,你要打可以,等我忙完宮裡的事情,定然會上門請教!」黑煞黑著臉說道。

「不好意思,本座說出的話,向來不能反悔,你要麼打贏我離開,要麼等我走了你再離開!」帝溟寒說道。

「你什麼時候走?」黑煞問道。

「打贏你我就走!」帝溟寒微微一笑道。

「帝溟寒,你別以為我不敢動你?」黑煞眼睛一眯,不善的看著帝溟寒,難道這傢伙知道了什麼?

「我知道你敢動我,所以我才沒走!」帝溟寒根本沒把黑煞的話放在心上,今天無論如何他也不會放黑煞離開。不然那個小女人豈不是危險了。

雖然對墨九狸有信心,但是帝溟寒本來就看黑煞不順眼,他們兩個在這個大陸上,誰也殺不了誰,但是想贏對方也沒那麼容易……

即便他想真的打贏黑煞,恐怕也的付出些代價!

「花護法,攔住不遠處那些人,禁止他們返回去!」帝溟寒在心裡對著不遠處的花護法說道。

「主子,我知道!」花護法回道。

不遠處黑煞宮的八位長老,也守在那裡擔心黑煞有什麼危險!而他們自己也看到花護法了,幾人早早的就鎖定了花護法,免得他出手幫忙……

花護法被八個人的氣息鎖定了,絲毫沒有放在眼裡。而且他也時刻注意著八個人的動作,絕對不會讓他們有機會回去給夫人添堵的……

「哼,看起來私闖我黑煞宮的,是你寒園的人了!既然你的人想給我的煞蓮當花肥,我也只能笑納了!」黑煞忽然一笑的看著帝溟寒道。

帝溟寒在聽到煞蓮時臉色微微一變,可是隨即想到墨九狸身邊的食人花紫皇,心下一松,面上不動聲色的怒道:「黑煞,你竟然敢在這裡培植妖花?我看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來人是老頭,我楞了下,隨即便反應過來了,和阿黎一起上了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