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唐琅頭也不回地飄走了。

說完,唐琅頭也不回地飄走了。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天黑之前!

我很想對他說,天黑了我也不怕!可在心底裏卻覺得,他想要表達的意思,並不是我怕不怕黑的問題。

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現在已經四點多了,離天黑大概還有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

一想到我只有兩個小時的時間買蛋糕,我再也顧不上害怕,衝下樓就往附近的蛋糕店跑去。

我本來想買現成的蛋糕,可是到了店裏我才發現,所有的蛋糕都賣完了,要買蛋糕就只能現做。

營業員遞給了我一本蛋糕冊,我找了一個最簡單的,然後告訴她我要做一個9寸的蛋糕。

因爲我只有一個人,我也不敢邀請別的同事或者朋友來跟我一起慶祝生日。9寸,應該夠了。

“您好,請問您需要在蛋糕上面寫什麼話嗎?”蛋糕店的營業員和藹可親地問我。

我回過神來,然後對她說道,“就寫‘祝張小瑤十八歲生日快樂’好了。”

“好的。”營業員應了一聲,然後轉身做蛋糕去了。

時鐘嘀嗒嘀嗒地在響着,而我的心,也一下一下地跟着跳動。

當牆上的掛鐘顯示過了五點半的時候,蛋糕還做不出來,我就開始莫名其妙地慌了。

“那個,蛋糕還沒有做好嗎?”我越等越心慌,終於還是忍不住對着營業員說了一句。

“馬上就好,請稍等!”營業員職業性的回答讓我原本慌張的心情更加不好了起來。

於是我又催促道,“能不能快一點啊?我趕時間。”

“好了好了,這就好了。”營業員一邊說着,一邊端着一個小蛋糕走了出來。

我催促着她趕緊裝好。

看着營業員把蛋糕放到盒子裏,然後蓋上蓋子,綁上了繩子,我一把抓起來蛋糕盒子就往唐宅跑去。

天,真的開始慢慢變黑了。

明明是六月的天,可我卻忽然感覺到陰風陣陣,周身一下子感覺降了十幾度一樣。

我的心裏咯噔了一下,更是不要命一樣地往唐宅的大門跑去。

就在我剛衝進唐宅的那一瞬間,身後那種陰風陣陣的感覺竟然消失不見了。

我一手提着蛋糕盒子,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整個人靠在鐵門的欄杆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

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唐琅飄到了我的跟前,他只冷冷地瞟了我一眼,然後冷哼一聲就飄進了客廳裏。

大概過了幾秒鐘的時間,我就聽見客廳裏頭傳來了唐琅冷冰冰的聲音,

“還不進來?” 聽着唐琅的聲音,我真有一種剛逃離了虎穴又掉進了狼窩的感覺。

明明這裏跟外面一樣可怕!

我耷拉着頭,認命地拿着蛋糕走進了大廳。

也許是心理作祟,我把大廳所有的燈都打開了。

我不知道是應該現在就點上蠟燭,還是等過了十二點以後再點。

我不停地轉來轉去,假裝自己很忙碌的樣子,就是不敢直視唐琅。

我想,換做誰,在面對一隻鬼的時候,都沒有辦法淡定下來吧。

唐琅大概是被我轉的煩躁了,他倏地飄到我的跟前,眼前忽然放大的面孔,一下子把我嚇得站直了身子。

唐琅瞥了我一眼,然後說道,“去,書房裏有一個雕着曼陀羅花的木盒子,把它拿過來。”

我咬咬牙,還是聽話地去拿了他說的那個盒子。

其實這個盒子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陌生。

因爲就在前幾天,他讓我打掃房間的時候,我見過這個盒子,而且,我還莫名其妙地被這個盒子劃傷了。

從一排書架上找到了這個盒子,我便拿到了客廳,正要放到唐琅的面前。

可唐琅卻說,“這是給你的。”

嗯?給我的?

“沒錯!這是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唐琅又甩了一句話過來。

爲什麼?我們明明還沒有熟到這個地步,他爲什麼要送我這麼貴重的禮物?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裏面裝着的是一顆非常名貴的天珠。那天曾經聽他說過,這顆天珠的來歷也是很不簡單的。

我不確定唐琅說要把這顆天珠送給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咬咬牙,我慢慢地擡起頭來跟他對視。

看着唐琅那異常蒼白的臉,還有幾乎透明的眼睛,我差點沒忍住就低下了頭。

天知道我現在有多害怕!

“怎麼?”

“沒,沒什麼,我只是覺得,這禮物太貴重了。”我僅僅看了一眼,就迅速地低下了頭。

我還是沒勇氣再跟他對視。

我想了想,還是決定不要收下這顆天珠,“要不,我還是放回去吧?”

“你不喜歡這個?”

“不,不是的。”我趕緊搖了搖頭。

“那就帶上!”唐琅的聲音帶着命令的口吻,根本不容我拒絕。

“可,可是……”我還想再說點什麼。

可是唐琅卻不耐煩地冷哼一聲,“嗯?”

聽得唐琅這一聲,我忽然覺得周圍的溫度一下子低了好幾度一樣。

根本不用去看他我就能知道,唐琅這是生氣了。

我再也顧不上多想,以最快的速度打開盒子,然後把天珠掛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爲什麼送我這麼貴重的禮物?”我低頭看了一眼這顆晶瑩剔透的天珠,心情忐忑地看着唐琅。

我明明記得,那天,我不小心劃破了手把血弄到上面的時候,他的臉色很難看的。

“沒什麼!”唐琅好像一點也不想回答我的問題,“對了,你還不趕緊吹蠟燭許願?”

被他這麼一提醒,我纔想起來把蛋糕拿出來。

將蛋糕拿了出來,我又插上了十八支蠟燭,然後一一點上。

學着電視裏面的一樣,我雙手合十地握在胸前,閉着眼睛開始許願。

我在心裏偷偷地向老天祈求,讓我趕緊離開這裏吧。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唐琅好像知道我許的什麼願一樣。

即便沒有睜開眼,我開始能感覺到唐琅充滿了怒火的目光正聚集在我的身上。

過了一會兒,我睜開眼,說道:“我許完了!”

可唐琅只是死死的盯着我!那眼神,彷彿是在看一隻獵物一樣!

我的心一下子像掉入了冰窟一樣。

我怎麼能忘了,他是一隻鬼,一隻剛死不久的鬼! 當鬧鐘響起的時候,我迷迷糊糊地醒來,發現自己竟然完全不記得自己這個十八歲生日是怎麼過來的。

我除了覺得脖子特別酸之外,腦子裏關於過生日的所有事情都是一片模糊的。

看着牆上的鬧鐘顯示七點四十五分的時候,我一骨碌爬了起來,胡亂刷了牙洗了臉,然後急衝衝地往醫院的方向跑去。

這一整個早上,我總覺得自己好像忘了點什麼東西似得。

可是我想了又想,還是搞不明白自己到底忘了什麼。

等到中午休息的時候,護士長告訴我們,今天所有人全體加班。

我雖然心裏還是莫名地感到不安,但是作爲剛上班的人來說,顯然這個時候請假是很不合適的,更何況我也沒有什麼正當的理由請假。

今天這一整天,似乎跟往常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大家都忙碌了一點。

可心裏的那種不安依然縈繞在我的心頭,我想,大概真的是我想多了。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的時候,我終於稍稍地鬆了口氣。不管怎麼說,今天的工作一切順利,不是嗎?

擡頭看了看護士站的鬧鐘,我發現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

收拾好了之後,我拿着自己的包包就往電梯走去,走到大廳的時候,我往窗戶外面看了一眼,現在的黎城,已經是夜幕降臨。

不知道是不是被唐琅的話影響到了的緣故,現在只要天一黑,我總是莫名其妙的感到害怕。

“看來,我真是被他的危言聳聽給嚇到了。”我搖了搖頭,自嘲道。

看着大街上燈火通明,還有那麼多的人,那麼多的車,我想,整條街都顯得那麼熱鬧,能有什麼事兒呢?

我一邊安慰自己,一邊收拾東西準備回去。

等收拾完了之後,我背起了自己的那個小包,跟護士長說了聲再見就開始往回走去。

看着路上熱鬧非凡的樣子,我心情慢慢地變得不再那麼緊張,很放鬆地在路上走着。

忽然間,我發現街上的人開始慢慢發生了變化。

整條街就好像換了一個場景一樣,那些說笑的人,那些來往的車輛,都不見了。出現在大街上的,變成了紙錢飛舞,還有一些穿着怪異,行動特別緩慢的人在街上慢慢地晃盪着。

一開始我並不在意,可是很快我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那就是,這條街太安靜了!

明明那麼多人,爲什麼一點聲音都沒有?

我緊緊的抱着我的小包,低着頭快步地往唐宅走去。

快點!再快點!

我不停地催促自己走快一點。

忽然,我的後背像是被人抓了一下!

我下意識地回過頭去一看,一張猙獰可怖的臉,正咧着嘴對我桀桀怪笑!

只一眼,我就明白,這是一隻鬼!

還有大街上的那些人,也!是!鬼!

“啊!救命啊!”我嚇得雙腿直打哆嗦!

快逃!

我拼命地想讓自己跑起來,可整個人卻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氣一般,只能定定地看着那張帶血的臉朝我咬來。

不要!我纔剛剛過了十八歲的生日,我不想死!

看着那張恐怖的臉離我越來越近,那口細碎的尖牙更是馬上就要咬到了我的脖子。

我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毫無道理可言,此時此刻我腦子裏竟然浮現出唐琅的身影,以及他之前對我說過的話,

“如果天黑之前沒回來,我不保證你是安全的!”

難道說,他早就知道了嗎?

唐琅?對!唐琅!

我用盡了平生所有的力氣,大聲喊道:“唐琅,救救我!” 就像是聽到了我的呼喚一樣,我感覺到了自己被一隻冰冷的手抱了起來,雖然粗魯卻讓我感到安心。

我睜開眼睛,正好看到唐琅將我放在了他的身後。

將我放下來之後,唐琅就跟那隻惡鬼打了起來。

我躲在唐琅的身後,根本分辨不出來到底是誰佔了上風。

於是,我悄悄地,悄悄地探出頭去。

本來那隻鬼正跟唐琅打着,可忽然間卻跟我的視線對上了!

好巧不巧的,這個時候唐琅正好一個側身,我整個人完全地暴露在了那隻鬼的眼前。

我分明看到他的動作是朝着我來的!

“啊!”我嚇得後退了一步。

我很清楚自己應該躲開,可是我現在就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想走,卻怎麼也邁不出腿!

眼看着他對着唐琅虛晃一招,然後直直地向我衝來。

兩米,一米,就在他快要衝到我跟前的時候,他忽然被一把掀翻。

唐琅拽着那隻鬼的後背使勁一甩,將它摔出了好遠,然後,他面無表情地看了我一眼,冷冷地丟出兩個字,“跟緊!”

我看着唐琅蒼白的臉,原本感激的話生生吞了回去。

看到他跟衝過來的惡鬼又纏鬥在了一起,我老老實實地緊跟在唐琅的身後,儘量不給他添麻煩。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我看到唐琅停止了動作,而對面那隻鬼,好像也在不遠處停了下來。

我探出頭來,正好看見他那滿是尖牙的嘴正一張一合,然後就聽到了他在說,“這食物明明是我先發現的,你竟然敢半路截食?你知不知道,這一片都是我李成的?”

唐琅就這麼靜靜地看着他,一言不發。

那隻鬼看着唐琅,似乎有些忌憚,可又心有不甘的樣子,“這樣吧,這個食物,我們平分!”

可唐琅依然保持着原來的姿勢,冷冷地看着那隻鬼。

那隻鬼看着唐琅竟然這麼不上道,他左右看了看,像是做了某種暗示。

過了一會兒,我就聽見窸窸窣窣的聲音。

轉頭一看,那些原本還在慢慢晃盪的“人們”,竟然開始慢慢地向我們的方向聚攏過來!

我害怕地拽了拽唐琅的衣袖,抖着聲音小聲地說:“唐琅,他們過來了。”

看着唐琅一動不動地站着,我以爲他沒聽見我說的話,正想再說一遍,卻看見那隻鬼忽然一下子就慌了一樣後腿了好遠。

他灰白的眼睛瞪得更大,聲音都變得有些發顫,“你,你竟然!”

唐琅依然一句話不說,我從他的背後能判斷出,他的雙手在做着什麼動作。

接下來,我就看見,從唐琅的身前,發出一片白光。

那隻鬼像是十分害怕這道白光一樣,一下子退的好遠。

我聽見了唐琅冷哼一聲。

那隻惡鬼可能也沒有想到唐琅竟然軟硬都不吃,他惡狠狠地說道,“小子!別以爲你法力比我高一點就可以囂張。我上頭可是有人的。”

聽到這樣的話,我很不合時宜地覺得有些搞笑。

“滾!”唐琅冷冷地說道,他身前的白光似乎更亮了一些

“小子你竟然敢動用祕術!好好好!你給我等着,我看你能囂張到什麼時候!”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