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知秋吃了一驚,擡頭看,小鵹的紅頭巾化作一塊巨大的火雲,鋪天蓋地地壓來!

葉知秋吃了一驚,擡頭看,小鵹的紅頭巾化作一塊巨大的火雲,鋪天蓋地地壓來!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這就想我死,恐怕不容易!”葉知秋身在空中,一道縱地金光,忽然消失!

這裏是風水區,葉知秋的諸般法術都可以使用,躲避小鵹的襲擊,不成問題。

小鵹皺眉,一招手,收回了紅頭巾,定在空中搜尋葉知秋的身影。

忽然間電光一閃,有殺氣劈面而來。

同時,葉知秋的聲音也在暴喝:“孽障,不厚道!”

小鵹看見殺氣兇猛,急忙一扭腰閃了過去,向北急遁,口中道:“葉知秋,你已經進入五毒陣範圍,等死吧!”

“口出狂言,有種別走啊!”葉知秋冷笑,縱身去追。

好不容易遇見一個活的,葉知秋當然不能放過。

活捉小鵹,才能逼問出雪兒的下落。

可是葉知秋剛一動身,卻忽然停住!

因爲葉知秋聽見了下方的山谷裏,有巨大的聲響,似乎還夾雜着雪兒的聲音!

是雪兒正在和對手較量!

“雪兒,我來了!”葉知秋心潮澎湃,轉身向下疾墜,直落山谷!

還在半空,葉知秋就看見了峽谷裏飛沙走石,妖氣沖天。

一個白裙麗人,被好幾只妖獸圍攻,正在趨避躲閃。

看身影,那白裙女子正是柳雪!

柳雪一手控制無極符,一手抓着鎮天印,在妖獸們的圍攻之下輾轉騰挪,身影飄忽。

圍攻雪兒的妖獸,一共有五個,都是奇形怪狀。

其中一隻飛在天空,有三對翅膀,卻是一個蠶蟲的模樣;

除此之外,地上還有一隻巨大的螞蟻,比水牛還大;一個龐大的九尾蠍子,一個九頭惡蟲,一個渾身是眼各放金光的大蜈蚣。

妖獸們各有手段,或者噴火,或者噴出毒霧,或者張口撕咬,或者甩尾橫掃,兇猛異常。

柳雪雖然自保有餘,卻無法擺脫妖獸們的圍攻和糾纏。

“雪兒!我來幫你!”葉知秋熱血沸騰,手裏乾坤膽一磕:“乾坤殺氣,放!”

殺氣自葉知秋掌心而出,直奔下方的妖獸。

那隻六翅天蠶飛在空中,首當其衝,被乾坤殺氣劈中後背!

砰地一聲響,天蠶被震落塵埃。

可是天蠶的背後有堅硬的殼,雖然捱了乾坤殺氣的猛劈,卻也沒死,就地滾了幾滾,展翅飛去。

“赤元出鞘,飛劍斬兇!”葉知秋還沒落地,赤元劍又射向了雪兒身前的多目蜈蚣。

嗖地一聲,赤元劍穿過蜈蚣的一隻眼睛,金光頓熄。

葉知秋落地,又是連續幾道天雷破,劈向四周的妖獸。

“知秋,你怎麼來了!”柳雪大喜過望,催動無極符,一邊靠近葉知秋。

妖獸們看見葉知秋太猛,嗖地一下退去。

山谷裏,頓時安靜下來。

“雪兒!”葉知秋一把將柳雪摟在懷裏,胸中熱血沸騰,竟然不能說話。

柳雪也緊緊地抱着葉知秋,喜極而泣熱淚橫流:“知秋,真沒想到,你居然衝上來了……”

“雪兒,是我不好,讓你受苦了。讓我看看你,讓我好好看看你……”良久,葉知秋才強忍住心裏的激動,捧着雪兒的臉,仔細打量。

幾個月不見,雪兒還是以前的模樣,絕世容顏,光彩照人。

柳雪擡起衣袖擦擦眼淚,笑道:“來了就好,對了知秋,你是怎麼闖過虛空結界的?”

“心裏想着你,自然就闖過來了。”葉知秋看見雪兒安然無恙,這才放心,握着雪兒的雙手,將最近的情況,簡單說了一遍。

柳雪很開心,點頭說道:“既然來了就彆着急,把所有的事都說給我聽吧,說細緻一點。” .

葉知秋看看四周:“雪兒,我們還是出了這個五毒陣再說吧?”

“不用。”柳雪附在葉知秋的耳邊,低聲說道:“其實這個五毒陣,我隨時可以出去。我故意不出去,是在迷惑西王母,等待機會衝回人間道。”

葉知秋一愣,隨即點頭,低聲問道:“西王母在什麼地方?她現在,還在監控我們嗎?”

柳雪拉着葉知秋的手,緩步向前走,說道:

“我師姐貴爲西王母,性格狂傲,怎麼會親自監視我?她肯定在自己的宮殿裏享清福,讓小鵹和青鸞監視我。但是我有防備,她們聽不見我們的說話。”

“雪兒,西王母真的是你師姐?既然是師姐,她爲什麼要對付你?”葉知秋問道。

“因爲我們性格不合,政見不同。她一直對我不爽,認爲師父偏愛我。”柳雪說道。

“可是你師父現在在哪裏?西王母如此刁難你,你師父也不管管?”葉知秋問道。

“如果我師父還在,自然沒有這些破事了。”柳雪聳肩一笑。

“女媧娘娘是創世四大神,難道……她已經不在了?”葉知秋茫然。

柳雪點頭:“師父肯定還在,但是不在這裏。”

葉知秋更是迷茫,問道:

“雪兒,這個天人道,究竟是什麼地方?相對於地球來說,它在哪裏?外星球嗎?對於六道的概念,我越來越糊塗了!你一直強調用科學來解釋玄學,可以告訴我,這個天人道的位置嗎?”

“你別急,我們坐下慢慢說。我已經記起了一切,所有的一切。”柳雪一笑,讓葉知秋在山石上坐下,又在四周布了一個陣法,作爲預警機關。

葉知秋和雪兒重逢,也放下了一切,耐心地等待着。

柳雪回到葉知秋的身邊,這才緩緩說道:

“這個天人道,在地球的上空,因爲有隱陣的保護,人類科技,目前還觀測不到。這是萬年之前,創世四大神改造的一顆小星球,也就是我們說的天人道。”

“不會吧?我們現在在外星球上?”葉知秋驚愕。

“是的,我們遭遇的虛空結界,就是地球上面的真空層。”柳雪說道。

“這個天人道里,還有什麼神仙?有沒有玉皇大帝?”葉知秋問道。

柳雪一笑,搖頭道:“神話傳說,不足爲信……我告訴你關於地球文明的起源,你就明白了。”

葉知秋點點頭,洗耳恭聽。

柳雪想了想,說道:“其實,我們現在的地球文明,源於火星。也可以說,我是火星人……”

“什麼?火星人!?”葉知秋差點跳了起來!

不久前抓住混沌魔君,葉知秋問混沌魔君是不是火星來的,混沌魔君反脣相譏:“你們纔是火星人!”

沒想到,雪兒竟然也這麼說!

柳雪抱着葉知秋的胳膊,溫柔地說道:

“知秋你別吃驚,我不是跟你說科幻故事,說的都是事實。一萬五千年前,火星文明達到鼎盛,可是,毀於智能科技,也就是科幻小說裏面經常描述的智能機器人造反……”

葉知秋驚愕不已,喃喃地說道:“不可能啊,地球上,兩百萬年之前,就有人類了……怎麼可能來自火星?”

無數考古成就,都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地球上,幾百萬年前,就有人類生活。

這一點,葉知秋堅信不移。如今地球科技發達,科學家們也不是瞎子。

柳雪搖搖頭,說道:

“我說目前的地球文明,來自火星,沒有說地球人來自火星。百萬年前,地球上有人類,可是那時候的人類沒有文明,沒有靈,和野獸無異。一直到一萬兩千年前,都是如此。

進化論說,地球人是猴子進化的。那麼問題來了,爲什麼現在的猴子和大猩猩,不能進化成人?我敢保證,把一歲的大猩猩送進幼兒園,跟班讀到大學畢業,再反覆輪迴教育大猩猩的一萬代子孫,它們也進化不成人。

地球人真正成爲人,就是從一萬兩千年前開始的。因爲火星之靈的遷移,轉移到了地球人的身上,讓地球人有了靈。”

葉知秋抓抓腦袋:“咱們都是火星之靈,轉世的?”

柳雪閉目想了想,睜眼笑道:

“我從頭跟你說吧……先說說宇宙是什麼。宇,指的是空間,前後左右的方位;宙,指的是時間,亙古以來,時間都在流逝;

組成宇宙的四大元素,是‘地水風火’,比如恆星是火,液態星球是水,氣態星球是風,固態星球是地。宇宙之大,都逃不出這四個基本元素。”

葉知秋一呆,地水風火的概念,華夏人幾千年前就提出來了,只是很多人不理解。

雪兒用星球來做比喻,一目瞭然!

可是,以科學的觀點來看,幾千年前的地球人,是不可能這麼瞭解宇宙的!

那時候,人們還是刀耕火種的生活,甚至茹毛飲血,連望遠鏡都沒有,是怎麼發現總結‘地水風火’四大元素的?

惟一的解釋,只能是雪兒所說的,地球文明源於外來。

是外來之靈,告訴了地球人這麼多深奧的道理!

柳雪繼續說道:

“在蒼茫宇宙中,有很多文明,也就是外星人。當然了,這些外星人未必有血有肉,他們可能是一種靈體,和地球的生命形態,完全不同。但是一萬五千年前的火星,和現在的地球,卻高度相似……

火星文明,毀於智能機器人。因爲機器人有了人的思維,就會爭取人的權利,和人類爭奪資源。現在的地球,正在重走火星文明的老路子。總有一天,智能機器人會控制整個地球,毀滅人類。”

葉知秋想了想,問道:“那麼火星之上,現在是智能機器人當家作主?”

“沒了,火星上面什麼都沒了。”柳雪搖搖頭,說道:

“火星人和機器人的大戰,非常慘烈。因爲智能機器人,將自己的信息,複製在水滴裏面。只要有一滴水,或者空氣中含有水汽,機器人就可以重生。這一點,類似於現在的電腦病毒自我複製。

爲了徹底剿滅機器人,火星人聯繫了外星高靈,傳說中的創世四大神,即鴻鈞老祖、混鯤祖師、女媧娘娘,陸壓道君。

四大高靈,和火星人聯手,動用了一切武器和手段,徹底毀滅了火星上面的風水條件,這才剿滅智能機器人。現在的火星一片荒涼,滴水無存,便是源於一萬多年前的那場大戰。”

原來四大高靈,又是外星人?

葉知秋聽得雲裏霧裏,皺眉問道:“如雪兒所說,火星機器人,爲什麼不移民地球,保存自己的信息?” “因爲那時候,火星科技也達不到星際移民的程度。”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然後你們來了地球?既然不能星際移民,你們又是怎麼來的?”

“是四大高靈幫助的。萬年前的大戰過後,火星人只剩下一百多,我是其中之一。在四大高靈的幫助下,我們捨棄了血肉之軀,靈體轉移地球,附在地球嬰兒的身上,慢慢成長,定居崑崙山,成了地球上的神。”

柳雪在回憶往事,又說道:“六千年前,地球上一直神人共居,直到上一次的斗轉星移……”

葉知秋打斷柳雪,問道:“我有一點不明白,你們一百多個火星之靈來到地球,爲什麼現在,地球人都有了靈魂?”

柳雪一笑:“那是因爲,他們和地球人結合了。結婚生子以後,靈氣也隨之擴散,慢慢繁衍,形成了今天的地球文明。火星之靈帶來了靈根,靈根可以無限分離,開枝散葉,就成了現在的人類社會。”

葉知秋吃驚:“啊,原來你們和地球人結婚了?”

柳雪一笑:“我是元靈,在你之前,從來沒有結過婚。”

葉知秋鬆了一口氣,握着雪兒的手:“能找到你就好,別的事,我不管那麼多了。”

柳雪點點頭,又說道:

“你說的混沌魔君,是外來之靈,瑪雅靈。因爲他們和我們來路不一樣,所以被我們稱爲魔。當年伏魔之戰,我是參加了的。陰山背後的封魔陣,也是我佈置的。”

葉知秋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問道:“你說紅山一帶,還有老魔,是怎麼回事?”

“那個就更厲害了,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來路,但是在七千年前,我們崑崙系諸神,一起參加了伏魔行動,纔將之鎮住。”柳雪說道。

“我不明白,這些魔頭,又是怎麼來到地球的?”

“宇宙之間有蟲洞,就像磨盤的磨眼一般,巧合的情況下,靈體可以闖進來。”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你說的宇宙觀,我一時還難以理解。你們當時來到地球,掌握着尖端的科技,爲什麼不發展地球的科技?”

“因爲火星文明就毀於科技,所以我們約定,只傳授修煉之道,不傳授科技,以免地球重蹈覆轍。只是沒想到,地球科技,還是發展起來了。修道之術,卻越來越式微。”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安慰柳雪:“目前來看,地球還是很安全的,機器人沒有那麼厲害。”

柳雪也說道:“百年之內應該沒事,百年之後,就不好說了。”

葉知秋還是有些一知半解,說道:“雪兒,我一時理解不了那麼多……”

“你也不用爲難,按照你們道家以前的觀念來理解,也是一樣的。因爲佛道兩家的宇宙觀,都是我們帶來的。只是後來傳說太多,造成了混亂。你們說的那些神,都是遠古靈體。不過,有些是後人編出來的,本不存在。”柳雪說道。

“如來佛有沒有?”葉知秋問道。

“有,但是在另一個天人道,不在這裏。道家三清都是有的,都不在這裏。”柳雪說道。

“難道還有另外的天人道?”葉知秋鬱悶。

“傳說中崑崙山分爲九層,崑崙地下爲第一層,崑崙山爲第二層。我們目前所在,也可以認爲是第三層的日月神山。這裏本是我的道場,被師姐霸佔了。師姐自己的道場,在上面一層。如來和道教三清的道場,還在更上面。”柳雪說道。

葉知秋吃驚,問道:“他們可以下來嗎?”

柳雪搖搖頭:“六千年前是可以的,但是現在下不來。這是絕地天通之時,創世四大高靈的設置,我們都沒有自在來往的本事。除非是斗轉星移之後,設置破壞,他們纔可以下來。”

“四大高靈,爲什麼要做這樣的設置?”

“因爲上次斗轉星移,引起了諸神大戰。爲了止息紛爭,四大高靈給我們劃定了各自的地盤。”柳雪說道。

葉知秋微微點頭:“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回人間道啊,然後等待斗轉星移的到來。那時候,要麼成神,要麼寂滅,看自己的造化了。”柳雪說道。

葉知秋站起身:“好,我們這就殺回去!”

“本來,我是打算再等等的,那時候你們從青丘狐國接應。現在你來了,我們可以試一試。不過你要稍等,我算一下人間道的方位。”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頭,在一邊護法,讓柳雪安心推算。

柳雪安心地推算着,不急不躁。

大約一個時辰以後,柳雪忽然擡頭一笑,招呼葉知秋過去,低聲說道:“臨走之前,我要斬殺五毒,也算是出一口氣。”

柳雪自從進入日月神山以來,就一直被五毒困住,互相纏鬥了幾個月,自然心裏有氣。

那時候的柳雪,爲了隱瞞實力,也不敢強衝。

現在葉知秋來了,柳雪自然要出一口氣。

葉知秋點頭,低聲說道:“我也是這樣的想法,這五毒,都是西王母的手下嗎?”

柳雪頷首:

“師姐手下妖獸衆多,都是當年從崑崙山帶來的,有五蟲七禽九獸。這五毒,便是她的五蟲,分別是六翅天蠶、嗜血黑蟻、多目金蜈蚣,九尾毒蠍,九頭怪蟲。它們以五行爲陣,互相配合,很難對付。待會兒動手,我們集中攻擊天蠶,那是五行中心。只要天蠶一死,其他的四蟲不足爲懼。”

“好,我先去叫陣!”葉知秋摸出了乾坤膽,縱身躍向山頂。

果然,葉知秋剛剛動身,山頂便有風聲一動,六翅天蠶飛來,猛撲葉知秋!

與此同時,嗜血黑蟻、多目金蜈蚣,九尾毒蠍,九頭怪蟲也一起出動,從四方奔來,圍攻柳雪和葉知秋。

天蠶翅膀扇動,勁風撲面,葉知秋竟然不能前進,倒退而回。

天蠶以爲葉知秋不敵,追着俯衝而來。

“孽障,受死!”葉知秋一轉身,乾坤殺氣忽然放出!

柳雪也同時一揮手,無極符嗤嗤轉動,切向天蠶的左側翅膀!

——後面還是捨棄關於宇宙觀的一些推測,繼續用神魔鬼怪體系,來解釋吧。我的本意是將玄學和科學融合,互相印證,讓玄學變得通俗易懂,不那麼玄。但是發現部分讀者,不太喜歡。行,聽大家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