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平聲如雷崩,再次大喝一聲,衆人被他的氣勢所迫,頓時定在了原地。

王平聲如雷崩,再次大喝一聲,衆人被他的氣勢所迫,頓時定在了原地。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莧兒,如何處置眼前這些人?”王平回頭問道。

穆皇后沒有回答他,而是繼續盯着天空,似乎在等待着什麼東西。

同時那條怪龍開始在空中不斷地盤旋起來,張嘴向着四面八方吐出閃電,一層層密集的雨雲在空中不斷地翻滾起來。

“莧兒?”王平好奇地看着穆皇后,心中隱隱感覺什麼地方不對。

正當他疑惑時,穆皇后冷聲道:“快點殺了他們,強敵就快要來了。”

王平一驚,轉頭向着天邊望去,卻並沒有發現什麼,但是穆皇后神色凝重,實在不像做僞。

шшш⊕ Tтkд n⊕ ¢ ○

當即王平不再猶豫,仰天咆哮一聲。

轟隆隆!

巨大的地縫從他的巨大的腳掌下向着四周蔓延開來,那些地縫不斷地連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個玄妙的圖案。

“不好,大家小心!是陣法!”郝仁精通尋龍訣,一眼看出了這些地縫有玄機,大聲喝道:“保護好盟主。”

御鬼盟中陰陽世家和金家的御鬼師們聽到口令後,立刻圍成一個圓圈將一名全身黑袍的人影包圍起來。

郝大寶一愣,之前父親倒是沒有和他說過御鬼盟的盟主來到了這裏,同時他也有些好奇之前的盟主不是諸葛第一麼?現在怎麼又冒出個新盟主?

正當他好奇時,場中的地縫中冒出沖天的黑霧,一股股渾濁的黃水在天空中化作一條條水龍盤旋在空中。

不少御鬼師們躲避不及,被黃水淋到,變得血肉模糊,慘叫連連。

郝大寶見到後,臉色驟變,尖叫道:“小心,這是黃泉水!”

黃泉水,郝大寶曾經在輪迴之地經歷過一次,不僅可以讓剋制鬼氣,讓御鬼師忌憚萬分,還有着可以讓御鬼師變成鬼物的能力。

喊完這句話,郝大寶身體一震,像是想到了什麼,身上黑龍蠕動,整個人化作一條黑霧滾滾的巨龍向着皇城的西北角飛去。

與此同時,所有勢力也反應過來,用鬼器遮擋住了漫天的黃泉水,然後警惕的向着其中望去。

一隻只骷髏整齊的從地縫中的黑霧中走出,一具具綠毛殭屍從黃泉水中爬出,黑霧中一團團陰魂漫天飛舞。

剛剛還喜慶的婚禮立刻變成了一片人間煉獄…… 陸家罪行,公示天下。

面對鐵一般的證據,陸天魁面如死灰,心跳如雷。

「這些東西,你是怎麼拿到的?」

陸天魁詫異問道。

他至今都想不明白,這十幾年來,他自詡如履薄冰,足夠小心,為什麼還有這麼多證據落在了秦穆然手裡?

「這已經不重要了,如果你非要一個解釋的話,我只能說,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秦穆然淡然笑道。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幾輛賓士車,急速朝著人群開了過來。

車門打開,陸永慶和陸永豐兩人匆匆下車,朝人群中擠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十幾名陸家高手。

「你們這群賤民,趕緊滾開,否則本少爺不客氣了!」

陸永慶怒聲吼道。

陸永慶帶人,從人群夾縫中,擠到陸家公司大門前,神色匆忙。

「爸,這到底什麼情況?」

陸永慶疑惑道,他現在還不清楚,陸家到底發生了什麼。

「啊呦,陸家兩位少爺也到了,看來陸家人到齊了,省得我多跑了。」

秦穆然笑道。

「姓秦的,原來是你在搞我們陸家,識趣的話趕緊滾,否則,本少爺對你客氣了。」

陸永慶怒道。

秦穆然目光冷冷一瞥,懶得予以理會。

像陸永慶這種不長眼的紈絝子弟,總是自以為是,看不清場面局勢,他仍舊以為,陸家還是之前的陸家。

「陸老頭兒,我說過,如果你能坦白陸家的罪行,我可以對陸家從寬處理,我的耐心有限,沒時間等你,這也是我給陸家的最後一次機會。」

秦穆然催促說道。

陸天魁臉色陰沉,雨水拍打在他衣領上,已經浸透了他的衣服。

「哼哼……坦白?坦白什麼?」

「姓秦的,我再聲明一下,我們陸家是正經的生意人,這一切,都是你在陷害我們陸家,目的就是為了獨吞洋城的市場,好讓你們秦家一家獨大……」

陸天魁反咬一口,冷聲回道。

面對鐵一般的證據,陸天魁依舊不鬆口,因為,他心裡很清楚,一旦認罪,便是死罪。

秦穆然眉頭一皺,神情有些失望,他已經仁至義盡了。

「看來,你錯過了我給陸家的最後一個機會,既然這樣,我得幫你一下了。」

秦穆然聲音冷冷,令陸家人都不禁一顫。

「姓秦的,你,你想幹嘛?」

陸天魁冷聲道。

話音剛落,石大壯已經陡然出手,快速出現在陸天魁身後,一腳踹在陸天魁兩腿關節,陸天魁噗通一聲,跪倒在洋城老兵和圍觀的洋城百姓面前。

「姓秦的,你,你想對我動刑嗎?」

「你不過就是一個世家家主,有什麼權利這麼做?」

陸天魁大聲吼道,百般掙扎,但是在石大壯死死壓制下,身體動彈不得分毫。

站在一旁的陸永慶,面色愈怒。

「姓秦的,別忘了,這裡可是陸家的地盤兒,你居然敢對我爸動用刑?給我上……」

陸永慶怒吼道。

此刻,四周百十餘名陸家高手,面面相覷,卻並沒人敢貿然出手。

秦穆然的身手,他們剛才是親眼領教的,連盧天佑和詹姆斯都已經成屍體了,誰還敢出手?

「你們這群廢物,怕什麼,姓秦的再厲害,就兩個人,咱們陸家幾百號高手,累也要累死他,都給我上……」

陸永慶怒聲吼道,但他的命令,並沒有生效。

時過境遷,陸家已經不是之前的陸家了。

此刻,站在一旁的宋益輝面色一沉,不禁低聲言道。

「秦家主,你這麼做,的確有些不妥,陸天魁說的不錯,你不過只是一個世家家主,沒有權利對他動刑?」

宋益輝言道。

秦穆然冷冷看了宋益輝一眼,僅是一眼,便讓宋益輝渾身打了個寒顫。

「沒有權利?」

「秦家主,陸家即便有罪,自然有執法會審訊定罪,你這麼做,真的不合適。」

宋益輝說道。

「世家家主,的確沒有這個權利,可如果我不是呢?」

秦穆然笑道。

「哦?秦家主,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宋益輝問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車鳴聲響起,幾年黑色轎車,緩緩開了過來。

隨後,李建勛帶領幾名警衛下車,朝秦穆然走了過來。

眾人紛紛投去目光,自動讓出一條路來,議論紛紛。

尤其宋益輝,神情詫異。

「是九龍山基地的李指揮官?他怎麼來了?」

宋益輝有些奇怪。

此刻,洋城的退役老兵,立刻沸騰起來。

李建旭作為夏國五大基地之一的九龍山基地最高指揮官,肩膀上的將銜,灼人眼球。

「哇靠!將銜?」

一名老兵驚訝道。

「陸家即便是犯下了間諜罪,也沒必要引來這麼一個大人物吧?」

另一人回道。

在一片驚愕的目光中,李建勛在幾名警衛陪同下,走到陸家公司大門前。

「李指揮官,您怎麼也來了?」

宋益輝賠笑說道。

「來送達一份京城剛剛下達的重要命令。」

李建勛嚴肅回道。

「京城下達的命令,怎麼跑到這裡送達?」

宋益輝問道。

「因為,這份命令,是下達給秦穆然首長的命令,我必須親自當面送達,這是我的責任。」

李建勛回道。

宋益輝眉頭一皺,有些詫異。

秦穆然?首長?

什麼情況?

堂堂九龍山基地的高級指揮官,居然叫秦穆然首長?

那秦穆然的身份和地位,又是什麼?

宋益輝不禁滲出一身冷汗。

「李指揮官,您是在開玩笑嗎?」

宋益輝苦笑一聲。

「你覺得,我來這裡,就是為了給你開這麼一個並不幽默的玩笑嗎?」

李建勛語氣一沉,聲音帶著几絲寒意。

言罷,李建勛撐起一把雨傘,徑直走到秦穆然面前,畢恭畢敬,同時將手裡的文件,遞到秦穆然手中。

「這是京城剛下達的命令,讓我親手交給您。洋城陸家的事情,在網上已經發酵,上面對這件事情很關心。」

李建勛恭敬說道。

秦穆然接過命令文件,掃了一眼,微微一笑。

「宋長官,麻煩你幫忙,把這份命令文件,當中宣讀一下,我不識字。」

秦穆然笑道。

宋益輝眉頭一皺,有些詫異,不過最終,還是接過了秦穆然手中的文件,大聲宣讀。

「洋城陸家事件,情節惡劣,事關重大,全權轉交秦穆然首長處理,辦案所需,百無禁忌,洋城執法會無條件協助配合……」

命令結尾,刻著京城執法總會的紅色印章。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目瞪口呆看向秦穆然。

「秦先生,到底是什麼來路,連京城的執法會,都要稱呼他一聲首長?」

「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秦穆然面帶笑意,悠然走到李建勛面前,微微一笑,他心裡很清楚,一定是龍正天在背後幫了自己。

在這種場合下,秦穆然想要審訊陸家,必須要有一個合法的身份。

畢竟,名正才言順!

「宋長官,我現在審訊陸家,不算違法了吧?」

秦穆然笑道。

宋益輝喉嚨一緊,不禁咽口唾沫,因為緊張,鬢角已經冒出一股虛汗。

「當然,京城下達的命令,我會全力配合。」

宋益輝恭敬回道。

現在,即便他再傻也該清楚,秦穆然的身份和地位,絕不僅僅是秦家家主這麼簡單。 陸天魁跪在地上,望著秦穆然,滿臉都是問號。

陸家這次到底得罪了一個什麼人物?

四周人群,也發出一片驚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穆然居然會有著這麼崇高的地位。

「秦先生年紀輕輕,就有這麼高的地位,真讓人不可思議。」

一人言道。

「難怪王金虎和姜家,都載到秦先生手裡,遇到這種對手,不輸才怪!」

另一人回道。

宋益輝和洋城執法會,更是選擇默默靠邊,不敢置喙。

此刻,淅瀝的小雨,漸漸停下,陸天魁跪在地上,猶如一隻落湯雞。

秦穆然悠悠打量一眼陸天魁,神情微變。

「陸老頭兒,你沒什麼想說的嗎?」

秦穆然笑道。

陸天魁沉默不語,此刻,站在一旁的陸家管家,張天成主動站了出來。

「秦先生,我告發,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我可以作證,尤其陸家侵吞洋城老兵退役金的事情,都是陸天魁和陸永慶父子一手做的……」

張天成驚恐道。

此刻,陸家人心裡應該都清楚,陸家已經完了。

不管陸天魁承認與否,秦穆然有足夠的證據零口供定罪陸家,陸天魁只是不願意接受這個現實罷了。

陸天魁冷眼看向張天成,咬牙切齒。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