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一個通情達理的好孩子!”三王爺笑道:“既如此,你將你那個孩子交給了三皇叔,三皇叔當可保天下平安!”

“果然是一個通情達理的好孩子!”三王爺笑道:“既如此,你將你那個孩子交給了三皇叔,三皇叔當可保天下平安!”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孩子?”我抱緊了那個茶壺變出來的孩子,顫聲道:“你該不會,想因着孩子是朱厭附身,拿來要挾了當今聖上?”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你倒是也很靈光。”三王爺說道:“皇叔做了這許多年的謀劃,一直很辛苦,好不容易,你順順當當的將朱厭生下來了,難道這個機會,也不願意給皇叔麼?”

“你要了孩子,要挾皇上讓位也就是了,皇上不讓位,你便要殺了朱厭,接着,引進了番邦,鬧一個天下大亂?” 婚天嘿地,總裁獵愛 我皺起眉頭來:“何故要如此……”

“女流之輩,如何能懂做大事的人?”三王爺還是帶着笑,卻只讓人覺得陰測測的:“因着咱們的血緣關係,事情皇叔也全告訴你了,將孩子交出來。”

“不……”我假裝着抱着孩子往後退:“辦不到……”

“你知道,做大事者不拘小節,不要以爲你是皇叔的親生侄女,皇叔便不捨得將你如何。”三王爺挑起了眉毛來:“軟的不吃,也只有讓你吃硬的了。”

說着,拍一拍手:“來人!”

像是方纔全藏匿在了影子裏一般,三王爺一令之下,出來了不少的灰衣人,那些個灰衣人虎視眈眈的望着我,將我和倒地的翻天鬥團團的圍了起來。

“將朱厭,抱過來。”

“是!”

那翻天鬥早在地上跟我偷偷的擠了擠眼,不成想,正在翻天鬥要出手的時候,一道淺藍色的光芒閃耀了起來,伴着一個清越的聲音:“你們誰敢?”

“世子……”

那些個灰衣人一轉頭,立時謙卑的低下了頭去。

我真的只是想打鐵 是許久不見的蘇沐川。

“二……二師哥……”

“不要害怕。”蘇沐川望着我,笑容還是那樣溫暖:“有二師哥在。”

“沐川,你來做什麼?”那三王爺皺起了眉頭來:“這件事情,你說過不想跟着攙和的。”

“可是,她畢竟是我的妹妹。” 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難伺候 蘇沐川道:“本是一家人,何至於要做出這種事情來?江山在誰手中,但凡治理的好,又何必強求?最要緊的,是萬民的喜樂,這纔是主江山者,最該看重的。”

“這一切,全數是爲着你!”三王爺重重的拍了那椅子的扶手一下:“這大好河山,本來該是你我父子的!”

“我不要。”蘇沐川眼神十分倔強,說着,對我伸出了手來:“跟我走。”

(本章完) “沐川,你好大的膽子!”三王爺臉上升騰了隱隱的怒氣:“你知道你在與誰爲難?”

蘇沐川也不答話,一手拉着我,便要往外衝。

“你們幾個, 將世子扣下來!”三王爺怒道:“斷然不能讓朱厭便這樣的去了!”

“是!”幾個灰衣人答應是答應了,可是自然也有自己的小算盤,只是假意要攻上來,卻兩邊不想得罪,並不曾敢出了殺招,不過是流光破等看上去厲害的招式,裝出來了一番樣子罷了。

蘇沐川如何不知道,早將幾個灰衣人一道飛花滿天擊了一個倒仰,拖着我便出去了。

“你們……”那三王爺還在氣勢洶洶的說什麼,但是蘇沐川走得快,已經聽不清楚了。

翻天鬥裝暈裝上了癮,倒是不曾起來,大概怕他這一動,引了三王爺疑心。

蘇沐川的手,還是和以前一樣溫暖,帶着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分開了一大片垂枝柳樹的葉子,到了一個小湖左近,方纔停了下來,溫和的笑道:“不曾害怕?”

我忙搖搖頭,感激的說道:“多謝二師哥。”

“有什麼好謝的。”那蘇沐川還是一如往常,伸手揉了揉我的頭髮,道:“受了驚罷?孩子如何?”

孩子本就是個茶壺,也不過是睡的正香的模樣,蘇沐川嘴角淺淺的翹起來,道:“跟這個江菱的模樣,倒是生的很像。”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可不是麼!對了,二師哥如何知道,我到了這裏來的?”

“還不是聽說丞相大人那裏出了事,心裏惦記的很,就想着八成便是三王爺在這裏搞的鬼,趕緊過來了,你果然在這裏。”蘇沐川笑道:“晚來一步也就不好了,皇上可不見得就會聽了三王爺的話,這一條小命,也就保不住了。”說着,伸手又逗了逗孩子。

“二師哥在丞相大人那裏有什麼眼線不成?”我忙道:“啊,難不成是那個‘憑’麼?我記得,上次在太清宮,二師哥曾經抓住過了

那個‘憑’的,難道當時,便是‘憑’因着你世子的身份,聽了你的話,演的一場戲,只爲着當衆揭穿了玉琉麼?”

“你倒是越來越聰明瞭。”蘇沐川笑道:“看來這一陣子你奔波流離,也算得上吃虧是福。”

“哪裏,哪裏,”我忙道:“對了,二師哥,丞相大人果然跟三王爺有所……”

“是三王爺也好了,偏生並不是。”蘇沐川搖搖頭,道:“是番邦。”

“此話當真?” 傲嬌學霸︰腹黑校草請指教 我瞪大眼睛:“這……”

“我知道你以爲丞相大人,是一個老好人。”蘇沐川的眼睛裏面倒映出來的都是黃黃綠綠的柳樹葉子:“但是若他不曾有一番心計,如何能輔佐了兩代的帝王?且,當年他能扶持了當今聖上,如今便能再扶持其他的君主。

三王爺爲着當年的事情記恨,丞相大人很想着左右逢源,既然三王爺是斷然不會收容他的,他倒是可以跟番邦有一番交往,也算狡兔三窟,多一條後路。”

“原來如此,是爲着番邦能在亂世之中得利,纔將我和娘從國師府上接到了他那裏麼?就只等着,什麼時候孩子可以派上了用場了。”我忙道:“可是丞相府哪裏有什麼當得住的護衛,國師和皇室,怎麼可能便這樣將我和孩子放心的託給了他?”

“丞相大人挑動了國師和皇上之間的關係,可不就是爲着將你們弄過來的。”蘇沐川無奈何的搖搖頭,道:“你知道,國師和皇上在一起的關係,可並沒有丞相大人那樣長。

仗着丞相大人那三寸不爛之舌,加上國師,這一陣子也確實是有些個讓皇上疑心了,可不是便下令讓你們母子往丞相大人那裏去了!

你前一陣,都在沒有天罡氣的地方,不是也好好的,皇上便聽信了,將你交了出來,我便一直守着,今日裏,那‘憑’也將要去接走你們的事情透露給了我,可不是正趕了巧。

還聽說,今日丞相大人府上去了甚麼外人行刺?可不是正是這件事,讓三王爺自覺有了機

會,既然丞相府上發生了變故,那一定會往你們所在的地方多瞧一眼的,‘憑’便趁着這個機會,附着到了那個管家身上,尋得了你們所在的地方,將你們給帶了來。”

事情發生在今日,原來還是因着我從頂棚上掉下來的事情,成了導火索。

我想起來了丞相大人那心事重重的樣子,可不是疑點衆多,總一副如履薄冰的模樣。

“原來如此……”我點點頭,接着問道:“這樣說來,二師哥自打聽說了丞相大人跟番邦之間的事情,便一直守在了丞相大人身側的麼?也實在辛苦。”

“受人之託,忠人之事。”蘇沐川臉上卻不知不覺的浮現出了一種悲涼來:“你知道,師父身邊,能在各種地方周旋,卻絕對不會遇險的,也只有我了。”

我自然知道,這個身份的多重和無奈了,一面是將自己養大成人,教授學業的師父,一方面是自己隱忍多年,野心勃勃的生身父親,便是誰,只怕也不好選擇,他心裏的苦,可想而知。

“二師哥,你真真是不容易。”我頓了一頓,道:“這下子,跟三王爺之間的關係,看上去本來就是意見相左的,爲着我和這個孩子,豈不是更加的……”

“無妨,這麼多年了,那老頭子也當真任性的緊,”蘇沐川搖搖頭,打斷我道:“非要一心的做這樣的事情,有什麼意思?朱厭的事情,他也要跟着攙和,更魂器的事情,也要跟着管,真是閒也不樂意閒下來,好不容易從皇陵之中逃出生天了,何故現如今不去頤養天年,硬要領着一羣愚忠之人造反?將來便是要名垂史冊,也不好聽。”

說到這裏,蘇沐川倒是笑了:“這些個事情,只怕你聽了,只會覺着煩吧?紛紛擾擾,都是爲着一個朱厭,這樣吧,我送你回去。”

“送我回去?”我忙道:“回哪裏去?丞相大人府上麼?”

“可以是可以……”蘇沐川忽然說道:“不過你回去那裏作甚?不是該往太清宮,去找大師哥麼?”

(本章完) “誒……”我回味了一下子,這纔想起來,還不曾跟他提起過往我其實是重新變回了自己的模樣來,啞然道:“原來,二師哥早就看穿了。”

“一直想着等你坦白了,你卻硬是不說,害的我也只好陪着你裝起來,也不知道,你是不是,連二師哥也信不過。”蘇沐川佯怒道。

“不曾,也不過是因着事出突然,二師哥及時出現的又讓人習慣,可不是這才也當成了平日的自己了,也忘記了,二師哥除了是我的二師哥,也是那花穗的二師哥。”

說起這個來,我忙道:“對了,二師哥是如何看出來的,我現如今,本來就是做了自己啊!啊,難不成,是因着還留在了那裏的‘娘’,我一直不曾張羅着去救麼?可不是麼……確實讓人生疑。”

“除此之外,你就是你,神態和真正花穗,可全然不一樣,”蘇沐川道:“話裏面,也聽得出來你是機警的很的。

真正的花穗素來老實,可不會那般的精靈,說來有趣,你跟花穗兩人交換,可是現如今,又‘冒充’了自己,這許多的彎彎繞,放在誰人眼裏,只怕也是頭大的,”蘇沐川笑道:“那個‘娘’,可是著名的翻天鬥?果然他做出來的皮,惟妙惟肖,氣味都能與真人一樣,若不是跟你這般的相熟,可不是連我也給騙過去了!”

我不好意思的說道:“是我不曾將事情給說清楚了,二師哥莫要怪罪,那,咱們便回太清宮罷!”

“嗯,”蘇沐川道:“也不知道,大師哥要急成了什麼樣子,說是要護你周全,可是將你弄丟多少次了!”

我忙道:“也是那一日我自己太輕敵,方纔掉下了胭脂河,怪不得大師哥的。”

“不曾成親,便要這樣的維護,”蘇沐川故意搖搖頭,道:“真是讓人羨慕的緊。”

我笑了笑,道:“以後二師哥的二嫂子,纔是讓人羨慕的。”

“還不知甚麼時候纔有,你這嘴倒是甜的早。”一面說着,蘇沐川一面將我給引了出去。

一路走着,我一路便問道:“對了,二師哥,三王爺,可有什麼仇家

麼?”

“仇家?”蘇沐川皺了眉頭:“並不曾聽說,畢竟三王爺有手腕,有權謀,瞧着他身側一羣愚忠之人,你也就知道了,他拉攏有用的人,擴大自己的力量還來不及,上哪裏去尋了仇人來?啊,硬要說的話,現如今的皇上,倒是跟他有奪位之仇,加上我那親生的奶奶的事情,更加一個害母之恨。”

“原來如此。”

我又想起來了,那個在我被關起來之後說了那些個怪話,讓我聽了孃的歌聲,落進了丞相府的事情來了。

那個人,究竟是誰?爲什麼,要讓我落進了丞相府中?從朱顏郡主尋短見開始,到了冒充真花穗到這裏,總覺得,像是冥冥之中,給人算計好了,用一條看不見的線,一步一步,拉着走的。

像是小時候看見的,蒙着眼睛拉磨的驢子。

只當自己是在一直往前走,可實際上,卻總是在原地打轉。

“二師哥原本的奶奶麼……”我想了想,說道:“二師哥,你小時候獨個兒給送到了太清宮裏面來,想必跟真正家人之間,也思念的緊吧?自小,可不就是受苦了。”

“作爲皇族裏面的人,一個人的命運,動輒要影響許多人,誰也不是爲自己活着的。”蘇沐川斂了笑容,道:“所以,我一直很想去照應那真正的妹妹些,畢竟,血濃於水,你也是的,你還記得,初初來到了太清宮裏面的時候,我是如何待你?”

“自然記得,”我笑道:“二師哥說,願意做我一顆星星,等着我來許願。”

“這話可笑的很,你的星星,終究也並不是我,”蘇沐川笑的落寞:“大師哥也很好。”

這話說到了這個份上,我自然不敢多提起了,想起來蘇沐川一開始,就是對我另眼相看的,只怕說起來,增加了許多麻煩。

那會子可不曾想到了,他跟那真正花穗之間的關係。

“到啦!”蘇沐川一聲愉悅的聲音響了起來:“這一陣子在三王爺和丞相大人那邊死守,見了太清宮的牌子,也要這樣的親切了起來,啊,對了,你這一身皮,打算披着進去麼?”

一擡頭,可不是不經意間,已經到了太清宮左近了,不知爲什麼,跟蘇沐川在一起,總是如沐春風,連時間,也總覺着比往日裏過的更快一些個的。

“這可諸多不便。”我答應了一聲,忙尋了一片地,照着上次披上了火鳳凰皮的模樣,原地打了三個滾,這才見着一方薄皮從我身上滑下來,宛如蟬翼一般,依稀的,還真能瞧出來了自己原本的模樣。

我小心的將那皮收好了,預備着什麼時候還給了那翻天鬥去。

他靈氣那般的高強,又是半仙之體,倒是不用擔心他會在三王爺那裏吃一個什麼虧,只怕三王爺不吃他什麼虧,便已經是十分幸運的了。

“花穗!”不想才進了正殿左近,一個火紅的人影正跳出來,緊緊的將我擁住了,顫聲道:“你……你可還好……”

不消說,是朱顏郡主。

我笑道:“郡主多慮了,可不要這樣的擔憂,我好得很。”

“還以爲……我還以爲……”朱顏郡主的聲音帶着點哭腔:“你就這樣掉進去死了!都怪我,可全數都怪我!你若是真真出了什麼事情,那我也……”

“行了,郡主,”蘇沐川笑道:“橫豎花穗的命硬的跟金剛石一般,甚麼磨難能奈何的了她?”

“嗯。”朱顏郡主點點頭,一張臉擡起來,尚且還掛着點淚痕的:“早知道,我就……”

“外面風大,”陸星河早從正殿裏出來了,見了我,眼睛裏像是存了千言萬語,可卻只是喉結滾動了一下子,像是忍回去了,眼睛閃爍了一下,這才淡然的說道:“回來了就是了,教你不聽我的話!”

我一下子笑了:“下次,再不敢不聽大師哥的話了。”

陸星河“唔”了一聲算是迴應,又望着蘇沐川:“回來了?”

蘇沐川的笑容還是太陽一般的和煦:“回來了。”

進了屋裏,我假意說甚麼私房話,拉過了朱顏郡主,道:“郡主,你若真的爲着我幾乎喪命的事情愧疚,現在你就告訴我,那日裏,將你帶出來的那個人,究竟是誰?”

(本章完) “說……說什麼……”朱顏郡主心虛似的低下頭:“那件事情,本來也不過是我一時任性罷了,是以見了你,我才這樣的後悔……”

“罷了,”我說道:“我知道是誰了。”

“甚麼?”朱顏郡主擡起頭來:“你知道?”

我笑了笑,道:“既然咱們心照不宣,那也沒必要非得說出來。”

“可是你……”朱顏郡主半信半疑的望着我:“你如何知道的?”

“因着,那個人已經跟我說清楚了。”

“是麼?”朱顏郡主還是不敢相信的模樣,只還是一臉愧疚的樣子:“我……我真的寧願,那一日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過。”

“郡主那一日,也不爲了什麼旁的,不過是因着,想要藉着這個機會逃出去,免了這個和親的機會吧?”我點點頭,道:“人之常情,我明白。”

“可是……”

“郡主……”外面來了師弟,道:“車馬預備好了。”

朱顏郡主這才猛地擡起頭來:“這麼快?”

我這才反應了過來,朱顏郡主這一身的火紅,乃是朝服。

“朱顏郡主,是要往那宮裏去呀?”我心內沉了一沉:“太后娘娘的旨意?”

“太監早來了,我磨蹭着,說一定要等到了你,這身份,好歹還能唬一唬人的。”朱顏郡主道:“我是聽大師哥說了,你一定安然無恙的,然而我這心裏,悔愧難當……現如今見你無事,我……我也就放心了。”

太后來找朱顏郡主,除了和親,能爲着什麼事?

我心下一點一點的往下沉,道:“也許……也許事情是還會有轉機的。”

可是真的會有轉機麼?

朱顏郡主去了,今生今世,要永遠在邊塞,再也沒法子回來,朱顏郡主若是不去,更應了三王爺的心意,鬧一個跟番邦決裂,最後的和平機會也沒有了。

哪一條路,都不好走。

“行了,又不是不回來,幹嘛要鬧的生離死別的,”朱顏郡主見我失神,自己倒是開口勉強做出來了一副開朗的樣子:“你的心思,我知道,我……我真的很高興,今生今世,我識得了你,若是將來

,我當真要往外面去,那,我也希望,咱們以後,能鴻雁傳書,就算……算了,”朱顏郡主忽然自嘲的笑了:“以後的事情,咱們以後再說罷。”

我重重的點點頭,道:“只要是關於郡主的事情,能幫忙的,我一定不遺餘力!只求郡主是安然無恙的!”

“我再不會輕生啦!”朱顏郡主破涕而笑:“我活着,更多人才能活着,這樣,划得來,是不是。”

眼前卻冷不丁的水霧一片,我平素,並不是愛哭的人。

朱顏郡主握着我的手,她的指頭纖細滑膩:“你等着,我……我許不多久就回來了,還有機會,咱們還有機會。”說着,便放開了我,那一片大紅色的纖細身影,便在模糊裏面漸行漸遠。

一隻胳膊放在了我肩膀上,卻不曾出聲。

我轉過身子,將臉埋在了陸星河懷裏去。

線香的味道真好聞,也真讓人安心。

陸星河拍一拍我的背,道:“想哭就哭吧,會好起來的。”

蘇沐川的聲音也傳了過來:“各人自有各人的命運,你來傷心難過,也是無濟於事的,終不及,惜取眼前人。”

我呼了一口氣,道:“我明白。”

“大師哥,三師姐,誒,二師哥也回來了?”一個小師弟的聲音怯生生的響起來了:“國師大人來了。”

“國師?”陸星河問道:“他來做什麼?”

“大舅哥每一次但凡聽了本座的聲音,總要這樣的冷硬,叫一個什麼親戚?本座是來尋花穗的,有大事。”國師輕佻的聲音響了起來,我將頭擡了起來,望着國師,國師見我眼睛紅了,且皺起了英挺的眉頭來:“怎地了?大舅哥慣常很會弄哭了你。”

“幹你什麼事?”陸星河的死魚眼冷冰冰的盯着國師。

我忙道:“沒什麼,不過是,風力帶了沙子,吹進了眼睛裏面去。卻不知道,國師這一來,有何貴幹?”

“那朱厭臨世了。“國師吸了一口氣。

“我知道,將是要,天下大亂。”我忙道:“便是爲着這個麼?”

“不僅如此。”國師素來不正經的眼神卻擔憂的望了我一眼:“本來,是那丞

相多事,非要將朱厭他們接到了他那裏去,皇上也誤信了他,便肯了,現如今可好,連着母親大人,還有那以前的花穗,帶着纔出世的朱厭,不見了。跟着一起不見的, 還有那老管家,這件事情,思來想去,不能瞞着你。可不是過來尋你了!”

“甚麼!”陸星河皺緊了眉頭:“丞相大人素來英明,如何在這種時候,做了這樣的事情?”

國師也擔憂的望着我,道:“是以,咱們須得去尋!可萬萬,莫要讓他們落入了三王爺的手裏,到時候……”

我答道:“我當時一個什麼要事,原來,是爲着這個,他們的下落,我剛好知道。”

“甚麼?”國師皺起眉頭來:“你如何知道?”

“我帶着你們去尋。”我說道:“緊着將她們轉到了安全的地方纔是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