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時還很納悶,四周全然是一片汪洋大海,她難道要游過去嗎?

我當時還很納悶,四周全然是一片汪洋大海,她難道要游過去嗎?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這可不是一個明智之舉,如果真是這樣,我陳蕭又是個旱鴨子,完全不會游泳的人,就算是想送她,也沒了法。

這時候小月突然站起身子,樂呵呵的衝着我一笑,“我走啦,謝謝你們。”

轟隆一聲。

烏雲滾滾而來,不斷朝着我們積壓,四周瞬間黑壓壓的一片,看上去極其反常,緊接着雷鳴四射,天雷滾滾,閃電霹靂。

嚇得我整個人一哆嗦,這種怪異的天氣,就還是不要走了。我趕緊開口喊小月,“這都打雷下雨了,你晚點再走吧。”

小月衝着我一笑,突然背對着我,朝着汪洋緩緩走了過去。

轟隆——

一道閃電從我面前閃過。

小月突然變成一條巨型的藍色長龍,直蹦雲天,在空中

遊蕩,一瞬間,一個極其強大的衝力,衝進的汪洋之中,消失不見。

我整個人都嚇傻了,剛纔不會是我出現了幻覺吧?

我看到小月變成了一條龍,跳進水裏了?

這個時候,天色越來越暗,整個空氣中瀰漫着一股鹹鹹的味道,我真不懷疑,剛纔小月是不是變成了一條龍。

這個時候雯雯開口說了句,“陳蕭,你還記不記得,之前袁天罡在傳授學習的時候,曾經提過龍王?”

我點點頭,突然想了起來,道教認爲東南西北四海都有龍王管轄,叫四海龍王。另有五方龍王、諸天龍王、江河龍王等。凡是有水的地方,無論江河湖海,都有龍王駐守。龍王能生風雨,興雷電,職司一方水旱豐歉。

在大江南北,龍王廟林立,與土地廟一樣,隨處可見。如遇久旱不雨,一方鄉民必先到龍王廟祭祀求雨,如龍王還沒有顯靈,則把它的神像擡出來,在烈日下暴曬,直到天降大雨爲止。

而龍又分等級,三爪的龍是最低等的,爪數越多越稀有珍貴。而最尊貴的莫過於四海之主的四龍王。

封青龍神爲廣仁王,赤龍神爲嘉澤王,黃龍神爲孚應王,白龍神爲義濟王,黑龍神爲靈澤王。東海敖廣、南海敖欽、西海敖閏、北海敖順,稱爲四海龍王。

之前我所認識的四方神獸青龍,就是其中的廣仁王。

青臉紅須爲東,白髮須爲西,橘黃髮須是南,黑髮須者爲北。由此,四海龍王又稱:東海青龍王、南海紅龍王、西海白龍王以及北海黑龍王,並各自擁有不同的屬性,各司其職,各爲其能。

龍王均有守土之責,諸天有龍,四海有龍,五方有龍,三十八山有龍,二十四向有龍,以至凡是有水的地方,無論湖海河川,還是淵潭池沼以及井、泉之內都有龍王駐在。

南海龍王敖明,四海龍王的第二位龍王,其海屬南方,南方屬火,火爲赤色,控制火災、人間二昧真火、閃電等等。

原本袁天罡在講這件事的時候,我還很不以爲然,覺得龍這種東西,大概只有青龍是我唯一見到的,但是我卻對他的印象極其不好。

沒想到,這次居然還能見到。

難道小月是南海龍王的女兒嗎?

我和雯雯兩人面面相覷,好像真的是龍。

之前袁天罡有告訴我們,龍王和陰司極其道教一直有很深的牽扯,而自始至終,他們都沒有說明到底跟誰爲伍,保持中立的態度。

(本章完) 「嗯,你開始吧!」幻影狐說道。

墨九狸聞言直接開始對著幻影狐馴化,幻影狐慢慢的用自己的靈魂力抵抗,因為它不想一下子把墨九狸反噬,它並沒有想傷害墨九狸,在它眼裡墨九狸只是一個善良的小丫頭罷了……

可是,很快幻影狐就有點傻眼了,因為它發現不管反抗的靈魂力多強,都很快就被墨九狸浩瀚的靈魂力覆蓋了,不過瞬間,幻影狐已經用了自己的全部實力去反抗,卻依舊無法抵抗墨九狸浩瀚的精神力,眼看著就要被墨九狸馴化時,墨九狸再次問道:「你要不願意我就停下,反正我不缺獸的!」

「沒關係,馴化吧,或許跟你契約也是不錯的選擇!」幻影狐忽然間說道。

「好吧!」墨九狸聞言直接把幻影狐馴化完畢。

幻影狐氣息萎靡的低著頭,已經是被馴化的狀態了,墨九狸起身掃了眼其餘五個人,都還在賣力的馴化著,她是第一個完成馴化的……

不過其餘五個人可沒有精力分神留意其餘的事情,能夠成功馴化他們面前的魔獸,已經是他們的終極目的了……

而狐影幾人看到墨九狸馴化完了狐族的老祖宗,還一副沒事人的樣子時,震驚不已的看著墨九狸,別人不知道他們幾個都知道,狐族那個老祖宗是一隻尊級幻影狐啊!難道這個長相普通,年紀不大的女子,難道她是一個尊級馴獸師?這怎麼可能啊!

神界什麼時候出了尊級馴獸師,他們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收到啊,這不科學啊……

可是他們看看墨九狸,再看看一邊籠子裡面明顯被馴化的尊級幻影狐,讓他們不信也不行了……

而且,震驚的不止擂台上的幾個獸族的族長,還有下面圍觀的眾人,特別是幾個年邁的老者,之前上來過的神級馴獸師,看向墨九狸的眼神,都無比的震驚……

實在是墨九狸太過年輕了,還有她馴獸時間太短了……

他們雖然沒看出那隻幻影狐是尊級的,但是剛才狐影都說,等級最低的都是八級超神獸,也就代表墨九狸的馴獸師極品最少都在神級,不然是無法馴化超神獸的……

可是,神界什麼時候出現了這樣一個年輕的神級馴獸師,而且看她馴化的時間,和馴化完成後的隨意狀態,分明她的等級不是一般的神級馴獸師那麼簡單啊……

馴獸師等級神級分為一品到九品,然後就是尊級馴獸師了!只有達到神級馴獸師才能馴化超神獸,對應的也就是一品神級馴獸師可以馴化1——2級的超神獸,因為有的人天賦好,精神力強,雖然是一品神級馴獸師,運氣好也可以馴化二級超神獸的……

頓時,容貌平凡不起眼的墨九狸,瞬間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很多人心裡更是打起了拉攏墨九狸的主意了……

不過,這些顯然不在墨九狸關心的範圍內……

墨九狸四處看了眼,來到一隻白虎的面前站定…… 原本以爲乖乖坐在這裏等江離回來就好了,沒想到,這雷鳴閃爍之時,水裏突然出現了一羣奇怪的人,他們從水裏紛紛站了起來,虎視眈眈的把我盯着。

我心裏想着,應該不會這麼倒黴,送人回家,還被打吧?

這時候,這些人突然朝我衝了過來,我一臉懵逼的看着他們,其中一個人開口說,“聽說你救了大小姐,龍王特意讓我們請你過去一趟。”

我愣了愣,“我不會游泳……”

那個人突然從身上拿出一個小瓶子,倒出來一顆藥丸,遞給我,“這個可以讓你不怕水。”

我當時腦子一片空白,就接過了這個東西,往嘴裏一放。

就跟着他們一起走了過去,我轉頭告訴雯雯,“你在這裏等江離。”

我跟着他們身後朝着汪洋之中走去,這時其中一個人手裏拿着一個法器,看上去頗有些威風,奮力往水中一杵。

瞬間一個極其強大的力量,將水中間打開了一條通道,形成了一道橋樑,順着另一邊下去。

我跟着他們走下去,身體一個重心不穩的感覺,這橋竟然自己動了起來,彷彿一艘巨大的船一樣,帶着我們前往南海。

過了一會,四周赫然變成了淡藍色的天空,四周還有不少魚類生物在有遊動,可是我伸手觸摸,一點海水質感都沒有,彷彿就在岸上一樣。

周圍的海水對於我而言就像是空氣一樣。

這個藥還真厲害。

讓我一個旱鴨子能在海水中這麼行動自如,呼吸暢快,真夠爽的。

我腦海裏已經幻想了龍王請我吃海鮮大餐的情景,來感謝我救他女兒回來的恩情,然後把我伺候好,坐等江離回來。

這時,橋突然停了下來,四周看上去也是極其古色古香的建築,與酆都城的結構有些相似,裏三層外三層,原來這些人都是住在這裏面的。

門匾的擡頭上赫然寫着‘南海龍殿’。

這排場,雖然比不上酆都城的繁華,倒也比城隍廟好看多了。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頭上突然一個網撒了下來,將我整個人困在裏面,我心裏一沉,不會是要恩將仇報吧?

我奮力扯着麻繩網,折騰了一會,完全沒有辦法扯開,我拔出法劍,朝着麻繩網一劈去,赫然將網斬斷,這時候帶我過來的這羣人,紛紛愣住了,連忙拿起武器朝我衝了過來,我氣急敗壞的罵了一句,“操你大爺的,恩將仇報是不?”

我心裏很是不爽,原本還幻想着龍王請我好好吃一頓,沒想到半路殺出來,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其中一個帶頭的人說,“殺!”

霎時間,這些人滿臉都是殺氣,恨不得將我碎屍萬段的意思,我心裏就納悶了,我這是得罪誰了不成。

無奈之下,我並指掐印避開兵咒,嘴裏一邊念避兵咒,“敕!”一聲,我法劍一衝,周圍的所有人全數被強大的力量衝擊而倒下。

見此,這些人臉色暗沉,其中一個人突然拉響手裏像是玉葫蘆形狀的東西,‘砰——’一聲,這個時候南海龍殿裏齊刷刷衝出來幾千人。

各個拿着兵器,看上去有些難搞。

“你們就這樣待客的嗎?”我心裏是鬼火冒,我把你們的大小姐送過來了,你們倒還想殺了我,簡直是不可理喻。

“抱歉,我們也都是奉命行事,你要是乖乖束手就擒,我們將裏押進去,就可以放了你一命,你要是反抗,我們就只能殺了你。”其中一個帶頭的人很是不客氣的說了句。

我一愣,這是要我投降的意思嗎?

要是我師父來了,你們還不嚇得屁股尿流!

釘頭七箭我是不能用了,畢竟這招不能經常用,不過看着情形,如果硬碰硬,我也許會精疲力盡,還是成爲階下囚,不過那個時候未必還有命活。

這個人說的也不無道理,我現在投降,他們只是把我關押進去,並不會殺我,我只要等到江離來救我就可以了。

所以……我做了一個很不大丈夫的事情。

我說,“好吧,你們抓我進去吧。”

上千個士兵齊刷刷的盯着我,似乎對於我突然妥協,有些吃驚。

其中一個士兵上千用鐵鏈將我的雙手困住,拉着我朝着裏面走進去。

也不知道轉彎了多少次,最後進了一個四面都是銅牆鐵壁的地方,應該是他們專門關押人的地方。

我倒也不反抗,就想知道,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隔了一會,突然有人走了進來,正是帶頭的士兵,他手裏拿着一碗水,朝着我走來,以命令的口吻對我說,“喝下去。”

我心裏一沉,這怕是喝不得吧?

這個人見我不打算喝,就開口說,“放心,要殺你早就不會留你到現在了,這是龍王親自下令送來的南海龍泉露,對你有用。”

我哦了一聲,連忙接過碗中的水,一口咕嚕灌進了喉嚨裏。

味道有點甜,還不錯。

這時這個人又開口說,“說實話我也不清楚爲什麼龍王要抓你,只是你送大小姐回來的時候,南海龍殿突然地震了一番,這可是凶兆,龍王關你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我心裏不禁泛着咕噥,這件事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那個人見我不說話

,又繼續說,“有件事,我還是想告訴你,你自己做個心裏準備,之前龍殿的祭祀曾經預測,龍宮地震顯靈,說明有異事發生,顛倒龍殿數千年的祭奠,所以龍王很在意這件事情,這杯水不會害你,但是可以知道,你是不是其他龍王派來的人,一個小時候,如果你的右手出現了紋路,那就證明,你是其他龍王派來的奸細,凡是接觸過其他龍的人,就會有這個紋路。”

我一聽,渾然大怒,“我之前進過墓穴遇到過青龍,這也算嘛?”

那個人開口說,“你自求多福吧。”

話音一落,他轉身就離開了這裏。

我這就納悶了,要是這樣的話,南海龍王一定會認爲我是奸細,要來攪弄他的龍殿,他不傻,肯定會想辦法殺了我,我只能在這裏想辦法拖延時間,等江離來救我了。

只要江離來了,見到雯雯,雯雯把事情告訴江離,江離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

我掏出懷裏的銅錢,雖然這個銅錢我還沒用過,每一次都是江離搶先用了,但是從一進這裏面來的時候,我就覺得有一股來自陰司獨有的陰氣。

我拋出銅錢一看,上坤下坤純陰卦,坤卦陰柔,地道賢生;厚載萬物,運行不息而前進無疆,有順暢之像。坤六爻皆虛,斷有破裂之像,明暗、陷害、靜止,測出行不走,行人不歸。人物表示小人。

怕是有陰司的人混進龍殿裏了。

卦象上也表明,附近有衝龍殿的小人。

我心裏一沉,怕是龍王被有心人利用了,陰司我還真是小看了他們,江離找到四方神獸,他們就去找四海龍王。

只怕這件事情沒那麼簡單。

如果四方神獸和四海龍王交戰,還真說不準誰輸誰贏,陰司果然下了一盤好棋。

我掏出羅盤一看,果然,與我拋出的銅錢如出一轍,都是指的坤。

看來這個龍殿裏,有陰氣很重的人在裏面。

可以明確,是陰司的人,這種感覺,和我之前遇到杜海差不多,估摸着是和杜海一個級別的陰司官員混進了這裏。

我擡起手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竟然一點紋路都沒有,那個人不是說只要見到龍就會有顯示,爲什麼我的右手一點反應也沒有?

青龍肯定是真的,這個不用懷疑,江離和他認識。

我心裏一絲竊喜,既然沒有紋路,龍王也不會把我怎麼樣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龍一聲躁動的聲音,我定眼一看,幾個士兵押着雯雯,朝着我這裏走來,我一臉茫然的看着雯雯,“你怎麼來了?”

雯雯說,“我擔心你,所以就想下來看看。”

(本章完) 坐在狐影身邊的白逸也是眼神微閃,不是因為別的,整個擂台上面,三十五隻魔獸,只有四隻是尊級獸,那邊是他們四族的老祖宗,剛才狐族的幻影狐老祖宗,已經被墨九狸馴化了,而此刻墨九狸選擇的,正是它們白虎一族的老祖宗,也是一隻尊級獸……

如果說剛才只是巧合,他們不確定墨九狸是不是尊品馴獸師,可是現在看到墨九狸所站的位置,四人都覺得墨九狸可能真的尊品馴獸師了……

到底什麼時候神界竟然出現了這麼年輕的馴獸師啊!為何他們一點也不知情啊啊啊……

墨九狸依舊先是為對方解了毒,對方沒有想到墨九狸會給它解毒,於是有些好奇的問道:「那隻狐狸你也給它解毒了?」

「嗯,而且還把它馴化了!我知道你是白虎族的老祖宗,如果你不想被我馴化,可以直接說,我們做做樣子就可以了……」墨九狸笑著說道。

「沒關係,既然你是尊品馴獸師,那就開始吧,不過我可不會放水的,在白虎族我可是一名煉器師,我的精神力也很強的!」籠子裡面的老白虎說道。

他無意中得到一本人族的煉器秘籍,於是跟著學習了起來,還別說真的讓他學會了,雖然煉製的東西等級一般,但是他的精神力本來就不弱,加上實力又強,想馴化他真的沒有那麼容易的……

「好!」聞言笑著說道。

墨九狸又開始馴化白虎,很快白虎也被她馴化了,看了眼其餘四個人,還沒有結束!墨九狸想了想又走到了其中一隻鳳凰的籠子面前,這一次墨九狸沒有廢話,直接馴化了,然後才給對方解毒……

對方有些不滿的問道:「為什麼你沒先跟我聊聊?就直接馴化我了?」

「啊……我知道想著快點結束這次的獸族大會!」墨九狸聞言先是一愣,隨即說道。

「好吧,那我原諒你了!」老鳳凰聞言說道。

「那多謝了!」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然後墨九狸又來到一個龍族的面前,將最後一隻尊級獸馴化,對方倒是什麼都沒有說,不過在感覺到墨九狸給自己解毒之後,倒是掀開眼皮看了眼墨九狸,然後又閉眼躺著了……

馴化完四隻尊級獸后,轉身看了眼其餘四人,兩名老者十分狼狽的馴化完成了,但是整個人也十分萎靡,無法再繼續馴化了,震驚的看了眼淡然的墨九狸,然後紛紛躍下擂台……

擂台上只剩下一個中年婦人和一個白逸女子,又過了一段時間,中年婦人完成馴化,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看起來十分的開心,都沒顧得上去看墨九狸和別人,直接跳下擂台奔向自己的夫君,兩人顯然十分的滿意的……

最後墨九狸的視線,落在唯一剩下的白衣女子身上,但是擂台下眾人的視線,卻是落在了墨九狸的身上,畢竟比起那個白衣女子,墨九狸才是真正的大神啊!這簡直就是逆天的馴獸師啊…… 那幾個士兵毫不客氣的將雯雯丟了進來,又迅速的將鐵門關上,我心裏很是生氣,呵斥雯雯,“我不是讓你好好待在上面等江離嗎!”

雯雯滿臉委屈的看着我,隔了許久才說話,“江離沒等來,你先出事了,我該怎麼辦?”

我愣了愣,雯雯對我的好,我怎麼總是不能對她好一點呢,我自知自己做的不地道,連忙說了一聲,“對不起。”

雯雯只是衝着我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的頭說,“我沒有怪你,我知道你也是擔心我。”

雯雯好像總是很能明白人心,雖然很多時候都是任性而爲,但是她每一次都是正確的。

就在這個時候,轟隆一聲,四周像是地震了一下,但也僅僅只是持續了三四秒鐘,隨後又恢復了正常。

海底地震的確不是一件好事情,可是龍王把事情怪到我頭上來,怎麼也說不過去吧?

我拿出符紙遞給雯雯,“這個符紙你拿好,跟我相連,一旦江離找來了,可以用這個符紙找到我的具體位置,江離知道怎麼用。”

雯雯接過符紙,一臉茫然的看着我,“你要去哪裏嗎?”

我告訴雯雯,龍王把我關在這裏只是怕我跑了,他肯定有自己的計劃,一會就會派人押着我去見他。

一去難免不會有什麼危險,畢竟對方可是南海龍王,是我從來沒想到過的人物,這次硬碰硬的遇上了,只能自求多福了。

以我的道行,對付陰司十大陰帥是綽綽有餘,可是對付龍王,無疑是以卵擊石。

不曉得這個龍王會怎麼對付我,反正我要想好拖延時間的辦法纔是關鍵。

果然事情不出我所料,約莫過了半個小時,就有士兵朝着牢房裏走來,把我帶了出去,我回頭看了一眼雯雯,讓她放心,一定要等到江離過來。

我跟在士兵身後,他帶着我到了一處偏遠的平地上,四周聚集着一股濃濃的陰氣,不知道是我的錯覺還是什麼,總覺得這裏的味道,和陰司的感覺差不多。

這個時候突然一個人朝着我走了過來,我定眼一看,着怕不是龍王本尊,那這個人又是誰?

他披着一個黑色斗篷,我看不見他的樣子。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