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溝與我之前到的成都周邊的兩個村子都不同,這個張家溝明顯是發展的都要比我之前去

張家溝與我之前到的成都周邊的兩個村子都不同,這個張家溝明顯是發展的都要比我之前去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的兩個村子好,這個地方已經是新農村的覆蓋範圍,道路家家通,而且都是小洋房。

但也正是因爲新農村建設,帶動了整個村子的發展,讓外地無數的開發商來到了這個村子大興土木。

而這次的這些屍體就是在一個建築老闆蓋高樓打地基的時候發現的。

我們趕到的時候,警察已經封鎖了這一片地方,要不是陽姐帶着我們也是進不去,畢竟這件事情要是被媒體捅了出去的話,那絕對是頭條的存在,這樣不但影響了這個地方的發展,更加讓人們對成都這個地方產生了敬畏感,所以在接到報案的第一時間,便下達了封鎖消息的密令,幸好發現的時候是在天剛亮的時候,消息封鎖的及時,幾乎這些村名都還不知道什麼事情。

一走進去,首先映入眼簾便是一圈圈的石灰,有些刺鼻。

“走吧,我們進去看看!”

趙半仙眉頭緊皺,一馬當先走在了最前面。

這會兒我前天見到的那個中年警察向問天朝着我們走來,當看到趙半仙的時候,那張陰沉的臉上頓時一喜,連忙迎上去伸手道:“原來是趙大師,你來了我就放心了!”

我心中有些鄙視,這個趙半仙名氣倒是不小,可是我感覺他比起呆爺、八兩叔他們差太多了。

“老向,你接手的案子我能不來嗎,而且這次的事情不好辦,我剛纔在你閨女的車上已經大致瞭解了。”

“的確,這次的事情棘手呀。”

“老向你也別擔心,這件事情我會盡力幫助你的。”趙半仙這會兒才伸手握住了向問天的手。

向問天聽到這句話,臉上頓時堆起了笑容然後小聲在趙半仙的耳邊說些什麼,隨後趙半仙點點頭道:“我們之間好說好說,打到我的卡上就行了。”

當聽到這句話,我頓時明白他們咬耳根子說的是什麼內容了。

陽姐卻是習以爲常,只是她好像對趙半仙有點不熟悉,隨後轉身問道:“楊森,你趙叔有這麼牛逼嗎?”

我點點頭,自然不能折了面子,這會兒趙半仙的面子可就是我的面子。

“那還差不錯,我相信你說的,對了你兒子怎麼沒來!”

我笑了一聲道:“兒子跟着他媽去玩兒了!”

陽姐點點頭,沒有在說什麼便示意我跟着她去現場看看。

等我們幾人來到現場的時候,現場十米之內都沒有人,而這個坑的周圍完全用石灰撒上,而且在最靠近的地方還有一層厚厚的硃砂,我心中不禁感嘆,這警察局還真有魄力,這麼多的硃砂,也真夠捨得的,不過這是最好的控制屍氣的辦法,硃砂其實比糯米管用,當然在這個坑裏也是倒上了至少一百來斤的糯米。

一開始我還覺得這陣勢太大,太浪費了,但是當我看到這個足足方圓有百來米的大土坑的時候,我的心不由得提了起來,當看到坑中那些橫七豎八的屍體的時候,更是頭皮發麻。

這個方圓百米大小,深有大約三米左右的土坑之中,只能看到屍體,橫七豎八的屍體,從身體的結構

看全是女性,而且讓我吃驚的這些女性大小不等,竟然還有嬰兒,讓我憤怒的是連這些嬰兒都是被吸乾了,斬走了頭顱。

站在土坑的面前,我只能感受到一陣惡臭,令人作嘔,因爲有些屍體已經腐爛了,有些屍體還是新鮮的。

一邊的陽姐早已轉過身,趴在那裏按住自己那呼之欲出的胸口。

“老向,你剛來的時候這個土坑就是這個樣子?”

向問天搖搖頭,然後答道:“我們接到這個案子的時候是在六點五十分,我一聽就知道是個大案子,連忙叫上人趕來,等我來的時候,這裏的建築老闆早已經嚇傻了,手下的人雖然被我們及時的控制起來了,但也是嚇的不輕,沒辦法我只有從我們專案組調了人來將這裏清理出來,這個坑十分的怪,我們挖的時候在這個坑的上面就沒有任何的蓋子,但是這裏面卻沒有一點兒的泥土,說實話我當初一看到這樣十分的不解,但是當我將這個土坑完全的挖開的時候,我才發現,在這些屍體的上面又一層法力屏障,因爲我第一次往下撒糯米的時候竟然是漂浮在空中的。”

我站在一邊感概這些警察的辦事效率真高,但是讓我真正震驚的是想問題口中說的什麼法力屏障。

“老向,你闖大禍了!”

趙半仙聽完了向問天的話,當即大呼道。

“怎麼個說法?”

看得出來向問天絕對也是一個陰陽先生,可能就是道行沒有趙半仙高深罷了。

趙半仙這才解釋道:“你看看這裏的人數,要是我猜得沒錯的是一個千人冢,換句話說就是這裏這個坑有九米,而這裏的屍體數量絕對是九百九十九,乃是取九數來煉製法器,看來是有高手在爲自己煉製邪惡的法器,而按你剛纔說的已經出現額法力屏障,也就是說這裏的人數已經滿了九百九十九,只需要在等九九八十一日便能煉製成功,而現在被人打開了,也就是說這個人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你說他會怎麼樣?”

“他會重新煉製?”

“從新煉製?老向,你以爲這九百九二十九個屍體這麼好找?他的第一件事便是來找你和這個建築工地的人,將你們先全部給滅了再說。”趙半仙的話絕不是危言聳聽,就如那兇胎,他甦醒的第一件事,便是找李彤,因爲他好不容易輪迴九世,纔有了做人的機會,卻是不想胎死腹中,換誰誰都只想殺人。

而且能夠煉製這等恐怖的法寶的存在,絕對不是一般人。

趙半仙俯身一把抓起了一個新鮮的屍體,上面的鮮血應該是才凝固不久,整個身體就如是一把柴。趙半仙咬破中指,扣在那脖子處的血口之上,瞬間那血口便開始冒出一股股的黑煙。

“老向,這次這個事情真的大發了!”

“這些人的脖子我估計不是被人抹去的,而都是被直接咬斷的!”

趙半仙將那個無頭屍體的脖子處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然後扔下了土坑之中,又補充道:“而且是用牙齒一口咬斷的,這次事情大條了,我得打個電話讓師兄趕快回來才行!”

(本章完) 我心中震驚至極,一想到昨晚遇到的那個自稱風鐮徒弟的恐怖變態,在加上柳先生對風鐮的描述,我已經有八成的把握,做這一切的很有可能便是那個風鐮。

趙半仙一臉凝重的掛了電話,然後又走到土坑的面前道:“去找四五根竹竿來,記住把接頭打通,要快,不然待會兒正午太陽出來了,就難搞了。”

向問天連忙點頭,隨後又讓人拿來了一塊巨大的篷布,在四周打好了樁子,將這個坑完全的遮住。

“趙叔,爲什麼不直接燒了,這些屍體身上多多少少還是有屍氣的,萬一發生了變化,全部成了殭屍怎麼辦?”等向問天和陽姐都離開的時候我上前問道。

趙半仙搖搖頭道:“這些無頭女屍都不會再變了,你看這些屍體,完全都被吸乾了,三魂七魄都被吸走了,還變,變個毛呀!這次這個事兒算是捅到天了,你看看這些傷口,一口致命,至少也是三五百年的殭屍,而且會這樣的手法,要說這個殭屍不是一個活死人陰陽先生,打死我都不信。”

我點點頭將昨晚的事情說了一遍。

趙半仙聽了關於苟笑笑的事情之後,臉色猛地一顫道:“你怎麼不早點給我說,早點說我就不來了,尼瑪現在我是走都走不了了,那向問天出五百萬,讓我搞定這件事情,還說有這件事情在手上,以後在成都都可以不受約束了,我當時沒近看,這麼多的好處就答應了,現在一看我完全是被坑了呀,還是一個大坑!”

“趙叔,這個事情這麼難辦,你至少也得要個千八百萬,怎麼五百萬就幹了?”

“你知道個屁呀,這錢多少隻是一個心意,我又得不了,每次做這些事情我幾乎都沒看到錢,多少自然無所謂了。”

趙半仙看着那滿坑的屍體,氣得吹鬍子。

“我說,待會兒要是應證了我之前說的那些,我絕逼要漲價,這件事我一個人可能接不下來,就單單解決這兒的事倒不是什麼難事,主要是佈下這個千人坑煉法器的那個殭屍,要是惹到了他,我估計師兄來也不一定搞的定。”

我苦笑一聲,然後問道趙半仙知不知道風鐮這個人,趙半仙搖搖頭,隨後道:“我當陰陽先生也才十幾二十年,沒見過的大人物多了去了,要是這裏真的是你說的那個叫什麼風鐮的人佈置的,估計事情就要明朗一些了,畢竟我不知道,我們事務所的人總有人知道,上峯不是吃素的,連木道人都是和上峯一個時代的存在。”

我點點頭,這點我見識過了。

“等下午來了,問問師兄,師兄比我知道的也多。”

正在說話的時候,向問天和陽姐已經將東西都找來了。

趙半仙二話沒有,直接拿起一個竹竿,便對着身前的土坑插進去。

再來一根,趙半仙這會兒也算是顯出他的功夫了,一把便將那竹子捏破然後將第二根竹子猛地插入第一根,用力一按,竹子便直接深入了地下,這樣直接到了第三更,纔到了底。

趙半仙對着那竹筒

口就是凌空畫符,然後猛地一掌蓋上,又隨即鬆開。

嗤嗤嗤嗤……

頓時從竹子裏傳出了嗤嗤之聲,一股黑氣從竹子裏冒出。

“趙大師,你要救我呀!”

看到這一幕站在一邊的向陽天頓時兩腿微微一軟,然後對着趙半仙道。

“老向,你也看到了吧,相信你也看得懂,我開始就說事情大發了,這下你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吧。”

“趙大師,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怎麼做才能救我爸爸。”

陽姐看到這一幕也是臉色大變,每一個竹竿都有三米左右,去掉接頭,這會兒那幾乎與地面持平的竹竿洞口冒出一道道的黑煙,就已經完全應證了之前趙半仙說的完全都是事實。

趙半仙點點頭,然後站起身道:“你們也別擔心,你們將這塊篷布好好設計一下,讓裏面可以裝滿至少能夠將這個百米長寬的土坑完全的淹沒的糯米,而且這個糯米事先要經過硃砂和驅邪符水浸泡過,在今晚的八點之前弄好,記住這會兒千萬不要在往裏面倒什麼東西,而且一定要讓着裏保持絕對的陰涼,最好找一些女性來做這些事情。”

“沒問題!”向陽天一口答應下來,這畢竟是和他生死攸關的時候,他自然不會含糊。

之後趙半仙又私下交代了向陽天一些事情,便拉着我離開了這裏。

“趙叔,你想幹什麼?”

“兵不厭詐,我得回去等着師兄,然後合計合計,我總覺得這個事情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你還記得木道人麼,要真是你說的這個叫做風鐮的清朝殭屍的話,那麼這件事情比收拾木道人要難辦十幾倍。”

“他孃的,那向陽天也是一個半吊子,沒事他往周圍撒什麼石灰硃砂,而且還傻逼的往那坑裏倒糯米,你知道他倒了多少斤嗎?整整一百斤,我真他媽的服了他了。要不是他最後說給我雙倍的錢,我才懶得管他這個爛攤子。”

“這有什麼問題嗎?”

聽到趙半仙的話,我的心中反倒有一些不解了,撒石灰鋪硃砂倒糯米在我看來是正確的,沒有什麼問題呀,畢竟這些屍體雖然不可能在發生什麼變故,但是九百九十九個無頭女屍聚集在一起,每日所產生的屍氣是無法想象的。

“有什麼問題,問題大了,這種佈置叫做三丈屍煞穴,剛纔那九米多的竹竿我根本就沒有插到底,不是插不到底,我是不敢,這種三丈屍煞穴的坑,一旦填滿了九百九十九具屍體之後,便會產生相當於陣法一類的神奇效果,就像之前那向陽天說的外面一層屏障,糯米不能撒進去,那其實不叫什麼屏障,那是這九百九十九具屍體屍煞之氣所凝聚而成的,殭屍的屍煞之氣就等同於鬼的鬼氣,一旦殭屍失去了屍煞之氣便不能生存,就如人沒有了呼吸的空氣一般。而這個地方,恐怕不單單是用來練法寶那麼簡單,很有可能是那個殭屍想要在把這裏煉成他的一個屍穴,源源不斷的提供給他能量,這樣他的力量就會越來越大。”

“而那向陽天

將四周的屍氣都封閉了,還將糯米撒入了整個坑裏,破壞了那殭屍佈置好的一切,你說別人會不會找來,幸虧他們不是特別的狠心,沒有將整個坑都用糯米填了,那樣的話那殭屍反倒會放棄這個地方了,而現在這個地方只是被封閉了屍氣,坑內的糯米雖然破壞了屍氣,但是也會慢慢的被屍氣所腐蝕,所以那個殭屍絕對不會放棄,晚上的時候一定會再來,我們就在那個時候下手!”

聽了趙半仙的話,我頓時豁然開朗。

我並沒有回學校,一直都在趙半仙的喪葬公司,趙半仙給我講了很多關於殭屍的知識,我才知道原來殭屍完全不是我在電影之中看到的那樣,雖然電影之中說到的那些手段對於殭屍都是有效的,但是具體情況還是要具體分析,就如鬼,和我沒有見過鬼之前的對鬼的認識就是完全不同的,在沒見過鬼之前我不知道鬼還有很多種類。而殭屍也是一樣,趙半仙告訴我這次我們遇到的這個殭屍,就是屬於那種懂點陰陽之術的殭屍,和木道人是一個類別的,不過比之木道人則是要厲害太多了。

下午二三點的時候八兩叔來了,八兩叔走進來的時候我便感覺到八兩叔的身上似乎發生了什麼變化。

八兩叔來了之後,趙半仙便將一切情況和八兩叔說了一邊,我還將我知道的關於風鐮的情況都說了一遍,八兩叔越聽眉頭皺的越近,最後才說了一句,先去看看這個三丈屍煞之地。

於是乎,在下午五點的時時候我們三人一起趕往了張家溝。

朵朵白天也是能夠出來的,八兩叔爲朵朵重新安置好了煞目,而且用了一道封印,將煞目封印在了朵朵的眼眶裏,並且教會了朵朵使用煞目的方法,我攤着手,朵朵就停在我的手上,一雙煞目滴溜溜的轉動,分外的興奮。

“到了!”

下午六點五十分的時候,我們到了目的地。

這個時候的張家溝一片的安靜,偶而能夠聽到狗叫,似乎因爲一天之間在這裏突然進來了很多的警察,讓這個村子人人自危,對外向陽天宣稱是這個建築工地的老闆已經被抓捕調查,但是村裏的人沒有一個人相信,因爲不知道是誰走漏了風聲,說建築隊的老闆挖出來了什麼東西,好像挺值錢的。

張家溝的村民們不是傻子,一聽便知道一定是建築工地的老闆,在這裏挖出來了文物,畢竟成都,天府之國,古代的歷史文化名城,說不定這個張家溝在古代就是一個地位顯赫的城池也說不一定,所以能夠挖到什麼文物古蹟也並不會感到突兀,畢竟成都這幾年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不過這些村名在怎麼興奮,也不敢穿過警戒線,畢竟這些警察都是荷槍實彈的,光陣勢就把這些村名給嚇住了。

“半仙,你這次做的不錯,那個殭屍晚上肯定回來看看自己辛苦設下的三尺煞穴,到時候我們再好好會會這個殭屍。”

趙半仙笑了一聲,便又是換上了一副凝重的表情道:“話雖然不假,可是師兄,我看到這些無頭屍,總是感覺心裏不安穩,慌得厲害!”

(本章完) “這次我們遇到真正的對手了,要是這個殭屍真的如森兒所說那樣的話,我們恐怕不是對手!”陳八兩看着滿坑的無頭屍體,然後點燃一根菸,猛吸一口,站在一邊的向問天一言不發,在聽到陳八兩的話之後,臉色更是變得厲害。

“你讓他們都撤遠點,撤到至少一百米開外,對了,把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都給我弄乾淨,再去弄點雞鴨豬這些畜生的血灑在四周,其餘的你都別管了。”趙半仙看到陳八兩點菸,頓時轉過身對着向陽天說到。

向問天點點頭,轉身便要離開。

“另外,叫你的人封鎖嚴實點,晚上八點以後任何人不能進到這裏來。”

陳八兩轉過身補充了一句。

向陽天連忙點頭,然後帶着陽姐離開了。看得出陽姐和向陽天都已經認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這裏畢竟有着九百九十九個無頭屍體擺在這裏,上面給的壓力也大,而且他們也是懂些行當的,自然看得出來,當即退了下去開始準備一切。

陳八兩和趙半仙一人點燃一根菸開始看着那一坑的屍體發呆,而我則是在一邊找到了一個稍微乾淨的地兒坐下開始休息。昨天晚上沒有休息,今天又跑了一天,就算我喝了鬼奶,精神上也是有點疲憊。

不知足不覺之間我坐在那裏撐着腦袋竟然睡着了。

“森兒,起來了,起來了,八點了,我們要開始做事了!”

迷迷糊糊我聽到了八兩叔的聲音,我當即坐起身來。

哎喲……估計是爬太久了,脖子和腰痛的我第一下沒有站起來。

天已經黑透了,除了天上的月光輝映着模糊的慕白便沒有其他的顏色,八兩叔遞給我一輩子開水和幾個乾麪包。

“將就着吃點,不然待會兒做事情沒有力氣!”

我點點頭,然後猛吃起來,還別說還真是肚子餓了。

吃下幾塊麪包之後感覺好多了,活動活動了身體,這纔打量起我周圍的變化,那原本灑滿石灰和硃砂的地面已經完全的被一層層的畜生血覆蓋了,甚至有些地方還能看到畜生的內臟和身體。

而這個巨大的深坑卻是依舊被遮擋着,這足足有一米厚的篷布里裝滿了浸過符水硃砂的糯米,而且通過輪滑將四個角上的繩子都集中到了一個木樁上,到時候只要用刀直接砍斷那節繩子便能直接將這裝滿了糯米的篷布一下子放下,糯米瞬間將這個千人坑直接填滿。

“這會兒我們要將這八個紙人擺在八方,今晚上只有這個殭屍來了,我就要讓他有來無回!”

陳八兩站在那裏,望着天上那輪殘月。

我們三人分工合作,很快便佈置好了一切,而且爲了預防萬一,趙半仙還拉了墨斗符水線。

一看時間已經是晚上的十點了,我們三人都盤膝坐在地上,等待這個殭屍的出現。

“八兩叔,要是這個殭屍今晚不來怎麼辦?”

我們三人坐在那裏,陳八兩趙半仙一個勁兒的抽菸,我只有和朵朵聊天,覺得有些無聊,便問道。

陳八兩竟然難得的露出了一個一閃而過的冷笑道:“要是今晚這個大殭屍不來的話,我們就等,今晚不來明晚就一定要來。”

“小子,看着吧,師兄說來,就一定要來,白天我抓起那個新鮮的無頭女屍看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個三丈屍煞穴才佈置成功沒有幾天,這幾天是此穴能不能夠成氣候的關鍵,所以我料定那大殭屍今晚必來,只要他敢來,我們今晚就要好好的收拾他,最好是能將他抓住。”趙半仙站起身,將菸頭仍在地上,然後又重新點了一根,同時也給了陳八兩一根。

“抓住?”

聽到趙半仙的話,我有點不敢相信,畢竟白天他們說的都挺玄乎的,而且這個殭屍真要是昨晚遇到那個變態的師父風鐮的話,事情絕對是難辦,柳先生可是說這個風鐮着實的厲害,不好對付。

“是呀,不然我和師兄做這麼排場幹什麼,直接拿着呆爺的碎屍炮對着那殭屍轟上幾炮,不就完事了!”

我不禁白了趙半仙一眼,趙半仙吹牛逼在行,這點我知道,不過對於他說的抓住這個殭屍我不信,而且我估計就算是呆爺的碎屍炮也幹不掉殭屍,對付一般的行屍鬼還行,對付殭屍估計有點懸,畢竟昨晚陽姐就用這類的武器對付那個變態,最後還不是沒有搞定。

“你不信?不信你問師兄,我上午打電話的時候就已經給師兄說了,這次要是我們能夠抓住這個殭屍的話,那我們就徹底的發了,你知道殭屍有多厲害的,要是能夠抓住一隻,然後用祕術控制了的話,經過訓練,以後出來抓鬼殺妖,那絕對是手到擒來。”

趙半仙越說越是興奮,我聽着卻是越發覺得今晚似乎對於我是極爲的危險,到時候他們兩個會不會把我當做誘餌,讓殭屍來咬,然後從背後下手。我看向了坐在一邊埋頭抽菸思考問題的陳八兩。

八兩叔似乎是感覺到了我驚疑的眼神,當即回答道:“這件事我第一時間諮詢了上峯和事務所其他人的意見,他們都覺得可行,本來叢峯和呆爺要跟着我一起來的,但是最後他們都了臨時任務,去了山西。”

我額了一聲,然後無語的看着一邊有些震驚的朵朵。

就在這個時候朵朵的臉色突然變了,連忙停在了我的肩頭,然後道:“哥哥,那個殭屍來了,這個氣息就是昨晚我感覺到的那個龐大而恐怖的氣息。”

我臉色微變,看來這個殭屍真的就是風鐮了。

與此同時陳八兩也趙半仙也是站了起來,趙半仙打開揹包,然後拿出了三把銅錢劍,分別給我和八兩叔一人一把。

我接過銅錢劍,站在八兩叔的身邊,而趙半仙一馬當先站在了最前面。

滿地都是已經乾涸的畜生血,但是那種腥臭卻是依舊刺鼻。

月光清冷散落,將整個地面映得有些昏沉。

這個時候我也感覺到了一股狂暴的陰煞之氣迎面撲來,不遠處一棵大樹上突然飛下了一個人,不應該說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殭屍。

這個殭屍呼吸的聲音猶如牛喘,每一下都讓我

的心跳加速。

漸漸的我看到那走在昏沉血腥地面的殭屍。

與紅毛殭屍不同,眼前的這個殭屍給我一種吸血鬼的即視感,他的樣子並不像我在電視電影裏看到的清朝殭屍那般,並沒有穿着一身清朝時候的服裝,而是一套血紅色的風衣,他髮髻倒豎,類似格鬥遊戲拳皇之中的二階堂紅丸的造型,不過眼前這個殭屍的頭髮是血紅色的。風衣之下的他幾乎沒有任何的血肉,和昨晚我見到的那個人一般,都是一條條的骨骸,不過眼前這個殭屍身上的骨骸周圍有着一層粘稠的皮肉。

“這是什麼傢伙,怎麼和我們之前見過的殭屍不一樣呀!”

趙半仙臉色微微一邊,原本一馬當先的他顯得有些怯場了。

陳八兩也是一臉的凝重,最後低沉道:“半仙,退下!”

趙半仙連忙點頭,剛要退下的瞬間,眼前這個殭屍卻是突然出手了,他的速度太快了,八兩叔都沒有反應過來,我只看到八兩叔身子一閃,便又站回了原地,而此刻的趙半仙已經被那殭屍直接抓在了手上,那鋒利的指甲幾乎已經觸摸到了趙半仙的咽喉。

“很不錯的速度,竟然能夠躲過我的第一抓。”

這個身穿紅色風衣的殭屍開口了,他的聲音並不難聽,渾厚,並不像昨晚的那個人那般沙啞,他那雙眼睛更是在說話的時候才張開,淡紅,單看臉的話,這個殭屍還有幾分帥氣的感覺。

我心中震驚不已,畢竟之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我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幾乎就是眨眼之間,我只感覺眼前一陣強烈的陰風,自然的閉上眼見再睜開時,趙半仙已經被這個殭屍抓在了手上。

此刻的趙半仙站在那裏,絲毫不敢動彈。

“你是誰,看你的功力恐怕至少也是一個活了五百年的殭屍吧。”

八兩叔站在我的身前,低沉道。

雖然看着此刻的八兩叔極爲的平靜,但是我知道他的心中恐怕已經在想如何脫身了。

“你倒是有點眼光,本王叫做風鐮。”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