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三元搖頭說:“非也,非也。你只偶爾聽說過幽冥界怪物作亂,但你肯定沒聽說過有幽冥界大軍的入侵。天羅地網形如棋盤,最穩定的地方就是這些節點,正是這些節點的存在,才能阻止空間通道的形成,沒有空間通道,幽冥界就無法大規模入侵人界。至於偶爾一兩隻惡靈作亂,那都是它們打穿了節點之間的薄弱之處,才能降臨人間。如果沒有天羅地網,空間通道成型,你見到的就不會是一兩隻惡靈,而是無數的惡靈大軍。”

左三元搖頭說:“非也,非也。你只偶爾聽說過幽冥界怪物作亂,但你肯定沒聽說過有幽冥界大軍的入侵。天羅地網形如棋盤,最穩定的地方就是這些節點,正是這些節點的存在,才能阻止空間通道的形成,沒有空間通道,幽冥界就無法大規模入侵人界。至於偶爾一兩隻惡靈作亂,那都是它們打穿了節點之間的薄弱之處,才能降臨人間。如果沒有天羅地網,空間通道成型,你見到的就不會是一兩隻惡靈,而是無數的惡靈大軍。”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劉雨生想了想,不得不承認左三元說的有理,赤焰尊者定然是穿過天羅地網的薄弱處,饒是如此,一身法力也十停去了五停,消耗如此巨大,表明了幽冥界不可能通過這種方式大規模入侵。但搞明白了這個問題,又有更多問題接踵而來,劉雨生問道:“左前輩,天羅地網的事情我已經瞭解清楚了,但是這跟你被困在這裏五十年有什麼關係?你既然是來幫忙的,節點穩固之後,爲何不離開?”

左三元長嘆一聲,面色愁苦地說:“當時我壯志凌雲,一心想要突破通靈大師的境界,沒想到一步踏錯,悔之不及。”

水中畫再次變化,顯出另外一張畫面,這應該也是芒頓小鎮,但卻是五十年前的芒頓小鎮。左三元手指一點,畫面激盪,裏面的人物都變大了許多,各種細節清晰可見。

“當年天羅地網的節點出了問題,我先是殺光了被魔氣侵染的人類,又想辦法將魔氣泄漏之地給封印住。做到這一步,已經是我的能力極限,我本應就此收手,去請山門長輩前來,將天羅地網的節點重新祭煉一番。可是我年輕氣盛,覺得自己乃是天命主角,一定有辦法獨力解決這件事,於是就沒有向師門求援。”

水中畫至此再變,年輕時的左三元出現了,飄逸長髮,帥氣錦袍,手中一卷浩然正氣書,看上去真的英氣逼人,一股子主角氣息撲面而來。 “呃……”

劉雨生頗爲無語,主要是他看不慣任何比自己帥的人,不管這人是老男人還是什麼。

尤其這老男人還特別喜歡裝,最過分的就是他裝起來氣場十足,讓人生不起一絲惡感!

“左前輩,”劉雨生打斷了沉浸在過去記憶中的左三元,“然後呢?然後你做了什麼事情?怎麼就被困在這裏了?”

左三元最後望了一眼年輕時自己的模樣,眼神充滿留戀,他揮揮手,水中畫消失不見。

“小友,正一門祕傳浩然正氣卷,其中有一樣絕世法術,可以借胸中浩然氣,勾連天地,暫時提升一個大境界,這門法術名叫敢爲天下先。當時我不過是中階通靈師,要想把出了問題的天羅地網節點重新祭煉,最少也得是通靈大師境界才行,於是我心中發狠,用了這招敢爲天下先。”

水中畫作爲左三元講話的註解和插圖,再次浮現,這次水中的畫面變成了左三元鬚髮皆張,他的背後是天地之力。

“敢爲天下先!我滿是自信地勾連了這一方天地,並且順利進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一下子跨越了兩個大境界,暫時成爲了通靈大師!那時的我,真覺得自己強無敵,神通廣大境界高深,隨後就修復了這處節點。可是……”

左三元說到這裏,聲音忽然變得低沉:“可是,當一切結束之後,我發現,原來不是我勾連了這處天地,而是這方天地把我熔鍊了。什麼天人合一,在這裏,我即是天。然而,強大如我,卻要付出永生不能離開此節點的代價。”

“什麼?”劉雨生這次是真的驚訝不已,“你是說……”

“沒錯,我被這方天地給束縛了,成爲了這處節點的陣眼。雖然我在這裏能擁有通靈大師的威能,可是卻不能踏出小鎮半步!我所有的寶物、法力道具,也不能離開這裏,跟我有關係的一切,脫離小鎮,就會立刻化爲灰燼。就連我想給師門報訊都做不到,也不能給父母寫信,在這裏一困就是五十年,想來我老父老母早已仙逝了。”

左三元這番話說的十分悲涼,想想也是,他三十歲上出來遊歷天下,那時意氣風發,沒想到一下子被困在這兒五十年。五十年的時光,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師門以爲左三元失蹤,他老父老母肯定也以爲他死掉了,不然爲何一去經年沒有消息?

“左前輩,您做的這一切都是值得的,起碼您爲守護人道做出了絕大貢獻!人們不會忘記你的。您現身召喚我,是想讓我爲您捎個信嗎?沒問題,無論是捎去正一門,或者是去見見您的親人,或者幫助他們的生活,只要力所能及,我無所不允!”劉雨生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地說。

左三元哈哈一笑,說道:“我就知道小友會理解我,的確,雖然我曾經無數次後悔當初的莽撞,但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軍門衍生暖婚 當時節點面臨被毀的危險,魔氣泄漏,幽冥界大軍蠢蠢欲動,如果耽擱太久,誰敢說空間通道不會被打開呢?萬一幽冥界大軍真的入侵,到時候人道再度面臨滅頂之災,豈不都是我的責任?”

“贊!”劉雨生豎起來大拇指說,“我出去之後,一定把左前輩的事蹟廣爲宣揚,英雄不該被埋沒,應該被尊敬!”

“那個,你還是先聽我說完吧。”左三元臉色不知爲何,忽然變得有些尷尬。

劉雨生不明所以,但本着千穿萬穿,馬屁不穿的道理,依舊狂讚了左三元一通,這才閉嘴。

左三元嘆了口氣說:“我勾連天地,和天羅地網的節點融爲一體,在這裏境界最低也是通靈大師,雖然只能在小鎮上稱王稱霸,可是最初我也十分快活,然而好景不長,隨着時間流逝,小鎮上的人開始慢慢死去。我發現,被魔氣侵襲過後,小鎮上人們普遍壽命變短,更可怕的是,我的壽命也變短了。”

“什麼?不會吧!”劉雨生表示不信,一旦成爲通靈師,延年益壽不過是最基本的福利待遇,天人合一成爲通靈大師之後,隨隨便便也能活他個幾百歲。照左三元所說,他今年纔不過八十歲,壽命再短能短到哪裏去?

“左前輩,您看開點,雖然您不能離開這裏,但在這裏你就是神王,無所不能啊!我看小鎮被設爲東西二陸的交通樞紐,來往人流頻繁,這都是您特地爲自己找樂子搞出來的?您是不是指示小鎮上的人特地跑到大路上修建了一個停靠點?吸引無數人來小鎮上游玩,您趁機想幹嘛幹嘛,多爽啊。能做至高無上的神王,即便少活個百十年,我看您也值了。”

左三元臉上一黑,悲傷地說:“真要像你說的那樣,我就不把你引來了。事實上,我不是少活百十年,而是少活幾百年。現在的我已經時日無多,隨時都有可能化虹而死。”

“我勒個擦?你說真的?”劉雨生兩眼瞪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可見他有多麼震撼。

左三元點點頭,說:“是真的,比真還真。原本我還在擔心,一旦我死,這處節點就會再度崩潰,一旦崩潰,就無法修復,那麼空間通道就會被幽冥界大軍打開,那時候生靈塗炭,我就是死,也死不瞑目啊!幸好,臨死之前,天地對我的束縛不再那麼嚴重,我的感知能達到更遠的地方,於是很順利地感應到了大巴車上的你。或許這就天意,小友,天註定要你做我的接班人。”

“我靠!”

劉雨生驚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這會兒他也顧不上左三元的實力了,大聲叫道:“別鬧啊前輩!千萬別鬧!您在這兒困了五十年,馬上要死了,然後就拿我頂缸?那我多冤枉!求您高擡貴手,饒了我罷,我還年輕,還想多活幾年呢!”

“你不是說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嗎?你還說這是對守護人道絕大的貢獻,而且你還說能做至高無上的神王,少活個百十年也願意,對吧?這都是你剛纔說的話,不是我逼你說的吧?”左三元疑惑地問道,“難道剛纔你說那些全是假話?”

說到這裏,左三元臉色一沉:“我最恨說瞎話的小人,你要是這麼幹,我一定打死你!” 劉雨生腸子都快悔青了,真不該瞎客氣,誰能想到胡亂恭維兩句,反倒把自己給坑到溝裏去了?然而事已至此,悔之不及,劉雨生還是得想辦法應付眼下的局面,尤其是不能惹怒左三元,因爲這位大佬有着說話算話的實力,他說打死劉雨生,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左前輩,這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絕對沒有一句謊話!”劉雨生信誓旦旦地說,說完這句話,劉雨生恨不得擡手給自己兩個大嘴巴,因爲這麼一來,更加逃不掉成爲左三元接班人的下場了。可是沒辦法,眼看剛纔左三元就要暴走,劉雨生的回答一個不如意,左三元就有可能當場炸毛。在直接被打死和被選做接班人之間,劉雨生無奈選擇了後者,最起碼做接班人不會立刻就死。

左三元陰沉的臉好看了許多,他面無表情地說:“做我的接班人,就相當於掌控了天羅地網的一個節點,這關係到人道安危,關係到能否阻擋幽冥大軍的入侵,本來我是不會這麼隨意選擇的,可是我時日無多,大概就在一個月之內,就會魂飛魄散。小友,我知道這對你來說有些不公平,但爲了這世間千千萬萬的性命,爲了人道能夠永恆昌盛,些許犧牲算不上什麼,你說對吧?”

劉雨生還能怎麼說?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裏咽,默默點頭而已。

左三元欣慰地說:“雖然承擔這份責任會讓你終生困頓於此,並且壽命大幅度減少,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首先,我會傳你正一門絕學浩然正氣卷中最重要的一道法術敢爲天下先,其次,你現在只是中階通靈師,三日之後我會傳功給你,將你的境界強行提升到高階通靈師,到時候你施展敢爲天下先,一舉跨入天人合一的境界,就能順利掌控這片小天地了。”

劉雨生淚流滿面,心中暗道老子不想學什麼正一門絕學,也不想隨便接受什麼傳功啊!我有天道傳承的太上心經,只需要循序漸進,踏踏實實修煉就能穩穩當當步入通靈大師,何苦在這裏被你拔苗助長?何況你這拔苗助長的後遺症也太嚴重了!終生困頓在這裏也還罷了,壽命大幅度減少究竟是個什麼鬼?

然而不管心裏有多大意見,劉雨生始終都沒有流露出一絲不滿來,面對左三元這種被浩然正氣卷影響了心性的大佬,最好還是做個順毛驢。

過了一會兒,左三元一拍腦袋,說道:“差點忘記了,你不是我正一門的弟子,不過在這裏門戶之見並不重要,相對於天羅地網節點的安全,其他一切都是旁枝末節。小友,現在我要傳你浩然正氣卷之敢爲天下先,這門道法博大精深,你要在三日之內完全掌握,這也是對你唯一的考驗,如果你的資質不足,三日內不能掌握敢爲天下先的話,那你就沒資格做我的接班人了。”

聽到左三元這麼說,劉雨生心中忽然涌起一線希望,他試探地問道:“左前輩,我資質的確不怎麼樣,當初師父就這麼說過我,如果我真的掌握不了這招敢爲天下先的話,您是不是就會考慮換個接班人了?”

“沒錯,如果你不能掌握這一招的話,短時間之內哪有可能進階通靈大師?如果不能天人合一,那你就無法融入這片天地,成爲天羅地網節點的掌控者。”

左三元說完之後,劉雨生心中一喜,他決定裝瘋賣傻,說什麼也不學這招敢爲天下先。沒想到左三元接着說:“我的時間緊迫,所以只能給你三日時間,萬一你不行,我還有時間再找別的接班人。但是我正一門絕學不能輕傳,既然你不是正一門弟子,卻又學了浩然正氣卷,那到時候我只能殺了你以除後患。”

WTF?劉雨生覺得心裏那一萬頭草泥馬又在跑來跑去,在奔騰咆哮……

媽蛋,這不是徹底把人的後路堵死了?三天之內必須學會敢爲天下先,學不會就是個死!要是不答應學這招,那就是言行不一的小人,也得死!

不是說正一門的人與人爲善嗎?左三元給人的選項除了死還是死,哪有一點與人爲善的樣子?劉雨生無力吐槽,只好老老實實地說:“我明白了,請左前輩傳功吧。”

場面明擺着,劉雨生不學的話必死,學會這一招的話,多少還有點翻盤的機會。左三元也不客氣,當即傳了長長的一片口訣,其中是一部分浩然正氣卷的修行方法,還有就是敢爲天下先這一招的精要。

劉雨生身爲中階通靈師,又曾吞噬了赤焰尊者一半神魂,精神異常強大,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左三元傳授的東西都記下了。左三元連着講了三遍,臉色略有些疲憊地說:“今日就到這裏,三日後我再來考校你,到時候是死是活全看你自己了。”

或許是因爲真的時日無多,左三元此時看上去精神不佳,沒了剛見面時那種鋒芒,他臉色越發灰敗。不過終究是這處小天地的主人,左三元隨意揮了揮手,劉雨生眼前一花,就回到了酒吧招牌上面,剛纔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見了,彷彿經歷了一場夢境。如果不是記憶中的浩然正氣卷,以及那招敢爲天下先的精要做不了假,說不定劉雨生真的會以爲自己剛纔做了場夢。

劉雨生嘆了口氣,覺得自己流年不利,平白無故招來這種無妄之災。原本一切都在按計劃進行,周明軒培養得很順利,只要按部就班走下去,一定就能拿到那件解鎖玄天大保健的關鍵道具,誰能想到半路上殺出個程咬金,在這芒頓小鎮被左三元給截下來了。

就這麼老老實實接受左三元的安排,融入小天地成爲天羅地網的節點?不可能!劉雨生可不是會坐以待斃的人,當初面對鄒興傑左傷等等一衆正牌通靈大師的時候,他都不曾屈服,何況左三元只是一個水貨?

管你幽冥大軍會不會入侵,管你人道世界會不會崩滅呢!劉雨生纔不會在意這些,他已經決定要和左三元掰掰手腕子。至於那招敢爲天下先三日之內能不能掌握,劉雨生根本就沒有擔心過,有太上心經,又得到了敢爲天下先的精要,這招法術在他眼裏已經沒有任何祕密。 左三元是這處小天地的掌控者,看上去境界超凡,實際上離開了這裏,他只是一個高階通靈師而已。但在芒頓小鎮,左三元真的無所不能,他就是這裏的神。

小鎮上任何地點發生的任何事,都不可能瞞得過左三元,劉雨生也深知這一點,所以他不能表現出很輕鬆就掌握了浩然正氣卷的樣子。還有三天時間,這三天時間,劉雨生要好好利用起來,想想怎樣才能從這裏脫身,至於周明軒和陳珂,暫時顧不上他們兩個了。

接下來的時間,劉雨生就找到了小鎮最高的一棟建築,在樓頂上盤膝而坐,默默解析敢爲天下先這招法術。

正一門乃是通靈十三大派之一,門中絕學自然有其過人之處,儘管左三元只傳了一小部分給劉雨生,但窺一斑而知全豹,從這一部分精要之中,劉雨生能推測出浩然正氣卷的磅礴浩大。作爲浩然正氣卷當中最奇特的存在,敢爲天下先稱之爲逆天一點都不過分。

修道一途,最重資質,人生來資質有其定數,後天的努力決定你能否有所成就,而先天的資質則決定了你的上限。敢爲天下先偏偏打破了這種資質的上限,儘管只是暫時性的,那也是一種了不起的突破。

敢爲天下先,以浩然正氣爲根基,一旦施展,就能暫時性提升一個大境界!和人戰鬥時用出這招來,簡直無解!本來大家旗鼓相當,你一個敢爲天下先用出來,直接成了碾壓局,這還怎麼愉快的玩耍?

不過如此逆天的法術,後遺症自然也非常嚴重,不然的話正一門豈不是要凌駕於三聖尊之上,成爲通靈十三大派之首?

敢爲天下先,施展出來之後提升一個大境界,時間只能維持一炷香,當這個巔峯時間過了之後,就會陷入一個很長時間的虛弱期,在這期間境界不僅會回落,而且會掉下去一個境界!並且這種回落是必然的。

以劉雨生現在的情況爲例,他現在是中階通靈師,施展敢爲天下先之後,就能達到通靈師巔峯的境界,和嶽朝峯差不多。可是一炷香之後,劉雨生就會虛弱不堪,和普通人無異,而且他的境界會回到初階通靈師。

雖說有過一次成功突破的經驗,再次突破到中階通靈師並不難,不過那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因爲潛力已經被敢爲天下先消耗一空。這就像往一個桶裏灌水,桶灌滿了,你才能換個大桶,桶裏的水被消耗一空,想要再度突破,那就需要一個積累的過程。

劉雨生端坐不動,不眠不休研究了很久,終於掌握了敢爲天下先這一招所有的奧義,他長嘆一聲,覺得問題前所未有的棘手。

三日之中,劉雨生所在的地方沒有任何人前來打擾,或許是左三元特地做出了安排,至於周明軒和陳珂,也沒有一點消息。

該來的始終會來,三天時間一晃而過,劉雨生緩緩睜眼,他看到了炫目的朝陽,金黃色的光芒刺破雲海,彷彿穿過了命運之牆,朝着註定的方向前進。

矚目良久,身邊有人嘆道:“多麼美好的世界,守護她,是我們的責任。”

劉雨生轉過身,看到了憑空出現的左三元,三天沒見,左三元蒼老了許多,或許正如他自己所說,已經壽數無多,每過一天,都會老上一截。

“劉雨生,你做好準備了嗎?”左三元問道。

劉雨生點點頭,說:“僥倖成功。”

左三元欣慰地笑了,他說:“世間從來沒有僥倖,只有努力和抓住機遇之前的準備,你能夠掌握敢爲天下先,必定是付出了心血的。既然你已經成功,那麼,施展它吧!”

“左前輩,這種法術可不是隨便用的,更不能拿來演習,你不是說要傳功給我,然後傳承給我嗎?何不現在就開始?”

“哈哈哈哈哈,已經開始了!劉雨生,成敗在此一舉,我能否解脫,全靠你了!”

左三元狂笑一聲,揮手間黑雲蓋頂,把整個小鎮都給籠罩了。黑壓壓的烏雲形成無數圓環,正中間是一道圓形閃電,電閃雷鳴之際,隱約能看到後面隱藏的天羅地網!

舉手投足就能改天換地,天人合一境界下的通靈大師,威能無窮無盡!左三元鬚髮皆張,舉手指着圓環正中,默唸幾句口訣,忽然往下牽引,就有一道閃電隨之落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中了劉雨生。

劉雨生渾身一顫,不由自主地大叫一聲,他感到自己法力在這一刻爆炸了!那道閃電其實是濃縮無比的法力精華,經由左三元以祕法引導,直接融入了劉雨生體內。如同之前所說,人身是桶,法力則是桶裏的水,水裝滿了,就得換個大桶,左三元此時所做的就是在爲劉雨生體內強行灌水,直到把他撐爆,強行突破至高階通靈師的境界。

劉雨生痛苦無比,因爲巨量法力的突然涌入,他的經脈開始造反,體內原本的法力根本無法抗拒,直接被打垮。然而這時,太上心經第一層修成之後,劉雨生體內出現的三百六十五處氣旋漸漸發出亮光!

太上心經乃是天道傳承,神妙無雙,這三百六十五處氣旋,每一個氣旋都能存儲大量法力!本來劉雨生只點亮了十七個氣旋,他要做的就是把三百六十五處氣旋全部點亮,到那時他就能突破到通靈師大圓滿的境界,只差一步就能超凡脫俗,成爲通靈大師。

氣旋極難點亮,因爲所需法力太過恐怖,但在這一刻,左三元刻意引導天地元氣灌注劉雨生體內,三百六十五處氣旋齊齊發力,開始吸納這些外來的法力。

劉雨生隱約感到這是一個絕妙的契機,他索性放棄了對身體的掌控,任由這三百六十五處氣旋自由發揮。三百六十五個氣旋瘋狂吸納之下,左三元牽引下來的那道法力流閃電,在點亮了十個氣旋之後,就消耗殆盡。

眼看着劉雨生身上環繞的電光消逝,但他卻絲毫沒有突破的跡象,左三元不禁有些驚訝,想不到劉雨生的潛力如此巨大,這下看走眼了?不過這並不影響最終結局,左三元掌控這一方小天地,五十年積累下來的巨量天地元氣,即便一個通靈大師的法力也不過如此,難不成還撐不爆一個劉雨生?

左三元不信這個邪,他大手一揮,再度從天際圓環中引了一道閃電下來,正中劉雨生頭頂! 從左三元融入天羅地網的節點那一天開始,他就是通靈大師的境界,雖然這個境界不會再有任何增長,但法力可是實打實的。以通靈大師的境界,天人合一汲取這處小天地的元氣,用以熔鍊成法力流閃電,這是左三元持續做了五十年的事情。

五十年來,左三元沒做別的事情,就在積攢法力流閃電,蒼穹之上,圓環烏雲內蘊含的無數雷霆,全都是他多年努力的成果。左三元可以自傲地說,單論法力渾厚,通靈大師的境界無人能出其右,他本身的境界法力且不說,這些法力流閃電,數遍世間高人,哪一個也不可能有這麼雄厚的法力儲備。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左三元的世界觀有些崩潰,他開始懷疑自己的法力流閃電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爲什麼能活活催生一個通靈大師的巨量法力,卻不能逼劉雨生從中階通靈師突破到高階通靈師?

法力流閃電一道接一道,源源不斷涌入劉雨生體內,劉雨生的頭髮像刺蝟一樣根根豎起,他渾身電光繚繞,感應中法力也在不停暴漲。可是無論劉雨生體內的法力如何聚集,他始終沒有突破的跡象!

這隻能說明一件事,劉雨生的潛力無窮盡,他的積蓄龐大到一定境界,突破的時候必定石破天驚!左三元對此樂見其成,因爲劉雨生越強悍,和天羅地網的節點融合就會越順利。只要劉雨生能夠接手這處小天地,左三元付出這些積攢多年的法力又算得了什麼呢?

“哈哈哈哈哈……”左三元放聲狂笑,“小友真是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我就幫你幫到底,這五十年來攢下的法力全給你!我倒要看看你的極限究竟在哪裏。”

“咔嚓!”

巨大的烏雲壓得越來越低,中間空着的圓環處慢慢旋轉,無數電流在其中環繞,一道道法力流閃電接連而下,幾乎沒有任何停頓!這些法力流閃電全都被左三元引導到了劉雨生體內,換做別的通靈師,哪怕是一個初階通靈師,經歷這麼多法力強灌,起碼也得通靈師大圓滿了,然而劉雨生的境界死活不見動靜!

左三元雖然掌控這處小天地,同時又有着遠遠超出劉雨生的境界,但他也只能感應到劉雨生的法力在暴漲,對於劉雨生體內的法力涌動,他根本無法揣測。

此時在劉雨生體內,三百六十五處氣旋已經點亮了大半!以太上心經的修煉速度,原本點亮這些氣旋,劉雨生最少需要努力修煉五十年以上!要想全部點亮這些氣旋,成功突破太上心經第二層,他至少也要修煉一百年!

左三元積攢了五十年的法力流閃電,真的幫了劉雨生大忙,硬生生爲他節省了五十年的時間!純以法力強度而論,劉雨生現在比之高階通靈師要強得多,即便是通靈師大圓滿境界的嶽朝峯,劉雨生也能和他掰掰手腕子。

左三元只知道劉雨生境界沒有突破,卻不知道這是表面上的假象而已,事實上劉雨生早已經做出了突破,但太上心經神妙無雙,和現有的通靈師體系完全不同。太上心經入門代表着成功入道,太上心經第一層則囊括了通靈師這一階段的四個小境界,當三百六十五處氣旋全部點亮的時候,劉雨生就已經可以向通靈大師的境界發起衝鋒了。

天上的烏雲依舊充滿了壓迫感,黑壓壓的吊在頭頂,但環繞的電光已經稀疏了許多,左三元辛苦積攢五十年的法力流閃電,已經有近半融入了劉雨生體內。此時左三元已經不再像最初那樣灑脫,雖然嘴上說着要幫助劉雨生突破,還願意把所有法力都引導給劉雨生,可是當看到劉雨生真的像個無底洞一樣,不斷吸納這些法力的時候,左三元有點慌了。

這是打破了慣有認知的一件事,一箇中階通靈師,憑什麼能夠吸納這麼多法力而不突破境界?左三元還有另外一層擔心,如果劉雨生真的吸納全部法力流閃電之後再做出突破,那必定是驚天動地的大突破,他還能製得住那種巔峯狀態下的劉雨生嗎?

劉雨生當然不是真心願意接班成爲天羅地網的節點,左三元對此心知肚明,他原本覺得自己勝券在握,畢竟境界壓制太重,可是現在卻感到有些把握不足。

法力應該已經足夠了,左三元暗自估算,他猛然擡手,截斷了和天空中烏雲的聯繫,烏雲圓環隨即彌合,閃電流也隨之消失不見。

劉雨生默運太上心經,吸納這巨量法力,天上掉餡餅吃得正爽,沒想到突然法力就中斷了。這時劉雨生體內三百六十五處氣旋,足足點亮了兩百處!

左三元在一旁虎視眈眈地說:“劉雨生,快施展敢爲天下先,時機到了!”

劉雨生猶豫不決,敢爲天下先這招法術的後遺症大到沒朋友,哪裏能輕易施展?可是他雖然法力暴漲,要說和左三元鬥法,卻還差得太多。左三元畢竟掌控一方天地,恐怕隨手就能把劉雨生給捏死。

“還不動手?要我幫你嗎?”左三元步步緊逼,一點都不給劉雨生猶豫的時間。

劉雨生咬了咬牙,決定拼一把!他以太上心經爲內核,加上從左三元那裏得來的浩然正氣卷精要,順利施展出了盜版的敢爲天下先!

太上心經最大的特點,就是能模擬世間萬法,只要法力足夠,同時又瞭解模仿法術的精要,那就能順利施展,威力大同小異,後遺症卻天差地別!

太上心經畢竟是天道級傳承,是劉雨生經歷九死一生,甚至是撐過了必死之局才得來的獎賞,這門法術無愧於其天道級的名頭,真的威能無邊。本來浩然正氣卷支撐的敢爲天下先,暫時性提升境界之後,不僅不能持久,後遺症也非常厲害,但是太上心經模仿出來的敢爲天下先,同樣可以爲劉雨生提升境界,並且後遺症幾乎沒有!只是時間依舊略短。

“敢爲天下先!”

劉雨生大喝一聲,法力境界節節攀升,只是片刻時間,散發出來的氣息就已經超出了高階通靈師。

左三元見狀大喜過望,叫道:“再加把勁兒!” 按照左三元之前所說,劉雨生施展敢爲天下先之後,應該突破到通靈大師的境界,然而事實上,劉雨生的法力雖然節節攀升,但境界卻始終沒有做出最重要的這一步突破。

到最後,劉雨生的法力磅礴如海,境界就穩定在了高階通靈師,這讓劉雨生大爲失望,他的一番盤算也落了空。劉雨生本打算利用敢爲天下先突破到通靈大師的時候,趁機逃走,那時候兩人境界相當,即便左三元翻臉,劉雨生也有把握自保。

敢爲天下先招式結束,劉雨生突破失敗,他怒道:“左前輩,你不是說我能突破到通靈大師嗎?”

左三元笑道:“小友莫慌,雖然和天羅地網的節點融爲一體必須要掌握天人合一,但天人合一未必只有通靈大師纔可以掌握。在這裏,我就是天,這方天地服從我的意志,我可以幫你嘛!”

劉雨生思來想去,覺得整件事都不太靠譜,不由得疑惑地問道:“你是不是留了後手?這招敢爲天下先,是不是根本就不能突破通靈大師?你不想我突破之後和你魚死網破,所以拿這個來騙我?”

“這是說得哪裏話?我身爲正一門人,又是一方天地的掌管者,用得着騙你嗎?你之所以不能順利突破,可能是因爲資質不夠。唉,我被困於此五十年,如今就要燈枯油盡,找你接班不過是爲了給人道天下一個守護,我知道你心中不願意,但事已至此,爲了這天下蒼生,實在由不得你了。”

左三元大義凜然地說了一通,說話間天地風雲變幻,整個空間都變得虛無,左三元一手指天一手指着劉雨生,口中念道:“我爲天地之根,爾爲天地之眼,身與魂合,得始終真法也!”

劉雨生隱約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這種感覺初時微妙,隨着左三元唸誦的口訣,這種不妙的預感就愈發強烈!彷彿整個天地都在向劉雨生敞開胸懷,在歡迎他的加入,如果放在平時突破境界的時候出現這種感覺,劉雨生一定歡天地喜,因爲這代表着天人合一,代表着境界的飛躍!然而在這種時候出現天人合一的感覺,唯一的答案就是左三元在強行使得劉雨生融入這片天地!

天人合一是一種很高深的境界,通靈大師以此境界呼風喚雨無所不能,類似於領域。劉雨生施展敢爲天下先之後,也只是堪堪突破了高階通靈師,在這種時候他貿然進入天人合一的境界,尤其所融入的這方天地還是有主人的,那就等於他毫無防備進入別人的領域!

劉雨生真實境界不足,所以不明白其中關竅,但他感知到的危機真實不虛,因此極力抗拒,說什麼也不願被天地同化!他努力掙扎了一番,終於從天人合一那種狀態裏掙脫了出來。沒想到左三元大手一揮,咔嚓一道雷霆下來,正中劉雨生頭頂。

這道雷霆依然是法力流閃電,劉雨生受此一擊,身軀一頓,體內三百六十五處氣旋開始運轉,然而他的神魂就此失去了掌控,再度進入天人合一的狀態。

劉雨生這個時候已經想明白了,左三元從一開始就沒說實話,所謂敢爲天下先能突破到通靈大師,根本就是一句屁話!左三元拿準了劉雨生的心思,他知道劉雨生會心存僥倖,所以特地編造了這麼一個瞎話,當劉雨生真的上鉤之後,境界沒有突破,自然也就無力反抗。

如果劉雨生從一開始就很堅決,說什麼也不修煉敢爲天下先這道法術,縱然左三元能殺死他,那又有什麼用呢?左三元壽數將盡,殺人對他來說毫無意義,只有找到一個接班人,才能了卻他最大的羈絆。

左三元用一個香噴噴的畫餅,成功將劉雨生給騙到了,如今劉雨生主動施展敢爲天下先,恰恰給了左三元發揮的機會。劉雨生的確境界不足,不能進入天人合一的狀態,但左三元可以幫助他啊!因爲左三元本來就是這處小天地的主人!只要左三元放開天地之鎖,強行把劉雨生的神魂融入進來,那他的計劃就成功了。

事情的進展的確一如左三元所計劃的那樣,劉雨生果然有反抗的心思,並且被通靈大師的境界所引誘,自動施展了敢爲天下先。左三元抓住機會,利用天人合一的境界壓制,強行把劉雨生的神魂融入到這處小天地之中。中間雖然劉雨生幾次掙扎,但都抵擋不住左三元的境界壓制,通靈大師對上高階通靈師,完全碾壓!

勝利在望,左三元欣喜不已,他的身軀片片炸裂,就像精美的瓷器均勻地碎掉那樣,當他的身軀消失的時候,取而代之出現的,是一塊小小的殘缺的棋盤。棋盤上面,橫豎兩道,中間一個節點,這就是天羅地網的節點真身!

劉雨生的身體僵在那裏,不言不動,他的神魂身不由己進入天人合一境界,隨之被天羅地網的節點吞噬,兩者互相融合,不多時就融爲一體。當劉雨生的神魂和天羅地網的節點徹底融合,殘缺的棋盤慢慢變化,最後又變出一具劉雨生的身體。

“哈哈哈哈……”

一陣暢快的大笑聲從虛無之處傳來,左三元身軀消失,神魂顯出形來,看上去十分凝實,不太像油盡燈枯的模樣。

“劉雨生,我要感謝你,沒有你的話,我終生都不能脫離此地!”左三元的神魂化作一張大臉,飄蕩在天地間,衝着劉雨生說道。

融合了天羅地網節點的劉雨生緩緩睜開眼,眼神迷茫而混亂,盯着左三元沒有說話。左三元嘆了口氣說:“如今你和我當初一般模樣,成爲天羅地網的棋子,我有一句好言相勸,你一定要記住,節點若是損毀,幽冥大軍入侵是必然,而你則一定會魂飛魄散死無葬身之地! 軍少夜寵:小甜妻,乖! 不過,只要你保護好節點,那這處小天地就是你的,你是至尊神王,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

劉雨生彷彿聽到了,又彷彿沒聽到,反正對左三元理都不理。左三元忍不住說:“希望你不要怨恨我,我只是不忍心人道被幽冥大軍破壞,所以纔想盡辦法控制你,我並非爲了一己私慾!” “既然不是爲了一己私慾,那麼如今你要去哪裏呢?”

“我爲這人道天下已經苦苦守護了五十年,如今當然要找回逝去的時光!”左三元憤憤地說,“天下人都欠我的,我要一一討回來!”

“然則,所謂燈枯油盡壽數將至,都是騙人的了?”

“通靈人的事情,哪裏能算得上騙?我肉身的確損毀,如今解脫出來的不過是一條殘魂而已,我說的是那具身體壽數將至,貨真價童叟無欺。”

左三元說到這裏,忽然發現不對勁兒,他盯着大眼睛說:“你……你……怎麼會這樣?你的神魂已經被抽離,融入到了天地之中,和天羅地網融爲一體,你的身軀按理說應該風化枯死纔對!怎麼,怎麼你還能說話?”

讓左三元大吃一驚的原因就在於,和他說話的並非那具融合了天羅地網節點的劉雨生身體,而是被抽離了神魂,本應變成風沙的劉雨生本體!

劉雨生呵呵一笑:“左前輩,你被困在這裏五十年,一直拿凡人們開心,卻不知自己已經落伍了。如今的通靈界,誰還沒個底牌?神魂分化之術,小道而已,只需要付出一部分神魂,就能得到一個強大無比的分身,還能掌控這片小天地,說起來,我可真要謝謝你。”

兩個劉雨生對視一眼,同時彎腰向左三元致敬,把個左三元看得兩眼直冒火,他萬萬沒想到劉雨生掌握了這麼精妙的法術!早知道這般,直接從劉雨生這裏學到神魂分化之術,他一樣可以得脫自由,同時還不用付出那麼大的代價!

要知道左三元爲了從天羅地網的節點當中分離出來,他不僅將五十年積累的法力大半灌輸給了劉雨生,還把自己的神魂硬生生從小天地當中切割出來,這一下神魂受創嚴重,沒有數十年修養根本不可能回到巔峯狀態!

現在倒好,劉雨生平白得了左三元五十年積累的法力,他的太上心經直接省卻五十年苦功,一下子點亮了二百餘氣旋,同時分化的神魂融入天羅地網的節點,相當於他多了一具強大的分身,這分身掌控小天地,戰力簡直爆表,就如同之前的左三元一樣。

左三元辛辛苦苦爲他人做嫁衣,最窩火的就是他還自以爲得計,還在洋洋得意!可是這也怪不了左三元,他哪裏知道劉雨生身上的神奇之處?神魂分化之術,左三元想都不曾想過!

神魂與肉身的關係,有一個比喻非常恰當。世間如苦海,肉身是船,神魂則是那船上的人兒,人駕着船向彼岸行駛,希望能夠得到解脫,人沒了船要淹死,船沒了人則會迷失方向,就此沉淪於苦海。神魂和肉身的聯繫緊密不可分,只有二者同樣強大的人,纔有希望能夠渡過苦海。神魂分化,就等於是將自己的神魂無限弱化,不說這般作爲可取與否,單說其可行性就低到了極點!

事實上,劉雨生能做到神魂分化,可以說世間獨一無二,是一個絕對不可能重複的巧合!本來按照左三元的劇本,劉雨生神魂是註定要被天羅地網給融合的,但他當初吞噬赤焰尊者一半的神魂,此時卻發揮了極大的作用。

赤焰尊者乃是幽冥界第七惡靈,相當於人界通靈大師的頂尖存在,這種級別的大佬,神魂哪是那麼容易被吞噬的?

當初赤焰尊者爲了穿越兩界壁障,導致法力消耗太重,結果又被白宇豪給陰了一手,差點被打了個魂飛魄散,最後犧牲掉了一道天魔符篆才得以脫身。饒是如此,赤焰尊者依舊有機會恢復本來神威,可以他附身到了劉雨生身上,陰差陽錯被劉雨生吞了一半神魂,最後落荒而逃。

劉雨生得了赤焰尊者一半神魂,就此走上了通靈大道,可以說赤焰尊者這一半神魂助益良多!可是劉雨生漸漸也已經察覺到,赤焰尊者的一半神魂,並沒有被他徹底吞噬!這一半神魂,還殘留着赤焰尊者的靈魂印記!

赤焰尊者的靈魂印記強大無比,隨着神魂被劉雨生吞噬,劉雨生開始受到赤焰尊者靈魂印記的影響,出現許多莫名其妙的行爲,性格也受到了極大影響。劉雨生早早就發現了這個問題,所以他一直嘗試將吞噬赤焰尊者的這一半神魂分離出去。

可以說左三元強行融合劉雨生的神魂,這一手幫了劉雨生大忙,如果不是天羅地網的節點神威如獄,劉雨生又怎能順利將赤焰尊者的靈魂印記分離出去?如今劉雨生本體雖然神魂被削弱了一些,但沉痾盡去從此隱患全無,未來一片光明。而且分離出去的這一半神魂,雖然被赤焰尊者的靈魂印記影響,但終究受到劉雨生的意識支配,這可是一個強大無比的即戰力!對於如今四面樹敵的劉雨生來說,簡直是久旱甘霖。

左三元終究心性過人,經過五十年孤寂的沉澱,他很善於控制自己的情緒,雖然很不爽劉雨生連吃帶拿佔盡了便宜,但說起來這件事怪不得劉雨生,只能怪自己考慮不周。左三元的神魂所化大臉,在空中晃盪了幾下,嘆了口氣說:“小友,你福緣深厚,合該你得這些好處。只是天羅地網的節點責任重大,希望你千萬小心。”

劉雨生點了點頭說:“這麼說,左前輩打算走了?”

左三元灑脫地說:“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這裏已經不屬於我了,我該去尋找自己的路。小友,相見既是緣分,但緣終有盡時,你我就此別過,後會有期。”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