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皇掃了一眼柳東林三人大聲說。 不等其他兩位老將軍說話,柳東林再次拍着胸口大言不慚起來:“吾皇陛下,不用兩位老將出馬,本將軍一人就可以殺的他們丟盔棄甲!”

屍皇掃了一眼柳東林三人大聲說。 不等其他兩位老將軍說話,柳東林再次拍着胸口大言不慚起來:“吾皇陛下,不用兩位老將出馬,本將軍一人就可以殺的他們丟盔棄甲!”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柳東林在說到“老將”兩個字的時候,格外加重了語氣。

屍皇微微蹙眉,臉色有些不悅地說:“柳將軍,你雖然勇氣可嘉,但是這一股道門餘孽可不是一般的餘孽,你最好還是好好的和兩位老將軍配合好,否則的話小心我要了你的腦袋。”

說到最後,屍皇猛然提高了聲音,同時眼神陰冷地看着柳東林。

這幾個將軍內鬥,屍皇自然樂於他們這樣做,但是此刻非比尋常,他們必須團結一致才能和秦巖等人鬥,如果柳東林繼續一意孤行,絕對會惹出麻煩。

這是屍皇不樂意看到的。

柳東林被屍皇看的心裏發毛,他趕快低下了頭。

“三位將軍,我希望你們一定要精誠合作,只有這樣才能打敗道門餘孽,明白了嗎?”

“明白了!”柳東林不敢再咋咋呼呼了,他趕快低着頭認錯。

其他兩位將軍對視了一眼,同時露出了一抹不易被人察覺的微笑,也同時在心中冷笑起來:終於有人收拾他了。

“好了,你們馬上上路吧!”屍皇不願和他們多呆一分鐘。

他們多在這裏呆一分鐘,也許迷魂陣中的殭屍士兵就多死一個。

此刻屍皇依舊覺得,無論是姚將軍的左路軍,還是常玉林的御林軍,應該都沒有死絕。

其實這兩路大軍早就榮登極樂了。

“遵命!”柳東林等三位將軍恭聲應是,趕快轉過身離開了。

當他們走後,屍皇總覺得還是有些不放心,他沉思了片刻後,對門口的侍衛說:“來人!將齊將軍叫來。”

侍衛應了一聲,下去傳令了。

不一會兒,右路大軍的齊將軍來了:“吾皇陛下,您找我有什麼事?”

“齊將軍,我有些不放心柳東林他們,你帶上右路大軍悄悄的跟在他們身後策應他們。”

“陛下,我走了那誰來保護您的安危?萬一那些道門餘孽聲東擊西,您可就危險了。”齊將軍怕秦巖將他們全部調虎離山,然後趁機對付屍皇。

屍皇哼了一聲,然後冷笑起來:“想刺殺我,沒有那麼容易,我可是天尊巔峯高手。”

說到這裏,屍皇立即釋放出天尊巔峯高手的魂力。

一股無與倫比的強大氣勢在瞬間釋放開來,整個房間立即籠罩在一股強大的威壓之下。

齊將軍心中顫抖,忍不住噗通一聲跪在了屍皇的面前。

屍皇收起身上的魂力,對齊將軍擺了擺手說:“你去吧!有你在,我會安心一些。”

齊將軍從地上站起來,恭敬無比的對屍皇拜了一拜,轉過身準備走。

就在這時,屍皇好像又想起了什麼事情:“等一等!”

齊將軍轉過身向屍皇望去。

“柳東林雖然修爲不錯,但是他畢竟還年輕,做事難免有疏忽,你這次去了給我盯緊柳東林,千萬不要讓他闖出禍來。”

“陛下,您放心吧,如果柳東林敢違抗你的命令,或者是一意孤行,我就當場殺了他。”

“好!這是我的令牌,你拿去吧!”屍皇隨手一招,一塊令牌出現在他的手中。

緊接着,屍皇又隨手一扔,將令牌扔在了齊將軍的手中。

齊將軍接住令牌,對着屍皇拜了一拜,當即轉過身走了。

迷魂陣外,當柳東林他們帶着三路大軍成三角形包抄而來的時候,衆閣派的人將消息立即傳給了秦巖。

秦巖展開地圖向上面看去:“看來他們這三路人馬是準備從三面夾擊我們,我們不要理會他們,只需要守株待兔就行。”

“掌教,他們人這麼多,我們要不要將陣法擴大?”高長老覺得對方如果一下涌進來三萬多名殭屍,他們的迷魂陣肯定容不下這麼多殭屍。

秦巖擺了擺手說:“不用,如果擴大陣法,陣法的效果就會大打折扣,而且我估計他們剛開始只會派一小股先鋒部隊,我們以最快的速度吃掉這股先鋒部隊,然後再做其他打算。”

高長老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覺得這應該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

只是秦巖萬萬沒有想到柳東林根本不按套路出牌,這個傢伙根本看不起秦巖他們,而且一心想在屍皇面前邀功。

他剛剛來到迷魂陣外,不等和其他兩位老將軍聯絡,就當即號令三軍並且帶着他的軍隊瘋了一樣殺進了迷魂陣。

看到這裏,不只是秦巖等人懵了,就連另外兩個老將軍也懵了。

在敵我未明的情況下貿然出手,這可是行軍打仗的大忌。

一般情況下,人們都講究知己知彼。

“柳東林這小子瘋了吧,居然都不和我們商量一下,就衝進去送死了,嗎的,他害死我們了。”其中一個老將軍憤怒無比的說。

另一個老將軍也鬱悶至極:“如果不是陛下下了命令讓我們三人團結一致,我真想將這個害人精砍死,老牛,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牛將軍無奈的嘆了口氣說:“能怎麼辦,我們也跟着殺進去吧!”

現在柳東林沖進去了,如果他們兩個一直留在外面不進去幫忙,屍皇絕對會降罪於他們。

另一個老將軍也無奈的嘆了口氣,當即下令三軍衝進迷魂陣中。

看到三路大軍都衝進來了,秦巖愣住了,高長老他們也愣住了。

“掌教,我們接下來怎麼辦?”高長老鬱悶的問。

“家主,這畫風不對啊,他們怎麼都衝進來了?”

“盟主,不好了,你快看,咱們的陣法太小了,馬上就要被殭屍佔滿了。”其中一個世家的家主指着擁擠不堪的迷魂陣說。

迷魂陣只有一個足球場大小,根本容納不下三萬殭屍。

此刻這三萬殭屍全部要衝進來,肯定會有很多殭屍擠不進來,那樣的話陣法中的祕密就有可能被人猜到。

秦巖擰起眉頭沉思起來,其他人也不敢打擾秦巖,全都目不轉睛的看着秦巖,等着秦巖下命令。 片刻後,秦巖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他立即想到了辦法。

只見秦巖念動咒語,大喝一聲,對着陣法指去。

“嗖”的一聲,陣法的上空閃過一片光華,這些光華立即形成了一個透明的防護罩,就像鍋蓋一樣扣在了迷魂陣上。

看到這一幕,高長老等人頓時眼前一亮,紛紛在心中感慨起來:還是盟主厲害,居然能想到用這種辦法對付三路殭屍大軍。

與此同時,還沒有衝進迷魂陣的牛將軍和張將軍都愣住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迷魂陣居然亮起了防護罩。

這樣的話,那些衝進迷魂陣的殭屍們就變成了被關進門裏的狗,隨便秦巖他們打。

他們兩人對視了一眼,徵詢着彼此的意見。

“牛將軍,我們是不是應該趕快轟開迷魂陣的防護罩?”張將軍首先說道。

牛將軍點了點頭:“就該如此。”

他們兩個同時號令其他沒有衝進迷魂陣的殭屍士兵攻擊防護罩。

只是他們很快發現無論他們怎麼攻擊,防護罩都固若金湯。

“這怎麼可能?莫非那傳言是真的,這迷魂陣真的是天尊巔峯高手佈下的?”牛將軍睜大了難以置信的眼睛。

“應該是吧!否則的話我們爲什麼一直打不開防護罩。我們兩個可都是天尊後期高手。”

兩個天尊後期高手雖然無法在短時間內擊破天尊後期高手的防護罩,但是至少也能撼動天尊後期高手的防護罩。

可是他們現在即便帶上了一萬多名殭屍士兵,都無法撼動迷魂陣中的防護罩,這說明佈陣之人絕對是天尊巔峯高手。

與此同時,齊將軍也趕來了,他原本準備居中策應,可是看到牛將軍和張將軍此刻的處境,他只能趕過來幫忙了。

“張將軍,牛將軍,發生什麼事情了?需要我幫忙嗎?”齊將軍一邊說一邊走到了牛將軍倆的身邊

“齊將軍,你怎麼來了?莫非您也是陛下派來的?”牛將軍好奇的問。

“實不相瞞,陛下怕你們有閃失,所以派我居中策應。我原本以爲不會用上我,沒有想到道門餘孽這麼奸詐,居然逼的我們束手無策。”

之前聽說姚將軍和常玉林陷入了迷魂陣中,齊將軍雖然覺得秦巖等人十分厲害,不過卻也並沒有將秦巖放在心上,他以爲這只不過是姚將軍和常玉林因爲一時疏忽才中了秦巖他們的奸計。

但是現在他發現事情並不是他想象的那麼簡單,他發現秦巖不但是一個佈陣高手,而且還是一個戰術家,居然將他們耍的團團轉。

如果算上曹輝,他們此刻已經和秦巖交手四次了,但直到現在他們只知道對方是道門餘孽,卻根本不知道對方有多少人,都是什麼樣的實力。

由此可知,對方是多麼的恐怖。

“那就勞煩齊將軍了。我們想一起破開這個防護罩,希望齊將軍能搭一把手。”張將軍當即提出要求。

其實他心裏面清楚,即便齊將軍也參與進來,他們也不一定能撼動防護罩分毫。

當然了,牛將軍和齊將軍也是這樣的心思,但是他們卻不得不這樣做。

因爲在他們身邊有很多屍皇的眼線,一旦他們回去了,肯定會將他們在這裏的表現告訴屍皇,所以他們明知不可爲,卻不得不爲之。

“好,我們三個一起來!我同時把我的右路大軍叫來。”齊將軍一邊說一邊拿出通信符給他的副手發了過去。

不一會兒,齊將軍的副手就帶着上萬殭屍大軍來了。

在他們三個將軍的合力下,以及兩萬多殭屍士兵的合力下,依然無法撼動防護罩分毫。

與此同時,陣法裏面已經亂成了一鍋粥,所有的殭屍士兵都人人自危,瘋狂的殺戮着身邊對他們有任何威脅的人。

柳東林站在陣法中臉色慘白,他原本以爲姚將軍的左路軍和常玉林的御林軍都被困在這裏,只要他們合力不但能將姚將軍和常玉林救出去,還能把道門餘孽殺的片甲不留。

可是柳東林萬萬沒有想到,當他殺進來的時候,陣法內一片寂靜,到處瀰漫着血腥味和屍臭味。

他立即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姚將軍已經死了,常玉林也死了,他們的左路大軍和御林軍也死在了這裏。

該死的!我不會也死在這裏吧?柳東林的心在顫抖,同時在心中狠狠地詛咒着張將軍和牛將軍。

他覺得張將軍和牛將軍如果衝進來,憑藉他們三方人馬,絕對可以殺出一條血路。

你們兩個老東西給我等着,一旦我僥倖逃出去,絕對要在陛下面前參你們一本,即便陛下袒護你們這些老傢伙,我也要親自宰了你們。

其實柳東林根本不知道,不是牛將軍和張將軍不救他,而是他們根本就進不來。

半個小時後,衝進來的一萬多殭屍士兵只剩下了兩千多名。

而這兩千多名士兵還在繼續不停地廝殺,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被殺絕殺光。

迷魂陣外,在齊將軍的帶領下,他們三位將軍分別給屍皇發了一張通信符,將這裏的情況如實報告了上去。

看到三人的通信符,屍皇的手在顫抖。

他之前還不相信秦巖他們有天尊巔峯高手,他現在終於相信了。

“居然有天尊巔峯高手!”屍皇將通信符撕碎,咬牙切齒地自言自語起來,“既然這樣,那就讓我來看看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想到這裏,屍皇轉過身一步踏出。

雖然只有一步,但是屍皇的身體卻穿過了牆壁,並且躍入了半空,威風凜凜地站在半空中。

天宮中的臣民們看到屍皇突然出現在半空中,紛紛跪到在地,大聲高呼起來:“吾皇陛下!吾皇陛下!”

屍皇沒有理會這些人和殭屍虔誠的高呼,邁開腿就向果園所在的方向走去。

屍皇每一步看似在閒庭散步,但是一步走出就是近千米的距離,眨眼間就消失在所有人和所有殭屍的眼中。

在這些跪拜的人羣中,有一個殭屍正是常玉林。

只不過他此刻喬裝易容,別人根本看不出他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御林軍統帥。 當迷魂陣中所有殭屍士兵全部被殺掉後,迷魂陣的防護罩再次被秦巖撤掉了。

剛纔還拼命攻擊防護罩的齊將軍等人愣住了,他們沒有想到防護罩居然被撤掉了。

齊將軍向牛將軍和張將軍望去。

與此同時,牛將軍和張將軍也向齊將軍望去。

“我們怎麼辦?”沉默了片刻後,牛將軍第一個說。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柳東林和裏面的一萬多名士兵肯定全死了,否則道門餘孽不會輕易打開防護罩!”齊將軍將自己的分析說了出來。

張將軍點了點頭:“齊將軍,你分析的非常對,只是我們現在有皇命在身,如果不衝進去恐怕沒法向陛下交代。”

“對呀!如果陛下怪罪下來,我們絕對吃不了兜着走。”牛將軍嘆了口氣說。

“放心吧!有我在,不會有事的!”一道縹緲的聲音從牛將軍三人的背後傳來,卻就像炸雷般在他們的耳邊炸響。

聽到這道聲音後,牛將軍三人全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們不約而同地轉過身向身後望去。

只見屍皇背抄着手御空而行,氣勢威震天地。

“吾皇陛下!”牛將軍三個立即跪到在地給屍皇行禮。

“吾皇陛下!”緊接着,三軍將士同時跪到在地,恭敬無比地向屍皇行禮。

屍皇很隨意地點了點頭,揮了揮手說:“都起來吧!”

隨後,屍皇擡起頭眯起眼睛向迷魂陣望去,雖然他看不透迷魂陣,但是他的樣子卻像能看清楚迷魂陣中的一切似得。

“裏面的朋友,你之前不是說想見我一面嗎?我現在來了,不知道你可願意出來見我?”屍皇一改之前傲視天下的樣子,做出了一副親近的樣子。

迷魂陣內,秦巖他們看到了眼前這一幕。

“家主,要不要我替你出去會一會他?”秦戰對秦巖說。

秦巖搖了搖頭,同樣背抄着雙手從陣法中走出,懸停在半空中。

當屍皇看到秦巖不過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年輕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覺得秦巖太年輕了,根本不可能晉升爲天尊巔峯高手。

“你就是他們的頭?天尊巔峯高手?”屍皇饒有興趣地打量着秦巖。

“沒錯!我就是!”秦巖口氣平淡地說。

“很好!我想知道你們爲什麼要殺我們那麼多士兵和將軍?”屍皇突然改變口氣,變得咄咄逼人起來。

秦巖冷笑起來:“我也很想知道,你們的士兵和將軍爲什麼要殺我們?你能不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屍皇被秦巖問住了,如果真的要說前因後果,那絕對是屍皇出手在先,而秦巖抵抗在後。

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小子,難怪可以領導羣雄。

屍皇在心中怒罵起來,不過表面上卻裝出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

“朋友,你們是從哪裏來的?”屍皇轉變了一個話題。

“我們從該來的地方來,要去該去的地方!”

嗯?這也算回答?屍皇擰起了眉頭,沒有想到秦巖這麼不好對付。

就在屍皇準備再次詢問的時候,秦巖突然擺了擺手:“好了,你已經問了我兩個問題了,現在該我問你了。我想讓你臣服於我,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聽到秦巖的話,不但屍皇愣住了,就連齊將軍等殭屍也愣住了。

他們剛開始有些反應不過來,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這不是他們反應慢,而是他們從來沒有想到有人敢對屍皇這樣說話,這可是殺頭的大罪。

“哈哈哈!”屍皇不屑一顧地狂笑起來。

“喂!我問你話呢!你快點說!我可沒有時間等你!”秦巖打斷屍皇的笑聲,非常厭惡地說。

“你知道嗎?之前和我這樣說話的人都死了,而且死的很慘!”屍皇十分憤怒,他沒有想到秦巖居然敢挑戰他的權威,而且還是在三軍將士面前。

他覺得自己必須要給秦巖一個下馬威,否則會被三軍將士看不起。

秦巖冷笑起來:“你說的那些人又不是我,我從小到大,只要想做一件事情,還從來沒有做不成的,包括我剛纔說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