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蕾心裏拼命的默唸着,夜浩眼眸裏閃過一絲黯淡,但很快地便又像是意識到什麼,立刻追上了夏蕾的腳步:“蕾!”

夏蕾心裏拼命的默唸着,夜浩眼眸裏閃過一絲黯淡,但很快地便又像是意識到什麼,立刻追上了夏蕾的腳步:“蕾!”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兩個人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夏蕾趕到醫院的那一刻,只看到手術室外,嵐雅跟老管家站在門口,一言不發,模樣沉默極了。

夏蕾皺住眉,一步、兩步朝着手術室走去:“他……”

夏蕾纔剛剛開口,老管家的眸子便立即移到了她身上,那雙眼眸裏充滿了憎恨:“少爺出事是不是和你有關?!”

“呃……”

夏蕾一怔,還未反應過來,老管家已經快速走過來,雙眸惡狠狠地瞪着她,讓她幾乎無法透過氣來似得感覺:“說啊!是不是和你有關!”

一定是的,他不可能猜錯。

左彥的車禍,一定會跟夏蕾有關。

不然王上怎麼會發生車禍?! ?

該死的,爲什麼王上每次跟這個小女人多在一起一分鐘,就會多出事一次?!

老管家越想,不禁對夏蕾心裏的印象就越不好。

面對老管家的質問,夏蕾沒答話,只是一直地搖着頭:“他……他怎麼樣了?”

站在旁邊的嵐雅聞聲走過來,那雙妖媚的眸子一動不動的凝視着她,猶如是在打量什麼,那種目光讓人覺得有些微微不爽:“夏蕾,你可也真的是夠可以的。爲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擾彥呢?他被你害的不夠慘嗎?”

嵐雅質問的聲音,令夏蕾一下子緩過神來。

夏蕾擡起頭,這要是隔着以前的脾氣,她恨不得直接一隻手就扇過去,然而,她知道,現在她不能。

左彥還在裏面動手術,她不能再在外面讓她擔心

夏蕾正沉默的接受着他們兩個人的指責,這時從後面趕過來的夜浩也及時到來,見他們兩個人都在圍攻夏蕾,連忙雙手護住她,將她推到了自己的身後:“蕾,你沒事吧?”

“沒……我沒事。”

夏蕾搖了搖頭,臉色卻慘白的厲害。

她怎麼能沒事?!

她現在都快擔心死了……

她第一次品嚐到,原來提心吊膽的感覺就是這樣的。

這也太不好受了……

“你們夠了吧?!這場車禍,是左彥自己的原因,爲什麼要怪在蕾的身上?“

夜浩擰眉問。

嵐雅跟老管家都很清楚夜浩的真實身份,見他出來爲夏蕾打圓場,兩個人便也都不再說話,各自退回到剛剛的位置,老管家的臉上滿是悻悻,但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然而,只有嵐雅此刻還是滿臉憤懣,一臉地不服:“夜先生,您是不是應該管好您的女朋友?”

聽到這句話,夜浩立刻眯起了眼睛,聲音變得冷峻了不少:“你說什麼?!“

“我說的意思很清楚不是嗎?若不是她的原因,彥是根本不會出車禍的吧?難道你敢說,這次的車禍跟夏蕾是一點的關係都沒有嗎?”

嵐雅咄咄逼人的問。

她的確知道夜浩的身份,也自然懼怕與他,但是並不代表着,她就要跟他們妥協。

是他們的錯就是他們的錯,何必這個夏蕾又跑來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

她越想,就越覺得刺眼。

“你!”

夜浩正欲發作,夏蕾卻突然拉住了他的手,打斷他的話:“沒事的……嵐雅小姐她說的對,的確是我。若不是我那樣任性,左彥就不會追出來。他不追出來,也就不會發生車禍……”

想着,夏蕾不禁輕輕垂下了頭。

嗬!左彥那個混蛋!

平時他不是本領很強嘛?!

爲什麼到現在這種時刻,他就不能很堅強的坐起來呢!?

她多希望,現在手術室的大門打開,左彥從裏面被推出來,她寧願他還像剛剛一樣的衝着她大吼大叫,也不願意他就這樣躺在這裏,她真的,心好痛好痛……

感覺,就像是被人用一隻腳在狠狠的攆着一樣,踐踏着她的心。

好痛。

夏蕾捂住胸口,焦急的等待着手術室紅燈的落下,這一刻,大家誰都不再發言,不再爭吵,只是靜靜的屏住呼吸,等着左彥的順利出來…… ?

終於,手術室上紅色的燈光熄滅,夏蕾的目光第一時間望向手術室的大門,只見大門慢慢被推開,左彥躺在病牀上,被人從裏面推出來。

她可以看到他蒼白的臉色在這一瞬間顯得有些嚇人,而且,他此刻閉住了眼眸,顯得他一點生氣都沒有,原先那個威猛無比的男人,與現在躺在牀上的左彥,判若兩人。

一時間,夏蕾的大腦瞬間懵了,只看到嵐雅跟管家他們兩個人衝上去,分別握住他的手,一陣激動。

夏蕾自知沒有她什麼事,正欲回去,突地,只聽得一陣微弱的男聲在靜謐的走廊內響起–

“你們都回去,我要夏蕾留下來陪我。”

聞聲,夏蕾不得不止住腳步

神啊!

她沒有聽錯吧?

夏蕾轉過頭,滿是詫異的望向左彥,只見他正眯着眼睛,望着自己,這就真實的證明了,適才的那句話不是她的幻覺,真的是從他的嘴巴里面說出來的。

“少爺,您……”

老管家欲言又止,臉上也都是寫滿了詫異,左彥輕輕搖頭,示意讓他們全都回去,嵐雅不甘的哼了一聲,率先離開。

老管家又看了一眼左彥,確認他的心思之後,無奈地嘆息一聲,只好也作罷離開。

“蕾……”

夜浩在旁邊輕輕叫着她,很明顯,他是不希望她留在這裏的,但是她現在已經沒有了辦法,一個是左彥已經親自說了那句話,二是現在大家都已經走了,除了她留在這裏照顧他,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浩哥,你先回去吧。”

夏蕾衝着夜浩輕輕搖了搖頭,接收到他眼眸裏閃爍的擔憂,又連忙補充上一句話:“你放心,我沒關係的。”

“好吧。”

見她如此堅決,男人也不再說話,嘆息一聲便轉身就走了。

夏蕾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轉過頭來,卻發現左彥的臉上寫滿了不悅,夏蕾正奇怪着,這時病牀已經被推着朝着vip病房走去。

夏蕾挑了挑眉毛,也跟着走了過去。

將左彥弄到病牀上之後,眼看着那些醫生又弄什麼輸液管然後又囑咐她幾句便離開了。

病房內,一時間只剩下夏蕾跟左彥兩個人。

“喂!你還站在那裏幹嗎?!”

武林高手的女僕餐廳 左彥硬氣十足的說着,夏蕾不禁撇了撇嘴。

嗬,這傢伙不是受傷了嘛,怎麼還這樣大聲說話!?

夏蕾想着,不禁直接扔過去一記白眼:“你現在別說話,醫生說了,你的肋骨受傷、腿部受傷,小腹也差點……”

想着適才醫生說的那句話,夏蕾不禁臉色漲紅。

適才醫生說,他一個月內都不能做瘋狂運動……

這個瘋狂運動,夏蕾自然聽得懂裏面的曖昧意思。

“夏蕾。我的小腹怎麼了?唉,你別這種表情好不好?好像我把你的性福就此毀了似得。”

“嗬!”

左彥刻意咬重了性福二字,夏蕾怎麼會聽不懂。

不再理會左彥的故意逗弄,夏蕾拿起旁邊的一隻棉籤,沾上旁邊的水,開始在男人乾乾的脣上移動起來:“醫生說你現在不能喝水,明天就可以了。” 夏蕾耐心的囑咐着,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她隱約之中,總感覺左彥灼熱的目光有意無意的在她身上流淌,弄得她心裏極其彆扭。

“你……你看我幹嘛?”

“如果我就那樣死了,你會怎麼樣?”

突然,左彥問出這樣一個問題,夏蕾全身渾然一顫,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男人卻一本正經:“你跟夜浩真的交往了嗎?”

嗬!

這傢伙怎麼還問這樣的問題啊!

夏蕾氣的只想給這傢伙一拳,但是拳頭剛剛擡起,便很快的意識到他手術纔剛剛初愈,只好悻悻放下:“你能不能不說話?”

“你告訴我。”

左彥的聲音極其凜然,似乎她不告訴他的話,他根本不會善罷甘休。

“嗬,我們沒有,行了吧!”

這傢伙到底是怎麼意思啊?!

爲什麼非要揪住她這個問題不放?

“呵呵……”

得到滿意的答案,左彥咯咯只笑起來,夏蕾放下棉籤,詫異地望着他問:“你笑什麼?”

“嗬,因爲我的女人心裏只有我一個—☆★其他書友正在看★☆。”

“呸!誰是你的女人?!真不害臊!”

夏蕾臉色再次漲紅,正欲出去買點什麼東西,掩飾她的尷尬,驟然,男人開口,叫住了她的身影:“一會兒你跟醫生說,讓我回家。”

“啊?!”

夏蕾轉過身,不解地望着他的背影:“回去?!”

嗬!

這傢伙是瘋了不成?!

他纔剛剛出手術室啊。

“還有,我回家之後你要負責照顧我。一直到我完全痊癒爲之。”

“憑什麼!”

夏蕾不甘心的大叫起來,這傢伙現在這麼霸道,只是片刻便又恢復以往的神情,一看他就沒有多大事情!

“就憑我是因爲你纔出的車禍,這樣夠了嗎?”

左彥第一次發現,他一遇到夏蕾之後就變得特別的賴皮……

或者說是不要臉面。

誒,想他一個堂堂地野狼族王上,竟然也會這般幼稚?

“你!”

左彥的那句話讓夏蕾無法反駁,她只好答應下來:“但是你暫時不能出院。”

“我家有最好的私人醫生,我不會住在這裏的。”

左彥一臉嚴肅,他在這裏,是絕對不可能的。一是因爲長老們會發現,二是他其實也根本沒有什麼事,他可是野狼族的王,只不過是小小的車禍而已,怎麼可能傷到他?

“你!”

感受到左彥的強硬,夏蕾被氣的要死,可是卻也只好答應他:“好吧,我去跟醫生說。”

啊!這傢伙真的是可惡!

讓她照顧他就算了!現在還這樣不顧自己的身體!

什麼玩意嘛!

下午,左彥就出院了。

因爲左彥不能開車,夏蕾只好再次代勞一次,當伴隨着一聲刺耳的剎車聲之後,車子在左氏別墅門口戛然而止。

嵐雅他們率先走出來,迎接左彥:“彥!”

如同一個女主人一眼,嵐雅沒有半分的彆扭,就連那一聲彥叫的也是極其自然,弄的攙扶着左彥的夏蕾倒覺得她是個外人一樣,夏蕾正欲讓嵐雅來扶左彥,誰知道左彥卻揮開了嵐雅的手,頗爲冷淡的答了一聲:“嗯。” 替仙界大佬跑腿的日子 老管家在旁邊目瞪口呆,就連嵐雅也是一陣的懵懂。

嗬!

這才一個下午的功夫,怎麼左彥就……

嵐雅正想着,左彥跟夏蕾他們兩個人已然走進了別墅裏面。

嵐雅一愣,隨即也連忙跟了上去:“夏小姐,謝謝你了。”

她笑的媚惑之極,臉上也沒有了適才在手術室外的尖酸刻薄,夏蕾感到有些不太自在,臉色僵硬的說了一聲:“呃……不謝。”

“那個……夏小姐今天忙了一天也挺累的,那我們就不送你了。”

很顯然的意思,嵐雅這是婉轉的在下逐客令,夏蕾自然也聽得懂,但就在下一秒,嵐雅的聲音便被左彥打斷:“夏蕾以後就留在這裏照顧我了!嵐雅,你不要忘記你的身份。”

“嗬

!”

嵐雅倒吸一口氣,不可置信地望着神色冷淡的左彥。

是啊,若不是他提醒,她差一點又忘記了她的身份呢!

這個男人真的是不識好歹,她就是看不過他們爲了夏蕾跟個狗腿子似得!

嵐雅冷哼一聲,憤憤地扭着腰離開了,老管家無可奈何地望了一眼嵐雅的身影,又看向慍怒的左彥:“這……少爺……”

老管家正欲開口,卻被左彥瞬間打斷:“好了,別再說了。我現在需要休息,夏蕾,你–扶我上去。”

“哦……”

夏蕾悶哼一聲,顯然對於剛剛突來的轉變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礙於左彥現在是患者,只好順應他的意,嗯哼一聲,扶起他的手臂,一步兩步扶着他朝着樓上走去,她可以感受到來自於身後那一抹老管家灼熱的光芒,幾乎快要被她的後背都燒的融化了似得。

她欲哭無淚……

唉!

這又不是她想的?!

怎麼什麼事又都怪到了她的身上?!

好不容易將左彥扶回了房間,夏蕾扶着他往牀上一坐,自己也連忙坐到了旁邊的沙發上,呼哧呼哧只喘着氣。

嗬,真的是累死她了!這傢伙未免也太強壯了吧?!全身上下都是肌肉不說,而且骨頭還那麼沉!

膈死她了!

“嗬,你這就累個半死了?”

“你幹嘛不讓管家他們幫我?!你誠心啊!”

夏蕾朝着左彥扔過去一記白眼,不禁憤憤的唸叨着:“你們纔是一家人,幹嘛剛剛非要把我給攪和進來。”

然而,左彥聽到她這句話卻不幹了,眼眸瞬間一眯,帶着幾分凜冽:“你說誰纔是一家人?”

“嘶!我又沒有說錯!”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