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中的蔬菜肉類水果各種飲料都很齊全,而且都非常的新鮮,看起來就像是早晨才從菜地裏摘回來的一樣。

冰箱中的蔬菜肉類水果各種飲料都很齊全,而且都非常的新鮮,看起來就像是早晨才從菜地裏摘回來的一樣。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楊暖暖拿出兩個西紅柿,肉泥,番茄醬,等等一系列食材……十分鐘之後,楊暖暖蹲着一大碗意大利麪從廚房走出來。

餐盤盛面的量太小了,所以楊暖暖選擇了大碗盛面!

楊暖暖端着面從廚房走出來,阿king從自己的房間中出來,阿king站在二樓,他居高臨下的看着楊暖暖。

楊暖暖嗅着美味可口的面,她心情大好的哼着小曲。

阿king看着楊暖暖,他伸出了自己的手,阿king攤平手掌,對準楊暖暖。

楊暖暖突然覺得自己的手被一道強大的力量控制住,阿king手一動,楊暖暖手中的碗脫手而出。

一份很大碗的意大利麪,直接凌空飛進了阿king的手中。

“又是你,把面還給我!!!”楊暖暖仰頭瞪着阿king大吼。

阿king低頭聞了一下手裏的面,他看着楊暖暖說:“廚藝不錯,面很香。以後我們兩個人的生活就你做飯了!”

楊暖暖惡狠狠地道:“做給你吃,我還不如做給豬吃!我寧願做飯給豬吃,也不要做給你這個綁架犯癡!”

阿king再次動了動手,兩支筷子出現在他的手裏,阿king用筷子拌着面,他道:“你想做飯給豬吃也可以,我家正好有豬。

你去後院看看,穿過花園再走一百多米,就是豬圈,還有雞舍鴨舍,你要是想喂的話,我都交給你了。”

“你!”楊暖暖語塞,她氣沖沖的轉身回到了廚房。

楊暖暖又煮了一碗麪,她不再出去,直接躲在廚房中吃。楊暖暖剛把最後一口面吃完,阿king默默無言的走進了廚房。

阿king奪過楊暖暖手裏的空碗,他拿着兩隻碗走到洗碗池邊,他打開水龍頭冷冷地說:“以後你做飯,我洗碗。”

楊暖暖道:“你做夢!我要回家,我們之間絕對不可能有以後!”

“嘩啦。”阿king手裏的碗應聲落地,一隻精緻的瓷碗,瞬間變成一堆瓷渣。

阿king轉身,他冷冷地看着楊暖暖。大概是因爲阿king的眼神實在是太過冷漠了,楊暖暖的心中的怒火,陡然被冰鎮了。

楊暖暖有些緊張地問:“你……你這樣看着我做什麼?”阿king冷冷地盯着楊暖暖,他冷漠地道:“楊暖暖你和我之間不可能有以後,你以爲你和龍少決之間就有以後了嗎?

我告訴你,別做夢了,你和我沒有的以後,你和阿king也絕對可能會有以後!”

楊暖暖瞪着阿king,她不想和他多說什麼:“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就算我和他之間沒有以後,我也是自願的。”

楊暖暖丟了這句話之後,直接從阿king身側離開。 楊暖暖從廚房離開了,阿king獨自一人站在廚房中,他的腳下是凌亂的碎碗渣。

阿king一個人在廚房中呆了一整夜,等第二天中午時分,楊暖暖從二樓下來,到廚房裏找吃的時候,阿king依舊站在廚房中。

楊暖暖一看到阿king,她愣住了,不知道爲什麼,楊暖暖能清晰的感受到阿king身上的那股子邪氣。

楊暖暖一看到阿king,她愣了三秒鐘,隨即轉身快步離開。楊暖暖纔剛轉身,阿king身體一虛,他直接瞬間移動了楊暖暖面前。

阿king攔在楊暖暖面前,他眼寒徹的盯着楊暖暖看到:“怎麼?就這麼不想見到我嗎?”

楊暖暖往後退了半步,她看着阿king不言不語,楊暖暖從小就在外流浪,她是個最識時務爲俊傑的人了。

在阿king情緒如此不穩定的現在,不管楊暖暖說什麼,都有可能的惹怒阿king,阿king是個危險的男人,楊暖暖深知要是惹到他,後果絕對夠她喝一壺的了。

所以,在這樣時候,保持沉默是最好的明哲保身的辦法。

“說啊,把你的心裏話都說出來吧,楊暖暖,你不是一向大膽的嗎,怎麼,你現在害怕了嗎?”阿king直勾勾地盯着楊暖暖,他突然勾脣一笑。

楊暖暖看着阿king靜靜地說:“我和你,之間,沒有什麼好說的。”

“你再說一遍?”阿king猛地朝楊暖暖貼近,楊暖暖和阿king之間的距離猛地拉近。

楊暖暖條件反射性的縮緊了脖子,她再次重複上一句話:“我和你之間,沒有什麼好說的。我和你之間,沒有什麼好說的。我和你之間,沒有什麼好說的。”

楊暖暖一連快速的重複了三遍,說完之後,楊暖暖眼睛往上一擡,她靜靜地看着阿king那雙宛若大海一般蔚藍的眼眸。

楊暖暖的臉上突然出現一道明媚的笑容,她笑着問:“請問,你聽清楚了嗎?如果你仍然沒聽清楚我說什麼的話,我可以繼續說。”

阿king那雙蔚藍蔚藍的眼眸中像是結了一層厚厚的寒冰,他靜靜地盯着楊暖暖笑臉,不語。

楊暖暖的臉上依舊保持着微笑,她在等待阿king的迴應。

時間一點一點的在流逝,阿king突然伸手,他的大手一下蓋住了楊暖暖的小臉。

阿king的手很大,他的一隻手,將楊暖暖的臉全部遮住。

阿king一手捂住楊暖暖的臉,一邊冷漠地開口:“別對我笑!!!!既然今天已經這樣了,那麼我不妨直接把話和你說清楚。

我絕對不可能將你放走,把你帶到自己這裏我就已經做好了全部的準備,哭也好,鬧也好,我都不可能帶着你離開。

我不會強迫你做任何事情,我也不會允許你做出一點傷害自己身體的事情,你知道我不是,我是一隻鬼,所以,我相信你不會質疑我的能力。

在這裏,你可以隨心所欲,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在這裏,你可以平安一世,絕不會有任何危險。

把你帶到這裏來,我不否認我有私心,你可以罵我打我,但最好自己保持一個度,以你所見,我的脾氣並不好,所以,在你反抗之前,最好先掂量掂量的後果。”

阿king放下了捂住楊暖暖臉的手,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楊暖暖,隨即轉身離開。

楊暖暖氣憤的盯着阿king修長的背影,她大聲問:“爲什麼!!!!????爲什麼你要把我帶到這個鬼地方?”

經過兩天的相處,楊暖暖知道了這棟別墅中除了她和阿king之外,就沒有其他人了。

楊暖暖不明白,她不明白阿king爲什麼要一聲不響的就把自己綁到這裏,阿king完全沒這麼做的理由。

阿king聽到楊暖暖的喊聲停住腳步,他沒有轉身,背對着楊暖暖回答道:“因爲……我不想讓你死。”

楊暖暖小跑着衝到阿king面前,她張開雙臂攔住了阿king:“你把話說清楚!”

阿king低眼看着楊暖暖問:“你想讓我把什麼話向你說清楚?我對你說的那句話不夠清楚?”

楊暖暖問:“這裏哪裏?”

阿king回答:“這是我家。”

“我爲什麼會在你家,你爲什麼要把我困在這裏,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楊暖暖的語氣有些抓狂了。

楊暖暖不想再繼續和阿king呆在一個沒有第三個人知道的地方,她要回家,她要回帝都,她不想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呆在一個地方。

阿king看着有些抓狂惱怒楊暖暖,他冷冷地問:“你真的想知道我做這一切事情的原因嗎?”

楊暖暖猛地一擡頭,她語氣堅定的回答道:“是,我想知道,我特別想知道!”

阿king突然伸手抓住楊暖暖的胳膊,他猛地將楊暖暖往自己懷裏一帶。

楊暖暖觸不及防,她直直地朝阿king的懷裏傾倒過去,阿king一手抓住楊暖暖的胳膊,他又往楊暖暖走了半步。

阿king的長臂摟住了楊暖暖的細腰,他的另一隻手扶住了楊暖暖的後腦勺。

阿king手扶住楊暖暖的後腦勺,他突然低頭,阿king一下吻住了楊暖暖的嘴巴。

阿king的脣瓣是那麼的冰涼,楊暖暖的脣瓣是那麼的火熱,四脣緊貼,並無廝磨,阿king沒有下一步動作,他靜靜地感受着來自於楊暖暖脣瓣的溫度。

楊暖暖驚詫的瞪大眼睛,她合緊脣齒,楊暖暖用盡全身力氣去掙扎,但不管她如何掙扎,阿king都不曾挪動半步。

阿king睜着眼睛,他蔚藍的眼眸中沒有一絲異樣的神色,楊暖暖詫異的瞪大眼睛,她死死的盯着阿king,楊暖暖眼神表達了一個很明確的含義,放開我!!!

楊暖暖突然張嘴,她發狠的緊緊咬住阿king涼薄的脣瓣,她一口咬下去,頓時有血從阿king的脣瓣中流出來。

血浸紅了楊暖暖的嘴脣,阿king默默無聲的鬆手。

阿king的手才一鬆,楊暖暖立馬彈開了,楊暖暖一連往後退了三步。

阿king站在原地盯着楊暖暖看,他的的脣瓣殷紅一片,嘴巴染着血的阿king看着警惕楊暖暖,他突然失聲笑了出來。

阿king笑着問:“現在,你明白了嗎?” 楊暖暖盯着阿king,她用自己的衣袖反覆的擦拭着嘴巴上的血跡,那些血都是阿king的。

阿king嘴巴流着血,臉上帶着笑,他笑呵呵地問:“我問你,現在明白了嗎?”

楊暖暖用力的擦拭着自己的嘴巴,她嘴脣上的血早已經被擦乾淨了,但她還在用力的擦着嘴巴,她的嘴巴已經被自己擦得脫皮慘白了。

楊暖暖直勾勾地盯着阿king,她的眼神很冷漠,很嫌棄,很無情!

阿king步步朝楊暖暖靠近,他臉上的笑容也隨着越來越來燦爛,阿king朝楊暖暖前進,楊暖暖一步一步的往後退。

楊暖暖看着阿king道:“你別過來,站住!你現在立刻就站住,別朝我走過來!!!”

阿king嘴脣一直有血往外流,阿king的皮膚很白,他皮膚白的不像是亞洲人,很想歐洲人,在搭配上他那雙蔚藍色的眼眸,很容易讓人產生一種,他是混血兒的假像。

但,阿king其實是真正的中國人,他的父母都是都是中國人,他的母親是個非常非常美麗的女人。

阿king停住腳步:“好,我就站在這裏。現在我問你,你明白了嗎,明白我什麼要把你帶到這處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了嗎?”

楊暖暖停止擦拭嘴巴的動作,她轉身就跑,楊暖暖在別墅中繞了一大圈,她躲開了阿king,,快速的朝二樓自己的房間跑過去。

“砰。”的一聲,楊暖暖鑽進房間中,她順手帶上了房門,楊暖暖把臥室門從裏面反鎖了起來。

帝都,午夜,龍家豪華如同宮殿一般的莊園內,龍少軒從“楊暖暖”的牀邊離開,他走出臥室,輕輕地關上房門。

龍少軒一轉身,他比琉璃還要好看精緻的眼眸中出現了一抹異樣的晦暗,龍少軒輕嘆了一口氣,現在睡在臥室中的女生,真的是楊暖暖嗎?

隨着接觸的不斷加深,龍少軒心中的疑惑也隨之加深,任何一個認識楊暖暖的人,都不可能將她與其他人混淆在一起。

李成都是那麼那麼的瞭解楊暖暖,更何況龍少軒呢?龍少軒從別墅中走出來,他來到後花園,月光下,龍少軒獨自一人站在花團錦簇的花池邊。

龍少軒擡頭望着蒼穹上的一輪圓月,暖暖,你現在能聽到我的聲音嗎?我在找你,現在睡在我牀上的人,真的是你嗎?

一身污跡的顧栩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龍少軒的身後,顧栩的右手握着那把透着寒光劍氣的偃月劍。

龍少軒聽到身後有細微的動靜,他動作緩慢的轉身,龍少軒看到了狼狽的像個乞丐一樣的顧栩,他的眼眸中,沒有露出半分驚訝。

顧栩緩步走到龍少軒面前,他安靜了以後,顧栩咧嘴一笑:“龍少爺,聽說你找到了暖暖是嗎?”

龍少軒點了點頭:“是,我找到了我的未婚妻楊暖暖。”

顧栩聽到龍少軒說‘我的未婚妻楊暖暖’之後,他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龍少軒的未婚妻,是龍少決的妻子,真是一種奇妙的關係呢。

顧栩看着龍少軒笑着道:“那,真是要恭喜龍少爺您呢。”

“……”龍少軒看着顧栩沉默不語,他不知道顧栩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麼。

顧栩道:“我也不和你拐彎抹角了,是蘇月找我來的,蘇月看到了來到你這樣的楊暖暖,蘇月懷疑她可能不是真正的楊暖暖,所以是她請我來幫你的。”

龍少軒問:“是嗎,那你準備怎麼幫我辨別暖暖的真假呢?”

顧栩笑着回答道:“我幫不了你。”

龍少軒的表情一沉,難道你顧栩敢耍我嗎?

顧栩突然舉起了手中的偃月劍,他把偃月劍橫在了龍少軒面前:“我幫不了你,但這把劍可以!”

“這把劍?”龍少軒盯着顧栩手中的偃月劍,偃月劍的外觀看起來非常的普通,一點特別之處都沒有。

顧栩肯定着自己的說法:“是,就是這把劍。這是楊家族長的聖物,除了天命的族長之外,這把劍不會認任何的主人,楊暖暖現在就是它的主人。

所以,龍少軒接下來的事情你應該全部都明白了吧,現在我就把偃月劍教給你,等你找到真正的楊暖暖之後,在幫我把這把劍還給她吧。”

顧栩收回手,他看着偃月劍喃喃自語道:“這把劍我借用的時間太久了,現在是時候還給暖暖了。”

龍少軒看着顧栩,他默默的伸出了自己的手,顧栩把偃月劍放在了龍少軒的手中。

龍少軒握住偃月劍,偃月劍看起來很小,但劍其實很沉,龍少軒拿着劍,他似乎能從劍上夠感受到一股專屬於楊暖暖的氣息。

龍少軒拿着偃月劍問顧栩:“既然,這把劍是暖暖的,它也只認楊暖暖這一個主人的話,那麼你又如何借用了它許久時間?”

顧栩聽到龍少軒這樣一說,他臉上綻放出一道燦爛的笑容:“因爲,我和暖暖是一樣的啊,我的身體中流淌着屬於楊暖暖的血,偃月劍又怎麼會排斥我呢?”

龍少軒眼眸一緊,他盯着顧栩癲狂的笑意,眼中流露出絲絲縷縷的兇光,他這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顧栩仰頭大笑,他毫不留戀的轉身離開。

龍少軒拿着偃月劍再次進入了“楊暖暖”休息的臥室中,他靜坐在牀邊,癡癡地看着熟睡中的“楊暖暖”。

你最好是真的,如果讓我知道你敢假冒暖暖的話,我一定會毫不留情的將你殺了,在這個世界上我不允許任何人染指屬於暖暖的美好。

第陽光透過薄透的窗簾從外面灑進兩間風格完全不同的臥室中。

兩件截然不同的臥室,兩張完全不同的牀上,兩個長相完全一模一樣的女生。

“楊暖暖”的牀邊,龍少軒就那樣靜坐了一夜,也看了她一夜,一柄古樸的青銅劍被他放在腿上。

楊暖暖獨自一人躺在牀上,原本應該蓋在她身上的被子,大部分都落在了地板上。

“楊暖暖”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慢慢地她睜開了眼睛。

初醒時的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沒有與楊暖暖相似的懵懂純真之意。

龍少軒拿起腿上的偃月劍…… 清晨的第一抹陽光灑在臥室中,“楊暖暖”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她捲翹濃密眼睫毛撲閃撲閃的。

龍少軒看睡在牀上的“楊暖暖”就要醒來,他拿起腿上的偃月劍,起身站在牀邊,龍少軒靜靜地等着“楊暖暖”睜眼。

“楊暖暖”慢慢地睜開了眼睛,初醒時的她,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沒有半分屬於人的慵懶懵懂的神色。

“楊暖暖”一睜開眼睛眼神便是清晰冷漠,她眼中所蘊含的冷漠並非是由性格脾性所滋養出來的冷漠,而是一種油然而生的對世界的厭惡。

龍少軒右手拿着偃月劍,他握劍的手暗暗用力,龍少軒就那樣站在牀邊靜靜地的看着躺在牀上的“楊暖暖”。

龍少軒靜靜地開口:“暖暖,你醒了,睡好了嗎,餓了嗎?早餐想吃什麼?”他的語氣很靜,雖然看起來都是關切的問候,但龍少軒的語氣靜的就像在問一個陌生人現在幾點。

“楊暖暖”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龍少軒看,她看着他,心中悄然的小鹿亂撞,你們瞧啊,這位家世顯赫,富可敵國的富家貴公子是多麼的關係我啊。

愚蠢的人啊,你們費勁腦汁的想要得到登上至高奢華生活,我勾勾手指頭就出現在我身邊,我真不知道要如何評價你們,畢竟現在以我的身份,我可不能破口大罵。

好一會之後,“楊暖暖”微微一笑,她笑着回答龍少軒:“恩,我昨晚睡得很舒服。現在也很餓,至於我想吃什麼,我也不知道,我都聽阿軒你的。”

龍少軒說:“那,你趕快起來吧。”站在牀邊的龍少軒並沒有離開的意思。

“楊暖暖”說:“好,我馬上就起牀。”

“那你起牀吧。”龍少軒站在牀邊道。

“楊暖暖”小臉一紅,她模樣嬌羞的咬住了下脣瓣:“阿軒,我要起牀,難道你不迴避一下嗎?”

龍少軒靜靜地說:“暖暖,你忘了嗎,你現在可是我的未婚妻,我只是想看着你起牀而已,難道不行嗎?”

“楊暖暖”紅着臉,嬌羞的回答道:“當然可以了。”

龍少軒低眼盯着躺在牀上表情嬌羞,小動作做作扭捏的“楊暖暖”,他眼眸中的光芒漸漸地往下沉……

這真的是楊暖暖?一個人如果失憶的話,她忘記了了過去的一切是有可能的,難道一個失憶的人還會變了性子,改了做人處事的態度嗎?

“楊暖暖”的雙手不留痕跡的被子裏動了兩下,她使勁了扯了扯身上睡衣衣領,“楊暖暖”手指一勾,黑色的內-衣肩帶滑落到圓潤的肩膀頭上。

“楊暖暖”慢悠悠的從牀上坐起來,她故作姿態的用白色鵝絨被遮住了自己的胸口,楊暖暖坐背靠在牀頭上,她擡眼看着龍少軒:“阿軒,真的不打算離開嗎?”

“楊暖暖”的心中是狂喜的,她心裏狂喜的就像個瘋子一般,但她表面上卻是一個嬌羞嫵-媚的小女子形象。

龍少軒回到道:“是,我不打算離開。”

“那你可不可以把眼睛閉上呢,我害羞,還從來沒人男人見過我只穿睡衣的模樣。”“楊暖暖”低着頭,紅着臉,小聲的說道。龍少軒一直靜靜地的盯着她,他沒有再回答“楊暖暖”的問題。

“楊暖暖”沒有得到龍少軒的回答,她認爲龍少軒已經認定了她是他的至親之人,所以,他不會在避嫌的離開,更不會多此一舉的閉上眼睛。

“楊暖暖”不言不語的鬆開了抱住被子的手,她手一鬆,貼在她白皙光潔身體上的被子順着她的身體朝下滑落。

被子從“楊暖暖”的身上滑落,她的上半截身體直接暴露在龍少軒那雙比琉璃還要好看的眼睛中。

“楊暖暖”的皮膚很白,又白又嫩,看起來絲滑白皙就像牛奶一樣,她身上穿着一件紫紅色真絲吊帶睡衣,在這件睡衣的映襯下,“楊暖暖”的身體白的好似能反光。

紫紅色真絲吊帶睡衣本來就很性-感,原本就很鬆的領口,被“楊暖暖”剛剛那麼一扯,她的大半個被黑色-內-衣包裹住的xiong,基本上都露在外面了。

“楊暖暖”的烏黑的髮絲凌亂的貼在她細-嫩白皙的身體上,黑色的內-衣肩帶,鬆鬆垮垮的搭在肩膀上,她低垂着腦袋,嘴角帶着笑,一副願君來疼惜的嬌俏模樣。

龍少軒靜靜地看着“楊暖暖”,如果現在這個出現在在他眼前的性感女人,真的是楊暖暖的話,他一定不會這麼平靜!

龍少軒雖然淡漠出塵,但他絕非禁-欲聖人。他二十八歲了,是個成熟的男人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