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是暴政!”賀梅咬牙。

“你這是暴政!”賀梅咬牙。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陳君儀高傲地揚起下巴,用眼角的三分之一斜睨她:“你奈我何?”

賀梅心中將陳君儀的小人紮了兩百針才覺得舒服了一點。就在這時候,秦明昊拿過被嫌棄的樹根仔細看了看,淡淡開口:“是不是變異植物?”

他用的是問句,語氣卻是自信的肯定句。

就知道瞞不過他,陳君儀點頭:“大樹是變異植物,這是它的一根根系。”意味深長掃過驚訝的賀梅:“是活的。”

“……”賀梅當場囧了,尷尬地裝模作樣咳嗽兩聲,拿過樹根:“嗯,我也是這麼認爲的,不錯,多謝了。”

陳君儀涼涼盯着她。

……

陳君儀獨自一人坐在房間裏,閉上眼睛詢問狗子。

“是不是木系晶核同樣只能被植物吸收?”

【是的主人】電子機械音冰冷聽不出任何恭敬意味,她都能想像的到狗子面無表情例行公事般說出這番話。

機器果然只是機器,沒有人類豐富的感情,即便外形再相似也無法和真實人類一樣。

把玩着手裏翡翠般美麗迷人的晶核,陳君儀沒有吸收把能量轉移給空間,她準備留下來送給賀梅。如果那根樹根表現的好,就給它適用。

收起植物晶核,掏出另外兩顆人類晶核。

WWW▲ Tтkā n▲ ¢O

他們都是異能者腦子裏頭凝聚出來的東西,拿着晶核就像拿着人類大腦似的,莫名覺得詭異,連吸收都有心理障礙。

【尊敬的主人,您不需要有任何心理障礙,還記得當初在小河村基地吞吃晶核的狀況嗎,相信您可以做到的】

當初在小河村基地吞吃……

陳君儀臉黑了,你這是安慰還是刺激我?想了想,她嘆口氣將晶核握在手心吸收裏面的能量。人又不是她殺的,真實人腦又不是沒有摸過,她陳君儀要是連這點兒膽量都沒有還混什麼混。

吸收晶核的時候陳君儀發現了一個問題。

人類晶核她吸收起來比喪屍晶核更加快,而且能夠吸收的能量更多,還沒有任何不適!陳君儀皺眉,會不會是因爲都是同種生物,所以沒有那麼多的排斥反應。

如今的喪屍晶核,人們並不能完完全全吸收它包涵的能量,只能吸收90%,即便陳君儀有智能系統的幫助也只能吸收95%,被吸收過的晶核因爲有剩餘的能量,所以不會化成飛灰,可以用來充當貨幣或者供應電源之類。

實際上人類無時無刻不在研發怎麼才能完全吸收晶核中的能量,那意味着可以節省更多的晶核等到更大的能量。然而這一研究至今沒有進展。

人類本身的晶核能夠100%被吸收,並且更加精純,更加適合人類適用,完全沒有副作用……那麼,人類之間會不會展開種族互相屠殺?

很有可能。

爲了自己的利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何況末世人性泯滅的幾乎沒有。

不行,這個祕密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陳君儀臉色凝重,一旦被人們發現,可以想象異能者內部將會面對怎樣恐怖的浩劫!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有些頭疼地捂住腦袋,人們只是想好好存活,爲什麼就這麼困難?

這也更加堅定了陳君儀建造統一人類的大基地的夢想,秦始皇漢武帝都能統一,我爲什麼不能?再次明確了自己的理念,她將吸收的能源分一半給系統使用,一半自己吸收,順便引導永生之神的能量緩緩注入身體。

永生之神,永生不滅。它的能量無窮無盡,使用不完。按照狗子以前的介紹就是,陳君儀死了它都不會消失。

能量順着身體經脈骨骼流動,被*吸收回流通過腦中的晶核最後匯聚到丹田處,這段時間的努力修煉,陳君儀明顯感覺自己的修爲又有進步。自從當初在小河村基地之後被迫進三級高階,她就一直沒有升級。

第一是因爲等級越朝上越難提升,第二是因爲當初她是被迫注入能量,並不是她自己修煉的,因而修爲十分虛浮並不紮實。再提升等級只怕會起到反作用,所以陳君儀並沒有一味注重等級提升,而是繼續在三級高階的基礎上強化。

她使用了幾個月的時間終於將自己的修爲凝實,如今水到渠成,看來要進入四級了。她當即聚氣凝神,努力吸收更多的能量衝擊經脈,源源不斷的能源進入身體裏,不停地壓縮匯聚壓縮匯聚,最後形成一股強大的動流在身體裏奔騰。

動流在身體四處流動了一週,最後經過腦海的時候彷彿遇到了什麼屏障似的難以前進,她知道那就是四級的屏障,只要過了這個坎兒,她就成功了。

推動自己的能量努力衝撞屏障,那層看似薄薄的屏障卻猶如大山般難以撼動。起初隱隱的疼痛變得更加厲害,撕扯着她的頭顱和意識。

陳君儀滿頭冷汗,滾滾汗水順着額角留下,臉色蒼白。不行,再這樣下去不但會失敗,連自己的身體都會受到牽連受傷。

猶豫片刻,她立即調動精神力在能量後面推波助瀾,強迫它前進衝擊屏障。這個辦法之前不是沒有想到,而是衝擊必須使用本體力量,不能借助外來,否則強行衝擊痛苦是現在的千萬倍。

眼下她別無選擇,只能這麼做。疼就疼吧,陳君儀眼中狠辣閃爍,又不是沒有承受過!

隨着精神力的調動衝擊,原本開始散亂的能量變得更加強勢,狠狠撞擊屏障。一次又一次衝擊使得牢不可催的屏障逐漸出現碎裂的痕跡。

陳君儀大喜,忍着強烈的疼痛奮力衝擊,終於,意識海中出現了一聲清脆的“咔嚓”,洪水般的能量通過完全碎裂的屏障浩浩蕩蕩奔向全身各處。

成功了!陳君儀興奮的差點兒尖叫出來。

隨着永生之神能量更多被吸收,大量的能源一遍遍洗刷四肢,不斷拓寬經脈的範圍和麪積,直至由原本的小溪變成大河,滔滔滾滾,奔騰不息。

於此同時,陳君儀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強大能力,她感覺自己跺一跺腳就能使大地塌陷,她吹出一口氣就能狂風大作,她一拳頭下去泰山都能崩塌!

那種美妙的、全世界盡在掌心的感受無法言語,比吸了鴉片毒品還要飄飄欲仙。這就是強者的力量,這就是所有人嚮往的能力!

從今天開始,她陳君儀是一個四級強者。

四級,對別人來說想都不敢想的存在,而她已經做到了!

她不敢說自己是最厲害的人,但是她有自信自己一定會是將來最厲害的人!總有一天、總有那麼一天,她會強大到全世界都臣服,一定會。

——我要世界匍匐在我的腳下。

【恭喜主人】狗子冷硬的機械聲傳來。身爲主人的陳君儀越強大,那麼他獲取的能量就更多。升級不僅僅對她重要,對於狗子來說同樣重要。

“同喜同喜。”陳君儀也明白這個道理,笑的開心。不過片刻,她的笑容又落了下來。她已經四級了,能夠保護自己和自己身邊的人,那麼她的弟弟呢?他是否安康是否也有保護自己的能力?

記憶有瞬間的倒流,彷彿又回到了幼時。

李元紹是她陳君儀撿回來的,就像撿一隻小貓或者小狗一樣,很隨意的帶回去養了。當初的她也不過只有九歲,小小的男孩兒正被一羣人圍着打,彼時剛剛用偷來的錢吃了頓飽飯的她正巧路過,饒有興趣看了一會兒準備走人。

就在那時候,她聽見了別人罵斥的話語。那些男人們叫他小雜種,沒人要的小雜種。

曾經的曾經,陳君儀自己也揹負這個名字,而且揹負了很久很久。以前的她不明白涵義,可是人們鄙夷和厭棄的目光教會了她,“小雜種”並不是什麼美稱。

她厭惡那個名字,連帶着厭惡賦予這個名字的所有人,這一羣雜魚也不例外。

九歲的她跟着那個人學習了四年的功夫,不得不說那個突然冒出來又突然消失的男人真的非常厲害,他把所有的招數都教導給了她,還給她取了個名字:陳君儀。

君臨天下,威儀八方。

儘管那時候的她只有9歲,她的身手依舊很高超,至少放到三個青年不是問題。順理成章的,她救下了“小雜種”,就像救下一隻阿貓阿狗一樣隨意,並沒有任何深意。不是因爲同情,更不是因爲他長的好看——當時的他黑的跟煤球似的,又小又瘦,和非洲難民有的一拼。

只不過因爲她陳君儀不喜歡別人嘴巴里吐出那三個字,而很巧的,揍他的人說了。

活動活動拳頭,她果斷轉身走人,等走了幾步才發覺背後有個小尾巴一直跟着她。討厭的小孩兒,總是用黑溜溜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她,不吭聲,她走一步他就走一步。

陳君儀很想一腳把他踹飛,但是不知道爲什麼,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了四年以前的、在那個神祕男人沒有來之前的她。當初的她也是這樣,可憐蟲一樣受盡凌辱,並且只能屈辱受着。

然後,鬼使神差的,陳君儀伸出了手:“過來,我養你。”

她只說了一句話,這一句,就是一生。

養一隻貓養一隻狗和養一個小孩兒沒有區別,對吧?她這麼安慰自己。從那以後,陳君儀住的房子裏多了一個小小的身影,會洗衣服會做飯會捏肩會捶背,吃的少穿的少用的少,撒尿自己會到廁所。

——真好,比小狗省事多了。

恍惚中,陳君儀嘆一口氣。原定計劃是自己的名聲聞名天下,那麼他一定就能找到自己,可是那只是無奈之舉,如果能提前找到他,該有多好?

來天龍基地將近一個月,所有的事情都步入正軌。

鋼鐵有了供貨來源,鐵匠也招納了不少,下一步就是買一塊地方專門供應他們鍛造兵器。在這之前,陳君儀先讓工匠們商討打造什麼類型的兵器,武器使用的鋼鐵提煉比例、兌合比例分別是多少,並且讓專門設計了屬於自家的兵器造型。

或許她改弄一個商標,讓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他們的東西。以前的商標可以用二維碼,先進科技斷層,只能退而求其次。

這件事情還需要和大家商量再說。

比賽早就結束了,他們正式成爲天龍基地官方軍部的一分子,是有授命的武裝軍部成員。分隊的時候幾人並沒有被分到一塊兒,陳君儀在第十七軍團第四大隊第七小分隊。

整個天龍基地內部政府軍團共有四十個,每個軍團一千人,軍團內部還分爲精英軍團和普通軍團。按照序號,越朝前越是精英,陳君儀所在的排行十七,屬於比較厲害的了。

正式加入軍部之後,軍部發放了統一的女款式軍裝棉衣兩套。有軍帽上衣下褲皮製高筒軍靴和雙排扣大外衣,既厚實又美觀。

女款式軍裝和男款式唯一的不同就是女的腰部微微束起,顯得更加纖細。

可以想象,這樣一身帥氣筆挺的軍裝穿在身上走出去,該有多麼威風八面。

另外一同發放的還有每個月的補貼,一袋大米一袋麪粉,一小壺菜籽油和五個煤球。

也只有天龍基地這樣的大基地纔能有如此豐厚的底蘊,換成別的基地早就內部空缺無法運行了。雖然支出大,但是每天龐大的異能者給基地供應的東西同樣多不勝數,那些東西完全夠基地運行,用不着陳君儀操心。

軍部訓練十三沒有星期天更不會放假,但是也不嚴格,不會佔用一整天的時間。畢竟人們還要出行各種任務掙錢養活自己,許多異能者還有自己的家人,單靠軍部補貼遠遠不夠。

明天就要正式到軍部訓練場報道了,陳君儀決定今天先把武器的事情商量一下。

客廳是大家開會的地點,不死鳥小隊的人圍着桌子坐齊,陳君儀把自己的思慮說了出來,“你們看怎麼辦?”

逆着光,方嘯歌溫和的臉線條柔美,他修長的手指瞧着桌子,沉吟:“標記可以使用不死鳥的圖案,正好寓意我們不死鳥小隊。”當初不死鳥的名字就是他取的,不死不滅,永不放棄。

“贊同。”

“贊同。”

“贊同。”

全票通過。陳君儀點點頭:“那就用不死鳥的圖案好了,還有問題,萬一到時候出現盜版怎麼辦?”

他們這些彎彎道道的問題明夕根本不懂,或者說他不願意懂。身爲一個超凡世外的僧人(呵呵),明夕心中只有三件事情:一念經;二練武;三看媳婦兒。這些繁瑣的世俗問題與他無關,面對這些的時候他直接保持沉默,專心盯着媳婦兒看就行了。

與他恰恰相反,秦明昊冷漠淡然,可是他的心眼窟窿比馬蜂窩還多。腹黑就是用來形容這種人的。

眼皮子略微低垂,很快便有了主意:“編號吧。每一把武器都刻上編號,這些編號不是按照數字順序出場,而是隨機。每發行一批就把所有的編號公之於衆,這樣至少能杜絕提前造價的可能。”

好主意。對於目前沒有任何設施驗證來說,只能這麼做了。

“你們還有別的主意嗎?”她問。

蔣麗月皺眉:“目前來說這個方法可以,不過它只能杜絕提前造假,之後造假就沒有辦法抵制了。”

衆人點頭,唯獨秦明昊搖頭,“連製造嚴密的人民幣都能造假,還有什麼是不能造假的?”

說的也是,末世爆發前還看到了一條短信說出現了高仿真假幣,無論是金屬線還是色澤變化等等和真幣一模一樣……連它都能造假,還有什麼是不能造假的。

“既然如此就先這麼着吧,以後有什麼好的主意在提出來不晚。討論下一件事情,我們在哪裏買地?”

黑市的事情陳君儀給他們說過,不過她個人並不贊同在底下黑市中買地當工廠。第一,地處太隱蔽價格肯定高,第二,污染物沒地方排放,第三,別人的底盤無論什麼變動吃虧的都是他們。

大家最終商量決定還是在地面上買地方,這些並不是陳君儀個人的產業,而是整個不死鳥的,所以儘管陳君儀有能力和財力自己辦理,她也要讓別人一起加入——假如有一天他們成功了,所有不死鳥小隊的人都能驕傲的說,我是它的主人。

這就是她要的。

有福同享。

敲定之後,地址的選擇還要實地勘察才能確定。將這個定位成接下來所有不死鳥小隊人的集體頭等大事,陳君儀準備親自去一趟烈焰軍團。

幫助籠絡工匠,烈焰軍團的人做的很好。獎罰分明,她要親自去給他們獎勵。

明夕去了也是白去,他除了對陳君儀熟悉對所有人都陌生。叫上秦明昊和方嘯歌,三人一同離開。

方嘯歌的等級也有隱約提升,空間地方更大了。物資羅列好放進去之後他們步行前去。

大街上永遠都是熱熱鬧鬧,不管有錢沒錢,人們都喜歡逛街。以前只有大部分女人逛街,現在男人女人都一樣。要想買到武器和日用品什麼,不逛街怎麼行。

喧囂的大街上出現了三個人,兩男一女,男的帥氣女的漂亮,當即引起了衆人的主意,等看到他們個個胸口上的異能者徽章之後,敬畏地後退幾步自覺讓開路。

這些人都是尊貴的異能者,普通人在他們面前只是低賤的存在。

“啪!賤人,我讓你跟我走是看得起你,不要給臉不要臉!”響亮的巴掌聲振耳發聵,讓人懷疑這一巴掌會不會直接把人給打傻。

就在路前方不遠處,一個四十多歲渾身煞氣的中年女人狠狠甩了男人一巴掌,揪起他的衣領凶神惡煞,要吃人似的。

陳君儀懶洋洋挑眉,喲,美男。

是的,美男。估計不是美男中年女人也不會看上他。男人手中還有一摞《基地旅遊指南》,穿的破破爛爛,嘴脣凍得發紫,看來他應該是一個依靠爲新來的人旅遊嚮導的普通人。

陳君儀都要懷疑自己最近是不是走桃花運了,要不然怎麼一路淨是看見美男。還是說現在的美男跟大白菜一樣便宜的到處都是?

他極其漂亮美豔,和陳君儀見過任何男人都不同,是那種乾脆的豔麗。神祕人昭也非常妖嬈,但是他的妖嬈帶着黑暗的色彩,而眼前這個人的不能再稱之爲妖,應該叫做豔。

即便如此,他並不顯得女氣,眉宇間男性的渾厚清晰,和那張豔麗的臉蛋交織,形成獨特奇異的魅力。

被甩了一巴掌,他只是冷笑盯着女人,即不說話也不反抗,就用一雙漆黑漆黑的眼睛死死的、死死的盯着。

中年女人被他盯的發毛,反手又是一巴掌:“賤人!看什麼看!裝什麼清高,今天老孃就把你弄回家玩死你,我看誰敢阻攔!”

男人被甩的腦子都是懵的,耳邊嗡鳴聲不斷,脣角血跡流出,依舊不反抗也不說話,脣邊的冷笑越來越大,變成了徹徹底底的大笑。

這種譏諷比反抗更加讓人惱怒,中年女人臉漲得通紅,快要氣炸開的模樣,揚起巴掌準備落下第三巴掌。

“啪!”男人豬頭臉紅腫,半死不活。

周遭大街安靜異常,人們甚至連竊竊私語都不敢。只因爲中年女人胸口佩戴着異能者徽章,二級異能者徽章。

別說普通人,連異能者都不敢招惹。二級可是最高等級的異能者強者,腦子壞掉纔會因爲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得罪她。

方嘯歌看不下去了,憤怒地準備過去,卻被陳君儀一把拉住胳膊。

“爲什麼攔我?”他怒氣衝衝。

翻翻白眼,陳君儀無奈:“我得方大帥哥,你也不看看,二級異能者,你打得過人家嗎?”

方嘯歌身體僵硬,隨即扭頭小聲嘀咕了一句,白玉臉上泛起絲絲紅暈:“那不是還有你嗎。”

很好,我聽見了。陳君儀掏掏耳朵。就衝着帥哥你這一句話!拼了!——不去。

“和我們沒關係啊,不要惹麻煩了,快走吧。”她扯扯方嘯歌。

“怎麼能說惹麻煩呢!”方嘯歌義正嚴詞,“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陳君儀無語:“你什麼時候變成佛家的了,我還苦海無涯回頭是岸呢,你趕緊回頭吧,咱們走了還不晚。”

“不,不能走。”見陳君儀不爲之所動,方嘯歌有些焦急,諄諄善誘:“你看,那個男人長的多好看,你不是喜歡帥哥嗎?不正是英雄救美的情節嗎?”

好嘛,爲了救人連這種話都說出來了。陳君儀吐血,心中的小人淚流滿面,難道在他心中我就是個色魔狂?

說話這一會兒,男人被打翻在地上死狗一樣可憐蜷縮着。

方嘯歌見說不動她,暗自惱怒乾脆自己出馬:“這位大姐,不知道他做錯了什麼事情你要這樣毆打他?”

男子聲線溫和如玉,悅耳如風,衆人眼前一亮。

中年女人癡迷地看着她,口水差點兒流出來,色迷迷的眼珠子恨不得黏在他身上:“我只不過是想讓他陪陪我,可是他就是不同意。一個低賤的平民也膽敢拒絕我——怎麼,小帥哥,你要不要加入?我們一起玩?”

秦明昊由始至終冷漠旁觀,不發表一句話。在他看來方嘯歌所謂的善良就是愚蠢,純屬沒事兒找事。

人們心中嘆息,儘管他也是異能者,可不過是一級異能者。一級和二級一字之差千里之別。這番舉動無異於羊送上狼口。他們爲這個丰神俊秀的男人感到哀傷。

放蕩的話語讓方嘯歌極度反感,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人敢對他這麼說過話——除了陳君儀,那是他心甘情願被調戲的。

他劍眉皺起,語氣不善:“大姐,人沒有貴賤之分,生命都是平等的,你怎麼能如此看輕他。”後面的話他儘量忽略。

“看輕?”中年女人好似聽見了什麼天大的笑話,鄙夷地掃過地上的男人:“賤命一條,我看輕又怎麼了?倒是你……”她*裸的目光將方嘯歌上下炙熱看遍,舔舔嘴脣:“要不,你代替他?”

爲什麼同樣的動作不同的人做起來差別這麼大。陳君儀舔嘴脣的時候,魅惑又美麗,讓他忍不住心醉吞嚥口水,可是眼前這個女人舔嘴脣讓他想到了噁心的肥豬肉,多看一眼都想作嘔。

方嘯歌無法忍受,滿臉菜色,開口道——

“餵我說大媽,你要找人也不看看你自己,幹老的跟爛菜葉似的還想非份嫩芽,自知之明被狗吃了?”

方嘯歌剛要開口,被一道清亮的聲音截斷,從人羣中走出一個美麗年輕的女人,雙手環胸譏諷睨着她。

“你、你這個小賤人!嘴巴給我放乾淨點!”中年女人什麼時候被人這麼罵過,手指頭都是顫抖的。

“懶得和你說話,傻逼。”陳君儀翻翻白眼,走到方嘯歌身邊,猖狂地伸手摟住他強勁的腰,勾脣:“看到了沒有,我的。”

方嘯歌心跳如擂,強烈的激動按壓不住,白玉臉上飄上紅暈。他偷偷看身側比自己還要矮上一個頭的人,看着她白淨的臉蛋和可愛的囂張神態,只覺得全世界都幸福的冒泡!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