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相視一笑,頗爲灑脫的同時走出座位,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離開了賽場。

三人相視一笑,頗爲灑脫的同時走出座位,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離開了賽場。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好運的小子。”趙小康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心裏還是非常清楚,如果陳沖真是因爲運氣好,絕不可能說出具體細節。

他看了眼場中最後的四人,只要他們中間有人在接下來的題目中丟分,第二輪比賽就會結束,開啓最終決賽!

“該死的,早知如此,就不該讓這兩人順順利利的比賽!”趙小康把手中的手機捏的‘嘎吱’作響。

若非杜文龍在比賽之前讓他老老實實看比賽,他早就想方設法的給皇老先生與陳沖使辮子了,哪會讓他們一路暢通無阻的走到如今這個局面!

結局難料啊..

想到這裏,他就氣得咬牙切齒,也懶得去看已經上場的第四名工作人員,打開手機,繼續查看那條帖子的內容。

帖子的熱度又提升了,而且這麼一小會兒功夫,發帖者又上傳了新的小視頻。

趙小康隨手播放了一個視頻。

視頻應該是用手機拍攝的,看不見拍攝者的臉。

畫面中先是出現了一段拍攝地點的周圍景象,有簡陋的步行街、幾家正在營業的餐館以及大片大片關閉的捲簾門。

接着,畫面中緩緩出現一個小賣鋪的門頭,然後拍攝者調整拍攝角度,對準了小賣鋪中一位扇着蒲扇,穿着白汗衫的老人。

在看到這個老頭的瞬間,趙小康的額頭便鼓起了青筋!

這個面容蒼老,有些虛弱,雙眼無神的老頭正是那天夜裏使用奸詐手段騙了自己一萬塊錢的羅老頭!而之前的場景,除了簡陋的美食街外,還能是哪?

一股不安的情緒悄然瀰漫.. “大爺,現在網上說,最近發生在美食街附近的兩起事件的兇手是美食街某位餐館老闆,對此你怎麼看呢?”

視頻的內容很簡單,除了拍攝了一下美食街的現狀外,就是簡單的問答環節。而從老人茫然的申請來看,似乎也沒有提前安排劇本,非常的真實。

“怎麼可能是美食街的餐館老闆,簡直亂說,是哪個王八羔子造謠的?”畫面中,頭髮灰白,身材瘦小的羅老罵罵咧咧的問道。

“呵呵,大爺,是誰在造謠並不清楚,也不能確定是否造謠,你能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嗎?”拍攝者尷尬的說道,還在視頻中配了幾個尷尬的表情以及一句‘你大爺還是你大爺’。

“我不是已經回答了嗎?不可能是美食街的餐館老闆。”羅老露出一抹狐疑的眼神。

視頻又配了一個‘羞恥’的表情。

“爲什麼這麼肯定呢?能具體說說嗎?”

“嘿,美食街的所有餐館老闆我都認識,其中除了兩家相處時間比較晚,剩下的都認識至少五年以上了,那些個傢伙,平日裏看着兇巴巴的,實際上慫得像..咦,像什麼來着,對咯,慫得像條哈士奇一樣!”

拍攝者:“……”

“真的,不是我老頭子吹牛,你就算把刀遞到他們手上,他們都不敢拿!”羅老的普通話不算標準,帶着濃濃的地方特色,不僅不覺得怪異,反而格外親切。

這一點,從視頻超過十萬的點贊數量就能看出來。

“呵呵,大爺,您能稍微客觀一點嗎?”拍攝者道。

“很客觀啊。”羅老扇了扇蒲扇。

爹地來寵︰萌寶鬧翻天 “咳,大爺,那我換個問題,美食街這麼大,少說也有一百來個餐館吧,這麼多人,你不可能全都清楚吧?”拍攝者道。

“啥?一百來間餐館?”羅老一陣愕然,皺眉想了半天才反應過來,“你說的是門面數量吧?”

“是的。”

“你瞧瞧周圍,一百多間門面,有七十幾間都是空着的,你要是不信,可以去物管那裏查查或者去警察局瞭解一下,都有相關登記的。”羅老搖了搖頭,“老頭子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別看美食街不小,但真正在營業的餐館只有二十來家,就這幾幅顏色,我能不認識?”

“幾幅顏色?”

“哦,就是幾個人的意思。”羅老解釋道。

“……”拍攝者道:“大爺,您剛纔說,有兩家相處時間比較晚,他們會不會存在可能?”

“那更不可能了。”羅老大手一揮,“這兩家,一家叫‘美食江湖’另一家叫‘趙四海鮮大排檔’。”

“這又是爲什麼?”

“因爲這兩家的老闆都去市裏頭參加第七屆廚神大賽了,昨天才拿了個冠軍。”羅老說這句話的時候非常平靜甚至是不屑一顧,彷彿冠軍就是自家的東西,想拿就拿,極其任性,“對了,說到這個問題,我就不得不提一句,與三位參賽的老闆一同前往的,還有另外四名餐館老闆。也就是說,留在美食街的,僅僅只有十幾位餐館老闆罷了。”

“大爺,可能是我沒有表達清楚。”拍攝者小心翼翼的說道:“您一直強調餐館老闆這個身份,實際上,網上談論的焦點並非僅限於餐館老闆,還有那些在餐館工作的服務人員,或者說親屬等等。”

“一個一個來嘛,急啥。”羅老對着鏡頭翻了個白眼,十分鄙夷,“你說的這些個人啊,早就被警察挨個問過話了。”

“是今天早上嗎?”

“對啊,好傢伙,起碼來了三十幾位警察,個個人高馬大,嚇了我一跳。”羅老的表情十分精彩,而且下意識摸了摸褲兜,不知想到什麼事情去了。

“那,有結果嗎?”拍攝者追問。

“能有什麼結果,我們大家都是老實人,問什麼說什麼,而且都能提供相應的不在場證明以及證人。”

羅老給拍攝者指了個方位,“你瞧,那條出事的街雖然沒有監控,但美食街內部有啊,喏,街尾兩個,街頭還有兩個,你一會兒往那邊走走,還能看見幾個。所以說,即便大家無法提供相應的證明,這些監控也足夠證明大家根本沒有離開過美食街,不不,這麼說也不準確,起碼在案發時間內,大家都在美食街忙活。這些事,警察已經調查得很清楚了。”

“已經調查清楚了?”拍攝者重複一句。

“對啊。”羅老攤了攤手,“有一位姓孫的警官說了,他們是因爲網上的輿論太大,才被逼無奈的出動這麼多警察走上這麼一趟。”

“就是昨晚那條帖子嗎?”

“鐵子?” 老婆,二胎來一個 羅老皺眉的同時,畫面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沒事沒事。”拍攝者連忙解釋道:“大爺,請問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對美食街的影響大嗎?”

“那肯定大啊!嚇得別人都不敢來美食街吃飯了!我這礦泉水一天都賣不了幾箱,生意不好做喲。”羅老咬牙切齒的說道。

“幾..幾箱?”

“啊,對啊,我平時基本上要賣二十幾箱水,還想着請個人過來幫忙呢,不然我這把老骨頭肯定被折磨得散架。”羅老抱怨道。

“這..生意不是挺好的嗎?”畫面又出現尬笑的表情。

“這都是老顧客給面子。”羅老嘆了口氣,“前段時間天天有大量的陌生面孔過來,現在一個都沒有了。”

“這樣啊。”拍攝者轉動鏡頭,畫面中的內容出現一些開門營業的餐館,裏面都有客人,還不少,並沒有想象中人煙荒蕪的樣子,“他們..不怕嗎?”

“這大白天的,有啥好怕的?也是這幾天陳沖那娃娃不在,不然早就把..”羅老說着說着忽然用蒲扇拍了拍嘴巴,“總之,只要抓住兇手,美食街的情況就會好轉的,所有的流言蜚語也會不攻自破。”

“那您覺得,會是誰在網上散播謠言呢?”拍攝者問道。

“哼,還能有誰,肯定是美食城的趙小康。”羅老堅定不移的說道。

“您這麼肯定?”

“那當然,我告訴你,這傢伙從來就不是什麼好鳥,一直想搞垮我們美食街,這次出了這麼大的事,肯定會把矛頭引到美食街的。”羅老靠近鏡頭,“我還告訴你呀,美食城那幫高層就是活生生的白眼狼,他們以前都是美食街的商戶,後來翅膀硬了,就帶着一大幫美食街的精英,搞了個美食城,再後來..”

“老傢伙!!”

視頻還有三十幾秒左右,但趙小康完全沒了繼續看下去的心思,黑着臉,手指一動,便將視頻滑了上去。

當然,羅老最後的抨擊的確讓他心裏不太舒服,但他常年與人爾虞我詐,心裏承受能力早就上了一個層次,不可能真的被幾句詆譭牽動神經。

他在意的,是這個視頻所傳達出來的訊息對美食街相當有力!

別人看不出來視頻內容的貓膩,他卻能一眼瞧出。很明顯,拍攝者和羅老絕對認識,問答環節也有精心設計過,否則正常情況下,兩個陌生人之間怎麼可能透露這麼多的信息?又不是三歲小孩,給顆棒棒糖什麼都說。

不,現在的三歲小孩兒也不好忽悠了。

總而言之,這段視頻有三個目的。第一個,以警察的介入、美食街人員的性格以及公共監控系統讓工作室辛苦一晚上的成果徹底化爲了泡影。

第二個,羅老頭用訴苦的方式變相讓觀衆對美食街的現狀有個明顯的認知,那就是以前生意火爆,不斷吸引外來吃貨,如今受到環境的影響,外來吃貨沒有了,留下的全是老顧客!

表面上看,美食街的確很慘,可實際上呢?通過一個小賣鋪的售賣情況反而告訴觀衆,即便美食街只剩下了老顧客,人數依舊很多!

這說明,美食街的口碑極好!否則不可能有這麼多的老顧客不顧新聞的影響力,依舊堅持照顧生意!

第三個,也是這個視頻最毒之處,順手把所有的矛頭全部轉移到了美食城,讓美食城背上不仁不義的道德罵名!這是很可怕的苗頭,一旦起勢,那麼美食城真有可能栽進萬劫不復的深淵!

趙小康甚至能猜到羅老頭之後肯定還會添油加醋說一些美食城的壞話,或者乾脆模凌兩可猜測兇手其實是在美食城裏,或者,與美食城有關。而因爲羅老頭身份的真實性,就算大家對這個猜測將信將疑,也不會立即忽略。

視頻的下方還有十來個視頻,不用看也知道是拍攝者對其他人的一些採訪,比如某位餐館老闆、餐館服務員、客人等等。

“這個視頻到底是誰組織策劃的,李建邦還是李香?”所謂透過表面看本質,趙小康逐漸皺起眉頭,視頻看似粗糙,但每一個問答都相當巧妙甚至叫做精密,而以他對李建邦的瞭解,後者幾乎不可能設計出如此具有殺傷力的戲碼。

不是能力不夠,而是李建邦的年紀和閱歷並不適合如今這個自媒體時代。

“或許是她孫女..”趙小康擡頭看了眼觀衆席某處,只見李胖子等人正在一瞬不瞬的盯着大屏幕,而那位古靈精怪的女子則時不時的握緊拳頭,扯着嗓子給下方的陳沖加油助威,頻頻吸引周圍陌生人的詫異目光。

“如此莽撞的性格,真能制定出如此完美的應對策劃麼..”趙小康皺緊眉頭,心中生出濃濃的警惕,“也許另有其人,而這個人,必然心思細膩,平靜中藏着致命的危險。如果美食城有這種人,美食街或許早就拿下了。”

趙小康並未察覺,當這句話浮現在腦海中時,他其實已經承認自己在這場輿論中,失敗了。

“時間到,請各位選手雙手離開答題板。”

恰在此時,現場響起主持人激昂的聲音,打斷了趙小康的思緒,他看了眼幾乎成一面倒的評論區,然後關閉手機,與周圍的觀衆一樣,將注意力放在了最重要的比賽上。

至於網上的事,他懶得再關注了,無論美食街如何論證、宣傳,只要兇手一天沒抓住,它就吸收不到新鮮血液,而一旦抓住兇手,美食城與美食街都會接觸危機,但不同的是,大家會發現,美食城多了一個打敗皇老先生的廚神,杜文龍。

到那時,美食城的影響力將會迎來一個全新局面,那是被壓抑、被忽略、被無視了四年之久的火山爆發!

在這樣的情況下,趙小康實在想不出美食街還有什麼崛起的機會,而李氏集團董事會的那些老傢伙們應該也會迫不及待的專賣各自手中關於美食街的股權..

一念至此,趙小康不自覺的笑了笑,一旦掌握美食街的股權,他就要把裏面那些臭蟲統統趕走,一個不留。

解說席上主持人正在激情的解說着,而趙小康的思緒卻在慢慢勾畫‘新美食街’的未來藍圖了..

……

‘這個老爺爺說話的聲音好可愛,我都快笑死了。’

‘搞了半天,是有人在惡意抹黑美食街啊..’

‘果然,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支持拍攝視頻的小哥哥,爲美食街平反!’

‘這才叫證據嘛,有監控,有人證,還有警察出面..’

‘其實警察的離開就從側面反映出美食街的人沒問題了..’

‘沒錯,而且警察的辦案手段何等高明,要是真像那個垃圾帖子說的那樣簡單,兇手早就落網了。’

‘美食街..可惜了。’

‘是啊,雖然知道美食街的人沒有問題,還有顧客光顧,但我始終不敢過去嘗試,怕怕的。’

‘我也是,我媽這兩天看了新聞後,老是反覆叮囑我,說女孩子不要在外面瞎逛,早點回家。你們知道嗎,我家離美食街十萬八千里!’

‘哈哈..父母都是這樣的,畢竟還沒抓住兇手,也沒人敢真的拍板說兇手就一定在大學城內,也許早就跑到其他地方了。’

‘有道理!’

‘不過,等真正抓住兇手後,我肯定回去美食街走一走的,因爲這兩天特別關注美食街的事情,所以我發現,原來早就有人在推薦這個地方了,說裏面有一家叫做‘美食江湖’的餐館味道超級贊!’

‘咦,不就是第一個視頻中,那位老爺爺提到過的名字嗎?’

‘是的,據說這家店的老闆在什麼有關廚藝的比賽中,獲得了冠軍呢!’

‘什麼比賽?’

“呃..具體不知道,平時不關注這類比賽..”

‘還不止呢,聽說還有一家餐館的鮑汁炒飯也很好吃..’

‘你聽誰說的?’

‘是我一個朋友前段時間在朋友圈說的,當時沒在意,現在倒是想起來了。’

‘支持美食街,一定要挺住!’

‘抓住兇手,你們就解脫了!加油!’

‘我也來支持一下吧,美食街加油!’

‘加油!’



望着評論區裏清一色的支持與鼓勵,正在‘趙四海鮮大排檔’裏吃飯的林甜甜、張萌、楚瀾、沈峯、雷蒙、劉洋等一干羣管理與九級吃貨們興奮得無與倫比,然後才重重的鬆了口氣。

“來咯,小心燙!”趙四離開後,負責餐館經營的李天端上一盆酸香十足的酸菜肉絲湯。

“謝謝李哥。”張萌感激道。

“謝我幹什麼,我們這羣美食街的經營戶還要謝謝你們纔是!”李天伸手在圍裙上擦了擦,目光看着餐館內坐得滿滿當當,正在細嚼慢嚥的幾十位客人,眼中盡是不可思議以及羨慕之色。

今日出現在美食街,人數近五百之數的這些顧客,全部來自陳沖的吃貨羣!而且據沈峯所說,要不是時間匆忙,還有更多人的想來幫忙,並且是自費!

這數百人在眼前這幾個羣管理的安排下,分別充當起各個餐館的老顧客,還有一百來人裝成行人在美食街遊走,讓清冷的美食街看上去就像繁忙的菜市場一樣,熱鬧極了。

“謝我們就不用了,畢竟我們也只是給別人‘打工’的,咯咯。”林甜甜掩嘴偷笑。

“啊?”李天知道這個‘打工’其實是指今日這場所謂‘美食街反擊戰’的活動,但他從始至終都以爲,組織這場活動的,就是眼前正在一邊吃飯,一邊操作筆記本電腦的小團隊。

“那真正的‘老闆’是誰?”他用同樣幽默的方式追問。

“喏,就是那兩個正在拍視頻的傢伙。”楚瀾指了指街道上正在採訪‘路人’的兩名男子。

他們一人拿着手機採訪,一人拿着小本子,隨時提醒採訪者與被採訪者的問答關鍵詞。

很明顯,這是一場預先設計好的對話,而他們和周圍所有的參與者,都來自美食江湖吃貨羣。

“他們,有些眼熟..”李天聚精會神的看了半天,卻沒有認出那兩名青年,因爲他們的臉上都掛了彩,走路也都一瘸一拐的。

“咯咯..他們就是我們最近常掛在嘴邊的梗,‘見網友’!”沈峯笑着提醒一句。

“啥?他們是周飛和王雄心?!”李天徹底傻眼..

“沒錯。”張萌點點頭,“不過準確來說,王雄心只是一個打雜的,真正設計這場‘美食街反擊戰’的策劃者,只有周飛一人而已!”

“真..他孃的聰明啊!”回過神來的李天不由自主的感嘆一句,而其他人也贊同的點了點頭。 “周飛,你們先來吃飯吧,一會兒就涼了!”沈峯將筆記本放在一旁的空位後,朝着街道上剛停止採訪的周飛、王雄心以及‘路人’嚷嚷道。

今日這場‘美食街反擊戰’雖然是羣裏的吃貨們自主發起,自掏腰包,但蔣新早就放了一筆備用金在沈峯手裏,保證每個吃貨都有飯吃,有水喝。

所以,這也算是一場盛大且難得的聚會吧。

“兄弟,辛苦了,想吃什麼隨便點。”王雄心拍着那位配合演出的青年的肩膀說道。

“不用不用,隨便吃點就可以了。”青年撓了撓頭,有些拘謹。

“別見外,大家都是羣友,以後還會經常見面的。”林甜甜安慰道。

“對對,你先看看菜單,如果看不上眼,還可以去其它餐館瞧瞧,總有合適的。”如果這句話出自吃貨羣的人,青年可能不會介意,但這個人,卻是餐館的李天!

青年再次撓頭,看來平時大家在羣裏交談的內容果然不假,美食街和其他美食區域完全不同,充滿了人情味。

這是一個小插曲,因爲同樣的事情還在美食街的其它餐館不斷上演。

“快,把這段視頻編輯一下,然後分給他們繼續上傳。”周飛氣喘吁吁的跑了回來,還沒來得及坐下喝口水,就先把手機交給了沈峯。

沈峯所在的公司就是一家網絡動漫公司,而他本人,則是後期製作總監。因此,處理一個兩三分鐘的短視頻,完全就是小兒科。

“周飛,你先喝口湯。”楚瀾看周飛坐下之後又翻開了筆記本,趕緊給他盛了一碗熱湯。

“嗯嗯。”周飛單手接過,沒有多說,自顧自的查看筆記本上密密麻麻的文字,似乎在研究接下來的採訪方案和問答內容。

“你這傢伙,要不是還沒畢業,我真想把你拉到我公司裏面來上班!”沈峯操作電腦的同時,讚歎的說道。

今日這場活動,從策劃到組織,再到實施,完全是周飛一個人在安排,而且有條不紊,將所有細節都交代得清清楚楚,讓每個人都清楚明白自己所處的位置和即將要做的事情。

光是這一點,足以看出他的組織策劃能力之強。

不過,最讓沈峯驚歎的還是這傢伙的大腦。 重生女配洗白日常 從早上發現貼吧的異樣,到制定反擊策略,期間僅僅用了二十來分鐘而已!

要知道,一般組織數百人的活動,起碼都要經過好幾天的反覆思考才能最終拍板,避免活動中間出現疏漏之處。

由此可見,周飛的能力有多麼恐怖!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