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小弟,你是真的可愛!」

「行!小弟,你是真的可愛!」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黑衣美女沒有想到秦穆然會這麼說,臉上笑意更甚。

「嘿嘿,其實我也覺得我挺可愛的!」

秦穆然一點都不害臊,將手中的打火機還了回去后,便是開始就著風景,吞雲吐霧地享受。

涼風陣陣吹過,夜深人靜,人工湖旁,一男一女靜靜地抽著一根,沒多久,一根煙便是結束。

「美女,時候不走了,我該回家找媳婦去了!有緣再見!謝謝你的火!」

秦穆然掐滅了手中的煙頭,轉過身對著黑衣美女擺了擺手后,便是向著別墅走了過去。

黑衣美女看著秦穆然的背影,臉上露出了一抹很少能夠見到的笑容,今晚,她本來是滿心心事,出來走走,抽根煙,緩衝下思緒,沒有想到竟然會偶遇到秦穆然這麼有趣的傢伙。

平常,那些所遇到的男人哪一個對她不是不懷好意,雖然秦穆然見到她的第一眼,也是和其他的男人一樣,但是這種目光只是一閃而逝,所以說他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樣,這樣的一個男人擁有如此的定力,定然不是一般的人。

「走吧!」

黑衣美女將手中的煙頭扔到地上踩滅,然後對著身後的一個草叢說道。

「是,幫主!」

一道黑影出現,便是跟著黑衣美女向著不遠處的一棟別墅走了過去。 我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他也不過就是這一會兒的功夫,陳祥雲就已經迅速的衝了過來,直接就一拳頭砸在了我的肚子上,我的身體猛地往後一退,這次是真的砸在了山上,將整座山峯都砸到倒了。

石塊狠狠的砸在了我的身上,讓我渾身都疼,就連鬼魂都受到了牀上。

而我自己的身體,也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噴出一口血來。旁邊的楚珂臉色就是一變,趕緊握住我的肩膀,沉着臉問道,“冉茴,你怎麼了?”

我緩緩的搖了搖頭,還要顧忌着火龍這邊,渾身都疼的厲害,實在是顧不上跟楚珂說話了,徑直坐在了地上,閉上雙眼。

而楚珂的臉色則是越來越沉了,擡起腦袋,猛地看向了火龍身上,壓迫的目光看的我心裏面一突,趕緊撇過戀曲,不敢再看楚珂,我進來火龍的身體這件事兒,除了我和陳阿鸞以外,其他人其實是並不知情的。

楚珂臉色變得越來越陰沉,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猛地就蹲下了身體,用力的搖了搖我的肩膀,冷聲怒道,“冉茴,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我心裏面頓時就開始慌了,楚珂真的看出來了。

我緊緊的閉着雙眼,也不敢吭聲,而這邊,我趕緊扒拉開石頭堆,吃力的站了起來,然後警惕的看着不遠處的陳祥雲,這次他倒是沒有再攻上來,但是我此時的身體是真的有些吃不消了,忍不住再次吐出一口血來。

而我的身體,也跟着吐了一口血。

楚珂憤怒的盯着火龍,就好像是在看着火龍裏面的我一樣!

我躲開楚珂的目光,徑直就朝着陳祥雲衝了過去,不能放棄,就還差一點了,現在陳祥雲的鬼魂已經完完全全的出來了,只要重傷陳祥雲,我們所有人都能夠脫險了。

陳祥雲看我不死心的再次衝了過去,身體也沒有動,臉上的表情倒是愈發的嘲諷了,目不轉睛的盯着我,就好像是在看着一個跳樑小醜一樣的。

我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衝上了陳祥雲,我這次什麼都沒有用,只是用腦袋狠狠的向他撞過去,我幾乎是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力氣,只要這次陳祥雲沒有躲開的話,肯定會被我重傷的!

就在我快要衝到陳祥雲的面前的時候,陳祥雲突然就伸開腿,朝着我的腦袋狠狠的就是一踹,我頭頂頓時就是一疼,緊接着身體就不受控制的往後飛去,直接就再次摔在了剛剛的那座已經被我壓倒的山上面。

我只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好像都在疼着,忍不住轉身一看,那邊的我已經睜開了雙眼,單手撐着地板,再次吐了口血,臉上的表情已經幾近慘白。就連目光也開始變得十分的黯淡。

楚珂眼底詭異的紫色開始若隱若現,將我一把就塞在了鄭恆的懷裏,然後迅速的朝着我衝了過來,但是楚珂的速度哪裏有陳祥雲的快,再楚珂衝過來之前,陳祥雲就已經到了我的面前,一腳就踩在了我的脖子上面,狠狠的碾壓着。

“一切都應該結束了。”陳祥雲這麼說。

然後我就感覺到陳祥雲的腿開始不斷的用力,我覺得周圍的空氣就好像是在被一點一點的抽走似的,渾身都提不起力氣,想要吐火,但是脖子被陳祥雲的腳踩住了,根本就吐不出來。

我的鬼魂也開始漸漸的無力,咬緊牙根,惡狠狠的盯着陳祥雲,看來,他早就已經看出來了,只要火龍的身體死了以後,我的魂魄肯定也會受損十分厲害,甚至有可能,就連鬼魂都會消失,到那個時候,陳祥雲就可以再次控制我的身體了。

我感覺自己的力氣正在一點一點的流逝着,我吃力的擡起尾巴,想要甩在陳祥雲的身上,陳祥雲輕蔑一笑,胳膊直接就是一甩,就將我的尾巴狠狠的甩在了地上,冷聲說,“自不量力。”

我想要再次擡起尾巴,但是身體似乎是有千斤重一般,用力的擡了擡,結果還是甩在了地上。

“放開他!”

突然,耳邊傳來了楚珂的身影,我眨了眨眼,原來楚珂現在已經來到了這邊,對於現在就像是個龐然大物的我,楚珂對於我來說,就好像是個小螞蟻似的,但是聲音卻是格外的響亮。

陳祥雲冷笑一聲,突然就低下了腦袋,然後彎下腰,將楚珂給捏了起來,然後看着他不急不緩的說,“楚珂,你背叛我之前,想過後果嗎?”

楚珂冷笑一聲,眼底的詭異的紫色越來越重,而陳祥雲明顯也看出來了,嗤笑一聲說,“看來不用我動手了,你身體裏面的妖性很快就能置你於死地了呢。”

說完,直接就將楚珂往下一扔,楚珂的身體就不受控制的摔了下來,陳祥雲現在的身體很大,楚珂如果是掉下來的話,最起碼要有五十米的高度,楚珂會直接摔死的!

我臉色頓時就是一變,掙扎着伸出爪子,想要接住楚珂,陳祥雲好像是已經看出來了我的企圖,冷笑一聲,腳下開始用力的碾壓我的脖子,我的瞳孔驟然縮緊,看着楚珂快速的往下降落,整個人都快瘋了。

不顧一切的張大嘴,咆哮一聲,然後伸出爪子,用力的將陳祥雲的腳挪開,做完這一動作以後,我已經渾身都是汗,趕緊就撲上去,接住了楚珂的身體,我想問問楚珂現在有沒有事情,但是話到了嘴邊,就只剩下了咆哮聲。

楚珂擡起腦袋,朝着我輕輕地笑了笑,“我沒事,冉茴,你別怕。”

我清晰的看到,楚珂眼底詭異的紫色,已經越來越重了!不,楚珂不能被妖性控制,不光會六親不認,他還會死的!

我這麼想着,那邊的身體已經從鄭恆的懷抱中爬了出來,朝着楚珂歇斯底里的吼,“楚珂,停下,停下!”

楚珂沒有回頭,只是定定的看着我,“冉茴,我不會讓你死的。”

楚珂說完這句話以後,身上突然就光芒大射,我心裏面越來越慌,金光下面,楚珂的雙眼已經完全的變成了紫色,而他的臉上,也開始出現奇怪的紋路!

楚珂張了張嘴,突然之間咆哮一聲,那個聲音我並不陌生,就像是第一次月圓之夜聽到的那樣,似人又似獸,帶着強烈的殺意,但是唯一不同的是,這次的咆哮聲比以往的更加震撼!

我腦袋嗡的一聲炸開,不可置信的盯着楚珂,心裏面更是難過的要死。

身體直接就朝着這邊爬了過來,“楚珂,停下,你停下啊!”

我聽見了我的聲音,幾近崩潰的聲音,眼裏面好像是淚水的東西,越來越多,我緩緩的收緊爪子,想要牢牢的將楚珂窩在手裏面,但是手心的楚珂身體好像就是一團火一樣,饒是我現在用着火龍的身體,也忍不住被燙的一個哆嗦。

緊接着,一股強大的力量就強迫我張開了手,楚珂直接迅速的一個跳躍,從我的手裏面跳了出來,然後跳到了我的肩膀上面,紫色的眸子緊緊的盯着陳祥雲,薄脣微抿,臉上紅紫交加的紋路看起來十分的滲人。

陳祥雲輕笑一聲,然後低下腦袋,盯着楚珂開口,“最後還是變成妖了麼?有意思……”

楚珂冷哼一聲,直接就往上一跳,速度比之前快了不知道幾百倍,一個跳躍就竄到了陳祥雲的面前,緊接着,我就聽到楚珂冰冷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你,必須死。”

那聲音就好像是帶着冰碴一樣,聽的我渾身一個激靈,心裏面更加酸澀。

楚珂,楚珂……

陳祥雲後退兩步,鬆開了我的脖子,我趕緊站了起來,想要朝着楚珂靠近,但是卻覺得渾身上下好像沒有一個地方是不疼的,就連走兩步,都覺得十分的困難。

再看陳祥雲,聽了楚珂的話以後就忍不住笑了兩聲,好像是聽見了什麼笑話似的。

我咬緊牙根,趕緊也朝着陳祥雲衝了過去,楚珂現在雖然已經妖化了,但是在陳祥雲的手下,也不一定能討得了好去。

誰知道還沒等我靠近楚珂的時候,楚珂直接就已經衝到了陳祥雲的臉旁邊,掏出匕首,直接就朝着陳祥雲的眼上插去,陳祥雲似乎也沒有想到楚珂的動作會這麼快,趕緊往後退了一步,胳膊慌忙擡了起來,擋住了楚珂的攻擊。

楚珂的匕首紮在陳祥雲的胳膊上,也不過就是一丁點的傷口,所以陳祥雲也沒有多擔心,誰知道楚珂並不是只紮了進去,而且還迅速的往下劃了一道,等陳祥雲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小臂上就已經被楚珂弄下來了一大塊肉,足足有楚珂的半個身子那麼長,他單手拎起來,朝着我的方向一扔,然後眯起眼冷然道,“吃了。”

我激動的看着楚珂,他還認識我?!他還記得我!

我趕緊將陳祥雲的肉抓了過來,然後塞到了嘴裏面,嚼了兩口,嘴一咧,都快到耳朵根後面去了。 回到別墅,秦穆然卻是發現家裡沒有人,拿起電話打了過去,卻是陸傾城的徐秘書接的電話。

「徐秘書,陸總呢?」

秦穆然問道。

「陸總剛剛睡下,最近公司里的任務實在是太多了,陸總已經連續幾天都睡在公司了。」徐秘書回道。

「嗯!那麻煩你了,讓她多注意休息。」秦穆然知道陸傾城沒事後,關心了幾句后,便是掛斷了電話。

他知道陸傾城的脾氣,對於工作,她沒有半點的含糊,所以他也沒有多說什麼,他打算在陸傾城忙完這段時間后,便是弄點葯膳給陸傾城好好的補補。

時間也是不早了,秦穆然今天也是累了有一天,整個人都困了,至於東瀛忍者的事情,紀家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到時候,他要全部的東瀛忍者有來無回!

困意湧上心頭,秦穆然洗了個澡處理了下傷口,便是進入了夢鄉。

等秦穆然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四五點了,這一覺他睡的太熟,連續幾乎兩天的通宵,讓他有些撐不住。

「嗡,嗡!」

秦穆然剛剛睜開眼睛,他的手機便是震動了起來。

原本以為會是紀凌風打過來的,但是拿起手機一看,卻是花朵朵的電話。

「怎麼想起來打電話給我了?」自從上次軍訓結束后,秦穆然就沒有見過花朵朵,頓時有些好奇地問道。

「秦穆然,這不是軍訓結束了嘛,我們班裡的人想著上一次軍訓是你救了大家,他們想要讓我今天晚上喊你一起嗨一下,當做感謝。」花朵朵說明了來意。

「那些都是我應該的,不用這麼客氣。」秦穆然笑了笑道。

「秦穆然,你就說來不來嘛!」花朵朵見秦穆然也沒給個準話,頓時撒嬌地說道。

「來!我來還不行嘛!」秦穆然實在是拗不過花朵朵,再說了,花朵朵的同學們也是一片好意要感謝自己,若是自己不去的話,有點不近人情,所以他還是答應了。

「那好,六點你來學校接我!我帶你過去!」

花朵朵聽到秦穆然答應了,開心地說道。

「行!」

秦穆然說完,便是掛斷了電話。

秦穆然看了下手機,時間已經是五點半了,還有半個小時,所以秦穆然便是立刻起床洗漱了一下,換了身衣服后,便是離開了瀧江別墅,開著車去接花朵朵了。

開到中海藝術學院,老遠便是看到了站在大門口的花朵朵,秦穆然摁了下喇叭,花朵朵便是走到了汽車這邊。

「秦穆然!我可算是想死你了!」花朵朵上車后,對著秦穆然嬉笑道。

「別來這一套,你每次跟我來這一套的時候,都沒什麼好事!」秦穆然知道花朵朵這種性格,頓時警惕地說道。

「別啊!秦穆然,你這麼想我就不對了,我是那種人嘛!」花朵朵給了秦穆然一個大大的白眼。

「你不是誰是!說吧,去哪裡?」秦穆然問道。

「去夜遊會所。」花朵朵說道。

「什麼?哪個?」秦穆然一臉異樣地看著花朵朵,生怕聽錯了一樣。

「夜遊會所啊!然哥,你不會沒有聽說過吧,夜遊會所可是咱們中海說的上名號的地方,這一次我們可都是省吃儉用才給決定請你來這裡的!」

花朵朵一副自己受了多大的苦似的,跟秦穆然獻寶一樣。

「這麼厲害的啊,那我是不是該好好謝謝你們了!」秦穆然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道。

「不用不用,這些都是我們用來感謝你的,要不是你,我們的命可就沒了,相比於我們的命,這些都是小意思!」花朵朵嘚瑟的昂了昂頭,一副小意思的樣子。

「好了,那我們現在去吧,別讓人家久等了!」秦穆然說著,便是發動汽車,不願意再和花朵朵在這裡說下去,至於夜遊會所,那可是龍鱗的地方,想想秦穆然都覺得有些奇妙。

輕車熟路,秦穆然很快便是開到了夜遊會所。

「咦,秦穆然,你不是不知道嗎,怎麼這麼熟悉這裡?」花朵朵好奇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你也說了,夜遊會所名氣這麼大,沒來過還沒路過嘛!」秦穆然找了個完美的理由回到。

「那也是!走吧,秦穆然,他們已經在等我們了!」

花朵朵也覺得秦穆然說的沒有毛病,便是帶著秦穆然向著裡面走去。

剛進入夜遊會所,大堂經理便是看到了秦穆然,他可是知道秦穆然是龍鱗的幕後老大的,當即便是面露喜色,要向秦穆然打招呼。

秦穆然自然也是知道這個大堂經理要幹什麼,可是這一打招呼不就暴露了嘛,所以他立刻便是眼神示意大堂經理不要戳穿自己,後者也是個人精,立刻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連忙道:「歡迎光臨夜遊會所!兩位是有預訂?」

花朵朵點了點頭,道:「806包廂!」

「好的,兩位請跟我來!」

大堂經理說完便是引著花朵朵和秦穆然向著806號包廂走去。

推開門,秦穆然和花朵朵便是進去了,而大堂經理則是連忙對著一旁的服務員道:「裡面的秦爺給我伺候好了,不要暴露秦爺的身份,還有,這個包間里的所有消費都算在我的身上!好酒給我上!」

「是!經理!」

聽到大堂經理的吩咐,服務員也知道裡面來了了不得的人物,當即便是答應。

此時,秦穆然和花朵朵走進包間后,便是看到了不少的熟人,其中那個與花朵朵關係特別好的小月也赫然就在此列。

「哎呦,我們的秦大帥哥終於來了!」

看到秦穆然進來,原本已經在包廂里的學生們一個個熱情地打招呼道。

「小月,看你那個眼神,看到秦大帥哥你就把控不住了,你可別忘了,秦大帥哥是結婚了的人,小心朵朵撕了你!」

吳月的身旁,一個女生調笑道。

「我沒什麼意見,小月要是看上了領走就是了!」花朵朵看了下,道。

「那我可就領走了!」

吳月說著便是走到秦穆然的身邊,然後一手攬著秦穆然的手臂道:「秦大帥哥,你是我的了!」

秦穆然看著這些女生,著實生猛的有些不知道幹什麼,現在他都有些後悔為什麼要答應花朵朵來了,這簡直就是羊入虎穴啊! 吃了陳祥雲的這塊肉已經,我就覺得自己的體力就好像是恢復了不少似的,比之前有力氣多了。見楚珂也沒有受傷,就站在了旁邊,開始觀察戰況。

別看楚珂在陳祥雲的面前,個子顯得很小,但是力氣卻是不小的,而且十分的靈活,身子迅速的圍着陳祥雲轉,一會兒扔給我一塊肉,不過是幾分鐘的時間,我已經吃了陳祥雲身上的十幾塊肉,力氣也恢復的差不多了。

陳祥雲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直到楚珂將他的耳朵砍下來的時候,臉色已經變得徹底陰沉下來,他好幾次想伸手將楚珂握在手裏,但是楚珂的身體太過靈活,結果過了好半天,也沒有抓到。

就在這個時候,身體裏面的陳阿鸞開始召喚我,“冉茴,快回來。看來,楚珂一個人就能對付陳祥雲了。”

幾乎是沒有猶豫的,我趕緊就回了自己的身體裏面,然後着急的問陳阿鸞,“你知不知道陳祥雲當初到底對楚珂做了什麼?”楚珂現在的妖性已經完全的顯露出來了,雖說他現在還認識我,但是根本就預料不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半晌後,陳阿鸞纔對我說,“楚珂現在的身體狀況,我也沒辦法確定。只能讓他少動作,才能抑制住他身體裏面的妖性,動的越快,他身體裏面的妖性就越多,到了最後,就會變成徹底爲了殺戮而活着的妖……六親不認。”

我心裏面咯噔一下,如墜冰窖。拳頭越收越緊,半晌後才用力的閉了閉雙眼說,“現在陳祥雲已經受傷了,裴俊星可以控制楚成的身體了吧?”

一定要儘快了,讓楚珂不再動的辦法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讓裴俊星儘快的控制住楚成的身體,然後再殺死陳祥雲。

陳阿鸞應了一聲,說可以了,現在就開始聯絡裴俊星。我點了點頭,緊張的看着楚珂的方向,發現楚珂現在的動作已經越來越快,而且就好像是變成了一道影子似的,我幾乎都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好像是看到一道光在不停的動一般。

我走到了連染的身邊,然後問連染,楚珂現在的情況,還有沒有辦法,連染是鬼醫,肯定會有辦法的!

連染盯着楚珂足足看了半晌,才轉過腦袋,朝着我緩緩的搖了搖頭。

看着連染難看的臉色,我的心開始不斷的下沉,半晌後,連染纔跟我說,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楚珂儘快停下來,然後再觀察觀察看看。

我點了點頭,開始不停催促陳阿鸞。

過了大概有十分鐘左右,陳阿鸞突然就說了一聲,好了。我趕緊就擡起腦袋,朝着楚成的方向看過去,只見楚成的前面,陳祥雲正跟楚珂纏鬥在一起,而陳祥雲明顯已經處於劣勢,開始力不從心。

而陳祥雲身後的楚成,突然就睜開雙眼,緩緩的站了起來,然後朝着我的方向看了過來,臉上漸漸流露出吊兒郎當的笑容。

我驟然瞪大雙眼,心裏面一陣激動,是裴俊星,我敢確定,現在在楚成身體裏面的人,就是裴俊星!

我趕緊閉上雙眼,然後在自己的身體裏面,找到了陳阿鸞的那一絲魂魄,然後朝着陳阿鸞說,“按照之前約定好的,以後,你就待在我的身體裏面吧。”

陳阿鸞輕笑一聲說,“好。”

我狠了狠心,直接就將陳阿鸞的鬼魂封印在了我的身體裏面,嘴裏輕聲說,“對不起……”

陳阿鸞低低的笑了,“你也是爲了保護你在意的人,我不怪你。”

之前跟陳阿鸞約定好的,只要裴俊星重新佔用了楚成的身體,我就會將陳阿鸞的鬼魂徹底的封印在我的身體裏面,從而來控制裴俊星。

陳阿鸞之前跟我說了我走了之後的事情,陳祥雲的確是將她的屍骨燉了,而那骨頭湯,不光是被陳祥雲自己喝了,跟他一起喝湯的人,還有我。

陳阿鸞的屍骨消失,鬼魂融合在了一起,現在完整的鬼魂,就在我的身體裏面!

陳阿鸞還說,其實並沒有什麼長生不老的方法,但是我不一樣,其實陳祥雲一直想要得到的,從始至終就只有我的身體而已。

而我,就是那個長生不老容器。

龍鱗、血蠱、龍息還有她的鬼魂,這一切全都不是巧合,只是爲了打造一個最有利的容器而已。陳祥雲並不是想把我變成傀儡,而是想要奪舍我的身體。

楚成的身體現在已經千瘡百孔,雖然看起來沒什麼問題,但其實也沒有多少時日了,所以陳祥雲纔會這麼迫不及待的來到這裏。

其實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一個圈套,專門爲我設下的圈套。

我低下腦袋,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其實,我就是個不人不鬼的怪物。

而陳祥雲也已經發現了楚成的異常,臉色頓時就是一變,朝着楚成的身體怒喝道,“你竟然沒有死?!”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