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我們八域玉海公會的會長,明天換了新的,之前的老於頭兒調走了,這又換了一個新會長上來,第一件事就是漲價……」

「聽說我們八域玉海公會的會長,明天換了新的,之前的老於頭兒調走了,這又換了一個新會長上來,第一件事就是漲價……」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

墨九狸和帝溟寒坐在客棧大廳,窗邊的一個位置,聽著眾人議論著,也從眾人的談話中,知道了大概的信息,看起來明天會很熱鬧了……

「為什麼以前我們去諸神大陸的時候,沒有走過玉海呢?」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好奇的問道。

「諸神大陸算是下界,在聖域有幾條路是直通到諸神大陸的,所以不需要走玉海!」帝溟寒笑著解釋道。

「那神界八域,你都去過嗎?」墨九狸問道。

「去過幾個,沒有全都去過!」帝溟寒說道。

「以前你也從玉海走?」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快穿:不服來戰 「不是,直接御空飛去就可以了,你要是想,我也可以帶你直接去第五域的!」帝溟寒寵溺一笑的說道。

「不要,以前我知道神界很大,也只聽說過神界八域,但是娘親和爹爹都沒帶我溜達過,娘親時常帶我去諸神大陸,我也以為神界其餘地方都跟神主府差不多,只有諸神大陸不同,所以我喜歡去諸神大陸,卻沒有去過神界的八域各地……」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以前她不明白為何娘親不讓她知道神界太多地方,也不讓她在神界遊歷,現在的她卻都懂了,應該是因為在神界那些暗處想殺自己的人,一直在找自己吧……

從前的自己性子活剝,天真又無知,整天不愛修鍊就愛玩耍,如果自己去了神界別處,恐怕很容易被暗處的人發現,可能自己早就掛了吧……

「九狸,你怎麼了?」帝溟寒看到發獃,喊了幾聲都沒反應,於是傳音問道。

「沒事,只是想到我娘親了!」墨九狸回神微微一笑的說道。

「放心吧,我們一定會找到他們的!」帝溟寒看著墨九狸說道,想到當初的自己,帝溟寒就後悔不已。 江離認爲,這個苗人阿四如果是周武王的人,那麼他的本領肯定也不能小看,下蠱是他最擅長的,所以千萬不能打草驚蛇,特別是我,因爲我的身體還不足以和江離、遊屍王這種活了上千年的皮囊相比。

蠱能腐蝕人心,改變心性,一旦觸碰,將會萬劫不復。

我從未想過,蠱術的厲害之處,竟然可以讓人改變心智。

我跟在江離身後,朝人羣之中走去,四周的人都和我們一樣,帶着面具,看不清楚誰是誰,這些人似乎都很興奮,十分期待祭祀的開始。

隔了一會,祭祀大典開始,所有人有突然安靜了下來,面朝着臺子中間看去。

臺子上來了幾個人,端着一個金色小盅,小心翼翼的放在臺子上,另外一邊有個人臉上塗鴉着各種彩色的圖案,緩緩朝金色小盅的面前走去,興奮的開口說,“這是我們苗族特有的情花蠱,是苗族女孩子特有的,用“心血”加“蠱”練成,每日以心血餵養,十年得一情蠱。”

話音一開場,接下來的人都突然興奮的吼叫着,還有吹口哨的。

接着這個人繼續說,“今天大家相聚在這裏,老大爲大家專門做了十份情花蠱,在場的每一位都有機會得到。當然大家都知道,每月情蠱會發作一次,那種感覺應該是撕心的。中了情蠱的人如果不吃解藥的話,在情蠱發作的時候,大多數人忍受不住痛苦,自殺了。所以,一旦選擇情花蠱,就必須在老大這裏夠買解藥,否則你的情郎就會死在你手裏,別怪我沒有提醒在座各位。”

我一臉無語的看着江離,嘴裏泛着咕嚕,“這是個什麼玩意。”

遊屍王笑了笑,“我倒覺得這個東西挺不錯的,我也可以拿一個來玩玩,放在江離的身上,多好呀!”

我尷尬的看了一眼江離,江離的臉別提有多陰暗了,簡直是恨不得將遊屍王撕碎的表情。

蠱是指將上百種毒物放在一起,讓它們互相殘殺,最後活下來的就是蠱。而最毒的蠱叫情蠱,中蠱之人一想到自己心愛的人蠱就會啃噬他的心,讓他心痛。只有見到心愛之人,疼痛纔會停止。

古蠱經記載:“巫蠱中有一種情蠱。此蠱乃是花蠱的一種,以九十九個負心人的血肉培植,三月開花,極其豔麗,此時如以養蠱人的心血相觸,即成情蠱。中蠱者不得思情慾,否則心痛難忍,每思一次,心痛更甚,九十九日後,心痛至死。蠱者必是個用情至深的人,同時要以命飼蠱,蠱方能成,故此蠱世間罕見。

狩魔手記 臺上滿臉花紋的這個人繼續開口,“今天的祭祀,這一環節,是老大特地爲大家準備的好東西,名額只有十個,如果想要得到情花蠱,就必須上來比試,贏了的人,就可以獲得。”

我轉頭正準備問遊屍王有沒有興趣,才發現,此時此刻,遊屍王突然不見了蹤影,臺上附近也沒有她的身影,我嚇得趕緊拉着江離的袖子,“遊屍王不見了!”

江離看了看四周,聲音極其低沉的說,“找找看。”

我跟着江離走出人羣之中,試圖尋找遊屍王的身影,可是找了半天都沒有絲毫線索,這平白無故怎麼就會

不見了呢?

江離摘下面具,眼神驟然一舉,朝着一個帳篷直直盯着,“有問題。”

我連忙摘下面具,仔細一看,帳篷裏有影子在動,像是有人在裏面打鬥,江離迅速衝了進去,我也跟在其身後,走進帳篷一看,竟然是遊屍王躺在地上,四周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蟲子。

遊屍王臉色煞白,江離迅速俯身而去,將遊屍王抱在手上,準備離開,這在這個時候,遊屍王猛然睜開眼,用力推開江離,眼神裏充滿了憤怒,好像看見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樣,隨時會衝上來傷了江離。

江離眉頭緊鎖,看了一眼地下的細蟲,“她被人下蠱了。”

“怎麼會!她怎麼突然跑到這裏來了。”我實在不明白。

江離告訴我,一路上都有被拖動的印子,證明剛纔有人用強大的力量把遊屍王敲暈了以後,拖到這裏來的,是有預謀的,看來已經有人發現我們進來了,這是在給我們警告。

對方可以動的了遊屍王,證明也不是平庸之輩。

難道就是張老爺口中的苗人阿四?

阿四肯定只是一個代號,並不是真名。

而目前對於我們而言,棘手的不是遊屍王對我們充滿敵意,而是我們不懂解蠱之術,我和江離雖然對道法精通,可是這種黑巫術,未必就瞭解。

遊屍王眼神充滿了恨意,直勾勾的朝江離咬去,江離回身一轉,迅速避開了遊屍王的攻擊,伸手直降將遊屍王一把提了起來,不讓她繼續亂動,可是中了蠱術的遊屍王,力氣變得極大。

江離看着地上的蟲子,眼神一愣,“這個纔是情花蠱的解藥。”

我一臉茫然,問江離,如果這個細蟲子是情花蠱的解藥,爲什麼遊屍王還會對我們這樣。

婚戰:復仇女神 江離告訴我,所有的事情都有兩面性,遊屍王如果中了情花蠱的情況下,再用解藥,就可以恢復,但是沒有中情花蠱,就用瞭解藥,就會適得其反,對自己在意的人變成恨意,只有殺氣。

我心裏一愣,如果說負負得正的話,我只要拿到情花蠱說不定就可以救遊屍王了,可是心裏又有一絲擔心,這會不會是陰謀?

江離一掌打在遊屍王的肩上,遊屍王身子一軟,昏睡在江離的身上,江離把遊屍王抗在肩膀上,準備先送她回張家府邸。

“那逆陰陽怎麼辦?”我問江離。

此時的江離似乎已經不在乎逆陰陽的問題了,“這件事可以往後在挪,先救塗靈。”

江離正準備離開,突然轉身看了我一眼,“你去把情花蠱拿來。”

話音一落,江離抱着遊屍王就朝張家府邸的方向走去,留着我一個人準備去搶情花蠱。

我衝進人羣之中,臺子上兩個人正在比試蠻力,我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無縛雞之力,要是硬拼的話,肯定沒有辦法贏。

只能偷了。

擺在臺子上的只有一個情花蠱,而之前這個人說,他們老大說要給十份出來,那也就是說另外兩份肯定是在屋子裏的。

臺子的背後,有一個臨時搭建的帳篷屋子。

我穿越人羣

,朝帳篷屋子裏靠近,掀開布簾朝裏面一看,裏面有個人正在打盹,我躡手躡腳小心翼翼的朝裏面走去,躲在箱子後面,小心的看着四周哪裏有金色的小盅。

就在這個時候,打盹的人突然醒了,他的臉上沒有戴着面具,是一張清秀的臉,仔細一看,他的臉上還塗了白色的粉底,臉上打上了腮紅,嘴巴也塗了硃紅色,看上去妖異的很,如果不是他突兀的喉結,我一定會認爲這個人是個女的。

我記得張老爺曾經說過,這個苗人阿四娘裏娘氣的,難道這個人就是苗人阿四。

我心裏一咯噔,他要是妖魔鬼怪,我倒可以理直氣壯,偏偏是人,既不能傷害他,還要防止他對我下蠱,簡直要了我命。

江離現在又不在我的身邊,我到底該怎麼辦。

我的身體裏的小鬼終於安奈不住的跟我的腦子說話,“陳蕭,這個人就是苗人阿四,他雖然擅用蠱術,可是純陽之血可以化解所有污穢的東西,下蠱是屬於黑巫術,是不被認可的東西,你體內的純陽之血,就是最好的武器。”

我心裏一咯噔,這個小女鬼已經好久沒有跟我說話了,我還以爲她死在我身體裏了。

“你大爺的,你才死了!我聽得到你心裏說話的聲音好嗎!”小女鬼氣急敗壞的吼了一句。

“那我去了。”我心裏說。

我掏出法劍,伸出手想也沒有想,直接往手腕上一割,鮮血止不住的流了出來,我縱身一跳,衝到阿四的面前,直接把劍舉過他的頭頂,直直放在他的脖子上,極其嚴肅的口吻說,“情花蠱拿出來,逆陰陽也給我拿出來!”

這個阿四突然嫵媚一笑,“臭毛小子,怎麼是你來的,江離呢?”

我學着江離的語氣,奮力呵斥,“廢話少說,東西拿出來!”

阿四呵呵一笑,似乎一點也沒有害怕的意思,反倒是一臉有趣的看着我,“江離是不肯來見我,當年他血洗我們家族的人,手裏不知道有多少亡魂,你就是他的徒弟吧?我已經打聽你們很久了,你當真認爲,你的英雄師父是個好人嗎?”

“你想說什麼!”我伸手用力將劍擱在他的脖子上,我手腕上的血灑在劍上,正好割傷了他的皮肉,竟然發出燙傷的煙霧。

看來這個阿四不是普通人,他怕我的純陽之血。

阿四見我割傷了他,眼神立即變得嚴肅起來,突然兇狠的看着我,“臭小子,我和江離的恩怨,需要了解,如果他不來見我,他心愛的那個小姑娘,就只有死路一條,除非他願意放下身段,摒棄他所謂的情愛道德,要想救那個姑娘,除了情花蠱,還有就是解毒最好的靈藥。”

“什麼靈藥!”我呵斥。

他呵呵一笑,“出家人,不得近女色,可是情花蠱爲什麼可以以毒攻毒,那是因爲,蟲蠱裏需要一味藥,那就是情愛。江離如果能放下身段,以吻來將那姑娘身體裏的蠱蟲消滅,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江離之所以這麼厲害,就是因爲,他無情無愛,一旦出破,他就有了軟肋,有了柔情,他就不再是天下無敵了。”

原來他的目的,是爲了摧毀江離。

(本章完) 當初他就不該那麼輕易信了墨紫陽的話,誤把自己看到的當真,如果當初他能把話跟九狸說清楚,是不是她就不會受那麼多的苦,他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了……

墨九狸看到帝溟寒自責的眼神,微微躲避,儘管現在她接受了帝溟寒,允許他喊自己娘子,也幫他的爹娘解了毒,但是有些事情原諒是一回事,面對又是一回事……

如果她沒有在現代21世紀生活過一段時間,可能她根本做不到現在這般豁達,即便如此她現在對帝溟寒的心,都沒有在凌天大陸時的自然,她知道自己還需要時間,不只是她,就連帝溟寒也是,他們都需要時間……

因為自己曾經在21世紀生活過,因為她再一次愛上他是在凌天大陸,所以為了自己,為了寶寶,為了他的情深,她不願意辜負,只是需要時間去接受而已……

她知道寶寶很喜歡帝溟寒,更知道如果自己放棄帝溟寒,再也不會不能愛上別人,所以,即便現在有時候有些彆扭,她有些不適應帝溟寒的情深的眼神,卻也沒有表現的太過抗拒……

而帝溟寒是很善解人意的,從來都不會逼迫她,一如在凌天大陸時,那樣的貼心和溫暖,總能讓她很快就適應……

墨九狸恍惚間,被帝溟寒帶回了房間休息……

一夜無話

翌日,墨九狸和帝溟寒退了房間,隨著客棧的人流,一起來到了玉城中心位置的,一座大院,這裡就是玉海公會了!帝溟寒兩人走進來時,裡面已經聚集了近百人了……

不過看熱鬧的居多,並不是全都來租船過海的……

此刻,眾人都聚集在院子裡面,似乎在等待著什麼,帝溟寒和墨九狸站在靠近前面的位置,找了一個人少的地方站著那裡,不管是帝溟寒還是墨九狸,都是第一次來到這裡,自然想先看看別人怎麼做的了……

沒過多久,從內院走出來幾個人,其中為首的是一個鶴髮童顏的老太太,身邊跟著兩個中年人……

「我靠,該不會新會長是個女的吧!」

「好像真的是啊,你看兩個副會長一副恭敬的樣子就知道了!」

「對啊,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看到玉海公會的會長是女人啊!看起來我們八域越來越完蛋了啊!」

墨九狸兩人身邊的人,看到三人後紛紛議論著,雖然他們的聲音不大,但是還是聽的很清楚的……

墨九狸眼神看向對面走過來的老太太,不得不說對方雖然頭髮白了,臉上也多少帶著點兒皺紋,但是長相卻十分標誌,一看年輕的時候,就是個美人胚子,只是讓墨九狸疑惑的是,跟在老太太身邊的兩個中年男子,據說是玉海公會副會長的兩人,表情並不是想別人說的那樣恭敬,反而是有些無奈,鬱悶和憋屈的樣子……

讓墨九狸有些好奇三人的身份了,仔細一看墨九狸還真發現了端倪,這三個人的容貌,都有幾分相似,按照這個相似度來看,應該是隔代的親人關係…… 我呵呵一笑,敢在我陳蕭眼皮子底下算計老子師父,還真他媽是吃了天王老子熊心豹子膽了,奶奶的,我陳蕭不發威,當我是病貓,今天老子就跟你槓上了,媽的,師父命令我取情花蠱,我就只必須拿到,管你是什麼,管你什麼恩怨,我陳蕭決定的事情,誰他媽也攔不住。

狗日的苗人阿四,竟然敢來整我師父?

難道真以爲我是個娃兒,手無縛雞之力,傻不拉幾的還把這些陰謀詭計告訴我,簡直是聰明反被聰明誤,自以爲是!

人道至真 我師父不屑於他出手,我來對付這種小嘍囉足夠了!

“呸。”我一口唾沫噴在地上,用着極其不爽他的臉色看着他。

我手裏的法劍劍刃狠狠抵在他的脖子上,不斷冒着滾滾濃煙,這怕凡胎肉體不可能懼怕我的純陽之血,這個人肯定是殭屍。

有思想,反應迅速靈敏,只怕他手中的逆陰陽不僅僅可以對付下蠱,還能讓殭屍進化,變成苗人阿四這樣。

逆陰陽這個東西落入好人手中則是造福,落入居心不良的人手裏,那就是要出大事。

自古以來,正邪不兩立,二者只能居其一,雖說一開始周武王是霸道主義,隨着時間推移,他已經從霸道主義變成了蠻不講理,不可理喻,三番五次利用自己的資源做一些不道德的事情,現在陰司糜爛不堪,私自販賣陰間通行東西,從陽間賺錢,陰差之間互相勾結,陰司重臣各懷鬼胎,城隍廟沒了公正,擅自亂抓人,周武王爲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害的我陳家家破人亡,這些事情都脫不了干係。

如今,江離待我如他親兒子一般,區區一個苗人阿四,也敢想要犯我師父江離,簡直是無恥至極,老子今天不發威,就不信邪了!

“有話好商量,小孩把劍放下。”苗人阿四終於耐不住壓力開口。

我輕哼一聲,“對付流氓就要用流氓的方法,要我把劍放下?”

我呵呵一笑,繼續說,“我偏不!”

話音一落,我再次用力,他脖子周圍被割傷的地方冒着滾滾濃煙,無法癒合,劃破的口子沒有絲毫鮮血流出來,果然是個殭屍,活到現在,該回去投胎了。

“小兄弟,你我無冤無仇,這樣下去可就不好玩了。”苗人阿四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說。

我有意無意的動了動法劍,故意讓他傷口更大,“小兄弟?誰是你兄弟!叫我大爺

!”

這就在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的手指突然動了起來,我當時十分敏感,猜到他應該是想下蠱,抽出法劍狠狠朝他的手指一砍,直接將手指砍掉,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將法劍放在他的脖子上。

“廢話多,趕緊把情花蠱和逆陰陽全部交出來,不然今天別想活着出去。”我怒斥他。

苗人阿四倒是一副極其淡定的樣子看着我,他指了指旁邊的櫃子,“情花蠱都在那裏面,逆陰陽不在我這裏,在苗洞,你要是有本事的話,可以自己去拿。”

看他的樣子並不像是說謊,爲了防止他出現任何的小動作,我舉着法劍將他押到櫃子旁邊,抽出抽屜一看,果然有金色的小盅,和外面的情花蠱一模一樣,我定眼看了一眼他,一臉兇狠的問,“你確定逆陰陽在苗洞?”

他點點頭,滿臉的緊張,似乎極其害怕的我法劍。

我的純陽之血竟然有這麼厲害的效果,當初劉病病不斷的喝我的血,突然心中莫名有種感覺,我被人挖了個坑跳下去,一旦周武王他們從劉病病體中,提取我的純陽之血加以研究,說不定會對我有不利的情況。

該死,我竟然把這件事給忽略了。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衝進來一羣的苗人,手裏拿着各種武器,對我的闖入極其不滿,想要找我算賬的意思。

我抓着苗人阿四,法劍直直掛在他的脖子邊上,怒斥,“你們眼前所謂的老大,不過是一個活了千年的殭屍!不信你們看!”

我用法劍再次割傷他的脖子,劃出一個極大的口子,猶如屍體一般,不會流血,只有口子,被我純陽之血一碰,還會冒出濃煙腐蝕燙傷。

這下讓所有衝進來的苗人全部都傻了眼,似乎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過他們口中的老大竟然是個殭屍,這一幕足足讓他們目瞪口呆了好久,紛紛放下手中的武器,後退了好幾步。

我繼續說,“千萬不要被這種人迷惑了,打着下蠱的噱頭,實際上控制你們的思想,不斷的爲他做事,你們這下好好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什麼苗人阿四,他就是殭屍走狗!”

我奮力的怒斥聲震懾在場的所有人,原本淡定自若的阿四,也逐漸露出兇狠的表情,輕聲在我耳邊說了聲,“臭小子,你要不太過分了,我可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你就算扳倒我,還有成千上萬的個我在等着你,周武王的復活是必然的,你們擁戴陰長生的

人,全部都會死無葬身之地,別怪我阿四沒有提醒過你。”

我冷冷一笑,靜靜的看着阿四,一臉認真的說了句,“來一個,我就幹掉一個,來一千個,我就幹掉一千個,邪不勝正,你們贏不了的,不得民心的陰司,終究會被打敗!”

“上敕令,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爲男爲女,自身承當,富貴貧困,由汝自召,敕就等衆,急急超生,敕就等衆,急急超生!”我並指唸咒,將法劍狠狠刺穿他的眉心,用超生咒送他輪迴。

“別再來害人了!”我奮力一說。

眼前的苗人阿四,瞬間被我的純陽之血化爲灰燼,也就在那一瞬間,我打開了輪迴之門,他的魂魄順着的那束光芒,不斷前進,最後消失在的我眼前。

隔了一會,所有的苗人呆住了,一瞬間,全部撤退逃跑,我手裏緊緊拽着情花蠱,準備朝張家府邸走去。

回到府邸,就看見遊屍王不斷朝江離進攻,江離也都是後退閃躲,遊屍王的眼裏充滿了一股子邪氣很憤怒,恨不得將江離撕成碎片,我當時感嘆的很,真是因愛生恨,真可怕。

我趕緊走到江離面前,把情花蠱交給他的手裏,江離上前走去,伸手捏着遊屍王的臉頰,迅速將情花蠱的蟲子塞進她的嘴裏,也就是約莫兩分鐘左右的時間,遊屍王一臉茫然的看着我們,“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把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了遊屍王,遊屍王一聽氣不打一處來,咬牙切齒的說,“陳蕭你都幹什麼破事情啊!你拿什麼情花蠱回來,江離親我一下就好了!你看看你,老孃大好的機會,都被你小子給破壞了,老孃的幸福全部毀在你手裏了!”

我原本以爲她會自責,沒想到全部把責任推脫到我的身上,害的我被她莫名其妙的罵了一頓。

我一臉尷尬的看着江離,“師父,要是我沒拿到情花蠱,你會親她嘛?”

江離陰沉着臉,“你親不是一樣的。”

我撲哧一聲哈哈大笑,江離對我還真好,這種好事情都能替我考慮到,不愧是我最敬愛的江離!

遊屍王聽到這番話,更是氣的嗷嗷大哭起來,“臭江離,親我一下又不會死,你怎麼可以讓你的未來媳婦,讓別人來佔便宜呢,江離你是不是傻子啊!”

江離並不理會遊屍王,而是一本正經的問我關於苗人阿四嘴裏的苗洞究竟是在什麼地方。

武盡天途 (本章完) 所以說,兩個副會長的表情才會如此鬱悶吧……

很快,身穿一襲白衣的老太太,帶著兩個中年男子走了過來,小老太太一揮手,其中一個中年男子,立即手一揮,拿出一套桌椅,放地上一放……

小老太太往椅子上面一座,直接拿出個冊子,看了眼眾人說道:「誰要租船,趕緊的過來!我們速戰速決……」

小老太太一出聲眾人也是驚了驚,因為這著分明就是一個小老太太,說話聲音卻跟二十多歲的大姑娘一樣,聲音和長相完全不符合啊……

就連墨九狸聞聲也是一愣,隨即仔細觀察了眼坐在中間的小老太太,這才發現,對方應該不是一個小老太太,而是一個年輕女子,至於她變成這樣也不是易容了,或者是她故意的,而是因為她中毒了……

這種毒墨九狸還是第一次見,跟她前世在醫學院實驗室見過的一種變異毒素差不多,卻沒有想到在這裡也能遇到,還真是稀奇了……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勁嗎?」帝溟寒看到墨九狸一直盯著那個小老太太看,有些吃味的問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