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不知道樂天哥讓不讓我去,還有紫萱姐可是警隊的隊長,她不讓的話我就沒辦法去了。」她點點頭。

「哦……不知道樂天哥讓不讓我去,還有紫萱姐可是警隊的隊長,她不讓的話我就沒辦法去了。」她點點頭。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未分類 0

「我會和蘇紫萱溝通的……我的意思是,你在學醫的間隙,稍微學一些化學方面的知識,對你會有好處的。」李光明委婉地說道。

「哎呀……你墨跡個毛!你想收個徒弟你就直說……小冷,以後就跟著你李哥學化學。」樂天哼了一聲。

這傢伙……拐彎抹角的。

李光明一聽,馬上就露出了笑意。

「樂天哥……你把我當成機器人了吧?我學的了那麼多嗎?」顧小冷嘟著小嘴。

「你可拉倒吧,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恐怖?你比機器人厲害多了……經濟學的書你都看到哪了?」樂天翻了個白眼。

「嘿嘿……我都看到大三的課程了,好簡單……還不如學醫有趣。」顧小冷笑呵呵的說道。

樂天無語,這妹子才上大學沒有一個月吧?

天才的腦袋裡面有十個大腦吧?

「那你乾脆別上學了,暫時休學吧……先學點別的東西!沒事的時候再稍微學一下經濟學,畢竟你爸幾千億的家產還需要你繼承呢。」樂天說道。

「噗……」

幾個在喝水的醫學泰斗和李光明全部噴了。

「你說什麼?幾千億?」李光明傻眼了。

「你以為啊,她爹叫顧建……你應該聽說過吧?」樂天似笑非笑的看著李光明。

「就是那個醫藥大亨?」席立春教授驚訝的問。

「沒錯,看來幾位泰斗都認識顧建,這丫頭就是他的閨女,不過這丫頭傻了吧唧了,放著千金大小姐的生活不去過,離家出走……害的整個山海市警方找了一天一夜!最後我運氣好,撿到了她。」樂天點點頭說道。

顧小冷尷尬的對著自己的幾位老師笑個不停,幾位醫學泰斗無語的看著她。

倒是另一邊的樂包和徐老怪一直很安靜,這兩個人正在瞪眼珠子,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包子……你給我當個孫子吧?」徐老怪問道。

「你有孫女嗎?」樂包問。

「我兒子還沒孩子呢,不過兒媳婦已經懷上了,說不準是孫子還是孫女。」徐老怪很認真的回答了樂包的問題。

「如果只是我的話,我倒是沒問題,不知道樂天哥會怎麼想……」樂包指了指另一邊的樂天。

徐老怪愣了一下。

說來也是,做了樂包的哥哥,那豈不是也成了樂天的爺爺?

這就有點不太好了。

「那算了吧,以後就喊我師父。」他放棄了。

樂包點點頭。

「不過我實在沒什麼時間,而且我其實也不怎麼喜歡中醫!我喜歡的是巫術……」他鄭重重申。

「我會摸骨術啊!五術之一……沒準你就喜歡了呢?」徐老怪回答。

樂包想了想,這倒真是。

「那行吧……對了,你不是要帶我走吧?我可不會離開樂天哥!」他突然想起了什麼。

「那可不行,我的家在京都,你不跟我走你怎麼學東西?」徐老怪看著樂包。

樂包眨了眨眼。

「那我就沒辦法了,我也是拖家帶口啊人啊……我老婆也在山海市,我們還在同一個幼兒園呢,要不這件事就算了?」他看著徐老怪。

徐老怪愣了一下,這小子……

邏輯思維居然如此的強悍,居然還在拐彎抹角的和自己在這墨跡。

「你也有老婆?」他哼了一聲。

「當然!」樂包點點頭。

「你現在什麼本事沒有,你怎麼養自己的老婆?先跟著我學本事……這樣你將來可能會有不止一個老婆!」 甜妻追夫:總裁深深寵 徐老怪引誘道。

樂包眼前一亮。

「你別想騙我!我樂包豈能為幾個女人後退?反正我不離開山海市。」他依舊肯定的說道。

徐老怪無奈了。

既然小包子不離開,那也只有他留下來了。

「那也行,想讓我留下來教你,你就要讓我知道你到底有什麼水平……廢物是沒有資格做我的徒弟的。」他哼了一聲。

樂包猛地一挺小胸脯,孩子畢竟是孩子,徐老怪輕輕地一激,他就坐不住了。

「走!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本事!」

他拉著徐老怪就想離開。

「樂包……你做什麼?馬上要吃飯了。」 偏就不談愛 樂天看到這一幕奇怪的問道。

「這老頭懷疑我是廢物!」樂包馬上告狀。

徐老怪看到樂天奇怪的眼色,倒是把他弄的尷尬了。

「行了!徐老只是隨口一說……這樣!明天你不用上學了,就留下來接受徐老的測驗,別耽擱吃飯。」樂天大手一揮。

樂包也只能接受安排了。

「開飯啦……」

蘇紫萱走過來笑著說道。

我的人生從花錢開始 「來來來……大家去餐廳,我們邊吃邊聊。」樂天邀請道。

一行人走進了餐廳,這虧了這別墅足夠大,否則這麼多人根本別想坐的開,桌子上滿滿的都是各種好吃的,杜小晗這丫頭早就等著呢。

剛剛樂包沒時間陪她,她居然和李光明的兩個閨女成了朋友,三個小丫頭玩的不亦樂乎。

「喝酒嗎?」樂天問。

幾位醫學泰斗看了看,沒說話,客隨主便嘛。

「喝一點吧……今天幾位老師親自過來,必須要好好的招待一下。」蘇紫萱說道。

「好,我去要!」

樂天點點頭。

看著他快速的跑開了,一桌子人莫名其妙。

「旁邊那棟別墅住著一個有錢人,和樂天是好朋友,我們家沒酒了就去他家裡要!」蘇紫萱笑著解釋。

這麼奇葩的關係,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之外!

一桌子人哈哈一笑。

「我們先吃一些……不用管樂天。」蘇紫萱招呼道。

幾個孩子早就迫不及待的開吃了。

「小冷你照顧好自己的老師,包子……你也一樣。」蘇紫萱吩咐。

幾位醫學泰斗也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女人才是別墅裡面做主的!他們看著這些吃飯的人,另一邊有三男一女一直沒說話,他們彷彿是一個整體的,旁邊是一個漂亮的帶著一個小女孩的女子,另外一邊是李光明一家人。

反正這個成分極其的複雜。

既然蘇紫萱開口了,幾個人就先以茶代酒,慢慢的吃著。 隔了好長一會兒,門才咯吱一聲打開,從裏面走出來一個臉色慘白的中年男人。這個中年男人我認識。就是之前和我們一起坐中巴車途中聊天的兩人中的一個。

整個小賓館的樓道都是漆黑一片。那個中年男人的臉色在這漆黑的樓道里。顯得更加的慘白。跟着中年男人進入賓館之後,裏面一股發黴的味道撲面而來,讓人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裏面是一個標準間,有兩張牀。只不過那牀單看上去髒兮兮的,被子裏還坐着兩個人。一箇中年女人和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兒,兩個人的臉色和那個中年男人一樣呆滯,看上去沒有生氣。我們進來好一會兒了。那兩個人的目光才轉到我的身上。

“怎麼樣,昨晚有沒有人出事兒?”中年警察朝着那個中年男人問道。

“沒死人。老二家兩口子快不行了,估計這兩天就會斷氣。”中年男人說話的時候。沒有半點表情。

老二家兩口子,就是他弟弟和弟媳婦兒。兩個人都快要斷氣了,他說的好像跟極其平常的事兒一般。

這並不是說他絕情。而是在這種情況下,死亡好像已經是順理成章的事情。誰曾想到,一夜之間,整個村子都陷入了這種情況當中。他們什麼都做不了,整個人的身體開始越來越差,好像死亡就是他們的歸宿,他們現在在等待着的,也只有死亡。

“帶我先過去看看他們,說不定有辦法。”我朝着那個中年男人說道。

聽到我這話的時候,中年男人眼神中閃過一絲神采,不過很快就黯淡下去了。他纔不相信,我會有什麼辦法呢。這些天來,村子裏也不是沒有把人送到醫院去過,但是在醫院裏,除了花錢還是花錢,身體卻一點起色都沒有。

看來,他把我當成那些醫生了。

“走吧,帶我們去看看。”中年警察也附和了一句,他才帶着我們朝着隔壁的房間裏走去。

在隔壁房間裏出來一個和剛纔中年人面相差不多的,應該就是他口中的老二。

“哥,我們兩口子快死了,我不想死,不想死。”門剛開,老二看到中年男人之後,一把抓住他的手開始哭起來,就好像孩子在尋找安慰一般。

“你死不了,他們有辦法,你要配合。”中年男人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指着中年警察朝着自家兄弟說道。估計在他看來,那個中年警察都比我靠譜的多。

老二聽到這話之後,竟然撲騰一下跪在了地上:“求你們,救救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看着跪在面前的男人,中年警察期待的目光看向了我。

“先進去再說,看看裏面的情況。”朝着中年警察說道。

進到房間裏之後,才發現裏面竟然有一股濃濃的腐臭味道,這種味道很像是死屍的味道。牀上還坐着一個女人就是老二媳婦兒,她的臉上竟然都已經爛了,噁心的黃膿不停的往下流。我身後的年輕警察乾嘔了一聲,迅速的逃出了房間外面。

“你們幾個先出去,我在這兒看看。”我朝着中年警察說了一聲,中年警察帶着剛纔那個中年男人一起離開了,房間裏只剩下我和老二夫婦三個人。

看到我留下來,老二剛纔的激動瞬間冷了下來。

“如果你們不想死的話,接下來必須按照我說的做。”我看着躺在牀上的老二女人朝着她說道。

讓老二夫妻兩個人都躺在牀上閉上眼睛,不管聽到什麼活着做夢夢見什麼,都不能離開那張牀。當他們躺下之後,我就開始在他們身上蓋着的那髒兮兮的被子上畫了起來。

用硃砂在那牀被子上畫了一副巨大的驅鬼符,然後從揹包裏面掏出幾張鎮魂符貼在他們的腦門上。四個牆角點上香燭,然後整個房間的牆上,也被我畫上了驅鬼符和鎮魂符。

其實,對於他們到底爲什麼會變成這樣,我根本就看不出來。但是現在,如果我不做點什麼的話,那麼這兩個人能不能撐過今天晚上還是個未知數。整個村子裏的人怕光,那麼很有可能就是有鬼物上身,或者陰氣入侵。

從進門到現在沒有看到鬼上身的徵兆,所以很有可能就是吸入了太多的陰氣,我這樣佈置就是爲了把他們體內的陰氣給逼出來。

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命”都還在,也排除了的儀式。

弄好了這一切之後,我從揹包裏面掏出拍魂尺,一步步的朝着牀邊走過去。

牀上的夫妻二人,好像是做了噩夢一般,不停的在牀上翻騰着,臉上特別的扭曲,好像正在遭受着什麼重大的打擊。

看到這情況,我毫不猶豫的拍魂尺直接拍了上去。

剛拍上去,就聽到一聲淒厲的慘叫,從那個女人身體內發出,但是並不是女人的聲音,而是一個粗狂的男聲。聽到這動靜,我心裏一驚,看來失誤了,真的是被鬼物上身,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慘叫聲。

但是我之前佈置的時候,並沒有防這一點,在他們的額頭上的也只是鎮魂符,希望拍魂尺拍下去的時候,他們的魂魄不會有傷害。

現在看來,必須得重視這個問題。

我立刻從揹包裏面掏出十二個小旗子,在附近擺下了十二都天門陣。這個陣法就是爲了防止他們體內的那些鬼物出來之後逃走,可以把那些鬼物困在裏面,只要鬼物從他們身體當中出來,那麼就會被我給滅掉。

弄好這一切之後,我再也不手下留情了,用力的掄起拍魂尺朝着兩個人的身上拍了下去。兩個人體內的聲音叫的更慘了,估計整個樓層都已經聽到了,外面有人在敲門,是中年警察在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情。

現在正在關鍵時刻,絕對不能放鬆。

“叔,你守住門口,不準任何人進來,不然的話,不光他們兩個沒命,我都得完蛋。”我趕緊朝着門口大聲喊道。

現在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喊完之後,我再次用力的朝着兩個人拍去。

終於,再拍了十幾下之後,兩個人體內的鬼物終於被我給逼了出來。那兩個厲鬼剛出來就想逃跑,卻沒有想到直接就衝進了我的十二都天門陣當中。本來兩個厲鬼還想回頭再次進入老二夫婦的體內,可是他們的被子上被我給畫上了鎮鬼符。

剛纔我已經讓兩個鬼物受了不輕的傷,現在被我輕而易舉的揮動拍魂尺,拍的魂飛魄散了。

這時候,我才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叔,這邊好了,進來吧。”我打開門,發現外面圍了一大羣人,全部都臉色蒼白目光呆滯。

“你對老二做了什麼,他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放不過你。”剛纔那個中年男人有些激動的抓着我的衣領,朝着我大聲怒吼着。

“他們已經好了,待會兒就能醒來。”我說這話,走過去把窗簾一把掀開來。就在窗簾掀開的瞬間,外面的陽光直射了進來,門口的那羣人立刻退後很遠的距離,然後伸長脖子朝着牀上看過去。

牀上的兩口子被太陽光直射下,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看到太陽的瞬間,還是習慣性的用被子矇住頭。

過了好一會兒,他們才意識到,自己已經不害怕陽光了。

發現這一點之後,兩個人竟然像是瘋了一般,把窗簾全部拉開,光着腳丫子在地板上又蹦又跳,然後開始抱在一起痛哭起來。

“好了,他們兩個沒事兒了,叔,你派人先把他們看着別亂跑。”說完話之後,我轉過身,朝着身後的那些人喊了一句,“誰想下一個嘗試?”

話音剛落,那些人都開始大聲喊起來,剛剛還在質疑我的人,現在把我看作是他們的救命稻草。

我這次來就是爲了做這事兒的,但是這邊的人實在是有些多了,我一個人分身乏術,只能每次多來一些人,安排了一個非常大的房間裏,每次六七個人一起,這樣能夠節省不少的時間。

但是就算這樣,天黑之前,我還是隻完成了不到一半,另外一半隻能等到第二天才能繼續了。

“葉子,接下來該怎麼辦?”中年警察朝着我問道,經過白天的事情之後,他已經對我佩服的五體投地了。

“叔,我今天太累了,你去幫忙問一下村子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晚上如果有事兒的話,一定要第一時間喊醒我。”說完話之後,我就朝着新開的那個房間裏走去,躺在牀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上時間,忽然聽到外面有急促的敲門聲:“葉子,趕緊起牀出事兒了。”

聽到中年警察的這話,我立刻從牀上彈了起來,胡亂的穿上衣服開門衝了出去:“叔,出什麼事兒了?”

“說不清,你趕緊跟我一起去看看吧,那些人都有點不正常了。”

還沒等他說完話,我就朝着之前的那個中年男人房間跑了過去,就在樓道中,我看到了那羣村民再次聚集在了一起。 嚴子黃的別墅裡面居然黑乎乎的?

樂天奇怪的按了按門鈴,嚴子黃這麼晚了居然還沒回來?

一個保鏢過來看到是樂天就急忙開了門。

「嚴子黃呢?還沒回來?」樂天問。

「嚴總……心情不大好,這燈也不讓開……就坐在別墅的天台上。」保鏢無奈的說道。

樂天愣了一下。

「我上去看看。」

保鏢讓樂天進入了別墅,樂天直接上了別墅的屋頂,就看到嚴子黃這貨正在別墅頂上坐著,手上還拿了一瓶紅酒。

「你特么倒是挺會享受啊?」樂天走過去。

這黑燈瞎火的,一不小心摔下去可是搞笑了。

嚴子黃看了看樂天,他挑了挑眉。

「你怎麼來了?我看到你家好像來了很多人?」

樂天點點頭,坐在嚴子黃的身邊。

「來了幾個孩子的老師,還有蘇紫萱的同事!」他說道。

「那你不陪著,你來我這幹嘛?」嚴子黃疑惑的問。

「這不是沒酒了……來借點酒。」樂天攤了攤手。

嚴子黃點點頭,他家裡的酒有的是,也不在乎樂天那這麼一點。

「和我的管家說一聲就行了,要多少讓保鏢幫你搬。」他無所謂的說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