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陰沉着臉說:“剛纔你去哪裏了?”

小七陰沉着臉說:“剛纔你去哪裏了?”

2020 年 10 月 26 日 未分類 0

羅大舌頭說:“我,我能幹,幹嘛,我,我特麼拉,拉屎去了。你,你板着臉幹,幹嗎?每,每個月總,總有那,那麼幾,幾天啊。”

小七說:“在大船裏面找到幾根金條?”

羅大舌頭說:“小,小七同,同志,你很反,反常,組織懷,懷疑你,你有問,問題,坦白從,從寬,抗拒從,從嚴。”

羅大舌頭這話一說出口,船上的人都露出了驚恐的神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唯獨羅大舌頭不知道怎麼回事。

羅大舌頭說:“你,你們怎麼了,都,都怎麼了,我怎麼覺,覺得你們有,有問題。”

小七眼睛一瞪說:“有問題的是你。”說完手起刀落,一刀就削掉了羅大舌頭的腦袋。鮮血如噴泉一般噴涌而出。噴的我們滿身都是血,羅大舌頭的身體在甲板上搖晃了幾下就摔倒了。

我們都愣了,沒有人想到小七下刀如此迅猛,這才幾秒鐘的功夫羅大舌頭就沒了。

阿鬼反應過來抽出刀對小七喊:“我跟你拼命。”說完舉刀就刺。

小七畢竟比阿鬼要生猛的多,反手一刺。阿鬼的刀還沒碰的小七,就被小七來了一個透心涼。這一刀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小七拿捏的剛剛好,刀子從前心進後心出來,剛好把心臟對穿。

斷風刀果然是刀中上品,穿心過而滴血不沾。我和導員都瞪大了眼睛往後退了幾步,導員說:“你不是小七,你是誰?”

小七一臉陰邪的拔出刀子一腳踢開阿鬼對我們說:“我怎麼就不是小七了,我就是小七啊,怎麼你們不認識我了嗎?”

導員從後腰抽出峨眉刺,對小七說:“你離我們遠一點,快說你是誰?”

小七說:“你拿武器幹什麼,要殺了我嗎?羅大舌頭是假的,我殺他是爲了保護你們,朱蕊,你不要不識好人心。”

這句話我都聽出了其中的端倪,小七從來不喊導員大名都是叫婷婷,可是這一次竟然這麼說話,看來其中必有詐。

小七雙手握着刀一步一步逼近我們,我和導員已經無路可退。導員一咬牙拿着峨眉刺就衝了上去,這個時候的小七已經不是小七了,從他的眉宇之間可以看見一股陰邪。

導員上來左手就刺小七的心口,右手護在自己胸前。小七畢竟是練過的人,用刀一撥導員的左手直取導員心口。導員用護住自己心口的右手擋開小七的刀然後向後退了幾步。小七沒有給導員喘息的機會,一招橫掃千軍自導員的左胳膊就砍了過來,導員急忙伸手格擋。

刀砍在精鋼峨眉刺上冒出一串火花,誰知這一刀只是小七的陷阱。導員被巨大的力道震的身體一歪,此時小七一腳踹在導員的肚子上,然後趁導員沒有反應之時一個原地旋轉。刀光一閃,我心想不好。我雖然說的這麼多,但是導員和小七的打鬥時間不超過五秒鐘。

就是這五秒鐘,導員被小七一刀割開了喉嚨。正好倒在我腳邊上,血流了到處都是,導員用手拍着我的腿吃力的說:“快,跑。”每說一個字就會從嘴裏吐出一口鮮血。

我此刻已經害怕到了極點,眼睜睜的看着三個人就這樣死在我面前,我卻無能爲力。

小七的刀已經指向了我,歪着頭笑着對我說:“接下來到你了,不要害怕,很快。”

我心如死灰,已經不抱任何希望。手伸到後腰摸出勃朗寧閉着眼睛對着小七就猛的的連打五槍。

槍聲過後我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小七已經中彈躺在地上,從嘴裏涌出一股股的鮮血。槍由於剛纔的連發正冒着一股股的硝煙,混合着濃厚的血腥味衝的的我直噁心。

所有人都死了,我該怎麼辦,諸葛十三在哪?對了,諸葛十三去哪了?他爲什麼一直沒有出現。

我四處尋找,出了船上的四具屍體沒有任何人,只有拿着槍的我在瑟瑟發抖。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聽到這個聲音我的背後直冒冷汗,心裏涌起一股惡寒。

我轉頭一看站在我後面的是小七,他一臉驚恐的對我說:“怎麼了,人怎麼都死了?”

我急忙說:“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殺的,人都是你殺的,然後我殺了你。”

導員摁着我的胳膊說:“小北你怎麼了,是不是中邪了?”

我猛的睜開眼睛,原來是在做夢,我擦擦額頭的冷汗坐起來。此時天已經亮了,依舊是陰天。

所有人都在收拾行裝,滿眼血絲的羅大舌頭坐在甲板上狠狠的抽了一口菸屁股說:“昨,昨晚上不是說,說輪流站,站崗的嗎?怎,怎麼我叫誰,誰都不,不起來。我,我代表組,組織給小,小七同志通,通報批評。”

小七說:“我怎麼不記得你叫我,你自己也睡着了吧,我代表組織槍斃你,你信不信。”

這個時候阿鬼從遠處冒冒失失的跑過來,對我們說:“前面有東西,快過去看看。” 羅大舌頭說:“冒,冒冒失失的幹,幹啥,啥,啥東西。”

阿鬼說:“前面有一個大王八。”

小七說:“啥,啥,大王八,多大?”

阿鬼說:“殼得有兩三米寬,背上還背了一個大石碑,石碑上面有好些字。前面是海了,沒有船了。咱們恐怕得淌水過去了。”

諸葛十三說:“這次可真是遇見真的贔屓了,去看看。”

匆忙收拾行裝趕往阿鬼說的地點,小七說:“阿鬼你忽悠我們的吧,這特麼不就是個大石頭嗎?”

在我們面前的的確是個大王八,不過確是一個石雕。身上揹負着一個石碑,足有五米多高,由四根拇指粗的鐵鏈拉住大石碑,把大王八壓的結結實實。

阿鬼說:“我也沒說是真王八啊,你們冒冒失失非要來看。”

羅大舌頭對着阿鬼的頭輕輕拍了一巴掌說:“說,說你你還來,來脾氣,邊呆,呆着去。”

我對諸葛十三說:“你們諸葛家族不是什麼都懂嗎?去給大家翻譯翻譯。”

諸葛十三仰頭看着碑給我們唸了出來:“南海之巔,多有異災。常現巨獸,傷人性命。爲禍南海數百年。我等異術之輩,舉殺身之力。遊蕩南海十餘載,折人百餘。

終將巨獸鎮於南海,解世人於水火之中。負功德碑以示後人,弘揚我輩異術之功德無量。

我輩之首劉天師葬身與島,後人尋劉天師觀其道法者斬其惡獸之首掏其靈膽自可破其卦陣。”

羅大舌頭說:“我,我看上面字,字數不,不少,怎麼只,只有這,這幾句。”

諸葛十三說:“下面都是這羣人的名字,一羣傻比,把巨獸鎮在這裏造了這麼一個卦陣來埋他們的頭頭。還解救世人,他們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小七說:“巨獸傷人也是爲了生存,就好像我們人類爲了生存就要去殘害別的物種是一個道理,如此譴責巨獸疏不知自己和巨獸做着同樣的事。”

導員說:“這個大王八是個石頭的,咱們怎麼殺了它取靈膽。”

諸葛十三說:“爲什麼要殺它,它已經夠可憐的了。我有一種預感,咱們來的時候那個不可以動彈的巨獸可能和這個小的有些關係。”

羅大舌頭說:“不,不會是娘,娘倆吧?咱們要是把,把小的弄,弄死了,大,大的不,不得瘋啊。”

諸葛十三說:“所以不能殺。”

小七說:“不殺它又能有什麼辦法?”

諸葛十三說:“我也不知道。”

我看他們有一點要爭吵的意思,就急忙對他們說:“別先討論那個了,大石頭你們怎麼殺,應該先想想怎麼過去。”

旁邊的阿鬼說:“只怕想過去沒那麼容易,你們看。”說完從廢船上掰下一塊木頭扔到水裏,這水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直接把木塊推了回來。

我們又反覆試了幾次,可是依然是如此。都傻眼了。這千船冢之外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把船往中間吸引,這中心卻又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把船往外推,就行成了這麼一箇中心湖包着中心島。

諸葛十三說:“我記得咱們之前觀察卦心島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這個湖,這個湖是自己冒出來的。”

小七說:“你的意思是?”說完眼睛向下斜去看着大王八。

小七又說:“咱們覺得卦心島是中心,但是這個圈很大,可能咱們腳下才是最中心。”

導員說:“你在表達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明白了。”

小七剛想要解釋突然摸着下巴眼睛往上瞅着似乎突然忘詞了,遲疑了三秒對諸葛十三說:“你解釋吧。”

諸葛十三說:“咱們踏進千船冢的時候中心是卦心島,可是接近了這個大王八以後中心就在咱們腳下了。船的格局可能發生了變化,”

羅大舌頭說:“你,你扯淡的吧?怎,怎麼可能會,會移動。我,我昨晚守,守了一,一晚上的夜,船要是動,動的話,我肯定知,知道。”

諸葛十三說:“你往咱們昨晚住的方向跑過去看看,一看便知。”

羅大舌頭帶着阿鬼一溜小跑就去了,我突然心生疑問就問諸葛十三:“我覺得你說的有紕漏,假設咱們這裏現在是中心,有一股外力推着咱們,可是如果咱們是中心。應該也是是力的中心,扔出去的木塊應該是往外走不應該是往裏走。”

諸葛十三說:“這就是奇怪之處,如果我猜的沒錯這個大石頭是有生命有意識的,而我們就是剛好路過的可以救它的人。”

小七說:“所以你想救它,可是你該怎麼救呢?它就算是有生命也已經變成石頭了,你又有什麼能力來救它?”

諸葛十三說:“斷風刀被羅大舌頭吹的那麼神奇,不知道削鐵鏈什麼樣?”

小七笑着說:“別說我也想試試,女人都走遠一點,別在這裏礙事。”導員拉着我往一邊走,小聲對我說:“裏面一會指不定蹦出什麼東西來,咱們還是躲遠一點。”

走出十幾米遠回頭看小七,就見他拿着斷風刀比劃了幾下。有點猶豫的在跟諸葛十三說着什麼,距離太遠聽不清楚。諸葛十三說了幾句話,小七就開始拿着刀砍鐵鏈。

斷風刀聽其名便知此刃之鋒利可以斷風破流,當然其中有誇張的成分,但是敢起這麼個名字說明刀不是一般的刀。

小七手腳利索的連揮四下,削鐵鏈就跟削木頭一樣。導員說:“果然好刀,削鐵如泥啊,我的想個辦法誆過來。”

我對導員說:“算了吧,刀是羅大舌頭寶貝,你給他坑走了他不得給你玩命。”

導員指着他們的方向說:“你看。”

我轉過頭去看,只見石頭大王八正在慢慢的裂紋往下掉着石皮子。碑也往一邊歪過去,一隻縮減版的深海巨獸呈現在我們眼前。

這隻巨獸和那隻不能動的大王八一模一樣,只是個頭小了許多。八成是大王八的兒子小王八,小王八看着樣子是被封的年頭不小了,一見光亮立馬沖天嘶吼不止。

發泄完不滿的情緒以後直接趴在了小七和諸葛十三的腳下,我和導員都看呆了。這玩意在石頭裏面被封了那麼多年出來以後仍然是生龍活虎的,有點刷新三觀了。

小王八趴在地上在小七腳下吐出一顆大約有網球那麼大的珠子,小七撿起來轉頭跟諸葛十三說話。兩人交談了一會以後小七對小王八一揮手,小王八就跳進水中走了,當時就沒有了身影。

我和導員尋思着去小七他們那裏看看珠子,可是腳底下的船突然開始飄動。我在船上幾乎站不穩了,導員拉着我的手說:“快趴在船上,等會再和他們會和。”我點點頭趴在船上。

由於小王八吐出靈珠這千船冢的千年大陣在一招毀於一旦,說有船隻大小不一都已經失去了吸引力隨着水流到處飄動。

這個陣勢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大船小船滿眼都是幾乎覆蓋了整個海面,所有的船都在往一個方向飄動。只有點那種大航海時代的感覺,雖然都是一些破舊的船,卻也有幾分波瀾壯闊的意思。

唯一讓人擔心的是我們六個人徹底失散了,我和導員一組。小七和諸葛十三一組,羅大舌頭和阿鬼一組。剛纔船到處都是我們已經失去他們的蹤跡。

導員說:“這樣飄下去也不是辦法,要不然咱們去卦心島吧。估計他們也會去那裏,咱們直接在那裏會和。”

我說:“你知道卦心島往那邊走嗎?”

導員站起來四處張望了一圈坐下對我無奈的搖了搖頭,突然船被一個什麼東西撞了一下。我和導員下意思的都掏出槍對着水下戒備,突然流出一個熟悉的頭,原來是小七他們剛救的小王八。

小王八露了個頭又回到水下,接着我們的船就自己動了起來,在大大小小的船隻中自由的穿梭。八成是小王八推着我們在走,可能是爲了報恩推我們去和諸葛十三還有小七會和。

導員說:“你說這玩意就那麼聰明嗎?它怎麼會認得我們呢?”

我說:“這小傢伙估計和小龍活的年歲差不多,當然有靈性了,我們人類對於它們來說說不準還是低等生物呢。”

導員說:“你可別扯了,人怎麼可能是低等生物,人多聰明。”

我說:“咱們來的時候可以指揮鮫人的那個大王八兇不兇,牛掰不牛掰,我估計那玩意要是可以自由活動咱們還不知道呢就被他給吃了。”

導員說:“確實挺牛掰的,那有能說明什麼啊?”

我說:“如果大王八的數量非常多呢,多到比人還要多,甚至有自己的族羣和社會關係。你覺得人還有生存的餘地嗎?”

導員說:“這個我不給你擡槓,人還是太渺小,對於自然來說大王八也是非常渺小的。”

我說:“對啊,這個世界上沒有被探測出的生物還多着呢。說不準龍確實存在,以前在新聞上見過一個營口墜龍事件弄得挺邪乎的,不知道是真是假。” 導員說:“這個事我也聽說過,當時還有好多人去給掉下來的龍潑水。聽說後來死了吧,老人說是一條成了精的大蛇丟棄肉身飛天成仙了。”

我說:“的確是條大蛇,我們宿舍有一個同學就營口那邊的。她爺爺當時就去給龍潑過水,聽她說當時是下了一晚上的大雨,第二天就有人發現了一條活龍就在田莊臺上遊。

當時她爺爺去的時候已經有很多人圍着龍,有的人用葦蓆給活龍搭起了涼棚。有人拿着盆給龍潑水,當時那條龍已經奄奄一息了,還有和尚給龍唸經超度。

具體什麼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了,都是聽她口述的,許多地方記不清楚了。我記得她說後來有軍隊攔着不讓人靠近,說什麼的都有,有說龍死了被人擡走了。有的說龍在一個雷雨天又飛走了,不過我更相信是死了。”

導員說:“龍可能是一種遠古生物只是滅絕了而已,龍不可能是子虛烏有的東西,或許可能原型並不是鹿角長鬚五爪金鱗,但是一定有這麼一個物種。”

我說:“咱們遇到的大王八和小王八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可能就是龍,中國不是有四大神獸嗎?青龍白虎玄武朱雀,它們可能就是玄武的原型。”

導員說:“不是贔屓嗎?怎麼又玄武了?”

我拍拍腦門想了想說:“這也並不是說不通,龍之九子這一說和四大神獸這一說出現的時間並不一樣。所以有不謀而合的地方也很正常,應該是這麼個意思吧。”其實我也不是很懂。

導員說:“我明白,假設龍之九子和四大神獸分別是兩個人編出來的。這兩個人都生於不同的朝代,並且都見過咱們遇到過的大王八,所以就以大王八爲原型分別杜撰了一個贔屓和一個玄武。”

我說:“對,就是這麼個意思。”

導員說:“你猜猜小贔屓要帶咱們去哪?”

我說:“這貨八成通人性,估計是帶我們去和小七和諸葛十三會和。”

導員說:“你就不怕它把咱們帶到大王八那裏給吃了。”

我說:“不會吧,咱們和它無怨無仇的它幹嘛把咱們往虎口裏面送啊。”

我剛說完話船就停下了,我往水下看去已經沒有了小王八的身影,而我們靠岸的地方是一個小島。這可能就是傳說中的卦心島,只是我們還不能確定,因爲沒有任何設備可以告訴我們這裏就是卦心島。

既然到了島邊我們就要上島,如果是卦心島我們就要去取黑珍珠。順便去瞻仰一下那個狗屁劉天師。剩餘的四個人估計也會以不同的方式趕往這裏的,雖然不能確定,但是我們也別無選擇,去看看再說。

導員說:“咱們沒有多少水,只有兩瓶礦泉水了。壓縮餅乾還有幾個,子彈我這裏還有幾十個,還有槍。剩下的都是一些急救箱一類的東西。”

我說:“咱們去看看吧,說不準島上有淡水可以喝。說不準在島上可以遇到他們呢?”

導員說:“那也應該留一個記號吧。”說完在石頭上刻了幾個字。

我們登陸的地方是淺灘,有許多各種各樣的大石頭。面前是一座山,至少從我們這個方位看是一座山,在外面看這裏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小島。

穿過沙灘來到山腳下,這個山海拔大約有四百米高,山上有許多熱帶植物。不要覺得四百米並不高,泰山也就一千五百多米。在山腳下有許多的椰子樹,看得我和導員直流口水。

導員是個練外家功夫的,爬樹簡直就是小菜一碟。三步並兩步就爬上去了,估計猴子也沒有她利索。摘下了幾個椰子用峨眉刺拿着大石頭砸出兩個大窟窿然後直接用嘴張着喝,其實椰子並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麼好喝,也就那樣,這個椰子還是半生不熟的肉很薄。

說椰子汁沒味吧又有一種怪怪的味道,可能是因爲不熟吧,不過這椰子確實是個好東西。一人喝了一個以後不餓也不渴了,導員說:“椰子是高蛋白,喝飽了可以一天不覺得餓。”

我說:“別扯了,怎麼可能一天不覺得餓。你說的那是那些減肥的人,他們天天閒的渾身疼,咱們可是要登山呢。對了你包裏還有空瓶子嗎?”上船之前準備了一些瓶裝水,導員喝完以後瓶子沒扔,打算抓一些小魚回去養。

導員:“有啊,還有三個,你要裝椰子汁啊?”

我說:“對啊,以備不時之需。裝一點帶着,隨時用的上。”

兩個又一起動手裝了滿滿三瓶子的椰子汁塞進了揹包,在山腳的一顆樹上又刻了幾個字給他們當記號以後我和導員就上山了。

這爬山是個力氣活,身上的揹包雖然不是很沉但是也壓的我們喘不過氣來。這裏可能一千多年沒有人來過了,根本就沒有路,我和導員只能爬着石頭上去。

有的一塊大石頭足足有十米多長,旁邊就是懸崖峭壁。導員還好點跟一隻貓一樣手腳並用的就可以爬上角度幾乎四十五度的大石頭,我可就慘了,爬到一半就上不去了。

後來導員沒有辦法只好找來一根藤條把我拉上去,就這樣兩個爬到山頂的時候已經筋疲力盡了。躺在山頂的大石頭上歇了好一會纔算是還了陽,說好的椰子可以保我一天不餓,這一會我已經飢腸轆轆了。我掏出裝好的椰子汁狠狠的喝了一氣,味道怪怪的椰子汁順着我的喉嚨滑過我的食道流到我的胃裏,又變成力量輸送到身體的各個地方。

頓時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導員也喝幾口對我說:“小北你說的對,有備無患,等一會再弄一點,我看咱們不遠就有一片椰子林。”

我說:“沒有別的水果嗎?咱們等會去看看還有沒有別的水果,不能老是吃椰子。”

導員指着前面不遠處的大石頭說:“等會咱們去那裏看看,那裏位置高看的遠。”

又在石頭上休息了一會,導員先爬起來爬上大石頭往四處看。看了一會導員對我大喊:“小北,小北快過來快過來。”

我說:“怎麼了,你看見小七了這麼激動。”

導員說:“你快來看看,快來看看。”

我好奇的也爬上大石頭,瞬間就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什麼叫巧奪天工,什麼叫鬼斧神工。在這個建築面前簡直就是母雞身上的絨,什麼是絨,就是雞羽毛最裏面最軟的毛叫絨。

這個建築竟然是一個八卦的形狀,不是單純的黑白魚旋轉。而是一副真正的八卦,不但中間有黑白魚旋轉,邊上還有八個卦象。

這八個卦象分別爲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導員也只知道一些皮毛只告訴了我這麼多,最後還說了一嘴什麼這個是按照武侯的八陣圖所建造的。

武侯不就是諸葛亮嗎,不就是諸葛十三的祖宗嗎。前面咱們說過,諸葛十三雖然是啓孤族後裔,但是他還有一個身份就是諸葛武侯的後人。他對下面這個八陣圖應該非常瞭解,可惜他不在。

這個八陣圖在山下,四面環山。下面是一片森林,被種成了八卦的形狀。我們從山頂看下去真的是非常壯觀,每一個卦象都整整齊齊。

如果那是用磚頭蓋的,石頭壘的,水泥砌的我們一點都不會驚訝。可是這是用樹種出來的,一顆一顆種出來的。

中間那個黑白魚,就是八卦的陰陽兩面是兩個湖。一個湖是清水,另一個湖貌似是混濁的污水。卦的最重心有一個建築,可惜太遠根本看不清楚。

我們又搞了幾個椰子把剛纔喝空的瓶子裝滿,又趟着亂石雜草下山去了。下山比上山的時候要平坦一點,沒有那麼多大石頭,山腳下全是樹,前面應該就是在上面看見的八陣圖了。

這一路比我們想像的要順利,穿過樹林就來到湖邊上。湖是人工砌成的,湖邊上都是方方正正的大青石臺階,很難想像當時的人力物力還有科技手段是如何建造這麼一個大的出奇的人造湖。

我去仔細的看了看大青石臺階我有些愣了,大青石臺階分爲五層,三層在水面以上,兩層在水面一下。大青石臺階上竟然沒有接縫,我驚奇的叫導員過來一起看。

導員仔細研究了臺階也覺得不可思議,我們順着臺階走了一小段。沒有發現一個接縫,也就是說這臺階有可能是用一塊大石頭鑿處理的。這個人造湖的面積之大我們已經無法大約的去說它有多大,這麼說吧,已經看不清對面的樹。

這個臺階就好像一個碗的碗邊,這個人造湖就好比是一個碗。這個碗有可能是人工開鑿出來的,第一這得是多大一塊石頭,第二這得有多少人蔘與這個工程,第三以那個時候的工業水平是如何打造出來的。

真的不敢想象古人的智慧和勞動力,這大青石臺階雖然沒有現代工業打造的那麼光滑卻也算得上是齊整。我們不遠處剛好就有通往卦心的路,是八卦裏面的那條分界線。

這條路寬大約兩米,是一條青石路,青石欄杆。於青石臺階無縫對接,也是從大石頭上開鑿出來的。

走上青石路大約走了一百米左右導員突然拉着我的手興奮的說:“小北你快看下面是什麼。”我急忙伸頭往水下去看,頓時驚訝的張大了嘴。 水裏面竟然有一條龍,鹿角陀頭兔眼蛇項長鬚五爪通身金鱗的一條龍。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