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便還打了一個河道蟹,補充一下河道的視野,

順便還打了一個河道蟹,補充一下河道的視野,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GOD戰隊的目標,就是中路一塔,

所有的一塔中,中路一塔的戰略價值是最大的,推完了中路一塔,中區的資源,視野,都會受到對面慘烈的壓制,

寒冰,婕拉,麗桑卓三個人集結在中路,王族戰隊的中野也迅速的反應過來,竭盡全力的去保護住中路一塔的血量,

即使被寒冰偷偷摸了一下也是非常致命的,寒冰現在平A的傷害非常高,防禦塔又如此的脆,

此時王族戰隊中路的防禦塔還有四分之三,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危險,

當寒冰,麗桑卓全力推線的時候,寒冰也勉強能夠平A了三下防禦塔,之後蛇女,人馬都來,瞬間把兵線清完,GOD戰隊在繼續推有點不現實了,

開始GOD戰隊並沒有走人,而是繼續在中路迂迴着,

根號不解的問:“難道GOD戰隊還想對中路一塔下手嗎,現在不理智啊,”

“是的,不好推的,蛇女清線也不錯,還有一個人馬打反手,要是琴女在塔下開出一個大招,大中兩個人,GOD戰隊這波就爆炸了啊,”

“我覺得爲了穩健,還是先撤退比較好,”

“是的,先穩一手,比較好,”

也許是穩健的夠多了,現在GOD戰隊在這裏表現的相當強勢,寒冰不停的用W技能消耗,麗桑卓不停的用Q消耗,而另外,婕拉的種子,E技能都成爲了王族戰隊的噩夢,

兵線一來,GOD戰隊總能在瞬間就清完,隨後寒冰趕緊上去點兩下塔,

麗桑卓也點一下,婕拉點一下,

中路防禦塔的血量在一點點的消耗,不過蛇女清兵也非常快,不會讓寒冰多點幾下,

不過李自豪兇悍的嚇人,每次在防禦塔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還要扛這一下平A出兩下,

就靠着這種不要臉的打法,王族戰隊中路一塔已經只剩下四分之一了,

再來一輪兵線甚至可以直接推完了,

不能這麼幹啊,聖僧有些着急,不過燼不能過來,他必須先發育,但是花落說道:“燼,先來吧,這波馬上就要打起來,”

燼有些無可奈何,只好放棄下路這一大波的兵線,趕往中路防禦塔,

就在此時,又一波兵線來了,GOD戰隊趁機發動了對王族戰隊中路一塔的總攻,

不過蛇女也十分大膽,走位十分靠前,就是清理兵線,但是……目標編號014 誰都沒有想到的是,盲僧居然是繞後了,從右側的F4繞了過來,然後一個誰都預料不到的Q技能打在蛇女身上,

“糟糕,盲僧,”花落急忙打出幸好,

蛇女也是有些擔心,盲僧現在有閃有大招,要是來個迴旋踢,對面是GOD戰隊的人,踢回去,自己就死了,

於是蛇女開始下意識的往後撤,這一撤,王族戰隊就跟着撤退,

僅僅是下意識的往後方走的還有,李自豪大喜,寒冰瞬間又點出了兩下,

“哎……”聖僧嘆息一聲,“一塔不要了,守不住了,”

說完,他操縱着人馬開始往後撤,

大家守塔的時候都有這種感覺,要是地方繞後從側翼包夾過來,總會下意識的往後撤退,

但是往往這一撤退就出了問題,有ADC在的時候,對方會趁着撤退的兩秒甚至一秒的時間直接集火將防禦塔推掉,

現在王族戰隊就犯下了這個錯誤,其實也不能說是錯誤,而是下意識的反應,李自豪抓住機會,兩下,三下,四下……

“砰,”

中路一塔告破,

花落嘆息一聲,中一塔被破,這是始料未及的事情,原以爲還可以在多撐幾分鐘,沒想到真的就這樣被破了,

而蛇女往後撤的時候,盲僧的二段Q並沒有踢過來,他就知道自己被耍了,

“西吧,”

這位韓援中單有點惱羞成怒,但是終究是自己這邊慫了,

“GOD戰隊打的非常聰明啊,就是逼迫你的中一塔,思路非常清晰,而且盲僧的及時的側翼繞後包夾也是很精髓,逼迫的王族戰隊整體都向後退了一步,GOD戰隊纔有機會快速推掉防禦塔,”

橘子姐說道:“這樣一來,一塔被破掉,王族戰隊的視野有點被侵佔的意思啊,”

“是的,就看聖僧和花落能不能即使的將視野給做出去,否則在中期的團戰將會打的十分受限制,”

聖僧嘆息一聲,便指揮着隊友們後撤,“小龍還有兩分鐘刷新,花落去做一下視野,”

“好的,我馬上去,”花落的琴女在回城後立刻合出了一雙五速鞋,但是剛剛準備出門,看見了婕拉的一本增益典福,他咬咬牙,直接將五速鞋換成了法穿鞋,

五速鞋帶來的是快速的支援和遊走,而法穿鞋相對於輔助來說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當然這是對一般的輔助,但是對琴女,安妮,婕拉這樣的英雄來說,法穿鞋的作用還是很大的,

“咦,琴女居然合出了一雙法穿鞋,有點少見啊,”根號奇怪的說,

“看來花落也是打算走法傷路線,畢竟法穿鞋帶來的穿透傷害收益還是很高的,”橘子姐說道,

“這兩個輔助在團戰中都可以看出很可觀的傷害,但是琴女的傷害與婕拉相比,肯定是要差一些的……”根號沉思片刻,“我覺得琴女倒不如把法穿鞋換成CD鞋,這樣可以儘快的刷新自己的技能,更多的去利用技能保護隊友,”

“這也是一個思路,當然,路人局的時候,殺人書的琴女都見過呢,”

兩人也是一笑,的確,琴女這個英雄說實話你打中單都可以,只要你膽子打,任何位置都可以打,

花落的想法的確有種與林天爭鋒的感覺,合出鞋子後立刻向小龍圈趕去,

不過他看了看燼的位置,微微皺眉,“下路的兵線有一大波,趕緊去啊,”

“馬上,”燼在全力對付紅BUFF,這讓花落有點無語,

現在這個時間點,ADC要紅BUFF的收益比打野小的多,難道說現在還會打起團戰來,

聖僧也沒有說什麼,紅BUFF他要不要無所謂,在打完紅之後,燼才姍姍來遲,而此時基本上快有兩撥兵在下路一塔這裏聚集着,

自家的防禦塔已經吃了三個兵線了,

燼非常老道的在遠處就用W技能瞄準着兵線,狠狠的吃了一個炮車兵,之後趕到一個Q技能加上暴擊平A幾乎收了一波兵,

可是就在燼老老實實收兵的時候,所有的觀衆們都是屏住呼吸的看着,因爲在石頭人下方的草叢裏,正蹲着兩個人,

盲僧和婕拉,

剛纔麗桑卓,寒冰,盲僧和婕拉四個人逼迫王族戰隊後撤推完中路一塔後,他們也就撤退了,但是實際上,撤退的只有麗桑卓和寒冰,

而盲僧和婕拉則是假裝去小龍圈做視野,給他們一種要打小龍的錯覺,然後在林天的指揮下,從三角草叢一直騷擾了石頭人下方的草叢裏,

這一路上,林天身上的掃描,真眼和盲僧身上的真眼全部用完,

視野全部被控制,

全程沒有被人發現,

也是王族戰隊的視野鏈有些空缺,在小龍圈的時候,排了一個眼位,但是三角草叢並沒有一個視野,

三角草叢都不會有,在一塔左下方的草叢裏難道會有視野,

當然沒有,

於是,就在這塊草叢上,蹲着的是GOD戰隊的野輔,盲僧和婕拉,

根號和橘子姐早在這兩人潛伏進入王族戰隊的野區就發現了他們,原以爲他們只是來做做視野,待會準備擴大入侵的時候,

沒想到這兩人居然就蹲在了這裏,而在紅BUFF這裏,燼在全力的對付着,

王族戰隊沒有人發現在自己的腹地,居然還有兩個敵方的野輔蹲在這裏,實在是不敢相信啊,

“這兩個人膽子真的是大啊,”根號笑着說,“就這樣堂而皇之的進入了王族戰隊的腹地,”

“還以爲這兩人是來做視野的,現在想想,是來殺人的啊,”

“看樣子,燼有點危險看,現在下路的兵線非常好,他一定會來下路收兵線的,但是這一收就感覺會出問題啊,”

“盲僧和婕拉只要婕拉控到,或者被盲僧Q到,就是死啊,”

“這兩個人的控制只要一個人中,其他的接踵而至,燼就算是交出閃現也要死了,”

臺下的觀衆也是非常的嗨,眼看着GOD戰隊馬上就要組織一波對燼的進攻,這個燼就感覺像是砧板上的鴨子,煮熟了都飛不走了,

孤狼蹲在這裏,心裏也是有些着急:“怎麼樣,天哥,現在出去嗎,待會琴女來了就不好了,”

林天沉思片刻,說道:“不着急,等燼收完兵線,再多走一點,”

“可是我們要抗塔的啊……”

“防禦塔的血量,非常少,無視他,燼必須殺,”

孤狼沒來由的興奮了起來,在他心中,這樣殺伐果斷的林天才是真正的林天,

此時燼已經開始收第二波的兵線了,但是兩個人還是沒有出來的意思,

橘子姐不僅反問道:“怎麼,爲什麼還不動手,難道是在等待援手嗎,”

“着兩個人殺燼夠了啊,只要盲僧一個人就可以殺掉,更別說旁邊還有一個婕拉了,”

這話說的ADC玩家十分無奈,的確,在遊戲前期,甚至是中期後期,只要一個發育正常的打野或者是上單都可以輕鬆的單殺ADC,

現在這個版本的ADC變成了人人都可以欺負的垃圾位置了,的確是令人十分無奈,

“再等下去,琴女待會就上來了,盲僧和婕拉再想殺就來不及了啊,”

此時琴女已經走出了高地,正在向下路一塔走來,其實走的很快,琴女甚至還用上了加速,

因爲花落覺得有點不對勁,對面的ADC此刻不知道在哪裏,但是輔助也不見了,這就非常奇怪了,就他的感覺,林天的消失就意味着王族戰隊每個人都必須謹慎起來,再看看燼的左側,一片漆? 王牌經紀人之出道之戰 的視野,

實在是有點擔心啊,

不得不說花落的意識還是非常好的,在他剛走出高地的瞬間,赫然在自己野區裏出現了兩個身影,

盲僧和婕拉,

“草,”花落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燼,小心啊,”

燼此時也是第一時間知道,他們從方面繞過來,自己只有接着往相反的方向,也就是GOD戰隊的方向走了,雖然這是一條死路,但是對面已經出現了,自己只有多拖延一下時間,甚至可以拼死換掉一個,

這位韓援ADC的想法的確是有的,而且也很正確,但是他卻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因素,圍繞着防禦塔來打是可以,可是此時王族戰隊的下路一塔血量非常的少,

“我先手,你的閃現留着,”林天當即發出指令,隨即拉出了一記大招,

放出大招之前林天先按着R技能尋找了位置,不到一秒的時間,他找到了,

林天微微一笑,冷喝一聲:“就是這裏,”

絞殺之藤,

一個巨大的封閉區域出現在了燼的腳下,這個位置一出來,

作爲ADC的燼就可以有些不好了,範圍實在是太大,而且位置是在是太前,

他一邊暗罵着這個輔助的刁鑽,一邊小心翼翼的走位,

“噢,這個大招放的非常好,封住了燼的走位,”根號快速說道,

“現在燼想往紅色方的方向走,拖延時間,但是婕拉的大招阻止了,他只有往回走,這是要拼了,”目標編號014 “可以注意到燼現在還是一雙草鞋啊,兩秒的時間,走的出婕拉的大招嗎,”

“燼的發育比不上寒冰,現在十幾分鍾了,還是草鞋,這是個致命的失誤,他憑藉自己的移動速度是不可能走出婕拉的大招的,”

“怎麼辦,被打起來就是死啊,”

щщщ_ тt kan_ C 〇

就在婕拉放出大招的瞬間,遠在上路的啤酒也是第一時間發現了這裏的問題,於是快速的按下了傳送,

傳送在了防禦塔上,

“巨魔傳送了,這是要開打了,”

“花落的琴女也正在朝這裏趕,這下路的團戰要是打起來,還真不好說啊,”

“現在看看GOD戰隊其他人的位置,寒冰也剛從泉水裏出來往下路趕,中路沒有動的意思,現在波比要傳送嗎,”

傳送的信號剛剛轉了兩秒,卻突然被打斷了……

“砰,”

孫策的波比面無表情的開着加速一個E技能狠狠的推向了正在防禦塔下傳送的巨魔,

“噢,打斷了傳送,波比打斷了傳送,”

臺下GOD戰隊的粉絲激動的大聲喊叫着:“波比好剛啊,直接開着W進去推向了巨魔打斷了傳送,這下巨魔支援不了啊,”

“難道是波比自己要去支援嗎,”

“不可能的,現在是GOD戰隊人多,波比不會去的,”

“而且現在傳送也會被巨魔打斷的,所以波比也不會傳送的,”

“意思就是兩邊的上單都支援不了了,”

“是這個意思,”

看到傳送被打斷,巨魔下不來,燼和花落的心裏都是一沉,

聖僧也是全力的往這邊,他沉聲道:“堅持到琴女來,我隨後就到,”

燼在心中苦笑着,現在哪有這麼多時間啊老大,婕拉的大招就在我的腳下啊,

要是被控制住,自己就是死了,必須躲掉婕拉的大招,

這個角度實在是刁鑽,燼沒有位移,只能是交出閃現,

“噌,”

絞殺之藤落下的時候,燼正好閃現了,躲開了這個大招,

盲僧的Q,盲僧的Q,

燼一直緊盯着盲僧,在他眼中,現在的婕拉只是一個小角色,盲僧纔是最重要的,

一定要警惕盲僧,

燼也不是一個就這麼被欺負的人,他直接閃現的同時,拉出一個W,對準正蠢蠢欲動的盲僧就是一個W,

但是他自己也沒有想到的是……

在他的身後,就是他所認爲的小角色,婕拉,還有一個E技能呢,

纏繞之根,

地表直接竄到了燼的身體上,

糟糕,

光顧着注意盲僧,卻把婕拉忘掉了,而且剛纔燼還打出了W,現在取消已經來不及了,

“噌,”

纏繞之根命中了燼,

但是燼的W,致命華彩也命中了盲僧,

而且非常有意思的是盲僧的Q技能也命中了,燼,

根號激動的說:“現在燼真的危險了,盲僧的Q和婕拉的E都中了,我之前說過,只要中一個技能,燼就完蛋了,現在還中了兩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