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屬交擊之聲並不大,但是黑色鐵劍以頹然之勢從空中落下。可見那看起輕輕一點,具備的雷霆萬鈞力道。

金屬交擊之聲並不大,但是黑色鐵劍以頹然之勢從空中落下。可見那看起輕輕一點,具備的雷霆萬鈞力道。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林楓和他人交戰至於,看到了安唐出劍。他心中頓然明白了安唐的身份。 安唐凝視着藏於暗處發劍的位置,他略微沉吟道:“該出現的人都出現了。”

此話說完,安唐朝着那暗處扔出了殘劍。殘劍劃破了虛空,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刺去。與此同時,他解下後背的殘刀,朝前方的黑衣首領略去。

“宗師境界。”

黑衣首領震驚,心中恐懼,已然沒有了戰意。他直接抖開儲物袋,將裏面所有的法寶全部砸出。

刀槍劍戟鼎鏡等等各種法寶,綻放各種神華,堵在黑衣首領前方。黑衣首領則以最快的速度遁走。

“啊……”

一聲慘叫從不遠處的暗處響起,那個暗中偷襲之人已經斃命,殘劍飛回。

重生嫡妃:皇叔,等一下 安唐右手握着殘刀,輕輕一揮,殘刀宛如彎月,從諸多法寶之中穿透出一條口子來,然後砍向了蒙面手裏的後背。

與此同時,安唐接過飛來的殘劍,在虛空之中踏步而行。每一腳踏出,踩得虛空之中的法寶粉碎。

強悍,霸道的氣息從安唐身上散發出來,猶如神王。

談笑間擊斃兩人之後,安唐看向下方的林楓,和幾位知命境界巔峯修行者陷入混戰。而林妙妙也加入了戰局,兩人以二抵四,戰局上風。

“別打了,回去做面吧,我肚子有些餓了。”

安唐說着,從虛空之中慢慢落下。

林楓一面還擊一面道:“想要早些吃飯。得幹掉這些人。”

“礙事,你們讓開。”安唐不悅道。

林楓聞言,看向林妙妙。兩人點點頭之間擊開了對手,然後飛回麪館門口。

那四位知命境界巔峯的黑衣人,看見兩位上將斃命,哪裏敢逗留,面面相覷之後,立即逃出保命的法寶想要離去。

“在我面前還想逃?”

安唐說完之後,微微擡手道:“去。”

隨着這個‘去’字剛剛出口。散落在地上的筷子忽然飛起,只是眨眼不及的功夫射向那四人。

那四人有兩位祭出了聞道境界的靈器。刺眼的紅色光芒閃耀。形成了一堵恐怖威能凝聚的城牆。那兩人藉此拿出可以飛躍百里的玉簡遁走。

一切晚了一步。

筷子速度太快,幾乎是飛起的瞬間,就已經穿透了紅色光幕,刺穿了他們的心臟。

林楓驚天此人實力恐怖的同時。不忘飛躍過去,取下他們眉心精血,留作喂噬血鼎之用。令林楓興奮的是,今日有兩位聞道境界強者的精血。一個聞道初期,一個聞道中期。

噬血鼎可從未飲過聞道境界強者的精血。先前也碰到過聞道境界強者,可惜祖師前輩賜給自己的劍訣太霸道,直接將那些聞道境界強者擊得灰飛煙滅。

林楓小心翼翼地保存好這些精血,等到無人的時候使用。

這時,飛魚幫幫主塗魚趕來。見面便是道喜道:“林兄弟,林老闆,恭喜你重獲自由。”

林楓看向塗魚道:“你來得正好。我正要問問你。你上次不是說過不會再有麻煩的嗎?這是怎麼回事?”

塗魚看了看地上的屍體,皺着眉頭道:“這些人不合道上的規矩啊,怎麼會對林老闆下手呢?我也是聽聞打鬥之聲,第一時間趕來相助。”

“看來此處還是不能呆了。”

塗魚正要回話,安南懶洋洋開口道:“老闆啊,我肚子餓得不行。架也幫你打了。人也幫你殺了,是不是該做面給我吃了啊?”

“前輩。這就來。”

林楓笑道,遇到這等強者,甭管什麼來歷,那也得好酒好肉伺候着,馬屁拍着。林楓又看向塗魚道:“先不管別的,趕緊給我找出一個安身之地吧。”

“這個好說。林兄弟跟我來。”

塗魚帶着林楓幾人在青魚巷行走,半個時辰之後,進入了一間空置的院子。這院子地處青魚巷偏僻死角,倒也清淨。裏面家居之物一應俱全。

安唐找了一張椅子坐下道:“老闆啊,什麼時候弄面?我這肚子要餓死了。”

林楓皺眉道:“前輩,此處東西不全,一時之間也無法做面。不如今兒我們出去吃吧?”

安唐連連搖頭道:“不行,外面的東西不乾淨,傷胃。”

“好像我做的東西對你而言就不是外面的東西?”

林楓嘀咕了一聲,正想着怎麼辦的時候。塗魚露出了得意之色道:“林兄弟莫急,我早就讓人給你備好了一切。廚房之內,一切應有盡有。”

林楓聞言進廚房一看,果然東西齊全。連現場熬好的骨湯也有。林楓看着塗魚,若有深意道:“若不是我們有過患難的交情,我真的會認爲今兒的刺殺是你安排的。”

“林兄弟,這麼玩笑開不得。我還有事情,這邊走了。”

塗魚告辭離去,臨走的時候不忘多看安唐幾眼。他其實早些來到了麪館,那個時候安唐還沒有出手,林妙妙正撐起異象神通保護着衆人。

塗魚正想着怎麼辦的時候,看到了安唐以無敵的氣勢出手。

“鎬京竟然有這等宗師級別的人,而我竟然沒有聽說過他的名號。”塗魚暗自思忖。

廚房內骨頭湯,是塗魚從他處買的,味道正宗。面也都是溜好過了的。不得不說安唐真的很能吃,一連吃了十二碗,這纔打住。

吃完了牛肉麪之後,安唐打了一個飽嗝,摸摸肚子道:“世間沒有什麼事情比吃東西更有意思。世間沒有東西比填報肚子更加實在。老闆啊,這院子裏備好的湯和麪纔是正宗,想要做好生意。基礎還是需要打好的。”

“前輩教訓的是。”

林楓笑着看向安唐,他已然猜測到了他的身份便道:“敢問前……”

林楓剛剛出口,卻被安唐打斷道:“老闆啊。你堂堂一個大男人,說話怎麼輕聲細語的,難道怕別人聽見嗎?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話。”

林楓聞言,看着安唐眼裏的閃爍之色,明白了安唐的暗示。原來還有一幫人暗中監視,應該是都司府的人了。

“前輩還不能報出身份。”

林楓心中暗想,然後哈哈大笑。故作大聲道:“前輩,你可不知道啊。鎬京裏多的是藏頭露尾之輩。沒事幹就喜歡窺探別人的*。你說這是不是病?得治啊?”

安唐聞言點點頭道:“確實需要治。”

說完之後,安唐起身道:“今兒天色不早了,我也沒有去處。老闆這裏可有空房?”

“空房倒是不缺,只是不知道前輩帶夠銀兩沒有?”

“我救你一命。你還要收我錢?”安唐一臉吃驚。

“前輩誤會了,你出手的時候說的是幫我解決麻煩,換取終生吃麪不要錢。這住宿,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吧?”

“要錢沒有。我安唐行走天下,什麼時候掏過錢?”

“不和前輩開玩笑了,請。”

林楓帶着安唐挑選房間,順便問道:“前輩該不會真的終生呆在我的麪館,吃我做的面吧?”

“你說呢?”安唐笑着反問。

林楓想想也是,這等宗師級別的強者。怎麼可能一直留下來當自己的保命符呢?

都司府,大廳。

一位老者匆匆進入,向冷雨講述蘭州拉麪館發生的事情。

冷雨端起茶杯。聞着茶香思考了片刻才道:“查出此人來歷了嗎?”

老者搖搖頭道:“沒有此人的過多信息。只是得知他曾經出入過藥王軒。”

“哦?”

冷雨自顧抿口茶,然後自語道:“沒有談論齊劍閣,又出入過藥王軒,刀劍兩用,此人難道是關大家的人?關大家手裏還有這等強者?關大家爲何如此袒護林楓呢?”

“只是下家之爭,謝將軍竟然在那個麪館多次損兵折將。謝將軍的臉面丟大了。這事兒在鎬京。倒是少見。”

鎬京東郊,一處院落。

謝神將還是躺在葡萄架下方的躺椅之上閉目養神。他在等消息。等一個好消息。可感覺到天色漸漸暗去,派出去的人還沒有回來。

他知道,那個好消息已經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壞消息。

“賣面的小子又逃過一劫。到底是他有些能耐,還是運氣太好呢?”

謝神將慢慢睜開了雙眼,慢慢起身,然後看着鎬京青魚巷的方向道:“不管哪一種原因,你都必須一死。不然本將軍有何顏面在鎬京立足?”

“徐福何在?”

“將軍,卑職自此。”一位軍師着裝的老者出現,走入這片葡萄架處。

謝神將問道:“裘飛虎休息了嗎?”

“稟告將軍,還沒有。”

“走,去拜訪一下。”

在軍師帶領下,謝神將在走廊之中行走,很快來到一個普通的房門前。軍師輕輕敲門道:“裘將軍可有休息,將軍有事商議?”

隨着吱呀聲響,裘飛虎開門,聲音無比洪亮道:“謝大哥請進。”

這裏自家的院子,謝神將微微點頭,進入之後入了上座。

“蕭將軍呢?又出去辦事了?”謝神將隨口問道。

裘飛虎回道:“老二要辦的事情,我向來都不知道的。”

謝神將直入主題道:“本將軍冒着滿門抄斬的罪名,放你和蕭將軍遁走,並且收留了你們。人在江湖,誰沒有難處的時候?理應互相幫忙。”

“謝將軍說的對。謝將軍對我的恩情,我裘飛虎絕對記在心中。”裘飛虎感激道。

“現在,我有了難處。還請裘將軍幫忙。”

“謝將軍直說。老二交代過,謝將軍我們有恩。若是需要幫忙,不能推辭。我一定幫你把事情辦好。”裘廢話拍着胸口道。

“幫我殺一個人,他在青魚巷一座安靜的小院子裏。另外院子裏共有三人,裘將軍若是方便,那兩人也一併殺了。”

“殺人而已,謝將軍放心。我這就去讓那裏雞犬不留。”

裘飛虎說着就要離去,謝神將立即阻止道:“現在還不是時候,將軍等我通知。”

“好,需要用上我的時候,謝將軍只管開口。”

找到了第八魔將這等強人,謝神將就不相信林楓還能活下去。只要等到那個宗師境界的修行者離開面館間隙,就是動手的最好時機。 一切安定之後,林楓詢問唐瑾兒的情況,卻得知她失蹤之後,一直音信全無。林楓的心裏很是擔憂,感到很自責。

網遊之白骨大聖 “她爲了記憶甦醒,不惜耗損自己的壽元和精血。而你呢林楓?看着她虛弱離去,不管不顧。你就是這麼對她的。”

這一晚,林楓輾轉反側,一夜無眠。林妙妙看在眼裏,也知道林楓爲何憂慮。她看着林楓坐在屋頂之上,並沒有上去打擾。

一直到丑時,安唐出現在屋頂之上,發出微小的聲音道:“師姐要見你。”

“好的。”

齊劍閣接頭的人終於來了,林楓忍住心中的擔憂和悲傷回到屋內。屋裏站着一位白衣女子,也不知道何時她進來的。

安唐則站在門口,有些警惕地看向四周。他左手握着殘劍右手握着殘刀,好似如臨大敵,等待着一場大戰。

林楓從未看到過安唐如此謹慎凝重的一面,可見此女子在他心中的重要性。可見她們在鎬京的危險性。

林楓自然知道眼前這個白衣女子,乃齊劍閣大弟子齊婉兒。是林白之後,九州四大奇女子之一。年紀輕輕,修爲達到了宗師境界。

林楓對着齊婉兒恭敬一拜,然後道:“晚輩見過齊前輩。”

齊婉兒轉身,白衣飄飄,青絲飛舞,宛如畫中絕世女子臨塵。林楓有些看呆了。這女子之美。在於一種紅塵之中歷練後有了沉澱的味道。

齊婉兒知道時間緊迫,立即道:“將師弟託你帶出來的東西說與我聽。”

“齊前輩讓我記住一副複雜的畫。”

林楓說着拿來筆墨紙硯,憑着記憶。將齊四展現過的複雜線條一一畫出。最終,錯綜複雜的線條攪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有缺口,有斷點的奇怪圖文。

齊婉兒看了畫面一眼,然後揮動袖子,在宣紙之上掃過,宣紙化爲灰燼。然後。齊婉兒微微擡步,就要離去。

林楓幾步擋住齊婉兒的去路。

齊婉兒看着林楓。淡淡問道:“你還有事?”

“前輩,晚輩幫了齊劍閣這麼大一個忙。前輩能否賜我一道劍訣?”林楓現在深知自己在鎬京的危險性,迫切需要一道強大的劍訣護命。

“四師弟教授你劍招,三師弟救過你性命。你不虧。”

說罷,齊婉兒微微擡起玉足,只是走了一步,卻跨出了百里,消失於夜色之中。

“這便是宗師境界嗎?”林楓驚呆無語。

安唐看向林楓,笑道:“林老闆,我也要和你告辭了。”

林楓立即回過神來,趕緊抓住最後一根稻草道:“安前輩,你賜給我一道劍訣吧。你好歹吃了我那麼多碗麪。”

“我那是幫你漲廚藝”。安唐立即反駁,看着林楓臉上的失望之色,安唐安慰道:“林兄弟。我們齊劍閣的劍訣不方便給外人的。這個實在難辦到。”

“齊劍閣的人真摳啊”,林楓暗道一聲之後,忽然想到另外一件事情道:“晚輩有一事相求,請前輩幫忙。日後晚輩定然報恩。”

“什麼事情?若是我可以辦到的,不會坐視不管。”安唐回道。

林楓面露喜色道:“我有一位好友,她是大唐的建安公主。而今下落不明。請前輩幫我打聽消息,若是日後碰到她。請設法搭救。救命之恩,我林楓永生不忘。”

“建安公主?略有耳聞。這個忙可以幫。”

安唐說着便向林楓告辭離去。

神將府,瀟湘書院。

九州薈萃大會第二試是文試,在神將府的瀟湘書院舉行。在書院門口貼着榜文,是第一試諸位弟子表現排列的名次。

九州薈萃大會共有三榜。初試榜,文試榜,武試榜。這三榜都是由天機閣負責統計並排列名次。

雖然初試只是對年輕一代強者登臺秀,但是諸位弟子還是有些在意各自的名次。

榜文發出之後,圍滿了許多弟子。

“青雲門賀容聲,甲下,速度最快。”

“青雲門賀容聲竟然不是第一,拿了一個第二。”

“第一名孤月城林楓,甲上,天分最高。”

“林楓雖然已知命境界初期擊敗了知命境巔峯的青雲門弟子朱曦,但是藉助了金龍玄甲這等逆天寶物之威。他憑什麼位列榜首?”

“還有孤月城林妙妙,竟然和賀容聲並列第二。也是甲下,入選理由爲空靈之體。林妙妙連初試都沒有參加。如何來的名次?”

“天機閣的人到底瞎搞什麼?這些名次靠譜嗎?”

榜單一處,引來的非議。一直在歷屆薈萃大會之上風光無限的青雲門,算是被孤月城壓在腳下。

青雲門三位入選弟子。一位因爲自命甚高挑戰林妙妙,因爲失敗而直接出局。另外一位,在初試之上敗在了孤月城一位天碑無名的弟子手上,無緣大會第二輪。

現在,在初試榜單之上,第一名卻不是青雲門的天眼之體賀容聲,竟然是那個天碑無名的孤月城弟子林楓。

所有弟子站在書院之外議論榜單,書院之內,也響起了爭論之聲。

青雲門執事長老一臉不服氣地看向天機閣長老問道:“那個林楓,憑什麼第一?”

天機閣長老不急不慢回道:“林楓的表現,諸位都看在眼裏。他能感應到一百條入口所在,甚至可以清晰感知到每一條山道之上的所有迷障,更能辨別真假。以此罕見的感知能力,其天資已然超越衆人。”

青雲門執事長老不屑道:“我門弟子賀容聲乃天眼之體。難道他不能做到這些嗎? 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難伺候 只是小道兒,不屑看破。只想着早些破關早些了事。”

“每一試的榜單,以單場弟子的實際表現加上他們的天份而得排名。既然賀容聲如你所說的不屑。表現並非如林楓一般驚豔,名次不如他也是自然。而且林楓以知命境界初期修爲,戰勝了知命境界巔峯的朱曦,再添分數。甲上,非他莫屬。”天機閣長老道。

神將府嶽懷山作爲文試東道主,不想氣氛變得太尷尬,起身道:“初試名次也好。文試名次也罷。只是彰顯弟子的另外一些層面。最終論淘汰出局的,還不是最後的武試?大家有什麼好爭論呢?”

青雲門執事長老想想也是。冷道:“林楓,最好別碰上我青雲門弟子賀容聲。”

孤月城林長老聽到這話,也不敢吱聲。畢竟自己的境界和青雲門執事長老相比,相差一個等級。他只能心裏暗道:“別高興太早。林楓這匹黑馬擊敗了賀容聲,那纔是有意思呢。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