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黑影雖然疑惑不已,卻最終狂笑道:“天助我也,天助我也。看來是天也不願絕我啊!”

那黑影雖然疑惑不已,卻最終狂笑道:“天助我也,天助我也。看來是天也不願絕我啊!”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這道惡靈般的虛影竟然就是本應該死掉的青雲老道,老道士不知爲何變成了惡靈,順着神祕的力量,在冥冥的牽引中,直射向天際,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時候的舒暢還在新身體中陷入昏迷裏,渾然不知道C城這夜的勾心惡鬥。也完全不知,危險已經悄然臨近。

他感覺渾渾噩噩的,好不容易纔有了知覺,睜開了雙眼。身體在形成,他從人類胎兒最原始的狀態開始穩健的成長着。

“太好了。”他發覺自己確實已經奪舍成功後,大喜:“我妹妹呢?”

舒暢只有眼睛的輪廓,還沒有視覺。但也許是那神祕的青銅盒子的影響,並不妨礙他看清四周。一看之下,他就更開心起來。 第621章患者受到強烈挫折,不願清醒

時間過去五分鐘,易庭看到權離亭沒有離開,立刻跑上樓詢問易醒醒。

但是易醒醒卻將房門緊緊鎖死。

「醒醒,開門!」

「快點勸權少爺不要淋雨。」

「我們的話,他不聽,但是你的話,他一定聽!」

易庭一邊用力的拍門,一邊開口說話,語氣十分焦急。

「今天想讓我出這個門,除非我從陽台跳下去!」

易醒醒同樣留下狠話,他們之間畸形的關係早就應該結束。

既然權離亭已經明白她不喜歡他,不如將一切說清楚。

權離亭不知道站在雨中多久。

腿很酸,很麻,渾身都很冷,而且這是由內而外的冷。

權離亭親眼看著易醒醒長大,明明很早以前,她最喜歡他的。

為什麼不能保持下去,為什麼這份喜歡這樣廉價!

從天黑站到天亮,權離亭感覺腹部又在隱隱作痛,最後直接暈過去。

易庭看到權離亭暈過去,嚇得臉色發白,立刻想要衝上去看看。

但是琳達比易庭更快一步。

「琳達助理,原本昨晚就要送權少爺回到醫院,是你開口說不用管,現在暈過去,怎麼辦!?」

「怕什麼,不是有我嗎?」

「你們將權先生送往錦都醫院。」

琳達開口對身後的黑色西服保鏢說道。

「是的,琳達特助!」

保鏢的動作非常迅速,很快小院裡面只剩琳達與易庭。

「從此以後,權先生與易家再無半點關係,我們將全權收回所有投資。」

「以後好自為之。」

「琳達特助,這種事情不是你說話就算的!」

「請拭目以待吧。」

琳達跟在權離亭的身邊整整四年,多少對於他的想法有些了解。

這一夜的雨,恐怕真的足以澆滅權離亭對易醒醒的愛意。

權離亭可以卑微,但是絕對做不到永遠卑微。

琳達說完這番話離開。

易庭險些暈倒過去,臉色不佳,強撐著身體進入客廳,易醒醒正坐在餐桌開始吃東西。

獨佳閃婚 「醒醒,以後想要什麼樣,都隨便。」

「但願往後漫長歲月中,你能夠不後悔。」

易庭說完,轉身上樓,這次沒有說教,沒有謾罵。

權離亭抵達醫院,立刻開始手術,整整六個小時,才推出手術病房。

權家一眾成員,昔日好友,通通到場。

只是儘管手術成功,仍舊讓他們不放心。

因為明明醫生說過手術后三個小時內可以醒過來,現在已經過去八個小時,權離亭雙眼緊閉,沒有半點蘇醒的跡象。

「醫生,快點想想辦法,這樣一直睡肯定不行。」

「應該是患者遭受強烈的挫折,不願意清醒過來。」

「我們能夠醫治的是身體,並不是內心。」

醫生無可奈何的說道,伴隨著先前的淋雨,權離亭的身體已經開始發燒,這樣下去足以威脅到生命。

「真是敗給這個孩子,怎麼說權家與易家總算相識一場,只能親自求醒醒過來。」

權離亭的母親下定決心說。

如果知道易醒醒不是權離亭的良配,而是劫難,當初根本不該定下親事!

「夫人,不用麻煩,半小時前,琳達已經聯繫過易家。」

「易庭表示願意帶著易醒醒過來。」

話音剛剛落下,病房門打開。

易醒醒眸中閃過一絲心疼,但是轉瞬不見。

易醒醒只是想要分手,並不是想要權離亭去死。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還是沒有醒過來?」

「權離亭,如果希望我看不起你,儘管繼續睡著吧。」

琳達找易醒醒過來,是想喚醒權離亭,而不是刺激權離亭。

當下琳達一把扯過易醒醒的手臂,來到外面。

「有些時候,真的懷疑,易醒醒,你究竟有沒有心?」

「難道這麼多年,權離亭所做的一切,真的不曾讓你有一丁點的感動嗎?」

「權離亭現在的情況非常危急,已經出現生命危險。」

「如果真有三長兩短,你就是殺人兇手!」

琳達氣憤的說。

易醒醒想要解釋,從前兩人在一起的時候,權離亭最是不喜歡易醒醒說看不起,所以說不定因為生氣能夠清醒過來,但是現在似乎已經被誤會。

算了,反正已經與權離亭說過分手,易醒醒已經達成最終目的,沒有什麼好解釋的。

正想著病房裡面傳來姜南初的聲音。

「眼睛,權離亭的眼睛在動!」

琳達懶得再管易醒醒,立刻朝著病房裡面跑去。

易醒醒猶豫再三,等她進入病房的時候,權離亭已經清醒過來,此刻正由琳達伺候著喝水。

「什麼時候,病房內不相干的人都可以進來?」

權離亭喝過水,注視著琳達詢問道。

琳達有些茫然,在場的都是親戚,好友根本沒有外人。

「易家,從此與權家,再無半點關聯,請她們出去。」

權離亭薄唇輕啟,不帶一絲猶豫。

明明還是原來的樣子,甚至因為生病,神態帶上一絲疲憊,但是說出來的話,確實冰涼刺骨。

「既然這樣,我們不打擾,希望權少爺早日康復。」

易醒醒察覺到自己的多餘,直接轉身。

明明這樣的場景是易醒醒最想要看到的,但是親眼看到權離亭的目光注視著琳達,心底居然閃過一絲酸澀,閃過一絲難受。

自己這是怎麼了?

易醒醒重重的搖頭,餘生終於自由,終於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應該快樂才對!

「你們放心,我已經沒事,都回去吧。」

「你們留在這邊,反而讓我覺得心煩意亂。」

權離亭輕聲說,他們眼中的目光都是憐憫,都是心疼。

可是權離亭明明什麼都有,不過就是在愛情上面跌倒而已。

「也好,我們改天再過來。」

陸司寒率先摟過姜南初朝外走去。

安靜的車廂內,祝林開車送兩人回到琉璃別院。

商海爭鋒 「其實這次的事情,說到底,我有責任。」

「從一開始,那天的談話中,我呀,就已經發現易醒醒不喜歡權離亭。」

「但是心中抱著僥倖的想法,想著權離亭這麼好,未來的相處過程中,易醒醒能夠喜歡他的。」

「不怪你,易家才是罪魁禍首。」

「反正現在一切都已經這樣,以後他們不會再有聯繫。」

陸司寒把玩著姜南初的手指,溫柔的開口。 無限之至尊巫師 在小小的他身旁,還有一個小小的胎兒與他擠在一起。那個胎兒有着天然的美,很好看。舒暢開心不已,實在是太好了,妹妹果然也成功了。

他和妹妹,一同有了出生的資格。但是妹妹並沒有醒過來,仍然在沉睡中。

“對了,看看我的狀態先。”舒暢一拍腦袋,想起了現在應該第一時間看看自己的本命卡牌。於是他將心神沉入了紫色卡牌上。

一排數據,出現在眼前。

快穿寵夫系統宿主有點冷 舒暢(胚胎態)

目前等級:1

生命值:20/20

幽能:23/30

智慧:10

資質:1

綜合攻擊力:2.5

能量密度:9/15

技能:吞噬

卡牌:4 (本命卡牌)(劣質惡靈卡牌——老煙槍)(基礎技能卡牌——吞噬)(一次性消耗卡牌——轉化卡。)

遺物:0

可重生次數:49

勳章:微生物操縱者

舒暢看到了自己的狀態,心裏更是大喜。狀態絕對不會欺騙他,自己已經從一隻普通怨蠱,成功成爲了胎兒。也就是意味着,他進入一個女性的肚子類,已經很久很久了。

但是奇了怪了,體能和速度這兩項數據沒有了。如果說這應該是從怨蠱態變爲胚胎態後,不需要再靠自帶的力量往前遊,所以消失了的話。

那,自己的幽能在昏迷前明明只有13點,爲什麼又會暴漲到了23點?上限也多了許多,從20增加到了30。難不成胚胎態比怨蠱態體型大的多,而且擁有了真正的身體。

所以在同等級下,可以容納的幽能也多得多?

但是幽能數值爲什麼會增長,這有點說不過去。雖然變多了確實可喜可賀,但是舒暢的理科思維爆棚了。他容不下疑惑。仔細思考了許久,終於,他將目光停留在了‘資質’這個數值上。

從受精卵變成胚胎,至少要經過十天。而自己的幽能正好增加了10點,大概每天一點。恰好和一點資質相符合。如果資質一,代表的是幽能可以每天增加一點的話,這不又恰好是十點嗎?怎麼想都合理。

舒暢興奮起來。原來幽能質不需要自己刻意去吞噬別的靈能生物,也能自行增長,簡直是太牛逼了。他哪怕啥事情都不幹,隨便積累十天,就擁有一次召喚老煙槍這張惡靈卡牌的能力。難不成自己天賦異稟,終於撞大運,轉生成了個牛逼人物?

正在他請點自己的卡片和數據的時候,不遠處的怨蠱妹妹也醒了過來。她搖晃着自己絨毛般的身軀,疑惑的感受着周圍的世界。

“咦,哥,這是怎麼回事?我沒死?”本能告訴了她身體狀況,她能清楚的察覺到,自己不是怨蠱了。怨蠱妹妹,不,現在已經是胚胎妹妹的她用水汪汪的天真視線看向哥哥,希望他給個解釋:“明明只有一個胎兒,哥,你從哪裏又變出來了一個?”

“笨。你以爲我是有多神通廣大啊,連這個都能變出來。”舒暢撇撇嘴:“一句話概括,咱倆運氣好唄。”

其實中間的過程哪裏有他說的那麼輕描淡寫。舒暢險些就放棄了活下來的希望!

“哥哥,我最喜歡你了。能夠和你永遠在一起,真好!”妹妹雖然沒明白,但不影響他的開心。這妮子欣喜的親了他一大口。兩個小小的胎兒緊挨着,聊着有的沒有的,展望出生後的幸福生活。

舒暢和她說的多了,頓時感覺有些不方便:“妹妹,哥我的名字叫舒暢。但我總不可能一直叫你胚胎妹妹或者怨蠱妹妹吧,要不我也給你取個名字?”

“好啊,好啊。”妹妹‘嗯嗯’的開心點頭,一臉雀躍期待的模樣:“無論我最愛的哥哥給人家取什麼名字,人家都會最喜歡了。”

“那你就叫,舒翠花?”舒暢想了想,想到了耳熟能詳,自我感覺很拉風的名字。

妹妹額頭上冒出了三根黑線:“不要!”

啊喂,這麼斬釘截鐵,剛剛明明你才說過的那句‘哥哥取什麼名字,都會喜歡’的話被狗吃了嗎?打臉了啊喂。舒暢很鬱悶,腦袋轉了轉:“要麼,舒菜?”

“否決。”

“舒小花?”

“哥,你跟植物是不是有仇?”又弄了幾個名字出來,還是被妹妹拒絕了。

終於,他吐出了個還算過得去的名字:“那麼,叫你舒文瑤行不?這名字是……”

“舒文瑤。嗯嗯,這個名字就可以了。”妹妹高興的跳起來,生怕他再給自己取些更加怪的名字。難不成,自己這個看起來很可靠很厲害的哥哥,其實有一些天然呆屬性?

她大眼睛古怪的看着舒暢,看的他有些發虛。

“行吧,行吧。那你從今天開始,就叫做舒文瑤了。”舒暢取這個名字有着自己的私心。

不止母親的日記本中,就算是日常生活裏,母親也常常唸叨着大姑苗問瑤的名字。似乎姐姐的死,對母親的打擊非常大。母親的生活,也是從大姑的死亡,開始噩夢般的轉折的。這是母親的心結。

舒暢鬼使神差的爲妹妹取了這個名字,何嘗不是爲了祭念自己的那一生悲慘的母親和大姑。

自己雖然還活着,而且奪舍了胎兒,有了重生成人的希望。但是母親已經死去,他無法盡孝的遺憾,此生都無法彌補。只能靠自己好好活下去,等將來長大了,狠狠將舒氏集團連根拔起,將欺辱母親,讓母親擔驚受怕的那個舒少爺,以最殘忍的手段殺死,祭奠母親的亡魂。

有了這個神祕的卡牌系統,有了不斷重生的能力。舒暢這次更有報仇的信心。

時間就在肚子內的寧靜中不斷的流逝,舒暢根本無法計算過了多久。但是他的猜測並沒有錯,每過一天,幽能確實都會增加一點。

每過一段時間,他的身體就會有極大的改變。他的細胞在不斷的分裂增加,舒文瑤的模樣也在跟着變化着。他們倆的小眼睛終於能用了,透透明明的皮膚開始逐漸變得有層次。

他們的身體以臍帶爲紐帶,和孕育他們的女子聯繫在一起。女子的肚子內也在進行着天翻地覆的變化,信息素,激素水平暴漲。

兩人幸福開心快樂,以爲就能這樣平平安安的等待着出生。

可人生,對於一些人而言是跳順風順水的捷徑。而對有些人來說,卻走得極爲艱難。哪怕只是生出來,也要費盡周折,耗盡氣運。

舒暢根本沒想到,等待他的,將會是怎樣的厄命。 第622章家中誰最怕疼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