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黑霧,不斷的從大蛋的七竅鑽入他的身體,大概是這個過程十分痛苦,大蛋的臉愈發的扭曲了,不斷的掙扎着卻於事無補,那些黑霧快速的全部鑽進了他的身體,而他就那麼詭異的漂浮在半空中痛苦的掙扎。

那些黑霧,不斷的從大蛋的七竅鑽入他的身體,大概是這個過程十分痛苦,大蛋的臉愈發的扭曲了,不斷的掙扎着卻於事無補,那些黑霧快速的全部鑽進了他的身體,而他就那麼詭異的漂浮在半空中痛苦的掙扎。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幾秒後,大蛋的眼睛猛然一瞪,幾欲瞪出眼眶!

然後,毫無預兆的,嘭的一聲悶響!

大蛋的腦袋,爆了。

伴隨着一片血霧,大蛋的無頭屍體重重摔落墓坑,掉在鐵鏈上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

而那團黑霧再次漂浮在空中,左右轉悠着,似乎在尋找下一個目標。

村民這時候都反應過來,驚恐的尖叫着一鬨而散!

黎曉曉也毫不猶豫的拔腿就跑!

那黑霧繞了一圈,然後放棄了更近的村民,反而筆直的朝着黎曉曉飛去!

感覺到頭頂似乎降下了一片陰影,黎曉曉側頭一看,頓時亡魂直冒!那黑霧已經飛到了他的頭頂!

也是,兩條腿跑的再快,又怎麼能比得過飛的?

黑霧沒有任何滯疑,毫不猶豫的、絲毫不拐彎的、一頭扎向黎曉曉,瞬間將他包裹起來! 被黑霧包裹的一瞬間,黎曉曉想到剛剛被爆了頭的大蛋,不禁悲從心來。

每個人都會死,可是,卻不會每個人都死的那麼慘烈……

我可愛的小腦袋啊,撒有那拉……

黎曉曉正在爲自己即將失去腦袋悲傷的時候,那黑霧分成幾股、強勢無比的從黎曉曉的鼻孔、嘴巴、耳朵、眼睛往他的腦子裏開始鑽!

黎曉曉感覺腦袋一陣刺痛,想要掙扎卻發現自己的神經傳輸似乎被什麼阻斷了一樣,渾身上下都不太聽使喚了,隨後聲音也無法發出,周圍一片寂靜,眼前一片漆黑,視覺和聽覺,全部失去了!

或許是那黑霧刺激了黎曉曉的某個神經,他的身體本能保護機制起了作用,讓他昏了過去,不用再爲自己的腦袋悲傷。

黎曉曉剛剛慶幸自己暈了過去,下一刻卻又醒了,不過,是在自己的腦子裏‘醒’了。

黎曉曉張開眼,四周雲霧繚繞,讓他以爲自己來到了帝都……不,是仙境。

環視四周,黎曉曉發現自己站在一座塔下,這塔的結構十分簡單,就是一個下大上小的四棱柱建築,約莫有四層樓那麼高,頂上光禿禿的什麼都沒。

仔細看看,遠處似乎也有不少這樣的塔。

我這是又穿越了?黎曉曉莫名其妙。

這時,黎曉曉視線裏出現了一團黑,並迅速的朝黎曉曉靠近。

臥槽!黎曉曉扭頭就跑。

扭頭的一瞬間,黎曉曉就察覺出不對勁,不對啊?剛剛那團黑霧不是已經把我包圍了麼?不是已經鑽進我腦子裏了麼?那這又是哪裏?它怎麼又在外面了?

想着黎曉曉就回頭看了一眼,然後驚的差點跌個狗啃屎。

不知道是不是周遭那些白霧的關係,那團黑霧變得稀薄了,濃稠的黑霧漸漸‘融化’在周圍的白色霧氣中,露出了裏面的一隻……惡鬼!!

那惡鬼,一眼望去,便讓人腦子裏不由自主的浮起‘極度兇惡’四個字,然後這個感覺便深印腦海,但若是仔細回想那惡鬼的長相,卻又怎麼都想不起具體的,十分詭異。

黎曉曉這時候哪會研究那麼多,他只覺得那惡鬼比楚阿姨可怕一百……不,一千倍!

和這惡鬼比起來,楚阿姨絕對算得上是眉清目秀啊!

太可怕了!黎曉曉感覺自己有點腿軟。

這時候他又路過了一座塔,順帶的擡頭看了一眼,心裏遺憾的想着:要是這是個有攻擊力的箭塔就好了,能戳那惡鬼幾個透明窟窿……

他這麼想着的時候,原本空空如也的塔頂忽然升起了一具巨大的弓弩,周圍繚繞的白霧翻滾、聚集在弓弦之上,弓弩沒有人操作,卻自動轉頭瞄準了後面那隻惡鬼。

嗖!

一道銀光劃過,霧氣凝聚成的銀色箭矢穿過惡鬼的胸膛,那惡鬼發出一聲恐怖的嚎叫,看上去愈發的醜惡了。

黎曉曉剛準備笑一下,就見那惡鬼以更快的速度追來了!

臥槽!繼續射!給我射死它!

黎曉曉在心裏怒吼着。

接二連三的箭矢接連劃過,雖然對那惡鬼造成了些許傷害,可是卻無法阻止那惡鬼分毫,雖然被射的千瘡百孔,那惡鬼還是鍥而不捨的追逐着黎曉曉,一副至死方休的勁頭。

黎曉曉有點絕望,然後就想,要是有個減速塔就好了。

咔啦啦……

一陣重物與地面摩擦的聲音響起,黎曉曉順勢望去,只見一座方塔正快速的往這邊移動,一個呼吸間便移到了黎曉曉身旁,同時塔頂升起一個好像高壓水龍頭的巨大裝置。

霧氣翻滾、聚集,水龍頭口透出淡藍的光。

嗤!!

一道淡藍的霧氣猛然噴出,將那惡鬼劈頭蓋臉的籠罩起來,霧氣散去後,只見惡鬼周身一層厚厚的冰晶反射着光線,顯得五彩斑斕十分漂亮。

咔嚓,咔嚓……

惡鬼的行動變得好像慢鏡頭一樣,伴隨着他的動作,身上的冰晶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並一小塊一小塊的掉落。塔頂的水龍頭又開始凝聚霧氣……

黎曉曉驚呆了,這究竟是什麼地方?心想事成空間?

先不管那麼多,趕緊解決了眼前的危機纔是。

隨着黎曉曉各種念頭,遠處霧氣裏的塔一座座的移動過來,在這片區域排列成一個螺旋大陣,不過那些塔的功能並不能隨心所欲的佈置,任憑黎曉曉的腦洞再多,它們也只能形成冰凍水槍、箭塔這兩種,連火焰塔都不能形成。

不過這也夠用了。

黎曉曉用兩個塔堵住了最後的缺口,看着被困在螺旋大陣裏不斷轉圈圈就是出不來的惡鬼,抹了抹額頭並不存在的汗,長鬆了一口氣。

哎呀總算是躲過一劫,還好哥塔防玩的溜,不然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一輕鬆,黎曉曉就從這神祕的空間消失了。

……

黎曉曉睜開眼,摸摸自己身上破破爛爛的病號服,回頭瞅了瞅後面的神祕墓穴,望了望空無一人的周遭,再回想起先前發生的一切,陷入了沉思。

想了許久,排除了各種不可能的因素,黎曉曉得出了一個很玄幻的結論:之前他所在的那個神祕空間,乃是傳說中的‘識海’。

“難道,因爲在遊戲裏兌換了神族血脈,所以纔有了識海這東西?”黎曉曉精神一振,“也就是說,哥已經踏上了修仙的道路?!”

“破碎虛空、羽化成仙吶!”

“長生不死、法力無邊吶!”

“嘿嘿嘿嘿……”黎曉曉兀自傻笑着,口水流了一臉。

不過,怎麼才能進入識海呢?

黎曉曉站在原地試了好多種方法,不過怎麼都進不去。

“奇了怪了,按照修仙小說裏講的,只要集中精神想象自己的識海不就能進入了麼?爲毛我怎麼都進不去啊?難道非要用那個辦法?”

黎曉曉嘀咕一句,轉頭在地上四處瞧了瞧,瞅見半塊磚頭,便撿起來,啪的往自己腦門上一拍…… 整個村子的人,全都衝回家中緊閉屋門,一家子人抱成一團躲在牀底下瑟瑟發抖,村子的路上一個人都沒,空空蕩蕩的。

半晌,臨街的一扇門悄悄打開一條縫,一個鬼鬼祟祟的腦袋探了出來四處張望着。

“那個鬼東西好像走了呢……”

嘀咕着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三角臉綠豆眼,留着兩撮小鬍子,瘦瘦的有點駝背,整個人都透着一股鬼祟的氣質,就像是打洞偷糧食的老鼠一樣。

小眼珠滴溜溜的轉了兩圈,三角臉踮着腳悄悄出了家門,朝大坑那邊摸去,走到村頭,便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黎曉曉。

黎曉曉腦門上一個大包,躺在地上睡得正香。

“這神經病看起來有點眼熟啊……”

三角臉搓着自己尖尖的下巴思索了一下,然後掏出手機點開了一個保存的網頁,將網頁上的照片也地上的黎曉曉比對了一會兒,眼睛一亮!

“還真是……發財了!”

三角臉也顧不上去大坑那看看有什麼便宜撿了,費勁的扶起黎曉曉往自己家拖去……

……

黎曉曉如願進入了自己的‘識海’。

一大片高塔擺成了一個封閉的螺旋大陣,那隻‘惡鬼’在裏面轉悠來轉悠去就是轉不出來,它向從天上飛走,可是這識海里的空間似乎有什麼限制,或者說這裏的‘天’只有塔頂那麼高一點,上面全都是凝實若實質的濃霧,根本無法穿越。

塔上的弩箭不停的攻擊着那惡鬼,惡鬼身上已經是千瘡百孔猶如一塊被暴雨梨花針射過的破布,到處都是透明窟窿眼,可就是能保持着身形不散,還活蹦亂跳的到處亂竄。

黎曉曉站在陣外,雙手抱胸盯着那惡鬼看了一會兒,兀自嘀咕着,“這傢伙……怎麼這樣了還不死啊……”

對了!

黎曉曉一擊掌,差點忘了,還有那個坑爹遊戲呢!遊戲商城裏不是有很多奇奇怪怪的道具麼?說不定有什麼道具能解決這個問題呢!

黎曉曉高興了一秒鐘,然後又傻眼了。

如此說來……他身上好像……沒!帶!手!機?!!!

完犢子了!

黎曉曉頓時感覺渾身發冷,他可是記得很清楚,副本結束時系統提示了過了,遊戲裏進入兩個電影世界是有一個最長期限的,七天,如果完成一個副本後超過七天不進入下一個副本,會原地爆炸的!

他可不想死的這麼有創意!

現在距離他完成上個副本過了幾天了?三天?還是四天?……不行,他必須馬上回家!他的手機一定被黎沫沫收起來放回家了!

醒來!醒來!我要出去!我要回家!!

黎曉曉拼命的想離開自己的識海,可是怎麼使勁,都快把屎憋出來了也沒能從識海出去。

黎曉曉想哭,可是識海里的他沒有眼淚。

比淚流滿面更悽慘的是什麼?是欲哭無淚啊……

“我怎麼這麼倒黴啊……”

黎曉曉絕望的躺倒,盯着頭頂的白霧,感覺自己彷彿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

……

醫院裏,黎曉曉躺在雪白的被窩裏,睡得香甜。

穆大小姐坐在牀邊抓着黎曉曉的一隻手,一雙勾魂大眼裏滿是擔憂,“曉曉怎麼還不醒啊?”

一邊的黎沫沫撇撇嘴,“不用擔心啦媽,醫生不是說了麼,大蛋只是餓暈了,等這袋葡萄糖打完差不多就能醒。”

“可憐的孩子。”穆大小姐抹了抹眼角溢出的淚珠子,一臉心痛,“竟然餓暈了,渾身又髒又破,這是吃了多少苦頭啊?”

黎沫沫又撇嘴,“誰叫他沒事亂跑的?!該!!”

啪!

穆大小姐微微側身,優雅的舉起手,一巴掌扇在黎沫沫腦袋上,“怎麼說話的?!你的淑女禮儀學到狗身上去了嗎?!”

黎沫沫捂着腦袋眼淚汪汪,暗自嘀咕,“到底誰纔是親生的啊……”

“週末的禮儀課加兩個小時!”穆大小姐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對黎沫沫說出這句話,然後起身去倒水。

黎沫沫眼中閃過懊惱,瞥了一眼穆大小姐的背影,見她沒注意自己,便偷偷的伸出魔爪,照着黎曉曉胳膊內側那塊嫩肉狠狠的掐了下去……

“啊~~啊~~”

伴隨着很有節奏感的慘叫,黎曉曉嘣的坐了起來,雙目圓瞪、面容扭曲。

“黎!沫!沫!”咬牙切齒的聲音。

想都不用想,黎曉曉就知道是誰對自己下的毒手。

“呵……呵……”

黎沫沫乾笑了一聲,擡頭瞅了瞅纔打了一半的葡萄糖,心想着你咋醒的那麼快……然後扭頭轉移話題,“媽!我哥醒了!”

“我沒聾。”

穆大小姐端着一杯溫水走過來,順手遞給黎曉曉,“你妹妹就是欠收拾,回頭我收拾她,來,喝水。”

黎曉曉接過水,狠狠的瞪了黎沫沫一眼,轉頭面對穆大小姐便是一臉如沐春風的微笑,“媽你說得對,我看二丫每個月的禮儀課得加倍才行,不然她這女流氓的樣子,出去真是給咱家丟人現眼吶!”

“這是肯定要的。” 刺客饒命 穆大小姐對黎曉曉的話表示贊同。

黎曉曉得意的看了黎沫沫一眼,再得意的喝水。

喝!喝!嗆不死你!黎沫沫一邊咬牙切齒,一邊淚流滿面。

你們再這樣對我,信不信我幹掉那個該死的禮儀老師……

“二丫,我手機呢?”黎曉曉可沒忘了這大事。

黎沫沫從隨身的小包包裏掏出黎曉曉的手機遞給他,看他一臉的緊張,忍不住說了句,“你緊張啥,不就幾部*****麼?還是騎兵的,真沒意思。”

臥……槽……

黎曉曉一頭的黑線,“你怎麼知道我手機密碼?!”

“切!你那密碼還能難得住我這千年才得一遇的天才美少女?!”黎沫沫不屑道。

你自信心倒是不缺啊?!

黎曉曉忍無可忍,指着門外,“你!走!”

黎沫沫一個白眼甩給他,“走就走,我稀罕陪你似的!”

說完瀟灑一甩馬尾,頭也不回的走了。

等黎沫沫關上病房門,穆大小姐才把捂着臉的手拿開,一臉無奈,“你們倆啊……算了,我去給你買點吃的,你想吃啥?”

“水魚。”黎曉曉不假思索,“悅豐燒的水魚好吃極了。”

“行,我去給你買。”

目送穆大小姐離開後,黎曉曉飛快的打開手機,看到那遊戲圖標還安安穩穩的躺在屏幕上,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點擊,進入遊戲。 看着副本期限倒計時還有2個多小時,黎曉曉鬆了口氣,還好及時醒來,總算是趕上了……

剛進入遊戲,任天的信息就發了過來,“黎哥,我們啥時候進副本?時間快到了。”

黎曉曉看了下時間,“一點半吧!我們先把隊組上,我買點東西。”

任天自然沒意見,倆人立刻組了隊。

上一個副本黎曉曉可謂是收穫頗豐,除去買護身符的成本,坑了葉輕眉和魏強總共16萬,再加上殺死楚人美獎勵的7萬,一共23萬靈幣。

兜裏有錢,心裏有底,黎曉曉這次打開商店的心情可是和上次不一樣,打算大肆採購一番,先把腦袋裏的惡鬼解決了,然後洗了現在的血脈,買個高級道脈再買本高級道術,然後就可以進副本裝逼啦!

想想就覺得很美好。

黎曉曉哼着歌兒打開商店的道具類,一個個的簡介看過去,尋找能解決問題的道具。

一個兩個……十個二十個……五十個一百個……不知道多少個……

黎曉曉看的是眼睛發花,翻了一頁又一頁,一直都沒找到對症的道具。

堅持着又翻了兩頁之後,一個金燦燦的大鐘映入黎曉曉眼簾。

【困仙鎮魔鍾】可以禁錮神仙妖魔(數量上限1),鎮壓後若引爆困仙鎮魔鍾則可以殺死淨化被困的神仙妖魔、道具主人可吸收其溢出的純淨靈氣。

“這個好!”

黎曉曉喜滋滋的點了一下,系統提示:“困仙鎮魔鍾,售價228000靈幣,是否確認購買?”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