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子神看着陰豬愣住了,讓我騎豬跑?這……這也太不講究了吧?

趙子神看着陰豬愣住了,讓我騎豬跑?這……這也太不講究了吧?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不過看到屍王和血屍向自己衝來,趙子神也顧不上那麼多,翻身騎到豬背上,雙腿一夾豬腹,大聲叫起來:“駕!”

陰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什麼情況?怎麼不走?

趙子神又大聲叫起來:“駕!”

陰豬還是不動。

“趙大師,它是豬,不是馬,你用叫豬的方式叫它!”馬嬌轉過頭大聲提醒。

趙子神一拍腦門這纔想起來是怎麼回事,當即學着農婦的樣子,“嘍嘍嘍”地叫起來。

陰豬聽到叫聲,當即就像火箭一樣竄了出去,居然比陰馬還要快上一分,眨眼間就越過血渠追上了秦巖他們。

五隻血屍越過血渠向秦巖等人追去,但是兩隻雙煞屍王卻站在血渠邊呲着牙“吱吱吱”地叫個不停,眼神兇狠無比地看着秦巖等人。

“咦!屍王好像受到了某種限制,它不敢越過血渠!”趙子神詫異地說。

“那我們把這五隻血尸解決了!”秦巖飛身從馬背上跳下,拿出一把符紙,念動咒語向五隻血屍扔去。

秦巖氣憤血屍打傷了慕容雪菡,決定給慕容雪菡報仇雪恨。

“轟”的一聲,五隻血屍全部被符火點燃,轉過身慘叫着向血渠中衝去。

“想跑!沒有那麼容易!”秦巖大喝一聲,念動咒語甩動鞭子,套住了五隻血屍。

五隻血屍頓時被困在原地,一動不動。

看到五隻血屍被符火焚燒,兩隻屍王急的抓耳撓腮,好幾次躍躍欲試想跳過血渠,最終卻又縮回了身子。

不一會兒,五隻血屍全部被燒燬了。

自此,泡養在血渠中的十二隻血屍全部被秦巖他們殺掉了。

“咱們走吧!”馬嬌嘆了口氣說。

“先休息一會兒吧!我這把老骨頭走不動了!”趙子神指了指涼亭,走上去靠在了石碑上。

經過激烈的鬥法,趙子神體力透支,已經有些走不動。

秦巖也不想走,畢竟張迪還沒有找到。

秦巖走上臺階,坐在地上,靠在石碑上問:“趙大師,這雙煞屍王怎麼這麼厲害,它們……”

不等秦巖說完,涼亭突然響起“咔咔咔”的聲音。

與此同時,石碑慢慢地向下沉去。 秦巖和趙子神站起來,既詫異又戒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不一會兒,石碑徹底沉入了涼亭中,露出一條向下的通道。

與此同時,通道里面響起了張迪的求救聲:“救命啊!有人嗎?”

“是張迪!”秦巖激動無比,想不到張迪居然在這下面。

秦巖拿出一張火符向通道里面扔去。

“轟”的一聲,火符被點燃了,照亮了通道里面。

秦巖發現通道極深,一眼望不到底。

“張迪!是你嗎?”秦巖大聲喊。

張迪沒有回答秦巖的話,依舊在通道里面大聲求救:“有人嗎?救命啊!”

秦巖沿着通道的樓梯向下走去。

馬嬌一把拉住秦巖,搖了搖頭說:“秦巖,這裏面太詭異了,在不瞭解情況的時候千萬不要下去。”

“可是張迪在裏面?”

“難道你想讓我們也像慕容雪菡那樣受傷嗎?”馬嬌語氣冰冷地說。

趙子神也趕快勸秦巖:“我們還沒有進入前殿就遇到了兩隻屍王,可想而知這裏是多麼兇險,所以我們還是原路返回……”

話剛說到一半,趙子神突然“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顯得萎靡至極。

“趙大師,你怎麼了?”秦巖一把扶住搖搖欲墜的趙子神,詫異無比地問。

“我的同心蠱蛇被人殺掉了!有人進墓了!”趙子神抹去嘴角上的鮮血,憤恨無比地說。

趙子神學着蛇吐信子的聲音叫起來。

不一會兒,八條蠱蛇“嘶嘶嘶”地竄出來,分別纏到了趙子神的胳膊和腿上。

看到八條蛇,馬嬌再次尖叫起來,跳起來騎到了秦巖的身上。

秦巖詫異不已,指着趙子神身上的蠱蛇說:“你的蠱蛇不是在嗎?”

趙子神搖了搖頭說:“它們是子蛇,我說的是母蛇!”

原來趙子神在進墓之前,將母蠱蛇放在了洞口,讓它幫着望風。

剛纔玄遠和尚和青冥道長師徒進入盜洞的時候,母蠱蛇頓時向他們發起了攻擊。

青冥道長施展道法一劍將母蠱蛇殺掉了。

“我們趕快下去吧!希望他們不要找到我們!我們幾人加起來也不是他們的對手!”趙子神一邊說着,一邊向通道里面走去。

當秦巖他們走進通道後,“咔咔咔”的聲音再次響起,石碑又回到了原處。

站在通道里面,伸手不見五指。

秦巖拍了拍馬嬌的後背說:“師姐,下來吧!我要點火了!”

“不!不不不!”馬嬌將頭埋在秦巖的脖根處,一個勁地搖頭。

馬嬌的頭髮摩擦在秦巖的脖子上,秦巖覺得一陣瘙癢,不過馬嬌秀髮上的芳香同時也傳進了秦巖的鼻孔,聞着一陣舒心。

秦巖一陣無語,只能就像袋鼠媽媽似得抱着馬嬌。

“轟”的一聲,趙子神點燃了蠟燭,通道里面頓時變得明亮起來。

“我們先在裏面坐一會兒,他們打不過雙煞屍王自然會退走,我們到時候再出去!”趙子神盤腿坐在地上閉目養神。

秦巖靠在通道的牆上坐下來,用來減輕馬嬌壓在他身上的重量。

一直抱着馬嬌,秦巖的腰有些受不了。

“趙大師,雙煞屍王到底有多厲害?”秦岩心中十分好奇。

“雙煞屍王的取材十分講究,需要用陰年陰月陰日出生的母體,在陰年陰月陰日懷上雙胞胎,然後等到雙胞胎生長夠九月九日零九時,最後施法讓雙胞胎破開母體並吃掉,這個時候就形成了雙煞屍王!”

停頓了一下,趙子神接着說:“這雙胞胎以男女雙胞胎最佳。很不幸,我們遇到的正是這一種!”

聽完趙子神的話,秦巖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他想不到這麼殘忍。

讓孩子吃掉母親,實在是難以自信。

趙子神似乎猜到了秦巖在想什麼,嘆了口氣說:“這有什麼,在古代比這殘忍的多了!當年武則天爲了青春常駐,每天要吃一個紫河車。你知道紫河車是什麼嗎?”

不等秦巖說話,趙子神接着說:“是胎盤!不過這胎盤不是普通的胎盤,而是懷孕六個月的胎盤!”

“啊?懷孕六個月那孩子不是還沒有出生嗎?這個時候取胎盤,無論是孩子還是母親,豈不是都要死嗎?”

趙子神冷笑起來:“爲了自己青春常駐,她怎麼會在乎別人的生死!就像剛纔的血渠,那可是用人的鮮血注滿的。我估計不殺掉五六百人,血渠不可能形成!”

說到最後,趙子神忍不住嘆了口氣。

秦巖在心中暗歎,難怪史書上記載,武則天身邊男寵無數,即便到了八十歲退位,也依舊風流成性,玩死了好幾個男寵。

趙子神接着說:“還有五代十國,那時候貴族之間十分流行以形補形,他們爲了增強自己的性能力,就將一些性能力十分強悍的僕從殺掉,生吃他們的器官。”

“最後導致一些僕從下人都不敢行房事了,即便有也是匆匆了事。也因爲這件事情,那時候多出來一個新的職業,叫做掩鈴者,也叫做聽房人,專門爲貴族收集情報。”

秦巖萬萬想不到那個時候居然這麼荒唐,還有這種人,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居然真有人相信這些?”秦巖無語地搖了搖頭。

“其實的確可以以形補形!即便是現在都有!只不過很多人在偷偷的用!”趙子神說。

秦巖愣住了:“真的?”

趙子神點了點頭:“你應該知道紫河車是一種藥吧?”

聽到趙子神這樣說,秦巖頓時明白了,既然胎盤可以當中藥,那其他器官當然也可以了。

就在這時,秦巖聽到頭頂的石板上隱隱傳來腳步聲。

趙子神當即豎起食指放在嘴邊,示意秦巖不要再說話了,緊接着又指了指通道的下面,示意他們下去。

秦巖點了點頭,抱起馬嬌,跟着趙子神向下面走去。

玄遠和尚的聲音隱隱約約地從上面傳下來:“嗎的!嚇死老子了,這墓裏面居然有屍王,而且還是雙煞屍王!要不是雙煞屍王過不了怨靈血渠,咱們三個人就交代在這裏了。”

“秦巖他們不會被雙煞屍王殺了吧?”青冥道長語氣有些憤怒加遺憾。

“死了更好!咱們就可以去馬國棟那邊領賞了!只是可惜了他的肉身和魂魄!”

說前半句的時候,玄遠和尚口氣充滿了幸災樂禍,但是說後半句的時候,他的口氣又滿是遺憾。 聽到涼亭上面兩人的對話,秦巖的心咯噔一下,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兩個人是來找他的,而且還是馬國棟指派的。

此刻秦巖也想明白了,馬國棟肯定查到是他殺掉了馬亞楠,所以派了兩個高手來殺他。

但是秦巖根本不知道,其中的青冥道長不但不會殺他,還會幫他。

不一會兒,秦巖和趙子神走到了通道地底。

這個通道是一個螺旋通道,一路旋轉着向下。

“咦?張迪呢?”秦巖壓低聲音說。

剛纔下來的時候,秦巖明明聽到張迪在喊救命,可是現在走到了通道地底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Www ●тTk ān ●CΟ

趙子神指了指通道四周說:“你看,這裏有八個門,是以八卦爲基礎設計的,張迪肯定在其中一個門中。這樣吧!我找那邊四個門,你找這邊四個門。”

通道不是圓形的,而是八邊形,由八面牆組成,每一面牆上都有一扇門,門上的牌匾分別寫着:乾、坤、巽、震等八卦爻象。

秦巖點了點頭,他抱着馬嬌推開其中一扇門,壓低聲音問:“張迪?你在嗎?”

沒有人回答秦巖。

秦巖轉過身推開門回到了通道。

可是秦巖發現他並不在通道內,而是在一間房間裏。

秦巖的頭皮當時就炸了,他記得清清楚楚,他是從通道穿過門走進來的,但是現在當他再穿過門之後,進入的居然不是通道,而是一房間。

要知道秦巖剛纔走進大門後,並沒有到處亂跑,只是隨便向前走了幾步,他推開的門就是剛纔的門!

這是怎麼了?秦巖撓了撓頭,向四周看去。

秦巖發現這個房間和剛纔的通道一樣,有八面牆,每面牆上都有一扇門。

該死的,難道跑進迷宮了?

秦巖拍了拍馬嬌的後背說:“師姐,你快幫着看一看,我們是不是走進迷宮了?”

馬嬌害怕地問:“蛇呢?”

“早被趙子神帶走了!你快下來看看吧!”秦巖真的無法理解,馬嬌怎麼就那麼害怕蛇,蛇有那麼害怕嗎?

馬嬌擡起頭看了一眼,發現蛇不見後,立即滿臉羞紅地從秦巖的腰上跳了下來:“你剛纔沒有佔我便宜吧?”

秦巖翻了一個白眼:“沒有!快看看現在是怎麼回事吧!”

讓秦巖捉鬼抓妖他還可以,讓他堪輿風水、破迷走位他是一竅不通。

馬嬌審視了一圈房間,臉色有些難看地說:“師弟,咱們走進八卦迷宮了!我無法看破其中的規律,恐怕只有趙子神能破解!”

聽說趙子神能看破,秦巖懸着的心頓時落進了肚子裏。

只要趙子神能看破,秦巖相信趙子神一會兒肯定會來找他們的。

“師弟,你看,這牆壁上畫的是什麼?”馬嬌點燃一根蠟燭,走到牆壁面前,津津有味地看起來。

秦巖緊隨而上,站在馬嬌身邊向牆面上看去。

牆壁上居然雕刻着九窈公主學習道術的情景。

“想不到這九窈公主居然還是一個學道之人!”馬嬌驚訝無比地說,緊接着走到下一面牆壁前。

這一面牆壁上畫的也是九窈學習道術的情景。

就在這時,牆壁突然轉動起來,將馬嬌捲入其中。

“師姐!”秦巖撲到牆壁面前並且試圖推動牆壁,可是牆壁堅固無比根本推不動。

秦巖有些弄不明白,剛纔牆壁明明還在轉動,現在爲什麼卻連推都無法推動。

不知道我穿過門能不能找到師姐?

想到這裏,秦巖推開牆壁上的門走進去,牆壁後面是另一間房間,根本沒有馬嬌。

秦巖更加迷糊了,牆壁後面和牆壁的門後面應該是同一個空間,可是馬嬌爲什麼不在裏面?

“師姐?”秦巖大聲喊起來。

沒有人回答秦巖。

該死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巖不由想起了他們走進墓宮宮門之後的情景。

他們明明到的是同一個地方,可是相互之間卻找不到對方,最後是趙子神的蠱蛇將他們找到了。

秦巖決定,一會兒見到了趙子神,一定要問問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用什麼樣的道法才能破除。

秦巖不敢再亂走了,盤腿坐在原地,準備等着趙子神找來。他覺得趙子神絕對可以找到自己,趙子神可是著名的風水大師。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房間中的一扇門被打開了。

秦巖還以爲趙子神進來了,立即站起來說:“趙大……”

但是話剛說到一半,秦巖停下了,眯起眼睛打量着走進來的兩個人。

一個人肥頭大耳,穿着寬大的僧袍。

一個人面色冷峻,穿着一身灰色道袍。

這兩個人正是玄遠和尚和青冥道長。

當玄遠和尚看到秦巖後,臉上立即露出欣喜的神色,哈哈大笑起來:“這小子果然在這裏!”

“秦巖,你好!”青冥道長笑着和秦巖打招呼,準備在玄遠快要殺掉秦巖的時候再動手。

他覺得那時候秦巖肯定會對他這個救命恩人感恩戴德,將墓宮中所有的鬼匠傳承都幫他解碼。

看到玄遠和青冥,秦岩心中爲之一抖,他們不會是要殺我的那兩個人吧?

“哈哈哈!秦巖,受死吧!”玄遠和尚踮起腳尖一躍而起,攥緊沙包大的拳頭向秦巖的天靈蓋砸下。

秦巖想不到這胖和尚心地這麼歹毒,剛一出手就想要他的命。

秦巖不敢硬接,腳尖點地向後退去,當他靠到門邊後,立即轉過身打開門走進了另外一個房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