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砰!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我驚慌失措地回頭,可目光所及的,哪還有什麼大鐵門……我的身後,就是一堵牆!

上面似乎還寫着幾個大字。

我用手機微弱的亮光,輕輕地照了照。上面寫的竟然不是梵文,而是中文……

我認識。

可等我看清楚到底寫得是什麼之後,我倒是寧可自己眼瞎!因爲上面寫着四個大字。“擅入者死!”

所以,我今日,還能活着出來?

只能淺淺地出了口氣,顫抖着往前走了兩步,頗有些膽戰心驚的。也虧得石蓮子在這時候還算鎮定,“小溪你放心,倘

若真遇到了危險,你報炎炙的名字,多多少少會管點用處。而且,他也會幫襯一把的。”

提到炎炙,我的眼眸又是一沉。

“對不起。”石蓮子也很快也意識到了,趕忙同我道歉。

我輕輕地出了口氣,提醒它,也提醒了我自己一句。“我和炎炙,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以後別亂說。”

我留着石蓮子,也只是因爲它體弱,需要停留在我的脖子上才能養傷……

雖然,我並不知道爲什麼一定得是我。

“知道了。”石蓮子應了一聲,轉移話題地提醒我要小心和鎮定。我則點了點頭,舉着手電筒,緩緩地朝着裏面走去。門的裏面,盤根錯雜,更像是進了原始森林一般,到處都是茂盛的蒼天大樹。

不過,溼氣極重。

石蓮子同我說,這些大樹,都是專門供陰間小鬼吸收陽氣所用,非常適宜它們修生養息。其中最爲常見的就是槐樹,槐樹通陰陽,小孩子用槐樹葉子擦拭眼睛之後,是可以看到小鬼的。

當然這也就那麼一說,斷然不能嘗試。

畢竟,當你看到那個光怪陸離的世界開始,你便永遠沒有辦法同它們撇清關係!

越往裏走,我便越發覺得不安。

最後,停在了一間木屋的面前。因爲再往裏走,已經沒有路了……

我遲疑了下,問石蓮子要不要進去。

可回答我的,只有沉默。

它不會在這麼關鍵的時刻撂挑子吧?我苦笑了個……

片刻之後,我感覺自己的腳下,似乎多了個什麼東西,也不敢低頭往下看,就強制性地告訴自己,其實什麼事情都沒有。

我是在自己嚇唬自己。

不過,這拉扯,似乎更明顯了。

我,不得不,把目光往下移……

可是,我都看到了什麼!

我竟然看到了一隻通體暗紅色、如同嬰兒大小的小鬼!它就在我的腳邊,拉着我的袖子……

同時在不遠處,還有無數和他模樣差不多的小鬼,虎視眈眈地盯着我看!

然後……

(本章完) 可就在下一刻,那些原本是四隻腳都在地上,如同嬰孩一般的小鬼,竟然站立起來,以非常快得速度,奔襲到了我跟前!

我本就神經高度地緊張,被它們這麼一嚇,竟然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

然後,它們一擁而上,衝着我張開血盆大口!

我的頭髮能入夢 我往後退了退,一面逃走,一面將摺扇抽了出來……隨手一煽,便是一把火從裏面冒了出來,燒得小鬼們一陣狂叫喚!其中走在前面的幾隻,是徑直灰飛煙滅了。

炎炙這把扇子,好生兇猛!

可是,有一隻長相粗鄙的小鬼,還是弓腰着身子,緩緩地爬了過來……也沒有走得太近,在距離我還有兩三步的地方,戛然停了下來。

然後……

他從地上撿起了個什麼東西。

一把細細長長的削骨刀……

那是思諾的東西,我之前把它一併放在自己的包裏了。估摸着是剛纔被狠狠地一嚇,這東西不知道怎麼就掉在了地上,現在被它拾了起來。然後,它將我上下打量了一番。

卻是換了模樣,變成了人形。

“你,是來修面的?”他擺弄着手中的削骨刀,一字一頓地開口,然後將它微微朝着我的方向伸出,那意思非常明顯,是希望我接過去……

我便緩緩地嘆了口氣,將身子直了起來。

然後從他的手中,小心翼翼地,將削骨刀接了過去。他剛纔那話,我知道什麼意思……

修面,便是給死人畫儐相。只是因爲儐相聽着實在是不吉利,所以大部分的剃頭匠都會用“修面”二字來形容,聽上去更形象,也間接地表達了對死者的尊重。我既然從他的手中接過了削骨刀,便是潛移默化地,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他見我點頭,臉上才露出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只是一想到他是隻厲鬼,就算是衝着我笑,我心裏也頗有些不安。

不誇張地說,我渾身都起着雞皮疙瘩。

“你既然是來幫我家小主修面的師傅,那就應該提前通報一個。真沒有想到左護法尋了個這麼不靠譜的

人,竟然還怕鬼,用扇子燒我的鬼嬰。”他忍不住地,同我抱怨了一個。

我皺着眉,將脣瓣咬得更緊了。

他口中的左護法,怕是思諾。之前羊大仙說話時不小心說順了,用的就是左護法的稱呼……只是,我真不知道思諾有什麼本事,可以擔起這聲左護法的稱號?

所以,我只能低着頭,不讓他看出我心中的猜想和眼裏的慌亂。

“你跟我來吧。”它將身子背對着我,將我往小木屋裏面引……小鬼們虎視眈眈地站在不遠處,雖然沒有上前,但眼眸充斥着不善。

有三五隻鬼嬰被火傷得極重,不能行動……其他的鬼嬰竟然擁了上來,將他們撕裂、啃咬、吞噬……直至,它們變成了它身體的一部分。就算是同類,也是可以相互殘殺的!

前面帶路的小鬼,發現我對身後的一切似乎挺感興趣的,於是就把頭轉了過來。

“弱者,是不配活着的。”

他感慨了一句。

我雖然不能苟同,但也不好反駁,就跟在那隻厲鬼的身後,進到了木屋的裏面。

那木屋看着又小又破,且上了年紀……可是推開的時候,看到的卻是……

卻是一抹迥然不同的風景。

就跟人間的酒吧一模一樣!酒池肉林,燈火酒綠!無數的少男少女跟着音樂打着節拍,熱熱鬧鬧地在舞池中央跳舞,也有唱歌的小姐和打碟的DJ,甚至還有舉着酒杯酒瓶忙碌的服務生……

總之人間酒吧有的,這裏便是一應俱全!

更甚至,絲毫不遜色!

只是有一點不同,那就是……

他們,都不是人。都是面目猙獰,模樣恐怖的厲鬼!

我和他們,格格不入。

因爲,他們是鬼,我是人。

所以,從我進入木屋的那刻開始,他們的眼睛,就沒有一刻從我的身上移開過!他們看着我,就彷彿是看到了食物一般。

是那樣,殷切滿滿!

可是,礙於帶路厲鬼的威懾,它們又不敢動……

因爲,他還專門交代了一句。“這是來給小主子修面的剃頭匠。她還好生本事,我勸你們最好不要得罪她,否則她能一把火燒得你們,灰飛煙滅去!”

他剛剛見過我動手了。

所以,順帶着警告那些厲鬼一下。

可我,就笑得有些尷尬了。因爲我剛纔出手只是情急之下,倘若真想知道娃娃本體藏在什麼地方,就不能魯莽了。

微微低頭,石蓮子輕柔地閃過一抹光澤。

它,也在提醒我?

那些鬼聽說之後,就不再用那麼殷切的目光盯着我看,竟然是有些失望。

我握了握手裏,思諾遺留下的削骨刀。

難道說,思諾之前進這間屋子,也是爲了給厲鬼修面?她其實和我的爺爺、父親他們差不多,也是做剃頭匠的?難怪,她會和鬼怪有接觸,也知道如何使用鬼術……

可,她又不只是剃頭匠。

那隻厲鬼帶着我,進了走廊,朝着最裏面的房間走去。他一面走,一面同我交代。“你既然是第一次過來,那麼有些規矩,我就得和你說。”

我點了點頭。

他又繼續往下說,“首先,無論你看到什麼,聽到什麼,都不能驚慌。別把我們家小主人嚇壞了,否則你擔待不起。其次,今天的事情,你永遠不許和外人說起。等到結束了,我會親自送你出去。”

他這,算是給了交代。

這兩個要求,都不算過分,於是我同他點了點頭。

走廊的盡頭,是一道鐵門。

一道和我進來,一模一樣的鐵門。一樣的鏽跡斑斑,一樣的沾滿鮮血……

這道門的裏面,便是住着他口中那個需要修面的小姐?

“我帶路到這裏,您自己進去吧。”他將門打開,然後催促我進去。“我們家小主,最沒有耐心了。”

我點頭,走了進去。

然後石蓮子告訴我說。

“小溪,他口中的小主,或許就是……就是邪靈娃娃的本體。”

我把眉頭微皺得厲害,是嗎?

(本章完) 它這話說得尤其小聲,應該只有我一人聽到了。

於是,我不留痕跡地,握了握放在口袋裏的紅繩。然後無比小心地,走了進去。

那是一條幽深,幽深的走廊。

光線昏暗得厲害,我的眼睛就算適應了黑暗,可辨別的時候,還是覺得晦澀不清……就握着削骨刀,一點一點地往前挪動。

走廊的盡頭,停了把椅子。

我皺了皺眉,小心翼翼地開口,“那個,我是來給你修面的剃頭匠……”將手中的削骨刀晃了晃,表明身份和我此行的目的。

不過周圍安靜極了,彷彿除我之外,再無旁人。

重生一風流女軍王 只是,那把椅子,似乎動了動。

王的鬼醫狂妃 幅度不大,我起初還以爲自己看錯了……

“吱呀……”可它竟然又自己動了下,且直接轉了個方面,面朝着我!下一刻,就直接滑行到了我跟前!

就差砸我腿上了!

我被嚇得,魂不守舍地停在了原地……

可是,下一瞬,卻有個軟軟糯糯的女聲響起。“坐吧。”

它抽了把椅子給我坐?

我猶猶豫豫地,還是坐在了椅子上。這把椅子上裹着膠皮,挺舒服的……但一想到是鬼抽給我坐的,就總覺得上面生了尖刺,應該挺膈應。

我是求個心理安慰,所以下意識地念了觀音心經裏的句子。

下一刻,我的面前晃過一個人影!

然後,出現了一張模樣不全,半隻眼睛脫落下來的厲鬼!它甚是猙獰地,盯着我看!

“請你爲我修面。”雖然長得猙獰,但聲音倒是挺好聽的。

而且,很熟悉。

就是那個會說話,附在芭比娃娃上的邪靈!

我本以爲它會很漂亮,沒有想到竟然是這麼滲人的一個主?就四處張望了下,這裏似乎只有我、和它。

於是,我壓低着聲音,問了石蓮子一句。

“可以,動手了嗎?”

邪靈以爲我在和它說話,便是甜甜地笑了笑,“你是爲我修面的剃頭匠,你想什麼時候動手都可以,不用徵求我的意見……”

呵,她誤會我了。

纏情總裁,寵上癮! “嗯。”石蓮子便是,回了一聲。

它話音剛剛落在地上,我就把炎炙送我的摺扇抽了出來,且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衝着邪靈一連揮舞了好多下。每一下煽動,就有火光四溢,一會兒的功夫它就渾身是火。

發出了淒厲的叫聲!

“小溪,動作要快!”石蓮子提醒了個。它聲音那麼大,別把外面的小鬼給招進來了!

我點了點頭,趕忙取出放在兜裏的紅繩,將渾身是火的邪靈綁住。紅繩似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纏繞它一圈又一圈!起初邪靈還會一個勁地掙扎,這到了後面,竟然徹底安靜了下來。

我鬆了握着紅繩的手。

就盯着它看。被紅繩束縛的邪靈,慢慢縮小,到了最後竟然只剩了蠶蛹大小,身上覆蓋着一層厚厚的紅繩。

然後,它變成了灰燼。

灰飛煙滅?

“搞定了?”我遲疑着,有些不大確定地問石蓮子。

“是。”他的聲音也有些不大確定,然後回了我這麼一個。不過小心翼翼地開口。“小溪,你看那團灰燼,我總覺得裏面藏着個東西。”

能有什麼東西?

我將眉頭緊緊皺成一團,然後走近那團灰燼裏,用扇子輕輕攪和了下。

在一片灰燼當中,停了一張紙。

上面就寫了兩個字。“紫瑩……”

這是邪靈的名字?等等,我怎麼覺得這名字好眼熟,應該……應該在什麼地方看到過……

等等,安珂之前同我說過,他們是根據一本書上的記載來請筆仙的。倘若我沒有記錯的話,那本書的作者,就叫紫瑩?

之後果然有隻小鬼附在了筆裏,炎炙收拾它的時候,還說得給他主人三分面子……

它的主人,是誰?

“紫瑩?”石蓮子也默默地將這個名字唸叨了一下,下一刻聲音卻陡然提高了起來。“念溪,我們得快些離開。我是真沒有想到,這娃娃竟然是他的人!”

他是誰?

“快走!”我還來不及細想,就被石蓮子催促着起身,然後朝着我們來

的走廊飛奔而出。

只是,這條走廊,要比我們來的時候,更漫長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