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都放亮點,我可是得到了消息,那兩個小崽子的老孃也已經得到了消息,他們的人也正在向這邊來呢?”

“眼睛都放亮點,我可是得到了消息,那兩個小崽子的老孃也已經得到了消息,他們的人也正在向這邊來呢?”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啊?”

袁鵬吃驚的張大了嘴巴,他可沒有想到事情會暴露的這麼快,那兩個後宮娘娘最近一段時間已經和虢石父、祭易等人勾搭在了一起,如果真的看人手,還真是絲毫不比他們弱。

“我馬上多加派人手尋找。”

“嗯,抓緊時間就行,哼,我已經安排健卒化妝成土匪山賊的樣子,在半路上給他們的人找麻煩了,但是我只能夠給你們多爭取一點點時間而已,真正要做的,還是你們要加快速度。”

“是,屬下明白!”

袁鵬答應一聲,快步就走了出去。姬宜臼看着袁鵬走出的背影,眉頭微微的皺起……

(本章完) 第2848章

墨九狸發現除了自己不遠處的一個帳篷外面坐著八個人之外,其餘的帳篷中的人,都在裡面修鍊了,每個帳篷裡面都有兩個強者坐鎮!

這讓墨九狸忍不住打量了下不遠處的八個人,四個老者四個中年人,四個老者的實力都在神尊級別,四個中年人也都是神帝巔峰的修為!

這樣的實力可是很強的了,墨九狸不明白對方是留下這麼多人,還是說沒有跟隨那名上界仙子入陣,不過墨九狸也只是微微好奇了一下而已,並沒有想太多!

畢竟對方如何,都跟自己沒有關係!

墨九狸決定在外面等待幾天,看看那名仙子是否真的能帶那些人順利破解所有陣法!

因此,墨九狸乾脆沒事,生火烤肉,這幾天在這裡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她可是一直不是修鍊就是隨便吃幾顆靈果解決的,早就餓的不行了!

這會兒人少了,墨九狸終於可以烤肉吃飽飽的了!

墨九狸空間裡面就有收拾好的低級魔獸,因此也是為了不被人懷疑,墨九狸拿出來的都是這八重天有的低級風狼,不多時香濃的烤肉味道就傳了出來!

這讓不遠處的八個人,紛紛一愣,特別是四個中年人,他們也算是經常出門歷練的,烤肉也是經常吃的,但是味道這麼香的烤肉還是第一次聞到,只是聞著就快要流口水了!

因此,終於四個人對視一眼,起身來到墨九狸的面前,看了眼墨九狸後上金黃的烤肉,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然後其中那名身穿藍袍的中年男子,看著墨九狸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姑娘,你這烤肉真的是太香了,能不能賣給我們一點兒?」

「不賣!」

「不過,你們可以用藥材來換!」墨九狸聞言說道。

四個人聽到墨九狸說不賣時還有些失望,然後聽到墨九狸說可以用藥材換時,先是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四個人紛紛拿出了自己身上十分珍貴的四株藥材遞給墨九狸說道:「姑娘,這些可以嗎?」

墨九狸聞言抬起頭看著四個人手裡拿出來的藥材,嘴角狠狠的一抽,因為四個人手裡拿出來的藥材,全部都是稀有的藥材,而且每一株的年份都在萬年以上。

這何止是可以啊,簡直太可以了好么!

墨九狸這才又看了眼四個人,覺得他們四個人簡直有點土豪的感覺,隨手拿出來換烤肉的藥材,都是這麼值錢的,難道這四個人不是散修?而是什麼藥材世家的前輩不成?

墨九狸伸手拿過兩個人手裡的藥材說道:「兩株就足夠了!」

說完,墨九狸收起藥材的同時,直接將手裡剛剛烤熟的風狼,切成兩半,其中一半遞給了藍袍男子!

剩下的一半,切開成小塊,餵給了亦翎和火粼。

四個中年男子一愣,但是聞著手上的烤肉真的是太香了,就跟墨九狸到了聲謝,拿著半隻風狼回去了!

原本四個老者早就不吃東西了, 太子顯得心事重重,他現在的位置真的非常的不舒服,看到袁鵬已經出去安排了,他的心裏多少踏實了一點。轉身正要離開。

土豪金和褒姒躲在假山石的後面,透過山石的孔隙,清清楚楚的看到袁鵬走了出去,可是他們兩個是乾着急,沒有任何的辦法。

就是剛纔的剎那,對於他們來說,可真的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現在袁鵬已經出去了,恐怕想要找到他都要費點力氣。

現在院子中已經到處都是人了,他們就是想要動一動都不敢。如果被這些官兵發現,他們可就真的是自己送上門的美味了。

在姬宜臼剛剛轉身要離開的時候,忽然一道黑影從牆上飄落了下來,迅捷的如同是黑色的閃電,衝向了姬宜臼。

那些守護在姬宜臼身邊的人正是在稍微放鬆了警惕的時候,等他們明白了過來,那個黑影已經來到了姬宜臼的身邊了。

“刺客?”

這是縈繞在土豪金腦海中的一個詞語,在他有限的知識中,刺客和遊俠這些事情都是在春秋的時候才真正出現的。雖然現在距離春秋的時候也不遠了,還是比預想中的要早了一些。

就在那個黑影來到了姬宜臼的身邊,在那個刺客的手中,已經亮起了一道耗光。所有人都認爲姬宜臼必死無疑,他不過就是一個養尊處優的太子,面對着這樣突然的攻擊,而且是在身邊的那些護衛根本就沒有來得及有任何反應的情況下。

可是事情往往有出人意料的時候,就在那個黑色的影子已經無限接近了姬宜臼,忽然姬宜臼猛的側身,同時一掌劈出!

出手的乾淨利落,絲毫不遜色於任何的高手。

姬宜臼竟然有這樣好身手?

包括刺客自己,以及躲在假山石後的褒姒土豪金等人都非常的意外。

在刺客稍微愣神的剎那,姬宜臼已經狠狠的一掌打到了刺客的身上,本來這個刺客的臉上是遮擋着輕紗的

,在劇烈的掌風的帶動下,直接把他面上的輕紗撕掉,露出了一張晶瑩的臉龐。竟然是一個大美女!

“有刺客!”

在姬宜臼身邊的護衛已經明白過來,一聲大喊之後,十幾把寶劍同時刺向了那個女子。

在姬宜臼的一掌之下,那個女子臉色猛的一變,踉踉蹌蹌的後退了幾步,明顯是受了不輕的內傷。不過總算是她經驗豐富,在幾把寶劍刺到了她的面前的時候,他快速的後退。躲過了幾把寶劍的鋒芒。

刺殺失敗,女子也沒有做片刻的停留,轉身就跑,只是他逃走的方向,讓土豪金和褒姒感到一陣的鬱悶,正是後院中的假山石的方向。

女子的身後,幾十個護衛衝了上來,在他們剛剛衝到了假山的旁邊的時候,土豪金噌的跳起來,衝着前面的士兵就是一劍。

那些士卒們壓根就沒有想到在假山後面還藏着兩個大活人,土豪金的這一劍直接放翻了一個士卒,其他正在追擊的那些士卒們都被這忽然出現的傢伙嚇了一跳,腳步不由得停滯了一下,接着這個機會,土豪金拉起褒姒,轉身追着那個女刺客的身後就跑了下去。

院子中一陣的混亂,正好這個時候,袁鵬的身影也出現在了門口。他還沒有交代外面的事情,就聽到在院子中發生了一陣的打亂,因此轉身就跑了回來。太子的命就等於是他的命,假如姬宜臼就這樣掛了,估計他的好日子可算是到頭了,其他人也許還能夠轉投到其他王子的門下,可是誰都知道袁鵬是太子的死忠!

褒姒已經被土豪金拉着來到了後門出口的地方了,正好在她回頭的時候,看到了站在門口的袁鵬,她猛的掙脫開土豪金的手,彎弓搭箭,這是他最後的一次機會。

土豪金髮覺到了褒姒的異常,也連忙停下了腳步,看到幾個士卒已經來到了褒姒的身邊,他也顧不上那麼多,兩劍過去,放倒了兩個士兵。

嘣——

一聲弓弦響動,

褒姒的手上只剩下了這一支箭,如果不能夠用這最後的一支箭成功的射殺袁鵬,結果就只能是落荒而逃,而且現在四城禁閉,想要逃出這個不知名的小城,還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姬宜臼無疑是除了逃跑的幾個人之外的焦點,畢竟他的身份實在是太敏感了,現在的太子,未來的大王啊,這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在任何人的眼中,姬宜臼都是現在院子中的焦點。也是作爲刺殺目標的不二人選。

聽到了弓弦響動,更多人的目標還是擋在姬宜臼的身前,誰也沒有想到褒姒的真正目的竟然是絕對的大配角,完全是龍套角色的袁鵬。

當袁鵬發現了飛來的弓箭的真正目標是自己的時候,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了,眼睜睜的看着弓箭從自己的咽喉進去,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剩下的在其他人的眼中還有意義,但是對於袁鵬來說已經是上輩子的事情了。

土豪金將靠近了褒姒的幾個士兵放倒,但是這陣子的耽擱也已經讓他們陷入到了包圍中。反正褒姒的手中沒有了羽箭,長弓也就只能是擺設了,索性將長弓丟在地上接過了土豪金剛剛從一個士卒的手中搶過來的長矛。

在這種突圍的混戰中,還是長兵器更加的有優勢,因爲在這些普通士卒中,使用長棍的人非常少,所以土豪金的手中只有一杆長矛。

長矛在他的手中被舞動的如同車輪一般,每次揮動,都在他和褒姒的周圍形成了一片的空地。

之前逃走的刺客雖然有了這兩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的幫助,但是現在在這一片狹小的區域中所聚集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沒有逃多遠,她也陷入到了包圍中,而且她面對的壓力,顯然比土豪金和褒姒的壓力還要大,畢竟他是刺殺姬宜臼的始作俑者。在這些士卒的心中,她纔是主犯,而土豪金和褒姒不過是從犯而已至於被褒姒幹掉的袁鵬大將軍,這個時候好像已經很多人都把他忘記了。

……

(本章完) 第2849章

原本四個老者早就不吃東西了,但是等到藍袍男子把切好的烤肉遞給他們的時候,聞著味道不錯,四個老者也吃了起來,半隻風狼個頭不小,但是八個人吃還是不怎麼夠的!

因此,八個人都吃了,卻都有些沒吃飽!

於是眼看著墨九狸第二隻風狼也烤的差不多了,剛才其餘兩個拿出藥材墨九狸沒要的中年大叔,相互對視一眼,將藥材交給其中一個身穿紫色長衫的中年大叔,再次讓他去跟墨九狸換烤肉……

紫衫中年男子起身再次來到墨九狸的面前,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墨九狸手裡正在烤著是風狼笑著說道:「姑娘,我能不能再跟你換點烤肉?」

墨九狸聞言看向對方遞過來的兩株藥材,剛才她沒要,是因為自己空間裡面有,不過想了想墨九狸倒是沒說什麼,直接把藥材收了起來,等到肉烤好了之後,切下一半遞給對方!

「多謝姑娘,你這烤肉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烤肉了!」紫衫中年男子對著墨九狸說道。

「不客氣!」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對方拿著烤肉回去,墨九狸自己也切了一些吃了起來,其餘的自然都給空間裡面的小書等獸,和亦翎還有火粼了,火粼原本就十分安靜的修鍊,這會兒吃了墨九狸的烤肉后,倒是精神了不少,乖巧的跳到墨九狸的懷裡趴著!

墨九狸對於自己每次烤肉都能輕易收服人心和獸心的事情,早就習以為常了,不得不說的是,不管前世今生,美食永遠是不可辜負的啊!

這時,天色已經漸漸暗淡了下來,墨九狸看向對面的陣法,覺得應該差不多了!

果然,墨九狸的想法剛落下,忽然間其中幾個帳篷內留守的強者,瞬間飛掠出帳篷,震驚的看向陣法內!

「你們家族中也有人魂牌碎裂了么?」其中一個老者看向跟自己一樣出來的幾人震驚的問道。

「沒錯,我們家主的魂牌和幾位老祖宗的魂牌都碎了!」兩個身穿灰色長袍的老者臉色難看的說道。

因為他們都是家族的老祖宗級別的強者,所以這次出來的時候,凡是家族內重要弟子和長老家主等人的魂牌,都放在他們身上了,這也是他們留下來的原因!

但是,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這才進入陣法一天的時間,兩個灰袍老者所在的家族一共進入陣法內五十多人,去掉十多個護衛,其中家族精英弟子二十五人,家族的老祖宗,長老和家主二十人!

但是現在他們手裡五十多枚魂牌,只剩下十幾個弟子的魂牌和其中幾個長老的魂牌還在,其餘老祖宗和家主的魂牌全部在剛才化為碎片了,這說明對方已經隕落了……

幾個人說話間,又有幾個帳篷內的老者飛身出來,同樣是震驚的看向陣法內!

很顯然他們身上族人的魂牌怕是也碎了!

三十多個隊伍,一下子有二十多個隊伍的帳篷的人都出來了,其餘十多個帳篷內的人雖然沒有都出來,但是也似乎一個個家族的遇害了! 小城中的其他士卒還在向土豪金等人的方向涌動,土豪金知道,如果不能成功的從包圍中衝出去,然後找到一個暫時棲身的地方落足,他和褒姒肯定會很快在亂刃中被剁成肉泥。

在他們的前面就是一個小衚衕,土豪金的眼睛一亮,周圍都是氣勢洶洶的士卒,但是如果進入到了這個小衚衕中,至少在左右兩個方向的壓力會減少很多。沒有任何的猶豫,土豪金已經接近於乾涸的身體好像在瞬間又充滿了力量,將最後兩個攔在眼前的士卒放倒,拉着褒姒衝進了衚衕裏,本來有幾個士兵也想到了他們會進入到這裏,因此早早的等候在了衚衕的深處。

土豪金的戰鬥力實在是太強了,一聲虎吼之後,那幾個打算守株待兔的士卒直接被打飛。但是土豪金的身上也多出來了幾道傷口。

衚衕很長,前面看不到敵兵,但是追在他們身後的敵兵卻如同螞蟻一般,密密麻麻,只是衚衕的空間太狹小,他們沒有辦法一擁而入而已。

褒姒將在殺掉了兩個距離他們最近的追兵之後,兩個人總算是得到了片刻的喘息,這個時候再看他們兩個人,早就已經沒有了本來的樣子,好像是兩個血葫蘆一般。

土豪金感到自己的渾身都有點顫抖了,體力消耗的實在是太多了。心中不由得一陣的擔心,就是他和褒姒再有本領,也架不住對方的人多,按照現在的形勢發展下去,就是累也能夠把他們活活累死。

在四周逡巡了一下,土豪金猛然發現在巷子的前方有一塊牆並不高,按照他的個頭,完全可以跳過去,因此拉了褒姒快步的來到了這裏。也不和褒姒解釋,一把抓住了褒姒纖細的腰肢,直接將她送到了矮牆上。

雖然兩隻胳膊已經開始不聽使喚的顫抖了,但是他還是盡力的將褒姒推到了矮牆的後面,至於矮牆的後面有什麼,現在也只能是聽天由命了。

“把你的手給我!”

褒姒在矮牆上着急的喊道,她能夠感受到土豪金

已經成了強弩之末。從土豪金顫抖的手臂上,他就能夠察覺,在將自己送上了矮牆之後,土豪金想要自己爬上來,真的不太容易了。

忽然傳來了一個士卒的一聲大喊:

“在這邊!”

接着,幾個士卒的身影出現在了土豪金的視線中。土豪金苦笑了一下,奮力的推了一把站在矮牆上的褒姒,然後轉身就跑。

“傻大個!”

在褒姒的身體向矮牆的後面摔落的時候,她只來得及發出了一聲大喊。

雖然感到渾身上下好像已經被抽空,就連本來非常輕鬆就可以舞動的長矛現在在土豪金的手中都有千鈞重。但是他還是不得不咬牙向前跑。

也許在褒姒的幫助下,他也能夠爬上矮牆,但是結果也只能是兩個人都被姬宜臼的士兵發現,然後落入到他們的手中。土豪金的腦子非常的清醒。

自己在小巷子中逃走,還可以吸引這些士卒的注意力,也許褒姒還能夠有最後的一線生機。

愛她,就把最後生的機會留給她吧!

這是在土豪金心中最後的想法。不只是在他的身後傳來了追兵的喊聲,在他的前面也出現了幾個士卒的影子。已經有士兵明白了他逃跑的路線,因此繞路到了巷子的另外一端。

土豪金的臉上再次露出了笑容,因爲在他逃跑的過程中,看到好像沒有士卒發現落到了矮牆後的褒姒。至少目前看,褒姒暫時是安全了。

士卒已經非常的接近了,土豪金也無法再把長矛提在手中,噹啷一聲,長矛落在了地上,他的身體也無力的靠在了身後的牆壁上,委頓的慢慢的滑坐到地上,身體中最後的那一點點力量也被壓榨乾淨了,現在讓他就是擡一擡手指,都算是一個體力勞動。

七八支長矛都停在了他眼前的地方,他動都沒有動一下,只是斜着眼睛看了看,將自己包圍在中間的那些士卒。

一臉的血污中,土豪金的一雙眼睛依舊是炯炯有

神,以至於讓那幾個圍攏在他周圍的士卒都被他的眼神所震懾,後退了幾步。

當衆人發現土豪金沒有更進一步的舉動的時候,心裏纔算是踏實了很多。

一個麪皮白淨的如同文士的人快步的走了過來,在他的手中還提着一把寶劍。土豪金還記得,這個傢伙正是之前和袁鵬在一起,看上去兩個人關係莫逆的老蔡。

不過現在不管對面來的是老飯還是老蔡了,他都沒有任何的興致,現在的他除了任人宰割之外,已經沒有了第二個選擇。

老蔡喝止住了正要動手的幾個士卒:

“等等,抓活的。”

看來這個蔡將軍在軍中也有一些地位,他的命令還真管用。那幾個士卒只是小心的圍攏在周圍,還真的沒有人衝上去下殺手。

就憑現在土豪金的體力,貌似任何一個小兵都可以輕鬆的要了他的小命兒。

蔡將軍走到了土豪金的身前,瞪着眼睛看了看他,在蔡將軍的眼神中對土豪金頗有一些欣賞。就憑着土豪金和褒姒兩個人竟然能夠在重圍中逃出這樣遠的距離,他已經是足以感到欽佩了,一直在追兵後面的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大部分的攻擊都是這個粗豪的漢子在扛着。

“褒姒在什麼地方?”

蔡將軍也沒有廢話,直接的開門見山。但是土豪金只是耷拉下了眼皮,好像沒有聽到一樣。

不一會,人聲嘈雜,姬宜臼在幾個健碩的士卒的保護中,也快步的走了進來。作爲太子,他現在感到非常的憋屈。先是讓一個刺客莫名其妙的靠近了自己,要不是自己偷偷的聯繫了一身的好本領,恐怕真的要送命了。

接着半路殺出來了兩個人,有知情的護衛告訴他,這兩個人中的女子就是褒姒,這讓他喜出望外,可是沒想到在衆軍的包圍中,竟然眼睜睜的看着兩個人殺出了重圍,闖入到了小巷子裏,在他的心中只能對自己的這些士卒罵一聲:

“都是廢物!”

(本章完) 第2850章

因為帳篷裡面的人,都是一個個出來的!

對於這樣的結果誰也沒有想到是怎麼回事!

分明那名上界下來的仙女,說是能夠破解陣法的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裡面的人到底是被陣法所殺,還是因為遇到了天雷獸,被那名仙子所殺?

「我要進去看看!」一個黑衣老者眼中滿是憤怒的說道。

他們家族進入陣法的人中,全部都是他這一脈的,所以他等不下去了!

「老祖宗,我跟你一起進去!」黑衣老者身邊的中年男子聞言說道。

「你留在外面,如果我有什麼事情,你直接回去,這是家主令牌,以後你就是方家家主!」黑衣老者聞言,塞到對方手裡一枚戒指,然後縱身飛入陣法內!

「老祖宗……」中年男子一愣的跟在後面喊道。

「不準進來!」黑衣老者怒道。

然後黑衣老者的聲音徹底消失了!

「主人,這是怎麼回事?」亦翎在心裡問道。

「應該是被陣法所殺的!」墨九狸回道。

雖然不知道之前出現的仙子是何方神聖,但是墨九狸早就看過這裡的陣法,破解起來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所以墨九狸猜測對方的陣法造詣如果只是一般的話,那麼最多堅持一天的時間罷了!

不過看這樣子的話,對方的陣法可能一般水平都不到!

不遠處跟墨九狸換烤肉的半個人,看到外面站著的幾十個人,紛紛心中慶幸,他們沒有跟著那名仙子入陣啊,不然的話,這會兒他們可能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主人,那我們什麼時候進去啊?」亦翎好奇的問道。

「後天!」墨九狸直接說道。

而接下來的時間,不斷有人從帳篷內衝出來,看著陣法內臉色難看,也變相說明了那些進入陣法的人,不斷的在隕落了……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其中有幾個老者,在身上所有魂牌都碎裂之後,直接憤怒的沖入了陣法內,他們要進去看看他們的族人到底是怎麼死的!

否則就算他們活著回去了,也無法跟族人交代啊!

墨九狸也一直沒有回到帳篷內,這兩天都在外面,看著陣法不知道在想什麼!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