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那扭曲了的別樣風度,並沒有因爲剛剛的失利而喪失,反而越演越烈,越來越深情,越來越變!態!

李斯那扭曲了的別樣風度,並沒有因爲剛剛的失利而喪失,反而越演越烈,越來越深情,越來越變!態!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與此同時,雲邈兒感覺自己陷阱李斯身體裏的手臂在融化,在消亡。

李斯在吞噬她的力量!

雲邈兒咬着下脣,蒼白着一張臉,但卻並沒有去在意即將被融化了的手臂,而是被李斯腳底陣法上,出現在陣法另外一頭的金色虛影所吸引,她神色裏是滿滿的不可置信。

這個陣法,她曾經看過,是她當初跟界達成契約的那一剎那,腳底出現的陣法,只是她跟界的陣法是白色,而這個陣法是金色,當初白色的契約陣法的兩頭,是她跟界,這金色陣法的兩頭,是李斯跟……邈雲東!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停電,而我的手提電腦的電量現在只剩下1%,即將告罄…… 難道說李斯跟邈雲東也是契約關係?

可若是契約關係,其中一方必定是法器,李斯是妖,那邈雲東……

雲邈兒瞪大了眼睛,不過一瞬間,七八個念頭與想法已經生成。

她一直知道李斯跟邈雲東之間一定有什麼,卻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是契約關係!

李斯望着雲邈兒,挑了一下眉頭,眉目裏盡是嘚瑟。

他跟邈雲東有些關係,並不是雲邈兒能比的!

這陣法,可以將他跟邈雲東緊密的聯繫在一起,可以在最關鍵的時候保住他的性命!

雲邈兒咬牙,她脖子上的附身符也同樣發出了金色的光芒,化作一道光芒,衝向了李斯,那光芒與李斯身上的金色光芒交相輝映,隨後掛在雲邈兒脖子上的護身符順着光竄入李斯體內!

“咻!”

當護身符衝入李斯體內,李斯便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在暴動,他一驚,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只下意識的想要控制,但體內的力量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識一般,拼命違反他的命令,順着雲邈兒的手臂衝進她體內!

與此同時,他腳下的陣法像被一拳打碎的鏡子,如蜘蛛網一般從李斯的腳下破碎開了!

“咔!”

雲邈兒沒入李斯體內即將融化的手臂,在這一瞬間復原,並不斷膨脹,雲邈兒只覺得體內熱熱的,還伴隨着一種未知的能力充斥全身!

“不!”

李斯扭曲了一張臉,原本帶笑嫵媚的臉,出現了驚悚的表情。

他感覺到自己心裏那股與邈雲東牽扯了上萬年的聯繫斷了!

契約失效!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李斯墮入冰窖,彷彿有一把尖刀在割開他的心臟,疼痛入骨。

“雲邈兒!你對我做了什麼?!”

李斯怒吼,目光含戾,豔麗絕美的臉龐第一次出現了絕望憤恨的神情,就好似嬌媚的少女被噁心的色狼奪取了寶貴的一次一般,這樣的打擊,讓他連維持自己的面具的精力都沒有了。

狂風乍起,方圓百里外的虞美人感受到了主人的憤怒絕望,從地底連根飛起,花瓣破碎,枝幹曲折,染得天空紅豔豔,灰沉沉。

像如今李斯的心情,帶着末日的味道,絕望,低沉,死氣。

這樣的李斯,雲邈兒第一次見到,她皺了一下眉頭,想起了邈雲東給她護身符的時候說的話。

難道說,當初邈雲東知道李斯要對她動手,所以纔給她這個護身符,好在關鍵的時候,打擊警告李斯?

“真好笑,你跟雲東的契約我如何動的?”雲邈兒慢慢抽出陷入李斯體內的手臂,冷笑的道。

契約,關乎天地法則,活在這世間的人都必須遵守這個法則,也無力改變這個法則,先別說她還只是主神級,還未突破到傳說中的級別,根本無力改變這個法則,再說她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李斯跟邈雲東之間的契約關係,沒有去研究這種契約聯繫,又談何破解?

“去死!”李斯紅着一雙眼,兩手成爪,不管不顧的朝着雲邈兒飛去,他此時的腦子很亂,亂的恨不得找一塊東西撕毀! 李斯的手朝着雲邈兒猛抓過去,眼底深處是歇斯底里的瘋狂,漆黑的瞳孔深處有東西在膨脹,四周閃耀的金色光芒向外噴射,有一股逆天的力量在醞釀。

土地塌陷,天空崩塌,四周混沌一片,彷彿末日來臨,世界寂滅!

雲邈兒瞳孔驟縮。

李斯這是要自爆!

自爆,是一種自毀一千毀敵一千的招數,將自己的力量化作炸彈,以銷燬自身力量與生命爲代價,給敵人最有力的一擊!

這裏雖只是她的精神夢境,但夢境源於大腦,連接靈魂,要是她在這個夢境裏死了,那她的靈魂必定會在夢裏消散,大腦也會在這場毀滅中死亡!

阻止他!

雲邈兒現在只有這個念頭!

看來邈雲東切斷與他的契約聯繫,對李斯來說,打擊是巨大的,竟然心生死意。

雲邈兒一把擋住李斯抓過來的雙手,想要藉此發力,在李斯自爆前就將他殺死!

“止!”

來自雲邈兒後方響起了一個聲音,那聲音威嚴似天地規則,如天命衆生一般具有強大的攝威力,正如天要下雨,便下,天要打雷,便打,天要世間萬物靜止,便止!

四周狂風不再吹,四射金光不再動,剛好刮到雲邈兒眼前的花瓣也停在了雲邈兒的眼前,時間,被凍結,力量,被阻擋。

聲音,靜悄悄一片。

所有的一切,都不再運行!

可雲邈兒依舊能動,李斯的眼珠子還在轉!

“不要忘了我!”

又一聲響起,雲邈兒擡頭,便見白髮白袍的男子無比威嚴的站在天空,俯視大地。

白色的光籠罩在界的四周,讓他的眉目有些模糊,但那雙眼眸卻如皎月光輝,又如驕陽璀璨,彷彿吸納了世間所有光輝,只爲創造那一雙眼睛。

雲邈兒心一咯噔,垂下眼眸,繼而又轉向李斯。

李斯眼底的暴怒依舊存在,他身體的力量被冰封,可是思想並沒有被凍結。

界的聲音不鹹不淡,他的眼神平靜,親啓朱脣。

“雖然你曾經是她的契約者,靈魂又到達天地級,我無法完全凍結你的靈魂,但卻可以讓你身體裏的力量停止!”

而後,他將手向上一指!一道黑色的氣流從他手指生出,帶着撕裂空間的無窮力量生成。

在那黑色的氣流裏,可以看見遠古奔騰的恐龍,可以看到迂腐的文人,可以看到古代繁華古樓。

彷彿在那黑色氣流裏,蘊含了這世間發生的所有事情,而那,便是時間!

“退!”

一個簡簡單單的字,帶着無上威嚴,黑色氣流朝着李斯飛了過去,想要將李斯放進時間亂流裏,讓其的自爆力量返回到遠點!

與此同時,雲邈兒迅速將自己體內的力量彙集在手掌之上,金銀兩色光輝彙集成光團。

只要她將這光團的力量打入李斯的體內,她與李斯之間的恩怨,便永遠的瞭解。

雲邈兒想殺李斯的心讓她根本不顧及身後界即將發出的殺招,下手狠辣,動作迅速!

金銀兩色光輝衝向了李斯的體內,黑色的氣流包裹住了李斯的全身!

昨天斷電,今天網絡出狀況,好不容易纔調節好,難道這周是我的倒黴周,求撫摸(┬_┬) 金銀兩色光輝衝入李斯體內,正中丹田,黑色的氣流也同樣包裹住李斯的全身,與雲邈兒的力量撞擊在了一起!

“轟!”

兩種力量的衝擊,讓空間扭曲,雲邈兒只覺得四周的空間坍塌,黑色亂流擴大,亂流之中摻雜着戰爭炮火聲,兵器交加聲,新生孩子的苦惱,垂垂老人的嘆息,古代農民耕種,達官貴人的調笑,雲邈兒整個人陷進了時空亂流中。

“邈兒!”界瞳孔一縮,驚叫道

這一股屬於時間的黑色氣流看似只有一絲,但卻包含了這地球上億年的時間,如果掉落進去,便會陷入廣闊無邊的時間氣流中,迷失方向!

剛剛他將時間停止,是想阻止李斯的自爆,而後再用這一絲的時間氣流將李斯倒退回沒有自爆前的樣子,再殺了,卻沒有想到他雲邈兒竟然也會朝李斯發出攻擊!

時間,是最難掌握的東西,就是他在使用的時候也要加倍小心,若是出現一點偏差,便會發生意想不到的慘烈後果!

雲邈兒揮向李斯的那一掌不可謂不猛烈,正因爲猛烈,才讓界心驚膽戰!

界立馬朝着雲邈兒飛去,想要抓住身陷在黑色的時間氣流中的雲邈兒,卻已經來不及!

而李斯卻因雲邈兒的那一掌而退出了世間氣流的控制範圍,界擡眼看向李斯,眼神充滿了殺氣。

李斯見此,立馬識趣的不再硬拼,急速後退,消失在了茫茫的精神夢境中!

他的目的是殺死雲邈兒,不是送命的!

但不管如何,李斯此行也受了不小的傷害,特別是邈雲東與他的契約關係竟然斷了!

與此同時,華夏國青市,盛輝大酒樓頂層豪華總統套房。

巨大的牀鋪上,躺着一名男子,他五官端正,雙眸緊閉,神色平靜,大牀邊上,是一個巨大的落地窗,暖洋洋的太陽透過窗戶,落在他的臉上,點綴出朦朧的光,讓他仿若整個人都躺在夢幻中,朦朦朧朧裏看不真切,彷彿是沉睡在城堡裏面的王子,等待公主來領那一刻的吻。

忽而,他皺了一下眉頭,皺碎了四周溫暖的陽光,他體內散發出金色的光芒,巨大的陣法從他身體裏射了出來,那陣法便是雲邈兒當初探測他靈魂探測出來,並研究了很久的陣法。

那陣法射出來的那一剎那,就猶如破碎的鏡片,四散開來,形成一片片不規則的金色鏡面,鏡面在陽光下反射出冰冷的光線,光線裏,紅的綠的,似有人影閃過,又有聲音響起,最終化作一幅幅畫面,落在了那男子的身體裏,與他融化在了一起。

男子猛地睜開了雙眼,眼神裏含了許多情緒。

有意料之中的落寞,有想象不到的震驚。

他落寞於李斯真的不聽話的去殺雲邈兒,激發了他交給雲邈兒的那個護身符,強制解除了他跟李斯之間的契約關係。

而震驚,卻是因他腦海深處突然出現的久遠記憶,那記憶曾被冰封,卻也在這契約關係解除的剎那融化。

令他不由呢喃“原來如此,竟是如此……”

鑑於最近更的較少,今晚熬夜多更一點,能更多少是多少……儘量彌補。 雲邈兒墮入時空亂流,穿越過時間的長河中,陷入一片漆黑的空間,無法察覺日月更替,時間流逝,寂靜無聲,沒有任何景色,只有無數快速從身邊經過的支離破碎的片段。

她並不知道自己是到了那裏,就好像是被關在漆黑屋子裏的犯人,看不到來路,見不到盡頭,她向前奔跑着,卻感覺到任何氣流從身邊經過,讓人感覺是在原地踏步。

這樣沒有終點和起點的路上,雲邈兒感覺彷彿過了幾個世紀一般漫長,黑暗中的環境讓雲邈兒感覺到孤單,無助,甚至有一點點的恐慌。

這到底是怎麼了?

這樣的念頭在雲邈兒的腦海裏盤旋,盤旋了許久後,她忽然感覺前方似有一扇同樣漆黑的大門緩緩開啓,亮白的光從門縫裏透了出來,明明只有一點亮,卻照亮了雲邈兒內心的世界,讓她整個人都鮮活了過來。

雲邈兒衝向那亮光,推開那扇漆黑的大門,從無邊的黑暗裏跨到了亮光世界中,她感覺到地心引力對自己身體的召喚,她一個輕巧的收神,雲邈兒穿過大門,眼前的景色瞬間打開,遠方的地平線上,偌大的太陽徐徐下層,夕陽將天空與大地染成一片橙黃的顏色。

雲邈兒距離地面不過三米,仰望着這一片對她來說,極爲陌生的大地。

雲邈兒以爲自己已經出來了,出來後要麼看到自己房間的景色,要麼看到車水馬龍的繁華城市,要麼看到一望無際的黑森林,卻沒有想到,她此時看到的卻是一片不屬於她所在年代所擁有的畫面。

這是一片戰場。

一片古老的戰場。

一片荒蕪的土地上,遍佈着身着鎧甲的屍體,屍體都開始腐爛發臭,堆積着數千的殘骸,他們有人身着銀色鎧甲,有人身着金色鎧甲,無數倒插在土地上的長槍在夕陽的照射下泛着冰冷的寒光。

夕陽西下,本應是極美的,卻因這一望無際的屍骸而變得猙獰。

天空飛翔着無視漆黑的大鳥,嘎嘎叫着,用那沙啞的歌喉在歡唱着,慶祝這可能一輩子也吃不乾淨的大餐。

血腥,殘忍,噁心。

雲邈兒心跳加速。

她不明白自己爲什麼會出現在這,這裏的一切,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她生活的那個年代,反而像古代戰場一般。

難道……她穿越了?

雲邈兒面色有些怪異。

在她即將要殺死李斯的那一剎那,天給她安排了一個穿越?

就因爲李斯是天的使者?

雲邈兒皺起了眉頭,又忽然想起了自己陷入黑暗中界喊她名字的時候語氣裏的緊張。

她否定了剛剛的想法,繼而覺得,這可能就是一場意外的烏龍。

可是,這裏到底是在哪裏,是什麼年代?

腐臭的氣味充斥耳鼻,讓雲邈兒不由皺了一下眉頭,她忍不住再向上飛了幾米,卻看到了遠方,一羣她從未見到的古怪生物在啃食着地上屍體。

那生物整體看起來想狼,卻又不是,它周身沒有狼濃密的毛髮,而是有着魚一樣的鱗片,通體灰白色,雙眼銀灰,銀灰之中一條紅線。 雲邈兒能清晰的感覺到那一條紅線裏蘊含的靈魂之力,而初看時,便覺得它們是啃食屍體,再仔細看時卻發現它們啃食的也並不是**,而是**裏並未消散的靈魂氣息。

以靈魂爲食的生物,難道說他們是妖?

那一羣似狼非狼的生物一共有十幾條,分佈在戰場各地,吞食着死者的靈魂,雲邈兒偏頭,正想着是殺了它們還是悄無聲息的離開這個地方,那羣生物卻發現了雲邈兒。

它們擡起了那銀灰色的眼睛,眼睛中央的紅線發出刺眼的紅光,落在了雲邈兒的身上。

其中一個背後有一條紅色鱗片,看似這羣生物的頭領忽然朝着雲邈兒飛奔了過來,其餘生物也同樣跟着那頭領朝着雲邈兒飛奔而來。

這羣生物竟然也會飛行!

雲邈兒身體一緊,下意識的想要拿出界來戰鬥,卻發現界根本沒有出現,無法,她拿出了破天鞭。

也就在她拿出破天鞭的時候,那生物的頭領來到了雲邈兒一百米外的天空之上,跪下四肢,竟對她拜了下來!

其餘生物也同樣跟着它們的首領朝着雲邈兒跪拜了下來,像是看到自己主人一般恭敬,瑟瑟發抖。

雲邈兒皺了一下眉頭,心裏疑惑頓生。

這是怎麼回事?

“有趣,出來閒逛竟然發現了這麼有趣的事情。”

飄逸淡然,帶着許些玩味的聲音從雲邈兒身後響起,讓雲邈兒猛地一驚,朝着身後看了過去。

百米處,一名帶着半邊金色面具,身着一生璀璨金黃色袍子的男人站在蒼穹之中,他隨意的站在那裏,便讓人感覺到了無上的威嚴,仿若天生就應該高高在上,他看着她,他手持一柄扇子,將扇子點在下顎,半邊脣角勾起,像是看到了什麼好玩的東西,一雙比陽光還明亮的雙眸,充滿了玩味跟探索。

雲邈兒總覺得自己應該認識這個男人,卻又一直想不起他是誰。

那男人他前一步,明明只有一小步,卻轉瞬來到了雲邈兒的跟前,他將手中扇子一轉,勾起了雲邈兒的下巴,一雙眼眸帶笑,眼底卻寒冷一片“我的哥哥,竟然跟人達成了契約,還是一個女人。”

哥哥?

雲邈兒看着男人的眼睛,並沒有覺得多少不適,她皺了一下眉頭,唯一跟她達成契約的人只有界,難道這個人是界的弟弟?

“吼!”

與此同時,原本朝着雲邈兒跪拜下來像狼一樣的生物頓時如炸了毛的貓,狠狠的朝着那男人吼叫!紅色的瞳孔充滿了位畏懼跟仇恨。

那頭領第一個站起身,長大了嘴巴直直朝着金袍男子衝了過去!

其餘奇怪的生物也同樣跟隨者頭領飛奔而來。

金色的星辰之力金袍男子的身上爆發了出來,化作無數條細線朝着那些生物飛奔而去,他甚至連看都沒有看那頭領一眼,便將那些生物斬殺在天空之上!

“區區低階收魂狼,也剛在我面前放肆?!”那男人冷聲說道,語氣裏帶着滿滿的不屑。 “啊嗚!!!!!!!”天空迴盪起收魂狼哭泣辦的嚎叫,充滿了對死亡的恐懼,不甘心的掉落在了地板之上,與那些腐爛的屍體堆在一起。

一個照面,狼羣盡失。

那頭領在死亡前夕,忽然看向了雲邈兒一眼。

雲邈兒望了過去,很神奇的讀懂了。

那是叫她逃走的眼神,也表明了收魂狼頭領對金袍男子深深的忌憚。

雲邈兒緊抿着脣。

看着眼前望着她的男子,見到了那深邃眼神裏的戲謔,和看戲的神色。忽然之間淡定了。

她初來乍到,根本不明白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也不知道這個世界各方勢力到底如何,只能靜觀其變,尋找機會。

在剛剛男子發力的一瞬間,雲邈兒就已經知道這個男人的實力必定超過了主神級,少說也有天地級別的實力,要不然男子也不會在她還未反應的時候就將浪去殺死,這樣的實力,她硬拼肯定吃虧,還不如靜觀其變,看看這個男人到底要幹什麼。

雲邈兒很安靜的看着男子,看的男子眼神加深。

“有趣,你竟不怕我。”那男子將放在雲邈兒下顎的扇子拿下,隨後微微一笑,平易近人道“身爲我哥哥的人,竟然能面對哥哥的手下被殺依舊面不改色,一點都不氣憤,真不知道你是冷血還是無情?”

隨後他指了指自己的丹田,繼續笑道“最正常的反應你應該拿出匕首對着我的丹田一捅,將我的星丹取出來,又或是害怕我想盡辦法逃走。”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