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火光中只看到一個黑壓壓的土坑,不知道具體深淺。

昏暗的火光中只看到一個黑壓壓的土坑,不知道具體深淺。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金子的心怦怦跳着,金妍珠不會是要幹小日本鬼子乾的事情吧?

打算活埋自己?

金妍珠眼中寒光湛湛。她露出冷冽的笑意,矮身蹲在金子面前,笑道:“怕了?不過就算你現在向本娘子求饒,也晚了!”

金子看着她,微揚起下巴,淡笑不語。

笑話,向凌辱自己的人求饒。她金子寧死也不會做這樣沒有骨氣的事情。

金妍珠冷哼一聲,擡手戳了戳金子的額角,“你是要自己下去,還是本娘子送你下去?”

金子只瞪着她,面沉如水。反綁在身後的手腕已經被繩索擦破了皮,但金子依然小心的扭動着。她的袖袋裏有解剖刀,只要將刀子取出來。

額角有汗珠滑落,手腕一陣陣的刺痛。

金子終於握住了那把解剖刀的刀柄。

“在我死之前,讓我跟我的徒弟說兩句話!”金子看着金妍珠說道。

而一直被反綁在樹幹上的阿海,聽到金子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眼淚簌簌的掉了下來,嘴裏嗚嗚的發出一聲聲悶悶的哭腔。

金妍珠的目光在阿海和金子二人間流轉着,又擡頭看了看天色,冷笑道:“好,記得讓他一會兒睜大眼睛看着他師父死得……多‘壯烈’!”

金子輕輕嗤笑,人性真是最難捉摸也是最難估量的東西。

金妍珠從一個二缺少女一躍變成偏執的魔鬼,這變化的跨度,實在讓她太意外了。

金子掙扎起身,身子還是沒有多少力氣。她搖搖晃晃的走到阿海身邊,看了他一眼,又繞到阿海身後,背對着他與他一起靠在樹幹上,笑了笑,一面將手中的解剖刀悄悄的放進他的手心裏,一面道:“對不起阿海,師父沒用,讓你受累了……”

阿海拼命的搖着頭,淚水模糊了雙眼。

金子捏了捏他的手,擔心金妍珠過來發現了端倪,忙繞回來,朝着劉氏的屍身鞠了三鞠躬。

天官賜福 金妍珠卻不願再浪費時間,她上前去拽金子的手臂,卻被金子倔強的甩開了。

“放開你的髒手,我自己過去!”金子的聲音也變得冷冽起來。

她說完,自己走到土坑邊,閉上眼睛,跳了下去。

土坑只有一米多深,金子有半個身子露在外面。

金妍珠見金子竟然沒有一絲掙扎和猶豫,嘴脣不自覺的扯了扯,讓一旁抖成一團的小廝去將晚上來的泥土填進坑裏。

小廝不敢,這是作孽啊,他今日這樣做了,就是幫兇,就跟劊子手沒有什麼差別了。

ps:

感謝若燃燃、狼真困、、書友080526100310786、八洞神仙各位親們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朱家悠悠打賞桃花扇!

感謝夜雪初霽0407打賞香囊!

推薦一本書

書號:3167900.書名:《舊愛難擋》簡介:婚禮意外,劫持者竟然是他。溫舅舅深情,外甥女難擋! 南威見狀一喜對著風先生說道:「風先生,這位是上官姑娘和她叔叔,白琳的毒就是……」

「這毒藥是你煉製出來的?」風先生聞言看向一邊淡定坐著喝茶的墨九狸問道。

「嗯。」墨九狸淡淡的嗯了一聲,這位風先生看著很養眼,但是給墨九狸的感覺並不是特別好。

所以墨九狸也不怎麼艾搭理!

風先生沒有想到自己的容貌,竟然沒有讓墨九狸驚艷,甚至只是掃了一眼他就別開眼了,這讓風先生心裡生出一絲不滿,但是白琳的毒他確實很好奇,從未見過這樣的毒……

所以就算南威不請墨九狸過來,可能明早風先生自己也會去浮光客棧尋墨九狸問清楚的!

「解藥是什麼?」風先生看著墨九狸直接問道。

「解藥是……」墨九狸直接說出一串的藥材名道。

南威等人都呆了,沒有想到風先生一問墨九狸就說了,這是怎麼回事啊,這也太讓人費解了啊!

只有南妃兒眼神看著風先生越發的痴迷了,覺得風先生真的是太厲害了,只是稍微一問,對方就害怕了,立即把解藥說了出來,就連白琳也詫異的看著墨九狸,還以為墨九狸看上風先生的美色了,所以才會這麼快交代了。

但是她從墨九狸眼裡,並沒有看到一絲的驚艷和好感啊,甚至白琳看著墨九狸,覺得對方似乎很嫌棄風先生!

嫌棄?白琳覺得自己可能是傻了,可是仔細看了幾遍,都覺得墨九狸很先去風先生,白琳也是無語了!

除了南妃兒,大概南威,金長老,木青蓮幾人都發現了,墨九狸看著風先生的眼神充滿了嫌棄和鄙夷,這讓幾人都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眼風先生,但是風先生似乎沒有察覺到……

低著頭仔細聽著墨九狸說出來的解藥,等到墨九狸說完后,風先生低頭想了許久,然後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看向墨九狸說道:「多謝!」

墨九狸說的確實是解藥的配方,將墨九狸說的藥材煉製成丹,確實能解白琳等人的毒,但是這解藥的配方容易,藥材南家也有,可是想煉製出來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風先生儘管知道這丹藥不難煉製,但是他又不在意白琳的死活,比起白琳的死活,他又得到一個丹方,更加讓他開心!

「既然沒事,我就告辭了!」墨九狸起身說道。

「上官姑娘,你這解藥是將凌花換成雲花煉製而成對嗎?」風先生聞言看著墨九狸問道。

「沒錯,確實是的!」墨九狸也客氣的說道。

「多謝,我送你出去!」風先生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走出偏廳,風先生跟著一起出去了,不多時風先生送走了墨九狸和妖皇,轉身回到偏廳內,金長老已經把之前墨九狸說的藥材準備好了……

「風先生,小琳的毒能解嗎?」木青蓮看著風先生小心的問道。

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 「解不了!」風先生直接說道。 (ps:預祝大家國慶長假愉快!愛你們,麼麼噠!)

金妍珠親自動手,拿起鐵鍬將土坑周邊潮溼的泥土推到坑洞裏。

溼泥簌簌的落下,金子‘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這個表情似乎讓金妍珠很愉悅,她一面填着土一面等着欣賞金子被土掩埋時痛苦掙扎的模樣。

一股難言的快感從腳底心往上竄起,讓她渾身的每一個細胞都無比雀躍……

阿海對於金子此刻所受的折辱十分焦慮,但他明白師父這是爲了給他爭取時間。他反手握着解剖刀,咬牙來回割着麻繩。

就在泥土掩埋到金子腰際的時候,阿海將繩索掙開了。

他來不及伸展自己已經發麻的身軀,便撲過去,一把推開金妍珠,並且將她手中的鐵鍬奪了過來。

金妍珠驚叫了一聲,朝一旁的小廝急促的喊道:“快,抓住他……”

小廝知道這事情終究瞞不過去,自己要是再幫着四娘子爲非作歹,下場如何,他自己完全可以預料。

“對不起四娘子,兒幫着你偷偷溜出金府,已經是做錯了,兒不能一錯再錯……”他說完,毫不猶豫的朝掩埋了金子大半個身子的土坑跑去,幫着阿海一起將坑洞中的泥土挖出來。

“好,好,連你這個沒用的東西也背叛我!”金妍珠點了點頭,眼中有一種淒厲的情緒在涌動着,她不再管金子,跑到一邊從柴火堆裏取了一支火把,往停放着劉氏屍體的地方徐徐走去。

金子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纔剛要喊出聲,卻見金妍珠轉過頭來,看着她幽幽一笑,將火把晃了晃。

只要她一鬆手。火把就會落在劉氏的屍身上……

“不要……”金子眼中蒙上了一層晶瑩。

金妍珠放縱的大笑了一聲,似乎爲了刺激金子的神經,當着她的面兒,修長的白皙的手指一根一根的鬆開。

帶着火星的火把從半空墜落。金子眼中的淚水奪眶而出。

而就在火把即將砸在屍身上的那一剎那,一束銀色的冷光從黑暗中飛了過來,打在火把上,力道之大,讓火把拋出十幾米遠。火焰在空中四濺,划起一道道唯美的弧度,似是流星隕落。

金妍珠站在原地張望着四下,大聲問道:“是誰?”

話音剛落,便有三名暗衛從黑暗中閃身出現,站在金子面前。躬身朝她施了一禮,“某等救護不及,讓金娘子受驚了……”

坑洞中的土已經刨開,金子白色的衣袍上下沾滿了泥垢,容色十分狼狽。

她看着眼前站着的三名黑衣暗衛。頓覺眼角一陣溼熱,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問道:“辰郎君他…..”

“回金娘子,某是娘子的貼身暗衛,不過郎君得了信,一定會趕過來的!”爲首的一名暗衛恭敬回道。

金子心中漾滿感動,辰語瞳跟她一個院子。還好身邊有暗衛保護着,不然這一次只怕也會因爲自己而殃及池魚。金子的目光移向不遠處的劉氏的屍身,一直提在半空的心,終於着陸了。還好辰語瞳派人跟隨保護自己,不然,劉氏她……

不等金子感慨完。金妍珠便厲聲喊道:“辰郎君竟派暗衛保護你?哈哈……他竟對你如此上心?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緊繃的情緒鬆懈之後,金子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着疲憊,此刻她不欲與金妍珠再費脣舌。

她轉頭對阿海說道:“將母親的屍體保護好,我們回去再說吧!”

阿海點點頭。拽着剛剛棄暗投明的小廝過去,將身上的灰色長袍脫下來,蓋在劉氏的屍身上,一道將擔架擡了起來。

“某護送金娘子回莊子吧,剛剛綁架娘子的那些人,阿二和阿三已經跟着他們了,一個都跑不了。”暗衛阿大低聲說道。

金子含笑道了一聲謝謝,再不多看金妍珠一眼,踩着有些發虛的腳步邁步走出園子。

暗衛對剛剛歇斯底里的金妍珠視若無睹,一前一後護着金子回去。

若是對方是一個江湖人物或者殺手,他們或許會爲了幫金娘子出一口氣將壞人打一頓,但眼前這個人,不過是一個被嫉妒衝昏頭腦的弱質女流,暗衛們從沒有打女人的習慣…….

金子在暗衛的護送下走出了園子,跨進破廟的後堂。

金妍珠在原地怔忪了片刻,也跟着追了上去。

她不甘心,憑什麼?憑什麼她能得到那麼多人的呵護?

她怎麼配?

金子擡手揉了揉太陽穴,她是半夜被人擄出來的,身上的衣袍單薄受了風寒,再加上中了輕微的迷藥,此刻頭疼得厲害。

暗衛阿大本想揹着金子,卻被她婉拒了。

她還能走,她需要變得更加堅強……

“金瓔珞,你別走……”金妍珠在後面喊着。

金子對金妍珠的喊叫置若罔聞,她真的再無精力應付一個陷入瘋魔狀態的人。

破廟的前堂,火光刺目,金子有些不適應的用手稍擋了擋額角。

“郎君來了!”暗衛阿大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金子的心倏地像是被什麼熨燙過一般,鼻子微微發酸,淚逼了上來。

她緩緩放下手,望向破廟的門口。

果然,爲首的人穿着一襲標誌性的黑色長袍,連帽斗篷掩不住他修長高挑的身形和身上冷峻逼人的氣勢。帽檐壓得低低的,只露出了白皙光潔的下顎和緊抿着的性感的薄脣。

金子一瞬不瞬的看着他,脣角勾動,露出淡淡一笑:“逸雪……”

辰逸雪緩緩的拉下連帽,如泓的秋眸在金子凌亂的容顏上流連着,心口刺痛,邁長腿快步走到金子跟前,一把將之捲進懷裏。

堅實的懷抱將金子緊緊的包裹着,讓她不由感到一陣溫暖。

她就像一隻乖巧的小貓。將臉埋進他的胸膛裏,這個寬厚的肩膀,這個帶着他專屬氣息的懷抱,都讓她感到無比的安心。

“我會讓她們付出代價!”辰逸雪醇厚的嗓音透着一股壓抑的沙啞。

他身上冷冽的氣息暴漲。金子知道他很憤怒。

金子雙手圈着他的蜂腰,身體有些脫力的掛在他身上,腦袋在他懷裏蹭了蹭,貪婪的吸了吸他那雋爽清冷的男性味道,搖頭道:“我沒事,就是手腳沒有力氣……”

辰逸雪低頭吻住她的秀髮,圈住她腰肢的大手用收緊了幾分,低聲在她耳畔說道:“沒事了,我抱你回去!”

金子仰起頭看他,笑意嫣然。溫順的點點頭。

二人毫不避嫌的態度對暗衛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了,他們一個個都將自己當成了透明人,非禮勿聽,非禮勿視。

而阿海和那名小廝,也都垂眸不語。儘量將自己的存在感降低,再降低……

但金妍珠卻不能無動於衷,她被眼前的這一幕怔住了……

這個不要臉的賤人,就是這樣勾引辰郎君的?

下賤的蹄子……

她死死瞪着他們的眼睛就快要沁出血來,垂在身側的雙手,不由自主的顫抖着。

金妍珠眼角的餘光掃過阿海掛在腰間的那把解剖刀,一個箭步跑過去。將解剖刀扯了下來,握着刀柄,發瘋似的朝金子刺去。

都市天蛇 “師父小心……”阿海失聲驚叫了一聲。

金子和辰逸雪反應過來的時候,刀尖已經逼到了金子的後心。

嫣紅的血一滴一滴跌落在地,妖冶得就像剛剛綻放的紅梅。

金妍珠瞪大眼睛看着辰逸雪,他用他的手掌。緊緊的握住了刀鋒,在刀尖即將沒入金子後背的那一剎那,他緊緊的攥住了。

“爲什麼?她到底哪裏比我好?”金妍珠怔怔的看着辰逸雪,淚水簌簌而落。

辰逸雪微微收縮的瞳孔裏,沒有一絲一毫的溫度。淡漠的就像在看一個完全陌生的人。目光只是淡淡一瞥,便移開了,不屑於多看她一眼。

金子從他懷裏出來,緊張的抓住他的手,哽聲道:“讓我看看,讓我看看……”

“沒事,一點小傷而已!”辰逸雪擡起另一隻沒有受傷的手,擦去金子心疼的眼淚,溫然笑了笑。

辰郎君他不屑於與自己多說一句話,甚至連一個眼神也不肯給自己,卻能夠用那麼溫柔的態度與微笑去安慰她,呵護她……

金妍珠頹然的鬆手,沾染着血跡的解剖刀哐噹一聲,掉在地上。

破廟外的金昊欽幾乎無法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事實,他的臉色陰沉,晦暗不明,晶亮的眸子裏銳氣漸漸褪去,卻有無盡的哀傷涌了上來,心刺痛得無法呼吸……

他曾經最感激的人,是謀害了母親的兇手,是策劃這一場陰謀的幕後之人!

他曾經最疼愛的妹妹,可以枉顧骨肉親情,將刀子捅向自己的嫡姐……

這樣的結局,讓他如何接受?

他身側的趙虎神色有些複雜,他剛剛也被金妍珠的舉動嚇到了。

隱婚撩情:總裁大人別玩火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四娘子……哎!

趙虎是個粗漢子,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身邊這個受傷的男人,只擡手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擦身走進破廟。

金子正用一塊乾淨的帕子包紮辰逸雪的手掌,還好傷口不是很深。但她還是很心疼,也很感動。

“回去我再好好的看一看,要消毒縫合才行,解剖刀被污染了,我擔心傷口會感染……”金子一面吸着氣,一面哽聲說道。

“別哭,我這不是好好的麼?” 總裁的金磚妻 辰逸雪颳了一下金子的鼻子,笑道:“一會兒還能抱你回去……”

金子瞪了他一眼,本想再說什麼,卻見趙虎進來了。

WWW.ttκá n.C〇

“趙捕頭…….”金子有些壓抑的看着他。

“金娘子,辰郎君!”趙虎含笑拱了拱手,笑道:“某備好了馬車,先回去好好包紮傷口梳洗一番吧,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大人處理!”

雖然還有很多疑惑的地方,但現在自己和辰逸雪身上都有傷,得先回去處理好才行。

金子朝趙虎道了一聲謝謝,被辰逸雪擁着,準備出破廟。

臨出門口的時候,辰逸雪停了下來,回頭看着呆若木雞怔在原處的金妍珠,淡淡道:“她不需要跟任何人比,在我心裏,她是最好的!”

ps:

感謝子衿鳶、北辰若殤、若燃燃、飄過的浪花、弒玲瓏、風鈴草、辰逸雪、夜雪初霽0407各位親們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jessiewu打賞香囊!

感謝北辰若殤、小小豬妹打賞平安符!麼麼噠!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