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要開口準備道歉的時候,這個叫朱睿的男人,徑直握着我們的手說道:“很感謝你們的寶貴意見啊,而且這飛行餐的做法都寫的這麼詳細,我已經安排專人負責照着菜譜進行試驗改良了。

我剛要開口準備道歉的時候,這個叫朱睿的男人,徑直握着我們的手說道:“很感謝你們的寶貴意見啊,而且這飛行餐的做法都寫的這麼詳細,我已經安排專人負責照着菜譜進行試驗改良了。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謝謝你們啊,你們一定是經常坐我們公司的航班啊,一看就是對咱們藍天有很深的感情和很濃重的愛啊。你想想,如果不是對我們藍天航空有這種像是自己家一樣的愛,誰能夠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做菜祕方寫出來啊,我謝謝你們,非常非常感謝你們,因爲時間緣故,我這錦旗就趕不上了。

但是我已經和公司的相關領導商量過了,你們三個將作爲我們航空公司的名譽職工,贈送你們十次免費乘坐我們公司頭等艙的機會,希望下一次你們再到飛機上吃到頭等艙的飛行餐的時候,能夠發現我們的工作取得了一些些的進步。”

哎呀我去,這朱睿的一番話頓時將我們三個說的愣住了,這傢伙看來胖子不但沒有惹下麻煩還是立功了啊,這免費十次的頭等艙這簡直就是賺的盆滿鉢溢了,加上胖子在飛機上造的那些食物,我靠,這可是剩下不少啊,我看着胖子,不住的點頭。

這個時候胖子終於反應過來了,知道這是好事不是壞事,趕緊忙着裝逼說道:“朱睿同志啊,你說的沒錯啊,我從穿着開襠褲的時候就開始坐咱們公司的飛機,那慢慢的都是愛啊,這就是愛啊,我就感覺這藍天航空就是我的家,就是我的愛。

我這麼多年,努力學習廚藝,就是爲了有朝一日,能夠總結出最適合咱們藍天航空風格的飛行餐菜式,不爲了別的,就是爲了當我每一次坐上咱們藍天航空的飛機時,能夠感受到那家的愛,和我的愛。”

聽到這裏,那個叫朱睿的人眼睛都紅了,看着樣子也是動了真感情,死死拉着胖子的手就是不鬆手,不住的握啊,說話的聲音都有些明顯的哽咽了。

朱睿拉着胖子的手說:“孩子,沒看出來啊,你這長相是有點老成啊,咱們航空公司今年就已經十歲了,你是多大穿着開襠褲啊。”

一聽朱睿的話,我頓時差點沒憋住笑出來,這胖子出門忽悠也不打聽清楚,剛剛跟人家說他穿開襠褲的時候,就開始有這熱愛藍天的夢想,結果胖子還真能扯。

胖子腆着臉說:“其實你別看我樣子老,身形大,其實我才十幾歲,正在發育長個子啊。”我估計這朱睿也是被胖子忽悠住了,愣是相信了這完全不具備可相信條件的謊言。

不過這胖子能混過去也對我們有好處,於是這接下來,就有一個年輕的穿着制服的男人,給我們和朱睿拍了一張合影,拍照的時候,胖子站在朱睿身邊,舉着那個被他寫的密密麻麻的意見簿,像是得獎一般的造型,我和鐵衣倒是有種不言而喻的默契,鐵衣襬出一個側臉的造型,我趁機用手摸頭當了一下臉。

雖然胖子的舉動,贏得了很不錯的福利,但是我總感覺不那麼光榮啊,這要是讓熟人看到知道這事情的話,那該有多尷尬,不過還好這豬腳是胖子和那本意見簿的菜譜,所以對於我和鐵衣這打醬油的角色,什麼造型,人家倒是也不關注。

完成這宣傳工作之後,我們如月的拿到了一張貴賓卡,和我們來的時候買機票的錢,這胖子嘚瑟的樣子好像自己真成了名人似得,不過看在胖子的表現獲得的豐碩成果,我也就沒有再說什麼揶揄胖子的話了。

我們三個在完全免費的前提下終於到了目的地,剛出機場的大門,胖子果斷的返身回去,我看着胖子詭異的舉動,喊道:“胖子你去哪裏啊?”胖子頭都不回的給我來了一句,“憋不住了,再來一趟廁所,這特麼膀胱都感覺着火了。”看着胖子狂奔而去的肥碩身影,我和鐵衣都樂了。

下了飛機之後,剛到季霖市地界,我們就感覺這空氣頓時就涼了下來,胖子吵吵的冷的蛋黃都碎了,於是我們便打算購置一些進入長白山白雲峯的裝備,聽說長白山常年積雪覆蓋,所以對於我們這各個連雪都沒見過幾次的貨來說,這挑戰的難度便可想而知了。

爲了保障設備的質量,我們三個便到了全國連鎖的駝峯登山裝備專賣店,準備購置一些進入長白山的物品,聽說這白雲峯海拔有兩千六百多米,胖子果斷的選擇了幾個便攜式氧氣瓶。

這傢伙,這女售貨員的嘴簡直是無解了,突突突突的就跟個機關槍一樣,胖子說漏了嘴,說出我們是要登長白山的時候,這售貨員果斷的開始介紹起來:“幾位一看就是老手啊,這長白山主峯可是有難度啊,你們需要的東西大概有這些,這售貨員一件件的拿起來講解。

岩石衣褲——登山活動中穿用的衣褲,這東西要講究,貼身可體,褲口、褲腳較小且有彈性,選料以結實耐磨、富有彈性的毛製品最好。說完,丟過來一套。

岩石鞋——岩石作業的一種特用鞋。鞋幫最好用結實、通氣的皮革原料,鞋底用較硬的橡膠原料。鞋底較厚,有利於摩擦固定,說完又搬過來一雙。

禦寒服裝——用於登山活動中的保暖禦寒,保暖層最好用優質鴨絨,面料要輕薄、密實、防水、防風。衣面顏色以深爲主,儘量鮮豔一些,以利吸熱和便於山上、山下的觀察識別。除衣褲外,根據需要也可製作羽絨襪、手套和背心。

風雨衣——用防水的優質尼龍原料製成。具有良好的防風、保暖性能。上衣連帽,帽口、袖口、褲腳能調整鬆緊。

高山鞋——攀登冰雪高山的特用鞋。其用料要求是質輕,並具有良好的保暖、防水、通氣等性能。高山鞋還應陪綁腿和鞋罩,以便提高其保暖、防水保護的作用。在冰坡上行走時,鞋底還要綁上冰爪。

行囊——包括揹包、背架和行李袋、防護眼鏡,用以遮擋強烈光照和冰雪反射光,防止紫外線對眼睛的傷害,防護鏡的鏡片以用茶色鏡片爲好。高山區,登山人員應配備專防紫、紅外線的防風雪眼鏡。

說完這些,這售貨員說你們還真是來對了地方,要想順利登山還需要的有:冰鎬、冰鎬冰爪安全帶主繩輔助繩。

我算是看出來了,照這服務員的介紹,我們這一趟長白山之行,估計的將整個店都搬走,好像少了一樣這基本就是有去無回掛定了的節奏,不過說實話,對於一次經歷這種探險似得出行,對於需要什麼,我還真是沒什麼見識,可是這傢伙登山揹着一個店的東西,那特麼還沒到山就累死了。

這很明顯是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啊,就在我萬分糾結的時候。

店裏進來了一個壯實的中年男人,一進門就嚷嚷着,“李姐啊,我要的那隻冰抓回來了沒有啊,按道理前天就該回來了,我剛好這兩天有事,所以現在纔來取。”

原來忽悠我們全部買的這大姐叫李姐,這李姐看見熟客來了,也是心花怒放的樣子,看着這個男人說道“是週會長啊,你要這冰爪可真是不好找,回來了,回來了,我這就給你取。”

就在這李姐去取東西的時候,這鐵衣則徑直走過去說道:“周大哥,看您的樣子對登山很有研究啊,等什麼山需要冰爪啊,我很喜歡登山運動,可就是對這一竅不通。”

聽見鐵衣的話,我和胖子趕緊圍攏過去,一向不愛說話的鐵疙瘩竟然能這樣說,肯定有他的道理,於是我和胖子也上前湊熱鬧的說道:“就是啊,大哥,這冰爪好像很專業的啊。”

這周大哥聽到我們的話,很是高興,說道:“你們也喜歡登山運動啊,我是咱們市業餘登山者協會的會長,你們要是喜歡登山運動的話,可以參加我們的協會。”說話間,這週會長倒是給了我們一人一張名片。

看見這名片,我便知道鐵衣一定是發現了什麼,所以才這樣說,看了這傢伙還真是找對人了。看見這名片上寫着,周雲山,季霖市業餘登山者協會會長。

於是我便接着問道:“周大哥,你這要購買冰爪,是要攀登雪山吧。”周雲山,看着我們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這是準備登長白山用的,你也知道咱們這長白山常年積雪,許多地方都是終年不化的冰岩,沒有這冰爪的話,那想要登山可就是癡人說夢了啊。

聽着周雲山的話,我立刻想到,這傢伙,我們要需要的裝備很明顯這個專家最懂了。於是,我便示意胖子,做出我們三個都是炙熱的熱愛着登山運動,一定會加入本市的業餘登山者協會的。

聽到我們的話,這周雲山頓時高興起來。周雲山看着我們說道:“你們這是來選購登山用具的吧?我倒是可以給你們點建議。”

一聽這話,我們頓時激動起來,我聞到這周雲山身上有一股子菸草味,趕緊掏出一盒煙來遞給周雲山,這周雲山看見我們如此熱情,情緒高漲的表示,他今天就是我們的導購。

於是我就問道:“周大哥,我們三個的夢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夠登上咱們長白山的最高峯,白雲峯,當然現在我們還不具備這個能力,但是這畢竟是我們的夢想,那周大哥就按照這攀上白雲峯的標準,給我們推薦一套裝備吧。

還有就是周大哥,你看我這身板就知道裝備太多了也扛不住,而且我們都是出來打工的,口袋也沒多少錢,能不能按照最簡潔的標準給我們說道說道啊,您是這行業的大師,說的話我們相信啊。剛纔這李姐說的,差不多將整個店都推銷給我們了,你說我們那裏買得起啊。”

這周雲山聽着我們十分謙虛的表達,很高興的樣子說道,“還是你們幾個運氣好啊,這白雲峯我還真去過,比較瞭解,這裝備完全沒有問題啊,還有就是這白雲山下有個雲尾村,村子裏有好多的登山高手,要是手頭方便的話,可以去找他們當導遊,我們上次攀登的時候這導遊叫汪子,這小夥不錯。”

胖子則小子演技就是不行,十分浮誇,聽到周雲山的話,立馬做出一個十分誇張的表情,就像是鐵粉突然見到偶像的感覺,直接拉起周雲山的手就要拜師,搞得我和鐵衣一臉的黑線,十分鄙視這小子浮誇的演技。

不過這周雲山可能是因爲心情好的緣故,倒是也沒有發覺,看着胖子的體形,說道:“咱們這行業不興拜師,可以一起研究嘛,還有就是兄弟你的身板有點過於健碩,這對於登山可能無形中增加非常大的阻力,所以小兄弟你還是要加強鍛鍊,像是他們兩個的身材倒是很適合登山啊。”

看見周雲山委婉的表達着胖子不適合登山的話,我差點沒憋住笑了出來,我看着胖子,又看了看胖子,算是表達了我對周雲山說的話的支持了。

結果,在周雲山的幫助下,我們很快便選好了登山的工具,這周雲山還真是個熱心人,不光爲我們做了橫向的比較,還對各種登山器具的使用方法和使用環境進行了講解,這期間那個叫李姐的服務員走了出來,看見周雲山和我們在一起,以爲是熟人,趕忙說剛纔是和我們開玩笑,這登山怎麼可能需要這麼多東西啊,這傢伙變臉就和翻書一樣,我們三個都懶得搭理她。

對於周雲山將的話,鐵衣都用手機錄製下來了,算是我們的培訓教材了,這走的匆忙,對於如何登山這種事情還真是沒有研究過,不過好在遇到了這登山大拿周雲山,我們也算是長了知識,開了眼界。

在周雲山的幫助下,這裝備的選擇就輕鬆了許多,這傢伙專業就是專業,要是按照那個李姐的說法,估計我這銀行卡刷爆了倒是小事,這特麼就相當於整個店買了下來,這揹負的重量,別說爬山了,就是平地也走不動。

不過人家這在商言商的也說不出個啥問題,總之,辛虧遇到了這個周雲山。這傢伙確實是個登山迷,這嘴裏,稀里嘩啦的說了一大堆我外國名字,我愣是一個都沒記下來,似乎走路的角度,手扶着巖體的感覺都能找出個名家對號入座,我也是醉了。

這李姐估計也是不想得罪這周雲山,估計這不小心得罪了周雲山,估計會得罪整個季霖登山界吧。胖子這傢伙也就是喜歡擠兌人,當着李姐的面,拿出剛剛李姐介紹的那些東西,一個個的學着李姐的介紹詞,對着周雲山說了起來。

這北方人的性子就是豪邁,不明就裏的周雲山,對着胖子的介紹說道:“我說小兄弟,看你這樣子懂得倒是不少啊,可你這不行啊,你這都是書面上的表面文章,就說你手裏這個吧,這東西你又不拍電視劇,要他有毛用啊,浪費錢不少,特麼一點實際效果都體現不出來。

還有剛纔那個,那些東西都是外行人設計出來裝逼的,根本就沒有用,但凡有過登山經歷的是一點不會買的,聽大哥的沒錯,別看這個小還便宜,就它了,一定不會後悔。”

此刻的周雲山倒是完全進入了摯愛的登山聊天當中,對於這李姐的生意完全像是跟自己沒有一毛錢關係的樣子,一會這個不行,一會那個不要,剛剛李姐給我們準備出來的那小山一樣的商品,頓時被周雲山拿走了百分之八十五,我看看周雲山,再看看李姐一臉黑線的表情也是醉了。

這周雲山不像是幫助李姐,倒像是李姐的競爭對手一樣,我瞬間就對這個男人有了很強烈的好感,這性格真是太爺們了,完全就是我行我素,我是大爺,叫起真來誰的面子都不給。

這李姐敢怒不敢言的表情,只能自己吃啞巴虧了,雖然很明顯心裏都開始倔周雲山家老墳了,可這嘴上還的吹噓逢迎的說着:“哎呀還是週會長懂啊,我這跟着三位小兄弟算是開了眼界了,今兒個沾週會長的光,我給小兄弟們打個九折。”

聽到這裏,我剛想說好,可是這周雲山不樂意了,周雲山看着李姐說道:“我說李姐啊,這幾個小小弟馬上就是我們會員了,所以啊,他們算賬你就用我的會員卡就行了,直接打八折,再說了,這麼多東西積分也不少啊,到時候積分兌換的時候又能添點裝備了。”

聽着周雲山的話,這平常人佔點小便宜打死都不說,結果這傢伙還真是自己就說了,這還真是個真二八經的實在人,我當即決定要交下這個朋友,要是能從白雲峯活着回來,我還真就入了這周雲山的業餘登山者協會了,怎麼說,這感覺就像是一句老話,王八對綠豆,對上眼了。

這李姐的表情陰沉的都快擠出水來了,看來是是在沒辦法了,於是極爲不情願的說道:“既然小兄弟們都是週會長的朋友拿咱們就按照週會長說的辦,我說週會長啊,我這可都是看你的名字按照成本價格銷售啊,你這要是以後咱們協會再搞什麼活動,記得來我這拿貨啊。”

周雲山看着李姐說道:“那是自然,咱們協會裝備的東西,我不是都是來你這裏拿吧,再說了你李姐怎麼可能會賠本賺吆喝啊,知道了,知道了,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在周雲山的幫助下,我們三個一人一個揹包就把這原本像是小山一樣的裝備搞定了,我這眼力也機靈,順帶着就把周雲山要的那一對冰爪一起結賬了,周雲山死活不肯,還說胖子說的:“周大哥啊,今兒個你幫我們兄弟打折,也省下不少錢啊。

剛纔我們聽李姐的介紹的時候,還準備大出血,直接把李姐說的那些東西全都買了的,這不都是大哥,你幫我們精選了這麼多,省下不少錢,這我們都不跟你客氣,你跟我們客氣幹嘛,以後咱們就是業務登山界的兄弟了,既然是兄弟,就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們以後對於登山界的知識一定斷不得要跟您請教啊。”

胖子這是在故意氣那李姐啊,這節奏簡直就是殺人於無形的力度,這李姐看看被周雲山篩選出的大部分物品,想着胖子剛剛說要全買的話,此刻的眼睛就像是刀子一樣盯着周雲山的背,我估計,這目光如劍真能傷人的話,這周雲山估計被戳了無數個洞了身上。

周雲山這腸子也是真直,完全忘記了身後還有個買東西的李姐,直接跟我們說道:“好啊,多大點事情啊,以後要是有啥事情的話,你們隨時來找我,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電話。那麼這冰爪我就收下了,謝謝你們幾位了。”

我們和周雲山聊天的時候,這李姐極爲情願的給我們將各種東西進行了打包,胖子這最後還是火上澆油的哼着歌對李姐說:“李姐啊,沒事都跟周大哥學習學習登山技術,這賣商品的時候就能說的靠譜點了,周大哥不是說了麼,這傢伙不能做表面文章。

還有就是李姐,你看你這身材都快有向着我發展的趨勢了,多跟周大哥鍛鍊鍛鍊,多登登山,守着這麼些裝備啊,要是賣不出去也別浪費,對自己個兒身體好不是。”

李姐嘴裏光是你你你的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估計真是被氣的夠嗆,看着我們和周雲山嘻嘻哈哈的向着門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我看了看錶,剛好到中午了,我們現在也不着急趕路,聽說下午的客運汽車是四點左右的時候才發車。

所以我就建議周雲山和我們一起吃端飯,這周雲山一想說道:“我這剛收了你們的冰爪,再吃你們的飯,不合適啊,那就我請你們吃吧。”

一聽周雲山的話,胖子比我還積極,很明顯就算是我們請客,也是花我的錢而不是花胖子的錢,胖子直接佯裝生氣的樣子看着周雲山說:“我說周大哥啊,你是看不起我們兄弟啊,你說你剛剛幫我們兄弟一個多大的忙啊,這裝備選的好不說還實惠,你這一下子就給了”。陰差陽事祕聞

——————————————————————————————— 聞言,蠻荒獸王想了想,又看了看墨九狸和血靈珠,最後開口說道:「我答應你!」

「既然如此,那你便發誓吧,我可不希望放了你之後,你再對我動手!」墨九狸看著蠻荒獸王說道。

「九狸,誓言對它沒有用,你讓它服下一滴你的血液,簽訂平等契約!」這時紫夜忽然開口說道。

「什麼?怎麼可能?誓言規則不是天地規則嗎?為何對它沒有用?」墨九狸聞言驚訝的問道。

「天地規則也分地方的,這些以後你就會知道了!」紫夜淡淡的說道。

「我知道了!」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這裡的誓言規則對我沒用!」蠻荒獸王也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知道了,如果你不介意,就跟我暫時簽訂平等契約,等到你幫我殺了另一隻蠻荒獸王后,我們便解除契約,我想解除契約這種事情,即便我想反悔你也能做到的!」墨九狸看著蠻荒獸王說道。

「好,可以!但是,跟我契約,你需要有足夠強大的精神力,否則會被我直接反噬而死的,你可是想好了!」蠻荒獸王看著墨九狸說道。

「放心,解除你周圍陣法的辦法,我已經告訴了它,如果我死了,它也會幫你解開陣法的!」墨九狸指了指身邊的血靈珠說道。

血靈珠聞言心裡十分的無語,暗道:「主人,你這樣欺騙大怪物真的好么,你死了好像我也會跟著你掛了的吧……」

「既然你決定了,就契約吧!」蠻荒獸王看著墨九狸說道。

在它看起來墨九狸簡直就是在找死,它的精神力,根本不可能有人類能夠契約它,要知道它被困在這裡無數年了,都不知道吃了多少馴獸師的靈魂了,它又怎麼可能會被人類契約呢?

不過,像墨九狸這樣想契約它的人類,還是除了那人之外,第一次出現!畢竟那位不是人族,而面前的這個卻是人族,這讓蠻荒獸王其實也有些好奇……

墨九狸直接飛到了蠻荒獸王的嘴邊,劃破手指一滴鮮血直接彈入蠻荒獸王的嘴裡……

對於蠻荒獸王來說,一滴血液根本嘗不到味道,就跟沒感覺似的……

它剛想等著看墨九狸怎麼跟自己契約,結果一道紅色的契約光芒就落在了它和墨九狸的身上,而隨著契約光芒落下來后,墨九狸也能感受到蠻荒獸王浩瀚的精神力,幾乎要瞬間沖入自己的識海……

這時,墨九狸感受到紫夜的力量融入自己的識海,紫夜的力量溫柔和清涼,又浩瀚的沒有邊際,蠻荒獸王那同樣浩瀚的精神力,瞬間就被紫夜的力量給壓制住了……

這讓蠻荒獸王驚訝不已,血紅的大眼震驚的瞪著墨九狸,契約光芒許久才終於消失,等到光芒消失后,蠻荒獸王都反應不過來……

墨九狸仔細一感知,發現紫夜竟然沒有讓她和蠻荒獸王簽訂平等契約,而是簽訂的主僕契約!墨九狸心裡暗嘆紫夜的強大啊…… 聽到我的話,母親也笑了起來,看着我說:“崔銘,你也要多吃點啊,你看你瘦的,你要是吃成李振這樣多好啊,你看李振的樣子多好,你就要像是李振那樣啊。 一點要多吃點,我們晚上多做點。”

聽見母親的話,我趕緊揮着手說:“千萬不要,媽啊,我要是真的吃成這樣的話,您覺得好看嗎。那我還怎麼出門啊,您還像不像要兒媳婦,像不像抱孫子啊,我可不要。要是吃撐李振這樣子,我就不活了。”

聽見我的話,母親皺着眉說道:“別亂說,我看李振挺不錯的啊,比你好看多了,我就喜歡李振這樣的。”聽見母親的話,李振叉着腰,惦着腳說道:“阿姨,還是您識貨啊,我就是我們句容最帥的道士。”

看見胖子的造型,聽見胖子的話,我頓時做了一個嘔吐的造型,無奈的說道:“快去忙活吧,李道長,您確實是中老年媽媽的偶像,快去吧。”

胖子扭着身子看着我說道:“這次你終於承認我是最帥氣到了吧,好吧,我們現在去做菜。”說完,母親跟李振便去了廚房,看着這一老一少的背影,我不自覺的笑了笑,滿心都是溫暖你的感覺。我對現在的生活,當真是十分之滿意。

母親和李振走向廚房之後,我看見鐵衣推着父親還有徐伯也走了過來,我趕緊坐好,騰出沙發上的位置,之後鐵衣將父親挪到沙發上,徐伯依舊站在旁邊。

我看見徐伯一直在動,我好奇的問徐伯:“徐伯,您怎麼了,身體沒事吧,怎麼一直抽抽風啊?”聽見我我的話,徐伯不高興了看着我說道:“你才抽風啊,你們全村都抽風啊,這麼沒眼力介啊,我這是睡覺的時間太長了,身體有些發麻供血不足好不好,我活動活動。”聽見徐伯的話,我做出了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說道:“原來如此啊。”

這個時候,父親看着我笑着說道:“你們兩個都沒大沒小的。怎麼跟徐伯說話啊。”看見父親佯裝生氣的樣子,徐伯直接好不給面子都說:“慕白啊,你也別說這崔銘了,你年輕的時候跟我說話還不如崔銘啊,你們都是一樣的,都是一個母子刻出來的哈。”

聽見徐伯的話,不僅是我,就連鐵衣都跟着一起笑了起來。這笑過之後,徐伯看着我說道:“崔銘,不管怎麼說,你們兩個做的很棒,這冊天神器的四件神器,如今你們已經尋獲其中三個,這剩下的一個,我也知道了位置。但是這最精確的位置,需要我講三件神器放在一起之後,過七天,這三件神器感應之下,這第四件神器便會自然出現,所以關於這第四件神器的下落,暫時不要着急,你們這幾天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接下來的事情先叫給我處理,等我確定了這四件前神器的下落,這冊天神器的最後一段路程便會開始。”聽見徐伯的話,我點了點頭,雖然我現在很迫切的想要知道這第四件神器的下落,但是我也知道這忙中容易出錯的道理,所以越是這個時候,越是要冷靜,越是要沉着。

說道這裏,徐伯看着我說道:“這七天,我會離開崔家,將三件神器聚合,你不要擔心,我暫時也不會再沉睡,七天之後,我便會回來,不要背後說我壞話我可是都聽得到。”

聽到這裏,我趕緊點頭答應,說道:“徐伯,您怎麼會這樣想啊。我們怎麼會在背後說您壞話啊,您這麼好這麼帥簡直就是我們的偶像,放心好了,我們一定不會在背後說您老的壞話,我們一定乖乖的在這裏等着您回來的。”聽見我答應之後,徐伯才笑着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徐伯身體不在抖動了,我看着架勢估計這徐伯準備要裏異常說走就走的旅行了,我趕緊說道:“徐伯,您稍等一下,您這是要即刻啓程的節奏嗎?”

我好奇的看着徐伯,徐伯對着我點了點頭。徐伯說道:“怎麼了,捨不得我走啊?我可是個雷厲風行的人,這第四件神器,要在三件神器合體之後纔會出現,所以我要着急的去處理啊。”

聽見徐伯的話,我呢喃這說:“哦,原來如此啊,看來徐伯是很着急啊,那我就不挽留你了,我怎麼會說我母親和胖子一起去準備晚飯了,像是徐伯這麼嚴肅,這麼認真,這麼雷厲風行的人肯定是不會爲了一頓飯而耽誤這麼重要的事情的。”

掬花拂塵 聽到這裏,徐伯眨着眉頭說道:“怎麼了?什麼情況啊?你剛剛是啥子意思,你再說一遍啊?你是說你媽媽跟那個胖子一起去準備晚飯了?真的假的?”

我看着徐伯裝作無所謂的點了點頭。看見我點頭之後,這徐伯,頓時啥子也不說,徑直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我好奇的看着徐伯說道:“哎呀,徐伯怎麼了,是不是有啥子東西忘記拿了,看您着急趕路的樣子,需要拿什麼,我幫您拿,然後即刻啓程吧。”

聽見我的話,徐伯起身動了動,換了一個更舒服的造型,看着我說道:“其實我想了想,我好像也不是那麼着急趕路啊,早一點晚一點並沒有質的區別,我覺得我們好久不見了,我還是陪着你們吃頓飯再走也不遲,既然你們這麼執意的要挽留我跟你們共進晚餐的話,那我就先不走了。”

聽見徐伯的話,我差點就笑了出來,其實我早就知道我這樣說的話,這徐伯是肯定不會走的,這徐伯別看已經活了幾百年了,但是這性格其實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只要稍稍的用一點辦法就能夠摸頭徐伯的心思,估計是徐伯聽到母親和胖子一起去準備晚飯之後,準備大朵快頤一番之後,這才決定不走了。

這個時候,父親悄悄的探過頭來跟我說:“徐伯本來就喜歡吃肉,可是你也知道你媽媽常年吃素,所以雖然你媽媽做的菜那都是數一數二的好菜,素菜裏的至尊,可是這徐伯經常吵吵着吃肉,可是你媽媽就是不給做,還勸說徐伯要吃素,說吃肉對身體不好,所以這徐伯看見你媽媽都發憷了,估計是聽到李振會去做菜,所以纔不走了。”

聽見父親的話,我差點沒笑出來,沒想到這當年也是聲名赫赫的袁天罡地魂竟然也是個這樣的小孩子脾氣,這不知道他的本尊當年是個什麼性格的傢伙。

這個時候,鐵衣趁着我們三個說話時候準備的功夫茶也準備好了,每個人手裏都有一杯,以前的時候,我覺得鐵衣這功夫茶真是又浪費時間,又沒啥價值,都是老人玩的東西。

但是經過了這麼多事情之後,我發覺我已經漸漸的開始愛上了這種味道,就好像是新途銳變得不再像是以前那麼急躁,那麼容易暴躁,會漸漸的主動調試,讓心平靜下來。

我講茶盅舉起輕輕的一聞,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氣,順着我的鼻孔徑直到達了我心臟的位置,讓全身都有一種舒暢與通透,這感覺十分不錯,我看着鐵衣,發自肺腑的說了一聲好茶。

這個時候,鐵衣看着我笑了笑,父親看着我說道:“鐵衣這孩子確實很鎮定,與年紀有着不相符的成熟,崔銘,你要是喜歡的話也可以跟這鐵衣學習茶道啊。”聽見父親的話,我趕緊搖頭,雖然我現在喜歡上了這茶水的問道,但是要我記住這麼而複雜和繁瑣的流程還不如殺了我來的痛快,再說了喜歡喝牛奶也不需要養一頭奶牛吧,有鐵衣在我身邊,我是完全沒有必要學習這門複雜的技術的。 蠻荒獸王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跟墨九狸簽訂的竟然是主僕契約時,也是狠狠的震驚了一翻,它不是沒有感覺到,墨九狸開始只想跟它簽訂平等契約的,心裡對墨九狸的印象還不自覺的好了幾分……

可是,後來忽然間有一句強悍的力量,在墨九狸的精神力快要無法契約自己時,強悍的幫助她契約了自己,而且還霸道的把平等契約給改成了主僕契約……

對方到底是誰?為什麼會這麼強大?就算當初它被囚禁在這裡,那人也沒給過它這樣大的恐懼!蠻荒獸王回過神感知到那股力量來自墨九狸的靈魂,而且還只是墨九狸的契約獸時,更是嚇了一跳……

不明白這樣一個弱小的人類,怎麼會有這麼強悍的契約獸啊啊啊……

蠻荒獸王看著墨九狸有些緊張的問道:「剛才那個是?」

「我的契約獸!」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蠻荒獸王沒有再多問,知道墨九狸有一隻如此強悍的契約獸,讓它對墨九狸多了一絲好奇和忌憚!

墨九狸看著蠻荒獸王說道:「我先幫你解除封印的陣法!」

「謝謝主人!」蠻荒獸王說道,雖然語氣十分的平靜,卻也是十分的恭敬。

墨九狸飛到半空中,終於找到陣法的痕迹,縱身飛過去,開始動手破陣……

「紫夜,這魔獸血海似乎不是封印蠻荒獸王的陣眼!」墨九狸破解到一半陣法時說道。

「陣眼,就是你身邊的血靈珠!你跟它契約時,其實已經破解了陣法的主要部分,不然就算你出來,也看不到陣法的痕迹,無法破陣的!」紫夜淡淡的說道。

「所以,之前你才讓我穿過魔獸血海,因為你知道這個小傢伙兒會啦我進去是嗎?」墨九狸聞言問道,雖然是問句,卻是肯定的語氣。

紫夜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紫夜,你該不會是算命的吧!怎麼感覺就沒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啊!」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呵呵……我知道感知到了而已!」紫夜輕笑的說道。

「好吧,你強!」墨九狸無語的說道,說完繼續破陣,這個封印陣法她只是從娘親留下的陣法中見過,還是第一次破解,所以十分的緩慢。

墨九狸破解陣法的時候,血靈珠就像個小尾巴似的跟在墨九狸的身後,驚奇的看著隨著墨九狸的動作,周圍一點點變化的模樣……

墨九狸整整用了差不多半個多月的時間,才徹底破解了封印著蠻荒獸王的封印陣法……

陣法一破,蠻荒獸王就開心的站起身來,它這一站起來整個地面和魔獸血海都跟著顫抖了起來。蠻荒獸王激動的說道:「我終於可以站起來了,我終於出來了……」

「主人,謝謝你!」許久,蠻荒獸王看著墨九狸感激的說道。

「自己人不用客氣,你能走不?」墨九狸看著蠻荒獸王問道。

「我腿沒有知覺!」蠻荒獸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它也是站起來才發現的。 看見我的樣子,父親笑着說:“銘兒你就是沉不下心來,當心靜下來的時候,其實很多時候,很多事情你纔會看得更清楚,更透徹。 ”聽着父親的話我連連點頭,聲聲說是,但就是不表態跟鐵衣學習茶道,這東西對於我而言是在是太麻煩了,光是幾下那些繁瑣的流程就夠我受不鳥的了。

其實這些道理我也知道,這就像是明明很多人知道吸菸有害健康,卻依舊在吸一樣,對這些視而不見,這就是惰性,我知道我的惰性,但是惰的改。

看見我着實對這個無意,父親也就在沒勉強我了,看着我們的樣子笑了笑。接着我們就家長裏短的聊了聊家裏的事情,並沒有說起這解開萬魂詛咒的事情,因爲徐伯說道這距離第四次征程還有一個禮拜的時間,那麼這難得的一個禮拜假期就不要想這些影響心情的事情了。

俗話說今朝有酒今朝醉,每日由來明日愁,這難得片刻歡愉時光,還是多想些開心的事情吧,人生之不如意十之,不妨常常想想那僅存的一二吧。

就這樣我們邊說邊笑邊聊天這時光就悄然而逝了,沒多久,我便問道這從廚房傳來的陣陣撲鼻的香氣了,說實話這母親和胖子的搭配確實十分霸氣,母親的素食本就是一絕,加上胖子的烹飪,這還沒開始吃飯,光是問一問空氣中這這菜的香氣,我都醉了。

很快我就聽到胖子一聲悠長的開飯了,這一嗓子下去,我們趕緊向着餐桌跑去,這傢伙好像生怕這晚一步就吃不着死的,就像是一羣玩耍了很久肚子餓到不行,聽到家裏喊吃飯的感覺,心裏十分舒坦。

很快,母親和胖子就將一張桌子鋪滿了,各種菜式,真是色香味俱全。母親剛從廚房出來,就不住的誇讚這胖子,母親說:“哎呀,崔銘你是沒有見啊,這李振這孩子真是深藏不露啊,這廚藝上我可是自愧不如啊,尤其這切菜的時候,他把這手裏的菜拋起來就用這身上的那個木頭劍,跟練舞一樣,這落下來的時候都是菜絲了,真是太厲害了。”聽見母親的話,我笑了笑。

其實說實話這胖子在廚藝的造詣確實比他這道家的身手還要高超,這傢伙當初切菜的樣子我現在都記得,確實是將我震撼了,我想剛剛沒有去廚房參觀一下,重溫一下當初的震撼的時候,感覺有些小後悔,但是面對這一桌子菜的時候,任何不好的情緒和不好的心情都會因爲這家的感覺和溫暖的味道而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和自己最親的人吃最美的食物,本就是人生一大幸事

所以這頓飯我們還沒吃,這感覺就已經來了。看到這一桌子的饕餮盛宴之後,這徐伯冷汗涔涔的說道:“哎呀我去,我到崔家幾輩子了,都沒見過這麼好的菜,幸虧我剛剛沒先走啊,謝謝你啊崔銘,這我要是走了,日後知道這菜品,我必然是後悔一輩子啊。雖然我現在不需要吃飯,也能活,但是看見這東西,今天我要大開吃戒了啊,都別攔着我,不撐死,不成人啊”

看着徐伯的樣子,我們都笑了起來,這個傢伙就是這個樣子,嚴肅起來的時候,古板的像是一個穿越而來的古人,這瘋癲起來又像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看着徐伯顧不着舉杯滿嘴流油的樣子,我是真醉了。

這個時候,胖子看見徐伯逮住一個醬肘子狂啃的造型,趕忙在旁邊介紹說道那是他的作品,這徐伯忙裏偷閒的說道:“我倒是吃不出啥子味道就是好久沒吃過肉了,好像吃肉,吃肉好開心啊。”聽見徐伯的話之後這胖子一臉的黑線,好像用表情再說對牛彈琴,牛嚼牡丹之類的話似得。

很快這頓飯就吃完了,滿滿一桌子的菜,愣是叫我們吃的乾乾淨淨,我都懷疑這碗碟都不用洗漱了,因爲我一眼望過去,白花花的,這盤子上面且不說油污了,光是蔥絲都沒有剩下一根,可見母親與這胖子搭配下廚後的這戰鬥力當真是彪悍之際的。

這個時候,我聽見這徐伯哼哼唧唧,哼哼唧唧的,看樣子應該是吃多了,本來徐伯吃飯前就要打算先走的,徐伯是地魂之神,父親曾經跟我說起過,徐伯就算是不吃不喝也不會有任何影響的,而徐伯平時的吃飯也只是喜歡這吃飯的氛圍,所以基本上都是夾着幾筷子下去意思意思的感覺。

但是這一次,徐伯真是放開了,這從頭至尾的幾乎這筷子都沒有離手,所以現在一眼看見,赫然看見徐伯原本平坦的小腹此刻已是滾圓滾圓的,像是堵在裏塞着一整個西瓜一般的感覺。

這個時候,吃飯前徐伯面對這一桌子的美食的時候,還曾經說過感謝我講這個美食的消息高度他,但是現在,徐伯真的像是一個孩子一樣,在酒足飯飽之後,開始對着我們抱怨了,一會說我,都是因爲我,要不是他早就離開了,也不用吃的現在這麼飽脹肚子,導致他現在十分難受,哼哼唧唧。

一會抱怨胖子和母親,說是這做飯就做飯好了,粗慘淡飯就行了,何必這麼奢華,就算是這麼奢華也應該注意點分量啊,做了這麼慢慢一桌子的菜,還一個一個都這麼好吃,這不是故意陷害他,讓他吃多了肚子難受嗎,所以這才哼哼唧唧動都動不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