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成型的那一刻擁有了能夠預知未來的本領。我們看的未來是,在未來,會有一個會煉丹攜帶紫色變異天火的少年身攜蒼穹爐成爲我們的主子。這是命,是改變不了的。而且主人神修爲能有此水平,日後的造化不可限量,跟着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對方解釋了一通,也一定程度解開了林寒心的迷惑。

“我們成型的那一刻擁有了能夠預知未來的本領。我們看的未來是,在未來,會有一個會煉丹攜帶紫色變異天火的少年身攜蒼穹爐成爲我們的主子。這是命,是改變不了的。而且主人神修爲能有此水平,日後的造化不可限量,跟着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對方解釋了一通,也一定程度解開了林寒心的迷惑。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難怪都說天獸都是人精,真是人精還人精啊!

“主子可以將那塊星石取出了,存放到我的身體裏。”公鳳凰開口,問林寒討要星石。

林寒點點頭,既然人家願意做自己的天寵,何樂而不爲呢。

一想到自己竟然一下子收了一隻神尊階品的天寵,他簡直感覺自己是走了大運好麼!

星石被取出的一剎那,被這隻鳳凰納入了體內。

“我們需要待在這種嚴寒的環境下才能生存,主子,你且等我片刻。”冰晶鳳凰說完,展翅衝向了山洞的頂端位置。林寒這才發現,這山洞的頂端是有一個出口的。

【雞蛋今天剛剛趕回家來恢復七更了不說還多了一更,算是業界良心了,如果還有人嫌雞蛋更的慢,那雞蛋要傷心了。八更奉,雞蛋溜了~】 公鳳凰一離開,山洞之的威壓消失無蹤了,林寒幾乎不做他想連忙跟着它一起飛出了這山洞。 纔剛剛離開山洞,林寒便感覺這整片空間都開始猛烈的震顫起來。驚愕的看向那隻盤旋在這方空間空不斷拍打着翅膀的鳳凰,林寒內心深處雖然感覺困惑,但也沒有多說什麼話。

“相公!你在做什麼!”而那隻母鳳凰似乎也發現了端倪,連忙脫離了跟龍方的戰鬥,飛了天際來。

沒想到自己給這母鳳凰煉了這麼久的丹,她竟然還在跟龍方打鬥,龍方果然不簡單啊!

龍方也發現了異樣,跟着飛了來。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去弄億年寒冰了嗎?怎麼搞半天還和一隻公鳳凰在一起了。

“噓。”林寒做了一個手勢讓他噤聲。

隨後,玄幻的一幕便出現了。

整片大陸憑空升起,在他們四雙眼睛可視的情況下迅速的縮小縮小,直至變成了一枚閃爍着微弱光芒的戒指這才停止了生長。

“相公!”那母鳳凰驚了,不明白自家相公怎麼會將他們所居住的地方變化成了空間寶器。

“主子,麻煩你給我們夫妻二人兩滴精血。”公鳳凰幻化成了一個人形從天落下,來至林寒的面前。

沒想到竟還是一個翩翩美男子,的確,在這天,長的難看的幾乎沒有。

龍方算外表看起來很強壯,那也絕對是胖子最好看的一位。況且套句人家的話說,人家那叫強壯不叫胖。

“主子!相公!你怎麼管一個神階品的廢物叫主子!”母鳳凰一臉驚悚的看着自家相公,話音落下,她也撲閃着翅膀落下。幻化成了人形,是一位看起來嬌俏可人的靈洞少女。

“休得胡言!他便是我們之前預言所看到的那位少年。”公鳳凰衝母鳳凰使了一個眼色,用心語提醒了一句母鳳凰。

母鳳凰微微一愣,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這便是主送你的禮物,仙尊階品的衝尊丹。”公鳳凰分說完,將那枚丹靈取出,放到了母鳳凰的面前。

母鳳凰大吃一驚,一臉詫異的看着公鳳凰手的那隻丹靈,又驚愕的看了看林寒。顯然眼底還是寫滿了不敢相信,不過自家相公從來不會騙她。

在遲疑了片刻之後,她才欣喜若狂的從公鳳凰的手裏接過了丹靈。

“這個……要吃掉嗎?”或許是每個少女內心深處的仁慈之心,她有些沒辦法對這個小傢伙下手。

“別吃我!別吃我還能用九次!吃了我只能用一次!”丹靈一臉驚恐的盯着眼前這張靈動的小臉,有些慫慫的開口。

“怎麼使用九次?”母鳳凰一驚,對丹靈她還是沒有那麼瞭解的。或者說,她在某些方面的見地是沒有公鳳凰廣的。

“像這樣~”丹靈一聽感覺自己活着有望,幾乎不做他想,直接飛了過去,繞着母鳳凰走了一圈。一圈過後,一股極強的仙力灌入母鳳凰體內,母鳳凰感覺自己的渾身的力量都要爆體而出。

清秀的面容一下子出現了縱橫交錯的青筋,她痛苦的仰頭長嘯了一句。身形化爲鳳凰,直衝雲霄。

“……你是豬嗎?”林寒滿臉黑線的瞪了那丹靈一眼,這小子怕是一個蠢蛋吧!

這個時候助她衝破巔峯晉升神尊,不是一帶連累了他們嗎?

“快走!”公鳳凰也變身爲凰,一把將林寒給龍方撈到了懷裏,這神族階品的雷劫非同凡響。這雷劫雲甚至能夠撼動整個天界。

公鳳凰帶着林寒龍方火速逃走,在逃到了足夠安全的地點之後。公鳳凰纔將林寒跟龍方放了下去。

而此時,雷聲大作,大雨跟雷鳴齊下。

“不行,這樣下去你老婆撐不住,你且等我片刻!我去去來。”這神尊階品的雷劫沒有那麼容易過掉。林寒忽然想起了次自己給風瑟煉製神尊階品的破雷丹時,還剩餘了好幾份藥材。只需要用那些藥材再給那隻母鳳凰煉製出破雷丹好了。

畢竟這兩隻鳳凰以後是自己的天寵了,想想有兩隻神尊階品的天寵,他有些熱血沸騰好麼!

“老婆?”公鳳凰一頭霧水,還沒有反應過來林寒閃身進了那個戒指空間。

剛進入空間林寒取出了蒼穹爐和那些稀有藥材。並且還召喚出了能夠在自己煉丹過程給自己補充精神力的丹靈。

一切準備緒之後,林寒開始了煉製丹藥。

神尊階品的丹藥非同小可,稍有不慎,是會要了煉丹師的命。

所以林寒也格外小心,空間之外,母鳳凰在承受着晉升所帶來的天劫。

結果剛剛經歷過這個短暫的天劫,母鳳凰才得知,這壓根不是自己的天劫。

而這天劫的始作俑者早已躲起來不見蹤影,母鳳凰才明白,這是那枚破尊丹的丹靈的天劫。心裏頓時有種怒罵老天的衝動。

不過相公不喜歡自己說粗話,所以她硬生生給忍下去了。

“不對!那不是娘子的天劫!”公鳳凰自然也意識到了剛纔那天劫根本不是神尊階品的天劫。但是妻子卻這麼硬生生的給承受過來了。

想到這兒,他的臉閃過一絲陰鷙,恨不得將那個已經躲進自己身體裏的丹靈給拽出來狠狠的虐一番。

不過想想那丹靈膽小怕死,而丹劫並沒有那麼厲害,他算了。況且主子已經去想辦法了,思及此,他盼望着主子能夠早點出來幫自己的妻子度過天劫。

“噗……”空間內,林寒纔剛開始煉製神尊階品的丹藥吐出了一大口的略顯髒污的鮮血來。

林寒擡手,抹去嘴角的血痕,咬牙又繼續重新開始。

那隻提升精神力的丹靈不斷的圍繞着林寒轉圈圈,直至最後,它乾脆直接化身爲丹,沒入了林寒的口。

林寒身子一震,想要阻止卻聽見丹靈在最後化丹之際讓林寒記得再將自己煉製出來。

聽到它的這句話,林寒忽然想起了當年爲救黑龍老祖的神農。 雙手緊握成拳,林寒仰視咆哮一聲,兩道金光從他的眼底噴發而出。他身的精神力一下子暴漲了數千倍,甚至可以感應到了戒指外空間的情況。

將所有的藥材投入了蒼穹爐之,林寒再開始了試煉,這一次顯然之前的那次要順遂的許多。腦海抱着一定要煉製出來的念頭,他咬牙堅持,額頭不斷的冷汗冒下他也無暇顧忌了。全身全意的去感受藥爐藥材的變化,隨着時間的流逝,也不知過了多久,伴隨着砰的一聲爆響,蒼穹爐打開,一枚丹藥飛出了煉丹爐。

林寒有些消耗精神力過度有些吃力,沒有第一時間追那破雷丹。

連忙倒出幾顆普通恢復精神力的丹藥丟入口,林寒深吸一口氣,追了過去。

進行了一番角逐之後,在林寒要抓到丹藥之際,空間雷雲密集,天雷滾滾朝着那枚神尊階品的破雷丹衝去。

林寒倒抽了一口涼氣,這時候還來一場丹劫……

那丹藥躲不過丹劫,硬生生的扛下了第一道天劫。

隨後相應的十幾道天劫全部都受了一番,那枚丹藥很快無法動彈了,哪裏還有力氣逃走。靜靜的盤旋在半空,等着林寒過來拿走。

不是尊階的丹藥,不過也很不錯了,是玄階的。

八零嬌嬌女 難怪能夠撐過剛纔的丹劫,林寒審視了一下丹藥面的紋路和經過雷劫的痕跡,滿意的點點頭。畢竟哪裏有可能每次都煉製出尊階的丹藥。再加自己還是跨越兩大級別煉製的,神尊階品的丹藥若是想要煉製出丹靈的話,那可能需要自己達到仙尊階品才行。

思及此,林寒也不做多想了,連忙拿着這枚破雷丹離開了空間。

沒想到這神尊階品的雷劫果然厲害,竟然持續了這麼久還沒有停歇。

而母鳳凰顯然有些體力不支有些搖搖欲墜了,看到這一幕,林寒連忙飛向它。

沒等工衆人反應過來林寒是什麼時候跑出來的,林寒已經飛至母鳳凰的身旁,將那枚神尊階品的破雷丹送入了她的口。

丹藥剛剛入口,伴隨着一聲雷鳴聲響起。由於林寒距離母鳳凰太近了,一道天雷直接沒入了林寒的身體裏。

林寒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何事被雷劫擊,身子迅速的從天掉了下來。

全身一抽,直接暈死了過去。

母鳳凰見狀一臉的感動,公鳳凰則嚇得差點岔氣。

我去!勇氣可嘉啊!這神尊階品的丹藥神階品的人要是受一道不死也去半條命啊!

吞下破雷丹之後母鳳凰顯然身體靈力大漲,破雷丹的功效直接抹去了接下來的那幾道天雷。母鳳凰也總算在這一場雷劫撐了下來。

熬過了雷劫,天雷雲褪去,一片清明。

“娘子!”公鳳凰見狀,連忙迎了去。

“我沒事,快去看看主子。”剛纔林寒舍命送丹已經讓母鳳凰刮目相看了,而且這神階品的破雷丹他都能夠煉製出來,的確有本事當自己的主子。

“好!”公鳳凰卻是也有些擔心林寒,點了點頭,連忙順着林寒掉落的飛去。

很快,他在一片黑茫茫的空間裏找到了暈厥過去的林寒。

連忙前將他丟到自己背離開了這片空間去跟娘子匯合。

“林寒沒事吧!”龍方也有些擔心的前關心的詢問了一下公鳳凰。

“沒事。”公鳳凰搖搖頭,所幸的是隻受了一道天雷,若是再多受一道,他不知道會不會有事情了。

聽到林寒沒事龍方纔鬆了一口氣,不然的話,他的衝尊丹去哪兒弄啊!

“你是主的何人?”公鳳凰有些好的看着龍方,這小子看起來跟主子好像很熟的樣子。

“他是跟着主子一起來取億年寒冰的人,算是主子的幫手吧!”母鳳凰掃了這小子一眼,這小子成是不賴,明明還是神階品,竟然能夠在自己的手下撐過這麼久的時間,也是不容易的。

“哦?是嗎?”公母鳳凰的心意相通,母鳳凰在想什麼,公鳳凰自然知道。

天界近些年還真是人才輩出啊!

“自然是的。”母鳳凰冷哼一聲,自己的威名都不保了,竟然跟一個神階品的渣渣糾纏了這麼久。

“唔……”林寒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呢喃聲,很快從昏迷醒了過來。

這神尊階品的雷劫果然不是蓋的,這一下都差點讓林寒以爲自己又要死一次了。

心有餘悸的起身,林寒才發現自己在公鳳凰的背。

“主人,你醒了,兩滴精血拿來。”見林寒醒來,公鳳凰纔想起自己需要管林寒要精血的事情。

開玩笑,會煉丹還能夠爲天寵捨命相助的主子有幾個?所以公鳳凰當下決定死也要纏着林寒了。

林寒嘴角抽搐了一下,怎麼看着公鳳凰自己還要急。

不過林寒也不做他想了,劃破自己的手指從體內逼出了兩滴精血來,一滴給了公鳳凰一滴給了母鳳凰。

在吸入了自己的精血之後,兩隻鳳凰的通體冰晶的色澤發生了一絲絲的變化,變成了有些散發着鮮紅色澤。應該是染了他一絲血脈的緣故。

只是讓兩隻天寵沒有想到的是,林寒一滴精血竟然有這麼大的作用,吸入一滴,它們通體感覺力量充盈,大有突破小階品的趨勢。

“我去!”親眼目睹了兩隻冰晶鳳凰顏色的變化,龍方被嚇了一跳。

“主人,我跟娘子先回空間修煉去了,這塊星石放到我娘子身好了。她屬陰,較適合女子的星石存放。”公鳳凰將自己體內的星石放到了母鳳凰的身,母鳳凰也義不容辭的接納了過來。

畢竟現在,他們是林寒的人。

公鳳凰覺得,在未來千年之,主人絕對有本事煉製出天尊階品的丹藥來。屆時他不怕什麼天尊劫了。

“好。”林寒沒有意識到自己精血給兩隻鳳凰帶來的天大好處,點了點頭,它們便身形消散,沒入了他的戒指空間。

林寒低頭看看自己腳下那一方已經成了一塊黑洞的地面,發現這公鳳凰的靈力不是一般的強大。隨手將一方土地變成了空間寶器爲自己所用。 沒想到自己竟然得到了兩隻神尊階品的天寵,還成功的將白妖妖的星石封印在了那隻母鳳凰的體內,餘下的事情,應該是湊齊那些藥材,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 趕在那千年到來之前,將白妖妖給救出來。

林寒打定了主意,第一站要去的地方自然是自家師傅太老君那裏,較要論藥材庫,誰都沒有他那裏來的齊全。或許能夠從他那裏弄到幾味藥,算沒有,應該也能夠弄到煉製神尊階品萬聖丹的藥材。

是,在救妖妖之前,他應該能夠先將神農救回來。所幸的是,那破碎的神農鼎已經修復,神農因爲歷經萬年存在着神農的氣息,所以林寒從已經取出了神農的氣息作爲保管,在煉製萬聖丹時,可將神農的氣息渡進去,應該能夠讓神農復活。

打定了這個主意,林寒將神階品的衝尊丹丹靈交給了龍方使用一次之後,龍方千恩萬謝的告別了林寒。儘管他也想要仙尊階品的破雷丹,但是他實在要不出口,應該自己也沒有幫多少的忙。林寒是依照自己的煉丹本事收服了那兩隻冰晶鳳凰的。況且,他也不敢去威脅林寒了,除非自己找死。

先不說林寒的身份是高級煉丹師,單那兩隻剛剛收下的神尊階品天寵不是他能夠應對的。

所以還是且活且珍惜好了,畢竟,已經達到了自己想要的目的。

告別了龍方之後,林寒打算重返天界。

可能是覺得坐天車有些慢了,林寒問來問公鳳凰他飛行的速度是多少。

公鳳凰明白林寒是爲了趕路去搜尋藥材,主動出來做他的坐騎了。

不得不說,這神尊階品的天寵不論從飛行速度還是在能力,絕對是天界頂尖級別的存在。他帶着林寒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抵達了天界天宮所在的位置。冰晶鳳凰不喜人多氣候宜人的地方,所以一到天宮丟下了林寒躲回到了戒指不在出來了。

林寒這麼被無情的丟下了,不過原本需要數月時間才能到達的天宮結果在眨眼之間到了,果然,還是需要有這樣的飛行坐騎纔可以啊!

“主子我跟娘子都畏熱,我聽聞這世有一種丹藥,服下之後能讓我們不再懼怕炎熱,可以隨時隨地陪伴主子,主子最好管別的煉丹師打聽一下,看看是否知曉這味丹藥,如果知曉,能夠煉製出來給我們服用更好了。”心裏傳來了公鳳凰的聲音,林寒這才明白爲什麼公鳳凰不願意在天宮待一刻了。

起極北之地,這天宮的氣氛實在太過怡人了一些,不適合像他們那樣喜寒的天寵居住。

“你們的運氣不錯,我碰巧打算去一趟我師父那裏。”如果連太老君都不知道這味丹藥的話,怕是沒有人會知道。

林寒微微一笑,回答了他們一句。

“那有勞主人費心了!”兩隻鳳凰聽言,也是欣喜若狂。

沒有那個人不向往外界的美好世界的,不過因爲體質特殊的緣故,導致他們只能在冰天雪地的環境下待着。母鳳凰最大的願望是能夠去看一次花海,但是這對他們冰晶鳳凰來說,註定只能是奢望。

一路走來,因爲是紅色的頭髮,所以林寒格外吸引人的注意。畢竟純種血統丹龍一族還是少之又少了。

因爲不知道現在老君住哪兒,林寒找了一個人來打聽。

從打聽得知,老君現在還是住在原本的大赤宮,大赤宮重建了,老君重新回到那個地方了。

既然還是在大赤宮的話,那好找尋多了。

林寒一路尋去,發現這一路,黑龍一族跟丹龍一族都能夠在天宮來去自如了。又打聽了一番到底是怎麼回事,才發現三大龍族簽訂了契約,劃分了楚河漢界。各不干涉,這纔有了這樣的太平景象。

而老君所在的大赤宮被劃分到了丹龍一族管轄的地盤,青龍一族的人是不能進入其的。

這倒是符合了林寒的心願,他也懶得去闖青龍一族的地盤。

穿過了幾座天島,林寒很快抵達了大赤宮的宮殿大門口。

大赤宮還是跟林寒印象的一樣繁榮,只是物是人非,連守門的天兵都換人了。

“來者何人?”林寒想想物是人非的場景,忍不住搖了搖頭,纔要進入,被門童給攔下了。

“我要見老君。”林寒拿出了那枚高階的煉丹師徽章放在了那兩人的面前。

兩人頓了頓,隨後爆笑了出來,“你這徽章沒有換過吧!都是老古董了!現在的徽章可不同往日了!”門童的嘲笑之意不言而喻。

林寒眯了眯眼睛,這兩個不過仙階品的小傢伙是不想活了麼?

“你們意思,我不能進去見到老君了?”林寒語氣裏有股威脅的意味,刻意讓自身的靈力傾瀉而出,兩門童的臉色變了變,很快發現了林寒的實力有些可怕。至少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

“原來是神階品的高階煉丹師,我們馬去通報老君。”這下他們哪裏還敢怠慢,說完撒腿跑。

看着他們倉皇逃竄的背影,林寒嘴角勾起了一記諷刺的笑容。

這天界跟人界差不了多少,都是欺軟怕硬的。

沒過片刻,一道身影急匆匆的從大殿內走了出來。

當師徒兩人四目相對的剎那,彷彿時間在這一刻靜止了。

老君老淚縱橫的跑了來,一把將林寒給抱住了。

老君從來不會如此失控,這倒是將林寒給嚇得不輕,有些手足無措的開口,“師……師傅……”林寒的聲音小心翼翼,有些不敢開口的感覺。

“小子!大家都說你死了!你可知道爲師爲你流了多少眼淚嗎!”老君這一輩子都沒有哭過,但是自打這徒弟失蹤之後,他是想想這個徒弟傷心難過。難過哭,那場面怕是別人看了還以爲自己這個老頭要變性了。

“……”林寒一臉愕然,因爲他實在難以想象老君爲了自己掉眼淚的畫面。感覺這白鬍子邋遢的師傅掉起眼淚來該是何等**的畫面……

【三更奉,還有五更,讓雞蛋緩緩,老規矩,午三更,晚兩更。雞蛋是人,也需要休息的不是。】 好不容易收斂起了激動的心情,老君拉着林寒讓林寒講講這段時間他的際遇。林寒對老君還是存在着濃厚的師徒情的,所以也沒有隱瞞,將太白金星將自己帶下凡間給自己吞食了忘丹和這些年的經歷全部都訴說了一遍。聽得太老君先是愣了愣,反應過來之後那叫一個齜牙咧嘴,面目猙獰,簡直一副恨不得將太白金星給拆了的樣。

“我說那小子怎麼自從次大戰之後失蹤了!敢情是他將我的寶貝徒弟給拐走了!他以爲他小子溜到凡間去了我拿他沒辦法了嗎?天真!看我不弄死他!”太老君咬牙切齒的開口。

“師傅彆氣了,話說這些年我在凡間,他對我也不差,也是實打實的將我當成了他的弟子。”林寒頗爲感慨,儘管心裏惱恨若不是太白金星,自己和妖妖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轉念一想,誰的心裏沒個仇怨呢,冤冤相報何時了。他乾脆權當睜一隻眼閉只一隻眼了。

“哼!他若是敢對你不好,我還不扒了他的皮!”太老君冷哼一聲,傲嬌的扭過頭,“對了寒兒,你說得到了一種怪異的火焰被你自身的火焰給吞噬了?快些給爲師瞧瞧。”老君忽然想到了什麼,林寒說自己融合了那個異火等級從仙晉級成了神,那是何等怪的火焰,他倒是想要見識見識。

“咱們去煉丹房我再給你看。”師傅果然是師傅,對煉丹的事情還真不是普通的癡迷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