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他表面上說不收錢,也許心眼兒裏還想要更多的錢。

因爲他表面上說不收錢,也許心眼兒裏還想要更多的錢。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一手交錢,一手辦事,這是最公平的。

如果你這次不給他們錢,下一次如果再有事情請他們做。

一是不好意思開口了,另外就是覺得矮了一截兒,下次你是給多少錢合適呢。

再一個原因就是,他們給網紅錢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就像是東郭先生一樣,你現在也許因爲這一點小恩小惠,沒有給他們錢,說不準什麼時候這些網紅們就會反過來咬你一口。

劉經理絕對不會給他們這些機會。

網紅們既能拿到錢,又能提供一手消息,當然再高興不過了。

在劉經理見到他們不久,他們就開始在自己的直播室裏公佈這一條消息。

現在網絡真是一個很神奇的事情。

如果一件事情傳播出來,引起了人們的關注,不需要你再做其他的推波助瀾,人們就都會知道了。

現在網絡太發達了,人人都有手機,尤其是像輝騰影視剛發佈了招聘會,已經引起了全國的轟動,

現在他們的截止日期剛公佈出來,就引起了全國人民的關注,紛紛奔走相告,口口相傳,網絡上也是。

人們更是通過手機網絡來傳達這個消息,一傳十十傳百,不到一天的時間,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

上次,陳奕霖他們就已經查到了子涵安排在他們公司的臥底。

是陳奕霖祕書中的其中一個,姓王。

花精他們也查出了子涵給了王祕書一百萬,讓王祕書時刻把輝騰影視的消息動向都及時的告訴子涵他們。

子涵他們通過休息的重要程度,還會時不時的給王祕書打錢,有的時候幾萬,有的時候幾十萬不等,根據消息的重要程度來判斷。

陳奕霖他們也一直沒有拔掉這顆釘子,如果把王祕書開除了,那麼他們相信子涵肯定還會去找其他的臥底。

到時候他們還要費精力去尋找,倒不如把王祕書放在眼皮子底下。

王祕書的一舉一動,他們都知道。

有時候兒陳奕霖還故意讓王祕書知道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就比如說這次招聘會,陳奕霖也沒有瞞着王祕書,因爲這樣大的事情瞞也瞞不住,遲早會知道的,還不如大大方方的讓王祕書知道。

這樣王祕書也不會懷疑,他們已經知道了他是臥底這件事情。

但是現在輝騰影視的一些內部的機密消息,陳奕霖肯定不會再讓王祕書知道了。

比如說這次送到他手裏的這些劇本兒,因爲數量太多,而陳奕霖和花精把他們看好的一些祕密留了下來,而告訴王祕書的只是被他們淘汰的一些作品。

王祕書一直以爲陳奕霖他們還不知道他是子涵那邊的人,所以當他得知陳奕霖最後選出來的那些作品後,他都一一告訴了子涵。

子涵找他們花涵影視的團隊研究了那些作品,他們一致覺得那些作品沒有太大的價值。

子涵還是非常相信他公司的這些導演和編劇們。

因爲這些都是他花大錢去其他影視公司挖過來的。 而且也正是因爲他們花涵影視才能在短短的時間內超過輝騰影視,雖然他採取了一些不正當手段,但是這些人也是有真材實料的。

既然他們說這些作品沒有價值,那麼子涵也就不去管輝騰影視了。

子涵告訴王祕書,讓他隨時關注,陳奕霖他們的動向和那些作品的動向,讓他隨時把消息傳過來。

就這樣很快又過了十多天。

自從招聘會網紅直播開始,一直到現在,輝騰影視的所有員工每天都是加班加點的幹活,基本上每天晚上都得幹到12點,第二天早晨又早早的來到公司。

他們雖然天天加班,但是他們都特別高興,剛開始陳奕霖沒說給他們發雙倍工資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挺高興了。

現在既爲公司做了一些事情,又拿到了雙份兒工資,放到誰手裏,誰能不高興呀。

一些作品被陸陸續續的送到了陳奕霖辦公室。

送到陳奕霖辦公室的作品,每一批陳奕霖都會挑出一部分收藏起來,然後剩下的那一部分,他纔會故意透露給王祕書。

就這樣,王祕書一次又一次的把那些作品都透露給了子涵。

子涵他們開過幾次會議,專門針對這些作品。

當他得知這些作品沒有一部有價值後,他在心裏開始嘲笑陳奕霖他們。

野雞大學的畢業生永遠比不上正宗畢業的大學生,雖然有極個別的特例,但是那種的比例太低了。

這就像他們這些作品一樣,這些明顯的作品就屬於那種野雞作品,他們公司的那些作品,那就屬於科班兒作品。

哪些作品好,哪些作品壞,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

經過半個來月的商討,子涵手底下的人,很多都認爲輝騰影視這次是做了無用功了,招不到好的作品了。

但是也有極個別人非常謹慎,他們認爲一個月之期還沒有到,他們還有可能招收到好的作品,他們不能掉以輕心。

子涵非常贊同。

他既然想搞垮陳奕霖,那麼就不能給陳奕霖翻身的機會。

他吩咐王祕書密切注視着輝騰影視的動向和陳奕霖他們的東西。

爲此,子涵又給王祕書打過去了50萬作爲報酬。

王祕書看到他的賬戶裏又多了50萬,連連點頭,高興的應下了。

還有半個月就要就到了評選的日子啦。

那些網紅們也沒有放棄輝騰影視,他們也一直關注輝騰影視的動向。

又過去了半個月,他們紛紛在直播間裏告訴他的粉絲們說,輝騰影視再有半個月就要結束了,就要展開評選了。

粉絲們紛紛要求要直播評選當天的狀況。

網紅們一看就知道賺錢的機會又來了。

有一些聰明的網紅早就已經想到了這點,他們在前幾天就已經跟劉經理聯繫上了,詢問劉經理評選當天他們能不能做直播。

劉經理在跟陳奕霖彙報往後,陳奕霖同意了。

因爲這樣更加能顯示公平,公開,公正,而且還能更好地爲他們輝騰影視做宣傳。

越來越多的網紅紛紛找上劉經理,想要那天進入會場,進入會場進行直播。

眼看網紅們人數越來越多,他們會場要佔不下了,劉經理就及時制止了這一情況,原來他同意的那些網紅們可以讓他們做直播。

之後,如果再有網紅要求進入會場做直播,都被劉經理一一拒絕了。

因爲場地有限,容不下那麼多人。

後來被拒絕的那些網紅們紛紛感到嘆息,他們怎麼就沒有早點想到這件事情呢。

最早找上劉經理的那些網紅們,可以說他們眼光獨到,心思細密,從他們早早的去找劉經理就能看出來。

而且這一部分大多數都是比較出名的那些網紅,他們出名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從這一件事情上就能看出,他們比其他的那些網紅厲害,看來他們出名也是有原因的。

他們能夠準確地抓住粉絲們的心裏。

像這樣的網紅,想不紅都難。

就這樣不知不覺中,就到了他們截止日期的頭一天,再有一天就結束了。

王祕書也把陳奕霖他們挑選出來的作品,分別告訴了子涵他們。

子涵和他的團隊從中沒有發現一部有價值的作品。

這下子涵和他的手下全都長長鬆了一口氣。

他們認爲輝騰影視這次也翻不出什麼大浪來,等到評選那一天,如果還是這些作品,那麼輝騰影視將會是一個大笑話。

再經過網絡宣傳,那麼他們輝騰影視將會一蹶不振。

陳奕霖和花精把他們選中的那些作品都偷偷的送到了九窈和葉曉倩手裏,讓她們也幫着把把關,再從中刷下一些作品來。

因爲送到陳奕霖手裏的這些作品,相對於總量來說,雖然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但是數量也是非常龐大的。

如果這些作品都拿去讓評委們看,花費的時間都太長了,沒有一個月下不來,所以他們必須要縮減數量。

陳奕霖他們準備五天的時間來評選。

因爲這和唱歌比賽不一樣,一首歌幾分鐘就完事兒了,但是作品不一樣,每一個作品評委們都要細細的觀看,這樣就大大延長了時間,所以他們必須在這些作品中,把那些他們認爲最有價值的作品挑選出來,而且數量上也得控制好。

否則時間會拖得很長。

葉曉倩和九窈以他們的眼光挑選出來了一部分作品,當然,也有一些作品他們是拿不準的。

那些作品他們也挑選出來,把那些她們認爲沒有太大價值的都刷了下去。

她們兩個畢竟是女人,看到影影視作品都是以女主爲主的。

她們認爲有價值的作品比較少,因爲他們現在的眼光太挑剔了,能夠入她們法眼的很少很少。

而那些他們拿不準的,則是一些以男主爲主要路線的一些作品。

她們畢竟是女人,還有些拿不準男人的心思,所以她們把那些作品也挑了出來。

陳奕霖和花精基本上是一週,去九窈家裏一次。

一是把作品送過去,另外一個就是他們四人坐在一起討論那些作品。 截止日期的前一天晚上,他們四個人又坐在了一起。

九窈和葉曉倩把她們認爲不錯的作品拿出來,也把那些他們拿不準,但是認爲不錯的作品也拿了出來,他們四個坐在一起討論了起來。

因爲這些作品陳奕霖和花精也看過,所以他們現在一說起哪本兒作品,他們都非常熟悉。

這一晚上,他們四個人聊了一個通宵,基本上確定了20個作品。

剩下的作品,他們都淘汰啦。

就看最後這一天了,如果最後這一天有好的作品,他們再加進去,如果沒有好的作品,就指着20部作品了。

20部作品,最後再評選出十部優秀的作品。

但是花精還有一個疑問,她提了出來。

現在雖然王祕書不知道這些作品,但是到了評選那一天,他肯定會知道的,那時候他也就知道它早泄露了自己是臥底的事實,就怕到時候子涵會出來搗亂。

九窈說:“不行那天我去給你們震場子。我和小倩在那裏,我看誰敢搗亂,要是真有不長眼的敢出來搗亂,我們就滅了他。”

花精連忙說:“九窈姐,現在是法制社會,跟咱們以前的世界不一樣,看誰不順眼就可以滅了誰,現在可不行,那天會有很多網紅做現場直播,萬一被他們拍到了一些對你們不利的視頻,那就不好了,而且你們隨意動用法力也不太好,我覺得子涵也不太可能動用法力,來做一些手段。他最有可能就是利用一些手段跟咱們作對,搶奪這些作品。因爲以前咱們透露給王祕書的作品都是沒有價值的作品,他們肯定以爲咱們這次不會成功,等到評選的那一天,這些作品一亮出來,子涵就知道他上當了,等到他知道這些作品的價值後,他肯定會像以前一樣想方設法的奪過去。”

陳奕霖他們聽到花精的話,也都思考了起來,怎麼樣才能讓子涵他們鑽不到空子。

葉曉倩說:“咱們給他們這樣好的一個舞臺,難道他們還會背叛咱們不成,而投靠子涵那邊。那樣他們豈不是太沒有良心了。”

陳奕霖說:“小倩姐,你太不瞭解這個社會了,也許在你們那裏這樣的事情很少。但是現在這樣的事情太常見了,有一句俗話說得好,親兄弟明算賬。親兄弟之間有的時候還會爲了利益關係而反目成仇,更何況他們和我們非親非故,如果有人給出的條件比咱們要好得多,我相信他們之中肯定是有人要倒戈投靠子涵的,當然不排除一些特別有良心的人,感激咱們有這樣的舞臺,讓他們施展自己的才華,但是咱們肯定不能給他們做嫁衣。”

花精在旁邊應和:“對,這次咱們一定要想辦法,不能忙活了這麼長時間,而白白給子涵做了嫁衣,最後好處還全讓他給得了。”

突然九窈說:“我想到一個好辦法。”

其他三人齊刷刷的望向了九窈。

九窈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說:“我也不知道行不行,你們這樣看着我,讓我感覺很有壓力。”

花精立馬說:“九窈姐,你快說嘛,你快說嘛,你說出來,大家一起討論討論。”

九窈:“在評選之前,咱們先跟這些人籤一份協議,如果他們的作品被選中了,除了剛開始你承諾給他們的獎勵外,他們拿到了他們該拿到的,但是必須給咱們籤一份協議,就是他們的作品必須由咱們公司來拍攝,如果他們反悔,而找另外的影視公司,那麼他們將賠償100個億。”

一聽九窈說出來100個億,其他三人都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因爲這個數字太龐大了,對於那些有名的作品來說,違約金也達不到這個數額,頂多就是幾千萬。

而九窈張口就說出了100個億,這怎麼能不令他們驚訝呢。

九窈看着其他三人那樣子,她開心的笑了說:“如果定的金額太少,到時候以子涵財力,肯定就能夠輕鬆的幫他們擺平了,還不是要把咱們的作品給搶過去,只要簽了這份協議,子涵如果想再搶走作品,就得考慮考慮了,100億可真不是一個小數目。他得想一想,他有沒有這個實力,另外就是他拿到這些作品後,能不能拍攝出好的作品來,如果從咱們手裏搶走後,他還拍攝不出好作品,那麼,他可就大大的丟了面子,還損失了那麼多金錢,人們肯定都會嘲笑他,花涵影視也將成爲一個笑話。”

花精問:“九窈姐,如果那些人不籤呢,他們會不會被這100個億給嚇到。”

九窈說:“如果他們是聰明人,就一定會籤,首先他們還不知道他們的作品能不能夠得獎。第二就是如果他們不違約,那麼他們將不會賠償這100個億,那麼這100個億對於他們來說就沒有任何約束了,而他們還能得到咱們公司的獎勵金。咱們公司還會投資,幫助他們實現他們的理想,也許等他們的作品拍攝出來,他們會一夜成名,這不是他們夢寐以求的嗎?

第三就是現場都在做網絡直播,等到評選結束後,全國人都知道這個作品是在輝騰影視產生的,而且得了獎。

如果最後哪怕子涵願意拿出100個億,允諾他更多的利益,他改投子涵了,那麼他也要想一想輿論後果。咱們相當於是他的伯樂,而他最後卻背叛了我們,咱們再渲染一下,他也得考慮考慮他這個作品最終能不能拍攝出來,拍攝出來之後有沒有人看,如果我是那些人,我肯定不會去選擇子涵。”

因爲輿論現在太厲害了,就像現在的有一些明星,不管男方女方出軌了,那麼輿論導向,他就是偶爾有錯的那一方。

最終人人都會討伐他,覺得他對不起自己的老婆或者是老公,還有孩子。很多人都會厭棄他們,他們的粉絲也會厭棄他們。

導致他們的知名度會大大下降,甚至有可能會封殺他們。

本來一個很有前途的明星,也許就因爲一件事情而毀了自己的前途,這跟那個是一個意思,如果他們不計後果地投靠子涵,也許最終會因爲輿論導向而封殺他,封殺他的作品,這些都有可能。” 花精問:“九窈姐,如果還是有人不籤這份協議呢?”

“那就想辦法讓他簽了,你們考慮的也對,現在社會上什麼樣的人都有,你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咱們也不可能費了這麼多時間,精力和財力,而最後便宜了別人,咱們只要好好跟他們說,只要是聰明人,肯定都會籤這份協議,除非是那些腦子有問題的人,但是也不排除有那些人,到時候咱們只能用一種特殊的方法讓他們簽字了,這對於咱們來說很容易。”

葉小倩也附和九窈:“對呀,實在是不想籤,那咱們大不了找個女鬼附身在他身上,替他簽上。在跟這些人籤協議的時候,絕對不能讓王祕書知道。否則他把這件事情告訴子涵,子涵肯定會先下手爲強,咱們就後下手遭殃了。”

最後他們都同意了這個辦法,這樣起碼可以大大的避免了子涵從中搗亂,從而是他們的努力付諸東流。

因爲他們聊了一個晚上,也都累了。

等聊完這些事情,陳奕霖和花精也沒有去公司,直接回到了家裏,倒頭就睡。

因爲就剩下最後一天了,他們也認爲不會再有好作品了。

他們把這一切事情都商量好後,心情也放鬆了下來,所以陳奕霖和花精都關了手機,美美的睡了一大覺。

等他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

他們兩個是被餓醒的,連續一個月沉重的工作令他們非常疲憊。

平時天天兒繃着一根弦,現在好不容易放鬆下來了,就好好休息了下。

而在公司的劉經理此刻已經急的滿頭大汗,因爲他聯繫不上陳奕霖,也聯繫不上花精。

提示他們的手機都關機了,這讓他有點兒懷疑陳奕霖和花精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不測。

爲了方便這次作品的選拔,他們公司上下所有員工的手機都是24小時開機,就是爲了方便有什麼事情能夠及時聯繫到。

而突然間陳奕霖和花精的手機同時關機了,失去了聯繫,所以劉經理不得不擔心了起來。

他從中午就一直開始給陳奕霖和花精兩人打電話,一直打到了現在,一直聯繫不上他們兩人。

所以他是越來越擔心,越來越着急。

劉經理也是沒有想到陳奕霖和花精昨天晚上聊了一個通宵,更沒有想到陳奕霖和花精會在這個時候,美美的睡上一大覺。

因爲這一個月以來,陳奕霖和花精都是最後一個下班兒,非常兢兢業業。

所有人都在爲了這次最後一擊而奮鬥。

陳奕霖和花精睡醒後,餓的肚子咕咕直叫。

他們倆人相視一笑,



花精趕緊說:“我先去熬點兒粥,咱們吃點兒簡單的飯菜,餓了快一天了,也不適合吃油膩的東西。”

陳奕霖說:“好!”

同時他也打開了放在牀頭櫃上的手機。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