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翼翅膀劇烈的煽動着,一股股強勁的風暴陡然從翅膀處傳出,頭上暗黑色的犄角也變得有些不同,能清楚的感覺到到這片區域的魔靈氣,竟然稀薄了許多。

四翼翅膀劇烈的煽動着,一股股強勁的風暴陡然從翅膀處傳出,頭上暗黑色的犄角也變得有些不同,能清楚的感覺到到這片區域的魔靈氣,竟然稀薄了許多。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然而事情遠沒有這麼簡單,鐵木崖吃力的同虛空四翼獸扭打在一塊,“該死!這東西的竟然有着這麼強的防禦力,那根犄角蘊含充滿毀滅的能量,竟然可以調動周遭的魔靈氣!”

怒罵一聲,隨即身影爆退,手掌閃電般結印,一股奇特的靈力波動在其身上釋放出來。

“天域囚籠。一指斷山河!”

一根如同天柱一樣的手指陡然凝結而出,直接碾壓空氣震盪虛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着虛空四翼獸陡然砸去。

咚!巨大的音爆聲迴盪在虛空空間裏,巨大的威力,激起虛空亂流的爆涌。變得洶涌異常,彷彿就要爆發氾濫一般,極爲瘮人……

“嗷嗷嗷!”明顯被鐵木崖重創的虛空四翼獸,發出一聲聲驚天的悽慘叫聲,旋即巨大的頭顱猛的揚起,嘴脣一張一閉道“竟然同我們虛空四翼家族作對。無論你背景如何,都難逃一死!”

面對虛空四翼獸近乎狂暴的威脅,鐵木崖依舊淡然一笑,灑脫如揚塵般揮舞,眼神中掠過一絲寒芒。森然的殺意陡然釋放,很明顯他動了殺意。

雙腳快速一踏,身影如同流光般爆射而出,手掌變成刀一般鋒利,對着虛空四翼獸的頭顱狠狠的斬去。

嗤嗤!虛空四翼獸躲閃不及,屍首分離開來,一股沖天的血流自其脖頸處噴涌而出,殷紅的血液浸滿了他的軀體。龐然大物的它如同山嶽般轟然倒塌,甚至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就變成一具死屍……

就在鐵木崖斬殺這隻虛空四翼獸的瞬間。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那隻靈獸背後的四翼翅膀,陡然脫離本體,自行離去,額頭上的犄角也隨之泯滅……

在四翼翅膀脫離*的剎那,一股極強的靈力波動陡然傳出。整個虛空亂流都變得狂暴異常,彷彿要衝破虛空屏障一般。虛空爲之震盪。

四翼翅膀不斷閃爍着墨黑色的光芒,只見的方圓的虛空地域內。幾聲震耳欲聾的嚎叫聲響徹開來。

鐵木崖負手而立,眼神陡然一凝,神色極其凝重的盯着眼前的異相,瞳孔猛的一縮,一道刺眼的宏光自那四翼翅膀中釋放。

一股奇特的靈力威壓也隨之而來,鐵木崖只覺得天塌地陷,清楚的感覺到宏光中那一絲足以輕而易舉滅殺自己的能量。

額頭上凝結出密集的冷汗,身子微微一退,手掌閃電般結印,大喝一聲“天地法相,浩然正氣!”

鐵木崖大聲喝到,“你們兩個快走,我頂住他,快點否則就來不及了”!

迅速的撤去龍淵秦雨身上的靈力束縛,旋即大手猛的朝着自己的胸膛拍去,一口鮮血從嘴裏噴涌而出,順着手指的牽引注入到那光印之中。

旋即雙腳一踏,袖袍中飛出一張不知歷經多少歲月侵蝕的符紙,符紙上密密麻麻寫滿了滄桑古老的符文,在拋出的一瞬間,無數古老的符文,變得璀璨奪目發出耀眼的光輝,符文不斷閃爍。

一股奇特的波動陡然從不斷閃爍的符文中凝結,隨後也注入了那道光印之中,精血與發黃的符紙上的符文交相輝映,紅黃兩色在光印中不斷閃現。

龍淵和秦雨二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呆了,與此同時龍淵背後的戰天劍也發出共鳴,嗡嗡的顫抖起來……

腦海中木靈珠有些發嗲的聲音也陡然傳出,“主人是那人手下的氣息,如今的我完全不是他的對手,我儘可能的收斂氣息,希望他不會感受到我的存在……”

聲音戛然而止,可見木靈珠對那四翼翅膀上傳出的波動,極爲忌憚恐懼。

“嘿!廢物終歸是廢物還是這麼不堪一擊太令我失望了,鐵錚是你什麼人,小子你殺了我的坐騎,那便拿的命來償還吧!”

四翼翅膀陡然一凝,一張猙獰的老臉浮現出來,猩紅的眸子緊盯着鐵木崖,單單是凝聚出來的一道靈身,就可以碾壓鐵木崖,可見本尊到來的可怕……

看着逐漸變幻的光印,老臉中猩紅的眸子掠出一絲寒芒,旋即道“真是令我意外啊,本來是想借助賤畜的身體吞噬一些魔靈氣,吃點人肉呢,沒有想到竟然可以碰到死對頭的後人,真是天助我也!”

哈哈!隨着一聲震盪虛空的狂笑,虛空四翼獸翅膀凝結出的那張人臉,變得猙獰扭曲起來,陰沉的道“鐵錚的後人,我到要看看你的天地法相能否救你一命!”

鐵木崖頂着強大的威壓,腳踩的地方由於壓迫過強漸漸龜裂,裂縫如同蜘蛛網般向四周蔓延……

“天地法相!光印震魔靈!起……”艱難的吐出這一句口訣,鐵木崖整個人口鼻溢血,精神靈力處於破碎的邊緣。

只見的那道融合鐵木崖本命精血,和不知名符文的光印,陡然運轉起來,無數大道符文不斷浮現其上,氣勢極爲浩瀚磅礴。

咚!虛空都爲之一顫,原本狂暴的虛空亂流竟然停下了氾濫,似乎感受到光印中蘊含的強大威力,深深忌憚一般…… 在鐵木崖釋放出自己最強大的底牌的那一剎那,這片區域中附註在虛空之上的魔靈氣,彷彿有了生命一般,紛紛涌向那張猙獰的臉龐。

那張扭曲猙獰的老臉,在吸收魔靈氣後,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比起之前還要強大數倍。

放蕩不羈的狂笑聲迴盪這片區域,猩紅的眸子中陡然射出兩道閃爍着黑芒妖異的流光,以極快的速度同磨盤大小的光印射去。

嘿嘿!那張猙獰扭曲的老臉發出一聲怪笑,別有意味的看着已經快支撐不住的鐵木崖,“縱然你會催發天地法相,想要以本命精血加上震靈符就想和本尊對抗嗎?不自量力……”

獰笑一聲,從瞳孔中射出的兩道流光同鐵木崖全力催發出來的天地法相廝殺在一起。

嗤嗤!震耳欲聾的音爆聲迴盪虛空,原本已經停止洶涌的虛空亂流,被巨大音爆聲震得泛起數十米高的浪花,呼嘯着碰撞在虛空壁上。這片地域爲之一顫……

只見的那凝結了鐵木崖精血和震靈符的光印,所向披靡般撕碎虛空,帶着空氣被撕裂的爆響,碾壓那兩道妖異的宏光,然後擊打在那張猙獰扭曲的面龐上。

當鐵木崖看到自己全力一擊催發出來的武技“天地法相”,在洞穿那張猙獰扭曲的臉後竟然變得渙散許多。

噗嗤!鐵木崖處於透支狀態的身體讓他支撐不住了,催發天地法相所產生的靈力負荷,讓他忍不住鮮血狂噴,身體上刺骨的疼痛麻木了他的意識。嘴角微微揚起喃喃自語道“怎麼會……這樣,魔靈符竟然失去了先祖鑲嵌在符文裏面的道法奧義,浩劫終將會降臨,先祖後輩無能……”

隨後傳來那張老臉的一聲獰笑,“哈哈你的天地法相比起鐵錚來實在是太弱了。如今若不是本體處在遙遠的極地,今天不會這麼便宜你的,先陪你玩到這裏吧~”

龍淵見鐵木崖不停發顫,整個人的氣息也萎靡到了極點,旋即一個快步衝到鐵木崖身旁,將他穩住。

秦雨見狀美目陡然一凝。隨後從靈戒中拿出一道玉石猛的捏碎開來,“登徒子以後希望不要讓我碰見你,否則你難逃一死!”

一股奇特的靈力波動自其玉石中釋放出來,只見的一個直徑一米左右的裂縫從虛空裂開,形成一道虛幻的蟲洞。旋即嬌軀沒入其中,那句臨走時放的狠話依舊迴盪虛空之上。

“下次再遇,我要親手殺了你……”

龍淵眉頭一皺,呆呆的望着逐漸閉合的蟲洞,心中說不出的滋味蔓延在心間。只覺得那句狠話中隱約隱藏着什麼?

蟲洞中一道身影快速行走着,兩行清淚掛在俊俏的臉頰上,一顰一笑都能看出秦雨那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只是那吹彈可破的臉頰上。流露出一絲傷心之色,刺骨的寒意蔓延在這道嬌弱的少女身上。

“龍淵是吧,希望你能躲過來自父親的追殺。我希望你能活下來,敢碰我身子的男人,一定要是頂天立地的強者,等你成爲絕世強者,做你的女人又有何妨……”

隨即加快腳步,快速通過蟲洞。身影陡然消失不見。

“孩子你快走吧!遠離這是非之地,你身上揹負的擔子太多太多了。能否徹底將魔靈消滅,以後恐怕要依仗你的力量了……”

“咳咳……今天就是拼了這條老命。也要保住你,爲天下蒼生留下一絲希望。”

艱難的從嘴裏吐出這幾句話,鐵木崖因爲體內靈力透支嚴重,最終支撐不住昏死過去。

嗡嗡嗡!戰天劍不斷髮出共鳴,迫切向與那張猙獰扭曲的面孔一戰,魔靈氣的存在彷彿無形中激發出,隱藏在戰天劍內的戰鬥意識,迫不及待與之一戰……

嗖的一聲脆響,只見的的戰天劍自己掙脫而出,帶着撕碎空氣的勁爆劍意,在虛空之上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劍身上凝結出的虛空中磅礴的靈力,整體變成了閃爍着火芒,釋放着炙熱氣息的戰天劍。

旋即以驚人的速度,刺破虛空,斬斷虛空亂流朝着猙獰扭曲的面孔,狠狠的劈去。

“咦?不對這把劍釋放出來的氣息爲何如此熟悉,好像在哪裏見過啊?”

六王殿之所以以虛空四翼獸作爲傀儡,有兩個目的,一是藉機會引領自身的魔靈氣,儘可能得吞噬虛空中蘊含的能量。

二是尋找被雷帝封印無數歲月,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的四王殿,要不是四王殿的魔靈牌上依舊閃爍着光芒,他已經認爲四王殿禁受不住雷帝幾世的鎮壓,慢慢的最終被時間之力分解,化爲一具枯骨。

雷帝近幾萬年的封印,導致他實力大減,不足全盛時期的一般,氣息波動十分渺小,被雷帝封印的軀體,在整個地下世界都找不到,跟本很難尋找到……

四王殿的氣息萎靡,另六王殿根本毫無頭緒,不知道怎麼去辦。

當他回過神來,戰天劍幾乎狂暴的劍氣瘋狂外泄,同體變成了非常猩紅的劍,無數殘破的符文也逐漸展現出來……

龍淵微微一滯,感受到戰天劍的異樣,旋即雙腳猛的一踏,雙手緊緊握住劍柄朝着六王殿猛的揮舞而去。

鐺鐺!隨着刺破虛空的金鐵之聲,刺眼的火花從四翼翅膀上濺射而出。

“哈哈無所謂的攻擊,只能爲老夫抓癢而已,”

戰天劍越發的顫抖起來,龍淵自覺的戰天劍的異常,而且劍身裏面的隱藏的狂暴靈力,也隨之噴涌而出。

在銀光閃閃的戰天劍上縈繞,整體釋放出來的靈力波動極爲恐怖,威壓也隨之而來,龍淵慢慢的放下昏死過去的鐵木崖,手掌緊握劇烈顫抖的戰天劍。

旋即雙腳猛的一踏,地面爆裂而來,道道如同蜘蛛網般的裂縫,陡然從四周擴散而去。

“亮劍式!”龍淵低喝一聲,戰天劍上,一道刺眼的明光乍現,恍惚間如同隔世。戰天劍不斷髮出嗡嗡的共鳴,一股強烈的劍意籠罩着這片區域。

六王殿猩紅的眸子掠過一絲寒芒,旋即催動着四翼翅膀,在虛空中盾出一道蟲洞,大大小小如同玻璃般的碎屑,龜裂的裂縫佈滿其薄如蟬翼的翅膀。

“魔靈光!黑暗降臨……”

晨雪最近很忙,讓朋友幫助更新的【呲牙】,希望大家支持晨雪,謝謝大家 (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衆號“qdread”並加關注,給《龍淵成神記》更多支持!)只見的那張猙獰扭曲的老臉,凝結出一道實質般的流光,森然的黑色霧氣瀰漫開來。

而那四翼翅膀劇烈燃燒起來,炙熱的能量匯入虛空之上附註的魔靈氣中,無盡的黑暗頓時籠罩着這片擁有一絲光亮的域界,黑暗中只能看出一雙閃爍着猩紅光芒妖異的眼睛,耳邊傳出虛空亂流的呼嘯聲。

“小子你留不得,竟然身懷戰天劍和木靈珠這等對我族威脅巨大的奇物,任由你成長下去,那還得了,本殿不惜損耗些精元,也要將你扼殺!”

龍淵眼神陡然一凝,瞳孔微微一縮,整個人如同磐石一樣一動不動,腦海裏浮現出一道亙古久遠的的符文,原本已經消失的精神世界再次開啓,數以億計密密麻麻閃爍着各種各樣光芒的符文,不斷變化着。

然後飛快的匯聚在一起,形成一道璀璨奪目的光幕,只見的那道耀眼的光幕,被一顆通體閃爍着生命般綠色的嬌小人影給吞沒。

隨後一聲甜美的聲音陡然響徹“主人,

木兒終於煉化了之前吸收的能量呢!終於恢復了以前的些許記憶。”

遙遠的古地,一道蒼老的人影,手掌閃電般結印,手掌中黑色的符文不斷變幻着,試圖在構架着什麼,隨後那道蒼老的人影猛擊自己的胸膛。一口鮮血猛的咳出,手指沾了沾鮮血。在手掌上書寫着符文。

旋即自其手掌中一股奇特的靈力波動陡然傳出,密集的血絲蔓延整個手掌之上,青筋猛的爆起,整個人如遭重擊一般,艱難的說出“巨靈神請賜予屬下一點力量吧!戰天劍和木靈珠已經出世。未來振興阿瑞斯一族最大的屏障必須摧毀!”

血色符文不斷變幻,凝結出一道虛影,嘶啞森然的話語悠然傳來,彷彿不屬於這片天地,歷經滄桑輪迴後,不知道幾個紀元那樣遙遠……

“阿魯克。我本體已經遁入輪迴,這一抹意念便送給你吧,記住五年後待我恢復巔峯實力之時,便是我們阿瑞斯一族血洗十萬年前戰敗之恥,周天境的三劫我已經利用祕法度過一劫。實力比起十萬年被鎮壓封印之時,還要強盛不少!”

“哈哈!想我阿瑞斯最強天才,以神自稱,足以證明我的雄心壯志,可惜十萬年來深受封印鎮壓之苦,忍受孤寂,炎帝,雷帝。這筆帳我們以後慢慢算……”

旋即那道虛影中陡然傳出一道光線,注入阿魯克的額頭,片刻後化爲無數光點消散……

“恭送巨靈神……”隨後阿克魯雙手合十。短短瞬息間便將巨靈神的意念融入自身,腦海裏陡然響起巨靈神有些暴怒的話“大王殿庫科奇已經徹底被抹殺了,他的魔靈牌已經潰散碎裂,靈魂也被泯滅,記住要小心行事,千萬不可暴露。”

“一旦那些老傢伙從沉睡中甦醒。我的計劃將會被延遲,甚至可能被終止。畢竟現在的我沒有全盛時期的一半,萬事小心爲妙……”

六王殿阿克魯全身上下青筋暴起。整個人變得猙獰可怕,“拿戰天劍的小鬼,今天你必死無疑!”

旋即大手猛的一撕空間碎裂,虛空中被硬生生撕開一道口子,身影快速遁入進去,消失不見……

龍淵眉頭出現一道裂縫,只見的一顆綠色的珠子慢慢從眉心出涌出,整個人的氣勢也比之前強盛。

木靈珠離開龍淵的一剎那,周圍的狂暴的魔靈氣,彷彿深深忌憚一般,慢慢的安靜了下來。

木靈珠發出璀璨的光芒,在這片被阿魯克釋放出的無盡黑暗有了一絲光亮,雖然沒能照亮所有的地方,而她彷彿一道黑夜中的啓明星爲人指點着方向,獨樹一幟的靈力波動陡然跳轉而來。

只見的木靈珠不斷外溢着磅礴的靈力,伴隨着刺眼明褶的光亮,隨後一道嬌小的身影凝結而出,伴隨着一聲甜美的叫聲,木靈珠終於不用依賴龍淵,擁有自己的身體,可以自由行走在天地間……

“嘿嘿!主人木兒很厲害吧!終於恢復一絲本源靈體,可是比其餘的兄弟姐妹們還要早呢,它們那一戰後靈力損耗嚴重,甚至不可能恢復本源靈體了,木兒爲你們祈禱……”

龍淵頓時滿頭黑線,旋即道“木兒現在是生死關頭,戰天劍似乎要脫離我的掌控,我現在控制不住它了,時間不多了,必須儘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龍淵神色極其凝重的望着,阿魯克那道妖異的黑霧,清楚的感覺到阿魯克正在醞釀着可怕的靈力,試圖以本體降臨擊殺自己。

可現在四翼翅膀依舊瘋狂的吸收着附註在虛空的魔靈氣,變得巨大無比,彷彿僅僅是煽動起來產生的氣流,都可以將龍淵整個人吹飛!

突然整個虛空劇烈震盪起來,只見的那四翼翅膀逐漸變成一道流光,縈繞着同魔靈氣無疑的光輝,猛的注入虛空屏障之中。

只見的虛空之上涌上許多密集裂縫接着龜裂脫落,一個滿是魔靈氣涌動的洞穴悄然打開。

一道身穿麻衣,面色猙獰,妖異的眸子中閃爍着絲絲魔靈氣,嘶啞森然的聲音從不知多久沒有張開的嘴裏,“凡事手持戰天劍木靈珠的人類,將永世被我阿瑞斯一族追殺,小子你給應該感到榮幸,能讓我降臨本體將你滅殺!”

“哼!你只不過是巨靈神手下的一條狗而已,還敢大言不慚對我的主人出言不遜,簡直就是找死!”

渾身上下閃爍着綠色的靈力,嬌小玲瓏的身軀以驚人速度朝着阿魯克爆掠而去,小手一揮一道磨盤大小的光印陡然凝出,旋即小臉上浮現出一絲壞笑,光印猛的朝着阿魯克拋去。

“木靈珠你以爲憑藉你凝出一具靈體,就可以對抗本殿了,太自以爲是了。”

一旁的龍淵再也控制不住,已經徹底失去掌控的戰天劍,猛的掙脫而出,刺破虛空如同一道流光,飛快的刺向阿魯克……

“魔靈甲!”

隨着一聲低喝聲陡然響起,阿魯克身上爆涌出無數魔靈氣,在其身上凝結出一塊塊如同魚鱗般的麟塊,在全身蔓延開來……

晨雪最近很忙,讓朋友幫助更新的【呲牙】,希望大家支持晨雪,謝謝大家 哐當!一聲金鐵之聲陡然傳出,阿魯克整個人被戰天劍猛烈的衝擊,倒退了數十步,才穩下步子,身上凝結出的魔靈甲鱗片出現了絲絲裂縫,即便擋住了戰天劍近似狂暴的攻擊,阿魯克依舊受了一點傷,一把抹去嘴角溢出的血跡。

神色凝重,猩紅的眸子中涌出一絲狠辣,他本不想現在就釋放巨靈神就給他的那一抹意念,可眼前的形勢不容樂觀。

“戰天劍給我回來,你難道不聽我的話了嗎!”龍淵一聲急促的爆喝道,眼神中涌出不可思議之色,他突然發現戰天劍越來越神祕,令他捉摸不透,這次竟然能夠掙脫他的掌控,不顧一切都要撕碎眼前這枯瘦妖異的老人。

“主人你放心這把劍可能魔靈氣的刺激,激發了隱藏在劍心裏,某爲大能留下的意念,從而不受控制……”

聽完木靈珠的解釋,龍淵沉重的心情,纔有了一絲緩解,眼神凝重的望着被戰天劍硬生生逼退,依舊雲淡風輕的阿魯克,氣氛在這一剎那彷彿凍結一般,誰都不肯先動手,彼此試探着對方……

雷玄殿中數十道人影負手而立,眼神淡然的望着坐在首位的雷玄,氣氛隱隱間充滿了火藥味,然而就在此刻被段千劫等人的到來,徹底將這有些古怪的氛圍打破。

“少殿主我等無能,鬥不過那人。他太強大了,以至於他帶着冰靈族秦天的女兒,和被你從外面帶來的少年一起遁入虛空,氣息也陡然消失了……”

“我已經知道了,無妨。鐵木崖前輩乃是我師傅多年來的忘年交。只是爲人低調而已,看來他是看上我從月光族帶回來的那個小傢伙了,跟着他修行也不會比在雷玄殿差。”

“青龍鳳鸞二殿的院長,你們怎麼回事,爲何在衆目睽睽之下憤然離場,至一年一度的比試當兒戲!”

雷玄眉宇間微微動怒。終老和米婭面面相覷,古怪的看着對方,終老緩緩說道“少殿主我失職了,今天的事情因我而起,應當由我負責。由米婭無關,我自願辭去青龍院副院長一職,前往雷擊山顛接受九天雷霆的懲罰,還請高擡貴手免去米婭的罪責,另外歐陽傑受傷所需要的天地靈寶,可以從我的供奉點中扣除……”

米婭一聽終老將責任全部攬在自己身上,黑色的眸子中隱約有淚水涌出,心中那一抹曾經的傷痕已經徹底癒合。她能清楚的感覺到終天明對自己的愛,無論歷經多久,都不會變。兩人的關係從以前的針鋒相對誰都不肯低頭。

然而隨着終老的此舉,兩人的關係發生了微妙變化,雖然不能說冰釋前嫌,但已經很接近了,畢竟那次事件對兩人的關係影響巨大,從青梅竹馬的戀人。變成了死對頭……

雷玄彷彿沒聽見終老說話一般,旋即開口道“守忠可否查到擊碎青龍榜的黑袍人來自什麼地方。這筆賬遲早要清算!”

緊挨着雷玄下方的一道年方二八的青年人道“大師兄根據之前殘留的靈力波動,在加上之前我利用靈力羅盤的測算。屬於明教無疑……”

聽完守忠的回答,雷玄眼神中陡掠過一絲寒芒,猛的起身而來,巨大的震盪將做的太師椅都被震碎。

衆人被雷玄突然的暴怒都爲之一振,“各位雷玄殿的同僚,長老,從此刻起雷玄辭去少殿主一職,由守忠接替,如有異議,等我師傅出關的時刻才說吧,另外我可能出去一段時間,關於終老的失職,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此揭過吧……”

“少殿主你……”終老顯然被雷玄的一番話打動了,有些哽咽道。

“呵呵!無妨,我知道你年輕時與鳳鸞院長有些故事,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我只希望雷玄殿衆人之間和睦相處,不要發生內鬥就行了……”

雷玄灑脫一笑,心裏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二十年前他負了蘇碧月,蘇碧月非但沒有怪他,而是默默爲他承受着一切,併爲他產下一子。在兩人共同中毒的時候,不惜以生命爲代價,用嘴將雷玄體內的劇毒吸出。最後身殞化爲一具枯骨,被雷玄葬在雷擊山。用自己殘存的時間,陪伴她……

可惜至親至愛的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明教屠殺,這種刻骨銘心慘烈的疼痛,豈是一般人能夠體會的。

“百族大戰的事情有勞大家多費心了,希望這一次我們雷玄躋身百族榜前五十吧……”

虛空之上,爆涌的虛空亂流將這片地域徹底籠罩,只是這有些靈性的亂流,彷彿深深忌憚着遠處那一抹並不是很亮的光芒。

光芒的源頭自然是木靈珠,只見的她嬌弱的身軀上瀰漫着淡淡生命般的綠色光芒,整個人目不轉睛,小臉陰沉的看着不遠處,正在貪婪着吸收虛空屏障上附註的魔靈氣。

方圓幾裏內,除了她身上釋放出來的光明外,其餘全被阿魯克身上外泄的魔靈氣所產生的黑霧掩蓋。

此時此刻阿魯克身上的魔靈氣愈發濃郁強盛,戰天劍依舊不停的擊打着阿魯克,但是無形中彷彿有一雙大手,將來自戰天劍狂暴的攻擊,盡數攔下。

龍淵守護在因爲體力靈力嚴重透支的鐵木崖身邊,現在的他面對如此棘手的阿魯克,根本無計可施,“難道真的要坐以待斃嗎?不行家仇未報,不能就這樣死了。我逃出去……”

下一刻沉默許多的龍淵終於動力,胳膊上那兩道紫金色閃電符文,涌出無數道紫金色的光芒,將原本只有一絲光亮的虛空變得璀璨無比,釋放出來恐怖如斯的雷霆波動,龍淵不敢有絲毫大意,旋即向腰間的乾坤袋摸去。

隨後一道流光飛舞出來,在虛空之上盪漾而來,絢爛的星光無比璀璨,龍淵一上來就將自己最強底牌,星空雷體,和王者兵劍圖圖展露無疑。

這兩個實實在在的殺招,龍淵一開始就打算全力以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阿魯克滅殺!

晨雪最近很忙,讓朋友幫助更新的【呲牙】,希望大家支持晨雪,謝謝大家 阿魯克身上釋放出無盡的黑霧,將他周圍的地域籠罩起來,龍淵一開始就全力以赴,將自己最強勁的底牌亮出,可見他對阿魯克的重視!

此刻龍淵全身縈繞着紫色的霧氣,頭頂盤旋着一張閃爍着璀璨星光的圖紙,整個人的氣勢變得神聖無比,彷彿不可侵犯一般,一種君臨天下的獨特氣勢陡然從身上傳出。

王者兵劍圖上,無數道星光色的符文飛速運轉,一道如同水桶粗大的星光猛的注入龍淵體內。

剎那間,龍淵那一頭披肩的白髮快速的生長,一股恐怖如斯如同蛟龍出海般的靈力陡然自其體內爆發!

木靈珠注意到龍淵體內的靈力,在暴漲的一瞬間。整個人釋放出來的靈力波動凌厲了許多,彷彿來自九天之上的至強皇者,一種難以啓齒的感受蔓延在木靈珠心裏。

雖然是凝聚出來的一具靈身,但是對木靈珠這等逆天的寶物來說,已經擁有了人的七情六慾,喜怒哀樂……

阿魯克猩紅的眸子中掠過一絲炙熱的戰意,作爲巨靈神手下第六爲殿王的他已經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自從十萬年前那次變故開始,那種感覺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然而就在龍淵火力全開的時候,那種闊別已久的戰意再次涌上了阿魯克的心頭,他們阿瑞斯一族好戰的血脈,在巨靈神被封印十萬年後。再次被激發出來。

現在的的他如同遠古時期的兇猛靈獸,變得振奮高亢!

原本枯瘦的身體漸漸的隨着無盡的魔靈氣的注入,變得圓潤飽滿起來,氣勢比起之前還要更盛。

數十個呼吸後,阿魯克藉助巨靈神留給她的一縷殘念。回到了全盛時期,緩慢的站起身體,方圓幾裏的虛空都爲之一振!

森然的殺氣陡然瀰漫而來,龍淵神色凝重,旋即手掌閃電般快速結印,低喝一聲。龍象掌!

只見的一個巨大的掌印帶着震動虛空龍吟聲和一聲彷彿刺破耳膜般的象叫,猛的向阿魯克拍去!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